设为首页 登录 注册
首页 中人社区 中人博客
中人网 > 中人社区 > 泽亚企管的空间 > 博客
360时时彩冷热统计
热度 4已有 98511 次阅读2019-05-25 22:01:08 | 股权激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住建厅原党组书记、副厅长李建新接受组织调查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消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党组书记、副厅长李建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李建新简历李建新,男,汉族,甘肃会宁人,1953年10月出生,1974年9月参加工作,197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2.09-1974.09,新疆建工局阜北农场中专师范班学习;1974.09-1976.05,新疆阜北农场园林二队知青、学校教师;1976.05-1980.11,新疆建筑安装总公司222团2连团委办公室干事;1980.11-1985.06,新疆第四建筑公司团委干部;(1983.09-1985.07自治区党委党校理论班学习)1985.06-1987.11,新疆第四建筑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11-1990.02,新疆加气混凝土厂党委书记、副厂长;1990.02-1992.03,新疆建筑总公司团委副书记;1992.03-1993.08,新疆建筑总公司宣传处副处长;1993.08-1994.06,新疆建筑科研所党委书记;1994.06-1996.10,库尔勒市委副书记;1996.10-1997.12,巴州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1995.08-1997.12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党政管理专业学习,1995.09-1997.07南京大学土地管理与房地产开发专业学习);1997.12-2000.07,自治区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2000.07-2009.04,自治区建设厅党组副书记、厅长(2003.03-2004.01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2009.04-2010.09,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副书记、厅长;2010.09-2014.11,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书记、副厅长;2014年11月,免去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书记、副厅长职务。中国石油西部管道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依利 司马义接受组织调查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消息:中国石油西部管道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依利 司马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依利 司马义简历依利 司马义,男,维吾尔族,新疆叶城县人,1962年10月出生,1978年11月参加工作,198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8.09-1980.02,新疆输油四泵站农场再教育;1980.02.1984.10,新疆石油管理局泽普输油处电影队职工;1984.10-1987.08,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电视台干部;1987.08-1989.06,中央民族学院政治思想教育专业学员;1989.06-1989.11,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克拉玛依电视台干部;1989.11-1992.08,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公共关系办公室干部;1992.08-1996.05,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公共关系办公室副主任、主任;1996.05-1998.05,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州政府党组成员、州长助理;1998.05-1999.09,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正处级秘书;1999.09-2000.01,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副局级干部;2000.01-2005.08,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副厅级调研员;2005.08-2007.1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2007.11-2007.1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应急管理办公室副主任;2007.12-2011.06,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党组成员;2011.06-2015.07,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应急管理办公室主任;2015.07-,西部管道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本报讯(记者 刘 )昨天,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协会和神州专车联合发布《孕妇专车安全服务规范》,制定为孕妇提供运营服务的车辆和人员标准。根据规范,当有孕妇乘车时,车辆速度不能超过60公里/小时,高速路上也应参照限速的最低标准。车辆方面,宜采用中高档车型,保留保养档案;人员方面除了对驾驶经验等方面具有严格限制外,还需要具备基本的医疗急救知识。专车在拉孕妇乘客时应控制车速昨天,神州专车宣布,联合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协会共同推出中国首部《孕妇专车安全服务规范》,并上线孕妇专车。根据规范,运营专车在拉孕妇乘客时,需要严格控制车速。“平稳驾驶、避免颠簸,严禁急加速减速、频繁变更车道,速度不超过60公里/小时(紧急情况除外)。”相关负责人介绍,60码的速度主要是城市道路上的限速要求,在高速路等有限速要求的道路上,则按照限速要求的最低标准执行。比如某高速路上要求速度为80公里/小时至100公里/小时,则执行低标准的80公里/小时。司机需具备基本医疗救助知识神州专车CEO王培强告诉北青报记者,孕妇专车是在普通专车基础上升级的产品,对车辆和人员的标准更高,但价格不变。例如,车辆方面,车厢采取中高档车型且车龄在3年以内;车内配备呕吐袋、腰枕、胎教光盘等物品,并备有孕妈专用车贴。司机方面,除了全部为3年以上驾龄的专业司机,保证严审无犯罪记录,还要接受医疗救助培训,熟悉孕期基本医疗救助常识。“车辆全部来源于租赁公司,在原有的专车中选择符合条件的车辆,司机会准备孕妇专用的物品和车贴,当孕妇通过孕妇专线端口订车时,司机则会按照孕妇专车标准服务。”王培强介绍。车辆配置系统检测司机驾驶时间根据规范,专车企业应建立车辆定期检查、保养制度,并建立完整的车辆维修、保养档案。相关负责人介绍,孕妇专车需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和车载自动诊断系统(OBD),实现对车辆位置以及运行状态的实时监控,监测分析驾驶人驾驶情况,避免疲劳驾驶、急加速减速等不良驾驶行为。此外,还为孕妇乘客提供专门保险保障,保险额度高于100万元人民币。延伸车速多少最为安全?根据2004年4月28日国务院第49次常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线标明的速度。在没有限速标志、标线的道路上,机动车不得超过下列最高行驶速度。具体来说,在没有道路中心线的道路,城市道路为每小时30公里,公路为每小时40公里;同方向只有一条机动车道的道路,城市道路为每小时50公里,公路为每小时70公里。北青报记者从客运企业北京公交集团安全部门了解到,为了保障乘客的安全,作为运营车辆,公交车需要根据不同的道路情况严格遵守限速规定。比如,一般城市道路车辆限速为50公里/小时,高速路则需超过最低限速,但最高不能超过80公里/小时。同时,不同的车型速度要求也不一样,单机车速度为50公里/小时,驾驶较为复杂的通道车则限速为40公里/小时。但实际上,因为道路拥堵的情况,公交车也很难达到限速的水平。此外,在雨雪雾等极端天气情况下,公司会根据线路情况启动相应的应急预案,根据情况再适当降低行驶速度。文/本报记者 刘 (北京青年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18日上午,蔡英文就冈比亚事件发表三点声明,但本人没有出面,由民进党发言人阮昭雄转述。台湾《联合报》报道称,三点声明分别为:区域和平稳定与两岸关系的健全发展,是两岸共同的责任,两岸间在国际上的针对性竞争无益两岸关系的正常发展;民进党的对外政策很清楚,就是与各国间维持和平、稳定与繁荣;“外交”没有蓝绿,需要团结维护“国际空间”。报道称,对于大陆与冈比亚复交,是不是对不接受“九二共识”的蔡英文新政府的下马威,阮昭雄声称“此举是针对台湾的国际空间,不是对单一个人”。《中国时报》报道说,回应大陆与冈比亚复交,蔡英文称希望这不是针对性的行为,该报还特意刊登了一张蔡英文两手抓挠头发的资料图片。 “孤儿外交”“雪崩式断交”“多米诺骨牌倒下”,岛内媒体和分析人士昨天提出许多“中冈复交”后台湾面临的可能性,巴拿马、尼加拉瓜、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多个“邦交国”被认为可能走失,《中国时报》称,“只要大陆招招手,这些国家就会趋之若鹜地和大陆建交”。民进党努力将炮火对准马英九政府,岛内更多的人认为,应该领会警告信号的是蔡英文。 台湾多家媒体18日援引路透社的报道称,台湾的22个“邦交国”中,西非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已经正在向大陆示好。《联合报》称,危地马拉、尼加拉瓜等中美洲五国恐倒戈,非洲三国拉警报。报道援引一名学者的话说,已有5个台湾“邦交国”排队等着与大陆建交,若不是因为大陆与马政府有互信基础,这些“邦交国”早就倒戈。“如今政党轮替,两岸的互信基础已不存在,民进党执政后,未来不仅面临断交潮,台湾在国际组织参与空间也将被进一步压缩”。《中国时报》18日援引北京国际关系学者金灿荣的话说,去年3月初他到哥伦比亚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与巴拿马总统巴雷拉会谈40分钟,“他说他们紧盯着台湾选举,蔡英文上台,马上(跟大陆)建交”,巴拿马总统甚至请金灿荣将这些话带回北京。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萧师言 环球时报记者 崔杰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中国经济网海口3月18日讯 (记者 顾阳) 海口海关日前破获一起通过低报价格和绕越设关地偷运走私进口蟒蛇皮大案,该案总案值3.1亿元。这是海关总署“国门利剑2016”联合专项行动以来破获的又一重大走私犯罪案件,也是目前为止全国海关最大一起走私蟒蛇皮案。2015年1月,海口海关缉私部门通过情报综合分析发现,海南某蟒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报进口的越南产蟒蛇皮申报价格偏低,存在以低报价格进行走私的重大嫌疑。调查发现,该公司借支持生产民族乐器等名义,取得大量“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随后大肆在越南等地购买蟒蛇皮及其制品,以低报价格和绕越设关地偷运走私方式,进口蟒蛇皮后加工销售牟利。随即,该关缉私部门成立专案组,先后出动警力600余人次,奔赴广西凭祥、防城港、江苏苏州等多地调查取证,对比进出口数据,调查走访相关进出口公司、养殖基地、仓库等。经过长达一年的艰苦侦查,专案组摸清整个走私链条的人员架构、分工,掌握了走私犯罪的部分证据材料,一个活跃于广西、海南的走私蟒蛇皮的团伙网络浮出水面。今年1月29日晚19点20分,该关缉私部门出动警力80余人,分成6个行动组,在海南海口、文昌、江苏苏州、福建宁德、广西凭祥等五地同步开展抓捕收网行动,现场查扣涉嫌走私进口蟒蛇皮24697张、关键证据材料一批,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至此,一起通过低报价格和绕越设关地偷运走私进口蟒蛇皮的大案成功破获。据悉,蟒蛇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我国对进口蟒蛇皮实行许可证管理,具有资质的企业经批准才可凭“允许进口濒危野生动物许可证书”向海关报关进口。海南某蟒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具有此资质的企业之一。2014年至今,该公司与境外供货商勾结,将越南产蟒蛇皮以低报价格和绕越设关地偷运两种方式走私进口:一是与越南代理公司串通,采用制作使用虚假报关单证的手法,在广西凭祥、海南海口等口岸低报价格走私进口蟒蛇皮、蟒蛇蛋等,涉案蟒蛇皮4.2万张、蟒蛇蛋8000个,低报价格幅度达65%-75%,案值约1亿元,涉嫌偷逃税款约1100万元;二是将在越南采购的蟒蛇皮运到中越边境,通过在广西的走私通关团伙操作,从广西东兴中越边境非设关地偷运走私进境,进而运至海南海口、江苏苏州等地销售牟利,涉案蟒蛇皮2.6万张,案值约2.1亿元。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今年两会虽然已经结束,但政知道的小伙伴们还有很多采访故事想和大家分享。下面就让我们来一起看看这位小伙伴和方丈释永信在两会期间的四次相遇。 今年是我第一次参与两会报道,也是方丈成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第十八个年头。 先前做采访功课时才发现,方丈的俗姓原来与我一样,是我本家。当然,人们更多知道的仍是他那与佛法结缘后所取得的名号。一个“释”字,显得空灵无比。 方丈释永信执掌着中原那座知名的古刹,古刹以功夫见长,声名远播海外。许是树大招风的原因,围绕方丈的争议声始终存在。尤其是过去一年,方丈在生活作风与经济问题上均遭遇了不小的指摘。 在两会上相见,要能与方丈聊聊,那是再好不过的。 方丈不在火车上 3月2日那一天,方丈所在的代表团乘高铁抵京,接站的大巴还没回到驻地,消息已经在等候的记者里传开了。“方丈不在火车上。” 3月2日,河南团抵京 正在我们这些年轻记者开始心潮澎湃、准备拟个“方丈缺席”之类的标题时,跑了多年两会的老前辈打消了我们的遐想:“方丈一般都是单独过来,再说,这会儿不出现,不是给自己找事呢么。” 代表团的工作人员也给出了类似的答案,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要再招惹方丈了,多关心关心这个中原大省的建设成果。 果不其然,次日全团大会时,那件黄色的僧袍出现在了场内。 方丈坐在临近门口的位置上,他应该能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出现,周遭的快门声变得更加密集。但方丈始终不为所动,不苟言笑也是他以往示人的惯常形象。去年两会时,有记者询问方丈的爱好是什么,方丈幽幽的回应:“我的爱好就是打坐。” “释老师,您好” 3月4日,准备进入会场的释永信 我与方丈真正意义的第一次接触,是在3月4日代表提交议案和建议的那个下午。偌大个会场里,记者与代表们正三三两两的做着交流,那件黄色的僧袍再次出现了。 方丈就在眼前,我竟然不知道该以怎样的称谓开口。方丈、主持、还是长老,实在搞不清其中的区别,最后我张嘴道:“释老师,您好。” 方丈正忙着提交自己的文件,有旁边的代表过来帮着“挡驾”,言称不要干扰了正常的代表工作。想来方丈的人缘应该不错,代表团另一位代表所办画展的宣传册上,方丈也曾出面帮着“站台”。 3月4日,会场内的释永信 电梯里的方丈和记者们 一干记者“想聊聊”的心思,方丈显然已经洞悉。交完了文件,他想从长方形会场的另一侧绕出门去。怎奈出口只有一个,方丈与记者们在楼道里又一次相遇。 方丈最终被我们簇拥着进了电梯,记者所提出的无非是“今年有何建议议案”、“谈谈寺庙发展规划”之类的常规问题。也正是在这么个局促的空间里,我第一次有机会仔细观察到方丈的处事风格。 每当有记者提问,方丈总会扭头向发问者笑笑。那笑容颇值得玩味,看不出有何威严,但却也让你不会再抱希望从他那里听到什么。电椅里还有位女代表,她本想劝方丈说说自己的见解也无妨,可也是看到了那笑容后,女代表说了一半的话又咽了回去。 电梯到了方丈住的楼层,他手一抬、做了个告别的姿势,缓缓地说:“我到站啦。” 我们一干记者琢磨着这话是否有什么深意,犹豫间,方丈已加快了脚步。一排站在电梯口的服务员也被这场景逗乐了,望着方丈消失在楼道深处的背影说:“看把人家吓得。” 颇具玩味的笑容 在说第四次相遇之前,我先插一句。 代表中佛教界人士不只方丈一人,但他依然很好被辨认。我的同事郝羿拍到了一张代表在会场里拿手机拍照的图片,可惜是个背影。在对比过僧袍的质地、佛珠的式样后,郝羿很肯定这就是方丈。“别的不说,你就看这厚实的身板儿。” 一张背影 我再见方丈,则是在另一次人民大会堂的全体会议之后。 散会的时候,许是缘分到了,千百人的队伍里,我和方丈再次相遇在门口的红毯上。在此之前,我刚想试着和方丈所在省份的一位市长,聊聊环境治理的事情。市长的目光甚至都没与我发生过交汇,他的手用力向旁边一挥,就算是全部的回应了。而再遇见方丈,他依然不愿解答自己为何提出”退休人员回乡参与建设”的建议,我得到的仍只是那颇具玩味的笑容。 两相比较,以武学的标准,市长是力道刚猛,方丈则是四两拨千斤,功力高下立判。 做两会报道,一项不可少的内容就是接受拒绝。我向西南某个城市领导,提问他们去年那起全国震惊的爆炸案时,领导笑着对我说:“小伙子,得了吧。” 都是笑容,可我思量了很久,总觉得还是方丈的更让人受用些。 可惜的是,之后几天在各处奔波,再没有与方丈见面的机会。其实很想在两会即将结束时能再他一面,虽没做成采访,但也要为几次叨扰道声谢谢。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方丈不要再面对过多的俗事纷扰。也许明年有机会再见时,我们真的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

  按照法规,药监部门理应负责全国疫苗的质量和流通监管工作。然而由于体制和行政级别“低了半级”,在实践中,当疫苗进入各地卫计委领导下的疾控系统后,药监部门的监管往往只能止步,造成疫苗流通使用漏洞重重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赵晗) 春季是流行病的高发期,也是许多人考虑是否带着家长、孩子去施打疫苗的时机。但正是在此时,一则大批疫苗非法流出、进入18省份市场的新闻,又撼动了国人对中国疫苗的信心。据澎湃新闻从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侦查支队获悉,自2010年以来,嫌疑人庞某卫与其医科学校毕业的女儿孙某,便从上线的疫苗批发企业人员及其他非法经营者处,非法低价购入了用于流感、乙肝、狂犬病等疾病的25种人用疫苗(部分临期疫苗),然后再加价售往湖北、安徽、广东、河南、四川等18个省份,涉及的疫苗价值总额高达5.7亿元。据食药监部门初步掌握,虽然这批被非法流出的疫苗是由正规厂家生产的,但由于其在保存、运输过程中,未符合严格的恒温冷链存储条件,因此,疫苗的品质和使用效果恐已难保证。若接种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施打这批疫苗,可能会因疫苗实际上已经无效或效果不佳,导致接种者仍暴露在较高的罹病风险之中;还有一些变质的疫苗,在施打后可能引起若干副作用。与以往劣质疫苗进入市场、直接危害人体的案件不同。此次非法流出的大批疫苗,肇祸之端并非制造环节,而是在出厂后的流通、使用环节掉了链子。办案警方在今年2月份破获这起案件时发现,嫌疑人庞某卫竟然通过几个名为“全国生物制品总群”之类的QQ交流群,就能够和全国各地准备接头的上、下线人员联系上;并确定所欲购销的疫苗或生物制品的品种、价格数量等等。最后,再通过普通物流体系发货。这等情状,和国家法规规定的严谨环节大相径庭。根据自2005年6月1日起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434号) 《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下称《条例》),疫苗的流通和接种,应是一个在疾控系统内全封闭的过程。那么,这批生产好的疫苗,又是怎么从封闭系统流出去的?流出去之后,疫苗的接收、购入和使用的单位又是哪些?在中国,疫苗分作两类。第一类疫苗,指的是由国家掏钱,免费向公民提供、施打的疫苗;第二类疫苗,则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按照规定,疫苗不得零售。一类疫苗需由疾控中心直接招标采购,二类疫苗,则必须由正规有资质的批发企业卖给疾控部门。其中,“疾病控制预防机构”,是《条例》中屡屡出现的责任主体。例如,在《条例》中就规定,省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当要做好“分发第一类疫苗的组织工作”,并负责按照使用计划,把第一类疫苗分发到市、县一级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 此外,《条例》还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疫苗生产企业、疫苗批发企业应当遵守疫苗储存、运输管理规范,保证疫苗质量。如果按照条例来执行,疫苗流通环节本当万无一失。问题是,谁来监管整个过程?在《条例》规定,总则写得清楚:“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负责全国疫苗的质量和流通的监督管理工作。”但财新记者获悉,在实践中,由药监部门来监督、管理疾控部主导的分发、配送过程却很难做到。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按照行政级别设计,地方药监局往往比主管疾控中心的地方卫计部门要低半级。一位曾经在地方药监局工作过的官员无奈地对财新记者表示:“让我们管卫计委,我们根本管不了。下级怎么管上级?”这种“管不了”的尴尬,还体现在疫苗的使用管理上,卫计委系统往往有各种内部方针标准。目前,所有的一类疫苗全都由疾控中心监管;二类疫苗中的大部分,也是由疾控中心监管。所以,当绝大多数的疫苗,进入卫计系统主管的疾控体系之后,各个省市的药监局就难以再深入监督,止步于墙外。“疫苗进了疾控系统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监管存在漏洞。”上述知情官员如此告诉财新记者。这一体制设计,也是为什么当庞某卫主导的疫苗非法流出事件爆发后,各省市卫计委率先表态的缘故。3月18日下午,上海卫计委首先发布消息表示:“警方查处的非法疫苗没有涉及到上海地区”,并称 “疾控部门对到货疫苗的供应商资质、药检报告等进行严格查验,以杜绝风险疫苗流入上海。”可见,各地疾控部门对于疫苗在生产后的流通、运销过程中,承担着实质性的执行责任。据媒体报道指出,目前庞某卫、孙某母女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济南市公安局依法执行逮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而国内部分涉案的疾控部门基层站点负责人,也已被当地警方依法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疫苗行业从业者向财新记者透露,此次疫苗流出的途径,恐包括批发公司和当地疾控部门。这位业内人士更担心的是,除了目前查获的大量二类疫苗之外,还有没有一类疫苗流出?如果有,这意味着国家免疫计划中,原本应该免费替民众施打的疫苗,流入了牟利市场,“那么,原本该给人家打的(疫苗),到底打了没有?”过去,由于实质性的外部监管缺位,疾控部门操弄疫苗管理体制的丑闻就不乏先例。2015年3月,一款明明不能作为疫苗使用的意大利生物制品兰菌净(Lantigen B),却公然进入多个地方的疾控部门二类疫苗采购目录,并在基层广泛滥用,还“以药代苗”长达八年之久,违规放行的疾控部门人员则赚得盆满钵满。此案虽已揭示了疫苗流通、使用领域存在的长期隐患和监管漏洞,但当时却未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而今,此次被揭发、破获的山东疫苗非法流出案件,涉级的疫苗品种、制剂数量、涉案金额和影响的地域和厂商之广,又更加令人触目惊心。可见,此一非法转销、流出疫苗的产业链,早非一日之寒。一再出现的疫苗领域负面新闻,更令不少正规地研发、生产疫苗的厂家徒呼负负。目前,中国的疫苗事业正在大步走向世界。2014年7月4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在北京宣布:“经世卫组织专家评估,中国疫苗国家监管体系达到或超过世卫组织按照国际标准运作的全部标准。这意味着,中国疫苗生产过程、安全性、有效性均符合国际标准。”在世卫组织不吝对中国疫苗生产的标准性、安全性给予肯定之际,如果因是监管体制机制的设计不当,行政现实中的叠床架屋,致使中国疫苗出厂之后的流通、配送和使用环节,出现了能诱使行业中人与监管官员勾串的监管盲区。如此一来,怎么对得起仍在努力提升质量和公信力的中国疫苗研制者?又怎么对得起信任政府部门组织、安排或倡导,而接种疫苗的广大公民? ■

1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收藏分享邀请转发到微博|免责声明|举报
 

评论(1条)

DOHhh
学习一下,感谢分享。
2019-05-24 22:01:08 赞(0) 评论(0)
正在加载中...
登录后可以回复
加载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