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诱惑


 
作者: 亨利·诺顿
  

老马特·斯卡西赤裸多毛的双臂不停地向后放着绳索,同时他扭过头去朝杰克咧嘴笑了笑。这位年轻人努力地跟上他的速度,当老马特把它拖进来时,他转动着索具使其就位。拖拉大围网的浮子已经在上下浮动超出了位置,由于网中捕到很多的鱼而使它们沉入水中。

“我从行政司法长官那儿赢了两美元。”马特喊道。

杰克听到他的话便停了下来。他看着他那发红的手,磨起了泡,好了,又磨起了泡,这都是在他叔叔的渔船上拖绳索磨的。他把双手抱在了腋下。

“你希望。”他评论道。

马特笑了起来。“它是个荡妇(指船,译者注)。我跟他打赌说我这趟能捕到价值6000美元的鱼。这种鱼卖300美元一吨——我们差不多已经捕到20吨了。”

“行政司法长官为什么会打这么笨的赌呢?”

“他以为我还在捕沙丁鱼。”马特说。“那些小沙丁鱼是他们用来做罐头的。但我骗了他,我在捕长鳍金枪鱼。”

杰克什么也没说。如果捕到的鱼值6000美元的话,对他倒是蛮合适的,因为这次出海,他就打算为他自己弄到鱼、船以及一切。马特使这成为一种可能,杰克不是那种对于容易到手的钱会轻易放弃的人。他会在季末卖掉奥尔戈斯号赚几千美元——它是一艘漂亮而又整洁的渔船,可以同任何一艘从圣伊莎贝尔驶往海上的船只相媲美。

不错,鉴于杰克在到达渔港之前一直是在躲避征兵。当时他来探望他的叔叔马特·斯卡西的念头只不过是为了向兵役局隐瞒他的行踪。马特叔叔相信了他那匆忙拼凑的故事,把他带出海来干拖网的活儿。

杰克想,这是什么工作呀,腰酸背痛,在一小片银色的海洋上不停地劳累,令人视线不清的大雾笼罩着渔船。但这倒是一个完美的藏身之处。在这些西部海上跌宕起伏的区域里,完全同人类和上帝隔绝了。

是老马特先将这个主意告诉给杰克的。他告诉他说,如果他发生什么事的话,就把船送给杰克。马特是个单身汉。这位黑发,忧郁的侄子不仅摆脱了孤独——而且有这样一位少有的叔叔,也使他成了一个幸运儿。

“杰克,”他总是说,“你是我亲妹妹的孩子。如果我出什么事的话,你把我的船,我的房子,我的一切都拿去好了。”

“你会出什么事?”

马特明智地摇了摇头。“我可能会掉到鱼肚子里窒息而死;发动机可能会爆炸……”

给行政司法长官格雷夫斯留一张书面的条子也是马特的主意,声明在他死后,将他的所有财产都给杰克。行政司法长官将这份粗略的遗嘱放进杂乱的桌子里,然后严肃地朝马特点了点头。

事情就这么定了。

马特在这次出海中将会死去也已经定了,对此杰克心里非常清楚。他将怎么死去以及一切。情况就是这样。

杰克走到马特的后面,手里紧握着捻绳用的铁笔。他说:“网破了,是吗?”当马特凝视着雾里的时候,他举起了双臂,用力击中了这位老人的后脑勺。马特摇晃了几下,转过身来,眼睛里充满了被出卖、疑惑和受到伤害的神情。杰克又打了他一下,滑过太阳穴,这次马特的膝盖弯了下去。他头朝下栽进了开着的舱口,掉到了鱼堆上。

杰克把网拉上来,将那些闪闪发亮、活蹦乱跳的鱼倒在了失去知觉的老人的上面。

在圣伊莎贝尔还未卸载的码头边上,有几十双热切的手等待着要将奥尔戈斯号施到它的泊位上,一群声音在呼喊着它的名字,因为这是第一次当奥尔戈斯号返航时老马特没有从高高的船桥上亲切地向人们招手。肯定有麻烦了,就像是那面小小的美国国旗在倒着个飘扬一样。杰克跌跌绊绊地上了岸,对人们的发问只是摇头,然后步履蹒跚地沿街走向行政司法长官格雷夫斯的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行政司法长官问。

“马特掉到鱼舱里了。”杰克说。“我够不着他——他直直地掉了下去。他现在还在那儿,憋死了。”

行政司法长官摇了摇头,嘴里发出同情的咯咯声。“我一直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说。“马特老了,他也不够小心。”他从椅子上挺起肥胖的身体,走到办公桌跟前。“嗯,”他说,“这是那份文件,他的财产都归你了。”

“你觉得我是否应该扔掉那些鱼,既然……”

如果行政司法长官对这个问题的实际性感到惊奇的话,他不会流露出来的。“我不会。”他说。“赶紧卸船,你没必要扔掉捕获的鱼。”

杰克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还有件事,”他说,“马特赢了你的赌注。我可以要过来吗?”

“他打了价值6美元的沙丁鱼?”

“金枪鱼。他是在捕长鳍金枪鱼。”

“你们鱼舱里全都是长鳍金枪鱼?”

杰克点点头。行政司法长官揉着肥胖的下颌很快眨了几下眼。

“马特不是掉下去的,”他说,“你杀了他。”

杰克悠闲地靠在门上,目光同行政司法长官瞪大的眼睛相对着。“你很难去证实,格雷夫斯。”

行政司法长官大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说:“不难。对于任何了解鱼的人来说都不难。一个人是不会陷入到金枪鱼里的,杰克。沙丁鱼,会的。掉到它们那样的小鱼里,他会马上沉下去。长鳍金枪鱼,嗯,或鲑鱼,他只会把屁股陷进去。”

他迅速走到杰克跟前,啪地把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上。

“如果你是一个稍好一点儿的渔民的话,”他以指责的口吻说,“你会拿上你所捕获到的东西,而不会要这两美元的诱饵。”

郁子的侦探小屋 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