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校园疑云


 
作者: 佚名
  

斯特朗先生站在讲台后面,脸上装出狰狞的笑容,手里托着一个骷髅头。他指着没有肉的下巴说:“这可能是个小伙子。你们注意看,他的牙齿非常好,他肯定每顿饭后都刷牙,而且一年请牙医检查两次。”

有一两个女生吓得脸色发白了,不过也有不少学生哈哈笑着。斯特朗先生得意地微笑起来。这位瘦削的自然科学教师有着蹩脚演员的天赋,一有机会就要向他的学生卖弄一番。

下课铃响了。学生们已经坐不住,但不敢站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上斯特朗先生的课要等到一个信号才能走。斯特朗先生对骷髅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咕咕了一声:“啊,可怜的约里克!”此时学生的眼睛全都紧紧地盯着讲台上那副黑框眼镜。斯特朗先生拿起眼镜,把它放入上衣口袋。

顿时教室里响起椅子桌子的磕碰声,同学们抢着冲出教室。教室门外正站着一个人,被蜂拥而出的学生推到了一旁。

门口终于空了,那人走进教室。斯特朗先生抬头一看,微笑着把骷髅头套进桌上的塑料袋。“请进,多纳托先生,”他说,“我给你煮杯咖啡。我现在没课。

我煮的咖啡比咖啡厅那种浑汤好喝多了。有什么事吗?“

“事情太糟了,我一定得找个人谈谈。我不该碰上这种事的。我刚从校长办公室来,格思里先生给了我一张停职30天的通知。下个月我不能在这儿或其他地方教书了。说不定永远不能教书了。”

斯特朗先生的脸拉长了。多纳托在这所高级中学虽只教了一年,但是一位优秀的化学教师,精通专业,工作勤奋,还很快学会了处理好和学生的关系。学生们不仅喜欢他,而且尊敬他,在斯特朗先生看来,学校放走他简直是干蠢事。

“为什么?”他问。

“都为了希拉·帕林杰,”多纳托回答,“她是上我课的一个高二学生。她向学校报告说我……说她在我的教室里……这种事怎么说得出口呢?”

“她告发你调戏她,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现在我被停职了,由校务委员会进行调查。”

斯特朗漫不经心地摆弄了一会儿桌上一根玻璃棒,最后问道:“你这样做了吗?”

多纳托突然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受到伤害和气愤的神色。“当然没有,”他大声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这一点校务委员会会在30天内查明的,”斯特朗说。“你愿意把发生的事对我说说吗?”

多纳托耸耸肩。“没什么可说的,”他说,“昨天我在教室里工作到很晚,在改试卷准备今天上午发还给学生。4点钟光景,希拉走进教室,要我帮她解决英语学期论文的几个注解问题。我叫她去请教英语教师,可她说老师都回家了,而她立即想知道。”

“她主修化学?”

“不,她主修艺术。我自己对这种注解怎么写把握也不大,于是翻出一本写论文格式的旧书,找到了她想要的内容。她在教室里总共呆了不到5分钟。”

“校长应该知道在5分钟之内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斯特朗先生,你应该听听希拉说的。她说她昨天放学后在我的教室里呆了差不多有半小时。她说得头头是道。她说出教室里的每件东西,连我都不记得了。

今天早晨我去一对,她说得百分之百准确。我桌上的东西、课桌的摆法——什么都不错。“

斯特朗瞅着透明袋里的骷髅头沉思起来。最后说:“多纳托先生,我对这事不太担心。校长和校务委员会对你完全没有偏见。但毕竟已经控告你了,你不能要求他们置之不理。让我去看看能从校长那儿了解到些什么。”

“可他们能这么做吗,斯特朗先生!凭学生的一句话就开除我?”

“如果这件事最后证实了,我想他们可以这么做。你先别激动。再告诉我一件事,有没有什么原因使希拉要给你制造麻烦?”

多纳托先生摇摇头。“我想不出。她上自修课时挺讨厌,老是问一些傻乎乎的问题,在我的桌子边转悠,但也没有惹过真正的麻烦。”

“好吧,多纳托,别急于离开学校。我晚些时候可能还要跟你谈谈。现在我想去听听校长说些什么。”

斯特朗先生下楼住校长室走去。在办公室外间经过失物招领箱时,他看到待领的失物上有一本化学课本。他没有敲门就进了写着校长名字的门,然后直挺挺地坐在校长那张大办公桌前的椅子里。

长着一头波浪形雪白头发的小个子校长正在接电话。看到这位自然科学教师,他的眉毛惊奇地往上一扬。

“兰德霍夫先生,这件事我会给你打回电的,”他对着电话筒说,“或者在委员会开会前谈谈。现在我要尽力在这里查明真相。”校长挂上电话。“斯特朗先生,”他在转椅里转过身来,“也许你能告诉我你为何而来,…”

“我是为多纳托先生的事来的。”斯特朗打断他的话说。

“我想他已经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了,”校长说,“我没有什么再要说的。校务委员兰德霍夫先生一上午都向这儿打电话,你进来时他正打来第四个电话。是他命令我让多纳托先生停职的。”

“那么现在怎么办,校长先生?你怎么查明多纳托先生是无辜还是有罪的?”

校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愿我能知道,斯特朗先生。这消息一传出,我首先就会接到上百个电话,责问我为什么雇用多纳托先生。当然,如果不能证明他有罪,我们会让他留任——至少留到今年年底。到那时,学校职工可能会让他感到呆不下去而只得自行离开。当然,如果他离开,我会给他写一份很好的推荐信。”

斯特朗听了脸气得通红。“你得作出结论。如果他对那个姑娘非礼,他就不配教书——在任何地方教书都不配。如果他没有,就要给他一个机会为自己辩护。

但是别根据一个孩子未经证实的证词就把人挂在那里。“

校长激动地举起一只手,然后让它慢慢落到桌子上。“真见鬼!”他说着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的自然科学教师。“他们真叫我为难。你要知道,我毫无办法得到证据。多纳托先生和希拉说的完全相反。在一千个家长里面,你找不到一个家长会认为自己的孩子在这种事情上说谎。”校长可怜兮兮地看着斯特朗先生,这位自然科学教师多年来第一次从内心替校长感到难过。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最后,斯特朗在校长办公桌上打了一拳。

“不行!”他喊了一声。“难道我们要把一个人的前途毁了不成?难道我们要让本校的好名声被玷污?难道每个教师碰到愚蠢的指控就得屈膝投降?不!不!

不!“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他的拳头在桌子上又捶了三下。

“可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斯特朗先生?”校长神色忧虑地问。

“昨天如果真发生了事,一定会有迹象的,我们得把它找出来。如果多纳托先生有罪,至少我们可以清除不良分子。如果他是无辜的——我敢断定他是无辜的——我们可以警告大家,谁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指控别人而逃避惩罚。校长先生,你是否能安排别人代我上几节课?我们,”斯特朗指指校长和他自己,“找希拉谈谈,她仍然在学校,是吗?”

校长苦笑笑。“你从办公室外间进来时一定经过希拉和她母亲身边。今天早晨我一来,她们就呆在我办公室门口不肯走。我花了一个多小时听她们没完没了地讲多纳托先生的事,我秘书说,等我有空,她们还想找我。她们两人加上兰德霍夫先生,今天弄得我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他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我已经都对她们说了,还能对她们说什么呢?”

“你一个字也不必说,”斯特朗先生回答。“假如那个姑娘如我想的是在说谎,我很快能从她跟我的谈话中找出证据来。”

几分钟后希拉走进办公室。她穿一件朴素的棉布连衣裙,脸上那副凄惨的表情演《茶花女》很不错。她母亲跟在她后面,一脸自怜的神色。

介绍过后,斯特朗转向姑娘,开口说道:“希拉,据校长先生说,你对多纳托先生提出了相当严厉的指控。我想你是否能对我说说此事。”

“希拉已经把情况都对他说了,”帕林杰太太插话说,一面用大拇指朝校长指了指。“昨天晚上,我也打电话把这事对兰德霍夫先生说了,他是我的好朋友。

我看没有必要再重复一遍,搞得孩子心烦意乱。我只想知道你们打算对——对那个老师采取什么措施。“

“不,妈妈,”希拉说,“我说,我愿意尽一切可能配合他们。我感到这是我对同学、对学校应尽的义务。”

斯特朗好容易才忍住没有叫出来:“真可以得奥斯卡表演奖!”

“你想知道什么?”希拉问。

“用你自己的话告诉我们发生的事,希拉,”斯特朗语气和蔼地说,“从头说起。”

“好吧,”希拉开始说,声音变得低而亲热。“事情发生在昨天下午4点缺5分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放学一小时,各个教室都没有人了。我的英语作业中有几个问题,学校里我只找到一位多纳托先生,我就到他的教室去了。他在那里——就一个人。”

“那么说,没人看见你走进他的教室?”斯特朗问。

“是的,”希拉回答说,“我进去后多纳托先生让我坐下。他走到窗前放下帘子。当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等着的时候,看到多纳托先生桌上有一叠试卷,他批改了大约一半,最上面那份写着80分。桌上还有本化学课本,翻在第73页上。”

斯特朗的眼睛睁大了。这姑娘对他们见面时的细节似乎记得一点不漏。“你有没有注意多纳托先生的领带是什么颜色的?”他讥讽地问道。

“哦,注意了,是蓝的,上面有一个个小红方块。每个方块中间有个白圆点。

我觉得这领带和他的灰色西装很相配。“

斯特朗连自己今天戴的领带是什么颜色都不知道。他低下头看看,是棕色的,上面有绿色斑点。

“多纳托先生拿着一本书走到我的桌前,”希拉继续说,“我记得我当时想,教室里下了窗帘多么暗啊。但我仍能看到先生戴的金戒指,当时我觉得戒指在这样微弱的光线里还能闪光,真是太有趣了。当他俯身在桌子上帮助我时,他一只手指着书本,另一只手不断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不久,他合上书本,光盯着我看。我开始感到有点害怕。但我不敢说什么,他到底是老师。接着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斯特朗温和地问道。

“他对我说,他觉得我是那么……那么可爱……和我单独在一起他觉得很有意思。然后他开始摸我。他……他……啊!”她把脸埋在两只手里。

校长很响地清了清嗓子。“你当时是怎么做的,希拉?”

“我不知该怎么做,校长先生。我记得我站起来往门口退去,然后奔逃出去。”

斯特朗继续问道:“希拉,你在多纳托先生的教室里呆了多久?”

“肯定至少有半个小时。”

“可多纳托先生说你只呆了不到5分钟。”

“他在瞎说!”姑娘叫道。“什么呀,他在开始跟我说话前,甚至都有时间做他的实验呢。”

“实验?”斯特朗问。“我不记得多纳托先生说到过实验。是什么实验?”

“那我怎么知道?我不是学化学的。但是不管怎么,我在那儿的时候他做了实验。这可以证明我在他那里呆了不止5分钟。”

“但是今天早晨那里没有任何做过实验的痕迹。”校长说。

“哼!”帕林杰太太说,“不等有人看见,他可能早就收拾干净了,他那种卑鄙的人!”

“关于那个实验,你记得什么吗?”斯特朗问道。

“嗯,他的桌上有个铁架子,下面是盏煤气灯……”

“本森灯?”

“对,我想是的。架子上有个像瓶子那样的大玻璃球,几根管子和…··。

哎呀,我讲不清,但我可以画出来。“

“太好了。”斯特朗说着,从校长办公桌上拿过铅笔和纸给她。姑娘几分钟就把画好的东西递给斯特朗先生。

希拉对化学一无所知,但她是个出色的画家。纸上画的是一盏本森灯,上面有个环形架子,架子上是个大烧瓶,塞着橡皮塞。一根玻璃试管和一个漏斗打瓶塞上的窟窿里穿过。烧瓶的一旁有两个瓶子,瓶子上贴着标签,因为瓶子画得太小,标签上的字只好省去了。这张速写画得那么真实,希拉肯定见过这个实验。

校长忧虑地看着斯特朗。

“希拉,”斯特朗说,“这两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让我想想。哦,对了。一个瓶上的标签是Hickle.”

“Hickle?”

“对。另一个里装满了黑色粉末,写着FeSS.”

“我从未听说过Hickle和Fess,”校长说。“你想得出这是什么东西吗,斯特朗先生?”斯特朗皱起双眉,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个旧烟斗和一小袋烟丝,把烟丝装进烟斗,点燃。小小的办公室里飘浮起一阵阵烟味。校长和帕林杰太太不满地皱皱鼻子,但斯特朗末加理会,把身子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几分钟过去了,校长刚想问斯特朗是否不舒服,这位自然科学老师的脸上布满了笑容。他先轻声笑,后来就响了,不久笑得连细长的身子也抖动起来。他拿过那张图画,用钢笔在反面很快地写了几个字母。“你在标签上看到的是这两个字吗,希拉?”他把纸拿给她看,问道。

斯特朗把纸转给校长和柏林杰太太看,上面写着两个化学符号:HCI和FeS.“HCI是盐酸,”斯特朗解释说,“FeS是硫化亚铁。”

“她也没有不对,”柏林杰太太说。“她告诉过你了,她不修化学。”

“是的,她不修化学,”斯特朗同意地说。“那么,希拉,多纳托先生怎么处理这两样东西的?”

“他在那个大瓶子里把它们混合起来。”

“那叫烧瓶,希拉。接着发生了什么——我是指实验?”

“多纳托先生把它放在火上。但别的我就说不得了。因为此时他就开始对我……”

“我明白了,”斯特朗说,“你说的对我很有帮助,希拉。我想我们对于真正发生的事已经很清楚。不过希望你今天晚上到学校来一次——当然,和你母亲一起来——只是来了解一下几个还没有解决的问题。8点钟怎么样?”

母女面面相觑,耸耸肩。“8点钟,可以,”帕林杰太太最后说,“只要把多纳托先生开除出学校就行。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来教我们的孩子!”

“我向你保证,帕林杰太太,全部事实真相今天晚上揭晓。你还提到过校务委员兰德霍夫先生,请你同他一起来好吗?我们在多纳托先生的教室里见。”

“只要有助于开除那个……那个恶棍,我会让兰德霍夫先生来的。”帕林杰太太回答。她站起身来,亲昵地拍拍女儿的脑袋。

“那好,晚上见。”斯特朗微笑着说,扶住办公室门让它开着。

帕林杰母女走后,校长把身子探过办公桌,绷着脸看着斯特朗。“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他低声说,“家长、学生、一个校务委员——你打的什么主意?”

“你忘了今晚我还要邀请一个人出席会议。”

“谁?”

“你,我的校长,晚上8点见吧。”

晚上他们聚集在多纳托先生的实验教室里。多纳托坐在后面一个角落里,鄙视地看着希拉和她母亲。她俩尽量远离这个被告坐着。

教室中间,校长紧张地和兰德霍夫小声说话。讲台后面,斯特朗朝他那些奇怪的“学生”咧嘴笑笑,一面忙着准备希拉先前向他讲述过的实验材料。

准备工作完毕后,斯特朗敲敲桌子让大家安静。教室里静了下来。“我相信你们大家互相都认识,”他说,“我就不介绍了。”

兰德霍夫举起一只手,尽管他在这儿代表校务委员会,但看到在教室前面站着的瘦削的自然科学教员,顿时感到自己像个功课没有准备好的学生。

“这种做法太不正规,斯特朗先生,”他说,“我得先说明,我是应帕林杰太太的要求来这儿的。自然,我对搞清这一事情的真相感兴趣,所以我来这儿看看……”

“我们都是来看对多纳托的评判的,兰德霍夫先生,”斯特朗打断他说,“尽管这次会议不合规定,但我觉得事实需要这么做。不过我愿意说明一下,召开这次会议完全是我的主意,校长先生与此无关。”

紧张的校长松了口气。

“今天,”斯特朗说,“多纳托先生受到指控,指控他昨天对希拉小姐有非礼行为。没有人目睹这一事件,无法证明多纳托先生是无事还是有罪。如果指控是事实,那么难道可以要求本地区学生的家长放心地把他们的孩子交给一个品行不端的先生?当然不行。如果指控是捏造的,多纳托先生的名声怎么说?他毫无缘由地受到了侮辱。这也是不能容忍的。出于这一原因,我开始寻找证据以证明多纳托先生是不是有罪。我相信我已经找到了。”

斯特朗从讲台的一个抽屉里拿出希拉先前画的那个实验的速写。“我一看到希拉画的这张图,就不禁注意到它和多纳托先生上课用的化学课本上的一幅画惊人地相似。请看!”他又从抽屉里拿出化学课本,翻到预先夹好的那一页,上面有一张实验过程照片,他把希拉的图放在照片旁边。

他接着说道:“请注意图上和照片上烧瓶的位置。看看环形铁架投下的阴影,它和希拉图上画的角度完全一样。我还可以指出其他相同之处,例如照片上所有的东西和它们在图上的位置相同。我想你们可以明白我的意思。这张图是希拉根据课本上这张照片而不是根据当时的实况画的。”

“可我女儿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呢?”帕林杰太太生气地质问。

“就为了‘证明’她在这间实验室里呆了有半小时,而不是如多纳托先生说的5分钟。”

兰德霍夫仔细对照课本上的那幅照片和希拉画的图。“可能是这样,斯特朗先生,”他说,“但还很难下结论。有可能只是巧合。”

“不错,”斯特朗说,“让我们进行下去。课本照片上一瓶是盐酸——注意HCI标签——另一瓶是硫化亚铁,化学符号是FeS.”

“我女儿今天上午对你说了这些,”岭林杰太太叫了起来,“你怎么知道她没有看到多纳托先生在这儿做这个实验呢?”

斯特朗说:“我正是要按照她确实在这儿而不是在课本上看到的情况做下去。

为了弄清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按希拉说的重演一遍——包括这个实验。“

“不!”希拉叫道。“我不愿让那人……”

“我来装作多纳托先生,”斯特朗温和地说。“你不必怕我。现在根据课本上叙述的实验步骤,我们先倒进一些硫化亚铁……再倒进盐酸……最后把烧瓶放到架子上烧。”他点起本森灯。“我再拉下帘子。你说过帘子是拉下的,对不,希拉?”

“是的。”

前面讲台上的烧瓶里轻轻地泛着气泡。校长皱皱鼻子,偷偷地瞥了一眼兰德霍夫。

“现在,希拉,”帘子拉下后,斯特朗微笑着说,“假定我是多纳托先生,下一步怎么样?”他注意到多纳托在暗暗发笑,而帕林杰太太已经从包里拿出一条洒过香水的手绢捂住鼻子。

“嗯……”希拉开始在座位上不安地扭来扭去。她的眼睛盯着前面泛着气泡的烧瓶。“嗯,多纳托先生走到我的桌子前……”

“像这样?”斯特朗慢慢走到希拉面前。

坐在教室后面的那几位开始大声咳嗽。兰德霍夫用一本小书扇着面前的空气。

“是的,”希拉回答,“然后他用手抚摸我的头发。”

烧瓶里的化学物质这时沸腾得更厉害了。

“后来怎样?”

“他低下头把睑贴在我头发上。他说我的头发闻起来像……像……”

“臭鸡蛋!”有人喊道。

“什么?”斯特朗轻声问道,“恐怕你不舒服吧,兰德霍夫先生?”

“也许是。但是这孩子如果想让我相信有人在一间充满这种气味的房间里和她亲热,她一定是疯了!这完全是臭鸡蛋的味道!斯特朗先生,我愿意同意多纳托先生完全无罪。让我在窒息前赶快离开这儿吧。不过,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他不等听到回答就冲向门口以逃避这股难闻的气味,匆忙中把桌子都推到一旁了。他的身后迅速跟着帕林杰母女、校长和多纳托。斯特朗勉强留下,把冒泡的混合物倒入小水槽,打开教室的全部窗子,这才冲进走廊,深深地吸了几口比较新鲜的空气。

后来,在校长办公室里兰德霍夫又问:“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硫化氢,”斯特朗说。“盐酸和硫化亚铁混合在一起加热就产生这种气体。

你已经闻到过了,这种气体的特征就是具有臭鸡蛋的味道。这种臭味足以驱散一切想亲热的念头。“

“你什么时候确定希拉是在说谎的?”兰德霍夫问。

“当我明白她所叙述的实验会产生硫化氢气体时。她说她进教室不久多纳托先生就开始做实验了。可我知道,在一间充满这种气味的房间里她不可能呆上30分钟。当然,在我看到她的图时,我就知道她是从课本上抄来的——我以前也教过化学,这课本我太熟了。她要不是画得不错,很可能就滑过去了。对多纳托先生来说,幸运的是她不知道这种硫化氢气体对嗅觉神经有那么大的刺激作用。”

“可多纳托先生为什么不知道这实验?”

“因为她根本没对他提起过。是校长先生打发多纳托先生离开办公室后,希拉才意识到时间可能是个关键问题。在她和母亲等在办公室外间的这段时间里,在失物招领箱发现一本化学课本并不困难。糟糕的是她正巧把课本翻到这个实验。”

“可希拉为什么要这么做?”多纳托问。

“也许她想用这种方法使自己在朋友中间大出风头。或者更简单,她回家晚了,归罪于你以避免受罚。再说,你是个相当英俊的年轻人,多纳托先生,也许这是一种少年时代的恋爱,她幻想得过分了。或许就连希拉本人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

“现在怎么办?”校长问兰德霍夫。

“当然,多纳托先生恢复原职,我们向他道歉,”兰德霍夫回答。“我想我能说服帕林杰太太带希拉去做一次精神检查。但以后碰到类似情况会怎么样?”

“这得取决于你,兰德霍夫先生,”斯特朗说。“作为校务委员,你不仅要对本地区的孩子们,而且要对教他们的老师负责。面对毫无依据的控告时,你相信谁呢——是学生还是老师?”

兰德霍夫的目光在斯特朗先生和多纳托先生脸上来回看。他无法回答斯特朗先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