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鲜花与凶手


 
作者: [英]H·C·贝利
  

张少一 译

H·C·贝利(1878一1968)

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早年从事社会小说的写作,后改为写侦探悬疑。他的小说的中心人物,是一个兼职从事侦探破案活动的医生福琼。他在英国和阿加莎·克莉斯蒂齐名,是英国现代侦探文学“五大作家”之一。福琼则是仅次于福尔摩斯的另一个私人侦探形象。

几天没有案子,福琼就有点心神不宁了。此刻他心不在焉地看着盘子里的油桃,这是他平时最爱吃的,可今天一点也引不起食欲。

“啊,亲爱的,别总是这副鬼样子。”福琼夫人不满地说:“别忘了,今天下午还要到母亲家去参加茶会,你可要打起精神啊!”

“我最讨厌在人们面前装样子。”

书房里电话铃响了。福琼嘴里咕脓着走去接电话。片刻之后他回到餐厅,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而且帽子已经戴在头上了。

“男人生来是工作的,女人呢,大概是留在家里哭泣的吧。”

他调皮地吻了一下发楞的妻子,说:“亲爱的,只好请你替我向母亲问好了。”

“是哪个鬼东西打的电话?他想要什么?”

“是史密森大夫打采的。他什么也不要,只要我。再见,亲爱的。”说着话福琼已跨出门外,留下福琼夫人在那里生气。不过他心里有底,这种事对她已经惯了,五分钟之后她准没事了。下午她会在母亲面前给他找个恰当的借口的。

福琼开车向史密森大夫家疾驶。刚才在电话里史密森大夫对他说,赫斯夫人受伤了,有人发现她昏迷不醒地躺在水塘边。

伤势严重,左胳膊断了,还断了两根肋骨。史密森大夫说看样子还有内伤,所以他打电话到福琼家,想听听他的意见。

史密森大夫家住塔温特镇。这是个古风犹存的小镇,伊丽莎白时代的建筑随处可见。

车到史密森大夫家门口时,福琼从军窗看到大夫已站在门口等他。

“快说说情况吧。”寒喧两句,福琼就急不可耐地问。

“他们真不该找我。史密森大夫皱起了眉头。”赫斯夫人原来是我父亲的病人,后来也一直找我看病。但不久前我们吵了一架,她就转到狄隆大夫那去了。狄隆那家伙和好多女人有来往。

您是知道这种男人的,福琼先生。“

“是的,是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干净。您的意思是说狄隆大夫和赫斯夫人有关系?”

“哼,跟赫斯夫人的侄女也许关系更深。”史密森大夫看来对抢走他生意的狄隆大夫耿耿于怀。

“那么说是这位侄女请您去的?”福琼有点不耐烦了。

“噢,不,是布里特先生坚持要请我去的。”

“我的上帝啊!”福琼喊了起来:“这里边怎么又冒出一个人来!那么这位布里特先生又是谁呢?”

史密森大夫倒是并不着急,他滔滔不绝、东拉西扯地讲了下去。福琼搓着手,耐着性子听他讲,总算把这些人的关系听清了。

赫新家是本地的名门望族,可却人丁不旺。现在只剩下赫斯夫人孀居在家。她膝下无子,和侄女瓦来莉·凯莉住在一起。她虽已年近70,但身体硬朗,耳不聋眼不花。这老太太喜欢发号施令,指使仆人干这干那,而且脾气火爆。凯莉小姐属于那种现代派的女人,她自称什么都知道。不过据史密森大夫讲,她也确实懂得不少。还有那位布里特先生。他是赫斯夫人的外甥,但没有和她一块住。当赫斯夫人摔伤时他不在塔温特镇上。

出事第二天他才赶回来,发现他的姨妈伤势严重,就紧持要把史密森大夫请去。他说这是很自然的事,因为史密森大夫的父亲就一直是他们家的医生,如果没有狄隆大夫插手的话,史密森大夫也会一直是他们家的医生。最后史密森大夫还说到狄隆大夫是个混血种,他母亲是意大利人,所以他还在帮凯莉小姐学意大利语。

“好了,你说得很清楚。”如果福琼不打断史密森大夫的话,他也许会一直讲下去。

“你刚才说赫斯夫人是摔伤的?”福琼问。

“这只是他们告诉我的。我没有权力说别的,也不想使你带有偏见。他们说前天傍晚一个仆人发现赫斯夫人躺在池塘边。他们先请了狄隆。我是第二天才去的。我去时赫斯夫人仍然昏迷不醒。今天还是如此。”

福琼想:当地的池塘都把挖塘的土堆在四周作成塘堤,堤顶一般离水面都有七八米高,有的还用石头砌了护坡。从这样高的堤上摔下去,当然轻不了。

“现在有人看护赫斯夫人吗?”福琼问道。

“晚上有一个护士守夜,白天是凯莉小姐看护。对了那个护士对我说,第一天晚上赫斯夫人在昏迷中说过话,她听到像是说‘推倒’等几个字。”史密森大夫抬眼看福琼,“当然,这就便事情有点复杂了。”

福琼身子一震,问:“赫斯夫人还说过什么吗?”

“凯莉小姐坚持说她姑妈什么也没说。护士说昨天晚上她再没听到什么。看看赫斯夫人的伤势,我也不太相信她能说话。”

“好吧,”福琼把礼帽往头上一扣,说:“咱们马上去赫斯夫人家,越快越好。”

几分钟后,福琼把车停在了赫斯庄园的大门口。一栋古堡式的小楼孤零零地耸立在花园中。花园很大,各种花草树木无奇不有。福琼的业余爱好就是收拾花园,以行家的眼光把花园扫视了一番,自言自语道:“可惜管理差劲。”

在客厅,史密森大夫介绍福琼和布里特先生见了面,握手时福琼把布里特打量了一下,看来他和赫斯太太的傲气正相反,是个很随和的人。他也许在军队服过役,浑身上下收拾得相当整洁。“我想看看赫斯夫人的情况。”福琼说。

“请稍等一下,我已差人去叫瓦来莉了。瓦来莉,就是我的表妹,凯莉小姐,现在她是这座庄园的主人了。”

正说着,凯莉小姐走进客厅。她身材苗条修长,走路的样子相当动人;五官也长得不坏,尤其是那双眼晴非常有神,当她看人时那眼睛显露出涉世不深的少女的天真与饱经世故的中年人的成熟。

“您就是福琼先生吗?”凯莉小姐和福琼握了握手,“狄隆大夫马上就到。”

“对,对,我们还是等一下狄隆大夫。”史密森大夫说。

“还非要等他?噢,我倒是不懂这套礼节。”布里特笑着说。

“给福琼先生上茶。”他又对一个仆人说。

凯莉小姐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福琼:“我姑妈一直神智昏迷,他们告诉您了吗?”

“她没再说什么吗?”福琼问。

“她根本就没说过什么。”

“啊,是这样。”福琼低声咕浓道。

茶端来了。跟着进来的是一只黑色的波斯猫。这是血统很高贵的猫,毛色光亮,雍容富态。它镀到客厅中间用它那金黄色的眼晴把客厅里的人挨个扫视了一遍。

“它的名字叫‘皇帝’,它可是我姨妈的宠物。”布里特微笑着说。

“好漂亮的皇帝!”福琼说,他是非常喜欢动物的人,“我想它是饿了,也来喝茶了。”

“是的,它该喝奶了。”凯莉边说过从奶瓶里倒出一碟牛奶放在地上。皇帝看了看她,镀到碟子旁,对着牛奶嗅了嗅,甩了甩头,转身走到关着的客厅门前。

“它也许是怕见生人吧。”福琼走过去为皇帝打开了门。

门开了,一位三十多岁、风度翻翻的男子走了进来。

“您就是福琼先生吧,他们已经对我说了。”他冷冷地对福琼说。

“是的,我想您就是狄隆大夫啰。咱们什么时候去看赫斯夫人呢?”福琼问。

“现在就请便。”狄隆大夫说着就向客厅外走去。

赫斯夫人的卧室很大,里面摆了不少古典式的家俱,有点中世纪贵族家庭的味道。

由于关着窗帘,室内光线很暗,福琼一下竟没能看清赫斯夫人的床在哪里,福琼走近窗户,把窗帘拉开一点。一个护士上前帮忙。这是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小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赫斯夫人的情况一直如此,没什么变化。”护士说。

“第一天晚上呢?”福琼问。

“第一天晚上她很不安静,好像要说什么。”

“噢,是这样。”福琼嘴里小声滴咕了句什么。他又问护士:“那么她说了什么没有呢?”

“好像说的是‘推’、‘推我’,我不能肯定她是不是在说胡话。”

“就是说你也不能肯定,对吧。”狄隆尖刻地插了一句。

“我可以肯定她说到‘推'字,然后她就昏过去了。”护士说。

“早晨你下班时她是像现在这样吗?”福琼问。

那护士想了想,说:“这我说不清楚,不过昨晚我看她情况不错,现在似乎倒更糟糕了。”

“这种严重的摔伤总是时好时坏的。”狄隆大夫蔑视地对着护士说。

“是的,这点你说的不错。”福琼说着走到床前,俯下身去。

赫斯夫人呼吸急促而不均匀,她面色苍白,面容扭曲,额头有碰撞留下的疚血印迹。

福琼把手放在赫斯夫人的额头。那额头是是冰凉的。他想,摔伤病人一般是要发烧的,他抬头问狄隆大夫:“旁边有方便的房间吗?”

“我们可以到凯莉小姐的书房去,就在隔壁。”

凯莉小姐的书房收拾得一尘不染。屋内醒目的就是那一排排的书架,似乎在弦耀着主人的学识渊博。室内没有什么陈设,只有一大瓶鲜花摆在柏木书桌上,福琼走到窗前,向外扫视了一番,然后转身靠在窗台上。

“你们对这件事怎么看?”福琼问。

“很简单,赫斯夫人是严重摔伤,骨折加脑振荡。所有的症状都是由此引起的。”

狄隆大夫说。

“您认为她是摔伤吗?”史密森大夫冷冷地插道。

“恐怕我们还得考虑一下赫斯夫人说的话吧。”

“她说的话!我不知道什么她说的话,我要考虑的是她在清醒时说的话而不是说胡话。”狄隆大夫忿忿地说。

“好了,好了,都不要激动。”福琼摆摆手说。

狄隆大夫看了看福琼,用嘲讽的口吻说:“怎么,您不打算谈谈您的看法吗?”

“我嘛,福琼微微一笑,说:”我在考虑增加一个护士。“

“什么意思?她已经有了值夜的护士,白天凯莉小姐是不离左右的。”狄隆大夫脸胀得通红,“我想您是不信任凯莉小姐。”

“您的脾气真大,狄隆大夫。”福琼离开窗台,踱到书桌前。

“我只是想赫斯夫人需要一位训练有素的护士。而且,凯莉小姐也可以喘口气。您可以告诉她说这是我的主意。”说完,他像又想起了什么,又走进赫斯太太的卧室。

福琼走近床头柜,看了看小柜上摆着的一只白瓷壶和一只茶杯。“噢,刚才忘了问了。”他对护士说:“你们给赫斯夫人都吃了什么?”

“狄隆大夫说每隔四小时给赫斯太太喂一点牛奶。”

“她喝了吗?”

“第一次喝了一点。昨晚上她就没有好好喝。有两次好像要呕吐。”

“噢,是这样。”福琼俯下身去注视着赫斯夫人的脸。她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痛苦表情,看得出,即使在失去知觉中她也是很难受的。福琼翻开赫斯夫人的一只眼皮,他看到瞳孔有些扩大。福琼起身对护士说:“从现在起不要给她任何东西吃。记住,你要对这一点负责的。”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开了,凯莉小姐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狄隆大夫和布里特。凯莉小姐疾步走到福琼面前说:“狄隆大夫说你说的,还要添一个护士。我们不需要!我完全可以照顾我姑妈,她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

“福琼先生可不这样认为。”狄隆说。

“我说狄隆大夫,您就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布里特半开玩笑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反对,福琼先生不过是说再请一个有经验的护士。再说,你们既然请他来,又不照他说的话办,这未必有点……”

“我可没有请他来!”凯莉小姐嚷道。

“噢,行不行了,瓦莱莉,你总不至于反对为你姑妈再请一个护士吧?”

凯莉小姐生气地瞪了布里特一眼,又转向福琼:“我为什么就照顾不了我的姑妈呢,福琼先生?”

“因为责任太重,凯莉小姐。”

“哼,你不如直说你不相信我。”

福琼看了她一眼,没吭声。他转身问狄隆大夫:“您也反对再请一个护士吗?”

狄隆一楞,忙说:“如果你坚持,那就请吧。”福琼看到他飞快地瞥了凯莉小姐一眼。

凯莉小姐不再坚持了,她问福琼:“您认为我姑妈的情况很严重吗?”

“是的,非常严重。”福琼一字一顿地说。

凯莉小姐的脸色苍白,她似乎站立不稳。狄隆大夫忙拖过一把椅子扶她坐下。

“好吧,就照您说的做吧。”她说。

“是的,这样最好。”福琼说,他眼睛却看着狄隆大夫。

“我不会反对的。”狄隆大夫愠怒地说。

吃晚饭时凯莉小姐没有到餐厅来。布里特说他的表妹太累了,不想来吃饭。福琼说这是可以理解的,照顾一个重病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晚饭后福琼到花园里去散步。可以看到他在和园丁及仆人们聊天。

晚上他回到了那间给他收拾出来的客房,手里拿着赫斯夫人床头柜上的那把瓷壶和茶杯。他把茶杯放在灯光下仔细检查着,茶杯底部几粒极微小的黑颗粒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取了一小瓷壶中的牛奶,含在口里品味着。

第二天一早,福琼把一只信封扔进了镇上的邮筒。

早饭后,福琼又走上花园中的那条小径。他点上——只雪茄,慢慢走着,沉思着。当雪茄烧到他的手时,他从沉思中猛醒过来。

他抬起头,不觉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眼前是一片盛开的金雀花,衬着绿叶,煞是好看。他慢慢走着,欣赏着。突然,他停住了脚步。眼前一棵金雀花被大连枝干一块砍去了,落叶撒了一地。

看刀口是新近才砍的。福琼脑子里涌上一个念头:是谁把这盛开的金雀花连枝干砍去的呢?他转身向回走去。

回到别墅,福琼直上二楼。在赫斯夫人卧室门口,他看到一个女仆在赶那只波斯猫。

看到福琼过来了,那女仆对他说:“它想进夫人房里去,可它会打扰她的。”

福琼弯下腰,摸了摸那猫,对它说:“你是不是想喝牛奶了,‘皇帝’?”

“不是的,”女仆说:“这两天它对牛奶碰也不碰一下。它是为它主人难过呢,这猫真通人性。”

‘皇帝’直起身子,用爪子去抓门把手。福琼替它打开门。‘皇帝’爬上床,曲卷在赫斯夫人身边,闭上眼睛。福琼看到,尽管赫斯夫人脸色仍很苍白,但呼吸已平稳多了。他轻轻走出卧室。

福琼走到凯莉小姐书房门前。他敲敲门,没有人应。他推门走了进去,反身把门关上。他用探寻的目光四下扫视着。屋里和昨天一样,没有什么变化。突然,他的目光停在那一瓶鲜花上。

“我的上帝!他轻声喊了起来。就在那一柬花中,福琼发现了一枝金雀花。他把那只花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他走到书桌前。书桌上堆满了书。看来凯莉小姐的兴趣是在诗歌和外语方面。一本很旧的羊皮面的书引起了福琼的注意。

他把这本书翻开,这是一本用拉下谱写的古代民族习俗。书中夹有一只书签,他把书翻到这一页。这一页最上面写着:无生命之物的怨恨和友善;这一页中间有一段被人划了线:这样,在金雀花丛下安眠入睡的人将被这致命的毒剑所击中。作者解释道,致命的毒剑是指金雀花的花朵和花籽。福琼翻到书的靡页,那上面有一颗赫斯家族的盾形纹章,这时他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于是他赶快把书放回原处,转身向门外走去。门开了,进来的是凯莉小姐。

“想必您知道这是我的书房。”凯莉小姐气得脸色发白。

“我本以为在这里能找到你。”福琼微笑说。“我想告诉你赫斯夫人的情况有好转。”

凯莉小姐的脸色由苍白变成徘红,她嚷道:“她当然会好转的,她肯定会康复的。

狄隆大夫说您在疑神疑鬼,可却什么也没有捞到。“凯莉小姐说完冲进屋里,”砰“地一声把福琼关在门外,福琼摇摇头,下楼来到客厅里。在客厅里他拿起电话,拨了他实验室的号码。

“我是福琼,找普里斯特大夫听电话……哈罗,普里斯特!化验有结果吗?好的,我估计是金雀花碱。对,金雀花碱。”

“那可是很原始、毒性很低的毒剂啊。”电话里说。

“是的,所以症状也不明显。好了,我晚上再给你去电话。再见!”

福琼放下电话。他决定到赫斯夫人摔伤的那个池塘去看看。

走过布里特房间门时,他听见里边传出布里特和凯莉小姐的对话。

“我亲爱的姑娘,我们没有借口赶他走。”这是布里特的声音。

“他在各个房间乱窜,这难道不可以算个借口?”凯莉小姐的嗓门总是又尖又高。

沿着花园边上的一条小渠,他来到那个池塘前。这池塘有几个足球场大小,四周的围堤用石头砌着护坡,坡底在五、六米宽,靠外的斜坡上长满一人多高的茅草,因此要从下面是看不到在堤顶上走动的人的。福琼走上堤顶,他看到堤下水边外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把一根棍伸进水里好像在试深浅。他招呼了一声,那两人抬起头来。使福琼惊讶的是那两人竟是身着便服的苏格兰场警察长贝尔和一名警官。更使福琼惊讶的是贝尔警察长告诉福琼他们是为赫斯夫人摔伤的事而来的,而且他们对福琼在这里调查此案也是一无所知。贝尔让那个警官到堤顶草丛中再看一看,他则拉着福琼在塘边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向福琼谈不两天采他们调查此案所掌握的一些情况,福琼专注地听着。

这些情况有些他己知道,有些他不知道。那些他己知道的情况,因为来自不同的信息渠道,对他分析案情还是很有价值的。贝尔谈的情况主要有下列几点:一、史密森大夫到苏格兰场去报了案。他对警方说他的一个女病人摔伤了,但伤势和摔伤的过程都有些蹊跷,怀疑赫斯夫人是被人谋害,所以他请求警方调查一下此事。

但他对福琼却从没有提到过他去苏格兰场的事。

二、赫斯夫人有每天晚饭后散步的习惯,而她家后面的这个池塘又是她最爱去的地方。她的这个习惯在塔温特镇上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她散步时有时是凯莉小姐陪着,但更多的时候是她自己。

三、通过贝尔警察长在镇上的了解,赫斯夫人在镇上的居民中的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尽管她脾气火爆,但当她心平气和时却是个很好相处的老太太。镇上受过她帮助或接济的人不少,但没有听说她有什么明显的敌人或和什么人结下边私仇。贝尔说,唯一的例外是史密森大夫。镇上人说,史密森大夫原来和赫斯夫人关系不错,但有一次他对赫斯夫人说狄隆大夫和凯莉小姐私下有来往,赫斯夫人嫌他破坏了赫斯家族的名誉,两人大吵了一架。

后来赫斯夫人再不找史密森大夫看病了。有人说史密森大夫对这事一直心存芥蒂。

这次赫斯夫人摔伤后,凯莉小姐找的是狄隆大夫,但布里特先生回来后硬要请史密森大夫。因为布里特对狄隆不熟悉,对他有些信不过。

四、赫斯夫人摔伤的当天傍晚6点多,有人看见凯莉小姐和狄隆大夫也在池塘附近散步。仆人发现赫斯夫人躺在池塘边上的时间是火点左右。几天以来,他俩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当天他们在水塘附近散步的事。

贝尔说到这里停住了。他看到福琼眼盯着池塘中央几株随风摇摆的芦苇在出神,他额前刚才还很明显的那儿道皱纹此时却不见了。贝尔知道。福琼额头上的几道皱纹是他紧张思索的标志,在他办案过程中会一直存在,而一但这些皱纹消失了,离结案也就不远了。

福琼听贝尔半天不说话了,他转过头来,似自言自语、好像是问贝尔:“让我们设想一下,假设是凯莉小姐和狄隆大夫将赫斯夫人推下池塘,动机是什么?”

“这很明显。”贝尔很快地说。“只有凯莉小姐和布里特先生可以继承赫斯夫人的遗产。而从血缘关系上说,凯莉小姐又在布里特先生之前。因此,如果赫斯夫人死了,她的遗产将主要由凯莉小姐继承。至于狄隆大夫的动机嘛,从他们目前的关系看,他很有可能成为凯莉小姐的丈夫,因此只要凯莉小姐成了富翁,他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富翁。”

“是啊,看来动机很明显,也很充分。”福琼说:“也就是说,谋害赫斯夫人是为了得到遗产。有这个动机的有两个人,凯莉和布里特。从继承顺序上说,凯莉所得的好处要多;从作案时间上看,当时凯莉就在附近,而布里特是第二天才赶回来的。这两点都对凯莉小姐不利。”

“是的,凯莉小姐作案的可能性极大。贝尔说。

“那么,假如最后证实谋杀确实是凯莉小姐干的,法院将会判她多重的刑呢?”福琼慢悠悠地问。

“将会判她死刑。”贝尔肯定地说。

“这就对了。这是个不错的结局。”福琼自言自语道。

“什么,你说什么?”贝尔没听懂福琼的话。

“噢,投什么。”福琼站起身来。“我是说我该回庄园去了,去等某一件事的发生。

到时候我会给你挂电话。“

贝尔也跟着站了起来:“你已有所预料了?”

“是的。不过因为我还没有掌握事情的全部真相,所以我一直没有惊动罪犯。这个谋杀案是够险恶的,赫斯夫人摔下池塘只是这个阴谋的开始。后来又有人对地下了毒。”

“好家伙!”贝尔叫出声来。“这倒像是医生干的事。”

“反正是可以进入赫斯夫人卧室的人。也许是阻止赫斯夫人开口说话,也许是为了便她必死无疑。”

“下的什么毒?”

“我估计是金雀花碱,一种生物碱。”福琼说。

“啊,投毒案中倒是很少听到这种东西。你是怎么想到这上面的?”贝尔问。

“是猫喝牛奶提醒了我。赫斯夫人的那只猫对它的牛奶连碰也不碰。一般来说,猫是不会像狗那样通人性的。它不喝牛奶必定是嗅到了什么怪味或看到了什么人对牛奶做了手脚。”

“你想是谁干的呢?”

“那只猫没有告诉我,不过瞒不过我。好了,我这就回去,估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再见面的。祝我运气好吧,贝尔。”

“你要注意安全,小心罪犯狗急跳墙。”贝尔说着爬上塘堤找那位警官去了。

回到庄园,福琼先上楼去看了看赫斯夫人。看样子她的情况稳定多了,苍白的脸上也有了点血色。护士告诉他,刚才赫斯夫人又说话了,这一回她听得很清楚。赫斯夫人说得是“是谁推我”。福琼听了后点点头。从卧室出来后,福琼又去了藏书室。藏书室在客厅的对面,那里面有赫斯家族的几千册藏书。几分钟后福琼带着满意的神情从藏书室里走了出来。他在藏书室的一个书架上找到了早先在凯莉小姐书桌上放着的那本羊皮面的古代民族习俗。

福琼走进客厅,给他的实验室挂了电话。

“哈罗,普里斯特,情况怎么样啊?”

“你是正确的,福琼。牛奶里含有超量的金雀花碱。”电话里说。

“太感谢你了。请你写一份分析报告,我到时候有用。再见。”

福琼挂上了电话。

吃晚饭时,布里特、凯莉和狄隆都来到餐厅。饭后上咖啡时,福琼对狄隆说:“大夫,恐怕我们现在得对赫斯夫人的伤势会诊一下。”

凯莉小姐看了福琼一眼,冷冷地说:“需要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福琼一摆手,说:“不,我希望全家的成员都在这里听一听。”

“哼,恐怕不能指望我会帮什么忙。”凯莉小姐说。

“好了,表妹,你安静一会儿吧。”布里特把手搭在她的肩上。

“激动有什么用?先听听福琼先生说什么。”凯莉不作声了。

“有些情况你们恐怕还不太清楚。”福琼呻了一口咖啡说:“赫斯夫人在昏迷中前后说过两次话。每次她都说到有人推她。因此现在可以肯定她不是失脚摔下池塘的,而是被人推下去。”

“两次!”凯莉小姐叫了起来。

“她第二次说话是什么时间?”狄隆问。

布里特的目光从凯莉和狄隆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福琼身上。

“今天下午。这一次她说得比较清楚。”

“这么说她的情况好起来了?”凯莉抓住狄隆的胳膊摇了两下。

“我说狄隆,你没想到我姨妈会开口说话吧。”布里特说。

“胡说,我说过她有好的希望。”狄隆胀红着脸说。

福琼摆摆手,止住了他俩。“当我来到庄园后,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福琼问。

“谁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凯莉用讽刺的口气说。

福琼没有理会,他接着说:“赫斯夫人不仅仅受了摔伤,有人还对地下了毒!”

“啊!上帝!”布里特惊叫了起来。

“下毒?”狄隆嘴里哺哺地说:“你是说有人下毒?”

“我把她喝的牛奶送去化验了,里面含有超量的金雀花碱。”

“金雀花碱?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词。”希里特说。

“听说过金雀花吧?”福琼用手一指餐桌上的一只大花瓶。他站起来,从那一柬各种各样的鲜花中抽出一支金雀花。

“请看,”他把那只花科了抖,几粒花籽落在他的手心里,“看到这花籽了吗?把它们磨成粉,这就是牛奶里的毒剂。花园里有很多金雀花,而你们家里就有一本用拉下文写成的书,书中讲到了怎样用金雀花籽制成致命的毒剂。”

“今天早上你闯进了我的书房,你看到那本书了?”凯莉小姐呼吸急促,脸色苍白。

狄隆大夫不安地看着她。

“是的,今天早上我到过你的书房,你还为此抱怨过。但你们恐怕不知道,我还去过花园,去过池塘,去过藏书室。好了,现在我要回我的房间去,我要就此案写一个报告送交苏格兰场。这就是我要你们都留下来听我讲的原因。”他看了看狄隆和布里特,缓慢地说:“现在清楚你们自己的处境了吧?”

“这么说你已经有怀疑对象了?”布里特说:“你应该让我们知道!”

“应该?”福琼打断了他的话,“我应该做什么我自己还不清楚吗?”说完他起来走出餐厅。

福琼卧室的窗前有一张写字台。福琼走到写字台前伸手推开窗户。窗外正对着那大花园。此时天色已黑,一大片金雀花隐没在夜色中看不见了。福琼坐下来,他点上一支雪茄,然后推开一报纸伏案疾书。

然而每写几行字就停下笔,倾耳细听窗外的动静。此时仆人们也都各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楼里楼外一片寂静。在有月亮的夜晚,从窗口可以看到花园中那些花木的黑色轮廓和远山的黑影。而现在,月亮也被乌云遮掩,窗外一片黑暗;只有卧室的灯光在窗外灌木丛上撤下点点光斑。窗前不时闪过蝙蝠的黑影,带着吱吱的尖叫。远处偶或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哀鸣,给花园投下一层凄凉的色彩。

突然,福琼手中正在疾走的笔停住了。他听到花园里有一种极轻微的异样声音,就像是一头野兽踩着脚下松软的落叶在悄悄接近窗口。福琼轻轻伸手把桌上的墨水瓶拿到手里。他仔细分辨着这响动的方位。响声停止了。福琼猛抬头,借着室内射出去的光线他看到在两丛灌木的间隔处有一个黑影。福琼以极快的速度把墨水瓶向那黑影掷去,同时一闪身躲开了窗口。几乎就在同时,窗外传来一声巨响,室内里墙上一个大镜框被击得粉碎,碎玻璃溅得满屋都是。紧接着,窗外又响了一枪,福琼听到一件重物倒下的声响。

几秒钟后,庄园里乱了起来,楼上楼下传来纷乱的脚步声。

福琼从窗后走了出来,又坐到他那把椅子上。

窗外传来一声尖叫。那是凯莉小姐的声音。片刻之间她冲进福琼的卧室。她面无血色,喘得说不成话:“福琼……先生,他……他……”

福琼站起身来,双手搭在她肩上把她按进沙发里说,“别害怕,先不要出去。”他定出卧室。在客厅里拨了苏格兰场警察长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福琼来到他卧室的窗下。这里站着几个仆人在窃窃私语。地上一个人仰面朝天躺着,还有一个人跪在他身边。

“大家回屋去吧,一会儿警察会来收拾现场的。”福琼平静地说。仆人们一个个转身走了。

狄隆大夫抬起头来说:“他已经死了。”他嗓音嘶哑了,“他打中了自己的心脏。”

“嗯,这第二枪他倒是打得很准。”福琼说。

“可第一枪的枪伤呢?”而且他身上湿乎乎的并不是血呀!"“第一枪他是冲我打的。他身上的,那是墨水。我本来只想给他留下点记号,可谁知他竟走上绝路。”

狄隆大夫伏下身去,哺哺地说:“可他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福琼说,“你还是先看看他的手枪吧。”

狄隆从死者手里拿下手枪,对着灯光看。便惊叫起来:“怎么?福琼先生,这是……

我的手枪。“

“那就对了。”福琼微笑了。

“您早已知道这是我的手枪?”狄隆脸上是迷惘的表情。

“没那么肯定,我想应该是你的或凯莉小姐的手枪。”

“是我的。两个月前镇上有几户被盗,赫斯夫人害怕,成天唠叨。我就把我的手枪借给了凯莉。当时我们还笑赫斯夫人神经过敏呢。”

“布里特也一定为你的这一举动而高兴呢。”福琼说。

“可他为什么要对您开枪呢?”狄隆问。

“呵,你竟问出这么天真的问题。”福琼说。“如果我被打死了,而窗外地上扔着一把列有你名字的手枪,家里又人人皆知你曾把手枪借给凯莉小姐,你们还能够洗得清吗?布里特这一手可谓一箭双雕,他一枪打死了这个投毒案的唯一知情人,又可以把杀人罪名加在你们头上。”

“您一开始就知道是他下的毒吗?我以为您一直在怀疑凯莉和我。”

“对不起,我是有点不公平;可当时我没有抓到证据,所以我要表示出对所有的人都怀疑,这样,真正的罪犯才可能放心,他才会继续表演。”

“布里特又为什么非把史密森大夫拉进来呢?”狄隆又问。

“他知道史密森大夫对你和赫斯夫人忌恨于心,所以他把史密森大夫牵扯进来好转移我的视线。史密森大夫为了个人的目的干的一当事也确实起到了这个作用,不过我没有上当。”

远处传来警车尖厉的警笛声。

“好了,这里留给警察处理吧,我们到客厅去。”

在客厅里,福琼点上一支雪茄,坐在大沙发里。一会儿,狄隆大夫扶着凯莉小姐也来到客厅。凯莉小姐周身还在瑟瑟发抖;狄隆抚她在福琼对面坐下。

“福琼先生,”凯莉小姐的声音微弱而颤抖。“他,为什么要干这事?”

“就为了不让你继承这座庄园。所以他精心布置了这个阴谋,趁你和狄隆也在池塘附近散步的时候,他把你姑妈推下了池塘。如果她死了,你们俩有最大的嫌疑。因为,仅仅赫斯夫人死了他还不能继承遗产。只有把你致于死地,他这个第二继承人才能成为唯一的继承人。”

“当时布里特并没有在现场啊!”狄隆说。

“聪明的小伙子,只要有一辆汽车,他是很容易造成他当时不在现场的假象的。”

“这一切您是怎么知道的?”凯莉小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根据现象和推理。”福琼面露得意之色,“第二天布里特赶到这里,看到赫斯夫人并没有摔死,他怕她会说出不利于他的话,于是就在牛奶里不了金雀花毒剂。他的这一招真是聪明绝顶。如果牛奶里的毒不被人发觉,那赫斯夫人就死定了,而你们就是将她推下池塘摔死的凶手;如果牛奶里的毒药被人发现了,那下毒的能是谁呢?”福琼看着凯莉小姐说,“赫斯夫人的牛奶是你准备的,那本羊皮奇书在你的书房里,这结论不是很明显吗?”

“那么您原来也认为是我干的?”凯莉小姐叫了起来。

“噢,不,你要那样想可就低估我了。我虽不聪明,可很谨慎。当我在你房中发现了一柬金雀花,又在你桌上发现了那本书后,我就断定不是你干的。真正的罪犯没有这样愚蠢,他这一招做得过分了,反而令人生疑。”

“是的,我也奇怪那本书怎么跑到我的房里来了。我很害怕,就悄悄地把它又放回了藏书室。”

“我在藏书室里看到那本书了;我猜到那是你干的。你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这个干法很危险,换个人也许又成了你的一条罪状。”福琼笑道。

“啊,这一切真可怕!”凯莉小姐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怜的布里特,他为什么要走这条绝路呢!”

“愿上帝饶恕他的罪行吧。”狄隆大夫说。

“好了,”福琼站起身来,“过几天等赫斯夫人好一点后,由你们向她解释这一切吧。我现在要去和警察长贝尔见见面了。”他走出客厅。

第二天早上,福琼来到赫斯夫人的卧室。赫斯夫人和‘皇帝’都在床上安睡。福琼搔了一下‘皇帝’的肚子。‘皇帝’睁开眼,对着福琼愤怒地叫了一声。福琼转身对护士说,“不错,她们俩的情况都不错。赫斯夫人会很快康复的。”

福琼来到客厅,拨了自家的号码。当他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他说:“那天母亲没有骂我吧,亲爱的?”

“骂了,骂你是猪猡。”电话里传来福琼夫人嗔怒的声音。

“是你在骂我吧,亲爱的。那我可就不欠你债了。我中午前赶回家,你给我准备什么好吃的,亲爱的?”

“油炸酥盒子,你这贪吃的猪猡。”

(完)

-----------------------------------------------------------

谋杀俱乐部  http://shinichi.home.china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