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寻宝游戏


 
作者: 艾勒里·奎恩
  

“下马!”巴芮特少将快活地大吼着,翻身下马,“早餐前来个这种运动怎么样,奎因先生?”

“喔,好极了。”埃勒里说着,终于降落到陆地上,海湾在他的头后方若隐若现。“我担心我的肌肉有一点萎缩了,将军。

我们从六点半就开始骑马了,我记得。“他跛着脚走到悬崖边,把他那快要散开的身躯靠在石头矮墙上。

哈克尼斯下马后说道:“你过的是平顺舒适的生活,奎因,当你探索男人的世界时一定感到很难堪。”他大笑。埃勒里看着那个人的金色头发和神经质般的眼睛,不知怎地感到极为厌恶。

那副宽阔的胸膛在驰骋之后依然平静。

“对马感到难堪,”埃勒里说道,“很美的景色,将军。你不可能是误打误撞挑中这个地方的,你的性格里面一定有一丝诗意。”

“诗你的头啦,奎因先生!我是个军人。”老绅士走到埃勒里身侧,凝神看着下方的哈德逊河,它在初升的太阳下像个蓝色的玻璃反射器。悬崖很陡峭,笔直地通到下面的海滩,巴芮特少将的船屋就在那里,崖壁上曲折的石梯是惟一能够下去的方法。

一个老人坐在下面小防波堤边缘钓鱼。他抬头看了看。大出埃勒里的意料之外,他跳起来,用他空着的那只手行了个端正的举手礼。然后他又平静地坐下来继续钓鱼。

“普劳,”将军说着,两眼发光,“我的一个老兵,在墨西哥时在我的部队中服役。他和麦鲁格,管理员小屋里的那个老家伙。你看到了吗?纪律,那才是……诗意?”他哼了一声,“我可没有,奎因先生。我喜欢这山崖是为了它的军事价值,控制这条河,小型的西点军校!”

埃勒里转过身往上看。将军建筑家园的平台被三面陡峭的山崖围住,崖顶高耸入云,难以度量其高度。在最后面的那道山崖上有一条小路,由山脚蜿蜒而上,埃勒里还记得前一天晚上坐车下山时的晕眩感觉。

“你控制了这条河,”他冷冷地说:“可是敌人控制了上面的那条路就可以把你射穿了。是我的战术太幼稚了吗?”

老绅士急忙辩道:“你讲什么,我掌握了那个出入口就能抵抗一支军队了,老兄!”

“还有大炮,”埃勒里喃喃自语,“老天,将军,你是万事俱备了。”他兴趣盎然地看着旗杆旁的一管小型加农炮,它的炮口对准矮墙上方。

“将军随时准备好要革命,”哈克尼斯说着并加上懒懒的笑声,“我们活在动荡不安的年代。”

“你们这些运动员,”将军不悦地说,“丝毫不尊重传统。

你很清楚这是一门落日大炮——你不会嘲笑西点里的这种炮,对不对?这是,“他用阅兵的语气下结论,”旧日荣光惟一能够保存在我家园的办法,哈克尼斯——加农炮的礼赞!“

“我想,”这位猎人笑道,“我的大象枪无法达到相同的作用。狩猎时我——”

“不要理他,奎因先生,”将军暴躁地说,“这几个周末我们之所以容忍他,只是因为他是费斯科中尉的朋友……可惜你昨天到得太晚没赶上那仪式,非常刺激!今晚日落时你就看得到了。

一定要维持老传统,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奎因先生……我想我是个老傻瓜。“

“喔,当然不是,”埃勒里连忙说道,“传统是一个国家的脊椎,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哈克尼斯轻笑,而将军看起来很高兴。埃勒里很清楚这一类型的人——退役的军人,太老了不能再服役,渴望昔日的军旅生涯。由将军未来的女婿狄克·费斯科昨晚一路上告诉他,巴芮特一直是个单纯狂热的军人,而且他尽可能地将军旅生涯中有纪念价值的东西都带到他的平民生活中。

甚至他的仆人都是老军人,而这间充满三次战争遗物的房子,看起来也像个团部大营。

一个马夫把他们的马牵走,然后他们就漫步越过草地走向屋子。巴芮特少将,埃勒里想,一定很有钱,他看到的已经够让他相信这一点了。这里有露天的瓷砖游泳池,一个漂亮的日光浴室,一个靶场,一间有各式各样武器的枪械室……

“将军,”一个流动的声音说着,他抬起头来看到费斯科中尉正奔向他,他的制服很不寻常地凌乱。“我可以单独跟您谈一会儿吗,长官?”

“当然可以,狄克。失陪了,各位先生。”

哈克尼斯和埃勒里往后退。中尉说了些话,他的手臂神经质地摆动着;老绅士则脸色苍白起来。接着,一言不发,两人都拔腿奔跑,将军摇摇摆摆地跑向屋子时像只受惊的老公鹅。

“我真想知道狄克是怎么回事。”与埃勒里慢慢地走在后面时,哈克尼斯说道。

“黎奥妮,”埃勒里推断,“我认识费斯科已经很久了。只有这个老将军的女儿是惟一会让他心神不宁的因素。我希望没出什么事。”

“有的话就太可惜了,”哈克尼斯耸耸肩,“这应该是个平静的周末。我上一个旅行中已经充满了太多的刺激。”

“碰到麻烦了吗?”

“我的人员走失了,然后是尼日的一场水灾。一切都没了。

能捡回一条命算我的运气……啊,嗨,尼克森太太。巴芮特小姐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一个高大苍白的女人停下阅读杂志抬头看他,她有着红头发和琥珀的眼睛。“黎奥妮?我今天早上还没有看到她。怎么了?”

她似乎不是很有兴趣,“喔,奎因先生!我们昨天晚上玩的那个可怕的游戏让我大半个晚上无法闭眼。有这么多被谋杀的人纠缠着你,你怎么有办法入睡?”

“我的问题,”埃勒里笑着说,“不是睡太少,尼克森太太,而是睡太多了。道道地地的懒惰虫,想象力不比一只阿米巴变形虫多。梦魇?那表示你的良心之中必然有什么不纯净的东西。”

“但是有必要拓下我们的指纹吗,奎因先生?我是说,游戏归游戏……”

埃勒里笑了。“我答应一有机会就毁掉我即兴设立的小型辨认局。不,谢了,哈克尼斯,一大早,不要担心这种事。”

“奎因,”费斯科中尉在门口说道,他棕色的脸夹有泥污,但他站得挺直异常。“你可不可以——”

“什么问题,中尉?”哈克尼斯问道。

“黎奥妮发生了什么事吗?”尼克森太太问。

“问题?哈,什么都没有。”那个年轻的军官微笑着,拉着埃勒里的手臂,引着他走到楼梯处,他的笑容悚然消失。

“发生了很糟糕的事,奎因。我们——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幸好你在这里,你或许会知道……”

“别急,别急,”埃勒里温和地说,“发生了什么事?”

“你记得黎奥妮昨晚戴的那串珍珠项链吗?”

“喔。”埃勒里说道。

“那是我给她的订婚礼物,原本是我母亲的。”中尉咬着他的唇,“我没有——呃,一个美国陆军中尉的薪水是买不起珍珠的。我想要给黎奥妮一些——昂贵的东西。很愚蠢,我想是吧,不管怎样,我珍视我母亲的珍珠尚有情感上的因素,而且——”

“你是不是要告诉我,”当他们走到楼梯顶时埃勒里说道,“那串珍珠不见了。”

“可恶,是的!”

“值多少钱?”

“二万五千元,我父亲曾经很有钱。”

埃勒里叹了口气。宇宙法庭早有判决,人置身于瘘者、跛者、盲者之间,皆当睁亮眼睛。他点了一根烟,尾随军官进入黎奥妮·巴芮特的卧室。

巴芮特少将现在的举止没有丝毫的战斗意味,他只不过是个肩膀松弛的胖老头罢了。黎奥妮则不停地哭泣,埃勒里突然无来由地想到她曾经用睡衣的衣角擦拭眼泪。不过她的下巴很刚毅而且眼中有希望的闪光,她扑向埃勒里,动作快得几乎使他不自觉抬起手臂以自卫。

“有人偷了我的项链,”她激动地说,“奎因先生,你一定得把它找回来,你一定要,听到没有?”

“黎奥妮,亲爱的。”将军以微弱的声音说道。

“不,爸爸!我不管谁会受到伤害。那——那串珍珠对狄克的意义重大,对我也一样,而且我不打算呆呆地坐在一旁,让小偷把它从我鼻子底下偷走!”

“可是亲爱的,”中尉悲惨地说着,“毕竟,你的客人——”

“谁管我的客人,还有你的,”黎奥妮甩着头说,“我不认为波斯特太太的书里说到——一个贼可以因为是受邀而来就有豁免权。”

“可是怀疑是员工所为当然比较合理一点——”

将军的头猛地抬了起来。“我亲爱的理查,”他愤慨地说,“把那个想法赶出你的头脑。我的员工中没有一人不是跟了我二十年以上,我全心依赖他们每一个人,我有好几百次证明过他们的诚实和忠心。”

“因为我也是客人之一,”埃勒里高兴地说,“我认为我有资格表达一个意见。谋杀除外,一些公正的调查其实不会有害处,中尉。你的未婚妻说得对。你什么时候发现东西没了的,巴芮特小姐?”

“半小时前,我醒来时。”黎奥妮指着她的床旁边的梳妆台,“甚至在我揉眼驱走睡意之前我就发现珍珠不见了,因为珠宝盒的盖子打开了,你看。”

“那么你昨晚上床前那个盖子是关上的?”

“还不止那样。早上六点我醒来觉得口渴,下床来喝了杯水,而我确实记得那时候盒子还是盖着的。后来我又倒回去睡。”

埃勒里踱过去看着盒子,然后他吐口烟说道:“运气还不坏,现在刚过八点,那么你是在八点差一刻发现被盗的,换句话说珍珠是在六点到七点四十五分之间被偷的。你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巴芮特小姐?”

黎奥妮悲伤地笑笑。“我是个睡得很死的人,奎因先生。这你反正很快也会知道的,狄克,这些年来我一直怀疑自己会打鼾,但从没有人——”

中尉脸都红了。将军叫了声“黎奥妮”,声音不是很具说服力。黎奥妮对他扮个鬼脸后又开始哭,这次则是靠在中尉的肩膀上。

“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将军咆哮着,“我们不能——呃,见鬼了,你就是不能搜他们啊。什么东西!如果那珍珠不是那么值钱,我会说忘了这件可恶的事。”

“搜身没有必要,将军,”埃勒里说道,“没有一个贼会笨到把偷来的东西放在自己身上。他相信会有警察来,而警察一般来说对世俗礼数都比较冷淡的。”

“警察,”黎奥妮以沮丧的语气说着,并抬起头,“喔,老天。我们能不能——”

“我想,”埃勒里说道,“我们目前可以自己设法进行。另一方面,彻底搜索这个地方……反对我四处逛逛吗?”

“一点都不,”黎奥妮打断他,“奎因先生,你要怎么逛就怎么逛!”

“我相信我会的。还有,除了我们四个——那个贼不算——还有谁知道此事?”

“连个鬼也没。”

“很好。慎重是我们今天的口令,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个贼会知道我们有行动,但是他的行动也将会被限制,而且或许……“他若有所思地抽着烟,”你可否整装并到楼下加入你的客人中,巴芮特小姐。来,来,把你的苦瓜脸收起来,亲爱的小姐!“

“遵命。”黎奥妮说着,挤出一个微笑。

“你们男士们也可以合作,当我进行搜索行动时,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层楼。我可不想要,举例说,尼克森太太逮到我在翻她的胸罩呢。”

“哦。”黎奥妮被逗出笑来,但旋即她笑容一停。

“怎么回事?”中尉焦急地问道。

“哎,陶拉斯·尼克森正面临着巨大的麻烦。大量的资金短缺。不,那样说——很糟糕。”黎奥妮脸红了,“老天,我根本是半裸的!现在,拜托,通通出去。”

“没有,”早餐后埃勒里压低声音对费斯科中尉说道,“不在这屋子里。”

“可恶,”那军官说道,“你确定?”

“非常确定。我找过了所有的房间,厨房、日光浴室、餐具间、武器室。我甚至去了将军的地窖。”

费斯科咬着他的下唇。黎奥妮兴高采烈地叫着:“陶拉斯和哈克尼斯先生还有我要到游泳池去游泳。狄克!来不来?”

“请你去吧,”埃勒里轻声说道,跟着他又加上一句,“而且当你游泳的时候,在游泳池里找一下。”

费斯科看起来有点震惊,然后他严正地点点头跟着其他人走了。

“没有,呃?”将军怏怏不乐地说,“我看到你跟理查说话。”

“还没有。”埃勒里从房子里看着其他人换了游泳衣到河边去了。“我们走到那下面去,将军。我要问你的普劳几个问题。”

他们小心地走着悬崖边的石阶梯,走到下方的银色海滩上,发现那个老兵正平静地擦拭着汽艇上的铜牛。

“早安,先生。”普劳打着招呼。

“放轻松,”将军闷闷不乐地说,“普劳,这位先生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非常简单的问题,”埃勒里笑着说,“普劳,我看到你今早大约八点的时候在钓鱼。你什么时候来到防波堤上的?”

“呃,先生,”老兵一面搔着左手臂一面回答,“大约五点半。鱼群咬得早,渔获还不错呢。”

“你是不是一直能看到那边的阶梯?”

“没问题,先生。”

“早上有没有人从那边下来?”

普劳摇晃着他浓密的头发。

“有没有人从河边过来?”

“没有,先生。”

“有没有人从悬崖上把东西丢或抛到这下面或是水里?”

“如果有的话,我会听到水声的。没有,先生。”

“谢谢你。噢,还有一点,普劳。你整天都会在这里吗?”

“呃,只会到中午以后,除非有人要坐汽艇,先生。”

“那么,请你留意。巴芮特将军特别关心今天下午是否有人下来。如果有的话,注意看并立刻回报。”

“是将军的命令吗,先生?”普劳问道,眼中发出锐利的光芒。

“没错,普劳,”将军叹口气说道,“让我们看着麦鲁格怎么说。”

麦鲁格是个高大的爱尔兰人,有着坚韧的双颊和上士的眼睛。

他就住在园区大门口的一间凌乱的小屋里。

“没有,先生,”他加强语气说道,“整个早上都没有人接近这里。没有人进出。”

“但是你怎么能确定呢,麦鲁格?”

爱尔兰人站得更挺直了。“从六点差一刻到七点半我就坐在这里清洁将军的枪支,整个园区都看得到。之后我就一直在修剪园篱。”

“你可以把麦鲁格的话当做真理。”将军插口说道。

“我是的,我是的,”埃勒里连忙加以保证,“这是园区里惟一的车辆出口吧,先生?”

“没错。”

“是的,是的。还有那悬崖边……只有蜥蜴才能攀爬那些岩壁,非常有意思。多谢了,麦鲁格。”

“好了,现在怎么办?”他们朝屋子走回去时,将军问道。

埃勒里皱眉头。“任何调查行动的精髓,将军,在于你能够消除多少个可能性。这个小小的追捕过程也正因如此而令人着迷。

你说你绝对信赖你的仆人?

“那么尽你所能地集合他们并要他们仔细地搜索地上的每一英寸。幸好你的庄园不是很大,这工作应该不用太久。”

“嗯。”将军的鼻翼翕动着,“好家伙,这是个办法!我懂,我懂。太好了,奎因先生。你可以信赖我的手下。老军人了,他们每个都是,他们会很乐意的。那树呢?”

“你说什么?”

“树木,老弟,树木!树的分枝,绝佳的藏匿处。”

“喔,”埃勒里正色说道,“树木,尽一切可能搜索。”

“把这活儿交给我。”将军激动地说着,然后他快步离去。

埃勒里踱到池边,坐在一条板凳上看着精力旺盛的人们。尼克森太太挥着优美的手臂潜下去,尾随在后的是个古铜色的巨人,等他再度浮出水面时才看出原来是哈克尼斯。一个纤瘦优美的身形从水里钻出,几乎就在埃勒里的脚边,一瞬间就扑上游泳池的边缘。

“我办到了。”黎奥妮低声说道,笑着摇着好像要得到埃勒里的赞赏。

“办到什么?”埃勒里嘀咕着,也对她微笑。

“搜索他们。”

“搜索——我不明白。”

“喔,难道所有的男人基本上都是愚蠢的吗?”黎奥妮往后靠并甩着头发,“你认为我为什么要建议到池边去?这样每个人都要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我只要在我自己下水前溜进一两间卧室里去就可以了。我搜过了所有的衣服。有可能那个——那个贼把珍珠藏在某个不引人注意的口袋,你知道,不过……一无所获。”

埃勒里看着她。“我亲爱的小姐,我要称赞你,你居然会想到这一招……可是他们的游泳衣——”

黎奥妮脸红了,但她坚定地说:“那是一条长长的、六条绞成一束的链子。如果你认为陶拉斯·尼克森现在把它带在身上,在那件游泳衣里……”埃勒里看一眼尼克森太太。

“我不会那么认为,”他笑着说,“你们每个人现在所穿的衣服藏不了比苍蝇翅膀大的东西。啊,嗨,中尉!水怎么样?”

“不好。”费斯科说着,把他的下巴搁在游泳池边上。

“什么,狄克!”黎奥妮叫道,“我以为你喜欢——”

“你的未婚夫,”埃勒里低语,“刚刚告诉我你的珍珠没有在游泳池里,巴芮特小姐。”

尼克森太太打了哈克尼斯一巴掌,抬起她裸露的腿,把脚跟顶在哈克尼斯的下巴上,用力推挤。哈克尼斯大笑然后游下去。

“猪。”尼克森太太高兴地说着,爬出来。

“那是你自作自受,”黎奥妮说道,“我告诉过你不要穿那件游泳衣的。”

“瞧瞧,”中尉脸色阴阴地说,“是谁这样子说话。”

“如果你也邀请泰山来过周末——”尼克森太太话说一半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打断。“那些人在那边到底在干什么呀?还在地上爬行!”

每个人都往外看。埃勒里叹口气说:“我相信将军对我们感到厌烦了,他一定在指挥他那些退伍军人进行某种战争游戏呢。

他是否经常如此,巴芮特小姐?“

“步兵队演习。”中尉很快地说。

“那种神经游戏,”尼克森太太精神抖擞地说着,脱下她的泳帽,“今天下午有什么活动,黎奥妮?让我们来一些较刺激的!”

“我想,”哈克尼斯笑道,像只大猴子般地爬出游泳池,“我会想要玩些刺激的游戏,尼克森太太,如果你也参加的话。”

阳光在他湿淋淋的躯干上闪闪发亮。

“野兽,”尼克森太太说道,“该玩些什么呢?给个建议吧,奎因先生。”

“老天,”埃勒里说,“我不知道。寻宝吧?是有一点过时,不过至少不会太伤神。”

“那个,”黎奥妮说道,“伤脑筋得要命,不过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妙的主意。你来安排,奎因先生。”

“寻宝?”尼克森太太思考着,“晤,听起来不错。把宝藏弄得值钱一点,好吗?我可是一文不名。”

埃勒里借着点烟的当儿暂停了一下,然后他随手把火柴给丢了。“如果由我负责安排……那什么时候好呢——午餐后?”他微微一笑,“干脆好人做到底,我会弄好线索和找好物品。你们每个人先留在屋子里,我可不想有任何人先偷跑,同意吗?”

“我们都全听你的。”尼克森太太快乐地说。

“你真是个幸运儿。”哈克尼斯叹息道。

“那么,就待会儿见啦。”埃勒里漫步走向河边。他听到黎奥妮清亮的声音劝诫她的客人快进屋换装,准备吃午餐。

到中午时巴芮特少将发现他自己站在栏杆边,望着半英里外的海岸。这位老先生的双颊充血并沾满汗水,他看起来既气愤又疲倦。

“所有的贼都是天杀的黑心无赖!”他突然开口,抚摸着他的秃头,接着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我开始怀疑或许黎奥妮只是把它放到哪个地方去了。”

“你没找到?”

“一点痕迹都没有。”

“那她会放到哪里去?”

“噢,真是可恶,我想你是对的。我对整件事都感到很厌烦。

一想到在这屋顶下的宾客之中——“

“谁说了。”埃勒里叹道,“任何有关宾客的事,将军?”

那老将军怒意大增:“啊?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除了那个贼没别人知道。

好了,告诉我,搜索行动是否彻底?“巴芮特少将还在嘟囔着。

“你也检查过麦鲁格的小屋了?”

“当然,当然。”

“宿舍呢?”

“我亲爱的先生——”

“树木呢?”

“还有树木,”将军打断他,“每一个地方。”

“很好!”

“那有什么好?”

埃勒里看起来很震惊。“我亲爱的将军,那太棒了!我有心理准备,事实上,应该说我期待如此,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你知道——”将军瞠目结舌。

“不是很具体,但我已见到曙光了。现在可否请你回到屋里去梳洗一下?你已经筋疲力尽了,而你还需要能量来应付今天下午呢。我们要一起玩一个游戏。”

“噢,老天爷。”将军说着,边摇着头边蹒跚地走向屋子。

埃勒里一直看到他消失了为止。

他蹲在栏杆处陷入沉思之中。

“好了,各位女士、先生,”等到大家于两点钟集合在阳台上后,埃勒里开口说道,“过去两小时中我很努力地工作——为了给大家贡献些许欢乐,我很乐意牺牲一些个人的心力,而我所要求的回报只是你们大家的尽力配合。”

“遵命。”将军忧郁地说。

“唉,唉,将军,别这样不合群好吗,当然喽,你们都知道这游戏吧?”埃勒里点了一根烟。“我把一个‘宝藏’藏在某个地方。我留下了寻找的线索——一种缠绕的线索,你们知道,必须遵照指示一步一步来,在每一个步骤我会留下一个线索,如果解读正确的话,就可以指引到下一个步骤。

这个比赛,当然,脑筋好的占便宜。“

“那么,”尼克森太太难过地说,“让我退出吧。”她穿着紧身毛衣以及更紧的裤子,而且她还用蓝色蝴蝶结把头发绑起来。

“可怜的狄克,”黎奥妮嘟囔着,“我相信我必须要和他配对,靠他自己他一定连一垒都上不了。”

费斯科傻笑,哈克尼斯则慢条斯理地说:“既然我们要分组,那我选择尼克森太太,看来你只好独自一人了,将军。”

“或许,”将军满怀希望地说,“你们年轻人希望自己玩……”

“还有一点,”埃勒里说道,“所有的线索都是用引句的方式,你知道。”

“噢,天呀,”尼克森太太说道,“你是说类似像‘先战争,先和平’这种东西?”

“啊——是的,没错,但不用管它的典故,只要管文字本身的意思就好,准备好了吗?”

“等一下,”哈克尼斯说道,“宝藏是什么?”

埃勒里把熄灭的香烟丢到烟灰缸里。“不能说。准备,开始!

现在我给你们第一个线索。这引句是——“他停下来,众人热烈地倾身向前——”‘首先(一条鱼)该在海里游泳。’“

将军说道:“吓!什么鬼东西,”然后他就坐进他的椅子里。

但是尼克森太太琥珀色的眼睛发亮,然后她跳了起来。

“就是这样吗?”她叫道,“老天,这没有那么困难,奎因先生。来呀,泰山,”然后她迅速地跑过草皮,哈克尼斯笑着尾随在后。他们朝着矮墙方向跑。

“可怜的陶拉斯,”黎奥妮叹道,“她是好心,但是她的脑袋却不怎么灵光。她弄错方向了,毫无疑问。”

“你跟她有不同的看法喽?”埃勒里问道。

“奎因先生,你当然不会要我们去搜索整条哈德逊河,因此你所指的一定是有范围的水泽。”她跳下阳台。

“游泳池!”费斯科中尉叫着,急急忙忙地尾随她。

“了不起的女人,你的女儿,先生,”埃勒里目送他俩离去时说道,“我开始认为狄克·费斯科是个幸运到家的年轻人。”

“妈妈的智力,”将军说着,突然眼里发出光芒,“好家伙,我兴趣上来了。”他快速地离开阳台。

他们发现黎奥妮在得意地把一条从游泳池中捞起的还滴着水的大型橡胶鱼放气。

“有了,”她说道,“过来,狄克,注意一点。不是现在啦,笨蛋!奎因先生在看呢。这是什么?‘那么它应该在奶油中游泳。’奶油,奶油……餐具室,没错。”然后她像一阵风一样地奔回屋子,中尉紧跟在后。

埃勒里把字条放回橡胶鱼中,充气,塞紧出气口,然后把它丢回到游泳池中。

“其他人很快地会到这里来。他们来了!我想他们都已经赶上了。来吧,将军。”

黎奥妮跪在餐具室内的大型冰箱前面,从奶油盆中挖出一张纸片。“黏糊糊的,”她说着,皱起鼻子,“你非用奶油不可吗?

帮我念出来,狄克,我弄得一手都是。“

费斯科中尉读出来:“‘那最后,老兄,它应该在红葡萄酒中游泳。’”

“奎因先生!我以你为耻,这样太简单了。”

“愈到后面,”埃勒里淡淡地说,“会愈来愈难。”他望着这对年轻人冲过门口到酒窖去,然后再把纸片放回奶油盒中。等他和将军把身后的酒窖门关上时,他们就听到尼克森太太的脚步声在餐具室中。

“可恶,黎奥妮八成忘了她那串项链的事了,”他们由阶梯上看着时,将军嘀咕着,“女人全都一样!”

“我不相信她会忘了。”埃勒里喃喃说道。

“啊!”黎奥妮叫道,“有了……这是什么,奎因先生——莎士比亚?”她从酒窖架中两只尘封的酒瓶间撬出一张纸条,皱着眉看。

“上面怎么说,黎奥妮?”费斯科中尉问道。

“‘在绿林树下’……绿林树。”她慢慢地把纸条放回去,“比较难了。我们有任何绿林树吗,爸爸?”

将军不耐烦地说:“我知道就好了。从来没听说过。你呢,理查?”中尉看起来也是一片茫然。

“我对绿林树惟一的了解,”黎奥妮皱着眉,“是莎士比亚的《如你所愿》以及哈代的一本小说里提到的。但是——”

“来啊,泰山!”尼克森太太在他们上方叫道,“他们还在这里。让开,你们两个!设障碍是不公平的。”

黎奥妮脸有不悦之色。尼克森太太飞快地奔下阶梯,从架子上抓起纸条,哈克尼斯跟在她后面,还在傻笑。她的脸色一沉:“我看不懂。”

“让我看看。”哈克尼斯看了纸条,随即大笑。“好家伙,奎因,”他笑着说,“青绿色的绿锈菌。你需要在丛林里对植物多用点功,我在这庄园里看过那种树好多次。”他奔上阶梯,再一次对埃勒里和巴芮特少将微笑,随即消失了。

“可恶。”黎奥妮说着,然后领着众人追随哈克尼斯。

当他们赶上他时,哈克尼斯正靠在一棵古老的大树上,一边看着纸条一边搔着下巴。那棵树的树干是鲜绿色,看起来像是原始的菌类。

“绿色的树!”尼克森太大惊叹道,“那很聪明,奎因先生。”

黎奥妮看起来很懊恼。“就算拿奖品的是男人,我也不相信会是你,哈克尼斯先生。纸条里怎么说?”

哈克尼斯大声地念了出来:“然后……‘寻找不久前才丢掉的’……”

“谁不久前丢掉了什么?”中尉抱怨着说,“那太含混了。”

“很明显地,”哈克尼斯说,“这代名词不是表示发现纸条的人。奎因不可能会知道谁会先找到。因此……有了!”

然后他快速地奔向屋子方向,揉着他的鼻子。

“我不喜欢那个人,”黎奥妮说道,“狄克,你难道一点儿头脑都没有吗?现在我们又必须跟在他屁股后面了。我觉得你很残忍,奎因先生。”

“我请你说句公道话,将军,”埃勒里说道,“是我要玩这游戏的吗?”不过大家还是鱼贯地跟在哈克尼斯后面,尼克森太太带头,她的红发飘扬在身后像个三角旗。

埃勒里到了阳台,将军气喘吁吁地跟在他后面,发现哈克尼斯高举某物不让尼克森太太够到。“不,你不行。归胜利者——”

“但你怎么会知道,你这可恶的家伙?”黎奥妮叫道。

哈克尼斯把手臂放低,他拿着的是半截香烟。“靠推理。这引句是指向奎因本人,而我‘不久前’就在我们要开始之前,看到他丢掉的惟一东西是这个烟屁股。”他把烟掰开,介于烟草和顶端间有一小卷纸。他把它展平并把潦草的内文看了一遍。

然后他又再看一遍,慢慢地。

“怎样,看在老天的分上!”尼克森太太打断他,“不要这么像猪一样,泰山。如果你不知道答案,给我们这些人一个机会。”她从他手中抢过纸条并念出来,“‘寻找……甚至在加农炮的嘴里。’”

“加农炮的嘴?”将军喘着气说,“什么——”

“什么,这么简单!”红发女人格格地笑着,就跑走了。

等大家来到她这边时,她已经跨坐在落日大炮上俯瞰着河流。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候语,”她发牢骚地说,“加农炮的嘴!如果加农炮的嘴是位于哈德逊河上方七十五英尺的高空中,你怎么才能看到它的嘴巴里面呢?把这个蠢东西往后拉一点,中尉!”

黎奥妮笑不可遏。“你这个白痴!你认为麦鲁格是怎么填充这门炮的——从它的鼻管吗?在后面有一个上膛的地方。”

费斯科中尉熟练地弄着落日大炮后方的构造,转眼间就把尾栓的保险小门转开了,露出圆形的小孔。中尉把手伸进去,然后他张大了嘴。“是宝藏!”他叫道,“老天,陶拉斯,你赢了!”

尼克森太太从大炮上滑下来,笑着说:“给我,给我!”像个兴奋过度的流浪儿。她粗鲁地把他憧到旁边,拿出一团油腻腻的棉絮。

“里面是什么?”黎奥妮叫道,由人群中挤过来。

“我……什么,黎奥妮,你的宝贝!”尼克森太太的脸色一沉,“这个太贵重了,我知道不可能是真的。宝藏!我应该这么说。”

“我的珍珠项链!”黎奥妮尖叫。她从尼克森太太手中抢过那串雪白的珠宝,紧紧地放在胸前,然后她带着最质疑的表情转向埃勒里。

“呃,我会被——被骂死了,”将军软弱地说,“是你拿了它吗,奎因?”

“不全是,”埃勒里说道,“站好别动,拜托。所有的人都一样。我们这位尼克森太太和哈克尼斯先生可能会比较不利。你们听好,巴芮特小姐的珍珠今天早上被偷了。”

“被偷了?”哈克尼斯扬起一边的眉毛。

“被偷了!”尼克森太太瞠目结舌,“所以才——”

“没错,”埃勒里说道,“现在,想想看。有人偷盗了一条珍贵的项链。问题在于,如何把它弄走。项链还在庄园吗?是的,一定是的。庄园总共只有两个出口:在那边的悬崖道路,入口处就是麦鲁格的小屋,或是这下方的河流。其他都是笔直的悬崖不可能攀爬,而且因为崖峰很高,也不大可能让一个共犯从峰顶垂绳索下来把赃物吊上去……再说,不到六点麦鲁格和普劳就分别看守着陆路和水路的出口。他们都没有看到有人,而且普劳说没有东西曾被丢到沙滩或水里,不然他会听到水溅起来的声音。因为盗贼并未试图从这仅有的两条路来处置珍珠,很明显,珍珠一定还在庄园里。”

黎奥妮的脸孔既推悻又苍白,她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埃勒里。

将军看起来很尴尬。

“不过那个贼,”埃勒里说着,“一定有一个处理的计划。

一个可以避开所有正常偶发状况的计划。他知道窃案一定马上就会被发现,警方很快就会来到,因此加以计划。人们丢了价值两万五千元的项链不可能无动于衷。如果他预期警方会来,他就预期会有搜索行动,而他若预期会有搜索行动,他就不会把他的战利品藏在明显的地方——例如他身上,他的行李中,屋子里,或是庄园中的普通地方。当然,他可能会在某处挖一个洞把珍珠藏起来,不过我不认为如此,因为这样一来他还是会有处理上的问题,庄园有警卫。

“事实上,我本人搜过了屋子里的每一英寸地方,将军的手下则搜过了林地和室外建筑的每一英寸……当然我预期不会这么容易找到,这只是要确认不在这些地方。我们也没有召呼警察,由我们自己担任警察的工作。只是珍珠还是没有找到。”

“可是——”费斯科中尉疑惑地说。

“请别打岔,中尉。这很清楚,不管那个贼的计划是什么,他确定不会利用正常的水陆两条路线把珍珠弄出庄园之外。难道他打算自己带着它走出去,还是邮寄给他的共犯?不大可能,如果他预期有警方的调查和监看。再者,不要忘了他事先就知道有一个侦探在这里,还刻意计划并犯下盗案。我并不是说我有多么了不起,但不可否认,这确实要一个胆大又聪明的贼,才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计划并执行这件盗案。我可以大胆假设,不管他的计划是什么,计划

的本身是大胆且聪明的,不是愚蠢和普通的。

“可是如果他放弃了正常的处理方法,他一定想到一个特别的办法,但仍然要用到仅有的这两种出路。然后我想到河路可以加以利用,外观看不出来,即使有一整团的军队来看守也可能会成功。然后我知道这一定就是答案。”

“落日大炮。”黎奥妮低声说道。

“正是,巴芮特小姐,落日大炮。只要准备一个小包把珍珠放在里面,打开大炮的尾栓,把小包塞到膛管里后走开,他很轻易地就解决了把珍珠弄走的麻烦问题。你们知道,任何具有大炮和弹道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种大炮就和其他发射礼炮的枪炮一样,只使用空包弹。也就是说,没有爆裂的弹壳,只是充填火药使它发出巨大的声响和一阵烟雾。

“好了,这火药虽然纯粹只能制造噪音,它还是拥有相当程度的推动力——不很大,但足以满足盗贼的目的。等今天日落时麦鲁格会过来,把空包弹从尾部装进去,拉动引信、然后——砰!

珍珠隐匿在一阵烟雾中射出,抛掷到二十五英尺下方的沙岸再落入水中。“

“可是怎么样——”将军唾沫横飞,脸红得像樱桃。

“当然,这容器必须要能够漂浮。可能是铝器或是类似质轻坚固的东西。计划中一定要有个共犯——某个人在日落时驾着船沿哈德逊河划行,捞起容器,然后快乐地划走那个时候普劳不当班,那是他告诉我的,但即使他当班,在大炮发出的噪音和烟雾中,我怀疑他是否能注意到什么。”

“共犯,呃?”将军吼道,“我来打电话——”

埃勒里叹口气说:“已经做了,将军。我一点钟时已经打给本地警察要他们警戒了。我们的人在日落时会等在下面,如果你们按照时间对夕阳发射礼炮的话,我们可以当场速到他。”

“可是那个容器或罐子在哪里呢?”中尉问道。

“喔,安全地藏起来了,”埃勒里冷冷地说,“非常安全。”

“你藏的?但为什么?”

埃勒里静静地抽了一会儿烟。“你知道,有一个大肚皮的神明在保佑我。昨天晚上我们玩了一个谋杀的游戏。为求真实,而且用来解说,我利用随身携带的组合包取了每个人的指纹。我忘了把它们销毁。今天下午,在我们寻宝游戏开始之前,我在大炮里发现了容器——当然了,当我推想出藏匿的地点时,我直接到这里来找证据。那你们想我在罐子上发现了什么?指纹!”埃勒里做了个鬼脸,“很令人失望,不是吗?因为我们这位聪明的贼对自己很有信心,他没想到会有人在发射和炮之前发现这个秘密的地方,所以他十分粗心。当然喽,比对罐上的指纹和昨晚取的指纹简直如同儿戏。”他暂停下来,“如何?”他说道。

沉默的时间就像一个人所能屏住呼吸的时间一样长,在沉默中他们听到上面传来国旗的拍打声音。

然后,哈克尼斯双手一摊,轻声说道:“你逮到我了,老兄。”

“啊,”埃勒里说道,“你真捧场,哈克尼斯先生。”

在日落时大家都站在大炮旁边,老麦鲁格拉动引信,旗子放下时炮声就响了,巴芮特少将和费斯科中尉全神贯注地挺直站着。

炮声回响再回响,空中充满了空洞的雷声。

“看看那家伙,”尼克森太太靠在矮墙上往下看,过了一会儿她说道,“他像一只绕圈圈跑的小虫。”

众人静静地与她汇合。哈德逊河像一面钢制的镜子,反射着最后几抹古铜色的夕阳。除了一艘装有船外马达的小船之外,整条河上没有其他的船只。那个人把船划过去,焦躁地检视水面。

突然间他抬起头,看到上面有好几张脸在看着他便以一种可笑的仓促狂乱地把船划到对岸去。

“我还是不明白,”尼克森太太抱怨,“为什么你要叫警察放了那个人,奎因先生。他是一个罪犯,不是吗?”

埃勒里叹口气。“只有犯罪意图,而且那是巴芮特小姐的意思,不是我的。我不能说我很遗憾。虽然我不会为哈克尼斯和他的共犯辩护,他的共犯可能只是个可怜的穷鬼,受到我们这位勇敢朋友的怂恿而接下接运的工作,但巴芮特小姐没有含恨报复让我感到松了一口气。哈克尼斯在生活中迷失自己,那实在不是他的错。当你在丛林中度过大半辈子之后,文明的道德早已失掉准则了。他需要钱,所以他拿了珍珠。”

“他已经受够了,”黎奥妮轻柔地说,“如果我们把他交给警察,而不是要他去收拾行李,这两者的意义是差不多相同的。

在社交上他已经完了,而且反正我拿回了我的珍珠——“

“很有趣的问题,”埃勒里梦幻般说道,“我相信你们都看出了寻宝游戏的重点了吧?”劳斯科中尉看起来一片茫然,“我知道我很迟钝,我完全看不出来。”

“呃!我提议这个游戏时并没有隐秘的动机。但当炮声响起时,我推论出珍珠是在落日大炮之中,我想出可以用这个游戏来抓到盗贼。”他对黎奥妮微笑,她也以笑容回应。

“巴芮特小姐是我的共犯。我私下要求她在开始时伶俐——为了消除怀疑——愈到后面愈慢下来。利用大炮藏运珍珠使我怀疑哈克尼斯,他懂枪炮,我得试试他。”

“喔,哈克尼斯成功过关了。当巴芮特小姐慢下来时他超前了。在破解‘绿林树’这条线索时他展现了聪明机智;在解读香烟的线索时他也表现出敏锐的观察力。这是两条相当困难的线索,我要提醒你们。然后,在最简单的一条,他反而困惑了!他不‘懂’加农炮的嘴是指什么!甚至连尼克森太太——原谅我——都可以指出来。为什么哈克尼斯不愿意去大炮那里?惟一的可能性就是他知道里面有什么。”

“但这一切好像都很多余,”中尉抗议道,“如果你有指纹,这个案子就破了。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埃勒里把烟屁股弹到矮墙上。“我的天,”他说道,“你有没有玩过扑克?”

“当然有。”

黎奥妮叫道:“你这个老狐狸!别告诉我——”

“唬人的,”埃勒里哀伤地说道,“从头到尾是唬人的,罐子上根本就没有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