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如此玩笑


 
作者: 伊迪.黑尼斯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雷伊。布克一个踉跄跪在地上。周围是密密的松树林,前面是佩尔西蒙酒店废弃不用的停车场。他得抢一辆车,而且要快。远处传来监狱警犬的狂吠声,说明狱警们还在紧追着。

当一辆“突突”作响的老式轿车开进来时,雷伊的心嗵嗵跳起来。在这辆车的后保险杠上有一块牌子,上写“新婚大喜”。这时雷伊的呼吸也急促起来,他向林子边再爬近一些。不算什么好车,不过老一点型号的车容易打火,并且很少装有警报器什么的。以后再弄辆好点儿的吧!

在他的眼皮底下,新郎新娘从车里出来,笑着跑到车子后面。这就对了,快点儿!他在心里催着他们。但即使雷伊这么暗使劲儿,那个新郎却突然停下来,大声地叫着什么,手还向空中挥舞着。

“我要勒死我那个兄弟!”他喊道,声音回响在空空的停车场。然后他一步上前,一把从后保险杠上扯下那个“新婚大喜”的牌子,打开行李箱扔了进去。

“他给我们擦擦车倒也不错,可他是怎么把那块板子贴上去的,还做得人不知鬼不觉?”

“我哪儿知道,”那个妇人笑着说,“不过你要是问我,这世界上的促狭鬼们都得关起来才是。”突然她停下不说了,侧耳细听着。

“嘿,狗在叫什么?”

这时汗水流淌在雷伊的脸上、脖子里。

“管他呢?”新郎轻声笑道。“咱们拿起包开始这场蜜月吧。”

他们刚一进屋,雷伊便奔向汽车。几秒钟之内他就把它发动起来。

雷伊尽量让自己把车慢慢从后院开出去,然后开过旅店大门。即使这对新人的车还没有丢一会儿,很快警犬就会把狱警带到这儿,肯定要询问的。旅馆的住客们没有谁曾记得看见一个穿着颜色鲜艳的连衣裙的家伙开车呼啸而逃的。

一个小时后,雷伊开车从大路上下来,鬼使神差般地向一个小镇开去。他得找一个修车铺。油箱几乎空了,油灯已亮了好一会儿了。路上他曾把车停在路边去看看那对新人在后座上都留下什么东西。他还算幸运。除了一条褐色的毛毯,一张地图和几个空空的汽水罐外,他还找到一件男子斜纹布夹克。他现在身上就套着这件夹克,心里想着这下好啦,不会引起来往开车人的注意。

雷伊把那件毛毯盖在腿上,就算加了条裤子。他把车缓缓开进镇边上一个破旧的加油站。他关掉发动机,在大腿上摊开地图。

在车库里,一个穿着法兰统衬衫和牛仔裤的瘦小子从一辆别克车下面钻出来,跑到窗前。“需要帮忙吗,先生?”

雷伊瞪了一眼。原来不是个瘦小子,而是个瘦丫头——有个18或20岁。这年头该死的女人们还是爱管闲事。

“检查一下油路,把油箱加满,”他急速地说道,“快一点儿,我可没多少工夫。”

那姑娘也瞪了他一眼,走到一个分配器那儿抓过一条纸巾,然后从车前向他吆喝:“你不把车盖弹开我怎么查看油路!”

咬牙切齿地,雷伊找了好一会儿最后才找到了打开车前盖的按钮位置并猛地一拉。他听到说只剩下两夸脱的油时并不惊奇。

那姑娘慢吞吞地把里边的油吸出来,但她出来时,她把油盛到曲柄轴箱里并一下子把车盖给扣了下来。

那姑娘在走向油泵时顺手把那条纸巾塞进后裤袋,同时还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异样。

突然雷伊紧张起来,他假装在看地图。尽管她不一定注意他穿衣的样子,车库里可正响着广播哩,现在,囚犯越狱的消息,还有他的相貌特征,恐怕早已播送多遍了。

在他后面,雷伊听到那个姑娘去掉油箱盖,塞进油嘴,过了一会儿,又拿着回到油泵那儿。“还有事吗?”她冷冷地问。“我要关门啦。”

“行啦行啦!”雷伊大声说道。

“那好,一共是20块,包括汽油。”

曾几何时,雷伊想着不给她钱;下个关口他可能需要设法省下的这些钱。但他不能让她打电话报告警察一个顾客赖账。

眉头皱着,他把钱给她,然后发动车子开走了。

上路才一会儿,车子突然爆响,然后便停下来不走了。心在剧烈跳着,雷伊转动钥匙,一次接一次。这让他怒气冲冲,他从车里跳出来检查车盖下面。那个不称职的小油猴在他的车上做了……

突然,两辆巡逻车从天而降,警灯闪烁,警笛声声。雷伊撒腿就跑,但这时一声枪响向他发出警告,警车追上并在他身旁停下,他不得不停下来站在那儿。

一大群警官蜂拥而至,一个拔下车的钥匙并且迅速打开行李箱。“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向其他人喊道。

当手铐铐住他的两只腕子时,雷伊不由得怒发冲冠。“她去弄油的时候给你们打电话了,是不是?她看见我穿的橘色裤子了吧!”

“不是。”那个警官说着,一边把雷伊推进巡逻车。“凯丽倒没提你的衣服。”

“她是怎么知道我是——”

“——我们要找的人?她并不知道。”

雷伊这时听到有人走来,他转过身去,原来是那个凯丽。她走到逮捕他的警官的车前,从她的屁股口袋里拿出一张字条——原来并不是纸巾。“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那张条子。”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雷伊伸着脖子去看那上面写着什么,霎时脸变白了,上面分明写着:救命!

我被绑架!这是真的!

“我检查油路时,发现这贴在汽车引擎盖下。开始我闹不准要不要把它当回事儿,可我真的担心行李箱里会装着谁的尸体。再有就是引擎盖开合钮。他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引擎盖开合钮,我就猜想最起码的可能就是他偷的这辆车。”

警官呵呵地笑起来。“所以你就给他的油箱里灌了柴油。”

凯丽点点头。“汽油从汽化器上烧完后柴油会进去,他就走不远了。可我不明白这张条子是什么意思。”

不过雷伊却再明白不过了。此时此刻,不知在哪个地方,新郎那个爱恶作剧的弟弟正守着电话——他正等着听他玩的这一招到底有多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