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第十二号座位上的乘客


 
作者: 木恩·科丁顿
  

一张填着整整四十万美元的支票,无论怎样也可以在巴黎买上一大批圆点花纹的名牌睡衣。整整四十万啊,谁说这不行?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位弗拉姆,他只是订了飞往桑德柯拉夫特的“午后快车”

航班机票三男五女中的一位男性乘客而已。斯多特和道尔值班负责本次北行任务。

这次旅行很重要,因为可以捕捉到一些新闻人物照片和趣闻轶事,如上流社会的妇女,滴酒不沾的议员,潦倒的女演员,等等,我们可以在上个月的平静过后使出全身解数搞新闻。航空公司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未爆裂过一只尾橇。可上个月来自登翰的一位私家飞行员却把飞机撞在了我们的调度塔上。一位名叫塔特的小伙子由于飞机滑行时失去控制而在地面猛烈地旋转,把哈克尼斯运动机撞坏,碰裂了自己的头颅。菲尔·博伊德执行夜班邮航任务时,在大门附近被一个驾着轿车的醉鬼撞倒,连人带单车滚了三个圈。因而,报纸开辟了个常设栏目:《桑德柯拉夫特又出祸端》。我们有位智多星说,下一个要能使桑德柯拉夫特或者本航空公司登上报纸的人得把自己的扁桃体钉在树桩上才行。

对这班“午后快车”的短途飞行来说,这是个相当不惜的差使,银白色的波尔克运输12号装备着粉红色的皮革座位和铜质烟灰缸。飞行中途还为乘客供应果酱和黄橙橙的面包作为菜点,当然这是航空公司对乘客的优待。还有杂志、报纸、稿纸、墨水和小巧的伸缩书写台架。也许哪年会装上架钢琴,还会有人为你理发。

谁知道呢?

复制的旅客、行李以及重量等单据由格雷夫的办公室送到道尔手里。

乘务员查理·高斯帮一位妇女走上阶梯,三个男人在下面等着,其中两位是与这位妇女同行的。接着,他们也走了上去。弗拉姆最后一个登机。他坐在12号位上,是左侧最靠后的那个座位。查理把台梯拉进机舱,收了起来,关上外边的那道门并系上安全带。这是一根很宽的皮带,用铆钉在舱壁上钉着。另一头有一个铬制的扣子卡在门口旁的环里。如果说飞行中途舱门打开

(当然由于左侧螺旋桨形成的滑流压力是从来打不开的),皮带正好会拦住开口,位置比人的腰部稍高点。如果感到要掉下去,伸手一抓就行。

斯多特接到起飞信号后,把波尔克号徐徐驶出停机坪,绕过终点大楼,上了跑道,快离开地面时还在保玲格平衡盘上检查了总重量。然后转向,加油门,起跑,直冲蓝天向桑德柯拉夫特进发。二十分钟后,副驾驶员道尔拉上了座舱门上的帘子,这是因为有些旅客看见飞行员作这种高空低压健美体操表演会产生紧张情绪。他忙不迭地操纵着各种把手尽量使飞机不颠簸。这是他的职责,他应在颠簸前的一刹那有所觉察,并立即采取对策。我们不喜欢去用乘务员杂物间的牛皮纸袋呕吐。斯多特一般地也能做到不让大家去用。

飞行时间快过半了,查理·高斯开始制做茶点,打开了电器灶具。他做事干练,令女士们折服。他笑容可掬地送上四份茶点,微笑服务是他的职责。尽管飞机颠簸不停,大家还是很高兴。突然波尔克机身后尾部轻轻地抖了一下,但又不是颠簸,这是说不清楚的感觉。

驾驶室里,斯多特转过头朝道尔喊道:“左边的方向舵猛地一下很沉!”

“怎么啦?”

“告诉我。我觉得有问题。”

“你是说怎么啦?”

“我是说舱门开啦。”

“你疯啦!”

“去看看!”

道尔转过身去,微笑着拉上了机舱门上的遮光布。微笑也是他的本行。人们认为这对旅客的士气有好处。我们对这种微笑很习惯,当我们在桑德柯拉夫特抽到好牌花点时就是这样开心地笑。真的!

道尔很快地数了数乘客,七个,又向查理·高斯伸出一根手指。查理把茶盘放在座椅扶手上走进座舱。道尔弯下身子对着他的耳朵大喊道:

“别回头!……少一位乘客,上哪儿了?……我说过不要回头看!……客舱只有七个人!”

查理把道尔的头拉下来,说道:“你真差点把我搞糊涂了!……他在洗手间;是刚才进去的。是十二号座位上的那个。”

“查查看!”

“好”

查理打开座舱门向后走去。把头探过舷门过道,这里朝外开的门和朝客舱开的门关起来就是洗手间了。里面是空的。他又朝后走去打开了行李舱门,里面六个行李箱和一个帆布旅行袋,不多不少,没有别的了。他又转身回来。通向舱外的门上安全带紧扣着,门上的扣子已打开了,随着门在螺旋桨滑流下颤抖而咣当作响。

他木然地站了短暂一会儿,接着毫无表情地来到座舱。他嘴巴紧贴在道尔的耳朵上:

“他——跳——下去了!”

斯多特转过脸来。道尔慢慢地点了点头。斯多特自言自语着什么。

道尔对高斯说:“继续上茶,快点,要热闹,别像死了爹娘输了钱一样愁眉苦脸的!”

斯多特向右指着下方激浪反照上来的白光,然后向左指着下方库泊镇外通向那家古老的联合铁厂的B,P&O道旁的短跑道。

“查对一下方位,看是什么地方。”

道尔点了点头,画出了草图。

斯多特自言自语了半天,可比尔·道尔也不去听,他自己另有打算。

三十五分钟后,这趟空中快车准时到达桑德柯拉夫特。斯多特减了油门准备降落。

查理·高斯倒是主角。他帮妇女们走出机舱,容光焕发地笑着,一声接一声地“是的,先生!是的,太太!”他把行李搬运工召过来把行李递了下去。

斯多特和道尔爬下来进入客舱,站在那里,直到最后一位乘客走进终点大楼的门。旅客好象没有人意识到他们少了一个人。一辆拖车开过来要把波尔克号拖到机库去,斯多特大喊大叫,不让拖。

“哎,下一步棋怎么走?”道尔看看斯多特。

斯多特点上一支烟,转过身对乘务员说:“关上门,查理。就关成刚才那样子。”

查理关上门,没有上扣子,把安全带扣到环里。斯多特弯下身子看了看门扣。

“弯了,”他嘟囔着,“手柄弯了,扣杆错位了,合不上了!”

手柄是向下拉的,像一些汽车门的拉手一样。

“他肯定是猛撞上去的。”道尔说。

“猛撞上去的?”查理吹着口哨说道。“他肯定开始时伸手拦抓支撑过!”

斯多特点了点头,“对!你看,”他指着门扣上包着的皮革。上面有八条纹线,约

半英寸宽,一英寸长,顶头处呈圆形状,并与约十四英寸长的一条弧线并列排在一起。“这是他手指抓撞过的地方留下的痕迹;另两道痕可能时他抓碰在门把手上留下的。这些都比皮带的位置低。可见他是从皮带下边钻过去,用全身重量撞在门上的,哎吁!”

麦克林道克从桌上抬起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啊?”

斯多特在吸墨纸滚台上摆弄着复制的旅客名单。

“对不起,长官,”斯多特低着头看看自己的指头,“我们少了一位乘客,”

他平静地说道,“他是三点四十左右从2200英尺地高空跳出去地。比尔确定了大致的方位。”

“你说什么?”

电话铃响起,麦克林道克习惯地一把抓起话筒。

“售票处。斯多特机长在吗?”

“在。”

“有位弗拉姆太太在大厅查询她丈夫。他该乘616次航班道的,给太太发过电报。斯多特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等一等。”麦克林道克捂住话筒,看着这位飞机驾驶员。

“那人叫什么名字?”

“阿.伊.弗拉姆。”斯多特说。

“他太太接他来了。”

他们都没说话,麦克林道克把听筒拿在手里。

“你敢肯定,”他慢慢地说,“没搞错吗?”

斯多特和道尔点了点头。

麦克林道克对着话筒说道,“叫弗拉姆太太先进休息室,我过会儿见她。”

然后喀嚓一声拨到总机接线员。

“要克雷太太,”他敲着桌面说道,“喂,克雷太太,有个机密情况,616次航班少了一位乘客,他太太就在休息室里,您先去一下,站在那里,我准备一下就去。”他看看斯多特,“怎么回事,事自杀吗?”

“也许事,也许中风,搞不清楚,他从皮带下面钻过去的,机舱门上还有他留下的抓痕。”

“把飞机停在原地,让高斯站在机旁警戒。”麦克林道克起身拿过外套,“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麦克林道克来到休息室时,弗拉姆太太正在对一个穿灰衣服的瘦高个男人讲话。

“弗拉姆太太吗?”

“我是。”她抬头看着麦克林道克。这位妇女虽然青春已逝,但风韵犹存,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使人有些捉摸不透。

“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麦克林道克看着那个灰衣男人。克雷太太从女乘务员办公室来到这里。麦克林道克只得毫无办法地转向她。

“有什么事吗?”陪同弗拉姆太太的那位抢着问道。

“恐怕有点。”麦克林道克说。

“怎么啦?告诉我!是阿尔弗雷德吗?”

“别急,吉尼维芙。”那个男人转向麦克林道克。“我是他们家的老朋友。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麦克林道克点了点头。“弗拉姆先生起飞时在机上的——”

“后来怎么样啦?”弗拉姆太太把双手举到半空,显得很紧张。克雷太太走过去关上了外边那道门。

“我们不知道。”麦克林道克说。

“你是说飞机降落时他不在机上?”穿灰衣服的男人说。

“不错。”

弗拉姆太太尖叫了一声,向后瘫倒在沙发上,陪她来的那个男人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吉尼维芙!”

“不,不,不!不可能的!他不会的!”

克雷太太挽着她的胳膊把她领到一张椅子前让她坐下。

那个瘦男人走上前。“这太可怕了,”他压低声音说。“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我们不知道。我们把飞机停在停机坪上,派人警戒着。我想让检验员去看看。”

“倒是。要是还有什么别的你能告诉我的话——我叫欣顿。我是弗拉姆先生的朋友,也是他的律师。”

麦克林道克把他看了一会儿。“有没有自杀的什么理由?”

“没有。荒唐至极。他们夫妻恩爱,事业上春风得意,身体很棒。”

“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没有别的意思,有没有高血压的可能?”

“你是什么意思?”

“有中风的可能没有?”

“可笑。他才三十八岁,身体那么好。”

“我明白。”

“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从波尔克运输机是掉不下去的。”

“你好像很肯定。”

“是的。”

“我想看看飞机。”

“可以。”

他们走出去。麦克林道克派了个搬运工人去叫斯多特和道尔。他们走下机舱口舷梯时,他把他们介绍给欣顿。

“你是驾驶员?”欣顿问道。

斯多特点了点头。

“事故是怎么发现的?”

“除非你是飞行员,要不给你讲不明白。这一路上不大顺利。”

“不大顺利?”

“很颠簸。”

“我懂了。”

斯多特皱着眉头。“接着我感觉到什么,又不是颠簸。没法说清楚,反正是那么种感觉。我退伍前在肯利那个地方格兰姆和贝林斯军团进行过定时跳伞。我当时的感觉是有人跳伞一样。”

“你的意思是有人离开了飞机——飞机突然轻了?”

斯多特点了点头。“而且门打开的当儿左方向舵很沉,向后拽了一下。”

“我明白。”

“那是飞机表面的那道门。当它打开时遇到螺旋桨形成的滑流。开大后就像方向舵。”

“可是在空中遇到颠簸时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会的——”斯多特点了点头——“我想是会的。”

“那你怎么能说得清是你刚才所描述的由于重量减少形成的颠簸,而不是由于天气形成的颠簸?”

斯多特咕哝着。“我认为吗,是感觉。飞行过程中感觉是很明显的。”

“哦,得啦,别指望我会相信这个。”欣顿的语气似乎很坚定。

“不是的,我也不希望自己会相信。”斯多特皱了皱眉头。“我只是驾驶员而已。”

“这是那道门吗?”欣顿打开说。“门扣都折了。”

“是的,先生,”——查理点着头——“可起飞时好好的。我亲手扣上的。”

“要是有问题,你会挨训吗?”

“肯定会打报告叫人修理的。”

“可是途中少了一个乘客吧?”

“不知怎么搞的,先生。”

“所以,对你和航空公司的利益至关重要的就是说,起飞时门扣是好的。”

“是没问题,先生。”

欣顿紧闭着嘴巴,自己点了点头。“也许,而且也许如果不是没问题的话,这就能解释斯多特那个预感了。”

“瞧这里!”斯多特跨向前。麦克林道克抓着他肘部。

欣顿转过来对这位智多星说。“我想你要马上把这案情报告给检验员吧?”

“是的。”

“我想他要在门上作试验的喽?”

“那毫无疑问。”

“好吧。到时候我也想找个技术人员。我要找与你的部门毫无联系的人,我还要请弗拉姆先生的保险公司派代表来。我先把弗拉姆太太送回家,然后回来。”

麦克林道克熄灭烟头,又点上一支。

“脑瓜子得转快点,阿尔。”

斯多特耸耸肩。“是得好好想想怎么对付欣顿这家伙。要是查理说门扣没问题,那准没问题。这小伙子不说谎的。”

“要是他们能证明有疑点,那又是桑德柯拉夫特一次事故,我们得因此损失最大额限五万美元吧。”

“怎么算的?”

麦克林道克翻开机票表指着背面的协议:

公司过失最大连偿额

“他们在门扣上做文章那是瞎扯。往这里看。”斯多特拿起复制的旅客名单。

“弗拉姆的体重只有一百三十磅。在滑流下要把门打开是不够的,除非朝门上猛冲过去。而整个下午没有发生过能把一百三十磅的重量撞到门上并足以把它撞开的剧烈颠簸。绝对没错。而且,他是头朝前从安全带下边撞上去的,手指留下的痕迹很清楚。是手先碰到门上,而且是头低着的。要不,脖子就会被安全带拦住。”

查理·特雷克走了进来。“验尸官在我办公室里,长官,还有商务部一个人。”

“让他们呆在那儿。”

桌上电话铃响了。“欣顿先生在外边,麦克林道克先生。”

“放他进来。”

欣顿进来了,后面跟着另外两个人。

“赔偿公司的泰勒先生,”欣顿用下巴指了指——“这位是阿特拉斯人寿保险公司的斯隆先生。他们刚要下班。我从他们办公室直接截住了。”

“您好。”麦克林道克转向查理·特雷克。“把费尔博医生和商务部来人领进来。”查理·特雷克走出去。“我想是你把部里的人请来的吧,欣顿?”

泰勒说:“他正在给我们写塔特的失事报告,突然欣顿来给我报告说这边出事了,我在他下榻的旅馆找到他的。这是弗拉雷德·奥姆斯贝。”

“我认识他。你信不信他说的门上的情况,欣顿?”

“要看能不能使我相信。”

“好的。这是今天下午航班上的驾驶员和副驾驶员,斯多特机长和道尔先生。”

他们握了握手。特雷克走进来,领着验尸官费尔博和奥姆斯贝。费尔博与麦克林道克握了握手。

“我冒昧给肯特县的我的一位同事去过电话,”验尸官说。“特雷克先生给了我飞机出事时的方位,安哥尔正在派州警察局搜索救援队前往,正在用电话联系呢。”

“最好通知安买威尔那里的什么人,”斯多特说道,“让捕蟹船和渡船密切注意,他也许在河里。”

“我会的。”

麦克林道克用眼睛扫看了一遍。“先不急着把这称作事故,先得搞清楚是不是事故。泰勒先生,你说对吗?”

“这很重要。弗拉姆先生在我们这里投了一大笔保险,一旦出了事要赔双份的。我也没法空口说得出我们要赔多少,可我的意见是彻底调查一下事故的可能性。”

“你呢,斯隆先生?”

“我们给弗拉姆先生办了十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大约一个月前,在一份专门的附文里,我们允许他乘坐正规运输公司的航班,如果发生事故,他的投保额中的一半我们得付双倍的赔偿。”

“我明白了。那么关键就是那个门扣了。我把你们领到飞机上给你们讲讲门扣的原理。挂上挂不上,我给你们看看,除非故意去打开,要不,在滑流的压力下是不会打开的。”

“等一会儿,”欣顿扬起手说,“要是斯多特先生给我们讲他的感觉,作为律师,我认为这很有意思,而且与门扣的状况有很大关系。斯多特先生是驾驶员。”

斯多特脸一下红了,紧握着的拳头上指关节都一下子变成白色。

“斯多特先生,”斯多特说,“只是驾驶员而已。”

“哦,来吧,”欣顿说道。“给这些先生们讲一讲下午对我说过的话。”

“你是在对付老板啊,”斯多特叫道。“我只照他的命令行事而不是——”

“别讲了。”麦克林道克朝他发火了。

欣顿耸了耸肩,说道,“还有办法的。”

“特雷克,”麦克林道克说,‘我要一位体重一百三十磅的技师和一根二十英尺长半英寸粗的绳子。“

“行,长官。”

他们都朝等在停机坪上的波尔克运输机走去。

当他们经过台梯前的平台磅时,道尔在一个旧信封背上对了对他们的体重,总共1303磅。

其他人都上机后,麦克林道克与查理·特雷克和年轻技师讲了一会儿话。惯性起动机飞转,带动引擎时尖啸起来。特雷克和麦克林道克与技师上了机,查理关上门。保险公司那位职员检查了门扣。

奥姆斯贝看了看。“看上去好像用什么东西砸过。”他指着镀铬拉手的圆滑表面上那个粗糙扁平的痕迹说。验尸官看了看了看,查理·特雷克也看了看。

麦克林道克把绳子的一端系在座位下的支柱上,又在绳上打了两个圈以供手抓。把另一端系在技师的腰上打成活结。年轻技师笑得合不拢嘴。

引擎预热以后,斯多特转过来从驾驶室的门上玻璃朝外看。特雷克发出起飞的信号。波尔克号徐徐驶出停机坪,迎风隆隆穿过机场,斯多特轻快地加大油门使飞机升空,盘旋着进入高空。这飞机开起来是有点不怎么得力。

道尔转过身招手示意他们全坐到座位上。麦克林道克让他们不要动,直等到飞机爬到1500英尺高度时,向后给他们打手势,并向技师点头,把绳上的一个圈套在自己手腕上,查理·特雷克抓住另一个。

其他五人在观望,技师朝门奔去。门在撞击下颤动着,可门框周围没有透进光来。他屈膝用硬硬的肩头去顶,把门顶开了小小一条缝。他左手抓住门框用右手把门往外使劲推挤,直推得前额往下掉汗珠,粗布工作服袖子里胳膊上二头肌在颤着。他在旋流下把舱门推开约有二十英寸。刚一放手,门轰地一声关上了。

麦克林道克对他点点头,拉紧了绳子。这个年轻人退到洗手间的右壁前等了一会儿,然后头向前全力向舱门冲去。他张开的手掌在门扣下方抓撑到门上。舱门弹开了足有二英尺半;小伙子的手向下滑去,头和肩膀从缝中挤了出去。特雷克把一只脚顶在舱门上,与麦克林道克一起把技师用绳子拉回舱里。

“就是这样!”麦克林道克叫嚷着。他们回到客舱坐在椅子扶手上,相互看着。欣顿取出笔记本飞快地写了一会儿。然后撕一页递给奥姆斯贝。商务部那位看过后传给其他人。上面写道:

“我认为在造成颠簸的天气里飞机有时会处于这样一种情况,即左引擎下的滑流突然减弱而使门毫不费力地打开。这时颠簸造成的轻轻冲撞也能把舱门撞开。

所以,本次试验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因为天气并不造成颠簸。“

麦克林道克看这张纸时,朝欣顿看了一会儿,然后向前走向座舱。打开门,用手在斯多特的肘部碰了一下,斯多特让道尔驾驶,自己读起这张纸条。他翻过来在背面草草地写道:

“问问他,是不是他真的认为他的朋友是意外腾出去的?”

麦克林道克关上门从过道向后走去。

道尔看着斯多特。“那些卑鄙的家伙在客舱的前部吗?”他叫嚷着。

“是的!怎么啦?”

“我觉得不对头。降落后我要叫敦翰姆的那位机身装配员给咱们检查检查。”

座舱门打开,麦克林道克递来了斯多特的条子。在“问问他,咱们是不是他真的认为他的朋友是意外腾出去的?”这句话底下写着。“绝对没错!”是欣顿的手迹。

斯多特咧着嘴笑着。麦克林道克告诉他让他降落。

斯多特抓住舵轮,盘旋着,把三个油门全减下来准备向桑德柯拉夫特下滑。

有好几次他把手从舵杆上抬起来。每次抬起手,舵杆就缓缓朝后靠向他。道尔看着这一切。

“我给你要说什么来着?我们得让敦翰姆来检查一下明天才能飞。”

斯多特摇了摇头开始着陆。他踩着刹车使飞机滑行了一个大圈来到开始滑行的地方,从保铃格平衡盘上滑过,才来到停机坪上。

斯多特爬出飞机座舱走下来时,欣顿正在旋梯上给奥姆斯贝、费尔博和两位保险人员正儿八经地说着什么。他对麦克林道克说了一会儿,麦克林道克点了点头。

斯多持朝欣顿走过去。“这是你第一次乘飞机吗,欣顿先生?”

“不,我乘过好几次了。”

“弗拉姆先生以前飞过没有?”

“经常飞,是乘飞机出差办事。”

“战争期间他在军队上,是吧?”

“问这干什么?”

“只是好奇嘛。”

“我相信他在军队上。”

“你当时没在军队上吧?”

“什么?”

“你没进行过作战飞行,是吗?”

“没有。”

“我明白了。……请打开弗拉姆的行李箱好吗?还在行李间的。”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也许没有任何意义;也许会有的。”

“你可要注意,斯多特。你是桑德柯拉夫特航空公司的职员——”

“不错。”斯多特点点头。“我只是驾驶员而已。这一点我们没分歧。”

“——而且这件事已不是你们公司能管得了的。我们要求你做的一切就是提供你所知道情况的证明材料。”

斯多特咧嘴笑。“你什么时候要的话,随时来拿。对你来说值多少?”

“你是什么意思?”

斯多特在烟盒上弹着一支香烟。“阿特拉斯人寿保险公司一次收了十万美元,其中一半是赔双份的,这就是十五万美元了。”

他看着帝国赔偿公司的泰勒。“你只说过‘不少’,那么就是给你们公司先算十万吧,专门的飞机失事条款中写明按双份理赔。这就一共有三十五万美元了。

那个砸坏的门扣可以因公司的过失而向我们索赔五十万。那么我的证明材料可要值大约四十万美元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啊。“

“注意点啊!”欣顿向前跨一步说。“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别着急!”斯多特说。“会得中风的。……查理·高斯上哪儿去啦?……

查理,你在横尾翼前那一块地方上敲一下好吗?告诉弗拉姆先生,他再不赶快爬出来就吃不上晚饭了!“

“哎呀,我真忍不住,长官。”斯多特咧着嘴笑着。“我读的小说上侦探都是这样的。”

“哦,你倒不必像个侦探一样,你这样搞得不大好!”

“嗨,接着讲吧,让我当一回又怎么样?我觉得好玩。”

“你是要告诉我是怎样猜测到的,还是让我把你轰出去?”

“我给你讲过。当欣顿这个家伙那么敢肯定,我就有疑心了。接着,他对侧滑了解得这么清楚而且还知道些专业飞行员才知道的字眼,我就认为他以前肯定开过飞机,而且他朋友和他是一起的。我把这很简单的东西一连起来,就像我的同事夏洛克·福尔摩斯一样勾画出了这一场犯罪案。就这些。”

“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王人蛋!弗拉姆的行李箱是怎么回事?”

“那只是个幌子,我以为里面肯定有个降落伞而他在最后一刻又不知所措了。”

“啊,斯多特,你真会吹。你认为弗拉姆打开门把身子挤出去一半时又决定回来,从杂物间的活门那里爬过去躲在机尾处的吧?”

“他是把门打开了——我知道的——他是用锤子把门扣砸坏的,使之看上去像本来就有毛病。你可以看见锤子砸过的痕迹。他还把指纹印在门上。”

“你说感到有人跳下去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肯定是一种新的颠簸吧,或者可能是他假造的现象。抓住门的上框向下猛跳一下,使机体形成颠晃——那小伙子很懂开飞机这一行。所以,要是他和欣顿以前驾驶过飞机,现在想合谋搞一笔保险金,那是不足为怪的。我要让我的私人侦探对此事立即进行调查,长官。”

“简直是胡扯一通。就你还能一个人把这件事搞清楚,不可能,我已决定解雇你!”麦克林道克大叫着。

斯多特咧着嘴笑了笑。“下午这次飞行你有复制乘客名单吧?”

麦克林道克伸手取过来。

“乘客加行李,总重量是多少?”斯多特问道。

“一千零一十三磅是乘客,二百九十磅是行李,共一千三百零三磅。”

“那好。”斯多特点点头。“这样的话,道尔和查理·高斯,我自己及机体本身是不变的,不算油料。”

“往下讲。”

“哎,这就有意思了。”斯多特手伸进口袋取出一个旧信封,上面有一栏数字和总计:

泰勒…………………………………………………135

斯隆…………………………………………………180

欣顿…………………………………………………158

费尔博………………………………………………192

奥姆斯贝……………………………………………187

麦克林道克…………………………………………142

技师…………………………………………………130

特雷克………………………………………………179

合计:1303

比尔·道尔在我们登机试验舱门前对过一遍。与我们下午这次航班上的重量完全一样。实在是巧合。“。

“咳,那又怎么样?”

“没什么。只是发现在空中时后面有点重,降落后我驶过保玲格平衡盘时,盘上显示总重量9383磅,不算今天下午用过的油料,还超出130磅来;因而我认为要是把弗拉姆先生从机尾弄出来,他是躲在那里等天黑后溜走,那么还为什么不麻烦敦翰姆把机翼另装一下呢。”

“咳,真该死!”

“不错,”斯多特附和道。“所以您知道,长官,我不是做侦探的,只是驾驶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