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第七步


 
作者:
  

阿佩尔坐在他单身公寓的厨房桌边,一边打哈欠,一边用手揉他乱蓬蓬的头发。他的蓝眼睛落到方格子花纹桌布上,又打了个哈欠。他很疲倦,一个晚上都在绞尽脑汁想一个难题,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

阿佩尔需要还一笔1000元的债,可是,他现在手头只有25元,另外的975元不知道到哪儿去弄。

阿佩尔搞不明白,他怎么会欠库柏先生1000元呢?但是,他的确是欠了,因为库柏先生手中有一张1000元的借条。阿佩尔不得不承认,那上面的字是他签的。

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前。那是一个星期六,他到“夜莺俱乐部”吃晚饭,庆贺自己29岁生日。他之所以选择“夜莺俱乐部”,是因为他的老板经常提起它。他是一个人去的,因为他没有钱,请不起朋友。他在一家花圃工作,每个星期的薪水是80元,可是每个月要汇60元给老家的母亲,所以他手头一直很桔据。

阿佩尔很愉快地在“夜莺俱乐部”用餐,当俱乐部老板库柏先生走过来,向他做自我介绍时,他受宠若惊。当库柏先生得知阿佩尔是来庆祝生日的,他更加亲切了,他不要阿佩尔付饭钱,并且盛情邀请阿佩尔到楼上他的私人休息室,见一些很有身份的人。

阿佩尔隐隐约约地记得,他走进一间充满烟雾的房子,里面一张张桌子边围满了人。有人递给他一大杯饮料,领他到一张桌子旁。

以后,他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时,发现是在自己的床上,衣服也没有脱,头痛得要死。钱包里的20元钱不见了。

那天晚上,当他还在治自己的头痛时,一个名叫布克和大卫的人代表库柏先生来拜访他,他们拿出他写的借据,布克解释说:“朋友,你昨天晚上的运气很差,大卫,你说是不是?”“是。”大卫说。

阿佩尔解释说,他身边没有1000元,但是,无论他怎么说,都没有用。

“库柏先生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还钱,也就是说,下个星期六,把钱准备好。至于怎么弄到钱,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布克一边说,-边用手指捅阿佩尔的肚子,最后他结束说,“大卫,对不对?”

“对,”大卫同意说。

阿佩尔得出一个结论,那两个访客,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很象电影里的恶棍。布克留着八字胡,穿着修纹西装,大卫则一脸横肉,肩膀宽阔,阿佩尔觉得他们非常粗鲁。

现在已经到了星期六晚上,或者更确切地说,已经到了星期日凌晨了,那两个恶棍随时会来。阿佩尔最佳的付款方式,就是先付25元,然后每周付10元,一直到还完债务为止。阿佩尔从来没有想过赖账,他只是觉得自己非常愚蠢,不该赌博,现在,他必须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他想煮一壶咖啡,等他们两人来时,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边喝咖啡边谈谈。他量好咖啡,刚插上电插头,门便开了,布克和大卫走了进来。

“喂,朋友,钱怎么样了?”布克先生问。

“瞧,布克先生,”阿佩尔说,“我们坐下来,喝点咖啡,也许我们能谈谈?”

布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你是说你还没有弄到钱?”

阿佩尔把手伸进口袋说:“我这里有25元,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谈谈。”

“我想,”布克说,悠闲地戴上一只黑手套,“如果我们答应的话,库柏一定会非常生气的。”

“哦,不是说——”阿佩尔刚开口说话,就痛苦地呻吟起来,因为布克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的身子弯了下来,但马上又直了起来,因为脸上又挨了一拳。

阿佩尔想举起双手保护自己,但是,他的双手被大卫抓住,扭到背后,因此,布克的拳头雨点般地落在他的脸上和身上。最后,拳头停下,阿佩尔觉得全身都痛。

“下个星期六交钱,否则要了你的命,”阿佩尔模模糊糊地听到布克说,两人随后扬长而去。

阿佩尔在地板上躺了一个多小时,他的身上和脸上痛得不得了。最后,他挣扎着站起身,走到浴室。他不敢看镜子中的自己,用冷水冲洗滚烫的面颊。后来,他又从冰箱中拿出冰块,敷在脸上,一直到脸部发麻。那个晚上,他就那么睡一会儿觉,敷一会儿伤,一直折腾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阿佩尔打电话给花圃老板,告诉他自己出了一点意外,一个星期不能上班。老板深表同情,告诉他好好休息。老板非常欣赏阿佩尔,因为他工作很认真。

阿佩尔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他并不是一个傻瓜。他的问题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一时转不过弯来。在这一整天中,他想清楚了。他相信,在俱乐部的那个晚上,他被人下了药,糊里糊涂地被推到赌场上,不知怎么就输了一大笔钱。现在,他又被毒打,这是很卑鄙的行为。

阿佩尔有两种办法可以来回应,第一个办法就是用武力来解决,他可以一个接一个地干掉那三个家伙,就他的体力而言,这是可以做到的。不过,现在他并不想这么做。

第二个办法,就是用现金来计算。在“夜莺俱乐部”,他被抢去20元,另外。他因为挨打而请假,失去了一个星期的工资。他被打了,有权要求赔偿。还有其他一些损失。具体数目以后再定。现在,阿佩尔认为,用现金来赔偿他的损失,是惟一明智的选择。

当前的问题是,如何得到赔偿金。首先,他必须获得有关库柏和他手下的消息。阿佩尔记起,有一天晚上,他曾和公寓经理以及一个叫阿尔比的人聊天,公寓经理说:“阿尔比,你以前在俱乐部干过,是吗?”阿尔比咕噜了几句,好像不愿谈这事。

现在,阿佩尔决定找阿尔比,因为阿尔比经常去离这里两条街的金光餐馆,很容易找到。

晚上,阿佩尔换上整齐的衣服,刮刮胡子。虽然红肿已经退了一些,但他的脸仍然肿肿的,没有血色,他敷了一些有色的爽身粉,这样稍微好看一点。阿佩尔到金光餐馆时,里面人并不多。但是,阿尔比已经在那里了,他坐在柜台顶头,面前放着一个空啤酒杯。显然,他已经喝完了一杯啤酒。

阿佩尔走到阿尔比身边,阿尔比很高兴有人坐到他身边,那人可能会请他喝一杯。阿佩尔提议他们一起到他的公寓,安安静静地喝两杯,阿尔比一听,欣然接受。当他看到阿佩尔买的两瓶威士忌时,两眼放光。

几分钟后,两个人坐在阿佩尔公寓的厨房桌边,喝了起来。阿尔比对阿佩尔的招待非常感激,马上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他显然是个寂寞的老人,需要有人倾听他的心声。阿佩尔并没有引导,他就谈起了库柏,他说库柏是个卑鄙的小人,做了许多罪恶的勾当。

从阿尔比的嘴里,阿佩尔得知,库柏除了“夜莺俱乐部”外,还有许多企业,包括餐厅、赌场和一些低级场合。他还得知,布克和大卫的工作是每星期六到各赌场去收钱,他们通常是开着库柏的黑色高级轿车去的。库柏对谁也不信任,布克和大卫每次总是一起去收钱,这样就可以互相监视对方。他们有一定的工作时间,每一个赌场经理都接到命令,如果两人没有按时来收钱,就得立刻通知库柏。他们收钱的最后一站是“黑豹餐厅”,从那里他们直接回“夜莺俱乐部”,把装着钱的黑皮包交给库柏,然后再去找那些欠库柏钱的倒霉蛋。

有一件事阿佩尔认为非常有价值,那就是,警察局有一位叫狄克的警官,非常痛恨库柏,只是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阿尔比走后,阿佩尔坐在厨房桌边,久久地沉思。

最后,他拿出一张纸和一支铅笔,写道:第一步,同时在下面划了一条线。又考虑了一会儿后,他记下一个短短的摘要。接着是第一步,这一条里,内容比较多。等他把各项步骤写完后,天已经亮了。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然后又沉思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走到水池旁的柜子边,翻了一阵,找到一根大约一英尺的管子和一块铅。他用榔头把铅打成圆筒型,再塞进管子。他试了试它的重量和平衡,然后,把另一端把手用胶布缠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六晚上半夜前,阿佩尔站在“黑豹餐厅”正对面一家旧货店门前的阴影处。不久,一辆豪华轿车开到餐厅前,布克和大卫从车上下来,大卫手里拎着一个黑皮包,两人一起走进昏暗的餐厅。

阿佩尔向四周望了望,确定没有人,便冲过街,跳进黑色轿车里,躺到后座的踏脚处,紧贴着前座的靠背。第一步!

不久,布克和大卫从餐厅出来,钻进汽车,布克发动了汽车。

大卫打了个哈欠:“我们回到库柏那里去吧,然后,我们得去拜访阿佩尔那个傻瓜了。你想他会有钱吗?”

布克哼了一声说:“像他那种笨蛋,到哪儿去弄1000块?也许我今晚应该干掉他。”

“好吧,”大卫很随便地说,“不过,那可不太容易,那小子挺有力气的。”

阿佩尔轻轻坐起来,手中紧握着管子。大卫又打了个哈欠,凝视着窗外。阿佩尔举起管子,狠狠地打在大卫的后脑勺上,大卫倒在汽车门边。第二步!

布克吓了一跳,右手伸进夹克,但阿佩尔的管子已经顶到他的右耳,他马上僵住了。阿佩尔用戴手套的手从布克腋下拿出一把手枪,然后从大卫那里拿出一把同样的手枪。

“你逃不了的!”布克说,想扭过头来看谁胆子这么大。但是,阿佩尔用管子一顶他,他就不敢动了。

“开到旧沼泽路上去,”阿佩尔命令道。

旧沼泽路是一条已经被废弃不用的旧路,几乎很少有汽车在那行驶。

在旧沼泽路行驶了两公里路后,阿佩尔命令布克刹车,然后把布克的头向左边一扳,说:“朝那边看。”

阿佩尔打开车门,毫不客气地把大卫推到车下,然后他伸手到前座的黑皮包里,掏出一把钞票,扔到大卫身边。第三步!

又向前开了两公里后,阿佩尔又命令布克停车。布克停下车,开口说:“朋友,我一直在想——”话还没有说完,阿佩尔一管下去,打昏了他。阿佩尔把布克拖到路边,从他口袋里掏出那张有他签字的借据。第四步!

阿佩尔飞速开回城里,把库柏的轿车停在他自己的汽车后面,他自已的车停在离“黑豹餐厅”两条街的路边。他把黑色皮包里的东西塞进他自己的旧衣箱里,然后,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

阿佩尔在回公寓的途中做了三次短暂的停留。在离“黑豹餐厅”半公里的地方,他把黑皮包扔进垃圾箱内。

他的第二次停留是在一个公共电话亭,他拨通了“夜莺俱乐部”电话,说:“给我找库柏。”

库柏马上接电话说:“布克吗?出什么事了?”

“我不是布克,布克和大卫今晚拿了你的钱跑了。”

“你疯了,”库柏怒气冲冲地说,“他们不敢,我会把他们全都搞死的——喂,你是谁?”

“他们迟到了,对不对?”

“可能汽车出问题了,你是谁?”

“汽车没有出问题,也许你会在旧沼泽路上找到他们,他们就是顺着那条路跑的。”

“听我说,你——”

阿佩尔挂断电话。第五步!

阿佩尔又开了一公里,然后停在另一个公共电话亭。他拨通警察局的电话,对总机说:“请找狄克警官,有急事。”

“等一等,他一个小时前就下班了。不过,他可能还没有离开办公室。”

过了片刻,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我是狄克警官。”

“狄克警官,我有布克和大卫的情报。”

“什么?你是谁?”

“他们今晚拿了库柏的钱跑了。库柏发现了,开始追他们,他们在旧沼泽路上。”

“等等!等等!”

阿佩尔挂断电话。第六步!

阿佩尔回到公寓,没有遇见任何人,他把皮箱塞到床下,脱掉衣服,上床睡觉。他一觉睡到上午8点。刮胡子的时候仍然很疼,但是,他勉强刮好,同时煮好咖啡。他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出去买了一份报纸。

大大的标题和库柏的照片占据了头版头条:“夜总会老板,行凶时被捕,检察官要求判死刑。”

还有很多报道,但是,阿佩尔只是简单地浏览了一下。情况好像是这样的:狄克警官和他的部下先遇到大卫弹痕累累的尸体,然后在过去一点的地方,看到库柏正在冲布克开枪,一边歇斯底里地破口大骂布克是“骗子”。警察抓住库柏,他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布克在送医院的途中死去。警方相信,从那个神秘的电话及失踪的钱来判断,还有一位第三者,但是,他究竟是谁,却无法查到,因为库柏的敌人太多了。

阿佩尔把报纸扔到一边,库柏的事他已经不再关心了,现在他关心的是,他有权要多少皮箱里的钱。对那笔钱,他并不贪心,他只想得到他应得的那份。

他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坐了下来。

首先,在“夜莺俱乐部”被抢去的20元。那晚,他本来准备赢钱的,结果却被库柏骗了。如果是公平赔钱的话,他不可能输掉1000元,那么他能赢1000元吗?碰碰运气吧。他拿出一枚硬币,扔在空中,道:“正面!”硬币落在桌子上,果然是正面,于是他在20元下面加1000元。

现在,算他的皮肉之苦。他记得法院最近审判了一个案子,一位妇女断了一根手指,得到 5000元的赔偿,另加 5000元补偿她的精神损失。当然,他没有被打断手指,可是也一样是肉体受到伤害啊。为了公平起见,他写下了10000元。

大卫和布克辱骂他,这有损他的人格,阿佩尔知道,在法庭上,这类损伤人格的赔偿,数目都很大。但是,他还是要公平,因此,他在大卫和布克的每句话下面,各加了5000元的赔偿。

阿佩尔相信,如果库柏欠他的这笔钱由追债公司出面要的话,人家一定会要2000元的追债费用的。现在他自己出面要了,等于自己当了自己的追债人,那么,这笔追债费用也应该归自己所有了。于是他又加上了2000元。

他一个星期没有工作,损失了80元,这是自然要赔偿的,他加上了这笔钱。但是,他花费在这件事上的时间也是很多的,至少有25个小时,如果按一小时4元计算的话,那就应该赔偿他100元。

当然,阿尔比在这件事上帮了他的忙,应该分给他一笔钱。阿佩尔决定给他1000元,当然,怎么个给法,还要仔细考虑,否则他可能全赌光了。

想起阿尔比,又使他想起那两瓶威士忌,这笔钱也应该加进去。阿佩尔又想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理由。布克和大卫闯进他的房间,这属于私间民宅,每次就赔500元吧,这就又增加了1000元。

他使劲想,再也想不出什么名目了,于是他开始仔细地把那一长排数字加起来,总计25207元,包括给阿尔比的1000元。这就是全部的赔偿数目。

阿佩尔从床下拖出皮箱,小心地把钱分类,各种钞票一堆堆的,放了满满一餐桌。他细心地数着,仔细地核对。

他盯着最后的答案,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准备再花一天时间来考虑。因为,库柏仍然还欠他11元2角5分——第七步还没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