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毒蛇


 
作者:
  

海伦看着她的客人们,觉得鸡尾酒会很成功。除了一位国会议员因事没有来,让她很失望之外,在场的有一位大使,两位州议员,外加一大群男女明星,他们似乎玩得很高兴。现场的气氛非常活跃。

门铃响了,海伦觉得,这种为了引人注目而故意晚来的手法,并不高明。

仆人打开了门。

琳达像游行一样走进来,大家都转过脸来看,女客人的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琳达身材修长,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她的脸长长的,眼睛是灰色的,精致的小鼻子有点向上翘。她22岁,可是看上去像14岁。虽然她的金色礼服很美丽,但是,人们羡慕的眼光并不是落在她身上,而是落在她身边的男士身上。

海伦过了一会儿,才弄明白客人羡慕的原因,她自己也被那位男士吸引,觉得心旌摇荡。那人身材高大,宽宽的肩膀,英俊的面孔被太阳晒得黑黑的,显得非常健康。一头乌黑的卷发,上面抹的油可能太多了点,不过,任何人只要看他一眼,就会喜欢他那动人的微笑和一口洁白的牙齿。

琳达走进屋,停下来向人们介绍她的新男朋友。海伦轻轻地叹了口气,琳达又弄到手了一位帅哥,这两个星期来,她一直跟他在一起,两人非常亲密。

海伦转而注意她的鸡尾酒会,客人们又恢复了先前的愉快,开始轻松地说笑起来。

为了让酒会的气氛更加热烈,海伦又忙起来。海伦身材颀长,在鸡尾酒会上,她穿着自己设计的、镶金边的希腊式礼服,头发梳的高高的,耳朵挂着钻石耳环。她的脸常常让人误以为她是已婚妇女,并且已经生过几个孩子了。她看上去比她25岁的实际年龄要大得多。

琳达朝海伦走过来,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琳达说:“海伦,我给你介绍我的未婚夫,约翰。”

“你好,约翰先生。”

“你好,”他很有兴趣地打量着她。

“海伦是我最好的朋友,”琳达说,她的手臂勾住约翰,仰脸向他说,好像他是个神。

“洛克先生是你父亲?”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兴趣。

“是的,”海伦回答说,非常高兴,因为她意识到约翰很欣赏她。

“你和海伦合不来的,”琳达说,“她成天在实验室摆弄蛇和其他的动物。”

“哦,你是个爬虫专家?”约翰问,“我从来没有见过喜欢蛇的女人。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么美丽的女性把时间花在试验爬虫身上,真是太可惜了。你研究的是哪个方面?”

海伦回答说:“毒素进入神经系统的反应,这在医药上很有意义。”

“对不起,”约翰说,“我真不应该说你是爬虫学家,你显然是一位医学博士,你一定要原谅我的无知。”

“没什么可原谅的,”海伦说,她开始喜欢他,虽然她明知道他在讨好她。“我还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呢,我可能不去读学位,我只是喜欢研究。”

琳达拉着约翰的手臂说:“亲爱的,我们去喝点东西,认识认识我的女朋友,她们好像要走了。海伦,我们到那边去了。”

“请便。”

他们走开时,约翰还回头看了看海伦,她明白他眼睛中的含义,他是非常喜欢她的。海伦冲他微微一笑,那笑容非常性感。她知道,宴会结束前,约翰会来找她的。

海伦在宴会上走来走去,她时不时地瞥琳达和约翰一眼,她发现他们是很亲密的一对,这使她很不高兴。她在心中揣测,他们两人的关系究竟发展到什么地步,她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也许她已经太迟了,没有机会了。

几小时后,琳达清海伦去拿她们的专门用酒,庆祝她和约翰的婚约。海伦来到地下室拿酒。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那瓶酒。她真不想回到酒会中去,可是又不知如何避开。

“要我帮忙吗?”

海伦转过身,发现约翰站在她身后。“不用,”她说,“我已经拿到了。”

“这酒有什么特别的吗?”

“啊,我们大学毕业时,为了庆祝,便到一家酒店,买了一瓶这种酒。我们躲到山谷里,谈了一下午,谈我们的梦想,谈我们的抱负,我不知道是谁提议的,但是,我们大家一致决定,这种酒是我们的专门用酒,只有在特殊场合才喝它。我们回到酒店,买了12瓶储存起来,现在只剩下两瓶了。”

“你知道,我想像不出,你们两人竟然会是好朋友。琳达画画,你研究毒蛇,她最害怕蛇了。你们怎么会成为好朋友的呢?”

“我们可以说是相互吸引吧。在学校时,琳达总是那么忧郁感伤,我经常去劝导她,开始我很烦,后来我却喜欢上她了,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

“所以,你就像母亲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她?”

“我觉得自己像是她的姐姐。我们不谈了,约翰。”

“好吧,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跟你谈她的事。”

海伦把酒瓶放回架子上,双手抱胸问:“那么你来这儿是想干什么呢?”

他咧嘴笑道:“我喜欢你,海伦,你明明知道这一点。”

“我觉得你很可爱,也许太可爱了。”

“我知道怎么引诱你,”他说,“但是,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能被引诱的人。你很坦率,如果想做爱,就会告诉对方。”

她笑了。他很精明,善解人意。她很想征服他,但他防御得很好。她真想找出他的弱点,一举征服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到这里来吗?”他继续说,“因为我跟自己打了个赌。”

“哦,赌什么?”海伦问,她相信,他在向她提供她渴望的机会。

“我跟自己打赌,如果我吻你的话,你会推开,狠狠地打我一个耳光。那耳光会很重,一个星期都消不了。”

“你可能是对的,”她说,她的声音不是很亲热,强调那是不可能的。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找到答案,”他说,走过来,抱住她的腰,顺势抚摸她的背部。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她很自信地对他说,准备狠狠地打他一个耳光。他太自信了。

他把她拉过来,嘴唇紧紧地贴上去。

她感到一种莫名的激动,这是她第一眼看到他时的那种感觉。

过了一会儿,她平静下来,挣脱他的亲吻,仔细盯着他的眼睛。她明白,他是个疯狂的情人,善于激发起女人的性欲。她遇见过无数的男人,但是,没有一个像他这样对她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她意识到这点,心里不禁害怕起来。现在她明白了,为什么琳达不能自拔。

约翰嘲笑地说:“啊,你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她意识到他看透了她的内心,感到有点沮丧,她觉得全身无力,抬不起手来打他耳光。“你——你赌输了!”她说。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像一把利刃般刺过来:“你这个臭巫婆!”

他们俩一起向门边看去,琳达醉醺醺地从楼梯上下来。不难想象,琳达要么是想念约翰,要么是跟踪他们俩才来的。

琳达伸出手,亮出她的订婚戒指。“我的好姐姐,”她说,“你晚了一步,约翰是我的,你曾抢了我不少男人,但是,这一个你再也抢不走了。”

她挽住约翰的手臂。“我们下星期就要结婚了,”她说,“你已经来不及了。我要把他带走,免得你勾引他。不过,我知道,你明知道太晚了,也会试一试的。你不会成功的,我爱约翰,他也爱我,是吗,亲爱的?”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当然,”他微笑着说,“宝贝,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事的,别紧张,亲爱的。”

“我要尽我的全力保护我的未婚夫,”琳达说,伸出舌头对海伦做了个鬼脸,醉醺醺地笑起来。

海伦大笑起来。“好,”她说,“我认输了。把你的未婚夫带走吧,我们要回到宴会上去了。”

琳达点点头。“这一次我赢了,对不对,海伦?”她说,“你不可能总是赢,你得不到我的约翰,”她把约翰推到墙边,亲热地吻了他一会儿,“你羡慕去吧!我爱他,爱他,爱他!”

第二天下午,海伦在实验室工作,她仍然在想着昨天宴会上的情形。她越想越生气,如果琳达没有跟着来到地下室,她和约翰一定不止于亲嘴,他们一定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他是她见过的最危险的一个男人。琳达那么迷恋他,情有可原。他是个靠女人吃饭的,他会榨干琳达父亲的钱。她现在也许还能从琳达手中把他抢过来,就像她以前做的那样。不过,这可不容易。她知道,如果她尝试的话,就等于主动投入约翰的怀抱。约翰的确太有魅力了,即使在这个实验室里,一想到他,她就觉得心跳加剧,一种无法遏制的欲望控制了她。

她觉得很可怕。这样一个身无分文的男人,怎么会让她如此神魂颠倒呢?她以前总认为自己是个正经女孩,有能力跟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约翰,以致不小心把手伸到装蛇的玻璃盒前,里面的蛇开始蠕动起来。

她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蛇不再动了。她注视着那些蛇,心里想到约翰,她觉得他就像是一条蛇。如果别人不干扰的话,琳达就会象个小兔子一样,被他吞下去。

海伦走到电话边,拨通了琳达父亲的私人电话。

琳达父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有什么事,快说!”

“别那么神气好不好,”海伦说,“我很了解你。”

老头大笑起来,“海伦,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

他们开了几句玩笑,然后海伦说:“我有个问题,你知道你女儿在谈恋爱吗?”

“哦,他啊,我早就猜到你会打电话给我的。”

“那么说你知道了?你不干涉?”

“我不想管了。你瞧,她已经22岁了,我管不住她了。我介绍了几个给她,但都被你抢走了,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她照样出去乱交朋友,找到了现在这个,我想她得受点教训,才会懂事。”

“听我说,如果她和这人结婚,不仅精神上会受到折磨,还会在物质上受到巨大的损失。”

“我知道,海伦,不过,我不会让他拿到我的钱的。”

她和他争论了几分钟,他很固执。

“海伦,我不想再管她的事了。她说,如果我再搞破坏的话,她就和我断绝关系,她是认真的。所以,我无能为力,只能随她去了,她将来会明白他是个什么人的。海伦,我不太了解她,我送她去看心理医生,但没有什么用。现在我所做的,就是不干涉她。”

海伦失望地放下电话。她惟一的改变琳达的办法失败了。现在,要从琳达手中抢过约翰,只能靠她自己了。

琳达的父亲说他不了解他女儿,这是对的。如果他了解的话,他就会知道,她女儿有自杀的倾向。如果她和约翰结婚,就会发现他是个多么差劲的人,会发现他是个色鬼,那时,她一定会自杀的。约翰这人,婚后一定会四处留情的。说不定,约翰会杀了琳达和另一个女人,那他就会身陷囹圄。

海伦越想越沮丧。干脆不想了,继续做她的实验工作。

一个小时后,约翰打电话给她。她一听到他的声音,马上知道他会约她,她也会接受。

他们通话的时候,她一直盯着一条蛇的眼睛。

他们开着海伦的红色轿车,到山谷中去野餐。他们把车停在上面的小丘上。在清澈的小溪边的绿色草地上,他们铺上一条红白相间的桌布,坐在上面。他带来了三明治和烤鸡。她惟一坚持要带的,就是那瓶特别的酒.那瓶酒放在一个有盖的大篮子里,篮子放在桌布旁,只有瓶颈从盖子上的洞口露出来。海伦穿了一条粉红色的长裤,配着白色的上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项链。

约翰穿着鲜红的衬衫,翻着领子,露出他棕色的胸口和上面卷曲的汗毛。他把吃剩的面包扔进溪流中说:“这是个做爱的好地方,远离城市。”

“你真是自信。”

他向她眨眨眼:“是的。”她觉得自己两颊发热。

“你一点也没有罪恶感吗?你欺骗了即将跟你结婚的女孩。”

“为什么我要有罪恶感呢?我们还没有结婚呢。你呢,你对欺骗自己的朋友,不觉得有罪吗?”

她再次意识到,他是个非常善于引诱女人的男人。“告诉我,约翰,你真的关心琳达吗?”

他咧嘴一笑说:“任何人问我这个问题,他都不会得到直接的回答。”

“我呢?”

“我坦白告诉你,我喜欢那个女孩,我真的很爱她。”

“可是?”海伦面露微笑地问。

“可是,”他说,“如果你肯屈尊俯就的话,我就是你的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父亲是石油公司的大老板,对不对?”

他耸耸肩。“你知道,”他说,“有些人上过大学,能够找个好工作,可是我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我很早就发现了我惟一的才能,虽然我并不以它为荣。不过,它毕竟是我惟一的,我只能尽量利用它,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好吧,那我就老实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和琳达身无分文,即使你们是全世界最性感的女人,我也不会看上你们。如果你的家族没有钱,我就会选择琳达,她比较容易控制。但是,你父亲比她父亲富有得多,所以,我选择了你。”

“啊,你挺老实的。”

“那是对付你的惟一办法。琳达不同,她喜欢甜言蜜语,这一套对你没什么用。”

她大笑道:“我也想听甜言蜜语。”

“嘿,酒冰好了没有?”

她伸手过去,摸了摸瓶颈。“还没有,”她说。

“你怎么把最后一瓶专用酒拿出来了?”

“偷了琳达的爱人,还不值得庆贺吗?”

“对,”他说,“不过,你还没有偷到我呢!”

她嘲笑地看了他一眼,她曾经下了决心,不跟他做爱。但是,这家伙正在想办法软化她。他轻轻地抚摸她的手臂,然后看着她的眼睛,伸手一拉,两人便躺了下来,她的嘴唇和他的相距只有尺寸,接着两个嘴唇紧紧地贴到了一起。她感到一股热流涌入她的身体。

他们越吻越热烈,她觉得全身无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实行她的计划。

篮子里酒瓶旁边并不是冰,而是一条凶猛的响尾蛇,她原计划让他打开篮子,篮子一打开必定会惊动毒蛇,它就会张口咬人。

然后,她就收拾好野餐的各种东西,开车离去。约翰的尸体被发现,一定会被认为是被蛇咬死的,这一地区经常有毒蛇出没。她知道计划会成功的,可是,现在,他温暖的手在抚摸她,她怀疑自己是否能够成功。她可以拿出酒瓶而不打扰蛇,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计划。她要约翰,他太让她着迷了,他的拥抱强壮有力。她知道,她决不会让他当着自己的面,被蛇咬死的。她要跟他玩,玩个痛快淋漓。

她沉溺在前所未有的快感中,忘掉了一切。

琳达躲在红色轿车后面窥视。当她怀疑约翰与海伦约会时,就想到海伦可能会带他到这无人的地方。她老远就看到海伦的红色汽车,就绕圈子过来。这是一个错误,她应该直接开车上去,按喇叭。这个山谷原先是她们同学秘密聚会的地方,现在,海伦却背叛她,把他带到这里。

琳达看到约翰和海伦亲吻时,她的嘴唇开始发抖,拳头握得紧紧的。以前海伦也抢走过她的男朋友,但是,琳达对那些男朋友的感情并不是很深,不像她现在对约翰这么深。

琳达真希望自己身上带着手枪,如果她有的话,她就要走下山坡,开枪杀了他们两人。琳达愤怒得全身发抖。

她的视线落在汽车刹车上,她可以松开刹车,让汽车滚下山,它距离他们不过60英尺,汽车会落到他们头上,他们正在亲热,可能连汽车滚下的声音都听不到。

琳达马上行动起来。她开动汽车,定好方向,然后跳下汽车,看着汽车冲向约翰和海伦。当约翰看到冲下来的汽车,想爬起来逃命时,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俩尖叫着被汽车懂得落入小溪,鲜血染红了溪水。

琳达出奇的镇静,她走下山谷,来到桌布边,那上面有车胎的痕迹,她的视线落在轿车上,车已经摔得不成样了。

她说:“我赢了,海伦,因为你得不到约翰。”她向自己的汽车走去,就在这时,她看到熟悉的瓶颈,瓶颈露在篮子外面。

她觉得自己的胜利值得庆贺,于是走过去,打开篮子的盖。

琳达发现自己正对着一对珠子般的蛇眼。她吓得怔在那里,一动不动,瞪着眼睛,看着褐色的蛇头伸出来,白色的毒牙刺进她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