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夜晚的陷阱


 
作者:
  

一写好报告书,冈部把它装进信封内,然后前往约定的地方。当他抵达“佛朗明哥”咖啡馆时,对方已经来了。冈部一就座,对方马上很性急的问道:“结果怎样?”冈部喝了一口服务生送来的茶水后,微笑着对他说道:“尊夫人的事,你尽管放心好了。”

“详细的情形我已写在报告书内,除了你以外,尊夫人再也没有其他的男人,这是我经过五天的跟踪所得到的结果。”

如此一来,这位木村德太郎老先生应该会放心了吧!虽然冈部这么想,可是老先生脸了阴霾的表情并没有就此化解。

“我不相信。”木村小声说道:“你不会是为了让我安心,故意骗我的吧?”

“不会。”冈部毫不加思索的加强语气说道:“如果尊夫人有其他的男人,我一定会向你报告。虽然调查很辛苦,可是这是我的工作。除了你以外,尊夫人没有其他的男人,我想你应该高兴才对。我把报告书带来了,这次的工作对调查员来说,是很高兴的工作,我——”

冈部发现他的谈话变成好像在说教,连忙把话打住。木村默然翻阅着报告书,当他抬起头来时,眼中还有不安的限神。

“京子很漂亮。”木村说道:“又很年轻,虽然她已三十岁,可是比我小三十岁,当然是年轻了。”

“爱情跟年龄没有关系吧?”

“如果岁数只差一轮,可以这么说,问题在于,我们相差三十岁呀!何况她又那么漂亮,你跟踪她五天,应该知道才对,她是个很漂亮又很有魅力的女人,是不是?”

“是的。”

“那你不能否认年轻小伙子们会被她的美色迷惑住吧?”

“也许吧,但如果尊夫人的心只向着你的话,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只向着我?你只跟踪五天就能断言她的心只向着我?”

“五天是你说的呀!”

“如果我说再让你调查五天,你干不干?”

“那是我的工作,我当然愿意干,可是我想结果都是一样,尊夫人什么事也没有。”

“你要我出多少钱都可以。”木村德太郎以急迫的口气说道:“无论如何,你再给我调查五天。”

“好吧。”

冈部一点头答应,老人便拿着报告书离开座位,冈部在老人走出咖啡馆大门后,轻轻耸了一下肩膀。

2

木村京子,现在二十九岁,就如老人所说的,的确非常漂亮,据说她以前是时装模特儿,难怪身材这么棒。当木村德太郎把她的照片拿给冈部看,叫他调查时,他心想太大这样年轻貌美,难怪老人会担心。他一面下笔撰写报告书,一面开始展开跟踪行动,结果发现一件很惊人的事,那就是在她身边全无其他男人的影子,证明了老人的担心是多余的。

就算再跟踪五天,大概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吧。冈部一面这么想,一面再度展开跟踪行动,结果真如他所想的,对方是个年轻又贞洁贤淑的妻子。木村京子很满意现在的地位,这是冈部所得到的结论。他照实撰写报告书后,在上次见面的那家咖啡馆交给木村德太郎。

“你这么怀疑尊夫人,我觉得尊夫人很可怜。”冈部以忠告的口气说道。

可是木村并没有解除疑惑的眼神。

“我希望你再调查一遍!?”

木村这么说罢,冈部觉得有点厌烦起来。

“这是我的工作,你叫我继续跟踪,我当然可以照办,可是我想结果还是一样,徒然浪费时间和金钱而已。”

“你可以不用再跟踪。”老人说道:“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想要可以证明我妻于是清白的证据,这样我才安心。”

“我已经调查十天了,你可以相信尊夫人是清白的。”

“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呀!或许那个男子会在这十天之内出去旅行也说不定。”

“如果你那么想的话……”

“我想到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可以证明她是不是清白的。”

“……”

“我希望你写恐吓信给她。”

“恐吓信?”

“是的。我不能写,因为她会马上认出是我的笔迹,因此我才拜托你写。”

“你要我怎么写呢?”

“恐吓词我已想好了。”

木村从口袋拿出一本记事薄,翻开其中一页给冈部看,那一页以很有个性的字体写了如下一段文字:我不但知道你有其他的男人,而且有汪据可以证明,如果你不想让你老公知道的话括,限你在x 日x 时携带二十万元前往xx. “时间和地点由你来决定好了。”木村德太郎说道:“如果她有其他男人的话,大概会来指定的地点吧。”

“她没有其他的男人,所以不会来。”冈部下断言道:“这样做也没有用。”

“我也希望没有用。”

“既然这样,你何以还要这么做呢?”

“因为我想安心呀!”木村小声说道:“我为了想安心才这么做,你干不干?

要多少费用我都可以拿出来。“

“这真是骑虎难下,不干也得干了。可是由谁来确定尊夫人有没有来呢?”

“我希望由你来负责。”

“由你自己来确定不是更好吗?”

“好是好,可是一想到万一她出现的话——”

“好吧!我来确认好了。”

“拜托你啦!我希望你据实撰写报告书。”

“我知道啦!”

冈部说罢,向服务生要了信纸和信封后,在老人的面前写恐吓信,日期是这个月的十号,时间是下午两点,地点是新宿某百货公司的顶楼。

“这封信恐怕会被丢进垃圾筒。”冈部一面黏贴封口,一面笑着说道:“我可以这么断言。”

“我也那么希望——”

3

那天,冈部在一时三十分抵达那家百货公司的顶楼。

北风很冷,可能是星期六的关系,像庭园盆景的游乐场挤满小孩。冈部在一角的长椅坐下来,点了一支烟,一想到接受这样奇怪的委托前来这里,不禁笑起来。

(恐怕还是徒劳无功吧。)冈部这么想。

为了那个老人,也为了自己,冈部希望木村京子无视于那封恐吓信,因为如果地在这里出现的话,就证明他的调查有疏忽之处,由于他对调查很有自信,所以很讨厌被测试。

一到两点,报时钟响起来,冈部朝着顶楼的出口注视着,没有看到木村京子,又过了两、五分,依然没有看见木村京子,冈部松了一口气,重新点燃一支姻。

如此一来,那个老人该可以安心了吧。为了慎重起见,等到两点三十分再走吧。

冈部一面看着手表,心想还有二十分,一面抬起头,朝着出口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因为他看到木村京子。

冈部感到很狼狈,也让他大大失去了调查的自信心,十天的调查,都没有查出她有其他的男人,如今一寄出恐吓信,她竟然出现在指定的地点,不就证明她有其他的男人吗?

京子在小鸟笼的前面停下来,不安的环视着四周,左手所提的手提袋内一定放了二十万元,老人并没有要他收下那笔钱,只是叫他报告她有没有出现而已。

冈部的任务到此结束,他可以就此因去向木村德太印老先生报告他的太大出现了,虽然这等于在证明这十天的调查所犯下的疏忽,可是他非这么做不可。

冈部从长椅站起来,背对着京子朝出口走过去,当他来到出口时停下来,转身看着她,她的左手提着一只手提袋,袋内有二十万元。如果这样回去撰写报告书,不是会让他的调查信用一败涂地,而且老人顶多给他一万元的酬金,而现在相差二十倍的钱就在眼前,只要他一开口,就可以得到那笔钱。冈部这么想。

冈部慢慢的往后退,一接近她,京子抬眼看着他,虽脸色有点苍白,可是反而更增添几分美色。

“你是木村京子太太吗?”冈部看着对方的脸问道。

“是的。”京子小声说道:“你是写那封信的人?”

“是的。钱带来了吗?”

“带来了。”

“那就交给我吧。”

“……”

京子默然从手提袋内拿出一只纸袋,冈部一接过纸袋,看了一下里面,里面装满万圆的钞票。冈部连忙把纸袋放进内口袋里面。

“没错。”冈部说道。

4

那天晚上,跟木村德太郎见面时,冈部这么扯谎道:“尊夫人没有来。”

他并不是可怜老人才说谎,说真的,一开始他就对这个有钱娶年轻老婆,却担心年轻老婆有外遇的老人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他说谎是为了别的理由,首先是那二十万元,如果说实话,恐怕非还那二十万元不可,何况只有他掌握她的秘密,以后还可以向她勒索金钱。

此外,他也对木村京子产生兴趣,关于这点,他觉得很奇怪,因为在前十天的跟踪调查时,虽然觉得她很漂亮,可是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设想到今天在指定的地点一看到她,竟对她产生了感情,也可以说是嫉妒,是嫉妒那个看不见的男人。

老人并没有立刻相信冈部所说的话。

“她真的没有来吗?”木村德太郎以杯疑的眼神看着冈部说道:“你不会为了让我安心,才这么说吧?”

“不会。”冈部故意大声说道:“如果你现在还在怀疑的话,那时你该听我的话,亲自去指定的地点,不对吗?”

“我,我并没有怀疑你——”

老人突然胆怯下来,冈部好像得理不饶人的说道:“假若是那样,请你相信我的报告。从今以后,你要相信尊夫人,不要对她疑神疑鬼。”

冈部一面以说教的口气向六十岁的老人说话,一面回想在百货公司的顶楼见到的木村京子的倩影,虽然他无法很清楚的记得那时她穿什么衣服,可是他很清楚的记得她的胸部很丰满。那个女人瞒着丈夫在外面养小白脸,这就是那个女人的秘密,他很想把那个女人的秘密挖掘出来,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男人那么有福气,能跟这样漂亮的女人暗通私情。

三天后,冈部打电话给木村京子,接电话的人是女佣,他说:“请太大听电话”,女佣叫他等一下,不久,传出坚定的讲话声:“喂!”

“我是上次在百货公司顶楼和你见面的那个人。”

冈部这么说道,可是对方没有立即反应。

“你应该记得才对。”冈部接着这么说。

“哦!”对方小声的说道:“有什么事?”

很出冈部意科之外,对方的声音很镇定,毫无畏怯之感,难道她认定他要向她勒索金钱?

“我想再跟你见一次面。”冈部说道:“我想你应该不会说不。”

“你又想要钱吗?”

“不是,我还有钱。”

“那么你要什么呢?”

“见了面你就知道了。明天下午两点,我在日比谷公园等你,那时侯你先生应该还在公司里。”

“……”

“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把你跟那个小白脸的事告诉你先生。”

冈部这么说罢,挂掉电话。

5

跟百货公司之约比起来,这次日比谷公园之约,他比教晚抵达,因为上次的恐吓是在演戏,而这次是来真的,他非小心一点不可,免得木村京子报警,他便会被警方以恐吓罪逮捕。

“你来了。”

“蒙你宠召,我敢不来吗?”

就如同在通电话时一祥,这时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到不安很畏惧的神色。

“我们边走边谈吧。”

冈部一开步走,京子便默然跟他并肩走着,阵阵香水味钻进冈部的鼻孔内,让冈部感到心痒痒的,很想拥抱京子。

“你到底想要什么?”

京子看着他的仍脸问道。

冈部故意迟迟不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这么说道:“比起钱来,我更想要你。”

“要我?”

“我认为你没有必要给那个老家伙留颜面,因为你丈夫一直哄骗你。”

京子没有回答。冈部停下来看她的脸时,她笑了出来。

“有什么奇怪吗?”

“你所说的话跟我看过的某部电影的台词一样,所以……”

京子这么说道。

冈部觉得京子的谈话带有揶揄的味道,所以扳起脸孔说道:“你最好不要忘了我握有你的秘密,如果把我惹毛了,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你先生,到时你只好回去当一流的时装模特儿了。”

“是的。”京子轻轻的点着头说道:“我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先生拥有庞大的财产,总有一天,这些财产都是你的,如果你把我激怒了,你连一毛钱也得不到。”

“是的。”

“你最好识相点。”

“我不会拿我的命运开玩笑。”

“这样最好。我们去哪里好?你想去哪里?去我的公寓,或去旅馆也可以。”

“真是个猴急的家伙。”

京子这么说罢,吃吃的笑着,一点也看不出是被恐吓的被害者,倒像很高兴跟冈部讲话娜天。或许这个女人是个花痴也说不定。

“与其去旅馆,不如去你的公寓。”京子说道:“我不想在旅馆遇见熟人。”

“你跟那个男人约会时,也去他的公寓吧?”

“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京子以轻佻的语气说道。

冈部拦了一辆计程车赶往四谷的公寓,上班族多的公寓白天显得很宁静。冈部从紧急出入口把京子带进屋内,一锁好门,冷不防一把抱住京子的身体,京子非但没有反抗,反而主动跟冈部接吻,这倒让冈部迷惑起来。就在两舌交错时,冈部好像醉倒般把京子压倒在床上。

6

“我还想跟你见面。”冈部躺在床上向正准备回去的京子这么说道。

京子看着冈部,他那无精打彩的眼神好像还内醉在温柔乡中。

“好呀!”

“什么时候?”

“这次不要在白天,在晚上好了,最好在人少的阴暗处,因为在明亮的地方会让我镇定不下来。”

“我也认为晚上比较好。”

“那你打电话给我好了。”

“0K. ”

“可是,”京子好像刚想到般说道:“如果是女佣接到电话的话,我希望你骗她。”

“骗她?为什么要骗她呢?”

“因为那个女佣是我先生的耳目,帮我先生监视我,老是在旁边偷听我讲电话,如果有人打电话给我,她一定会向我先生报告。”

“那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如果是女佣接电话,你就叫她请我先生听电话,如果你说要在哪里跟我先生见面,我就去那个地方赴约。”

“我道了。”冈部点着头。

三天后,冈部打电话到木村公馆,是女佣接电话。“麻烦你请木村德太郎先生听电话。”女佣回答说他还在公司,还没有回来。他故意挑这个时间打电话,对方当然这么回答。

“若是这样,请太大听电话好了。”冈部说道。

等了一会儿,京子前来接电话。

“请你转告你先生。”冈部照约定的台词说道:“今天晚上九点,我在井之头公园等他。”

“好的,我会转告我先生。”好像在演戏般,京子也很恭敬的说道。

一到晚上,冈部开着刚买的车子前往井之头,他一面开着车子,一面吹着口哨,那个女人已看上我了,冈部这么想。她大概会忘记那个小白脸吧。不,不是大概,而是一定会。她是个大美人,又是好几千万财产的继承人,一旦那个老家伙死了,能跟她结婚也不错呀!

可能是进入冬季的关系,夜晚的井之头公园几乎连一个人影也没有,京子还没有到。冈部在长椅上坐下来,竖起大衣的衣领等她。

京子一直没有出现,在抽完二、三根香烟后,冈部逐渐焦急起来,一看手表,过了约定时间已三十分钟之久,虽然身为侦探,已习惯等待,可是还是有点焦躁。

已过了一个小时,可是京子依然没有出现。由于觉得有点冷,于是回到车上。

他又多等了三十分钟,结果还是徒劳无功。

冈部把车子开到电话事旁边,打电话给京子,接电话的女佣说太太唾觉了。

“我有急事,你去把她叫起来。”冈部对着电话怒吼着。

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才传来京子的声音。

“你为什么没有来?”

冈部很生气的问着,京子一点也不惊慌。

“你在说什么呀!”

京子这么反问着,更让冈部生气。

“今晚九点我们约在井之头公园见面,难道你忘了吗?”

“哦!那件事呀!已转告我先生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转告我先生了。”

“难道你不怕我把你的秘密泄露给你先生知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有我的什么秘密,不过我觉得很心安理得。”

“什么?”

“对不起,很晚了,我要睡觉了。”

京子这么说罢,挂断电话。

冈部一脸迷惑的挂好电话听筒,为什么京子的态度会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呢?

冈部怎么也想不出个中道理,如果只是没有来井之头公园赴约,他还可以这么解释,认为京子可能遇到麻烦,所以无法前来赴约。可是京子在电话中奇怪的态度和所说的话,这就无法让他了解了。

7

第二天早上,正当冈部要去侦探社时,来了两个刑警,把逮捕令拿给他看。

说道。“我们要以涉嫌杀人的罪名逮捕你。”身材高大的刑警这么说道。

“杀人?”冈部忍不住笑了出来,可是一看到对方严肃的神情,笑容立刻在他的脸上冻结。

“你说我到底杀了谁?”

“木村德太郎。你还是俯首认罪吧。”

“你胡说。”

“至少跟我们去警署走一趟吧。”

那两个刑警从两侧抓着冈部的手,强行把他带回警署,一进入昏暗的侦讯室,刑警便在他对面坐下来。

“你认识木村德太即吧?”尖颧骨的刑答问道。

刑警询问的口气很让冈部生气。

“认识。认识又怎样?”

“昨晚你把他叫到井之头公园加以杀害。对吗?”

“真是没有道理,我为什么要杀害木村先生呢?木村先生被杀,是你们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呀!木村先生其的被杀了吗?”

“你不用装啦!”

“我没有装呀!你们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杀害木村先生吗?”

“当然有证据。”刑答笑着说道:“首先是这个。”

刑警拿出一只瓦斯打火机放在冈部的面前。

“在这只打火机的底部刻有冈部的姓名,是你的吧?这是在木村德太郎的尸体旁边找到的。”

的确是冈部的打火机,由于他有好几个,所以才没有发现遗失,可是这只打火机怎会掉转在木村德太郎的尸体旁边呢?

“何况昨晚你去了井之头公园。”刑警以胜利者的姿态继续说道:“你否认也没有用。公寓管理员看见你在八点以前开车出去,此外,被害者的妻子也作证。”

“京子也作证?”

“是的。她说你打电话把她先生叫去井之头公园,女佣也这么说。如此一来,你还想否认不是你把木村德太郎叫到井之头公僻园加以杀害的吗?”

“不对。”

“哪里不对?”

“我的确去过井之头公园,可是我并不是去跟木村见面,而是去跟木村太大见面,那通电话也是为了把木村太太叫出来才的打的。”

“哦?”刑警耸着肩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为了太太叫出来,才打给她先生?”

“那是——”

这是陷阱,冈部这么想。他上了那个女人的当,瓦斯打火机是她来公寓时偷走的。

“是那个女人。”冈部大叫道:“是木村京子杀的,不是我,我中计了。”

“镇定点。”刑警以冷淡的口气说道:“这是脱罪最好的说词。”

“不,我不是为了脱罪才这么说的。木村京子为了想得到财产才杀害木村德太郎。”

“你真会胡扯,被害者都六十岁了,只要等他死去,财产自然就落入她的手中,有必要杀他吗?”

“有。因为她有其他的男人,如果让她的先生知道的话,一毛钱也得不到,所以才把他杀了。”

“我看你的脑筋可能出了问题。”刑警冷笑说道:“难道你忘了被害者曾拜托你调查他妻子的品性?你在调查十天后,在报告书上这么写着:她没有其他男人,最个贞洁贤淑的妻子。”

“可是她有其他的男人。”

冈部拼命述说他被木村德太郎拜托写恐吓信的事情,可是刑警只是冷笑着。

“恐吓信的事,木村太大也提过,她说收到这封信后,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去百货公司。”

“不,来了,她来了,而且还给我二十万元。”

“你有证据吗?”

“证据?”

冈部感到很伤脑筋,因为不要说证据,就连那二十万元也花完了,何况他还向木村德太郎报告她没有来。

“怎样?”刑警以挖苦的口气问道。

冈部因焦躁和不安,脸色变得很苍白。虽然他注意到越说越对自己不利,可是他非说不可,因为沉默等于认罪。

“无论如何——”冈部以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没有动机呀!我为什么要杀害那个老人呢?他不过是我的客户而已。”

“你有动机。”刑警淡然说道:“你的动机是为了女人。”

“女人?”

“是的。是木村京子,你在调查她时喜欢上她。”

“……”

“她作证了。”

“她怎么说?”

“她说这个月的十三号,她被你叫到日比谷公园,你以要告诉她有关她先生的事情为由把她叫到日比谷公园。见面后,你告诉你是侦探,她先生拜托你调查她时喜欢上她,要她离开那个老伙,跟你在一起,由于她拒绝你的要求,你勃然大怒,心想如果那个老家伙一死,木村京子就会成为你的人,她的财产也是。”

“不对。”冈部大叫道:“我把她叫到日比谷公园是真的,可是她所说的话是假的,是她委身于我呀!她说拒绝我是骗人的。”

“木村京子何以要听从你的要求呢?”

“因为她另外有男人呀!那个女人瞒着丈夫在外面养小白脸,被我知道以后,想堵住我的嘴巴,才委身于我,那种女人杀她丈夫,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因为尽管她说她在睡觉,可是她可以偷偷溜出去呀!”

“难道你忘了曾调查她的品性?你报告她没有其他男人呀!”

“不。她有,拜托,请你们再调查一次,那个女人一定有其他的男人;绝不是贞洁贤淑的妻子,也不是值得信赖的女人。”

刑警默然耸着肩臆,慢慢地站起来,走出侦讯室。

8

以后的两天,冈部被拘留在拘留所,没有被侦讯。第三天早上,他被带到侦讯室时,上次侦讯他的刑警已在等他。

“我们调查过了。”刑警以含糊的声音说逍。

一听到这句话,冈部阴暗的脸顿时明亮起来。

“这一来,我得救了,你们终于相信我所说的话了。”

“为什么呢?”刑警以冷淡的口气说道。

冈部闻言,脸色不禁又变成一片苍白。

“如果你们知道她有其他男人的话——”

“很遗憾,木村京子没有其他男人,她是个贞洁贤淑的妻子。”

“没有那回事——”

“我看你只好死心了,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

冈部深深的感到绝望,一开始就中了木村京子所布下的陷阱,如今他完全明白。木村京子一开始就如道那封恐吓信是假的,她也知道那是对她疑心甚重的丈夫的把戏,更知道冈部帮她先生调查她,因此没有男人也假装有男人前去赴约,被骗的不是她,而是自己,还有他接受那二十万元也是一大错误,如果他不贪图二十万元,也就不会被利用,更不会跳进她所布置的陷阱。

已经无路可逃,所以可以逃走的路都被自己堵死了。

冈部这么自我解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