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侦探悬疑

三个嫌疑人


 
作者: 约瑟夫.V.黑克
  

我看着扑倒在地上的尸体,说:“那么,这是玛丽。考林斯。”

中士侦探列延跪在尸体旁,抬头一看,点点头:“真难让人相信,不是吗?

哈尔,一定有人仇恨她。勒死她已经够残忍了,脸上还被抽打成这个样子——哎,你们看看吧!“他说着摇摇头,”昨天,她还是城中最红的模特儿,今天倒成了一具被鞭的死尸。“

列延站起身,双手插在兜中,在房间里跛着步。他减小步幅,观察房间里的一切,皱紧眉头沉默着。然后,他向紧张地在门厅里徘徊的住宅经理招呼了一下。

列延利落地对那人说着,那人不停地摇着头。

“我已经问过看门人和其他人员,”经理说,“他们都告诉我除了油漆工外昨天一天没人进过考林斯小姐的住宅。他们刚一离开,考林斯小姐就回到家里。

那时大约7 点。今天早上8 点左右,我们的一名女佣进人房间例行清扫时,从房间里给我打了电话。地显得有点儿歇斯底里,但我能理解,于是我赶忙来到这里,就发现了——“他微微发抖,向尸体点点头。

“我不想承认这种可能性,中士,”他继续说,“特别是在我自己的住宅楼里。但是如果有人熟悉这儿的道路,从服务通道沿后面楼梯悄然而上并不困难。”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中士。列延一挥手止住他。“谢谢你,约翰逊先生,需要时再和你联系。”

他转身对一个便衣说。“墨菲,这儿就这样了。让伙计们把尸体裹起来。这儿放一个人,我说撤时再撤。”

列延拉住我的手臂说:“明天早上10点咱们在总部见面,哈尔。我和伙计们还要例行一些办案手续。有三个人需要提审一下,根据到目前为止所了解的情况,其中必定有一个是凶手。如果我判断有误,菜子会非常棘手;如果我判断正确,案子办起来很简单。”

他拍拍我的胸脯强调说。“没有枪劫或企图强奸的迹象,也没有狂躁病的证据,暴力和死亡却发生在这儿。我认为,这一切意味着凶手是她非常熟悉的人——非常熟悉。”

第二天,坐在警察总部列延的桌子旁边,我想着他的话:“办起来很简单。”

把事实情况又回忆了一下。玛丽。考林斯,著名的封面女郎,上周六夜间8 ——9 点在自己的住宅中被勒而死。房中没有人员进出的痕迹,没有被盗痕迹。我缓缓摇摇头,把心里话说出来:“你仍然认为办起来很简单吗?我看不那么简单。”

列延咧嘴笑笑。“那是因为你是一个作家,哈尔。你们这种人总喜欢把事情往复杂方面考虑。你们叫喜欢把水搅浑,让谁也看不清楚水底的情况。而我一我以警察的思路分析问题,先搜索一系列事实,再看事情的脉络走向。”

他燃着一支烟,吸了一阵子,然后继续说。“不要按侦探悬疑去考虑,哈尔。

这样来考虑一下汹手一定是个男子,与考林斯小姐有着某些方面的联系。干这种事的没有女人,从考林斯遭到殴打的情况来看也不可能是女人干的。所以我们就把平时与她有联系事的几个人找了出来。“

“有三个是固定的常客,一个周六夜里7 点整乘机从巴黎来的,我们了解到他在法国,要在那儿访问半年。这个可以排除,不过我们还是把他召来了。我们不忽略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件事。这三个人现在都在外面。我准备一个一个地与他们交谈,谈完后,如果咱们不能按计划钓上鱼来,那将会使我奇怪的。”

他对一个穿制服的人说:“把阿诺德。凯利特带进来。”

列延在进来的年轻人身上打量了一阵子。“周六夜里8 至9 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凯利特想了一会儿回答说:“在斯苍克斯俱乐部,和我父亲一起。”一个便衣向列延点点头表示确认。

接着列延讯问了一系列明显不相干的问题,诸如住房及家具隋况。在某一个问题上我刚想发问,他突然按住我的手臂,暗示我保持沉默。

凯利特顺畅地回答了所有的讯问,列延很满意,让其他警官放了他。

卡尔。汤姆生,头发沙黄,身材魁梧。他接着被带了进来,坐到列延面前。

我俯身向前。这么一个人,声音柔和,衣着讲究,给我的感觉是,如此健壮的体魄我本能地认为,只要他觉得必要就一定能够行凶。

列延的第一个问题和询问凯利特时的一样。汤姆生回答得很慢,满不在乎地说:“在中央公园散步。”

“有人和你在一起吗?”列延问,“能证明吗?”

汤姆生摇摇头。

列延详细地讯问了死者房内的情况。汤姆生逐渐地不耐烦起来。“上星期我没有去过那儿,中士,上周以前我去得很频繁。我只记得灰色的墙壁,栗色的家具,窗帘可能也是栗色的。我记得不大确切,我没到那儿去看过家具。”

我很惊讶地发现在他最后的陈述中有一丝悲伤。

列延分析着笔记,抬起头。“现在可以走了,汤姆生。不要有离开这个域市的念头,等着我再和你联系。”

汤姆生轻轻地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列延示意一个便衣赶快跟踪了出去。

阿莫斯。达鲁,第三位,被带了进来,坐在列延面前。他看起来像一个出自“城市与乡村”的广告:灰色的鬃角,刀刻似的面庞,一副忠厚老实相。

“列延先生,在你谈到的那个时间段里,我要么在拉瓜底亚机场,要么在去饭店的出租车上,我7 点人住,你知道的,行李来迟了一些。”

列延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然后开始关于房间情况的无休止的询问。

“真的,中士,”达鲁说着,第一次表现出了不安的情绪,“我半年来一直没进过那间房子,我承认我曾向考林斯小姐献过几次殷勤,像其他人一样,我迷恋于她那无可置疑的可爱,像我这样的人,美丽远不如可爱重要。我欣赏一个女人的品味,也同样欣赏她的美貌。”

“欣赏好的品味?”列延眼睛稍稍一眯问道。

“是的,”达鲁回答之后继续自信地说,“为什么呢?事实上我在去巴黎之前就已割断了与考林斯小姐的关系,她不属于我欣赏的类型。你想想吧,在那么可怕的深绿色墙壁间放进栗色的家具,挂上栗色的窗帘。”他的薄嘴唇一撇,表示出厌恶。

“达鲁,你最好找一个律师,”列延果断地说,“我先预定你是凶手。”

达鲁的嘴巴颤抖着张成圆形,看起来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事实是这样的。”

列延接着说,“你在巴黎时有人传去消息,玛丽。考林斯与汤姆生、凯利特有了交往,可能还有其他人。这个消息使你怒火中烧,你认为只能与她私下约会。”

达鲁俯身向前做出防范状,眼圈露出紧张的细纹。

“是的,”列延坚待说下去,“我们已经调查了你的通讯情况,也调查了她的。她与你意见不和,她保留自己与任何自己喜欢的人进行约会的权利。当你在海外不能解决这一纠纷的时候,你飞了回来,乘出租车来到她的家中——顺便告诉你,我们已经找到了出祖车司机——你通过服务台,从后面楼梯上去,利用考林斯小姐很久以前给你的钥匙打开门。你进入房间,见到她后继续争执。当她决意要与其他人继续约会时,你失去了自控,开始殴打她并且——”列延的语速慢了下来,“勒死了她。”

“你一点儿证据也没有!”达鲁大叫着,“全是推测。你所讲的谁都能套上。

星期六夜里我根本没有到过她的住宅周围。“

列延冷冷地凝视着满脸是汗的达鲁。“我推测出了作案的方法,你告诉我了作案的人。”

“我?”达鲁喘着粗气。

中士用有力的手指指看他说:“你说得太多了。考林斯小姐总是让装饰公司来给她装饰房间。墙壁一直是灰色的,家具和窗帘是栗色的。她想换换颜色,墙壁在星期六才漆成深绿色,即被杀害的当天。旧的栗色家具和窗帘还没有换,新配颜色的家具准备今天搬进。其他被讯问者都记得墙是灰色的,而你,你说得太多了。墙的颜色使你发怒,你不得不谈到它。一谈到它,你就正好把自己放到了凶杀之夜的那间房子里。”

我看着达鲁被带了出去,然后转向列延。

“告诉你,哈尔,”他干巴巴地议论道,“这个案子办起来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