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跳舞的人

福尔摩斯探案——归来记
福尔摩斯一声不响地坐了好几个钟头了。他弯着瘦长的身子,埋头盯住他面前的一只化 学试管,试管里正煮着一种特别恶臭的化合物。他脑袋垂在胸前的样子,从我这里望去,就 象一只瘦长的怪鸟,全身披着深灰的羽毛,头上的冠毛却是黑的。 他忽然说:“华生,原来你不打算在南非投资了,是不是?” 我吃了一惊。虽然我已习惯了福尔摩斯的各种奇特本领,但他这样突然道破我的心事, 仍令我无法解释。 “你怎么会知道?"我问他。 他在圆凳上转过身来,手里拿着那支冒气的试管。从他深陷的眼睛里,微微露出想笑出 来的样子。 “现在,华生,你承认你是吃惊了,"他说。 “我是吃惊了。” “我应该叫你把这句话写下来,签上你的名字。” “为什么?” “因为过了五分钟,你又会说这太简单了。” “我一定不说。” “你要知道,我亲爱的华生,"他把试管放回架子上去,开始用教授对他班上的学生讲 课的口气往下说,“作出一串推理来,并且使每个推理取决于它前面的那个推理而本身又简 单明了,实际上这并不难。然后,只要把中间的推理统统去掉,对你的听众仅仅宣布起点和 结论,就可以得到惊人的、也可能是虚夸的效果。所以,我看了你左手的虎口,就觉得有把 握说你没有打算把你那一小笔资本投到金矿中去,这真的不难推断出来。” “我看不出有什么关系。” “似乎没有,但是我可以马上告诉你这一密切的关系。这一根非常简单的链条中缺少的 环节是:第一,昨晚你从俱乐部回来,你左手虎口上有白粉;第二,只有在打台球的时候, 为了稳定球杆,你才在虎口上抹白粉;第三,没有瑟斯顿作伴,你从不打台球;第四,你在 四个星期以前告诉过我,瑟斯顿有购买某项南非产业的特权,再有一个月就到期了,他很想 你跟他共同使用;第五,你的支票簿锁在我的抽屉里,你一直没跟我要过钥匙;第六,你不 打算把钱投资在南非。” “这太简单了!"我叫起来了。 “正是这样!"他有点不高兴地说,"每个问题,一旦给你解释过,就变得很简单。这里 有个还不明白的问题。你看看怎样能解释它,我的朋友。"他把一张纸条扔在桌上,又开始 做他的分析。 我看见纸条上画着一些荒诞无稽的符号,十分诧异。 “嘿,福尔摩斯,这是一张小孩子的画。” “噢,那是你的想法。” “难道会是别的吗?” “这正是希尔顿·丘比特先生急着想弄明白的问题。他住在诺福克郡马场村庄园。这个 小谜语是今天早班邮车送来的,他本人准备乘第二班火车来这儿。门铃响了,华生。如果来 的人就是他,我不会感到意外。” 楼梯上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不一会儿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脸刮得很干 净的绅士。明亮的眼睛,红润的面颊,说明他生活在一个远离贝克街的雾气的地方。他进门 的时候,似乎带来了少许东海岸那种浓郁、新鲜、凉爽的空气。他跟我们握过手,正要坐下 来的时候,目光落在那张画着奇怪符号的纸条上,那是我刚才仔细看过以后放在桌上的。 “福尔摩斯先生,您怎么解释它呢?"他大声说,"他们告诉我您喜欢离奇古怪的东西, 我看再找不到比这更离奇的了。我把这张纸条先寄来,是为了让您在我来以前有时间研究 它。” “的确是一件很难看懂的作品,"福尔摩斯说,"乍一看就象孩子们开的玩笑,在纸上横 着画了些在跳舞的奇形怪状的小人。您怎么会重视一张这样怪的画呢?” “我是决不会的,福尔摩斯先生。可是我妻子很重视。这张画吓得她要命。她什么也不 说,但是我能从她眼里看出来她很害怕。这就是我要把这件事彻底弄清楚的原因。” 福尔摩斯把纸条举起来,让太阳光照着它。那是从记事本上撕下来的一页,上面那些跳 舞的人是用铅笔画的,排列成这样: (图一:twd1.gif) 福尔摩斯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很小心地把纸条叠起来,放进他的皮夹子里。 “这可能成为一件最有趣、最不平常的案子,"他说,"您在信上告诉了我一些细节,希 尔顿·丘比特先生。但是我想请您再给我的朋友华生医生讲一遍。” “我不是很会讲故事的人,"这位客人说。他那双大而有力的手,神经质地一会儿紧 握,一会儿放开。"如果有什么讲得不清楚的地方,您尽管问我好了。我要从去年我结婚前 后开始,但是我想先说一下,虽然我不是个有钱的人,我们这一家住在马场村大约有五百年 了,在诺福克郡也没有比我们一家更出名的。去年,我到伦敦参加维多利亚女王即位六十周 年纪念,住在罗素广场一家公寓里,因为我们教区的帕克牧师住的就是这家公寓。在这家公 寓里还住了一个年轻的美国小姐,她姓帕特里克,全名是埃尔茜·帕特里克。于是我们成了 朋友。还没有等到我在伦敦住满一个月,我已经爱她爱到极点了。我们悄悄在登记处结了 婚,然后作为夫妇回到了诺福克。您会觉得一个名门子弟,竟然以这种方式娶一个身世不明 的妻子,简直是发疯吧,福尔摩斯先生。不过您要是见过她、认识她的话,那就能帮助您理 解这一点。 “当时她在这一点上很直爽。埃尔茜的确是直爽的。我不能说她没给我改变主意的机 会,但是我从没有想到要改变主意。她对我说:'我一生中跟一些可恨的人来往过,现在只 想把他们都忘掉。我不愿意再提过去,因为这会使我痛苦。如果你娶我的话,希尔顿,你会 娶到一个没有做过任何使自己感到羞愧的事的女人。但是,你必须满足于我的保证,并且允 许我对在嫁给你以前我的一切经历保持沉默。要是这些条件太苛刻了,那你就回诺福克去, 让我照旧过我的孤寂生活吧。'就在我们结婚的前一天,她对我说了这些话。我告诉她我愿 意依她的条件娶她,我也一直遵守着我的诺言。 “我们结婚到现在已经一年了,一直过得很幸福。可是,大约一个月以前,就在六月 底,我第一次看见了烦恼的预兆。那天我妻子接到一封美国寄来的信。我看到上面贴了美国 邮票。她脸变得煞白,把信读完就扔进火里烧了。后来她不提这件事,我也没提,因为我必 须遵守诺言。从那时候起,她就没有过片刻的安宁,脸上总带着恐惧的样子,好象她在等待 着什么。但是,除非她开口,我什么都不便说。请注意,福尔摩斯先生,她是一个老实人。 不论她过去在生活中有过什么不幸的事,那也不会是她自己的过错。我不过是个诺福克的普 通乡绅,但是在英国再没有别人的家庭声望能高过我的了。她很明白这一点,而且在没有跟 我结婚之前,她就很清楚。她决不愿意给我们一家的声誉带来任何污点,这我完全相信。 “好,现在我谈这件事可疑的地方。大概一个星期以前,就是上星期二,我发现在一个 窗台上画了一些跳舞的滑稽小人,跟那张纸上的一模一样,是粉笔画的。我以为是小马倌画 的,可是他发誓说他一点都不知道。不管怎样,那些滑稽小人是在夜里画上去的。我把它们 刷掉了,后来才跟我妻子提到这件事。使我惊奇的是,她把这件事看得很严重,而且求我如 果再有这样的画出现,让她看一看。连着一个星期,什么也没出现。到昨天早晨,我在花园 日晷仪上找到这张纸条。我拿给埃尔茜一看,她立刻昏倒了。以后她就象在做梦一样,精神 恍惚,眼睛里一直充满了恐惧。就在那个时候,福尔摩斯先生,我写了一封信,连那张纸条 一起寄给了您。我不能把这张纸条交给警察,因为他们准要笑我,但是您会告诉我怎么办。 我并不富有,但万一我妻子有什么祸事临头,我愿意倾家荡产来保护她。” 他是个在英国本土长大的漂亮男子——纯朴、正直、文雅,有一双诚实的蓝眼睛和一张 清秀的脸。从他的面容中,可以看出他对妻子的钟爱和信任。福尔摩斯聚精会神地听他讲完 了这段经过以后,坐着沉思了一会儿。 “你不觉得,丘比特先生,"他终于说,"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求你妻子把她的秘密告诉 您?” 希尔顿·丘比特摇了摇头。 “诺言总是诺言,福尔摩斯先生。假如埃尔茜愿意告诉我,她就会告诉我的。假如她不 愿意,我不强迫她说出来。不过,我自己想办法总可以吧。我一定得想办法。” “那么我很愿意帮助您。首先,您听说您家来过陌生人没有?” “没有。” “我猜你那一带是个很平静的地方,任何陌生面孔出现都会引人注意,是吗?” “在很邻近的地方是这样的。但是,离我们那儿不太远,有好几个饮牲口的地方,那里 的农民经常留外人住宿。” “这些难懂的符号显然有其含义。假如是随意画的,咱们多半解释不了。从另一方面 看,假如是有系统的,我相信咱们会把它彻底弄清楚。但是,仅有的这一张太简短,使我无 从着手。您提供的这些情况又太模糊,不能作为调查的基础。我建议你回诺福克去,密切注 视,把可能出现任何新的跳舞的人照原样临摹下来。非常可惜的是,早先那些用粉笔画在窗 台上的跳舞的人,咱们没有一张复制的。您还要细心打听一下,附近来过什么陌生人。您几 时收集到新的证据,就再来这儿。我现在能给您的就是这些建议了。如果有什么紧急的新发 展,我随时可以赶到诺福克您家里去。” 这一次的面谈使福尔摩斯变得非常沉默。一连数天,我几次见他从笔记本中取出那张纸 条,久久地仔细研究上面写的那些古怪符号。可是,他绝口不提这件事。一直到差不多两个 星期以后,有一天下午我正要出去,他把我叫住了。 “华生,你最好别走。” “怎么啦?” “因为早上我收到希尔顿·丘比特的一份电报。你还记得他和那些跳舞的人吗?他应该 在一点二十分到利物浦街,随时可能到这儿。从他的电报中,我推测已经出现了很重要的新 情况。” 我们没有等多久,这位诺福克的绅士坐马车直接从车站赶来了。他象是又焦急又沮丧, 目光倦乏,满额皱纹。 “这件事真叫我受不了,福尔摩斯先生,"他说着,就象个精疲力尽的人一屁股坐进椅 子里。“当你感觉到无形中被人包围,又不清楚在算计你的是谁,这就够糟心的了。加上你 又看见这件事正在一点一点地折磨自己的妻子,那就不是血肉之躯所能忍受的。她给折磨得 消瘦了,我眼见她瘦下去。” “她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福尔摩斯先生。她还没说。不过,有好几回这个可怜的人想要说,又鼓不起勇 气来开这个头。我也试着来帮助她,大概我做得很笨,反而吓得她不敢说了。她讲到过我的 古老家庭、我们在全郡的名片和引以为自豪的清白声誉,这时候我总以为她就会说到要点上 来了,但是不知怎么,话还没有讲到那儿就岔开了。” “但是你自己有所发现吗?” “可不少,福尔摩斯先生。我给您带来了几张新的画,更重要的是我看到那个家伙 了。” “怎么?是画这些符号的那个人吗?” “就是他,我看见他画的。还是一切都按顺序跟您说吧。上次我来拜访您以后,回到家 里的第二天早上,头一件见到的东西就是一行新的跳舞的人,是用粉笔画在工具房门上的。 这间工具房挨着草坪,正对着前窗。我照样临摹了一张,就在这儿。"他打开一张叠着的 纸,把它放在桌上。下面就是他临摹下来的符号: (图2:twd2.gif) “太妙了!"福尔摩斯说。"太妙了!请接着说吧。” “临摹完了,我就把门上这些记号擦了,但是过了两个早上,只出现了新的。我这儿也 有一张临摹的。” (图3:twd3.gif) 福尔摩斯搓着双手,高兴得轻轻笑出声来。 “咱们的资料积累得很快呀!"他说。 “过了三天,我在日晷仪上找到一张纸条,上面压着一块鹅卵石。纸条上很潦草地画了 一行小人,跟上一次的完全一样。从那以后,我决定在夜里守着,于是取出了我的左轮,坐 在书房里不睡,因为从那儿可以望到草坪和花园。大约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听到后面有脚 步声,原来是我妻子穿着睡衣走来了。她央求我去睡,我就对她明说要瞧瞧谁在这样捉弄我 们。她说这是毫无意义的恶作剧,要我不去理它。 “'假如真叫你生气的话,希尔顿,咱们俩可以出去旅行,躲开这种讨厌的人。' “'什么?让一个恶作剧的家伙把咱们从这儿撵走?' “'去睡吧,'她说,'咱们白天再商量。' “她正说着,在月光下我见她的脸忽然变得更加苍白,她一只手紧抓住我的肩膀。就在 对过工具房的阴影里,有什么东西在移动。我看见个黑糊糊的人影,偷偷绕过墙角走到工具 房门前蹲了下来。我抓起手枪正要冲出去,我妻子使劲把我抱住。我用力想甩脱她,她拼命 抱住我不放手。最后,我挣脱了。等我打开门跑到工具房前,那家伙不见了。但是他留下了 痕迹,门上又画了一行跳舞的人,排列跟前两次的完全相同,我已经把它们临摹在那张纸 上。我把院子各处都找遍了,也没见到那个家伙的踪影。可这件事怪就怪在他并没有走开, 因为早上我再检查那扇门的时候,发现除了我已经看到过的那行小人以外,又添了几个新画 的。” “那些新画的您有没有?” “有,很短,我也照样临摹下来了,就是这一张。” 他又拿出一张纸来。他记下的新舞蹈是这样的: (图4:twd4.gif) “请告诉我,"福尔摩斯说,从他眼神中可以看出他非常兴奋,"这是画在上一行下面的 呢,还是完全分开的?” “是画在另一块门板上的。” “好极了!这一点对咱们的研究来说最重要。我觉得很有希望了。希尔顿·丘比特先 生,请继续讲您这一段最有意思的经过吧。” “再没有什么要讲的了,福尔摩斯先生,只是那天夜里我很生我妻子的气,因为正在我 可能抓住那个偷偷溜进来的流氓的时候,她却把我拉住了。她说是怕我会遭到不幸。顿时我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也许她担心是那个人会遭到不幸,因为我已经怀疑她知道那个人是 谁,而且她懂得那些古怪符号是什么意思。但是,福尔摩斯先生,她的话音、她的眼神都不 容置疑。我相信她心里想的确实是我自己的安全。这就是全部情况,现在我需要您指教我该 怎么办。我自己想叫五、六个农场的小伙子埋伏在灌木丛里,等那个家伙再来就狠狠揍他一 顿,他以后就不敢来打搅我们了。” “这个人过于狡猾,恐怕不是用这样简单的办法可以对付,"福尔摩斯说,"您能在伦敦 呆多久?” “今天我必须回去。我决不放心让我妻子整夜一个人呆在家里。她神经很紧张,也要求 我回去。” “也许您回去是对的。要是您能呆住的话,说不定过一两天我可以跟您一起回去。您先 把这些纸条给我,可能不久我会去拜访您,帮着解决一下您的难题。” 一直到我们这位客人走了,福尔摩斯始终保持住他那种职业性的沉着。但是我很了解 他,能很容易地看出来他心里是十分兴奋的。希尔顿·丘比特的宽阔背影刚从门口消失,我 的伙伴就急急忙忙跑到桌边,把所有的纸条都摆在自己面前,开始进行精细复杂的分析。我 一连两小时看着他把画着小人和写上字母的纸条,一张接一张地来回掉换。他全神贯注在这 项工作上,完全忘了我在旁边。他干得顺手的时候,便一会儿吹哨,一会儿唱起来;有时给 难住了,就好一阵子皱起眉头、两眼发呆地望着。最后,他满意地叫了一声,从椅子上跳起 来,在屋里走来走去,不住地搓着两只手。后来,他在电报纸上写了一张很长的电报。"华 生,如果回电中有我希望得到的答复,你就可以在你的记录中添上一件非常有趣的案子了, 他说, 道使他烦恼的原因。” 说实话,我当时非常想问个究竟,但是我知道福尔摩斯喜欢在他选好的时候,以自己的 方式来谈他的发现。所以我等着,直到他觉得适合向我说明一切的那天。 可是,迟迟不见回电。我们耐着性子等了两天。在这两天里,只要门铃一响,福尔摩斯 就侧着耳朵听。第二天的晚上,来了一封希尔顿·丘比特的信,说他家里平静无事,只是那 天清早又看到一长行跳舞的人画在日晷仪上。他临摹了一张,附在信里寄来了: (图5:twd5.gif) 福尔摩斯伏在桌上,对着这张怪诞的图案看了几分钟,猛然站起来,发出一声惊异、沮 丧的喊叫。焦急使他脸色憔悴。 “这件事咱们再不能听其自然了,"他说,"今天晚上有去北沃尔沙姆的火车吗?” 我找出了火车时刻表。末班车刚刚开走。 “那末咱们明天提前吃早饭,坐头班车去,"福尔摩斯说。 “现在非咱们出面不可了。啊,咱们盼着的电报来了。等一等,赫德森太太,也许要拍 个回电。不必了,完全不出我所料。看了这封电报,咱们更要赶快让希尔顿·丘比特知道目 前的情况,多耽误一小时都不应该,因为这位诺福克的糊涂绅士已经陷入了奇怪而危险的罗 网。” 后来证明情况确实如此。现在快到我结束这个当时看来是幼稚可笑、稀奇古怪的故事的 时候,我心里又充满了我当时所感受到的惊愕和恐怖。虽然我很愿意给我的读者一个多少带 点希望的结尾,但作为事实的记录,我必须把这一连串的奇怪事件照实讲下去,一直讲到它 们的不幸结局。这些事件的发生,使"马场村庄园"一度在全英国成了人人皆知的名词了。 我们在北沃尔沙姆下车,刚一提我们要去的目的地,站长就急忙朝我们走来。"你们两 位是从伦敦来的侦探吧?"他说。 福尔摩斯的脸上有点厌烦的样子。 “什么使您想到这个?” “因为诺威奇的马丁警长刚打这儿过。也许您二位是外科医生吧。她还没死,至少最后 的消息是这样讲的。可能你们赶得上救她,但也只不过是让她活着上绞架罢了。” 福尔摩斯的脸色阴沉,焦急万分。 “我们要去马场村庄园,"他说,"不过我们没听说那里出了什么事。” “事情可怕极了,"站长说,"希尔顿·丘比特和他妻子两个都给枪打了。她拿枪先打丈 夫,然后打自己,这是他们家的佣人说的。男的已经死了,女的也没有多大希望了。咳,他 们原是诺福克郡最老、最体面的一家!” 福尔摩斯什么也没说,赶紧上了一辆马车。在这长达七英里的途中,他就没有开过口。 我很少见他这样完全失望过。我们从伦敦来的一路上福尔摩斯都心神不安,他仔细地逐页查 看各种早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是那么忧心忡忡。现在,他所担心的最坏情况突然变成事 实,使他感到一种茫然的忧郁。他靠在座位上,默默想着这令人沮丧的变故。然而,这一带 有许多使我们感兴趣的东西,因为我们正穿过一个在英国算得上是独一无二的乡村,少数分 散的农舍表明今天聚居在这一带的人不多了。四周都可以看到方塔形的教堂,耸立在一片平 坦青葱的景色中,述说着昔日东安格利亚王国的繁荣昌盛。一片蓝紫色的日耳曼海终于出现 在诺福克青葱的岸边,马车夫用鞭子指着从小树林中露出的老式砖木结构的山墙说:"那儿 就是马场村庄园。” 马车一驶到带圆柱门廊的大门前,我就看见了前面网球场边那间引起过我们种种奇怪联 想的黑色工具房和那座日晷仪。一个短小精悍、动作敏捷、留着胡子的人刚从一辆一匹马拉 的马车上走下来,他介绍自己是诺福克警察局的马丁警长。当他听到我同伴的名字的时候, 露出很惊讶的样子。 “啊,福尔摩斯先生,这件案子是今天凌晨三点发生的。您在伦敦怎么听到的,而且跟 我一样快就赶到了现场?” “我已经料到了。我来这儿是希望阻止它发生。” “那您一定掌握了重要的证据,在这方面我们一无所知,因为据说他们是一对最和睦的 夫妻。” “我只有一些跳舞的人作为物证,"福尔摩斯说,"以后我再向您解释吧。目前,既然没 来得及避免这场悲剧,我非常希望利用我现在掌握的材料来伸张正义。您是愿意让我参加您 的调查工作呢,还是宁愿让我自由行动?” “如果真的我能跟您共同行动的话,我会感到很荣幸,"警长真诚地说。 “这样的话,我希望马上听取证词,进行检查,一点也不要耽误了。” 马丁警长不失为明智人,他让我的朋友自行其是,自己则满足于把结果仔细记下来。本 地的外科医生,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年人,他刚从丘比特太太的卧室下楼来,报告说她的伤势 很严重,但不一定致命。子弹是从她的前额打进去的,多半要过一段时间她才能恢复知觉。 至于她是被打伤的还是自伤的问题,他不敢冒昧表示明确的意见。这一枪肯定是从离她很近 的地方打的。在房间里只发现一把手枪,里面的子弹只打了两发。希尔顿·丘比特先生的心 脏被子弹打穿。可以设想为希尔顿先开枪打他妻子,也可以设想他妻子是凶手,因为那支左 轮就掉在他们正中间的地板上。 “有没有把他搬动过?” “没有,只把他妻子抬出去了。我们不能让她伤成那样还在地板上躺着。” “您到这儿有多久了,大夫?” “从四点钟一直到现在。” “还有别人吗?” “有的,就是这位警长。” “您什么都没有碰吧?” “没有。” “您考虑得很周全。是谁去请您来的?” “这家的女仆桑德斯。” “是她发觉的?” “她跟厨子金太太两个。” “现在她们在哪儿?” “在厨房里吧,我想。” “我看咱们最好马上听听她们怎么说。” 这间有橡木墙板和高窗户的古老大厅变成了调查庭。福尔摩斯坐在一把老式的大椅子 上,脸色憔悴,他那双不宽容的眼睛却闪闪发亮。我能从他眼睛里看出坚定不移的决心,他 准备用毕生的力量来追查这件案子,一直到为这位他没能搭救的委托人最后报了仇为止。在 大厅里坐着的那一伙奇怪的人当中,还有衣着整齐的马丁警长,白发苍苍的乡村医生,我自 己和一个呆头呆脑的本村警察。 这两个妇女讲得十分清楚。一声爆炸把她们从睡梦中惊醒了,接着又响了一声。她们睡 在两间连着的房间里,金太太这时已经跑到桑德斯的房间里来了。她们一块儿下了楼。书房 门是敞开的,桌上点着一支蜡烛。主人脸朝下趴在书房正中间,已经死了。他的妻子就在挨 近窗户的地方蜷着、脑袋靠在墙上。她伤得非常重且满脸是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是说 不出活来。走廊和书房里满是烟和火药味儿。窗户是关着的,并且从里面插上了。在这一点 上,她们两人都说得很肯定。她们立即就叫人去找医生和警察,然后在马夫和小马倌的帮助 下,他们把受伤的女主人抬回她的卧室。出事前夫妻两个已经就寝了,她穿着衣服,他睡衣 的外面套着便袍。书房里的东西,都没有动过。就她们所知,夫期间从来没有吵过架。她们 一直把他们夫妇看作非常和睦的一对。 这些就是两个女仆的证词的要点。在回答马丁警长的问题时,她们肯定地说所有的门都 从里面门好了,谁也跑不出去。在回答福尔摩斯的问题时,她们都说记得刚从顶楼她们屋里 跑出来就闻到火药的气味。福尔摩斯对他的同行马丁警长说:"我请您注意这个事实。现 在,我想咱们可以开始彻底检查那间屋子了。” 原来书房不大,三面靠墙都是书。对着一扇朝花园开的窗户,放着一张书桌。我们首先 注意的是这位不幸绅士的遗体。他那魁伟的身躯四肢摊开地横躺在屋里。子弹是从正面对准 他射出的,穿过心脏以后就呆在身体里头,所以他当时就死了,没有痛苦。他的便袍上和手 上都没有火药痕迹。据这位乡村医生说,女主人的脸上有火药痕迹,但是手上没有。 “没有火药痕迹并不说明什么,要是有的话,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福尔摩斯说,"除非 是很不合适的子弹,里面的火药会朝后面喷出来,否则打多少枪也不会留下痕迹的。我建议 现在不妨把丘比特先生的遗体搬走。大夫,我想您还没有取出打伤女主人的那颗子弹吧?” “需要做一次复杂的手术,才能取出子弹来。但是那支左轮里面还有四发子弹,另两发 已经打出来了,造成了两处伤口,所以六发子弹都有了下落。” “好象是这样,"福尔摩斯说,"也许您也能解释打在窗户框上的那颗子弹吧?"他突然 转过身去,用他的细长的指头,指着离窗户框底边一英寸地方的一个小窟窿。 “一点不错!"警长大声说,"您怎么看见的?” “因为我在找它。” “惊人的发现!"乡村医生说,"您完全对,先生。那就是当时一共放了三枪,因此一定 有第三者在场。但是,这能是谁呢?他是怎么跑掉的?” “这正是咱们就要解答的问题,"福尔摩斯说,“马丁警长,您记得在那两个女仆讲到 她们一出房门就闻到火药味儿的时候,我说过这一点极其重要,是不是?” “是的,先生。但是,坦白说,我当时不大懂您的意思。” “这就是说在打枪的时候,门窗全都是开着的,否则火药的烟不会那么快吹到楼上去。 这非得书房里有穿堂风不行。可是门窗敞开的时间很短。” “这您怎么来证明呢?” “因为那支蜡烛并没有给风吹得淌下蜡油来。” “对极了!"警长大声说,"对极了!” “我肯定了这场悲剧发生的时候窗户是敞开的这一点以后,就设想到其中可能有一个第 三者,他站在窗外朝屋里开了一枪。这时候如果从屋里对准窗外的人开枪,就可能打中窗户 框。我一找,果然那儿有个弹孔。” “但是窗户怎么关上的呢?” “女主人出于本能的第一个动作当然是关上窗户。啊,这是什么?” 那是个鳄鱼皮镶银边的女用手提包,小巧精致,就在桌上放着。福尔摩斯把它打开,将 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手提包里只装了一卷英国银行的钞票,五十镑一张,一共二十张,用 橡皮圈箍在一起,别的没有。 “这个手提包必须加以保管,它还要出庭作证呢,"福尔摩斯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提包和 钞票交给了警长。“现在咱们必须想法说明这第三颗子弹。从木头的碎片来看,这颗子弹明 明是从屋里打出去的。我想再问一问他们的厨子金太太。金太太,您说过您是给很响的一声 爆炸惊醒的。您的意思是不是在您听起来它比第二声更响?” “怎么说,先生,我是睡着了给惊醒的,所以很难分辨。不过当时听起来是很响。” “您不觉得可能那是差不多同时放的两枪的声音?” “这我可说不准,先生。” “我认为那的确是两枪的声音。警长,我看这里没有什么还要研究的了。如果您愿意同 我一起去的话,咱们到花园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证据可以发现。” 外面有一座花坛一直延伸到书房的窗前。当我们走近花坛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惊叫 起来。花坛里的花踩倒了,潮湿的泥土上满是脚印。那是男人的大脚印,脚指特别细长。福 尔摩斯象猎犬找回击中的鸟那样在草里和地上的树叶里搜寻。忽然,他高兴地叫了一声,弯 下腰捡起来一个铜的小圆筒。 “不出我所料,"他说,"那支左轮有推顶器,这就是第三枪的弹壳。马丁警长,我想咱 们的案子差不多办完了。” 在这位乡村警长的脸上,显出了他对福尔摩斯神速巧妙的侦察感到万分惊讶。最初他还 露出过一点想讲讲自己的主张的意思,现在却是不胜钦佩,愿意毫无疑问地听从福尔摩斯。 “您猜想是谁打的呢?"他问。 “我以后再谈。在这个问题上,有几点我还对您解释不了。既然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我最好照自己的想法进行,然后把这件事一次说个清楚。” “随您便,福尔摩斯先生,只要我们能抓到凶手就可以。” “我一点不想故弄玄虚,可是正在行动的时候就开始做冗长复杂的解释,这是做不到 的。一切线索我都有了。即使这位女主人再也不能恢复知觉,咱们仍旧可以把昨天夜里发生 的事情一一设想出来,并且保证使凶手受到法律制裁。首先我想知道附近是否有一家叫做' 埃尔里奇'的小旅店?” 所有的佣人都问过了,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家旅店。在这个问题上,小马倌帮了点 忙,他记起有个叫埃尔里奇的农场主,住在东罗斯顿那边,离这里只有几英里。 “是个偏僻的农场吗?” “很偏僻,先生。” “也许那儿的人还不知道昨晚这里发生的事情吧?” “也许不知道,先生。” “备好一匹马,我的孩子,"福尔摩斯说,"我要你送封信到埃尔里奇农场去。” 他从口袋里取出许多张画着跳舞小人的纸条,把它们摆在书桌上,坐下来忙了一阵子。 最后,他交给小马倌一封信,嘱咐他把信交到收信人手里,特别记住不要回答收信人可能提 出的任何问题。我看见信外面的地址和收信人姓名写得很零乱,不象福尔摩斯一向写的那种 严谨的字体。信上写的是:诺福克,东罗斯顿,埃尔里奇农场,阿贝·斯兰尼先生。 “警长,"福尔摩斯说,“我想您不妨打电报请求派警卫来。因为您可能有一个非常危 险的犯人要押送到郡监狱去,如果我估计对了的话。送信的小孩就可以把您的电报带去发。 华生,要是下午有去伦敦的火车,我看咱们就赶这趟车,因为我有一项颇有趣的化学分析要 完成,而且这件侦查工作很快就要结束了。” 福尔摩斯打发小马倌去送信了,然后吩咐所有的佣人:如果有人来看丘比特太太,立刻 把客人领到客厅里,决不能说出丘比特太太的身体情况。他非常认真叮嘱佣人记住这些话。 最后他领着我们去客厅,一边说现在的事态不在我们控制之下了,大家尽量休息一下,等着 瞧究竟会发生什么。乡村医生已经离开这里去看他的病人了,留下来的只有警长和我。 “我想我能够用一种有趣又有益的方法,来帮你们消磨一小时,"福尔摩斯一边说一边 把他的椅子挪近桌子,又把那几张画着滑稽小人的纸条在自己面前摆开,"华生,我还欠你 一笔债,因为我这么久不让你的好奇心得到满足。至于您呢,警长,这件案子的全部经过也 许能吸引您来作一次不平常的业务探讨。我必须先告诉您一些有趣的情况,那是希尔顿·丘 比特先生两次来贝克街找我商量的时候我听他说的。"他接着就把我前面已经说过的那些情 况,简单扼要地重述了一遍。"在我面前摆着的,就是这些罕见的作品。要不是它们成了这 么可怕的一场悲剧的先兆,那末谁见了也会一笑置之。我比较熟悉各种形式的秘密文字,也 写过一篇关于这个问题的粗浅论文,其中分析了一百六十种不同的密码。但是这一种我还是 第一次见到。想出这一套方法的人,显然是为了使别人以为它是随手涂抹的儿童画,看不出 这些符号传达的信息。然而,只要一看出了这些符号是代表字母的,再应用秘密文字的规律 来分析,就不难找到答案。在交给我的第一张纸条上那句话很短,我只能稍有把握假定(图 6)代表E。你们也知道,在英文字母中E最常见,它出现的次数多到即使在一个短的句子 中也是最常见的。第一张纸条上的十五个符号,其中有四个完全一样,因此把它估计为E是 合乎道理的。这些图形中,有的还带一面小旗,有的没有小旗。从小旗的分布来看,带旗的 图形可能是用来把这个句子分成一个一个的单词。我把这看作一个可以接受的假设,同时记 下E是用(图6)来代表的。 “可是,现在最难的问题来了。因为,除了E以外,英文字母出现次数的顺序并不很清 楚。这种顺序,在平常一页印出的文字里和一个短句子里,可能正相反。大致说来,字母按 出现次数排列的顺序是T,A,O,I,N,S,H,R,D,L;但是T,A,O,I, 出现的次数几乎不相上下。要是把每一种组合都试一遍,直到得出一个意思来,那会是一项 无止境的工作。所以,我只好等来了新材料再说。希尔顿·丘比特先生第二次来访的时候, 果真给了我另外两个短句子和似乎只有一个单词的一句话,就是这几个不带小旗的符号。在 这个由五个符号组合的单字中,我找出了第二个和第四个都是E。这个单词可能是seve r(切断),也可能是lever(杠杆),或者never(决不)。毫无疑问,使用末 了这个词来回答一项请求的可能性极大,而且种种情况都表明这是丘比特太太写的答复。假 如这个判断正确,我们现在就可以说,三个符号分别代表NV、和R。 “甚至在这个时候我的困难仍然很大。但是,一个很妙的想法使我知道了另外几个字 母。我想其假如这些恳求是来自一个在丘比特太太年轻时候就跟她亲近的人的话,那末一个 两头是E,当中有三个别的字母的组合很可能就是ELSIE(埃尔茜)这个名字。我一检 查,发现这个组合曾经三次构成一句话的结尾。这样的一句话肯定是对'埃尔茜'提出的恳 求。这一来我就找出了L、S和I。可是,究竟恳求什么呢?在'埃尔茜'前面的一个词,只 有四个字母,末了的是E。这个词必定是Come(来)无疑。我试过其他各种以E结尾的 四个字母,都不符合情况。这样我就找出了C、O和M,而且现在我可以再来分析第一句 话,把它分成单词,还不知道的字母就用点代替。经过这样的处理,这句话就成了这种样 子: .M.ERE..ESLNE.。 “现在,第一个字母只能是A。这是最有帮助的发现,因为它在这个短句中出现了三 次。第二个词的开头是H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一句话现在成了: AMHEREA.ESLANE。 再把名字中所缺的字母添上: AMHEREABESLANE。 (我已到达。阿贝·斯兰尼。) 我现在有了这么多字母,能够很有把握地解释第二句话了。这一句读出来是这样的: A.ELRI.ES。 我看这一句中,我只能在缺字母的地方加上T和G才有意义(意为:住在埃尔里 奇。),并且假定这个名字是写信人住的地方或者旅店。” 马丁警长和我带着很大的兴趣听我的朋友详细讲他如何找到答案的经过,这把我们的一 切疑问都解答了。 “后来你怎么办,先生?"警长问。 “我有充分理由猜想阿贝·斯兰尼是美国人,因为阿贝是个美国式的编写,而且这些麻 烦的起因又是从美国寄来一封信。我也有充分理由认为这件事带有犯罪的内情。女主人说的 那些暗示她的过去的话和她拒绝把实情告诉她丈夫,都使我从这方面去想。所以我才给纽约 警察局一个叫威尔逊·哈格里夫的朋友发了一个电报,问他是否知道阿贝·斯兰尼这个名 字。这位朋友不止一次利用过我所知道的有关伦敦的犯罪情况。他的回电说:'此人是芝加 哥最危险的骗子。'就在我接到回电的那天晚上,希尔顿·丘比特给我寄来了阿贝·斯兰尼 最后画的一行小人。用已经知道的这些字母译出来就成了这样的一句话: ELSIE.RE.ARETOMEETTHYGO。 再添上P和D,这句话就完整了(意为:埃尔茜,准备见上帝。),而且说明了这个流 氓已经由劝诱改为恐吓。对芝加哥的那帮歹徒我很了解,所以我想他可能会很快把恐吓的话 付诸行动。我立刻和我的朋友华生医生来诺福克,但不幸的是,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最坏 的情况已经发生了。” “能跟您一起处理一件案子,使我感到荣幸,"警长很热情地说,"不过,恕我直言,您 只对您自己负责,我却要对我的上级负责。假如这个住在埃尔里奇农场的阿贝·斯兰尼真是 凶手的话,他要是就在我坐在这里的时候逃跑了,那我准得受严厉的处分。” “您不必担心,他不会逃跑的。” “您怎么知道他不会?” “逃跑就等于他承认自己是凶手。” “那就让我们去逮捕他吧。” “我想他马上就会来这儿。” “他为什么要来呢?” “因为我已经写信请他来。” “简直不能相信,福尔摩斯先生!为什么您请他就得来呢?这不正会引其他怀疑,使他 逃走吗?” “我不是编出了那封信吗?"福尔摩斯说,"要是我没有看错,这位先生正往这儿来了。 就在门外的小路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黑黑、挺漂亮的家伙正迈着大步走过来。他穿 了一身灰法兰绒的衣服,戴着一顶巴拿马草帽,两撇倒立胡子,大鹰钩鼻,一边走一边挥动 着手杖。 “先生们,"福尔摩斯小声说,"我看咱们最好都站在门后面。对付一个这样的家伙,还 得多加小心。警长,您准备好手铐,让我来同他谈。” 我们静静地等了片刻,可这是那种永远不会忘记的片刻。门开了,这人走了进来。福尔 摩斯立刻用手枪柄照他的脑袋给了一下,马丁也把手铐套上了他的腕子。他们的动作是那么 快,那么熟练,这家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无法动弹了。他瞪着一双黑眼睛,把我们一个个 都瞧了瞧,突然苦笑起来。 “先生们,这次你们赢啦。好象是我撞在什么硬东西上了。我是接到希尔顿·丘比特太 太的信才来的。这里面不至于有她吧?难道是她帮你们给我设下了这个圈套?” “希尔顿·丘比特太太受了重伤,现在快要死了。” 这人发出一声嘶哑的叫喊,响遍了全屋。 “你胡说!"他拚命嚷着说,"受伤的是希尔顿,不是她。谁忍心伤害小埃尔茜?我可能 威胁过她——上帝饶恕我吧!但是我决不会碰她一根头发。你收回自己的话!告诉我她没有 受伤!” “发现的时候,她已经伤得很重,就倒在她丈夫的旁边。” 他带着一声悲伤的呻吟往长靠椅上一坐,用铐着的双手遮住自己的脸,一声不响。过了 五分钟,他抬起头来,绝望地说:"我没有什么要瞒你们的。如果我开枪打一个先向我开枪 的人,就不是谋杀。如果你们认为我会伤害埃尔茜,那只是你们不了解我,也不了解她。世 界上确实没有第二个男人能象我爱她那样爱一个女人。我有权娶她。很多年以前,她就向我 保证过。凭什么这个英国人要来分开我们?我是第一个有权娶她的,我要求的只是自己的权 利。” “在她发现你是什么样的人以后,她就摆脱了你的势力,”福尔摩斯严厉地说,"她逃 出美国是为了躲开你,并且在英国同一位体面的绅士结了婚。你紧追着她,使得她很痛苦, 你是为了引诱她抛弃她心爱的丈夫,跟你这个她既恨又怕的人逃跑。结果你使一个贵族死于 非命,又逼得他的妻子自杀了。这就是你干的这件事的记录,阿贝·斯兰尼先生。你将受到 法律的惩处。” “要是埃尔茜死了,那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了,"这个美国人说。他张开一只手,看了看 团在手心里的一张信纸。"哎,先生,"他大声说,眼睛里露出了一点怀疑。"您不是在吓唬 我吧?如果她真象您说的伤得那么重的话,写这封信的人又是谁呢?"他把信朝着桌子扔了 过来。 “是我写的,就为了把你叫来。” “是您写的?除了我们帮里的人以外,从来没有人知道跳舞人的秘密。您怎么写出来 的?” “有人发明,就有人能看懂。"福尔摩斯说,"就有一辆马车来把你带到诺威奇去,阿 贝·斯兰尼先生。现在你还有时间对你所造成的伤害稍加弥补。丘比特太太已经使自己蒙受 谋杀丈夫的重大嫌疑,你知道吗?只是因为我今天在场和我偶然掌握的材料,才使她不致受 到控告。为了她你至少应该做到向大众说明:对她丈夫的惨死,她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 任。” “这正合我意,"这个美国人说,"我相信最能证明我自己有理的办法,就是把全部事实 都说出来。” “我有责任警告你:这样做也可能对你不利,"警长本着英国刑法公平对待的严肃精神 高声地说。 斯兰尼耸了耸肩膀。 “我愿意冒这个险,"他说,“我首先要告诉你们几位先生:我从埃尔茜是个孩子的时 候就认识她。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在芝加哥结成一帮,埃尔茜的父亲是我们的头子。老帕特 里克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发明了这种秘密文字。除非你懂得这种文字的解法,不然就会当它 是小孩乱涂的画。后来,埃尔茜对我们的事情有所闻,可是她不能容忍这种行当。她自己还 有一些正路来的钱,于是她趁我们都不防备的时候溜走,逃到伦敦来了。她已经和我订婚 了。要是我干的是另外一行,我相信她早就跟我结婚了。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沾上任何不正 当的职业。在她跟这个英国人结婚以后,我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我给她写过信,但是没有 得到回信。之后,我来到了英国。因为写信无效,我就把要说的话写在她能看到的地方。 “我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我住在那个农庄里,租到一间楼下的屋子。每天夜里,我能 够自由进出,谁都不知道。我想尽办法要把埃尔茜骗走。我知道她看了我写的那些话,因为 她有一次就在其中一句下面写了回答。于是我急了,便开始威胁她。她就寄给我一封信,恳 求我走开,并且说如果真的损害到她丈夫的名誉,那就会使她心碎的。她还说只要我答应离 开这里,以后不再来缠磨她,她就会在早上三点,等她丈夫睡着了,下楼来在最后面的那扇 窗前跟我说几句话。她下来了,还带着钱,想买通我走。我气极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臂,想 从窗户里把她拽出来。就在这时候,她丈夫手里拿着左轮冲进屋来。埃尔茜瘫倒在地板上, 我们两个就面对面了。当时我手里也有枪。我举起枪想把他吓跑,让我逃走。他开了枪,没 有打中我。差不多在同一时刻,我也开了枪,他立刻倒下了。我急忙穿过花园逃走,这时还 听见背后关窗的声音。先生们,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后来的事情我都没有听说,一直到 那个小伙子骑马送来一封信,使我象个傻瓜似地步行到这儿,把我自己交到你们手里。” 在这个美国人说这番话的时候,马车已经到了,里面坐着两名穿制服的警察。马丁警长 站了起来,用手碰了碰犯人的肩膀。 “我们该走了。” “我可以先看看她吗?” “不成,她还没有恢复知觉。福尔摩斯先生,下次再碰到重大案子,我还希望碰到您在 旁边的这种好运气。” 我们站在窗前,望着马车驶去。我转过身来,看见犯人扔在桌上的纸团,那就是福尔摩 斯曾经用来诱捕他的信。 “华生,你看上面写的是什么,"福尔摩斯笑着说。 信上没有字,只有这样一行跳舞的人: “如果你使用我解释过的那种密码,"福尔摩斯说,"你会发现它的意思不过是'马上到 这里来'。当时我相信这是一个他决不会拒绝的邀请,因为他想不到除了埃尔茜以外,还有 别人能写这样的信。所以,我亲爱的华生,结果我们把这些作恶多端的跳舞小人变成有益的 了。我还觉得自己已经履行了我的诺言,给你的笔记本添上一些不平常的材料。我想咱们该 乘三点四十分的火车回贝克街吃晚饭了。” 再说一句关于尾声的话:在诺威奇冬季大审判中,美国人阿贝·斯兰尼被判死刑,但是 考虑到一些可以减轻罪行的情况和确实是希尔顿·丘比特先开枪的事实,改判劳役监禁。至 于丘比特太太,我只听说她后来完全复原了,现在仍旧孀居,用她全部精力帮助穷人和管理 她丈夫的家业。 -------------
回新时代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