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乱我心者(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乱我心者(上)

作者:凝翠崖

紫云阁的墙壁上挂着几盏精美的铜灯,据说是出自天庭中第一巧匠公输班之手,铜灯内燃着从昆吾山底取来的不灭神火,在天空终年朗朗的玉清天上,神火的火苗还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急速地跳动过。

曹暮的心脏也是一样。

“你……说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曹暮才把话问出了口,声音很干涩,以至于曹暮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又舔舔嘴唇,再次问了出来。

“你说什么?”

这一回,曹暮的声音嘶哑了。

“你说的那个小女孩是我的女儿。”姜冉的脸色苍白,却依旧听不出半分犹疑,她顿了顿,又补充道,“是我和华文昌的女儿。”

在曹暮的生命当中,再没有一刻会如此快速、敏捷地动过脑筋,可曹暮依旧没搞清楚,或者没有完全搞清楚姜冉话中的意思。

“你……的女儿?你和华文昌的女儿?”曹暮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身子也站不稳了。

姜冉如释重负般地点点头。

像是从万丈高楼一脚踩空,“噗通”一声,曹暮摔倒在地。

“曹暮……”姜冉望向曹暮的目光中有几分怜惜,伸手想要把他扶起来,却怎么也拉不动。

忽然,曹暮疯了似地哈哈大笑起来。

“华文昌!华文昌!你狠!你狠!”曹暮趴在地上没有动,笑声中夹杂着叫喊,凄厉惨烈,眼中流下泪水。

“曹暮……你……你别吓我……你快起来……你别吓我……快来人啊……”姜冉真的被曹暮吓到了,拼命拉着曹暮的胳膊,也惊慌地叫了起来。

紫云阁外的台阶上,清风和明月都抬起了头,两人对视,眼神中都充满迷惑。

“明月,是不是去看看?”清风传音问。

“这……”明月迟疑了一下,问,“清风,天尊法旨里说过要是情形不对了怎么办没有?”

“哪儿有,我刚才不是都给你交代了?天尊只说让曹暮去见姜冉,过后他自己会走,咱俩要做的就是在外面等着,听他们两个都说些什么,还不能让曹暮和姜冉发觉……对了,万一有外人闯过了玉清天外的法阵,要进紫云阁,咱俩还得不动声色地把他们拦下来,好让曹暮能和姜冉好好叙谈……”

“那就别多事了。”明月摇摇头,“曹暮和姜冉见面,说的可都是大事,八成天尊也在一旁听着呢,咱们别坏了天尊的安排。”

“可不都是大事?”清风点点头,“也不怪曹暮成了这个样子,我都差点儿让姜冉给吓着……明月,你说那个小女孩……”

“嘘!你听!”

曹暮的笑声渐渐止歇了。

“曹暮……”没用姜冉再扶,曹暮自己站了起来,姜冉的目光与曹暮一触便飞快地转到一边,叫了曹暮一声,却不知道往下该再说些什么是好。

曹暮竟没有理睬姜冉,缓缓转身,朝门外走去。

“曹暮!”姜冉先是一呆,紧接着清醒过来,向前扑去,从背后抱住了曹暮。

曹暮身子一颤,停下了脚步。

两人便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仿佛时间静止了。

“姜冉……”良久,曹暮终于开口,“放开。”

曹暮的声音听在姜冉耳中,就像是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从一个连岁月都结成冰峰的地方传来的,好像把自己的身体也冻僵了。

“曹暮……为什么?”姜冉轻轻松开曹暮,涩声发问。

“为什么?”曹暮重复了姜冉的问题,咧开嘴,笑了。

“别和……别和文昌为敌……答应我,好吗?”姜冉转到曹暮的面前,望着曹暮的眼睛,这一回,她没有把目光转开。

姜冉不知道从曹暮的眼神中读到的是什么,没有一丝感情从中显露,曹暮的眼神太过深邃,像是把一切都隐藏了。

但姜冉知道,曹暮一定能在自己的眸中看到坚持。

“小冉,”两人对视片刻,曹暮轻声说,“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做游戏的时候,你总是要让着我,你说你比我大,你是我的姐姐。结果……明明每一次我都是只靠自己就可以赢了,但每一次都不能算是真的赢了。”

“于是我也反过来让着你。”曹暮接着说道,“可那样,游戏虽然还可以进行下去,但那已经不是游戏了。”

“我……”姜冉没有听懂曹暮的意思。

“你不明白?”曹暮又笑了,“其实,就是从小时候开始,我学会了不去和你争第一,上学以后,尽管我们都渐渐没有时间做游戏了,可我已经学会了不去争那个第一--因为那根本没有意义。”

“我不知道李亚峰他是不是和我有过类似的经历,但他在学校里做得比我还要彻底,连我都差点儿都瞒过去了。”

曹暮或许还是第一次没把李亚峰叫成“老大”,他也发觉了,自嘲似地笑笑,说,“可我好歹还是看出来了,所以,我认下他当了老大。”

“说实话,李亚峰的确有老大的样子,我也从心里认了他这个大哥。”曹暮叹了口气,“后来很多事情逼得老大他没法再装下去,顺带着,我好像也算成了个人物。”

“可是,我还是我,还是那个不想去争第一的我。”

“曹暮,难道你……”姜冉忽然明白了,面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早知道,老大他自己也明白我的脾气。”曹暮凝望姜冉,缓缓地说,“所以,当老大成了华文昌的时候,他放下了所有的顾忌,他在逼我。”

“不是的!”姜冉几乎是惊呼着接口,“我早听亚峰说过的,周谨她的魂魄不是被文昌给收走了?我去求他把周谨救活,我……”

“没用的。”曹暮惨笑,“小冉,我有我自己的原则,这一点,老大--或者说华文昌--他很明白,他用我的原则来逼我,我别无选择。”

“再说,这未必就不是我自己的愿望了,哪怕那是深深埋在我心底的,哪怕埋得再深些,可愿望就是愿望。”沉静了一会儿,曹暮补充了一句。

“你根本斗不过……不是,我是说……”姜冉慌乱起来,在紫云阁中见到曹暮本来就让她吃惊了,更别提她想对曹暮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些,但两人交谈下来,话题竟然变得离姜冉想要问的事情越来越远了。

“小冉,不用掩饰。我什么时候要过面子?是,我原本以为我的本事已经可以和华文昌斗一斗了,但仅仅就我从那个北斗那里听到的来看,我的‘以为’显然大错特错,更何况,华文昌他居然就是老大,现在的我,的确,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曹暮面不改色,“小冉,我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从来不去挑战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算有非去挑战不可的理由,我也想着要从中找出一条更加合理的路来绕开。好吧,即便是我有自己的原则,我甚至也可以去试着修改它。”

“但……你依然有自己的底线?”姜冉颤声说。

“到底是小冉!”曹暮把手一翻,让折扇在手中开合起来。

“曹暮……你知道……我……很内疚……”姜冉的眼中滴下泪来。

“不用再说什么了吧?”曹暮轻轻拍拍姜冉的肩膀,“小冉,正是因为你是这样的,所以老大他……哦,所以李亚峰和华文昌才都爱上了你。所以……尽管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我也不会再问了。”

说着,曹暮绕过姜冉,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了。

“哦,对了,虽然你已经知道了,可我总不能从来没表白过一次就被甩掉不是?”曹暮在迈到门外之前忽然回头,一笑,“小冉,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

@@@

曹暮走出紫云阁,带上了门,耳中却还能听到门内传来姜冉的哭声,不由得沉沉地叹了口气。

当日在“文昌帝君府”中,曹暮原只是想套出姜冉的下落,却歪打正着,知道了姜冉果真正在天庭!

为了这个,曹暮与清水好子又密议了两个时辰,了解了更多的事情,同时也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到头来好不容易才与姜冉见成一面,却又闹到这个结果……无论如何曹暮事前也完全没能料到。

不过,看着台阶上还在装睡的清风和明月,曹暮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是与虎谋皮,结果也不尽人意,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没让天庭完全称心。

“记住,我能让你和姜冉见面,但你一定要让姜冉把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清水好子的叮嘱仿佛还在耳边响着,可曹暮与姜冉交往太久,一见之下就已知道,在姜冉心里,肯定还隐瞒着太多的秘密,就连天庭也绝想不到。

于是曹暮便早早地把话题转到小女孩的身上--在文昌帝君府中的几天里,曹暮看得出,天庭暗地里的监视倒有一大半是集中在小女孩那边。

只要将小女孩的事情让姜冉说穿,对天庭也就可以有所交待了。

但姜冉竟说小女孩便是自己的女儿!

无论这消息是真是假,都是从姜冉口中说出来的,曹暮根本不用装作,就已然大为失态,他转身就走,又何尝不是出于本心!

好在曹暮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接下来他对姜冉所说的固然是真心话,可目的却是让暗中偷听的人去重新掂量自己的份量--否则,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曹暮才不会将自己的心事白白袒露人前。

至于现在,曹暮还要以另一种方式把自己的本事“显摆”一下。

“小冉……唉……”曹暮叹着气,慢慢步下台阶。

待走到清风和明月的身边,曹暮的脚尖轻轻踢到了半倒的酒葫芦。

“哈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暮惨笑着弯下腰去,伸手摸向酒葫芦。

清风和明月在三清天上呆得太久,对“情”之一字毫无感念,但曹暮之前的姿态却让他们在心中未始没有泛起几分同情,二人只是继续装睡,生怕被曹暮看出了大家尴尬。

谁知曹暮的神态虽然有些疯癫,脚步虽然有些踉跄,但翻起脸下起手来却稳健得很!

曹暮的右手在即将触到酒葫芦的时候忽然飞快地转向了!

“啪!”清脆的响声在玉清天上传出很远,曹暮一掌狠狠地切在了清风的后脑!

明月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腰间一痛,却是被曹暮起脚踢中,身子登时飞出老远!

“仙童,偷听得可爽吗?”

等明月强忍疼痛起身飞回,却见曹暮的脸色铁青,冷冷发问。

“你……曹暮!你居然……”明月满眼都是不敢置信,刚才曹暮还伤心欲绝,怎么一下就好似变了个人?还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清风是在装睡?

“早知道天庭的仙童很有睡觉误事的传统,可我还没笨到会以为自己也能碰上一回!”曹暮的语声更加冷峻了,一脚踢到酒葫芦上,酒葫芦应声而碎,琼浆玉液洒满台阶!

“清风!你快起来!”明月顾不上听曹暮的话,大叫起清风的名字--曹暮翻脸实在突然,如何应对更完全在天尊的吩咐之外,明月不敢擅专,还想着要清风和自己一起拿个主意。

曹暮不说话,只冷笑着望着明月。

清风毫无反应。

“姓曹的!你都干了什么?”明月几乎要跳着脚大骂起来,哪儿还顾得上什么道心?

“明月仙童,你不是要称称我的斤两?”曹暮面上带笑,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别管你兄弟了,上来称称吧!”

“胡说!就凭你一个凡人……”明月刚骂出半句就已语塞,清风与自己同为天尊随侍统领,一身本领纵然称不上太高,至少也能与三官大帝比肩,可清风显见已是被曹暮刚才那一掌给击晕了,这如何是一个刚得道不久的凡人的实力?更不用提曹暮的话中分明是将自己与清风的传音都听到耳中了,便是道行稍低一些,也不会有这种耳听八方、堪堪入微的本事!

“曹暮!”明月再不答话,撤开拂尘,揉身便上!

曹暮将折扇向前一迎,“笃”的一声,架在拂尘柄上,起脚侧踹明月的腰眼,两人战在一处。

几个回合过去,明月已快被气得疯了。

当初李亚峰还在玉清天时,王信整日找上明月打架,屡战屡败,明月虽然对王信的本领大加赞赏,却是一直占在上风;可今日换了王信的“二哥”,明月的感受立时大为不同。

--这个曹暮实在是太缺德了!

一开始曹暮便用狡计踢了明月一脚,如今正式交起手来,更是招招不离明月已经受了暗伤的腰眼!

论招数,曹暮胜不过王信,但论起心计,曹暮可比王信强了太多,明月本就有伤,哪儿禁得住曹暮的虚着连坏?腰间接连受击,虽都能及时撤身,没被打实,这份羞辱却让人难过之极。

这还不算,待得明月专心去防腰间,曹暮却把招数一变,攻向腰眼的竟成了虚着!

战到酣处,曹暮折扇向下一晃,明月起手将拂尘从上缠下,堪堪与折扇相交之时,曹暮居然松手,任明月以拂尘夺去折扇,明月心中警兆刚起,便被曹暮一掌击散道髻,打到头顶百会,明月脑子一晕,昏沉沉向后倒退三步倒地,折扇却又回到了曹暮的手上。

“明月仙童,我听北斗星君再三叮嘱,说是你统领天尊随侍,是神通高强,叫我别惊动了你,却原来不过如此!”曹暮没再进击,反撤身冷笑三声。

明月摇摇头,站起身来,心中怒火被曹暮的话激得又盛了几分。

“罢了!曹暮,我看你看走了眼,正该自取其辱!”明月踉跄着向前走了一步,腰间头顶的伤处愈发疼痛起来,但手中拂尘上却已亮起了白色异芒!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辱人者人恒辱之’?”

“可你也要知道,辱人者人恒辱之!”

曹暮话音刚落,明月的话已出口,明月一怔,待要再改口却来不及了,不由瞠目。

曹暮却趁这个机会合身扑出,折扇滑入袖中,双掌上绿光大亮,中宫急进,直击明月胸膛!

明月避无可避,只将拂尘挡在胸前,硬受了曹暮一记!

“呀……”连一声惨呼都没能叫全,明月口中狂喷鲜血,萎然倒地。

这一次,明月是没法再站起来了。

“哼!东风吹,战鼓擂,如今天下谁怕谁!”曹暮傲然立于当场,把双手抄到胸前,仰头冷哼,一副狂态惟妙惟肖。

在无定乡中大战海山八妖中的嗜血狂刀亦能不败的两位天尊随侍统领,元始天尊的心腹干将,竟在半个时辰之内被曹暮双双击倒!

仅此一战,便能教曹暮震惊当世!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