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女儿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女儿

作者:凝翠崖

曹暮沉默了好久。

他心里明白:天庭之所以肯在自己的身上花这么大的力气,为的无非就是老大李亚峰。可老大他凭什么能让天庭如此重视?

哪怕就说老大他真当了什么“文昌帝君”,那也已经是当上了,天庭这又何苦来得?

除非……

曹暮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是了!

“星君,”曹暮这一声“星君”叫的语气中多少有些讥诮,“敢问星君,南海小虞山的鬼姑神在天庭所任何职?”

“你……”清水好子一惊!

“李斯说过的话星君似乎还没有否认过,那老大他人现在是在鬼姑神那里不错吧?”曹暮紧接着追问,“可我想不明白,依你说的,天庭发大军攻打无定乡,而华文昌正是无定乡中的什么‘妖首’,那老大他没理由不随军听用--说白了,老大他不就是对付华文昌的杀手锏?事关重大,天庭怎么能平白就让老大去了南海?还是老大他劳苦功高,玉帝放假让他出去公费旅游了?”

“曹公子……”清水好子面上的惊异之色渐渐沉静下来,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又是盈盈一笑。

“星君本事真是不小啊……”曹暮身子不动,低头玩弄着手中的折扇,轻声说。

--曹暮察觉得出,在清水好子的响指打过之后,书房内的气氛立时不同了,身侧感受到的波动告诉曹暮,从现在起,书房变了密室,再要说话,可就真成了“法不传六耳”。

“小女子当真羡慕你那个老大呢。”清水好子浅笑,“倒不是说他有多大的本领,是他的缘分可算得上天下头一份儿了……”

“华佗门也罢,天刑金针也罢,他拜下不久的那个师父也罢,”清水好子掰着手指数了下去,“千古难逢的缘法让他占了一个遍……这也算了,他竟然还有你和王信这两个兄弟……”

“王信大气豪爽,原是良将的材料,如今虽还没什么建树,但他由武入道,若是百年之内不死,必能成就一代宗师……偏偏这样一个人物居然还满心都是忠义,甘愿在李亚峰的手下尽责……真是让人有些心疼……”

说着,清水好子将春葱似的手指又向曹暮一点,“还有你。”

“我怎么?”

“小女子自信没说漏什么,你却能抽丝剥茧,料到李亚峰如今不受天庭号令,这已殊为不易;更有甚者,你居然当面对小女子就直接问了出来,这份胆识,可难为了天下的军师。”

“更何况……”清水好子微笑,“曹公子,你说小女子语焉不详,你还不是把自己近来的遭遇给隐瞒了下来?可惜,你是还不知道那人的来头……单凭你被那人拘禁了一年有余,要你去做天庭的小圣真君,怕还委屈了呢!”

“不必奉承……”曹暮一摆手,说,“那什么‘小圣真君’,只要二郎神杨戬不来找我的晦气,我当就是,就算是人质,我也当了。这总可以了?”

“曹公子,小女子看不透你。”清水好子不提杨戬已经丧在华文昌手下,语气中几乎有着几分诧异,“小女子知道,你甘心护送小女子来到天庭必有缘故,可这绝不只是为了你看着小女子受伤可怜……这几日你一直沉思不语、面色凝重,颇有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意味,你所为的又是什么?小女子虽说是来劝你的,可若是你就这么简简单单应承了,却让小女子的心里有些不安了啊……”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曹暮眯着眼睛笑了,“还要我递份投名状不成?”

“五百年后的那个你已经递过了。”清水好子的笑容很灿烂,却让曹暮从心底发冷,“小女子刚才忘了说,五百年后,宝光殿中,曹公子,你用十支天狼钉锁魂夺魄,险些要了小女子一条命去!”

“这个……”曹暮反应极快,“星君,照你的说法,华文昌都已经回来了,五百年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像就不那么重要了吧?别说再也没了重演的机会,你拿些我没做过的事情出来骂我,似乎有点儿不太公平啊……还有,你真以为我杀得了你?”

“罢了……”清水好子看似很疲倦地摆了摆手,“曹公子,天下能杀得了小女子的原本不多,但要让小女子自己来说的话,曹公子你……的确也该算上一个。”

“星君如此抬举,曹暮可真是受宠若惊。”曹暮哈哈一笑。

“曹公子,小女子只问你一句,”清水好子话锋一转,“你如今已经知道了华文昌的底细……天下大乱,你难道还甘心只在李亚峰手底下做个军师?”

“咦?被你看出来了?”曹暮又是一笑,眼神忽地变得狡黠。

“若不是,你为什么在小女子面前如此锋芒毕露?”清水好子叹口气,“现下的你,和在雷州时有太大的不同了……”

“我要你先让我见一个人!”曹暮把目光放到西墙上的烟雨图上,久久不肯挪开。

…………

“与虎谋皮啊……”两个时辰之后,清水好子离开了,曹暮重重地坐到书房的椅子上,深深叹气,目光迷离。

@@@

“谁!”明月正盘腿坐着闭目养神,忽然听得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如临大敌地四下观望。

“明月,你……”清风站住了没动,看看明月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清风,是你啊。”明月仔细地看了几眼,摇摇头,“没事儿别吓人好不好?”

明月这几日可真有些草木皆兵了。

自打姜冉进了紫云阁,玉清天上就没得过片刻清静--就连元始天尊也不知躲到了哪里,轻易不肯亲身出面。

平心而论,姜冉比李亚峰和王信都好伺候得多,原本明月奉元始天尊法旨看守紫云阁时还冲清风好好幸灾乐祸了一番,但没过多久,明月的一张小脸就变苦了。

--也不怪明月觉得冤屈,玉清天至高无上,紫云阁更是既尊且贵,常人想进还进不来,怎么这个姜冉一到,就冒出来那么多劫牢反狱的?

话说回来,明月身为天尊随侍的统领,又深得三位天尊宠信,一身本领自是高得没边儿,真要是碰上不开眼的,明月倒也不在乎让自己的拂尘底下再多几个死鬼。

偏偏明月这几天遇到的人物的本领竟然一个赛一个地高到比没边儿还没边儿--就这样,元始天尊还传下话来,严令明月只许守好紫云阁,不得伤害来人。

明月无奈,只得调来五千天尊随侍帮忙,自己这就快要憋气死了。

“明月,天尊又有吩咐。”清风虽然生性暴躁些,但他毕竟与明月相处了数个千年,对明月的心思清楚得很,这句话说出来后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天尊又吩咐什么了?”明月差点儿打了个哆嗦,“要不要我再去调三千随侍过来?”

“明月……”清风苦笑,“你道心乱了。”

“道心……”明月长叹,“倒成了你来提醒我了……说吧,天尊他……”

“哦,天尊法旨,今夜那个曹暮会偷上玉清天,恐怕也会摸到紫云阁,天尊叫你不必理会,随他去便是。此外,你之前调到玉清天上的五千随侍另有差遣,今日紫云阁的守卫有我来助你。”

清风几句话交代完了,往明月的身边一坐,拉拉明月的袖子,“得,这个倒霉差事咱俩人一块儿担下来吧。”

“天尊到底在想什么?”明月迟疑一下,也坐了下来,随口抱怨着,“清风,这回我可琢磨不透了……”

“嘿嘿,”清风一乐,“明月,你平时整日里说我的脾气暴,可我比你有样好处,天尊的吩咐,我从来不去瞎想。其实,天尊自有道理,咱们就算胡乱揣摩那也揣摩不通的。”

“我哪儿有胡乱揣摩?”明月低着头闷闷地回嘴,“清风,我就是觉得这事儿太蹊跷。”

“怎么蹊跷?”清风左右无事,顺着明月的话头就接了下去。

“别的先不说了,就那个姜冉,知道她在紫云阁的本来就没几个,除了王母娘娘,如今都在上清天,哦,就连太白长庚星也老老实实呆在玉清天的偏殿里……这事儿是咱俩一块儿去办的,风声怎么就走漏了呢?”明月这是真的有些纳闷。

“那有什么稀奇?难道不能有人掐算出来了?”清风大大咧咧地说,“明月,你成天价就琢磨这个?”

“三清境里的事情有谁能掐算得出来?”明月刚反驳了一句,忽又住了嘴,望定了清风,似有所悟。

“你看我做什么?”清风这个道童变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是啊……”明月没理清风,自顾自说了下去,“若是常人自然不能算到三清境中,但还有小虞山上的鬼母!就像天尊的本领你我无从揣测,鬼母的神通不一样也是莫测高深?我听说李亚峰与那个姜冉有情,偏偏他又是去了南海小虞山!怪不得我摸不清他们的底细!原来这几日到玉清天上捣乱的就是鬼母一脉!”

“明月,你……”清风原本没在听明月的嘟囔,但“鬼母”二字是何等的份量?清风想要不听也不由得听了进去,脸上立时露出了骇然之色,“你一直在和鬼母打架?”

“笨!”明月抬手打了清风脑袋一下,“当然不是鬼母自己,要不然我还能坐在这儿和你说话?不过……我早觉得那几人的门道诡异得很,现在想想,应该是鬼母门下无疑了,说不准其中就有鬼母的公子!”

“鬼母的公子?”清风撇撇嘴,“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亏你还埋怨来人神通太大,连随侍都调了五千过来,你想想看,鬼母的那个三……我什么也没说……”

为了小虞山鬼母的三公子之死,元始天尊几乎被矮胖老人逼得要去上吊,清风便是线条再粗,也知道“鬼母三公子”在玉清天上早就成了禁句。

“我出手的时候你只知道躲在一边儿看热闹,又哪儿知道厉害?”明月了解清风的想法,接口反驳,“小虞山之名岂是幸致?我若早知来人是鬼母公子,只调五千随侍我还嫌少了!”

“嗯……那也难怪天尊下令叫你不得伤了来人,无定乡还没打下来,天尊是不愿再树下小虞山这个强敌吧?”清风岔开话头,学着明月动起了脑子。

“是啊。”明月点点头,“玉帝有多久没碰上如此棘手的事情了?当年黑龙作乱也不过只用了万余随侍就平定下来,可现今为一个无定乡就已派出了不下三万!更别提上次……”

“谁教遇到了天鬼?”明月话中对玉帝殊乏恭敬,清风却就这么接了下来,反对之前无定乡一战中整整五千天尊随侍丧在李亚峰放出的五鬼手下的事情大加评论,“该怎么说?非战之罪,对手选得太坏了,咱俩能逃回来就是靠的运气!我说……”

“所以我说你别看轻了前几天那些来劫姜冉的人物!”明月打断了清风,没好气地说,“鬼母之子虽然还未曾修成天鬼,但他们却是天下修为最接近天鬼的!”

“我哪儿有看轻了……”清风嘟囔一句,谈兴却也上来了,开口说,“你听太白长庚星说了没有?”

“说什么?”

“无定乡里的细作传来密报,说是海山八妖的老大:无敌子出关了!”清风把身子凑近明月,小声问,“你不觉得玉帝这回得更发愁了?”

“哈,我早知道你就会幸灾乐祸!”明月一把抓住清风,“这几天我忙着打架的时候你是真一直在旁边偷笑呢吧?”

“哪儿有,哪儿有,”清风讪笑几声,“不过今天应该不用打了,天尊好像亲自带随侍守在玉清天外围了,咱俩只要专等曹暮上来就行……”

“那个曹暮啊……”明月摇摇头,说,“且不管天尊究竟是如何打算的,我可是还没见过曹暮呢……”

“嘘!来了!”清风轻轻一拉明月的袖子,两人立刻一起收起声息,闭目假装打起盹儿来。

玉清天为三十六天第一高位,三清至尊元始天尊的居所,原也没有什么昼夜之分,只是自从姜冉被锁进玉清天的紫云阁后,连日来都有外人悄悄摸上来打探,甚至还想着“劫牢反狱”,虽然在明月和五千天尊随侍的防备下来人俱都无功而返,可玉清天上既然不得安宁,御外的法阵还是要布下的。

法阵依阴阳二气而动,每当申酉交汇,便有浓雾四出,将天光遮住几分,把个玉清天弄得恰如薄暮。

曹暮也就趁着这个时候偷偷闯了进来。

“怪了……”曹暮蹑手蹑脚地行了几步,雾气蔽眼,运足目力也望不到三尺以外,心下不禁有些着慌。

“不过倒是似乎的确没人……清水好子她说的会是真的?”曹暮又往前走了半晌,不见有人,四下也寂静无声,胆子稍微大了些,展开身形疾飞起来。

“难道……是个迷阵?”曹暮在雾中紧飞了一会儿,耳畔尽是风声,却依旧是只见到白茫茫的一片,心底愈发忐忑。

“不对,玉清天好歹不会太小,我又是从边儿上摸进来,要想找到正主儿,总得多花些功夫,急什么……”

曹暮刚默默地提醒自己一句,忽然就在极远处望见一点光芒。

“是那里了!”曹暮心头一喜,掐住了隐身诀,急急飞掠而去。

“清风,他就是那个曹暮?”明月半躺在紫云阁前的台阶上,眼睛闭着装睡,嘴唇不动,传音向清风求证。

“就是他了。”清风靠在明月腿上,身子蜷缩,半张着口,样子虽然像是睡得深沉,传音却清晰得很。

“我可没看出他有什么了得的……天尊怎么就听了北斗星君的话,对他这么重视?你说,他找姜冉是要干什么?”明月人虽沉稳,但还是改不了爱揣摩上意的毛病,这一声问,倒像是在自言自语了。

“我哪儿知道?”清风若不是在装睡,必定冲明月翻起了白眼,“明月,你也清楚,北斗星君历来直接听命于天尊,天尊也历来对北斗星君言听计从,你真要想知道为了什么,等曹暮进了紫云阁以后,把耳朵竖起来不就完了?”

明月没再答话--曹暮已经到了紫云阁前。

“嘿……”大雾中曹暮依旧不能看清远处的事物,连紫云阁的轮廓望去也模糊得很,可曹暮却先一步看到了躺在台阶上“睡觉”的清风和明月两名道童,轻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清风与明月的作态不可谓不像,在台阶前,还放倒了一个拔开塞子的葫芦,扑鼻的酒香从葫芦口冒出来,在二人的胸前、地上,还有几块酒渍。

曹暮仔细看了清风与明月半晌,叹口气,摇摇头,绕开二人,走到了紫云阁的门前。

曹暮在紫云阁的正门上轻轻一推,门没有开,曹暮又伸手在门上来回摸索,良久没有动静。

“明月,你做什么手脚了?”

清风和明月两人似是脑后长眼,对曹暮的动向一清二楚,明月的面上微微露出笑容,清风却有些急了,忙传音发问。

“紫云阁本来就有天尊作法禁制,我也不过是在门上又下了一道锁符罢了,”明月传音回答,“清风,我要称称这个曹暮的斤两。”

“明月……”清风有点儿发急,“你早知道,为了曹暮过来,天尊暗中已将紫云阁的禁制给去了!你这是……”

“别着急。”明月笃定泰山,“清风,总不能让他太容易得手,要不然,他可会起疑心了……”

“你……”清风暗地里哀叹一声,明月道法精强,为人沉稳宽厚,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都好,惟独只是功利心有些太重,一直看北斗星君不顺眼,这回他在紫云阁上设下一道锁符,是明摆着要剃北斗星君的眼眉了。

且不管清风如何着急,曹暮却好像发觉了什么,猛地退开三步,伸手把折扇拿了出来。

“开!”曹暮轻声低喝,手上将折扇一开,微微一蓬绿光从折扇上悄然腾起,朝紫云阁的大门罩了上去。

“哪儿那么容易就开了?”明月从底下撇了撇嘴。

果然,绿光向前推进,与紫云阁的大门一触,门上陡然射出一层明黄色的神光,将绿光完全挡在了外头。

“嘿……”曹暮一声冷哼,折扇在空中向四方迅速一切,又有绿光再次腾起,这一回绿光的动作却快了,四面齐上,与之前的那蓬绿光一起,将紫云阁大门上射出的神光包在其中!

“破!”

曹暮的眉毛一挑,合上了手中的折扇。

一点儿声音也没发出来,明黄色的神光被绿光向内压灭,绿光随即也消于无形,紫云阁的大门洞开!

“咦?这个姓曹的还真有点儿本事!”明月差点儿就叫出声来了。

曹暮将紫云阁大门上的锁符破掉其实算不得什么,明月最初也没打算着要真把曹暮彻底挡在外头,可曹暮破得也太漂亮了!

明月本来还想着装作被曹暮施法时惊动,顺便翻个身呢……

“谁?”紫云阁内传出了姜冉的声音。

门,关上了。

“小冉,是我。曹暮。”曹暮的声音不大,似乎也很平静,但正因为过于平静了,却显得很有些不自然。

“……曹暮?”姜冉先是一惊,紧接着便是一喜,急忙往前走了两步,又迟疑地停住了。

紫云阁内,华灯高照,如同白昼,姜冉和曹暮两人站定,互相望着对方,心底竟都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小冉……你……”曹暮话刚说出口,突地自嘲似地笑了笑,没再往下说。

--曹暮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和姜冉是多年的老邻居了,曹暮从小就跟姜冉一起长大,更进了同一所学校,在曹暮看来,姜冉只是自己的老朋友,小时候还一块儿撒尿和泥呢,怎么后来就成了什么“校花”了?

等到李亚峰对姜冉一见钟情,逼着曹暮给他出主意,曹暮一开始还有几分好笑,可真要出主意了,竟莫名地有些心悸;再见到姜冉的时候,眼神不知怎的就老是飘开;听王信罗哩罗嗦地发表有关姜冉和李亚峰这段“良缘”的看法的时候,尤其发觉姜冉在李亚峰面前露出笑容的时候,曹暮都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跳得特别快。

不过生活一直没有给曹暮什么机会,从雷州的“神医骚动”开始,曹暮就没能停下忙碌,更因为与李亚峰的交情,曹暮甚至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姜冉,不想让两人独处。

紧接着便是那一出惨剧--周谨之死让曹暮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即便是在天外天的那段日子里,曹暮也放弃了让自己的思虑跑到姜冉的身上--与其说是无心,倒不如说是刻意。

直到曹暮遇上了那个自称是“姜冉的妹妹”的小女孩。

直到曹暮从北斗--清水好子的口中得知姜冉果然就在天庭。

直到此刻。

一定是太久没见过面了的原因……曹暮这样对自己说着,因为曹暮忽然发现姜冉真的……是,竟然是真的……那么漂亮……

要命的漂亮!

之于姜冉,对曹暮的出现更多的则是惊讶。

“曹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姜冉迟疑地问。

姜冉的这份迟疑固然是事出有因,可这不单是为了意外,还有几分“惊艳”!

姜冉几乎以为自己是认错了人。

曹暮原本就是李亚峰这三兄弟中最帅气的一个,但就像曹暮以前不怎么把姜冉这个“校花”当成一回事儿一样,姜冉也没觉得曹暮就怎么“玉树临风”了,不过这会儿却又有些不同。

曹暮上玉清天毕竟是偷偷摸摸的,也早从清水好子那里知道了玉清天上的境况,便换上了紧身夜行衣,衬得身子挺拔之极,这也罢了,曹暮早先惯有的慵懒神色全然不见,眼若寒星,透出无限的精神和认真出来,姜冉却从来没见过曹暮会有这般的神韵。

“小冉,我……”

“曹暮,你的样子……”没让曹暮说下去,姜冉抢着开口,开口先笑,“这么久没见你,好像你一下子长大了呢!”

“小冉……”气氛全让姜冉这一笑一问给败坏了,曹暮差点儿没哭出来,“小冉,你明白一点儿好不好?看我这一身行头你也该想起来,你现在可是让人给关着……我冒了多大的险才找到你,你……”

“怎么?要我鼓励你一下?”姜冉又是一笑。

“省省吧。”曹暮垂头丧气地回答,手指一勾,墙边的椅子飞了过来,曹暮重重地坐下了。

“看你这样子是一时半会儿还没事儿?”姜冉对曹暮一向信任,随口问了一句,也找椅子坐了下来,“你怎么能到这儿来的?还有……你……大概真变了不少呢,你都知道什么了?我有一肚子问题要问你。”

“小冉,我也有事儿要问你。”曹暮抬头,说,“不过你现在好像也和以前不太一样,至少知道动脑子了……我还以为你一见着我就要我把你给救走呢。”

“少来!”曹暮顺口插科打诨,却让姜冉的情绪一下低落了,“是元始天尊把我关在这儿的,你就算真长了本事,想救走我那也太难了点儿。”

“元始天尊……”曹暮轻叹一声。

“曹暮,你是怎么摸到这里来的?”姜冉见曹暮没再说话,开口问。

“我……”曹暮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来。

“怎么了?”

“这事儿说来实在话长,还是我先问你,据说你本来不是在……在观音菩萨那儿?怎么就到了天庭了?”虽说已经适应了,可曹暮还是觉得动不动就把“观音菩萨”之类的人名挂在嘴上有点儿别扭。

“这个……我这儿也是说来话长……”姜冉苦笑起来。

说实话,姜冉也不是很明白自己怎么就在天庭了。

当初在心魔界,浑沌暗袭矮胖老人,矮胖老人以大法力破解,姜冉便是夹在矮胖老人以神功卷起的龙卷风中被抛出了心魔界,但姜冉法力低微,刚沾着个边儿就晕了过去,矮胖老人虽有护花之心,可毕竟事出突然,却没能顾及到她。

矮胖老人情急发威,龙卷扶摇而上,姜冉竟被直接抛到了三清境的上清天中,为天尊随侍所擒--说是“所擒”,当时姜冉还依旧昏沉,倒是自己送上门去了--好在姜冉运气不错,天尊随侍统领碰到了太白长庚星,太白长庚星又认得姜冉,这才没被当成奸细。

姜冉和李亚峰、华文昌之间颇有干系,天庭自然要盘问一二,可姜冉自知在心魔界的遭遇太过紧要,只是不说。一来天庭不知其中关节,二来姜冉身份特殊,不好动刑,玉帝无奈,这才给她随便安了个女仙的名头,安排到王母身边,打算缓缓盘问,却先把这消息瞒过了至今还在军中的观音。

后来矮胖老人上玉清天找元始天尊讨李亚峰,无意间提到心魔界中有个不怕逆天邪功的女童对姜冉言听计从,元始天尊大惊之下,便把姜冉直接软禁到了紫云阁。

这些波折姜冉根本无从知晓,更没有反抗的资本,只得天庭怎么安排就怎么做了。

再说,姜冉可还有更重的心事。

“姜冉,哪儿还有那么多的‘说来话长’?”曹暮沉默一会儿,没再体谅姜冉,直接说道,“我这头儿也就算了,你和老大可是……咳,现在连元始天尊都动了真格的,早就没什么秘密了,你还有什么顾忌?”

“我没顾忌……”姜冉话说一半,忽然想了起来,反问,“曹暮,你不是很早就失踪了?你到哪儿去了?哎?听你的口气,是……都知道了?”

“真真假假的,我听说了不少,可事儿太乱,所以我才要找你求证不是?”曹暮飞快地接口,“反正,那个该死的华文昌就是五百年后的老大应该是不错了吧?”

“……这个……是真的……”姜冉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曹暮哀叫一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这回事儿可难办了……”

“……”姜冉默然。

别人纵然不会太在意华文昌手底下还有一个普通凡人的血债,姜冉却知道曹暮绝不会轻易就忘了替周谨报仇。

“还有……嗯……别的先放下不管,你认不认识一个小女孩?”曹暮苦恼的样子来得快去得也快,马上又抬头发问。

“小女孩?”姜冉腾得一下站了起来,连椅子都带翻了,可姜冉却毫不在意,只是急声追问,声音几乎有点儿发颤,“你……你见过她?她在哪儿?快告诉我!”

--这些日子,姜冉最挂心的就是自己在心魔界中见到的那个小女孩,那个“心魔之女”!

“你……”曹暮没料到姜冉的反应这么强烈,瞪大了眼睛,说,“我……我还没说是哪个小女孩,怎么你就……”

“还能是哪个?”姜冉差点儿要走过来揪住曹暮的脖领了,“一定、一定是……”

“是谁?”曹暮把身子向后缩了缩,“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和我说的那个是不是一个,不过她说是你的妹妹,也认我当了哥哥……哦,还有,你先别着急,她和我在一块儿,这会儿在那什么,文昌帝君府里呢……你……”

曹暮的话像是安了姜冉的心,姜冉面上神色一缓,朝后退了几步,却被躺倒的椅子绊住了,身子摇了摇,险些跌到。

“姜冉!”曹暮赶上来扶住姜冉,脚下一翘,摆正了椅子,让姜冉坐下,顺口问,“你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吧?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个妹妹……”

“她……”姜冉轻轻挣开曹暮,“她是我的女儿。”

姜冉的声音不大,但毫无犹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