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个盒子(上)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个盒子(上)

作者:路人乙

正文第一百四十七章一个盒子(上)

战局变乱时,往往会有人用“惨烈”来形容,但十个月前无定乡和天庭那场大战却因为种种原因,到头来只剩了一个“惨”字。

混战之中,或许没有人能看清那一战的真相,只有一直没有参战的马五才多少知道那与自己极不光彩的作为有莫大的干系。

“有句话叫‘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一战正是如此。”神农谷寒竹林中,马五继续给华八和张甜讲述着,“本来大战到了贤侄的那个师父和三公子加入战局,天庭也就该撤兵了,混战中虽然各有伤亡,却也算是不分胜负。”

“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只说半句?哦,我是说马师伯祖……”张甜吐吐舌头,望了华八一眼。

“这却怪不得马五。”马五仰头望天,慢慢地说,“谁能想到?到最后竟然是天庭和无定乡都输了!”

“等等,不对了吧?”张甜又插嘴问,“明明是天庭和无定乡打架,怎么能都输了?总该有个赢的啊。”

“那一战中没有赢家。”马五叹口气,说,“混战中,不知道是谁--啊,照三公子的说法应该是天庭的三官大帝同时围攻--把四公子暗害了,大约是这个惹出了大乱。”

“什么?小虞山的四公子死了?”华八接连倒退了两步,惊呼出声。

华八是从华佗门的典籍中知道了有关南海小虞山上的鬼姑神的传说--天庭组建华佗门是为的在找机会让华佗门中人暗中投向逆天邪功的创始者,对于鬼姑神这一类的人物自然要讲个清楚。

“是,四公子死了,灵鬼无所谓元神躯壳,死了就是死了……”马五心头乱跳,语气却是淡淡的,“只是谁也没料到,四公子一死,五只天鬼就立刻发了疯。”

这倒也怪不得马五,从古至今,天鬼便只有南海小虞山的鬼姑神一个,而且鬼母从未出世,又有谁能预料得出天鬼的动向脾性来了?

“天鬼再次失控,三公子又心痛四公子之死乱了方寸,无暇出手……”马五接着说,“结果天鬼不分敌我,大开杀戒,无定乡上下只看见了青、赤、白、黑、黄五色光团上下翻飞,跟着就是血肉四溅,除了我家兄弟、大力王等有数几个之外,无论是谁,沾着就死,碰上就亡……只是一刻之间,战场中差不多就少了一半人……”

“之后呢?”马五说得平淡,但想着当时的惨景,张甜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由自主地跑到华八的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看着马五。

“之后……大约是贤侄的那个师父和贤侄合力压制了五鬼……咳,具体如何我又怎么知道?五鬼失控后我和三公子首先离了战场,之后的情形也都是听人说的了。”

马五长叹一声,“无定乡被天兵围困,损伤多少是探听不到的,只是听说了天庭最早派出的四方神死了一半,二十八宿中只剩下了六个活人,除去天尊随侍,天庭前后共派了六十万天兵出来,结果能活着回去的大约是十八万,三停中还不到一停。”

“哦,据传闻,天尊随侍一共派出了五千,悉数阵亡,到头只有两名道童逃回……要真是那样,想来无定乡也必定大伤元气……”马五顿了顿,补充说。

“华八那个徒弟呢?”

“我师父呢?”

华八和张甜沉默半晌,同时问了出来。

“不知道……”马五苦笑,“马五只是混到天兵队中打听,听说的只有‘文昌帝君’在那一战中下落不明……哦,贤侄就是那什么文昌帝君。”

“什么?我师父又下落不明了?”张甜跳起来大叫,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嗯?为什么要说‘又’呢?”

@@@

与马五的预想一样,无定乡虽然经过了将近十个月的修整,但在那一战中留下的创伤却再也无法抹平了。

无定乡。珊瑚集。

“燕子,诛仙大阵中各处巡查已毕,你也该休息了。”狐六柔声说。

“姑姑,我不累。”南宫飞燕的眉毛轻轻一挑,摇摇头。

“不累也要歇着。”狐六拍拍南宫飞燕的肩膀,说,“你不用这么尽心竭力的,现在咱们无定乡上上下下谁不服你?你这是何苦?”

“姑姑……”南宫飞燕把头低了下来,“我……”

“半年多了,我从你脸上就没再见着过笑模样……燕子,那一战怪不得你,你这样天天自责,实在惹人心疼……”

“姑姑,要是当初那一群道士杀入无定乡的时候我不派出那两支伏兵,他们就不会被五鬼杀了……他们等于是死在我手上的啊!”

南宫飞燕坐在法台上抬起俏脸看着抚住自己肩膀的狐六,眼中已含满泪水。

“我说了多少次了,这怎么能怪你?”狐六大是不以为然,“要不是你当初指挥得当,无定乡的损伤可就不只是这些了。天鬼之威,又怎么是普通可以抵挡得了的?再说,这半年来你操演诛仙大阵对抗天庭,累得整个人都消瘦了……姑姑说了多少遍?你不心疼你自己,你姑姑可心疼。”

“姑姑……”

“唉……真是苦了你。”狐六叹口气,“依着我的意思,当初那个华文昌根本就不该把诛仙大阵交给你!看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等他回来,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姑姑,这不能怪他的!”南宫飞燕立刻反驳。

“不怪他怪谁?”狐六笑了,“你们小儿女之间的事情姑姑不会去管,可华文昌骗得整个无定乡都听他使唤,这笔帐又怎么算?”

“他也是为了无定乡,要是没有诛仙大阵,天兵早就攻进来了!姑姑,你也不想,他要是一开始就说是我弟弟,那还会有谁听他的?”南宫飞燕不服气地说。

“哈哈,姑姑早就知道,华文昌骗走的还有我家燕子的一颗心呢!这笔帐就更要算了!燕子,你说怎么算才好?”狐六眼中带着笑意。

“姑姑!”南宫飞燕赌气转头。

“好了好了,燕子,姑姑也不笑你了,你还是快点儿去休息。”狐六拉着南宫飞燕站起来,又推了一把。

“姑姑,一个时辰以后诛仙大阵四门例行变队,拜托姑姑盯着了。我去看看……她。”南宫飞燕无奈,对狐六交代起来。

“好吧。”狐六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南宫飞燕说,“她应该还在老地方。”

“我知道。”

说着,南宫飞燕飞身走了,留下狐六守在珊瑚集的法台上。

“她……”狐六望着南宫飞燕的背影,轻声叹气,“燕子,你可要小心,她……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狐六至今还记得当初在那场混战之中那个人来到珊瑚集法台前的情景,那个人脖子上架着自己的宝剑,却还能从容答对,那已不是一个普通的凡间女子可以做得到的了……

“王怜怜!”还离着恨情崖老远,南宫飞燕就叫了起来。

“南宫老师。”斧削般的恨情崖崖顶有一座孤零零的茅屋,王怜怜从茅屋中走出来,给南宫飞燕打起了招呼。

“你怎么又到这儿来了?”南宫飞燕落在崖顶,皱了皱眉,“不是给你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庭就会发难,恨情崖顶和诛仙大阵离得太近,容易出事吗?”

“南宫老师,我……”王怜怜欲言又止。

“是,我知道,你觉得在这里似乎能听见华文昌的声音……”南宫飞燕叹着气说,“放着随缘城里好好的房子不住,倒从这儿自己盖了间小屋……让我说你什么好?”

在十个月前天庭和无定乡的那场混战中,王怜怜来到了无定乡--确切点儿说,是被天庭三官大帝中的洞阴大帝和观音菩萨一起护送着偷入了无定乡。

按照设计好了的说法,王怜怜应该对无定乡中的群妖有这样一番说辞:自从知道了华文昌和李亚峰同为一人,又听说了华文昌在五百年中的种种经历之后,原本在观音座前学佛的王怜怜便对华文昌“心生爱慕”;于是,王怜怜趁着和观音一起来到战场观战的时候找个空档,偷入无定乡来找华文昌了。

天庭虽然对“情爱”二字向来不怎么在意,但能利用一下的时候却也没忘了。

这个说法看似漏洞百出,可实际上却难以反驳。

一者,无定乡的南宫飞燕曾经在雷州的“外国语学校”任教,对王怜怜和李亚峰之间的关系应该略有察觉,层层推导下来,王怜怜爱上华文昌的说法并非不能取信。

二者,混战之中无定乡各处自顾不暇,不会有人注意到王怜怜是否真的是独个儿混进了无定乡,王怜怜又的确在观音座前学了些佛法,用来混淆视听没什么问题。

三者,纵然有人会以为王怜怜是天庭派出的奸细,但王怜怜的目的只是在华文昌身边呆着,趁机偷取天刑金针和泰山无字碑,成功之前绝不会与天庭联系,成功之后更是直接就走,即便无定乡中群妖心有疑虑,暗中监视王怜怜,王怜怜也完全没有马脚可以外露。

另外,华文昌当下并不在无定乡中,这正好能让王怜怜在无定乡里多呆些日子,时间一长,群妖的戒心自然也就少了。

天庭漏算了两点。

第一,这套说辞是以华文昌和李亚峰同为一人的事实已经被无定乡中群妖所知的前提下预备出来的,但这一点在天庭虽然是半公开的事实,可无定乡群妖却并不知道--尽管天庭在无定乡中也有些细作,怎奈这些细作都是早几百年就派出去的,对现今天庭的事情根本没有了解,又接触不到这么机密的计划,结果该报的不报,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说了不少,把事情整个儿耽误了。

第二,不管准备得多么充分,计划的实施却只靠在了王怜怜一个人身上--换句话说,王怜怜不合作,全都白搭。

王怜怜果然没有合作。

--在珊瑚集被狐六用宝剑比着脖子的时候,王怜怜直接就说了把自己是天庭偷送进无定乡来的奸细。

王怜怜有她自己的想法。

有关天刑金针和泰山无字碑的事情王怜怜也知道太过要紧,没有说穿,只是自承是天庭送进无定乡的奸细,因为未来她和华文昌有过五百年的夫妻之情,天庭便以她的家人为质,强令她来刺杀华文昌。

王怜怜把天庭的用心说得险恶无比:如果王怜怜刺杀华文昌成功,天庭就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如果不成功,王怜怜则必然被处以极刑,可王怜怜毕竟和华文昌之间有很深的渊源,王怜怜一死,华文昌的心神也会大乱--反正不管怎么算,天庭都不吃亏。

本来对天庭就恨之入骨的群妖除去对华文昌的身份惊讶无比之外当然更容易接受这个说法,大家对天庭破口痛骂的同时倒也很快就接受了前来“投诚”的王怜怜;大力王甚至当众许下诺言,在无定乡反攻天庭的时候一定先要救出王怜怜的家人--王怜怜私下里猜测,天庭之所以没能想到这样的点子大概是下意识里不愿意挨妖精的骂。

结果,王怜怜成了无定乡里公认的“苦人儿”--就连天庭暗派在无定乡中的奸细也都被感动了。

自然也有些精明的妖精--包括大力王本人在内--对王怜怜的话不肯尽信,但在无定乡上下都对王怜怜信任有加的大环境中,暗地里的监视持续的时间甚至比王怜怜预计的都短了很多。

说实话,王怜怜在无定乡中住得很舒服。

唯一让王怜怜烦恼的是自己的心情。

在观音带着王怜怜来到天庭军中的那段时间里,王怜怜曾经想过要见李亚峰一面,但观音却以种种理由拒绝了王怜怜的要求--王怜怜知道,那无非是怕自己和李亚峰见面后多说些什么,最后影响了自己到无定乡中卧底的决定。

这同样令王怜怜心情烦躁,虽然明知自己在军中的事情李亚峰可能并不知情,可王怜怜还是顺带着对李亚峰也埋怨起来了。

另一方面,对于天庭交代下来的任务,王怜怜还没想明白自己到底该不该做--姜冉出于自愧给王怜怜交心的时候曾提到过如果王怜怜偷出了天刑金针和泰山无字碑,结果能够成功阻止了浑沌的话,王怜怜就会成为幕后的英雄,没准儿会让李亚峰不得不对王怜怜“承担责任”。这一度让王怜怜很是心动。

但王怜怜毕竟是现实社会中的高中生,完全明白这和所谓的“爱情”根本两样,自己的一厢情愿是不会有用的。

所以,王怜怜还在犹豫。

就是为了这个,尽管王怜怜一早就知道华文昌现在不在无定乡中,但她进了无定乡之后发现华文昌真的不在,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只是后来就渐渐变了……

天庭、或者说得道之人,都是不怎么在乎时间的,矮胖老人就曾经对李亚峰说过,“别想在百年之内把事情了了”--天刑金针和泰山无字碑如此重要,天庭一开口就给了王怜怜五十年的时间,权当是完成任务的“期限”。

可尽管王怜怜从观音那边开始修习了佛法,也算是个“有道”的了,时间观念却还是“凡人”的……再说她毕竟身上带着天庭的任务,一连半年多都见不到华文昌让她不得不着急起来。

最后王怜怜似乎想明白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份“着急”意味着“思念”。

在无定乡中呆久了,王怜怜也从南宫飞燕口中听说了不少有关李亚峰和华文昌来到无定乡后做的事情,但王怜怜几乎下意识地把这些都归到了华文昌的头上--事实上,李亚峰初入无定乡在思恩堂的宴席上摆出越王八剑图也好,在赛珍大会上以天妒丹夺得头名也好,甚至是后来华文昌自称“华佗门护法之人”骗过整个无定乡也好,这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任一件都足以让王怜怜听得眉飞色舞,禁不住心中神往。

王怜怜渐渐地把姜冉对自己说过的“华文昌根本就没把你放在心上,他在秦王地宫中亲口说过你不算什么”给忘记了,反倒开始向姜冉最担心的那个方向--站到华文昌一边--倾斜过去。

尽管这也许同样是姜冉在私心中偷偷希望出现的一个结果。

最大的一个证据就是王怜怜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在了观察“恨情崖”上,她从南宫飞燕的口中听说过:李亚峰、哦,不,华文昌对恨情崖很感兴趣。

王怜怜甚至在恨情崖崖顶造起了一间茅屋--虽然王怜怜学会的佛法还算不得什么,可这么点儿事情对她来说倒是已经很容易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