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入心魔界(上)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入心魔界(上)

作者:路人乙

正文第一百三十九章再入心魔界(上)

“事情没完?”李亚峰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牛魔王找自己可不会是只为了讲个故事的。

“老兄弟的苦衷天下无人知道,但老兄弟弃守灵霄宝殿去做了斗战胜佛的事情却天下皆知,为此,当年老兄弟的盛名至今还遭人不屑,当年盛事也再没人愿意提起……这口气,老兄弟咽得下去,我却不行!”

大力王斩钉截铁地说。

“大力王……”李亚峰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美猴王孙悟空的大名对于他来说是“绝对偶像”般的存在,李亚峰可不会想到在妖精中间竟还会有人敢表示不屑,这让李亚峰也无法不义愤填膺。

可这和现在的事局又有什么联系了?牛魔王到底想干什么?

“李亚峰,你看看这个。”

大力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卷轴,递给李亚峰。

“这是什么?”

李亚峰疑惑着打开卷轴,眼前一亮。

卷轴中画着数不清的人像,有老有少,有僧有俗,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只是清一色都是男的。

牛魔王还有这方面的嗜好?

李亚峰看看牛魔王,又摇了摇头:不成,感觉很怪异。

“你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你认识的。”大力王的语气冰冷。

“我认识的?这……都是你画的?”李亚峰困惑地问了一声,低头细看。

起首第一个,画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宽袍大袖,庄严自然。李亚峰摇了摇头,自己虽然认识几个老道,可那都是通过天庭的关系,其中也没有一个和这个老道相像。

第二个是个白面书生,相貌俊雅,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书名是《花间集》。李亚峰又摇了摇头,这如果画的是真人的话,自己没理由会认识一个几百年前的词人--即便不是词人,自己也不会认识。

第三个、第四个……李亚峰慢慢地把卷轴展开,细看下来,这些人什么样子的都有,将军、文官、屠户、小贩、侠客……不一而足,可就是没有李亚峰认识的。

李亚峰偷眼看,大力王正在一边站着,紧张地看着自己的脸色。

怪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李亚峰正奇怪,卷轴已经快要看到最后了。

“啊!”李亚峰心头突然一惊,险些叫了出来,倒数第三个人像自己见过!

何止是见过,那人和自己的关系还很深!

矮胖老人!

自己的师父!

没错!李亚峰又仔细看了一下,就连那副自高自大的神态都惟妙惟肖。

“你见过他。”尽管李亚峰自信没露出什么破绽,但大力王还是看了出来,伸手指在矮胖老人的画像上。

“是,我见过。怎么了?”李亚峰情知躲不掉了,坦然承认。

“你知道他是谁吗?”大力王的声音紧张起来。

“不知道。”李亚峰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你不知道?嗯,你是应该不知道。”大力王并不吃惊,反倒点了点头,把卷轴又卷了起来,只露出第一个道士,问,“李亚峰,你知道他是谁?”

“我是翻到最后才找到自己认识的一个好不好?”李亚峰努力想要气氛轻松起来,却没有成功。

“他是菩提祖师。”大力王淡淡地说。

“什么?”李亚峰这一惊可真非同小可,这个老道就是菩提祖师?美猴王的师父?

“你何必吃惊?”大力王又问,“你知道菩提祖师是谁?”

“是……谁?”李亚峰已经猜到了。

“这个卷轴上一共画着一百二十八个人,但他们都是一个,你认识的那个矮胖子也一样。”大力王看穿了李亚峰的心事,点点头说。

“本王在经营阴山鬼国之余,也曾做了一件事,”大力王慢慢地说,“本王彻查了菩提祖师的底细!”

“老兄弟是天下第一重义之人,能左右老兄弟的,除了本王和他的兄弟之外,就只剩了老兄弟的授业恩师!能让老兄弟连本王都不顾了的,也只有他的师父一个!”大力王像是在给李亚峰解释,又像是在理清自己的思路,“本王也曾经纳闷,老兄弟虽说是天地灵气孕育出的石猴,可本领也不该如此之大……除非是老兄弟的师父是个了不得的高人……”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菩提祖师……”李亚峰被大力王提醒,仔细想了想,也觉得有些不对了。

原来自己对菩提祖师所知的也只有这么一点儿而已!至于那灵台方寸山,也根本不知道在哪儿,更别提什么斜月三星洞了。

但师父明明说过他不是菩提祖师啊……虽然当时的样子有点儿奇怪,像是欲盖弥彰,可……

“本王交游不算不广,”大力王接着说,“但本王曾问遍天下地下,无论神仙妖精,对菩提祖师多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且,自从那一战之后,菩提祖师竟像是凭空不见了!这不能不让本王生疑。”

“说来一边经营阴山鬼国,一边还要四处搜寻菩提祖师并不容易……不过,本王这一番苦心终于没有白费,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本王找到了菩提祖师的下落!”

“当时菩提祖师化作了一个书生,也就是卷轴上所画的第二个人,”大力王缓缓说着,“本王原以为菩提祖师跟那些神仙似的搞什么‘游戏人间’的把戏,但看他的样子却又不像……后来,没等本王想明白该做什么,菩提祖师就认出了本王。”

“从老兄弟那边算起,本王应对他执弟子礼,可他却根本不认,完全不听本王说些什么,还矢口否认他就是菩提祖师。本王与他对质不成,又心痛老兄弟和当年往事,便与他大战起来。”

输了,肯定是输了。李亚峰心说,如果大力王遇到的真是自己现在这个师父,就是他再厉害,也没有不输的道理。

果然,大力王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说,“本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他面前,本王还不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纵然在大雷音寺前,本王感受到的佛门之威都不能与他的气势相提并论!”

“不过,他或许只是想让本王知难而退,对本王倒并没有杀心,那居然也不是为了老兄弟的面子--他甚至向本王承诺,除非对他冒犯之极,否则他永不会亲手杀我一名同道!他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承诺的……他当时的那副急切的模样至今本王还记得:竟像是想要澄清什么似的……”

“而本王也没有平白输了给他,本王从他的气势中找到了破绽,虽然绝不能胜,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本王却有办法跟踪他而不被他发觉!这幅卷轴,就是在那一段时间内画成的,大约……用了六百年的时间。”

“你有办法跟踪他?”李亚峰的头一下子大了三圈,矮胖老人的行踪向来神出鬼没,可大力王竟然暗中跟踪他了六百年?

“或许也不是,本王至今还在怀疑他其实是知道的,要不然怎么他会在六百年后突然不见了踪影?”大力王苦笑一声,“再说,本王在这六百年中一无所获--他变幻多种形貌,终日只在胭脂堆里打转,哪儿有个得道高人的样子?”

“可左思右想,本王还是发觉,他真的如他所说,并非菩提祖师。菩提祖师只是个小小的散仙,哪儿来的如此高绝的本领?又或者天地间根本就没有过菩提祖师其人,他不过是借了这个名字,又收了老兄弟这么一个徒弟罢了……就像这个卷轴上的其它一百二十七人一样,‘菩提祖师’,也只是个幻像。”

“那……他究竟是谁?”

“他究竟是谁?这本王却要问你了!”大力王哈哈一笑,目光紧紧定在李亚峰身上,问。

“我……我哪儿知道?”

“李亚峰,到如今你还要装着不明白本王把这些旧事都讲给你听的缘由吗?”大力王的声音严肃起来,“他是你什么人?”

见鬼!李亚峰在心里连声叫苦,刚才大力王讲的这些事情几乎是自己最为关心的,自己只顾了听,却忘了琢磨大力王的用意,更别提该怎么应付了。

“华文昌以这座诛仙大阵为晋身之阶入无定乡,紧接着,天庭就大军压境,我天下同道也汇集一堂……要说凑巧,这实在也太巧了一点儿!”

大力王冷哼一声,“李亚峰,你知不知道,天下有多少隐世不出的同道如今已到了无定乡?又有多少在暗处观望?以诛仙大阵为盾,海山八义树起义旗,再度打上灵霄宝殿的胜算又有多少?这一切你不觉得与当年那场大战太像了吗?”

“当年老兄弟是我天下同道的主心骨,而今日呢?”大力王一把抓住了李亚峰的肩膀,“虽然改了办法,但假以时日,华文昌却实在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美猴王!”

“这个……我想不会吧?”李亚峰的语气有点儿闪烁了,他心里清楚,华文昌或许不知道孙悟空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但一开始华文昌所想的,八成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尤其是诛仙大阵的功效已经得到了证明,接下来无定乡中的群妖对华文昌的敬佩恐怕不用多想,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出来了。

“华文昌和你是同一个人,而你与那人又有关系……这么算下来,本王心里实在是怕了!”

大力王激动起来,完全不听李亚峰说话,大吼,“本王不怕打不过天庭,本王怕的是当年的旧事会再次重演!那一战伤透了天下同道的心,绝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那……那你找我有什么用啊?”李亚峰又刻意装出了一幅可怜相,心里却打定主意要找个机会好好去问问矮胖老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亚峰的这一番做作没能瞒住大力王。

事实上,大力王来找李亚峰的目的不过是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他,好让李亚峰心中有数。

大力王和矮胖老人打过交道,知道他那样的人物不会是食言而肥的小人,所以大力王对矮胖老人反倒并没有太大的戒心。虽然北路天兵显然是被矮胖老人解救了,但大力王曾了解到了有关矮胖老人真身的部分隐秘,也不以为矮胖老人这是为了和无定乡作对。

当年美猴王突然投入佛门固然恐怕与矮胖老人脱不了干系,可大力王也明白那必定是美猴王自己不得不选的一个选择,并非是受人逼迫。

大力王只想让今日的李亚峰知道这样的一个选择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甚至,如果必要,大力王也愿意成为李亚峰的助力,避免最坏的情况再次出现。

当然,这不仅限于对李亚峰,对于华文昌的态度,恐怕也是一样--这一点,不仅李亚峰完全没有想到,同样也是已经离开无定乡的华文昌始料未及的。

另一方面,既然矮胖老人已经到了诛仙大阵之中,大力王相信自己这一番话定然被矮胖老人听在了耳中。

大力王话里说的简单,实际上他当年与化身书生的矮胖老人的一战却惊天动地,正是在那一战中,矮胖老人“不可力敌”的形象也在大力王的心中根深蒂固了。大力王确信无论是美猴王还是矮胖老人都有不能为外人道的苦衷,更不愿与矮胖老人正面为敌,便想要借着对李亚峰的讲述对矮胖老人也表明自己的态度,若是能参与到他们的苦衷里从而找出为老兄弟美猴王昭雪冤名的办法就更好了。

但李亚峰的言行却让大力王莫名地动了杀机。

在大力王看来,李亚峰似乎有着与他的年龄完全不相称的心计:从初见面时奇怪的目光开始算起,他有些过于“闪烁多变”了。

言辞上的推搪并没有令大力王意外,可大力王在不经意间却能发觉李亚峰身上有一种独立于世的超然风范--李亚峰虽然也表现出了对还在天兵阵中的同伴的关切,虽然对自己话中提到的桩桩旧事也都显出了热情,但他的内心却好像一直都在冷静地分析着--李亚峰竟像是完全身在局外!

大力王想到了华文昌。

现在的李亚峰自己还可以揣摩,但华文昌呢?

大力王不得不承认,如果就这样让李亚峰成长下去的话,将来他恐怕会成为一个极为冷酷的人物,他可以计算一切的得失,并且按照计算的结果毫不犹豫地进行选择。

当年老兄弟美猴王是天下第一重义之人,到头来还累的无数同道殒身,那……这个李亚峰……不,华文昌呢?

南宫家的侄女说过华文昌在五百年后会遇到一大惨事,那经过了如此大变的华文昌……实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比危险的人物!

这些念头在大力王心中一闪而过,再瞬间回想一下自己所知道的华文昌的所作所为,似乎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外纱,一旦深想下去,就会隐隐发觉里面其实暗含着极深的陷阱……

大力王的头上见了汗。

正在此时,李亚峰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矮胖老人的声音:“徒弟,打他!”

身子一下子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李亚峰左手一拨,把大力王抓在自己肩头的双手打开,身形一退一进,右手轻抬,透过食指,一道气劲便发了出去。

大力王心中有事,反应得稍微慢了些,被气劲打在了左肩。

谁都没有料到,一身锦绣黄金甲竟没有挡住,气劲打碎了金甲,居然还穿透了大力王的铜皮铁骨,把大力王的左肩击穿了一个透明窟窿!

“喝!”大力王闷哼一声,倒退了三步,抚住左肩伤口,意外地看着李亚峰。

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本领?

“李亚峰,对不住了,本王实在是小看了你!”多少年了,大力王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闷亏?

“不……”李亚峰一句话没能说了出来,嘴上一紧,再想解释,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徒弟,别怕,是你师父!”矮胖老人的声音又出现在李亚峰的耳边,“老夫点了你的哑穴。”

哑穴?

李亚峰气得几乎晕了过去,自己现在的本事就算差点儿,好歹比一般的神仙应该是强了,怎么还有“哑穴”这一说?

“徒弟,什么都不要说,你只管打他!”矮胖老人继续急急地说着,“让五鬼齐出,四处作乱,你把诛仙阵给老夫搅个稀烂!”

什么?李亚峰强迫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五鬼齐出?自己身上的五鬼是天鬼之属,一旦出来了,用鬼兵布置起来的诛仙大阵可不就“稀烂”了?师父这是要干什么?

“徒弟,你放心,老夫是为了救人,不会让你为难,这个牛头本事虽然不小,可有老夫在,你怕什么?至于他说的那些事情,自有华文昌去……啊,你先打完了这个牛头再说!”

华文昌?这又关华文昌什么事了?李亚峰心中纳闷起来,突然觉得身子一轻,显然矮胖老人已不再控制自己了。

“大力……”李亚峰刚想开口解释,却发觉已经晚了,不管自己再百般的不情愿,这一场糊涂架实在不得不打。

大力王看着自己的那双牛眼都发红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