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七天后和七天内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七天后和七天内

作者:路人乙

“帝君,元帅有事相询,请帝君移步中军。”

“知道了,我这就去。”

李亚峰跟在哪吒的身后,一边走着心里一边好笑起来——有了上次的教训,李靖怕是不会再到自己的监军大帐来“登门拜访”了。

“听父帅说,前日出战之前帝君就料定了我军必遭败绩?”哪吒头也不回,冷冷地问。

“这个……有些事情我也没想到……”李亚峰一怔。

“听父帅说,帝君对如何讨伐无定乡妖孽早就胸有成竹,是父帅不听帝君良言,这才损兵折将。”

“没有!没有没有……李天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虽遭小败……但、但邪不胜正,早晚会荡平无定乡,这个……”

李亚峰听哪吒似乎话里有话,赶紧矢口否认,暗自里多了几分警惕。不过,李亚峰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哪吒又顶了回来。

“帝君,帝君话里有话,哪吒可是听出来了。”

“没!哪儿有!”李亚峰吓了一跳,脱口而出。

“帝君不必过谦,父帅说了,帝君的心胸深不可测,还要哪吒向帝君多多请教呢。”哪吒突然回头冲李亚峰一笑,“帝君,哪吒可是一片诚心啊。”

“啊?哈哈,哈哈……”李亚峰没话好说,打起了哈哈。

李亚峰和哪吒快步向中军大帐走着,日近黄昏,晚霞艳极,像是夕阳吐了血,霞光透过天罗映在千里无定乡和四周望不到头的天兵的营帐上,景致在凄凉中透出几分妖异。

“帝君,李靖有礼了。”刚一到中军大帐,李靖就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

“李天王不必客气。”李亚峰含笑还礼,看看四周再没有别人,心中有数了。

在和哪吒前来中军大帐的路上,李亚峰多少猜到了李靖的心思。

李亚峰这几天虽然一门心思练功,却也知道自从初战之后,李靖深深自责,七天来一直闷在中军大帐,再怎么说李靖这个元帅也不是白干的,惨败后沉思七日,肯定重新订出了对敌的方略。

自己曾经对着李靖问他要是一百五十万天兵全军覆灭会怎么样,如果李靖是在战败之后恼羞成怒,马上找自己算帐那或许倒还好应付,但现在,李靖深思熟虑之下,恐怕就很难打发了。

好在哪吒有意无意中露出的古怪态度让自己有了些知觉,自己又早有准备,李亚峰却也没有担心会陷入到十分被动的局面中去。

“李天王,叫我来有什么事儿?”李亚峰把心放宽,气定神闲地问。

“啊,帝君先请坐。”李靖挥挥手,哪吒退了下去,大帐中只剩下了李靖和李亚峰两人独处。

出乎李亚峰意料,李靖并没有坐到帅案后,反倒亲手搬了椅子,坐在了李亚峰的对面,神态也万分恳切。

“李靖目中无人,不听帝君劝告,累我五万余名将士身亡,闻天尊更被无定乡群妖所擒,生死不明……李靖错了!当面向帝君请罪!”

李靖刚坐下又站了起来,冲着李亚峰深深一揖。

“李天王!李天王何苦自责!”李亚峰本来还在笑李靖演戏演得太过分,这会儿却也坐不住了,急忙扶住李靖,连声安慰。

“李靖实在是……愧对众将士啊!”李靖长叹一声,连连摇头,眼中似乎含了泪。

师父说这个李靖是天庭第一信人,刚强正直,果然不错……李亚峰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对李靖添了不少好感。

“李天王,老话说的是胜败乃兵家常事,李天王久经战阵,不会不知,只是区区一场胜负,李天王不要太放在心上才好……更何况李天王是一军之帅,一言一行都关系军心,这个……还请……”

李亚峰看得出来李靖是真心自责,对照着灵宝天尊的态度,不由自主地尊敬,语气也正经多了。

“多谢帝君提醒,李靖知道。”李靖在帐中踱了半圈,神态大见安定,突然回身,又向李亚峰一揖,“还请帝君教李靖破敌之策!”

“啊……”

进帐还没一会儿,李亚峰已经受了李靖三礼,这让李亚峰真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事实上,天庭战败之后,李亚峰早就料到了李靖会向自己求援,态度也必定好得不得了,甚至都准备好了要“拿一把”的,但事到临头,李亚峰却觉得实在是于心不忍……

的确,师父说的没错,就是这种人物最让人头疼!

“李天王,我无德无能……这个……”

“帝君!李靖早知帝君胸有玄机,前日李靖听不进帝君忠言,言词之中更多有得罪,还望帝君大人大量,顾惜我将士性命!若是帝君对李靖不满,待战事一过,李靖定至帝君府上负荆请罪,听凭帝君发落!”

李靖不等李亚峰再开口,急急又说了下去。

“帝君,若有不便,李靖……李靖愿请贵府管家再施展隔音大法!”

贵府管家?隔音大法?李亚峰苦笑。

就这个“隔音大法”的名字听李靖说的这么顺口就知道,他这是一早就想好了。

话一旦说得这么明白,自己可就不好意思再搞那一套了。

另外,李靖虽然算是用了点儿心计,但为天庭效命、或者应该说爱惜天兵的念头确实并没有掺假;而且一句“听凭帝君发落”在“天庭第一个言出如山的信人”嘴里说出来,这个分量也实在是够重了。

“李天王,现在这个局势我是比你多知道点儿东西,但你要说‘破敌’,恐怕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别说是我,就是灵宝天尊……咳,把三清全都算上,再加上个如来佛祖,该没法子的还是没法子。”

李亚峰说了实话。

“那帝君究竟知道些什么?”李靖听着李亚峰嘴里说着似乎是有些“大不敬”的言语,先是一惊,然后却安心了——这个“文昌帝君”说的肯定是真的,要是他大包大揽地说出什么荡平无定乡的办法来,那反倒不可信了。

“我知道些什么?”李亚峰嘟囔了一句,微笑着回答,“李天王,什么话都能说的地方,这世上大概还没有。”

“帝君!”

李靖差点儿没气死。

“李天王别着急,该说的,我说就是。”李亚峰并没打算掩饰话中“不该说的那我就不说了”这层意思,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李天王,如果是上一次,我还真有些主意给你,但现在……上一次的主意已经不管用了。”

“帝君,李靖知道错了。”这一句说得李靖汗如雨下。

“李天王,我问你,你事先有没有想到无定乡中的妖精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大力王道行高深,李靖是知道的,无定乡中蛰伏着一千七百年不曾出世的海山八妖,这李靖事先也知情,只是没能料到他们竟然道行精进到如此地步,还有王次仲和那个莫名所以的诛仙阵……本帅确是低估了无定乡。”

一商议起军情来,李靖不经意间又用上了“本帅”的口吻,李亚峰注意到了,轻轻一笑。

“李天王,李天王还是忘了,不止这些,还有一个华文昌啊!要是我没猜错,华文昌的本事,没准儿比……比海山八妖和大力王都厉害得多!”

“什么!”李靖惊呼出声。

李靖是知道李亚峰和华文昌同为一人的,虽然李靖对李亚峰所了解的秘辛很感兴趣,也清楚李亚峰有些智谋,但同样看出了李亚峰本身似乎并没有太高的本领,由此推断,华文昌的道行也好不到哪里去才对。可李亚峰却说华文昌比成道极早的海山八妖和声名显赫的大力王还要了得,这不由得李靖不惊。

“李天王,二郎神就是死在华文昌手中啊,上次李天王升帐,我也提醒过的。”李亚峰微笑,“而且,李天王应该也知道,那个诛仙大阵就是华文昌的手笔,要不然,李天王前日怎么会去找我?”

李靖没把李亚峰的话听了进去,他正在打量李亚峰。

李靖越看越是惊讶,只不过才七日未见,李亚峰似乎就脱胎换骨了一次,目中神光内敛,竟似看不透了!

这个“看不透”,可就正说明了李亚峰的道行“不一样”了!

“李天王?”

“啊,啊……”李靖惊疑不定,一时忘了说话。

“李天王,无定乡中群妖毕集,尤其华文昌不可小窥!李天王也清楚,事到如今,战局势必拖延,而天庭想要取胜,必须未雨绸缪先制住华文昌不可!为此……”

“李天王,原来李天王在和文昌帝君商议军情,我来得可莽撞了。”

突然,灵宝天尊哈哈笑着从帐外大步而入。

“见过天尊。”李靖急忙走上见礼,李亚峰在一边却傻了眼。

——好一个灵宝天尊,倒真会挑时候!

“天尊来干什么?”李亚峰马马虎虎施了一礼,语气不善。

“自然是有事。”灵宝天尊神色一整,问李靖,“李天王,闭门七日,可有了破敌之策?”

“……本帅苦思不得,这才请文昌帝君前来商议……”李靖回话时颇有些心虚,但却也重新确认了一点:“文昌帝君”的身上肯定有惊天动地不可外传的秘密!

否则灵宝天尊也不会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搅局了。

“李天王,适才无定乡中似乎有些不对,我来正是为了邀李天王一起前去观看。李天王改日再找文昌帝君商议军情如何?”灵宝天尊似乎看透了李靖的心事,笑呵呵地说。

“无定乡中有些不对?怎么不对了?”对灵宝天尊这句话感兴趣的可不止是李靖一个人,李亚峰也凑了上来,“那咱们就一块儿去看看。”

“帝君肯同去最好不过。”灵宝天尊还是笑眯眯的,“不过,在此之前……李天王,依我之见不如先传令下去准备出战为好。”

“怎么?”李亚峰和李靖同时吓了一跳。

◎◎◎

“没什么啊?天尊,你不是在说笑话吧?”李亚峰站在云端,努力地向下望着,没发觉有什么异样。

“帝君再仔细看看。”灵宝天尊毫不着急,慢悠悠地说。

“咦?”李靖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看出了什么。

“李天王,怎么了?有什么啊?诛仙大阵开花了?”李亚峰心中有气,他本来是打算趁刚才的机会劝李靖想办法把自己偷偷送进无定乡的——只要“如实”地说了华文昌的本事,再说明白只有自己能对付得了华文昌,李靖就是不答应也得好好考虑。

可这却让灵宝天尊给搅了,而且李靖也马上把自己丢在了一边,还按照灵宝天尊意思传了令,甚至现在只顾了去看罩住了无定乡的那一团黑雾——居然好像还真看出了什么似的!

“帝君……”李靖抬头看看李亚峰,对李亚峰的口气颇有点儿哭笑不得,“帝君仔细看看,这……诛仙阵里好大的阴气!”

“阴气?什么阴气?”李亚峰听李靖的意思不像是配合着灵宝天尊出自己的洋相,低头细看起来。

正在此时!

笼住无定乡的黑雾突然不安地躁动起来!

原本无定乡方圆千里,诛仙大阵的黑雾便像是黑色的海面,但这时平静的海面上却一下子起了波涛!

黑雾汹涌着,变动着,忽高忽低,有的地方忽而猛地往下一陷,露出无定乡中的景致和隐身黑雾中的鬼兵,有的地方忽而又冲高几百丈,几乎要顶破了天罗,各种各样的怪啸从黑雾中传了出来,不知道是鬼哭还是鬼笑,让人听了从骨髓里往外发痒。

“这……这是怎么了?”李亚峰虽然还没有看到什么“阴气”,但也知道,无定乡的诛仙大阵中有了极大的变动——甚至可能是变故!

就现在这个样子,要说是诛仙大阵失控了恐怕也不为过。

“帝君,诛仙阵是华文昌所设,帝君想来也知道些吧?”灵宝天尊正色问,“帝君可否知道这诛仙阵若是没了主使之人,会变得如何?”

“诛仙阵没了主使之人?”李亚峰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望着灵宝天尊,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说……”

“一刻之前……”灵宝天尊神色不变,但不知怎的,李亚峰竟在灵宝天尊的话中听出了几分寒意。

“怎么了?”李亚峰大着胆子问。

“一刻之前,无定乡中有人直闯我的大帐而走,我待拦阻,却被他刺了一剑。若是我没看错,那人该是华文昌……哦,他向南方遁走,我已让清虚和洞阴去追了。”

说着,灵宝天尊抬了抬袖子,袖口上果然有个不大的破洞。

华文昌离开无定乡了?

李亚峰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嗡”的一响,头皮一阵发紧,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手心里全是冷汗。

华文昌竟然离开无定乡了?

所有计划的前提就是华文昌在无定乡里,他这一走,别说王怜怜了,就是真让姜冉出马,自己也成功地混进了无定乡,可又到哪儿去偷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

华文昌不是铁了心要率领无定乡群妖攻打天庭吗?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这么走了?

李亚峰毫不怀疑灵宝天尊的话,灵宝天尊没有必要扯这种谎——堂堂的三清之一非但拦不下人还被剑刺破了衣裳,这说出来也算是丢人了,灵宝天尊还不至于不把面子当回事儿。

再说,灵宝天尊原来打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主意。

可华文昌为什么走?

李亚峰的脑子飞快地转着,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李亚峰已经学会了快速的思索,并且也适应了即便得出了结论也能不动声色甚至是装出一副不学无术、目中无人的样子来混淆视听,但灵宝天尊的这几句话还是让李亚峰实实在在地变了脸色。

华文昌是往南走了。

南边是什么地方?

南海!

南海有姜冉!

现在,观音似乎不在南海——即便观音在,她也不可能斗得过华文昌的!

李亚峰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自己原本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七天前,曾经是“华三”的清虚在阵前露面的时候,李亚峰就开始担心无定乡八老会因此而对“华佗门”不再信任,也想到了以“华佗门护法之人”的身份在无定乡活动的华文昌会受池鱼之殃。

但李亚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相信华文昌的能力。

虽然似乎有几分讽刺的意味,但在李亚峰看来,华文昌实在是有能力解决他在无定乡中可能遇到的种种困难的,这种信心从最初华文昌把自己从无定乡赶走的时候就确立了下来,而在得知华文昌就是五百年后的自己的时候,李亚峰便让这个念头彻底地在心里扎了根。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连自己都可以在天庭中左右逢源,那比自己还多了五百年经验的华文昌没可能对付不了一个无定乡。

“错了……”李亚峰喃喃地说。

一边灵宝天尊和李靖正在眼巴巴地看着李亚峰,听见李亚峰说话,跟着同声追问,“哪里错了?”

“帝君,你看出诛仙阵的错处来了?没了华文昌主使,诛仙阵……诛仙阵是否已成了摆设?”

李靖比灵宝天尊更加心急,连声追问着的同时竟摇手甩出了杏黄令旗。

“啊,不、不……诛仙阵的机关我并不知道,这个……我就是觉得它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咳,天尊、李天王,如果这是无定乡的诱敌之计,贸然攻打怕是不好吧?”

李亚峰极快地改了口,可一颗心却连翻了几个筋斗。

是错了。全错了!

李亚峰突然想到了,如果华文昌从一开始并没有想要当上无定乡的统帅,又或者华文昌只是想让天庭和无定乡大动干戈然后坐收渔人之利——且不管那渔人之利是什么,那华文昌就完全没有必要一直呆在无定乡。

——甚至,挑起战火之后早早脱身才是最好的方案也说不定。

只是李亚峰依旧有些困惑,华文昌为什么赶在这个时候离开无定乡?还闯了灵宝天尊的营帐?

如果是因为清虚的出现让华文昌在无定乡呆不下去了,那他就不应该拖了七天才走——这七天中都发生了什么?

当然,更让李亚峰焦急的则是华文昌的去向:南方。

华文昌要是去了南海,姜冉会不会出事?

“帝君所虑甚是,不过……战局风云变幻,所争者往往只在一瞬,本帅不能再等了。”看着李亚峰变化不定的神色,李靖下了决心。

“帝君,本帅有一不情之请,当着天尊的面,还望帝君应允。”

“李天王请讲。”李亚峰听着李靖的语气不善,赶紧把胡思乱想收了起来:无论如何,先得对付眼前。

“无定乡中似有大乱,此时正是时机,本帅欲命四路大军,每路十万,强攻诛仙阵!东路的十万天兵……便请帝君统率!”

“啊?”

◎◎◎

与骤然间让李靖弄懵了的李亚峰不同,华文昌的心情并不算太差。

“灵宝天尊还有两下子,我之前倒小瞧了他们这所谓的三清……”

华文昌顺手扯过一块云彩裹住自己的身子,擦擦头上的冷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成功闯过了天兵的包围,匆忙之间还能刺上灵宝天尊一剑,这样的战果华文昌还是比较满意的。

只是没过多久,云中的清净就被人打破了。

“华先生好手段,只是不知道今后华先生如何打算?何去何从?”贤王王琦声一头钻进了华文昌藏身的云彩,悄声问。

“你还是跟上来了。”华文昌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

“老夫早就向华先生表明了心迹,自然要与华先生共进退了。”王琦声仿佛看不见华文昌脸上的无可奈何,微笑着说。

“共进退啊……”华文昌嘟囔着,运起天视地听的术法,确认了追兵已经被王琦声引到了远处,这才苦笑了一声。

似乎除了眼前的王琦声,自己暂时还真的是无人可用了呢。

只不过这个无定乡的“贤王”的确比一般人好用得多就是了。

“王琦声,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沉思片刻,华文昌冷冷地问了出来,准备摊牌——如果摆脱不了并且也想要好好“使用”王琦声的话,华文昌并不在乎多加几分小心。

“华先生,老夫只是个和天庭仇深似海的妖精。”王琦声脸色一整,顿了顿,又接着说,“事到如今,华先生还有什么信不过老夫的?”

“和天庭仇深似海的妖精?不像。”

华文昌这话是有依据的,与天庭颉颃五百年,华文昌对天庭中神仙的种种本领全都门儿清,王琦声千变万化的功夫姑且不论,单是这一份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竟比道家的无上心法“大衍天遁”都似乎高出了几筹,隐然已是“遂心而欲,无所不往”的境地。

这可不像是个普通的妖精就能做得到的——再者,华文昌心中还有更大的顾虑:王琦声在无定乡中有“贤王”的大号,绝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可在自己经历过的历史当中,偏偏就没有这么一个人啊!

即便是历史因为自己的回归而出了些偏差,也总不可能凭空多了个王琦声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华先生说得不错!王琦声不是好人!”没等王琦声再答,突然从王琦声的袖子里滚出了一个黄色的光点,声音从光点中传了出来。光点见风猛涨,转眼间就有了半人多高,眉目间赫然正是无定乡中知古斋的斋主问石子。

问石子一出来就指着王琦声的鼻子大骂,“王琦声!我和你有什么仇?前一次你差点儿逼死我,这一次倒好,连我的元神你都不放过了!你……”

“原来是知古斋主。”华文昌吃了一惊,再看问石子分明是只剩下了元神,也有些好笑,开口问,“问石子,你这是怎么了?”

“华先生!”问石子的元神一飘,躲到了华文昌的背后,泣声说,“华先生给我做主!”

“老财迷……你……”王琦声无奈地一笑,冲华文昌解释,“华先生,问石子这个老财迷眼界极宽,华先生必定用得着。老夫想,既然暂时离了无定乡,倒不如让问石子也跟来的好,所以老夫就助他兵解了。华先生要是不嫌麻烦,不如给他再塑肉身,就当是替老夫还他一个人情……”

“多谢华先生成全!”问石子的元神一下子冲华文昌跪下了。

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华文昌苦笑。

就在自己盘问王琦声的时候,问石子的元神出来了,嘴上虽说是在骂王琦声,但傻瓜也知道用灵药重塑肉身等于脱胎换骨,道行大涨是不在话下的,只要自己能应承下来,问石子绝不吃亏。

自己这个“华佗门护法之人”的身份虽然已经成了笑话,可身上的灵丹妙药却都是货真价实的。

如果说王琦声事先没有和问石子约好……华文昌打死也不信。

最多……是王琦声逼着问石子在关键时刻出来搅局,问石子权衡利弊不得不答应就是了。

华文昌不用细想已经了然,再看看王琦声,王琦声的脸色也有点儿发窘。

“也好。”华文昌不再往下追问:王琦声当然知道这番做作瞒不过自己,但却还是作了这些姿态出来,无非就是想告诉自己他还不打算说,硬逼下去等于让他像自己一样开始胡说,实在没意思。

“华先生既然暂时离了无定乡,那今后作何打算?”王琦声岔开了话头。

“作何打算?”华文昌深深叹了口气……

七天前,华文昌在“思恩堂”编出了一套谎话,虽然不至于天衣无缝,却也瞒过了大力王和猪三等人,只是南宫飞燕情急关心,突然闯了进来,一句话就揭了华文昌的老底,几乎把事情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好在华文昌见机得快,南宫飞燕的惊呼声还没落地就飞身而走,大力王、猪三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华文昌已经变化形貌,借无定乡群妖庆功宴的喧杂隐身不见。

事后华文昌也有几分后悔,他虽然早就对南宫飞燕把实情讲清楚了,但最要紧的鹰二之死却伏下没说,即使南宫飞燕说破了一切,也未必就不能打个哈哈蒙混过关——说来恐怕还是因为刚扯下的弥天大谎被人揭穿后的羞怒才让华文昌没有细想就贴边儿溜走了。

事实证明,华文昌的想法并没有太错。

大力王对“李亚峰”本来就不熟悉,所以虽然困惑不已,也似乎在思忖什么,可华文昌的冒名本身倒没令他太过生气;而猪三等人对“李亚峰”又有几分愧疚,在知道了“五百年后的往事”之后,或许还是感慨和心疼的成分更多些:虽然华文昌并不像他说的那样“隐忍两千载”,但“为了向天庭复仇上溯五百年”的分量也轻不到哪里去。

毕竟,除去鹰二之死以外,猪三等人也并不知道,在历史中华文昌虽然与他们共了患难,但却始终没有像李亚峰那样开口叫出一声“叔叔”。

如果不是南宫飞燕无奈之下只得把华文昌的“往事”和盘托出后猪三等人自觉被华文昌骗得太惨,没准儿还会开口赞叹“贤侄”的急智也说不定。

华文昌的思虑比较周全,自然也打过了借李亚峰的厚脸皮再现身出来的主意,但还没等华文昌决定,大力王和猪三无定乡的头头脑脑就开始暗中寻找华文昌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不管怎么样,诛仙大阵离了华文昌虽然还能杀敌,却没人来主持阵法变化,要是碰上三官大帝级别的人物就几乎形同虚设了。

就是在华文昌犹豫不决的时候,机灵到和华文昌同时从思恩堂脱身的王琦声却变成了华文昌的模样,在无定乡中四处出没,露一面接着遁走,吸引了大力王和猪三派出的所有搜寻人员的目光。

华文昌第一次亲眼见到了王琦声的本事:在众目睽睽下王琦声竟然能连续引走了南宫飞燕身边明暗两拨人马——其中还包括一个刀四!

就这样,与南宫飞燕再次见面时,华文昌终于决定暂时离开无定乡,这一来可以避开尴尬,二来,华文昌深思再三,自知身份暴露之后,在无定乡中再呆下去也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了——倒不如找个机会以救世主的模样出现更好。

于是,华文昌把诛仙大阵的总图交给了南宫飞燕。

对于南宫飞燕,华文昌的歉疚之情最深。五百年来,每当华文昌回想往日种种,总少不了长叹唏嘘。

华文昌清楚地知道南宫飞燕的一缕情丝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但自己却无法回报。也许正是因为南宫飞燕同样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甘心选择为自己给姜冉送信,甚至于二郎神杨戬也不过是个幌子,南宫飞燕之死其实只是为了自己和她之间的茫茫情愁。

回溯五百年岁月的华文昌没有找到任何解决办法,他虽然将自己经历的事情差不多都对南宫飞燕讲了,但南宫飞燕痛哭一场后除了表现得对“弟弟”更多了万分的关切与心痛,实际上却并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支持着华文昌想要做的一切――这一点,和华文昌的“五百年前”毫无两样。

不过,有了诛仙大阵总图,再加上华文昌面授机宜,南宫飞燕在无定乡中的地位将会变得不同,尽管华文昌知道南宫飞燕绝不会想要这些,但这却是华文昌唯一所能做的――华文昌甚至把戮仙剑、陷仙剑和绝仙剑都留给了南宫飞燕。

华文昌一直在暗中看着,等到南宫飞燕顺利接手了诛仙大阵,并成功地操演几次之后,这才离了无定乡,按照和南宫飞燕约定好的,仗剑找上了灵宝天尊。

但在无定乡接下来的计划当中,至少在一定时间之内,华文昌已经不再重要了……

“华先生,如是华先生不嫌,在大夏山中老夫倒还有个去处……眼下无定乡与天庭之争僵局必致,华先生也不必忧心,且到大夏山暂且呆上些时日,慢慢计较如何?”看华文昌并不说话,王琦声开口问。

“大夏山?”华文昌发觉自己似乎从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低低念了一遍。

“正是。大夏山中还有老夫的几个门人,哦,犬子目下也在大夏山中,等着和华先生一见。”王琦声笑眯眯地说。

“也好……”华文昌沉吟了一会儿,刚答应了下来,却突然发现自己正身处无定乡的正南,轻轻叹气,改口说,“我还有些事情,先……先到南海走一趟吧。”

“南海?”王琦声有些诧异。

“就是南海!”华文昌点点头,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大小萝卜头,搞了这么多事情你还不够?又要到南海去干什么?”云彩忽然一下子被人撕开了,矮胖老人顶着一头乱发,怪笑着凑了进来。

“你?”

伴着一声惊呼,华文昌身子往下猛地沉了三丈,破开了云彩。

“前辈真是神通广大,要论起听墙脚的本事来,天下第一应该跑不了了吧?”华文昌定住身子,抬头望着矮胖老人,冷冷地说。

“未必,未必。”矮胖老人像是把华文昌的讽刺当了真,抬手指指一边反应几乎比华文昌还快了三分的王琦声,“要论这个,老夫没准儿还比不上你手底下这个贤王。”

王琦声哈哈一笑,拱手行礼,“王琦声见过前辈。”

“前辈和王琦声有旧?”华文昌一惊,直接向矮胖老人发问。

“嗯……算不上有旧。”矮胖老人挠挠头,“老夫知道他,他也知道老夫,可从来没打过什么交道。”

“两千年前泰山一别,前辈风采依旧,当真可喜可贺。”王琦声似有意似无意地抬出了“泰山”二字,转个身,已毕恭毕敬地站到了华文昌的背后。

王琦声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华文昌脸上惊疑不定的神色一闪即逝,却好整以暇地向矮胖老人拱了拱手,问,“前辈这是又来搅华某的局了?”

“你的局太大,不容老夫不搅。”矮胖老人又怪笑了两声,眼中寒光一现,“华文昌,你这七天在无定乡里搞了什么把戏?”

“这倒奇了。前辈不是自诩百晓生吗?华某的把戏又怎会逃得过前辈的法眼?”华文昌奚落起矮胖老人来。

“这……”矮胖老人窘住了,这七天来他一直守着苦练玄功的李亚峰,无定乡中的事情是真不知情的,只是他一向自负惯了,却不肯承认。

“说起来华某倒也好奇得很,前辈百般奔忙,究竟为的是什么?要说前辈是天庭走狗,却又不像。”

华文昌看矮胖老人不答,把心事也放下了,摆出一幅饶有兴味的样子,冲矮胖老人发问。

“罢了!”矮胖老人根本没把华文昌的问话听在耳里,一跺脚,“华文昌,无定乡和天庭的事情暂且不去管他,你却不能去南海!”

“前辈……”华文昌一下子变了脸。

“老夫不妨告诉你,李亚峰这个小萝卜头还算是争气,也用不着你再逼他上进,老夫算是已经认下了他这个徒弟。”

矮胖老人神色一整,慢慢地说,“不管你在无定乡里伏下了什么陷阱,李亚峰既然是老夫的徒弟,也不会应付不来……可徒弟的后顾之忧,当师父的不能不管。”

“哦?”华文昌脑子转得极快,冷笑起来,“灵宝天尊还是逼李靖强攻无定乡了?听前辈的意思,李亚峰也是其中一号?那好得很啊。”

“可是……”华文昌把手一背,两眼望天,冷冷地说,“华某要是非去南海不可呢?”

矮胖老人错愕,随即放声狂笑起来。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