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悟与不悟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悟与不悟

作者:路人乙

正文第一百三十二章悟与不悟

李亚峰还在天庭围困无定乡的阵势当中,守住了自己的监军大帐,闭门不出。

李亚峰对灵宝天尊的交代是“正在体悟天刑金针的施用之法”,这个借口相当有用,除了“贴身管家”王信之外,再也没人能靠近监军大帐了——行踪一向诡秘的矮胖老人当然是一个例外,可这个“例外”败露的可能性却实在是太小了。

所以李亚峰也并不在乎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学习逆天邪功上。

反正天刑金针的用法依旧还毫无头绪,倒是矮胖老人对自己的教授越来越是尽心尽力了。

另一方面,矮胖老人对李亚峰的学习天赋也颇为赞叹,即便是排除了李亚峰早就吃了不能再多的灵药这一因素,类似“举一反三”、“闻一知十”这样的成语放在李亚峰的身上也简直是委屈了他。

当然,尽管如此,矮胖老人也并不在乎让李亚峰进一步地充分利用“固有资源”,所剩不多的华佗门的灵药以异乎寻常的速度消耗着——这还要归功于李亚峰高超的医术,至少现在的李亚峰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犯“十全大死丹”的错误了。

那实在是太浪费了,直到现在,李亚峰依旧没有找到十全大死丹除了作为毒药之外还存在着什么其他的可能性。。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除去配药之外,李亚峰本人对修练的热情之高简直前所未有,进步之快同样前所未有——天兵与无定乡第一战已经过去了七天,七天中,李亚峰的进境日日千里。

这让王信都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了。

“老大,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晚上,李亚峰又行完一遍坐功,王信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什么怎么了?”

“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吧?”王信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就算你已经用不着……啊,对了,那什么,‘不食人间烟火’,总不至于除了练功别的什么都不干了吧?”

“好吧。咱们也该好好说说。”大概是对自己的修为进境相当满意,李亚峰笑笑,站了起来,在监军大帐里来回踱了几步,伸个懒腰,说。

“早该好好说说了!”王信四处望望,“哎?你师父呢?”

“他?鬼鬼祟祟的,早不知道又溜达到什么地方去了,也许进了无定乡也说不定。靠,师父的本事也实在太大了点儿。”李亚峰叹口气,“王信,说什么呢?”

“说什么?”王信跳了起来,“老大,就说说你想干什么!都一个星期了,你什么也没干!”

“那你说,我能干什么?”李亚峰翻了翻白眼,反问。

“这个……”王信张口结舌。

“好吧,我明白。”王信想了半天,不情愿地承认,“那一战让我也受了点儿刺激,我也想变得更厉害一点儿,可是……”

“那就说说那一战吧。”李亚峰叹了口气,“那天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嗯……或者说,让你刺激最大的?”

“那还用说?”王信一下子来了兴致,“当然是八叔的紫焰邪雷!太牛了!五万多天兵啊!就一眨眼!全没了!”

这几天王信一直在回忆猴八的紫焰邪雷,佩服得要死,顺带着也跟着李亚峰叫起了“叔叔阿姨”。

“八叔是够厉害了……”李亚峰点点头。

李亚峰心里明白,虽然王信努力地让自己的思绪周密起来,但脾气性格却没怎么改,这个答案是在意料之中的。

如果是曹……李亚峰想了想,如果曹暮也看到了那天的场面,他佩服的大概不会是猴八,最大的可能性是王琦声,甚至是清虚也说不定。

“王信,回来以后我仔细琢磨过,给我感触最大的,恐怕是紫微大帝。”李亚峰慢慢地说着,心中一笑:这或许就是兄弟三个的区别吧?

“紫微大帝?”王信瞪大了眼。

“具体的我也说不很清楚,大概是这么回事……”李亚峰解释起来,“王信,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上次有几种力量对比,不用说,普通的天兵最差,别说八叔他们,就是你用上天雷掌,一二百个的恐怕也能收拾得了,对于八叔他们来说,天兵几乎等于不存在——不管有多少。”

“话不能这么说。”王信反驳,“现在一百五十万……哦,一百四十多万天兵围困无定乡,无定乡里普通的妖精就跑不了,这就连带着八叔他们也不能突围不是?再说,天将也有差不多近千,普通的天兵只要绊住八叔他们一会儿,天将也就能赶过去了。可不能说他们等于不存在。”

“你说的不错,可我想说的是单纯的力量对比。”李亚峰点点头,接着说,“天将应该是第二种力量了,咱们看见的有哪吒和闻仲——咳,这两个都够倒霉的。”

“还有雷部五将里的……叫什么来着?哦,田华和辛兴,这两个虽然也比较倒霉,可好歹捡回来一条命。”王信补充。

“无定乡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可除去八叔他们,能和天将旗鼓相当的我看也不会太多,嗯,绝没有天将这么多就是了,前几天那个田鹤,大概能跟天将差不多,哦,对了,老四和你,现在应该也是这个水准,老四可能强点儿,但恐怕也强不到哪里去。”

李亚峰接着分析。

“从天庭这边来看的话,那再厉害一点儿的应该是李靖和四大天王这样的?”王信听得津津有味,完全忘了自己最早问李亚峰的问题了。

“李靖……我不知道,也许会更厉害点儿,但我总觉得他比一般的天将强也有限。啊,刚才忘了补充,天将的本事恐怕有一半儿是在法宝上,比如四大天王,他们有了这些东西,你和老四就未必打得过了。”

“那可不一定!老大,你忘了?我也有法宝的!”王信愣了一下,有点儿不服气。

“华佗门的法宝大多数都是来自天庭吧?真要是打起来,你说能有多大用处?”李亚峰苦笑。

“啊……”王信傻眼了。

“其实有关天将这一类的分界是比较模糊的,”李亚峰转回了话题,“王琦声能耍得哪吒团团转,可闻仲的天雷他就不一定能硬挨——当然他肯定能躲过去,但换了那个玩刀的大个子恐怕就难说了……这先放下不管。”

“我注意的是清虚和紫微大帝,尤其是紫微大帝。他们的本事,和天将——包括李靖这样的——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了。我还记着以前五叔给我说过玉鼎和玉罄道行也都不低,可他们其中的一个让清虚一个照面就给杀了,这种差距和法宝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没错。”王信也承认,“八叔的紫焰邪雷够厉害了吧?紫微大帝收起来可是没费一点儿力气。不过,厉害的人自然有更厉害的法宝就是了。”

“要是八叔和紫微大帝直接过招的话,肯定不会输得像上次那么惨——这都是因为那个阴险的清虚!”李亚峰恨恨地骂了一句,说,“我觉得,八叔他们和紫微大帝还有清虚就算是有差距,也不是层次上的,如果两个打一个的话,绝对稳赢!”

“还有后来出来的四叔,他不是说了?就是对上元始天尊和如来佛祖也能不败,哪怕是说大话,单挑清虚总没问题吧?”王信一拍大腿,兴奋起来了。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紫微大帝让我注意到的是‘层次’上的差距。”李亚峰的神色很严肃,“不管那些纠葛,八叔他们隐居无定乡为的就是现在这场大战,他们的水准已经接近或者超过了清虚和紫微大帝这一类的人物。”

“老大,你到底想说什么?”王信皱起了眉头。

“很简单。事实上左右战局的只能是高层次上的对决——靠,‘层次’这个词儿好像有点儿别扭?不管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李亚峰很快地说了下去,“我不知道三清和玉帝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但他们既然上承儵忽二帝,和三官大帝也应该不在一个层次上,那八叔他们还有多大胜算?再说,就算八叔他们能对付得了三清,可……王信,说白了吧,不管打成什么样子,到了最后,只有那个拳头最硬的,才能把局面整个儿扭转过来!而且……”

“而且那个拳头最硬的是浑沌!”王信一下子明白了。

“所以我至少要让自己的力量接近浑沌才行,甚至……还得超过他。”李亚峰长叹了一声,“要不然,全都是白忙……靠,战争……还真是让人能多了解些东西……”

“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王信吓了一跳,喃喃地说,“这也太玄了……”

“其实咱们早就明白了,只不过在前几天那一战之前都没怎么往心里去。光想着从华文昌那儿把东西偷过来了,可看看紫微大帝,就一个玉如意……谁知道浑沌又会用什么法宝?就是盘古开天斧和天刑金针都到了咱们的手里,咱们这样难道就能用了?我刚想明白,咱们的本事太小,元始天尊他们根本不在乎,还是打着坐收渔利的算盘,等事情办成了,就是硬抢,东西也肯定会让他拿走……看看清虚就知道天庭里都是些什么人了,到时候,咱们一定会被灭口……”

李亚峰苦恼地念叨了几句,突然恨恨地说,“所以我才发了疯似的练功,靠!耗子急了还咬猫呢!”

“徒弟不用担心!有老夫在,谁敢动你?”矮胖老人突然从虚空中跳了出来。

“师父回来了。”李亚峰早就习惯了矮胖老人的神出鬼没,倒也不怎么惊讶。

“徒弟,你总算是明白了老夫前日对你所说的话,不易!也不错!”矮胖老人哈哈大笑,“徒弟你尽管放心,等把逆天邪功练成,纵然还不能胜过浑沌,但三清却也奈何不了你!”

“这个……前辈……”王信习惯性地挠挠头,小心翼翼地凑了上来,“前辈可不可以也让我学学那个什么逆天邪功?”

王信总觉得矮胖老人疯疯癫癫,对他一向是敬而远之的,但想想李亚峰的话,也开始打算要再努一把力了——事实上,王信一直都很努力。

“你?”矮胖老人一斜眼,语气中透出几分惊讶。

◎◎◎

李靖知道的事情比李亚峰少了很多,但李靖的苦恼或许比李亚峰还要深刻一点儿。

——至少李靖更加倒霉,因为七天前的大败,玉帝下诏重重地申斥了李靖一顿。

李靖认下了这份申斥。

“若是早令雷部五将也布下太乙混天象大阵,纵然是紫焰邪雷也要受天象牵引,怎能伤我一人?五万五千天兵……李靖错了!”

“若是见机得快,祭塔却敌,拼着受王次仲一击,至少也可救下一人,二位天王,李靖有愧啊!”

“若是……”

“父帅……父帅不要再自责了!”哪吒走进中军大帐,扶住了李靖。

“孩儿,为父心中实是……唉!”李靖长长叹息,似乎叹不尽心中的愧悔。

中军大帐里只有李靖和哪吒二人,空空荡荡,显得有些凄凉。这几天来,除了接过一次玉帝的圣旨之外,李靖谁也没见,独自在帐中苦思对敌之策,倒和李亚峰的闭门谢客有几分相似。

只是每当李靖沉下心来,却只能一遍遍地自责、长叹。

还是紫微大帝心中不忍,命紫阳真人告诉了正在养伤的哪吒,要哪吒来劝解李靖。

“孩儿,你的伤势如何了?”究竟是父子关心,李靖看看哪吒,开口询问。

“谢父帅,已无妨了。”哪吒虽然被王琦声气得吐血,但伤势本身并不太重,休养了几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每想起来,胸中气血还翻涌不能自已。

“那就好,那就好。来日……”

“来日再见战阵,孩儿定要把王琦声抽筋剥皮!”哪吒替李靖把话补完了,俊美的脸上现出浓浓的恨意。

也多亏了哪吒把“气”变成了“恨”,要不然越想越气,伤势只会越来越重。

“你……”李靖知道哪吒的脾气最暴,没有再说下去——虽然受了玉帝的申斥,但李靖还是元帅,他早决定了绝不让哪吒再战王琦声。

这倒不完全是为了亲情私心,李靖实在无法允许再出现无谓的牺牲了。

李靖知道,王琦声——王次仲并不是一般的妖精,“王次仲”在天庭的名气恐怕比“王琦声”在无定乡的名气还要大得多……

不过李靖并不打算给哪吒讲明,王琦声既然已经复出,早晚会有人把有关的事情传到哪吒耳中,哪吒虽然暴躁,但也不是有勇无谋不知进退的人。

“父帅,停战已经七日,不知何时再战?”哪吒却不了解李靖的苦心,他一心想的是找王琦声雪耻。

“再战?”李靖苦笑起来,虽然战局要拖延下去,但在之前肯定是要“再战”的,至少要出现一次“混战”的局面才能让灵宝天尊把那个所谓的“细作”送进无定乡——如果送不进去,一次混战怕是还不够用呢。

灵宝天尊至今还没来催问,这已经是给了面子,但想要就这样拖下去是绝不可能的。

“父帅!”哪吒着急了。

“你虽在养伤,却也知道这七日内无定乡并未前来讨战吧?”李靖又叹了一声,“无定乡有诛仙阵相护,我军又遭小败,实在是不宜强攻。”

“区区一个破阵,还能挡住天兵?”哪吒不以为然。

“啪!”

李靖狠狠地给了哪吒一个耳光。

“父……父亲……”哪吒捂着脸,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李靖——哪吒和李靖曾发生过很大的冲突,父子讲和之后,李靖对哪吒一直尽量纵容,就是申斥,也不用一句恶言恶语,更别说动手了。

这一巴掌,把哪吒打懵了。

“你懂什么?”李靖的怒气还没消,指着哪吒的鼻子喝问,“你才有多大的能耐?竟敢说这种胡话!”

“是……”

“你也不想想,你比闻仲老将军如何?你比四大天王如何?无定乡中群妖云集,有的是比你本领高强的!就是你的先锋营,也早都……咳!”

看哪吒低下了头,李靖也发觉自己似乎是有些过分,把语气和缓下来,慢慢说,“你纵然没有亲见,也应该知道,光海山八妖的一个老么,一记紫焰邪雷就伤了雷部三位天君和五万五千兵士,若不是紫微大帝和清虚大帝出手,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局面来……如此无定乡,怎能强攻?”

“父帅……孩儿也不是不知天高地厚,”过了半晌,哪吒抬起头来轻声说,“但有三官大帝压阵,海山八妖和大力王总应该能接下来了,就是三官大帝不敌他们人多势众,军中还有灵宝天尊在啊?再说,孩儿真是咽不下胸中这口恶气……”

“总要再战的……”李靖在大帐中踱了几步,叹了出来。

李靖心中的念头和李亚峰颇有几分相似。

——如今的战局可不单是天兵天将讨伐妖孽这么简单了。李靖明白,其实从一开始,这场战争就已经无限升级,决定胜负的,应该是某种压倒性的力量。

五万五千名天兵的性命换来的,只是这样一个无可奈何的结论。

或许李亚峰还有心挑战并努力让自己也获得同样的力量,但李靖却只有一个打算,那就是在这场战争中尽可能地减少己方的伤亡。

应该说,李亚峰的胸怀比李靖还要宽广些,他的这种希望给予了天庭和无定乡的双方,但目标的不同总会影响很多事情。

而如果华文昌知道了李靖和李亚峰的想法,恐怕会嗤之以鼻。因为李亚峰多少幼稚,虽然有时幼稚中也蕴藏了无限的可能性,但却不会令人信服;至于李靖,华文昌应该能够体察李靖的心绪,可是,华文昌同样有资格嘲笑李靖为了事局以及愿望的艰难而喟叹的无力感。

幼稚这种东西早就被华文昌丢掉了,而且华文昌也拥有着李靖所无法比拟的强大力量。

只是华文昌绝没有闲情逸致去揣测李亚峰和李靖的想法,在无定乡,华文昌也陷入了未曾预料到的难以解脱的荆棘中。

…………

七天前,无定乡。

“老八那是怎么了?让谁钻了空子?是灵宝天尊?老四,你倒是说话啊!”猪三一把揪住了刀四的领子。

“三哥不必着急。”刀四苦笑着松开了揽在花七肩膀上的右手,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猪城主,八爷是被紫微大帝的玉如意打中了后心,伤得虽然不轻,但绝无性命之忧,还请猪城主放心。”

王琦声跟在刀四和花七的后面回了无定乡,正好撞上猪三,赶紧上来给猪三宽心。

“紫微大帝?”猪三松开刀四,转头看着王琦声,满脸就是“不信”两个字,“他死了没有?老八和他拼命了?嗯?”

猪三忽然看见了王琦声背后的黑虎,黑虎手里牵着因为心疼兄弟之死而变得六神无主的玉鼎。

“玉鼎,玉鼎?你怎么这么一副模样?你兄弟呢?玉罄呢?”猪三往后看看,再没人了。

听到有人叫玉罄,玉鼎突然像是疯了似的,一甩手挣脱开了黑虎,嘴里“嗬嗬”地大叫着,朝自己在无定乡的居所飞驰而去。黑虎愣了一下,纵身急追。

“怎么回事?玉鼎他……玉罄呢?”猪三的声调都变了。

“猪城主,玉罄战死,玉鼎……怕是心疼疯了。”王琦声的声音也低沉下来。

“不可能!他们两兄弟的合击连老子都不一定接得下来!是谁干的!”

猪三和玉鼎、玉罄兄弟两人并没有深交,但自从得到天兵进犯的消息之后,无定乡上下同仇敌忾,猪三又是首脑,自然关心,此时骤然听见玉罄竟死了,脑子里也是“嗡”地一响。

“这个……”王琦声看了看刀四,刀四不说话,再看看花七,花七脸上还带着泪,不由得从心里咒骂起诛仙大阵来——这座诛仙大阵虽然的确威力无穷,但它遮住天庭的同时,也遮住了无定乡中向外探察的眼睛。

“王琦声!你说!”猪三大喝。

“这个……”王琦声为难了,自己七人依计出战,而无定乡中除去诛仙大阵里的鬼兵和安顿好的妇孺之外,其他的都在诛仙大阵的边上等着,好在无定乡还够大,大家站得散落,最早赶过来的也是猪三、大力王等道行高飞得快的,人还不算太多。可这些人也都个个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这让自己怎么说?

说宰了玉罄的是一千七百年前建无定乡的那个三先生?

“猪城主少安毋躁,详情等回府再议如何?”王琦声眼珠一转,连话头也一块儿转开了,朗声道,“诸位同道听真!我等七人出战,天庭大败!八爷紫焰邪雷首先建功!一举诛灭天兵五万!雷部天君三员!活捉普化天尊闻仲!刀夫人诛增长天王!黑虎黑爷刀劈广目天王!天庭为之胆寒!”

王琦声运足了真气,声音传遍了整个无定乡,群妖听得清楚,四处顿时欢呼沸腾起来。

“拜托大力王善后了。猪城主,走!”看着四周赶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就围了上来,王琦声赶紧一拉猪三。

“诸位同道且住!”大力王和猪三是一起到的,却一直没有说话,被王琦声一提醒,摇了摇头,大吼一声,“天庭虽败,但也应小心防备,诸位同道请速离诛仙大阵!莫要乱了阵法!”

群妖这才住了势头,有机灵的赶紧飞了回去,剩下的大多数却面面相觑着,不知如何是好了。

“诸位同道请回!今夜随缘城大摆筵席,为大伙儿庆功!还不快回去准备?”大力王又吼了一声。

“是了!”

“走啊!”

群妖这才轰然答应,四散开了——无定乡的千里乾稷山中倒有的是飞禽走兽,沧浪江里也多的是活鱼活虾,要凑热闹摆筵席,妖精们可不会客气。

等群妖都散了,大力王才长叹起来,“这就叫乌合之众啊……十万鬼兵……怕是带得少了……”

叹息声未歇,大力王一个纵身,朝随缘城中猪三的府邸飞去。

猪三府。

“海青!快去请华先生!”把昏迷的猴八放到静室的床上,猪三就吼了起来,虽说顾忌着猴八的伤势压低了声音,但早就急得满头是汗了。

“弟子这就去。”海青也急得不行,答应一声,回头就跑。

“慢!”王琦声抢上一步,拦住海青。

“王琦声,你想干什么?”猪三眼皮一翻,怪叫。

“猪城主。”王琦声一笑,“八爷的伤绝不会致命,还请猪城主莫要急躁。华先生那边……一者华先生主持诛仙大阵,一时不好脱身,二者……”

“二者怎么样?”猪三只觉得自己脑门上火气一窜一窜的,几乎就想和王琦声翻脸。

“二者……有些事情,不如让四爷来说更为合适。”

王琦声把皮球踢给了刀四。

“老四,怎么回事?”猪三虽然恼火,但也觉得有些不对,转头看看刀四,把脸沉了下来,“怎么?太久不杀人,一开杀戒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三哥,既然八弟伤势不碍,那就让八弟静养,咱们先到思恩堂,然后我再和大家细说如何?那‘思恩堂’的牌子,恐怕要摘下来了……”刀四的笑容有些发苦。

“是啊,是啊,是该细说,我也还糊涂着呢!”黑虎也在静室之中,他苦着脸从背后抱紧了半疯的玉鼎,样子显得有些滑稽。

“黑虎,玉鼎就交给我来照看吧。”南宫晓艺匆匆地赶了来,也不问出了什么事情,望着玉鼎浅浅一笑,刚才还猛力挣扎着的玉鼎就安静了下来。

“三哥,你们只管去商量大事,家里交给小妹就好,八哥的伤我也照看着。”南宫晓艺披着杏黄道袍,轻声说话,语气也很淡。

“也好。”猪三一怔,马上叫好,“用南宫妹子的天狐媚功照看如今的玉鼎却正合适。”

“几位来得倒早。”走进思恩堂,猪三就是愣住了,原来大力王早早地就到了,枯木道人和萧有也已经坐在了堂上。

“本王受了这件东西之后就觉得有些蹊跷,所以早请来了枯木道兄和萧兄,正为你家老八的伤计议着。”

大力王皱着眉头,伸出手来,掌心端端正正地放着紫微大帝丢下的那柄玉如意。

“本王实在不明白,你家老八的本事大家都是清楚的,真要是和紫微大帝性命相搏,纵然是不能胜,要想全身而退却并不难,怎么会让这么一个东西给重伤了?”

“俺也想不通!”猪三气哼哼地挥了挥手,和同来的刀四、花七、黑虎以及王琦声分别落座,接着说,“不光是这个,玉罄居然阵亡,老四回来以后也不说话,再加上一个故弄玄虚的王琦声,俺这气大了!咱们这到底是输还是赢了?王琦声,就让你们几个出战的主意是你出的,如今你也把话都放出去了,过一会儿就要大摆庆功宴,宴不宴的先不管,你总要给俺一个交代!”

“猪城主……咳,也没旁人,我还是叫你老猪好了。”大力王苦笑起来,“主意是王兄和大伙儿共同出的,我拍板定的,庆功宴这话也是我说的,你还是冲着我来吧。再者,人心总要安定,王兄可是没错。”

“多谢大力王。”王琦声只能苦笑,从猴八到猪三,“海山八义”似乎真的看自己都不怎么顺眼。

“不过,老夫总要给猪城主一个交代的……”王琦声顿了顿,接着说,“只是这个交代……怕猪城主不愿意听啊……”

“王兄,这怎么怪得了你?就打这一阵,别的我没看出来,但事儿全是坏在那个见鬼的华三身上!”黑虎也为王琦声鸣起了不平。

“华三哥?”猪三噌地一声站了起来。

“华三哥不是华三哥……恩不成恩,怨真是怨,三哥,一千七百年,咱们兄弟都被蒙在鼓里了。”刀四忽然开口。

“老四,你参禅就参禅,别真把自己当了和尚!就算你真成了和尚,你三哥可不是!听不懂!”猪三一声大吼。

同一时间,华文昌正在乾稷山的珊瑚集,忽然觉得心悸,不由得一惊。

“华先生觉得哪里不对了?”狐六察觉了华文昌的异样。

“啊,没什么。”华文昌笑笑,“刚才听见大力王说今夜要为与天庭一战大捷庆功,或许是有些心动了吧?”

“华先生不去吗?”狐六盈盈笑问,“诛仙大阵的布置已是万全,华先生并非不能离开此地啊?”

“这……还是不要了吧。诛仙大阵虽无瑕疵,但无定乡中的众位朋友太过热心,上次衡山神闯入阵中就差点儿闹出乱子,要不是夫人及时帮手,或许会有漏网之鱼也说不定。华某怕再有天兵闯了进来,不好收拾,还是在此统协阵法的好。”

华文昌心中一叹,有十万鬼兵布阵,现在这个诛仙大阵的威力比自己曾经布下的那个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可前几天衡山神带兵入阵的时候,问题却出在了擅自跑到阵中杀敌的妖精身上。诛仙大阵一旦运转就敌我不分,差点儿连妖精也都一起给杀了。

尽管事后华文昌请大力王一再叮嘱群妖莫要擅自入阵,群妖也都知道了诛仙大阵的厉害,可华文昌对这一帮乌合之众还是担心得紧。果然,今日花七等人出战,群妖就又凑了上来,自己无奈把阵法向内全面缩小了三里,在最外面给群妖留出了接人的空隙,只用黑雾遮挡起来。可天庭要是知道了,趁势出击的话,诛仙大阵在杀天兵的同时,怕是要把无定乡里的妖精也杀上一半。

虽然狐六的天狐媚功可以化生千万虚影配合诛仙大阵,兵不血刃即能擒敌,但华文昌却必须在瞬息间为狐六在整个大阵中去作引导,心力消耗极大,华文昌可不想每一次都来这么一手。

再说,即便是生擒了又怎么样?还不是都让妖精们给吃了?别说上次的衡山神和一千天兵了,就连王琦声刚才喊的被“生擒”了的闻仲,也根本就没能活着落到无定乡的地面。

华文昌不愿意做无用功——现在摆出一副大义凛然坚守岗位的样子也是为了这个。

总要从点点滴滴做起,才能换回无定乡中群妖的信任。

等到无定乡被天庭大伤元气之后,再想法子慢慢地重新领袖无定乡也不晚。

想到得意的地方,华文昌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华先生,大力王请您速到……速到思恩堂议事!十万火急!”

突然,海青远远地跑了过来,口中大喊。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