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嗜血狂刀的剑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嗜血狂刀的剑

作者:路人乙

正文第一百三十一章嗜血狂刀的剑

猴八斜眼看见清虚,当时就惊得呆住了,而紫微大帝丢下的玉如意却突然一闪,飞快地向猴八头顶落下,带起一道青芒。

猴八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前窜了一步——他大概是想迎上去给“华三哥”见礼的,却为此一念救下了自己的一条命。

紫微大帝的玉如意打偏了。

玉如意化作一点青光,像是一朵青色的小花,从抢上一步的猴八的背心突然绽开了——如果说这就是紫微大帝的法宝,也实在是太寒酸了一点儿。

可连天雷都毫不在乎的猴八却受不起这小小的一点青光。

“华三……哇!”猴八几乎一口就吐干了全身的精血,身子在空中再也呆不住,直直地往下跌落。

“哦?”似乎是对玉如意没有击死猴八有些意外,紫微大帝脸上现出一分讶异,右手一招,玉如意打了个转儿,又追了下去。

“你!”花七也让清虚的出现吓了一跳,看见猴八受伤又是一惊,脑子里突然混乱起来,只顾了对紫微大帝怒目相向,却忘了要赶紧截住玉如意。

好在虹霓锦是花七以自身精气炼成的法宝,早就通灵,不用花七运转,自己便笔直地伸长射了出去,及时兜住了紫微大帝的玉如意。

不过,虹霓锦没有花七的操控,威力终究有限,而那柄玉如意又是紫微大帝素不离手的法宝,非比寻常。只听“噗”地一声,玉如意竟在虹霓锦上破出了一个洞,又直缀着猴八下落的方向疾飞而去。

紫微大帝是必取猴八的性命才能甘心了。

“给我回来!”虹霓锦一破,花七总算是恢复了点儿神智,纤手微探,这就要虹霓锦继续把玉如意卷了回来。

“妹子,你的虹霓锦虽然看似宽不足三寸,长不足三尺,但却能随心所欲,若是经你用心施展,呼吸间可及天涯海角,更能遮天蔽日……这么好的宝贝,你原该再爱惜些的。”

“华三哥?”花七忽然听见耳边响起了“华三哥”的声音,一回头,正看见清虚已经到了身边。

清虚动作极快,趁花七回头的当口儿,左手就挽住了虹霓锦,右手轻轻一掌击在花七的肩头,花七吃力后退,脚还未落实,清虚就把虹霓锦夺了过来,再一反手,虹霓锦竟把花七捆住了!

“真是好宝贝,一千多年不见,它竟然还记得我这个朋友。”清虚微笑。

“华三哥……你……你是天庭的人?”花七这才失声叫了出来。

“我?”清虚依旧微笑着,“妹子,我是上清天中元二品七气地官,清虚大帝。”

“铛!”清虚刚说破自己的身份,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是黑虎的板门刀碰上了紫微大帝的玉如意。

玉如意脱开花七的虹霓锦后,速度猛地又快了三分,眼看在猴八落入诛仙大阵的黑雾中之前就要赶上,原本杀了广目天王打算回无定乡的黑虎大惊失色,掷出了自己的兵刃。

黑虎本就有一身蛮力,又正好离得最近,板门刀竟然后发先至,和玉如意撞到了一起。

巨响过后,玉如意势头不减,黑虎的板门刀却被击得粉碎。但这么一阻,猴八倒是先一步落入了无定乡的黑雾之中,紫微大帝的玉如意紧随其后,也在场中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不过,在花七的耳中,清虚自承身份的话却比那一声巨响要响得多了。

“你是……上清天中元二品七气地官清虚大帝?”花七喃喃的疑问更像是在问自己。

“不错,我是。”清虚似乎是在苦笑,但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近乎残忍的光。

“你是……”

“不错。我是。”清虚的笑声欢畅起来,“妹子,我是。”

“王信,你听我说,找个机会,我一定让这个混蛋生不如死!”李亚峰恨恨地给王信传音。

李亚峰在这场争斗中一直没有插手的机会,但在高空却把发生的一切都收在了眼底。从五万多天兵在猴八手下丧命开始,李亚峰就生出了些许负疚感,甚至还几乎有了些“人生无常”或者“人生如梦”的感悟,可清虚一出现在场中之后,这些负疚和感悟都被转移开了——全变成了对清虚的厌恶。

李亚峰任何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地知道:人心如果险恶起来,就是再恶毒的武器、法宝都绝对赶不上。

“老大!到时候叫上我!这家伙,说他是个混蛋还对不起混蛋!”王信也快被气炸了。

为清虚的态度而愤怒的不止李亚峰和王信。

“是老夫听错了?一千七百年前为我天下同道建下无定乡的华佗门华三先生,竟然是天庭的走狗?”

王琦声一直和李靖对峙着,无法脱身,但底下紫微大帝出手、猴八重伤,清虚杀玉罄、缚花七,却把二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听见了清虚的笑声,王琦声深深望了李靖一眼,大声地自言自语着,折身飞回了花七的身边,而李靖竟没有趁机追进。

“是老夫听错了。海山八义纵横半生,谁也不服,却一直感念华佗门华三爷救助之情,在自家的府第中建了‘思恩堂’,一千七百年,思恩堂牌匾不变,海山八义心意不变!能令堂堂海山八义如此折服的人物,怎么可能是天庭的走狗?”

王琦声长笑三声,语音清越。

“老夫一定是听错了。无定乡中众位同道,天下无数同道,哪个提起‘华佗门’三个字来敢不敬佩?若是提起了‘三先生’,又有哪个敢不竖大拇指?谁要是说了华佗门三先生一句坏话,天下群起而讨之!别说是三先生,就是三先生的徒子徒孙,天下同道莫不敬之为上宾!尊一声‘先生’!如此三先生,绝不会是天庭的走狗!”

王琦声越说声音越高,清虚的脸色也越来越是难看。

“王琦声,你说够了没有?”王琦声话音刚住,清虚沉声发问。

“怪了?老夫自言自语,关你上清天的清虚何事?”王琦声目中透出不屑的神色,“不过,有谁要是说‘三先生’是个包藏祸心欺世盗名之徒,老夫第一个不与他干休!”

“王琦声,我倒是一直小瞧了你,没想到当年一心求仙的王次仲求仙不成反倒练就了一张利口!”

“不错,老夫便是当年一心求仙却在广成子的群仙会上自取其辱的王次仲。”被清虚揭穿了往事,王琦声却只是自嘲地笑笑,“神仙的了得和清高两千年前老夫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偶尔回想起来总替自己庆幸没真成了神仙。不过……如今再看看阁下,老夫何止是庆幸,简直都害臊了!”

“王次仲……”清虚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一字一顿地说,“让我看看你学神仙都学到了些什么如何?”

“华三哥。”王琦声还没说话,花七忽然叫了出来,“华三哥,一千七百年前,十万大山中,你阻住真武,救下我家兄弟,为的难道就是今日?”

不等清虚回答,花七又问,“华三哥,当年真武逼得我只剩元神,流落人间,无定乡建成之后,你花了百年光阴寻遍天下,从李隆基的宫中救我出来……直到今日,直到此刻,我心中都是一个念想,若是你华三哥要小妹这条性命,小妹就笑着把性命交了给你,连虹霓锦小妹都让它认你为主……你……你为的难道就是今日?你知不知道,一千三百年来,你要是想让我死,只用一句话就是了……你何苦费这么多功夫?”

说到后来,花七声音变得凄苦,被自己的法宝虹霓锦缚住的身子往前挪动着,头发也披散开了,哪里还有以前那个雍容华贵国色天香却又冷淡如冰的花七的模样?

“妹子,凡间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恐怕也听说过吧?”清虚完全没有犹豫,甚至没有多看花七一眼,直接接过了花七的话头,“要是我用这句话答你,妹子,你可会满意?”

“妹子,你怎么会是个妖精?”清虚又轻轻笑了一声,忽然出掌,击向花七的额头。

这一掌,比刚才清虚杀了玉罄时又快了三分!

花七闭目,流下两行清泪。

“不好!”王琦声虽然就在花七的身边,但清虚这一掌犹如电光火石,竟然来不及出手挡架,一旁的黑虎虽然也飞身赶了上来,但也绝来不及了。

更不要说还在上空的玉鼎,玉罄死后,玉鼎失魂落魄,呆立不动,怕是随便一个天兵过来,都能轻轻易易地把他给杀了。

清虚是上清天中元二品七气地官大帝,这一掌下去,花七必死。

千钧一发之际,从无定乡的黑雾中忽地飞出一道白光!清虚的掌势如电,这道白光却比闪电更快、更疾!

“嗯?”清虚轻噫,击出的掌心正和白光相抵!

白光势头不减,清虚向后疾退,只是一瞬,白光进、清虚退,已到了百步之外。

“好,好,好。”白光逼出了百步外势头才稍减,而清虚退开百步也才有了闪避的余地,一转身间竟连说了三个“好”字。

“好在哪里?”

说话的是一个满面病容的和尚,身材颀长,背有些驼,穿一身月白色的僧袍,手中倒拎着一口长剑。

“一千七百年的恩义,让你一剑了结,难道还不够好吗?”清虚的掌心流下血来,却没有去管,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华三哥,我再叫你一声华三哥。”和尚一边点头,一边回手挑剑,解开了缚住花七的虹霓锦,“如今再看,你对我家兄弟未必有恩,我家兄弟却从未对你负义,一千七百年,日子也够久了……刀四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刚才这一剑,你说什么就算什么好了。”

“刀四?”清虚冷笑,“几乎尽屠世人的嗜血狂刀真的转了性子?真的学佛参禅了?你的狂态呢?你的刀呢?嗜血狂刀什么时候改用剑了?天下人都笑掉大牙了!”

刀四轻轻掂了掂手中的宝剑,完全不为所动,慢慢回答,“自从大哥闭关,我就开始参禅,佛倒是不学的。刀四一生,唯一知道的就是一个‘杀’字,但杀气杀机积到了顶点,却不能让我再进半步,想要直捣天庭,只是‘杀’,远远不够。所以,我参禅,用剑。”

“好啊!魔头参禅,倒悟出剑意来了,那我这个神仙,你的华三哥,是不是就该跟你学学杀人了?”清虚的话中透出了寒意。

刀四抬起了宝剑,凝望着,神情肃穆,月白色的僧袍被风吹得微微皱了起来。

“我若是用剑,虽不至于天下无敌,但就是对上元始天尊、如来佛祖,当不会败。”

“真的?”清虚又是一声冷笑,“狂刀,四弟,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却也未必。”刀四叹了一声,却似乎转了话题,“我曾说过,纵然不离参禅的静室,刀四当年杀人不眨眼的手段却也不是不能施展,可你一来,我还是离了迷花谷。”

“是啊,果然……”清虚的冷笑几乎变成了狞笑,“你刚说了你那一剑我说什么就算什么?我还不想一剑了断恩义,那就把你那一剑当成战书如何?”

“四哥!不要答应!”花七失声叫道。

“妹子,不碍的。”刀四转头向花七笑了笑,说,“妹子,一千三百年了,你心中总有事放不下,我也跟着你放不下,直到如今才算是知道根子在哪儿,我明白了,你也明白了。我是个粗人,倒让你受了委屈……”

“不是的!四哥!”花七把虹霓锦一扯,走上几步,和刀四并肩站到了一起,转头望着刀四,目光中温情无限。

“妹子……”刀四有些吃惊。

“四哥,是你受了委屈……”花七笑了。

“妹子,你?”

“好了好了,到头来倒是我枉作小人?”不等花七回答刀四,清虚狞笑两声,“你们夫妻齐上就是!”

“四爷不可。”一边的王琦声哈哈大笑,却插在了刀四回话之前开了口,“四爷身负重任,怎能妄动?就是要杀小人,也不用太急,今日已晚,还请四爷早回迷花谷。”

“贤王说的有理。”刀四含笑点头,“那我就先回了。”

话音未落,刀四揽住花七的肩膀,化身长虹,没入了无定乡中。

刀四来得快,去得也快,倒是清虚完全被晾在一边了。

“嘿,四叔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粗人,哪儿粗了?靠,我怎么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简直比猴儿还精!”云端顶上的李亚峰嘟囔起来。

“老大,怎么回事儿?你的花姨还有四叔,再加上清虚,我看着怎么那么不对劲儿呢?”王信瞪大了眼,挠着头,传音冲李亚峰发问。

“你没看出来?我可不信。”李亚峰乐了。

“看是看出来了……一会儿一千七百年,一会儿又一千三百年,嗯……该不是你的花姨身为刀叔叔的老婆却冲清虚这个混蛋单相思了一千三百年吧?这仗打的,都打出花儿来了……”

“王信,我真不想骂你,可你……”李亚峰使劲儿拍了一下王信的脑袋,“你嘴里怎么就吐不出象牙来呢?”

“老大,你倒是吐个象牙让我看看?话糙理不糙,可不就是嘛!”

“先不说这个,你……怎么看?”李亚峰皱起了眉头,今天恐怕是再打不下去了,李靖早就回来了,紫微大帝在冲着清虚发愣,显然是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应该也没了打架的心思。

“我怎么看?”王信想了半天,终于开口传音,“老大,我看着清虚比刚才更混蛋了。”

“靠!我说的不是这个!”

李亚峰哭笑不得——虽然李亚峰也赞同王信的结论,可一来李亚峰的确说的不是这个,二来,尽管清虚脸上依旧挂着狞笑,李亚峰却似乎从这狞笑中看出了些落寞。

清虚总不会是真的“身不由己”吧?是啊,他的态度也不像呢。没错,清虚是天字第一号的混蛋一个!

李亚峰的心中这样说着,莫名间却生出了几分警兆。

——姜冉,你还好吗?放心,我不是混蛋。

◎◎◎

南海。普陀落伽山。紫竹林。午后。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全是骗人的!”

姜冉把经书使劲往外一扔,无力地坐到地下,随手拿起散落的一片竹叶,擦拭几下,放到口中,悠悠地吹了起来。

姜冉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念不下去这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了,只知道总是连一个开头也念不完,到了“色空”“空色”的地方心头就莫名地烦躁起来。

菩萨不在南海,她带着小怜走了,可我呢?我能做什么?我该做什么?

要不然就把菩萨给的经书捡回来?嗯,应该扔得再远一点儿的,这样也能多花些时间不是吗?

来南海已经很久了,有多久?半个月?或者更长一点儿?小怜也走了两天了,她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无定乡了吧?不知道见没见着华文昌……恐怕在这之前,小怜会先见李亚峰一面吧?

她……到底见了没有?李亚峰……

李亚峰?哼!怎么又想起他来了!

可是……他现在想什么呢?

姜冉叹了口气,把竹叶放下,从口袋里掏出了李亚峰写的那本名为《悼尾生》的“散文”集子,翻开了第一页。

“尾生……紧抱桥墩……咳,还看什么?都看了多少遍了?这个李亚峰,明明有的是学问,可非要用一个这么不吉利的典故,他脑子里到底想什么呢?会不会知道我正在想……”

啊,说出声来了!

姜冉又叹了口气。

姜冉和王怜怜知道的东西未必比李亚峰少许多,观音从天庭回来之后,把李亚峰在天庭的表现和谈及的事情一点儿不漏地告诉了二人,并提出了要二人中的一个潜入无定乡偷取泰山无字碑和对应五行的五根天刑金针的要求,要二人自己决定是谁去。

虽然时间很紧,但姜冉和王怜怜都想了很多,两个人也不止一次地为此长谈。姜冉的态度一直都很明确——只要需要,她决不推辞;而王怜怜却思前想后,犹豫了很久。

这或许和姜冉对王怜怜讲得很诚恳有关,与王怜怜不同,在秦王地宫之中,姜冉自始至终都能听到华文昌的态度,甚至和华文昌的接触也更多一些。姜冉把一切都告诉了王怜怜,完全没有隐瞒华文昌其实对王怜怜毫不在意的态度——不管姜冉看到、听到的是不是华文昌的真心,但这还是很大地影响了王怜怜的选择。

另一方面,尽管姜冉很早就表明了想要出力,可她自始至终都对华文昌没表现出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好感。有时姜冉也会想到华文昌或许另有苦衷,不过,同情的种子总是还没来得及发芽就被姜冉刻意地扼杀了。

在姜冉的潜意识中似乎有这样一种想法:那就是一旦自己心灵的天平倾向了华文昌,结果肯定是万劫不复。

此外,姜冉的心里也已经默许了李亚峰的存在——哪怕是别无选择也好,姜冉知道,至少李亚峰对待自己绝对是出于真心。

更别说刚进秦王地宫的时候李亚峰连保命的灵药和法宝都一股脑儿地给了自己,自己还因为被感动而吻了李亚峰了。

姜冉很庆幸:有了那一个吻,对于很多事情的决定就可以少了些犹豫。

对于姜冉来说,不管那到底是不是合适,总算可以成为一个准则。

准则一定会决定选择的。

所以,姜冉并没有多想,或者说,姜冉一来不敢多想,二来,也不存在多想的必要。尤其是在潜入无定乡这件事情上,姜冉把它当成了一个应该完成的任务——虽然姜冉对拯救世界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但如果必须要去做的话,她首先不会允许自己打退堂鼓——更没有可能会爱上华文昌。

可王怜怜就不一样了。

至少在姜冉的眼中看来并不一样。

如果是王怜怜去无定乡、去华文昌身边的话,能否顺利——恐怕是一定不会顺利的——偷到东西还在其次,一个弄不好,王怜怜甚至可能会直接站到华文昌一边去。

当然,前提是华文昌足够聪明。

而姜冉认为,能和天庭颉颃五百年的华文昌是不会少一点儿聪明的,他只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聪明才对。

所以,姜冉极力反对王怜怜产生去无定乡的念头。

就算王怜怜一口咬定决不会和华文昌走到一起,肯定会偷回东西来也是一样。

最初的问题就发生在这里,这个想法导致了姜冉失去了所有的辩解理由。

姜冉不敢去想,如果王怜怜真的那么做了,那自己会怎么样?

姜冉的想法是这样的。

到目前为止,李亚峰和王怜怜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哪怕是一点儿的可能性,说穿了,王怜怜只是“对自己的男朋友单相思”而已。

可一旦王怜怜成功了,那王怜怜就会变得重要起来——而且真的会应了她的名字,可“怜”。

王怜怜会成为在决定世界命运的战争中最大的幕后功臣,而且,她甘心牺牲了自己的爱情。

到时候,即便真相永远不会大白于天下,即便不可能有舆论让李亚峰去选择王怜怜——姜冉发现,自己最担心的居然就是舆论——但姜冉知道自己,到时恐怕就同样不可能让自己坦然地面对李亚峰的心意了。

甚至在姜冉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姜冉已经发现,自己无法再面对自己的良心。

自私。

是的,自私。这是姜冉绝不允许自己拥有的品质之一。

姜冉不得不自责——她突然发觉自己是那么的自私。

而这也是姜冉无法继续阻止王怜怜的理由。

在姜冉和王怜怜最后一次的长谈中,姜冉抢在王怜怜说话之前,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和盘托出,然后让王怜怜做出决定。

姜冉强迫自己承认了:正是过多的思考让自己放弃了选择的权利。

王怜怜选择了。

姜冉注意到王怜怜的选择似乎让观音松了一口气,但姜冉并没有继续琢磨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姜冉不敢再思考下去了——她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兆头:

在有关李亚峰和华文昌的问题上,自己思考得过多了,甚至这些思考和自己一贯的思考有些不同。整个过程中,自己冷静得可怕。

如果是恋爱的话……姜冉并没有过恋爱,但她知道,恋爱不会是这个样子,自己不应该这么冷静的。

反倒是反反复复把选择改了许多遍的王怜怜更像是恋爱的样子。

所以,在王怜怜和观音离开南海之后,姜冉放弃了更多的可能会出现的冷静思考,她开始专心地“培养”起自己对李亚峰的思念来了。

当然,这不是姜冉唯一能做的事情。

不管是谁去无定乡,都要有些防身的技巧。对于观音来说,这种技巧等于法术。

观音用了某种方式——如果姜冉再深入地考证一下,或许会弄明白其中的一点儿奥妙也说不定,但姜冉没有心情去那么做——让姜冉和王怜怜同时拥有了施展佛法的能力,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南海,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的矮胖老人的话来说,要是和妖精比较的话,姜冉和王怜怜都有了八百年的道行。

虽然这与无定乡中的妖精动辄就是修练了几千年的不能相提并论,但佛法却另成一宗,出其不意下,用来防身倒也足够了,再说,那些几千年的老妖没事儿也不会对女孩子动粗——尤其是在那个女孩子和“华佗门护法之人”渊源很深的情况下,更不会有事。

关于这些,姜冉依旧没有去思考,她让自己沉浸在了一种幸福感中,幸福的来源并不在于自己会了多少法术,而是矮胖老人无意中提到的:李亚峰曾经给自己吃了些华佗门的灵药,这会让自己的修练事半功倍。

而且,自己现在和李亚峰的距离更近了一步不是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姜冉虽然努力地不让自己思考很多,却已经快把“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老话中的道理悟通了。

“是嫂夫人吗?”姜冉刚捡起被自己扔出去的经书,忽然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谁?出来!”姜冉的心情并不好。

“您别生气,别生气……”田鹤偷偷摸摸地从一棵碗口粗的竹子后转了出来,冲姜冉深深施礼,“您是不是……姜冉姜大小姐?”

“我是姜冉,你是?”姜冉有些奇怪,眼前的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但南海紫竹林中不应该有自己没见过的人啊?

现在龙女和善才童子在竹林外,虽然他们实际上是奉菩萨的命令看住了自己,不让自己离开南海,但没事儿却不会过来,毕竟自己在南海还算是“贵客”。

至于巡山的黑熊精,他更不应该到紫竹林中来了,除非是来了菩萨的客人,他才能来通报,否则紫竹林他是不能进的……还是别想了,听他说吧。

“姜大小姐,可算见着您了!”田鹤又施了一礼,这才抬头说,“小弟是李大哥派来的。”

“李大哥?李亚峰!”姜冉又惊又喜,脱口而出。

“是,就是李大哥。”

“李……亚峰他好吗?他在哪儿?他让你来干什么?他来了吗?”姜冉一口气问了四个问题。

“姜大小姐您别急……”田鹤发自内心地笑了。李亚峰要田鹤来南海的时候,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田鹤自然就在心里把姜冉当成了“嫂夫人”,看见“嫂夫人”对“李大哥”也是关切万分,田鹤对姜冉一下子就亲近起来。

“快说啊!”姜冉催促着。

姜冉只是意识着别让自己想得太多,却没注意到自己刚才的问话也好,现在的催促也好,其实都是自然流露,和“意识”却完全没有关系。

“姜大小姐,李大哥一切都好。李大哥在天庭讨伐咱们无定乡的大军当中‘卧底’,无法抽身起来看望,怕姜大小姐着急挂念,所以命小弟来给姜大小姐报个平安。”

田鹤言简意赅,一句话说完,倒把姜冉问的四个问题都答了。

“是这样啊……”

姜冉听到田鹤话中“咱们无定乡”几个字,心头一跳,一下子就知道了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高个子是个妖精。

“姜大小姐……”

“你先等等……”不让田鹤接着说下去,姜冉开始沉吟,暗地里还叹了一口气:这个局面,自己还是不得不多考虑些啊……

“是了。姜大小姐。”田鹤倒是听话,不再往下说话,站在一边偷眼看着姜冉面上的神色忽喜忽忧,心里竟然赞叹起来:

“嫂夫人果然是嫂夫人,不光人美,更关心李大哥,而且说话也有分量!就是!也只有嫂夫人这般秀外慧中的人品才配得上李大哥不是?”

“你……啊,对不起,我忘了请教,您怎么称呼?”过了一会儿,姜冉赧然一笑,开口询问田鹤。

“小弟田鹤,三山十八友的田鹤。李大哥跟您提过吧?噢,对了,李大哥说了,只要一提我们大哥您就知道,我们大哥……咳,不该我说,我们三山十八友的大哥是王宇,十八人又共同奉李大哥为主。”

田鹤赶紧通名报姓。

“那……我就称呼你田大哥了,好吗?”姜冉微笑。

“姜大小姐,您可别这么说,折杀小弟了,您跟李大哥似的,叫小弟田鹤就成!”田鹤这话可是真心实意。

“好吧。田……田鹤,你是怎么来的?没让人看见?观音虽然不在,南海这地方可也……”

“多谢姜大小姐,小弟托李大哥的福,熟悉《化经》,偷偷摸上南海,倒没人看见,紫竹林中又没有旁人,姜大小姐尽管放心。”

“你也别一口一个‘姜大小姐’的,我听着也别扭……你……你一开始怎么叫我的……就……就那么叫好了……”

说到最后,姜冉整张脸变得通红,声音更细如蚊鸣。

本来就是打死姜冉,姜冉也不会自己说出这句话来,但现在正好是姜冉对自己的心意下了结论的时候,更想让自己不再犹豫。

而且,姜冉刚才的沉吟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个是在现在的事局当中恐怕还脱不了要思前想后地分析,为了不让自己再有所犹豫,所有的分析最好还是围绕着李亚峰才好;至于第二个结论就是关于田鹤了,他虽然是个妖精,但“姜大小姐”连菩萨都见过了,哪儿还怕什么妖精?他称呼李亚峰“李大哥”,那拉近了距离,没准儿还能知道更多有关李亚峰情况。

田鹤可不知道姜冉一会儿的功夫就想了那么多事情,只顾了高兴了,连着答应起来。

“是了嫂夫人!遵嫂夫人命!嫂夫人说得是!嫂夫人……”

“行了!你有完没完?”姜冉的脸一下子成了红布,叉着腰骂起田鹤来。

“嫂夫人……”姜冉这一生气,秋波流转,娇羞带嗔,倒把田鹤看呆了,忍不住喃喃的说,“李大哥好福气……”

姜冉一怔,马上想明白了,气得单手一挥,把刚学的佛法用了出来,田鹤不敢躲,“哎唷”一声,被佛光打中胸口,在空中倒翻了三个筋斗才卸去佛光,再看姜冉,已经跑开了。

如果紫竹林中有个地缝的话,姜冉恐怕早就钻了进去。

…………

“这么说……亚峰他恐怕一时还过不来?”姜冉若有所思。

等田鹤赶上姜冉,把李亚峰交代的事情说完,天色也暗了下来,时近黄昏。

“是。”田鹤点点头,“小弟也知道嫂夫人担心,本来想早点儿来报讯的,可李大哥特别交代了,观音不离开南海,小弟绝不能踏入紫竹林一步。小弟在海上等了一天半,这才等到观音离开,偏巧巡山的那头黑熊又似乎发觉了小弟的行踪,小弟无奈,只好又等了两天,这才来找嫂夫人,倒是小弟的不是了。”

“这怎么能怪你?你来送信是冒了大险,我和亚峰都很感激的。田鹤,真的要多谢你。”

“嫂夫人这么说可就让小弟无地自容了……”

“照他的说法,那你也不能再回天兵那边卧底了,可南海也……”姜冉有点儿为难了。

“嫂夫人不用担心,李大哥对小弟另有差遣。”田鹤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李大哥说天庭和咱们无定乡很快就有一场混战,到时候小弟正好能趁乱返回无定乡,不过……”

“不过什么?”姜冉听出了田鹤的潜台词。

“不过李大哥还吩咐小弟,说观音从南海带走的那个叫王怜怜的,也会趁乱进无定乡,让小弟回去以后想办法照应……”

“真的?”

“是啊!”田鹤为姜冉叫起屈来,“李大哥发话,小弟哪能不听啊?可小弟这不是见着嫂夫人了吗?那……那个王怜怜又算是什么?大丈夫三妻四妾这话虽说是有的,可嫂夫人的人才……”

“别胡说了!”姜冉脸色一寒,“田鹤,小怜是我的朋友,也是亚峰的朋友,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可别想歪了!”

“是。”田鹤一缩脖子,对姜冉更钦佩了——嫂夫人真是识大体!

“田鹤,你赶紧回去吧。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了,万一错过了混战,到时候小怜要是出了事就麻烦了。”姜冉想了想,又说,“要是你有机会碰上亚峰,你就告诉他,他让我办的事情我一定办到,也……也让他小心。”

“嫂夫人放心,保重!”田鹤知道事关重大,也不再多说,急匆匆告辞,离开了南海。

“亚峰,你到底在想什么?是啊,我应该知道的,我知道的……”田鹤走了,姜冉独自站在紫竹林中,忽然感到一种刻骨铭心的孤独。

“亚峰,你放心,你让我做的我一定做到……就是你没让我做、或者不忍心让我做的……我也一定帮你做好……”

又过了一会儿,姜冉打定了主意。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