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战局 变局(上)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战局 变局(上)

作者:gongheh

猴八直接冲三清之一的灵宝天尊叫号挑战,灵宝天尊不在阵中,自然是不应的,而哪吒先锋阵后的普化天尊闻仲和闻仲手下的雷部五将却无法掩盖被猴八完全忽视的羞怒。

  只是,上空的李靖迟迟没有挥动手中的杏黄令旗,满天的天将天兵也似乎有很大的顾忌似的,在面面相觑中带起了一阵骚动。

  “这是怎么了?”李亚峰有点儿纳闷,不由自主地和王信对视,忽然间两个人都明白了,同时“哦”了一声。

  是猴八的扮相让天庭胆寒了。

  猴八的原身是猓然,猕猴的一种,说白了就是个猴精,幻化成人形之后依然还是一副尖嘴猴腮,手中倒拖着的,无巧无不巧,竟然是一根棍子!

  虽然李亚峰和王信在观音口中听说了西方极乐世界的那个“斗战胜佛”和《西游记》中的有些出入,但观音显然并没有否认“欺天大圣”的存在,甚至比起吴承恩的描述,或许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海山八妖中的峨嵋一圣玲珑七海,实在是太像一个人了。

  “没人出来?那我就打上去了!”猴八的脾气怕是不比“那个人”好到哪里去,看天庭大军没有动静,怪笑了几声,舒展一下手脚,直接朝李靖所在的祥云处飞身而去。

  “且……且慢!”李靖手中的令旗终于动了,闻仲立刻摆开金鞭,如影随形,跟上猴八,身子再一转,拦在了猴八面前。

  “峨嵋大圣,不要走!”闻仲是天庭的老将,一旦对阵,也自然有威势在,怒喝声如洪钟,震得须发皆张。

  但猴八根本不管闻仲还冲自己称呼了一声“峨嵋大圣”,彷佛看不见闻仲似的,身子依旧往上直拔。

  “得罪了!”闻仲的涵养再好,到了这个时候也动了真火,金鞭一甩,一道霹雷便从鞭稍绽开,直接击向猴八的眉心。

  猴八还是那个目中无人的态度,甚至不闪不避,连头也没低,任霹雷打在了眉心。

  霹雷声势惊人,但猴八头上连个红印也没起,只是身子微微一震,直奔李靖的势头却丝毫不见减弱。

  闻仲原来就没想着能一击阻止了猴八,猴八不闪虽然让他吃了一惊,却没有乱了阵脚,趁着猴八身子一震的当口,手中金鞭连挥几下,发出五道霹雷,猴八依旧没有闪避,但步履却被阻了一阻。

  闻仲要的就是这“一阻”。

  “天雷正法!”

  闻仲看准了猴八的所在,一咬牙,把金鞭向空中一抛,顿时风云变色,透过天顶的黄风,一道闪亮的霹雳直击了下来,瞬间,蓝光仿佛撕裂了天地,紧接着又是一响暴烈的雷声!

  猴八被雷击了个正着。

  闻仲在天庭位属九天应元雷神,是耍雷的祖宗,这一记天雷是他情急之下击了出来,威势莫可抵御,简直像是要把整个宇宙都震碎了。猴八首当其冲,一个翻滚,身子就往下急坠。

  天雷引动了暴雨。

  沉重的飙急的大雨点和了风漩,如同拧在一起的鞭子,从天空凶猛地抽打下来,天罗之下,忽然就聚起了阴云,无数金色的、凶恶的、细瘦而美丽的电火,在浓密的活动着的黑云里,疯狂地闪灼着。

  王信浑身一下子就给淋得湿透了,张大了嘴,伸出的舌头怎么也缩不回来,只知道喃喃地说,“这……这就是天威……”

  “巫峡中宵动,沧江十月雷。龙蛇不成蛰,天地划争回……好一个‘龙蛇不成蛰,天地划争回’!王信,这还差得远呢!”李亚峰也让闻仲的天雷正法吓了一跳,但他心中有数,也不惊慌,雨点还没落下就被他的护身真气弹开,又被眼前的雷雨勾起了心中豪情,长笑一声,竟然吟起诗来了。

  “老大……”王信苦着脸传音问,“你倒有闲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也是你的一个‘叔叔’啊,让雷给劈了,你就不着急?”

  “我急什么?你就不能看仔细点儿?”李亚峰一笑。

  天雷引动的暴雨虽然猛烈,但天兵天将中自然有推云布雨的角色,再加上雷部五将赶紧引导雷火,一会儿就云散雨收。闻仲也收回了金鞭,只是作法借天之威并不轻松,闻仲已经满头是汗了。

  但闻仲根本没感觉到,他背后的冷汗要比头上的多得多。

  猴八的身子是让天雷给击中了,也往下掉了一段距离,可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猴八身子一挺,一个筋斗,竟然又回来了,连身上的布袍甚至都没让天雷给击出一个窟窿。

  只是这一次,猴八把闻仲“放在了眼里”。

  “老小子,原来雷劫归你管?”猴八怪笑起来,眼中闪着兴奋的精光,像是找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玩具。

  “我……”闻仲忽然发现自己的处境变得十分危险——不光是猴八,刚才还霎有兴味地在旁边观战的花七、黑虎、玉鼎、玉罄等几个妖精都围了过来,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极了。

  “八爷,这个家伙交给我。”黑虎哑着嗓子说话,眼都红了——黑虎的父母就是没能躲过雷劫而丧命的。

  “慢着,黑虎,老夫兄弟的数名知交都是丧在雷劫之下,算老夫兄弟欠你一个人情如何?”玉鼎、玉罄兄弟异口同声。

  “你还我兄弟命来!我……我跟你拼了!”一直躲在王琦声和猴八身后的问石子也不躲了,一双拳头攥紧了,吭哧吭哧喘着粗气,虽然满脸是泪,却也没了胆小的模样。

  “留下元神,我要。”花七的语气倒是最平淡的,但手中却已经挽住了独门法宝“虹霓锦”。

  天下的妖精死在三次天劫之下的不计其数,尤其是第一次的雷劫,恐怕但凡是个妖精都会有亲朋好友因为躲不过而丧命——妖精遇到了操控雷劫的,那可算是冤家路窄。

  而闻仲眼前这几位,除去问石子之外,却都是有资格也有本领不把雷劫放在眼里的。

  闻仲差点儿没哭出来。

  闻仲是天庭的老将,也的确杀过一些妖精,只是“雷劫”和闻仲却实在是没有一点儿关系。事实上,闻仲自己就曾经为雷劫而疑惑过:整个天庭,有引动天雷的能耐的并没有几个,为什么雷劫诛妖却从来轮不到自己头上?

  下界所有妖精的雷劫都让三清和玉帝包办了——闻仲总以为这是对自己的体惜,为此一向也戮力报效,但这一次,恐怕不仅仅是报效或者“代人受过”了。

  看着四周几个妖精的模样,闻仲知道,自己这条老命应该是走到头了。

  “七姐,几位,还是交给我,要找这个老小子算帐的家里多了,我把他弄回咱无定乡就是。”猴八怪笑着拦住花七等人,有上下打量了闻仲几眼,“老小子,要是今天你能跑出你八爷的手心去了,八爷先就写一个‘服’字给你!”

  花七哼了一声,首先退后,玉鼎、玉罄兄弟对视半晌,齐声说,“那就先谢过八爷了。”也退到了一边。黑虎恨恨地看着闻仲,只退了半步,也算是给了猴八面子,问石子却没打算退后,是让慢慢踱了过来的王琦声给硬拉开了。

  猴八和闻仲在中间,几个妖精围了一个半圆,脸上都挂着冷笑。

  “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的头衔毕竟还值几个钱,闻仲并没有打算辩解,一挥手,阻住了赶上来增援的雷部五将,环顾四周,悠悠地叹了口气。

  “请教峨嵋大圣的高招。”

  “靠,怎么了?我怎么从他这儿看出点儿悲愤来了?”云端,李亚峰端详着下面的闻仲,自言自语。

  “老大,不对啊?”王信也有点儿糊涂,冲李亚峰传音问,“天庭又不是没人,怎么只让一个老头儿在底下出头?”

  “如果这是牛魔王的策略,那我真得再去好好读读《西游记》了,那上面可没说一头牛会这么聪明……”李亚峰摇摇头,回答王信,“王信,要论势力和人数的话,无定乡绝对不是天庭的对手,可现在无定乡里只出来了这几个,天庭也就只能派人和他们单挑……”

  “嗯,说的是啊。”王信明白过来了,“天庭这边人多,按照‘好汉架不住一群狼’的理论,无定乡吃亏吃大了。但如果无定乡里只往外派高手就另当别论……再加上罩着无定乡的那个诛仙阵让天庭不敢乱闯,李靖又太慎重,恐怕还是天庭比较倒霉一点儿。”

  “也就是这一开始吧,咳,你那是什么破理论?”李亚峰笑了笑,马上又皱起了眉头,“李靖可不是省油的灯,还有三官大帝和灵宝天尊,战局肯定还会变的……说到底,无定乡这是背水一战,要不是天庭顾忌太多,也不会这么个打法。依我看,哪吒是沾了长得小的光,要不然就是王琦声的关系……这先不说了,反正闻仲,绝对就是炮灰!”

  李亚峰和王信相互传音,分析着战局。

  事局或许和李亚峰、王信的意见很是相似:哪吒吃瘪,被救了回来,但实际上并没有受什么伤,而李靖的怒气再大,影响的也只是他自己的脸色而已,围住无定乡的天兵却已经把太乙混天象大阵布成了。

  至于满天的天将,除去闻仲的直属部下雷部五将满脸焦急之外,其他的大都平静如常,只有个别和闻仲交情深厚的脸上现出了几分不忍的神色。

  “李天王,海山八妖非同寻常,这个峨眉山上的又最能打,闻仲虽是老将,怕也不易应付啊。”

  地官大帝清虚捻着胡子,慢悠悠地对李靖说。

  下方闻仲已经和猴八交上了手,猴八翻起如山棍影,只两个照面,就把闻仲的一条金鞭逼得左右支绌险象环生,连再借天雷的余裕都没有了。要不是猴八早说了生擒闻仲回无定乡的话,恐怕闻仲不出三招就要丧命。

  “大帝在意的是无定乡兵马不出,只让这些老妖叫阵,无法混战吧?本帅心中自有计较。”李靖回头望了清虚一眼,淡淡地问。

  “我只是担心,要是应元雷神再有个什么闪失,怕李天王这个元帅就无法对玉帝交代了啊。”清虚微笑着,把软钉子又还给了李靖。

  “若是借众天将和三官大帝之力群起而攻,将这几个妖精诛灭或许并不为难,但诛仙阵虚实不明,仅仅杀上几个妖精又于事何补?倒不如……”

  李靖心中一痛,没有把话说下去。他是打算先向无定乡示弱,让大力王带无定乡的人马大举反攻,再趁机借太乙混天象大阵聚歼群妖,总要让无定乡元气大伤,之后就算强攻诛仙阵,胜算也能大些。

  但这个主意却必须要损伤几员大将涨无定乡的气焰,才能让群妖不再顾忌。闻仲是天庭的老将,也是自己的知交,素来虽然口角不断,默契却深,怕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打算,而自己也派哪吒打了头阵,按说算是对得起闻仲了。就是其余久经战阵的天将,也都应该在心里有了知觉。

  但李靖却绝没有料到无定乡居然只出了七人来叫阵,而闻仲更因为一记天雷让妖精务要生擒他而后快……事实上,就是猴八不能被天雷伤一根毫毛的本事,也让李靖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实在是打得太响了一点儿。

  不过,箭已离弦,再不能回头了。

  李靖虽然有自己的打算,闻仲本身或许也并不反对用自己一条命来换取更多天兵的平安,但闻仲的手下却丝毫不打算体谅。

  雷部总共二十四名催云助雨护法天君,平时跟随闻仲左右的是这二十四人中的五个,称雷部五将,分别是邓忠、田华、刘后、辛兴、庞乔,这一次出征无定乡,二十四名天君有半数随军,闻仲身边也还是这五人。

  闻仲和猴八二次交手,刚显露了败像,雷部五将就不能安心观战了,为首的天君邓忠施个眼色,五将各带着一万余天兵,早早地变了阵形。

  原本哪吒的五千先锋在阵前列阵,哪吒败退之后,闻仲的后阵成了前阵,这五千先锋也并到雷部五将的兵中,这时同被雷部五将差遣,战局中的天兵共有五万五千,雷部五将一声令下,五宫分列,把花七等妖精裹住了,层层包围了起来。

  “李天王,雷部五将未得号令擅自变阵,你管不管?”清虚似乎缠定了李靖,又阴阳怪气地问。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雷部五将变阵自有五将的思量,大帝还是和本帅静观其变的好。”李靖暗自叹了一声,语气虽然不卑不亢,却似乎是在为自己的种种行为辩解。

  毕竟,李靖就是敢得罪了三官大帝,却也不得不把话明说,好让军中的灵宝天尊有所了解。

  “李天王体谅下情自然是好的……”清虚微笑,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却被一直沉默着的天官紫微大帝打断了。

  “李元帅,速令雷部五将归阵!迟恐不及!”

  紫微大帝法力无边,主掌祸福校验,在三官大帝中以清誉著称,在天庭极得人心,也是李靖素来敬之畏之的人物,紫微大帝这一次随军同来无定乡,从来不发一言,让李靖这个元帅少了些难堪,李靖更加感激。但紫微大帝此时突然开口,声音中竟还有些惶急,李靖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大帝,这是……”

  “不要问了,快!”

  李靖留心一看,紫微大帝虽然面色不变,但身上青袍的边角却微微发颤,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大事,也顾不得细问,赶紧挥舞杏黄令旗,令雷部五将变阵归队。

  “来不及了!”李靖的令旗刚挥,紫微大帝又急急地喝了出来,“四大天王何在?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