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三军不可夺其帅(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三军不可夺其帅(下)

作者:gongheh

 “老夫曾经有过一个徒弟,”似乎是让李亚峰的所作所为触动了记忆,矮胖老人慢慢地开口说,“他本领极大,想要凭着一人之力扫清寰宇,结果……咳,不提也罢。”

  “徒弟,如果你认真起来,的确比他多了些心计,但你的本事却差得太远,心计也不会是浑沌的对手,就连一个华文昌,你现在恐怕就还斗不过。你记住,没有相应的实力,绝做不成相应的事情,即便实力足够,也还要讲求手段。”

  “你不要不服,你或许能用手段,但你实在不该学医,医者仁心,误你不少。”矮胖老人叹口气,“你既然适逢其会,要再不能狠下心来,终将自误误人……”

  “是。徒弟记下了。”李亚峰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还不明白!”矮胖老人狠狠抓住李亚峰的肩膀,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如今天下隐秘已汇集一处,等到水落石出之际,也就是鱼死网破之时!把你的妇人之仁收起来!哪怕是尸积成山血流成河,只要能了了浑沌一事,你就是天下最大的功臣,为师的好徒弟!”

  说完这些,矮胖老人又叮嘱一句,“自鸿蒙之初始,种种纠葛绵延至今不消,即便是因缘巧合,你也别想着在百年之内办成此事。你要学学华文昌,隐身暗处,重的是因势利导,而不是个人的意气!”

  很罕见的,尽管听到了华文昌的名字,李亚峰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眉毛一跳,但心中却未必平静。

  矮胖老人的这一番话,是真的让李亚峰心有所感了。

  “师父……你到底……”

  “好了,闲话少说!你本事不够,老夫今日就教你逆天邪功!”矮胖老人一声长笑,袖子一卷,一阵劲风把站在一边听傻了眼的王信吹到了帐外。

  “这是怎么了?”王信踉跄了几步,在帐外站稳,心中疑惑,不由得嘟囔起来,“这个胖老头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是……”

  王信抬头看看,空中无星无月。

  ◎◎◎

  三日已过。

  “出阵!”

  伴着李靖的怒喝,天兵在无定乡上空摆开了阵势。哪吒领五千先锋当头列阵,普化天尊闻仲带雷部五将各领天兵一万,按五宫方位随后支应,在云端高处,李靖和三官大帝协同数百天将居高临下,端坐观战,四周战鼓震天。

  只是,在天罗地网所化的黄风和紫雾之间又多了层层云浪,随着狂风呼啸,云浪奔涌翻卷,原本那密密麻麻把无定乡团团围住的天兵就在云浪之中穿梭往复,忽隐忽现,竟透了无边的杀气出来。

  “元帅是否太小心了?不过是一干妖孽,竟然令二十八宿摆了太乙混天象大阵出来,未免有小题大做之嫌啊。”

  云端众天将望着下方的阵势,心中颇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倒只有地官大帝清虚皱着眉头问了出来。

  “大帝,本帅绝非小题大做。”李靖凝神静气,左手托塔,右手里抓紧了一杆杏黄小旗,不时轻挥着调动下方阵势,冷冷回答。

  清虚碰了个软钉子,讪讪地不再说话,心中却生出了几分疑惑。

  观音早就带着王怜怜悄悄到了,和灵宝天尊定下了要借混战的机会送王怜怜入无定乡的大计,三官大帝直接受命于三清,这种隐秘的事情自然是由他们来做,尤其清虚最了解无定乡的虚实,所以也最是关心。

  二十八宿的太乙混天象大阵是天庭压箱底儿的本事之一,把诸般天象汇于一阵,变化无穷,有神鬼莫测之机,历来要摆此阵,首先就要禀明玉帝,玉帝还要上请三清,然后才能定下来。可李靖却没管这一套,不仅直接下令摆阵,还用了一百二十万天兵布下了千里大阵,这可是天庭中从未有过的大事。

  这不由得清虚不疑——再者,真摆出了这座太乙混天象大阵出来,哪儿还有混战的机会?更不要说故意做出败势趁机送王怜怜入无定乡了。

  但随军的灵宝天尊却装着没看见,并没有拦阻李靖,甚至连自己的大帐都不出,也不来观战,只是让三官大帝见机行事,清虚自然也就无可奈何了。

  “元帅,太乙混天象大阵声势太大,无定乡中的妖孽怕是不敢出来了吧?”尽管无可奈何,清虚还是忍不住说了风凉话——哪吒和闻仲的阵形已经列好了,但无定乡中却还没有一点儿动静。

  “大帝,敌情不明,本帅宁肯再加上十分小心,也不想让我将士重蹈衡山神的覆辙。也请大帝放心,天尊的吩咐,李靖定会照办就是。”李靖淡淡地说,目光依旧盯紧了下方,连头也没抬。

  李靖的心里窝着一团火。

  只隔了一天,灵宝天尊在李靖夜访李亚峰的那个时间也去“夜访”了李靖,要李靖找机会令天兵和无定乡混战一场,说是“要送个细作进无定乡”。这种把天兵性命当成儿戏的做法差点儿没让李靖破口大骂出来,但灵宝天尊却端足了“天尊”的架子,一口一个“本天尊如何如何”,“玉帝又如何如何”,李靖只得答应——事实上,灵宝天尊夜访的时间使李靖无话可说。

  等灵宝天尊走后,回想起李亚峰那像是“危言耸听”的话来,李靖也意识到这一战绝不仅仅是“战”那么简单了。

  所以,战前李靖升帐,第一道令就是摆出太乙混天象大阵——如果要混战的话,那就在这一战里多占点儿便宜吧,就算是发生变故,有太乙混天象大阵在,要想战败是不大可能了。

  “老大,怎么回事?李靖和清虚这是窝里反了?”王信学了乖,老老实实地用了传音入密,向李亚峰发问。

  “李靖到底是李靖,看样子我的话多少也管用了……王信,你看,无定乡有诛仙大阵,天庭有什么太乙混天象大阵,阵法对阵法,这要是这能混战起来那就怪了。”李亚峰小心翼翼地躲在云端一角,传音回答。

  “老大,你不是还想进无定乡来着?不能混战对你的计划可没什么好处……”

  “要是真僵持起来,李靖也能多知道点儿无定乡和华文昌的厉害,那他早晚还得来找我,到时候再说吧。而且,就算是不趁乱,总也有法子进去的,我也正好趁这个时候多跟师父学点儿东西。”李亚峰微笑。

  “得了吧。老大,不是我说你,你师父说的没错,你可真不像是诸葛亮。算了,我还是看我的热闹……”

  “靠!你少说几句好不好?哎,你看,无定乡里出来人了!”

  “嗯?”

  不光是李亚峰和王信,自李靖以下,所有的天将天兵都吃了一惊。

  笼在无定乡的黑雾似乎抖了几下,忽地露出几个空隙,从中跳出七八个人来,零零乱乱地站在了阵前。

  “来的……都是何方妖孽?”哪吒本来想问“来的是何方妖孽”,可这几个站得散乱,显然没有个领头的,愣了愣,把手中的紫焰蛇牙火尖枪往前一指,加了一个“都是”,反倒有些不伦不类了。

  从无定乡中出来的是花七、猴八、黑虎、还有玉鼎、玉罄兄弟,再加上贤王王琦声和战战兢兢的问石子。

  除去一个问石子,这几位个个道行高深,根本没把哪吒放在眼里。

  “黑虎,你去吧。”猴八挠了挠头,冲黑虎一笑。

  “不去。”五大三粗的黑虎很干脆地摇头不干,“八爷,这胜之不武啊……再说,前天我刚吃了一个衡山来的,也该让贤不是?嗯……要不然就是大前天?咳,反正我是不去。”

  “老夫兄弟二人一向是一起出手,千军万马也不在话下。”玉鼎、玉罄两兄弟齐声说,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对谁说话,但潜台词却很明白:对付一个小孩儿那就用不着我们兄弟齐上了。

  花七更妙,把手一背,直接踱到了一边。

  “几位,帮老夫照看一下知古斋主,这一仗,老夫接下来吧。”还是王琦声识大体,把问石子朝猴八的方向一推,几步上前。

  不过,王琦声也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吒,悠悠地叹了口气。

  哪吒差点儿没把肺气炸。

  其实哪吒虽然不能说天庭的一员老将,可也早就闻名天下,即便是无定乡八老,就算可以轻视那吒,真正对敌时也不会太过大意。但哪吒是莲花化身,生就了一副童颜,怎么看怎么可爱,在阵前这些早就成了精的老油条绝不会吝惜口水来奚落几句的——要是能气得哪吒乱了阵脚,那就等于赚到了。

  “来者通名!”哪吒也不傻,把胸中的火气压了压,大声喝问,只是手上的火尖枪却攥得更紧了些。

  “我乃哪吒三太子是也,你是何人?”王琦声又往前走了两步,就在两步之间,王琦声赫然变成了哪吒的模样,连手上的兵刃和打扮都毫无二致,煞有介事地大喝一声。

  如果说哪吒刚才还能强压下火气的话,那现在却再也忍不住了。

  “妖……妖……”气得连话也说不全,哪吒一挺手中的紫焰蛇牙火尖枪,“金鸡点头”,枪尖直奔王琦声的额角。

  “妖……妖……”王琦声完全是故意的,学着哪吒的口气叫了两声,身子一错,躲开哪吒的枪势,同样一招金鸡点头,也扎向那吒的额角。

  “嘿,这个有意思!”两个哪吒翻滚相斗,满天乱飞,乐坏了云端一心看热闹的王信,一拉李亚峰的袖子,差点儿脱口叫出好来。

  “别跟没见过什么似的乱叫好不好?又不是没听说过真假孙悟空?王琦声这家伙……明摆着缺乏想象力。”李亚峰传音给王信的语气似乎是不以为然,但眼睛也早就看直了。

  一边看热闹的想要叫好,但正在打着的哪吒心里却另有一番滋味。

  哪吒曾各处转战诛妖,算是一员猛将,却从来没有遇到像王琦声这样的打法。

  眼前的敌手不光变成了自己的形貌,连枪法都和自己完全一样!本来自己手中这杆紫焰蛇牙火尖枪使开了,虽不至于没了敌手,但也是急如骤雨,招招夺命;结果不但奈何不了对手,一个照面过去,同样的杀招就冲着自己来了!

  这明摆着是当着满天的同袍天将嘲笑自己没用啊!

  哪吒这叫一个憋气,也顾不上出战之前李靖暗地里嘱咐自己“千万小心藏拙,若见不敌,即刻回归本阵”的话了,忽地卖个破绽,一跃而起,接着猛扑直下,身随枪后,直取“假哪吒”的心窝!同时也祭出了风火轮和乾坤圈。

  “让你知道知道爷爷的厉害!”

  哪吒的话音刚落,风火二轮迅如闪电地在空中兜了个圈子,倒抢在火尖枪之前,左右夹击,带起两道红光,乾坤圈在风火二轮之间,闪着耀眼的银辉,照着王琦声的头顶就砸了下来。

  只听一声脆响,半空中银辉亮成一片,映着金蛇乱舞,风火二轮和乾坤圈撞在一处,又马上弹开,正巧哪吒火尖枪的枪尖到了,端端正正扎到了乾坤圈上,又一声响,哪吒也被弹飞,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才稳住了身形。

  再看王琦声变化的那个假哪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到了一边,嘴角带笑。

  “爷爷乃哪吒三太子,怎容你假冒!”还没等哪吒回神,假哪吒就敛了笑容开始贼喊捉贼,随手还挽了个枪花,手一招,也祭起了同样的两个风火轮,同样的一个乾坤圈,还是和哪吒刚才一样的招式,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

  哪吒差点儿没气死。

  好在法宝护主,哪吒的风火轮和乾坤圈疾飞回来,挡开了假哪吒的冒牌货,哪吒也顺势翻滚,算是躲过了一劫。

  可等哪吒喘过一口气再凝神一看,是真受不了了。

  假哪吒的风火轮和乾坤圈在空中四处乱飞,只是逗着自己祭出的法宝打转,四道红光上下交错,两片银辉互相追逐,要说好看,倒的确是好看极了。

  而自己旁边,正站着那个假哪吒——他也没动手,只是做出了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噘着嘴低着头看着自己。

  哪吒因为自己的身形相貌,一向反感别人把他当成小孩,为此连身上的铠甲都特意换成了黑色的镔铁甲,风火轮和乾坤圈这两样法宝更是绝不施用,今天是情非得已,没成想却闹得个自取其辱!

  “哇!”哪吒只觉得胸口发闷,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看哪吒吐血了,假哪吒这才哈哈一笑,变回王琦声的样子,摇摇摆摆走了回去,一旁的天兵也赶上来,抢了哪吒回归本队。

  这头一阵,是无定乡胜了,只是胜得有点儿缺德。

  不过无定乡这边的妖精,却显然不在乎是怎么赢的。

  “贤王旗开得胜!了不起!”黑虎第一个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从王琦声变成哪吒开始,黑虎的嘴就笑得没合上过。

  “黑虎兄不必夸奖,既然胜之不武,倒不如让他败给自己不是?这胜仗可不要算在老夫头上,是天庭客气,送了一个胜仗给咱无定乡罢了。”王琦声微笑着说。

  “老王,胜还是你胜的,不过……”猴八怪笑几声,“你变谁不好,非要变成李靖他儿子?我可是把李靖当成自己儿子,你这么一变,倒变成我孙子了!”

  “八爷这是说笑话了,李靖明明是老夫的孙子……怎么?老夫刚才逗逗重孙,倒不小心占了八爷的便宜?”王琦声脸色微微一变,抛去了平时的矜持,也跟着大笑起来。

  妖精们说话口无遮拦,办起事来也不怎么计较,哪吒等于是气输了,而云端顶上,李靖也给气得浑身哆嗦。

  “王琦声,贤王,《化经》……真是够‘贤’了……”看完了这一场,李亚峰不由得喃喃自语起来。

  “老大,不对啊?按说什么‘万兽无缰’,无定乡的妖精不是很齐心的吗?可我怎么听着这两个话里有刺儿啊?”王信皱着眉头,有点儿莫名其妙了。

  “嗯?我倒没注意。”李亚峰仔细想想,也觉得猴八和王琦声之间的对话有点儿奇怪,听在天兵天将的耳朵里或许没什么,但在李亚峰却不能算是站在天庭这边的,倒是能听出刺儿来了。

  “不管怎么说,王信,你也注意着王琦声一点儿,我去无定乡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像也不怎么地道了……到了现在,就是咱们,凡是也得多想,谨慎没坏处。”李亚峰又沉思了一会儿,传音叮嘱王信。

  “嗯?他变成了哪吒?两个哪吒?不会吧……”猛然之间,李亚峰心中一动。

  这时,场上又有了变化。

  哪吒被气得吐血而归,李靖的脸色阴沉,一时还没有发令,而在场的七个妖精中间,却走出了一个。

  “天庭的重孙子们!再出来一个!灵宝天尊,你不是来了吗?来和你家八爷较量较量!”

  猴八拖着一根乌黑的长棍,低着头慢腾腾走了几步,忽然扬手,以棍指天,大声叫骂起来。

  在猴八眼中,后阵的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闻仲和雷部五将如同无物。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