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万兽无缰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万兽无缰

作者:gongheh

李靖越来越是读不懂自己这个“监军”。

  虽然出于种种原因,从元始天尊到玉帝,都隐瞒下了李亚峰带上天来的秘辛,但这几个人行军布阵都是外行,只得让李靖领兵出征。换句话说,李靖毕竟是领兵的元帅,多少也要透露些给他。

  所以,尽管不多,李靖也算是知道了些东西,更不要说以太白长庚星为首散出来的满天的各种流言更是想不往耳朵里入也难了。

  对于这一次的诛妖之战,李靖心中早有了一定之规。

  只是,尽管李靖也打定主意拖延为上,可李亚峰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居然就让满帐的天将真个慎重起来,这倒实在出乎了李靖的预料。

  原本李靖对和华文昌渊源极深的李亚峰可是很有所提防的。

  再次扫视大帐,李靖欣慰地发现将官们都皱起了眉头,就连哪吒也若有所思,不再闹腾了。

  沉吟半晌,李靖不由失笑,慎重虽然必要,但士气却不能坠。

  “多谢帝君提醒。”李靖稳了稳心神,朗声说,“海山八妖、大力王,还有华文昌,确是不可轻侮……但本帅祭塔靖妖,飞剑镇魔,却也从来没怕了哪个妖孽!如今天兵一百五十万,天将千员,更有三官大帝、灵宝天尊随军助战,此战当可必胜!众将官何苦多虑?”

  李靖声若洪钟,说的中军大帐里众天将精神都是一振——是啊,神仙杀妖精那是天经地义,哪儿有神仙反倒怕起妖精来了?

  “报——”刚有几个天将脸上露出笑容,大帐外匆匆跑进一名守卫,单膝跪地,道,“无定乡中冲出一支人马,已到阵前!”

  “有多少人?为首是谁?”李靖一惊,忙问。

  “五千上下,为首的似是大力王。”

  “哦?这就出来了?”李靖大笑,“众将听令!闻仲,你领雷部五将紧守中军!哪吒,你带你先锋部下五千至阵前列队!其余众将各回各部,未得我令,不可妄动!只留七曜星君随本帅一齐去会会大力王!”

  “遵令!”

  “帝君,你也与本帅一起如何?”众将各自奉令出了大帐,李靖这才对李亚峰发问。

  “好啊。”李亚峰一笑,心说,“其实就算你不让我去我也得去,我得去看看那个牛魔王……”

  “李天王,我也去如何?大力王和我也还有个几面之缘,或许能说动他离了这场是非……”灵宝天尊也站了起来,乐呵呵地问。

  “那自然是求之不得。”李靖愣了一下,赶紧应承。

  “你三人就不要去了吧?若是碰上熟人,反倒麻烦。”灵宝天尊回头吩咐三官大帝。

  “天尊说的是。”李靖接口,心里却打翻了五味瓶——尽管自己就没打算真去“命令”三官大帝,可一个堂堂元帅当面看着帐下的“大将”听别人的,也实在不怎么好受。

  ◎◎◎

  雷声和电光虽然一时住了,但无定乡上空早就是战云密布,八十一架天罗在上,滚滚黄风呼啸着,把无数旌旗刮得乱舞,似乎天也被压得低了。

  四周围一百五十万天兵,密密层层,一片枪山剑海,先锋哪吒带队五千,阵前列了个二龙出水的阵势,与无定乡的队伍南北对望,只听战鼓擂响三通,灵宝天尊和李靖在前,李亚峰、七曜星君在后,脚踏祥云出阵。

  这份气势,果然是堂堂正正之师,丝毫没掉了“天兵”的名头。

  再看无定乡这边空中,但除了最前面两个还算是显眼,后边的完全不成阵形,群妖散散漫漫地站着,很有点儿星罗棋布的意思。不少妖精冲着天庭的军队指指点点,嘻笑声此起彼伏,更别说既没战鼓也没旌旗,虽然也有差不多五千人,占的地方倒比哪吒带的五千天兵大了不止三倍。

  “这还用打?这还用得着在大帐里再三再四的斟酌?我晕……”李亚峰又揉了一下眼睛,不得不心酸地承认: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妖精之所以是妖精,神仙之所以是神仙,到底还是有道理的。

  “前面可是大力王?”隔着一箭地,李靖住了云头,沉声发问。

  “不错,正是本王。李靖,好久不见了啊,最近过得如何?玉帝没再给你气受吧?”大力王连戎装也没穿,一身短打扮,像是和朋友聊天似的,跟李靖打起了哈哈。

  李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自己可是天庭的诛妖大元帅!这儿也是两军阵前!

  可偏偏大力王就有这个资格,即便不说大力王和西方佛土的渊源,也不把大力王那个老兄弟搬出来吓人,就凭着“阴山鬼国国主”这个头衔,认真算起来,大力王肯和李靖聊天那算是客气。

  “李天王,还是让我跟大力王说话,你是一军之帅,怎可与他扯闲?”灵宝天尊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咳嗽一声,走上前来。

  “大力王,你可还认得我?”灵宝天尊乐呵呵地打个稽首问。

  “天尊也到了?”大力王一早就看见了灵宝天尊,心里一直在叫苦,这时灵宝天尊一发话,倒是不敢怠慢,还了一揖。

  “大力王,你是一国之主,何苦来趟这滩混水?你逍遥惯了,就不念这天下苍生了?”灵宝天尊声音不大,但在场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和灵宝天尊的笑模样相对,这一声问,倒真有些悲天悯人的意味在里头。

  “天尊请了,本王就是个妖精,一贯的来路不正,在混水里也不算希罕,可天尊贵为三清,清则清矣,为何也在这滩混水里?天尊若为的是天下苍生,那无定乡中的就不是天下苍生了?这般阵势,这般杀气,本王也还是头回得见啊。”

  大力王针锋相对,又反问了回去,身后的群妖轰然叫好。

  旁边的李亚峰听着看着,一声“好”也差点儿就跟着叫了出来。

  这个牛魔王,还真有几把刷子!

  灵宝天尊语塞,随即转开了话题,“大力王,二郎小圣丧在华文昌之手,无定乡将其包庇,这才引来天兵讨伐,如今大军压境,你……当真要为无定乡出头?”

  “说得好!灵宝天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来找无定乡无非就是要债杀人,用不着摆出一副假惺惺的面孔!”大力王身旁的猪三哈哈大笑,抬手指着灵宝天尊的鼻子质问,“俺老猪问你,天庭欠俺无定乡的债又该怎么个还法?”

  “老猪?”灵宝天尊失笑,又打了个稽首,“这一位就是无定乡之主?”

  “不错!俺老猪……呸!”猪三恨恨地吐了口唾沫,打了自己一个嘴巴,仰天长啸,“天庭的龟儿子们听真了!老子就是一千七百年前一口吞了十万天兵的阔口吞天!”

  猪三这一声啸,如同雷鼓霹雳,震地动天,连上空的黄风天罗都为之一颤,再看猪三,虽然还是一身粗布长袍,但眼神中却透出了毫无顾忌的狰狞凶光,令人不能逼视。

  猪三啸声甫歇,从他身后的群妖中,从黑雾笼罩的无定乡中,又有几声厉啸响起,或是如同龙吟,或是如同鬼哭,清越的清越,凄厉的凄厉,千里呼应,绵延不绝,群妖面面相觑,脸上都掩盖不住兴奋的神情,而百万天兵却个个色变。

  和无定乡中人在不同阵营间见面,李亚峰还是有些顾忌的,一早就躲在了李靖的身后。这时回想起以前在无定乡中听猪三兄弟讲述他们和天庭之间的恩怨时不甘的语气,对照着这几声长啸,李亚峰心里忽然升起几分恻然之感。虽然或许还说不上是卧薪尝胆,但无定乡八老的确是为如今这一场大战隐忍了千年,这千年光阴中积下的的愤懑和怨气,又岂是一声长啸可以消解的?

  “可是……三叔啊……”李亚峰暗地里忍不住长叹起来,“你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还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曲折……”

  虽然妖精和神仙自古就算是“正邪不两立”,但无定乡八老与天庭结怨的真正原因怕还是要因为当年号“苍梧泛天君”的鹰二潜身李斯左右,和天地间绝大的隐秘有了纠缠。从浑沌和儵忽二帝算起,这些秘事盘根错节,却又像是一股无可阻挡的潜流,硬生生把纵横天下的“海山八妖”给逼进了无定乡这一块弹丸之地,千年不得脱身——甚至,直到现在,身受其害的当事之人还是没能了解其中一二……

  长啸已过,隐隐回声还在,不知怎么,李亚峰眼中竟然含了泪。

  “三叔,你们的干侄子虽然还没什么本事,可也早就在这一滩混水里了……放心,不管用了什么手段,我早晚还你们一个公道!”

  李亚峰默默念着,更坚定了揪出浑沌的决心。

  这一次,李亚峰清楚地知道,这决心不是为了给自己出气,更不是为了自己根本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靠……一口吞了十万天兵?老大,这真的假的?”正在李亚峰暗下决心,满脑子种种念头纷至沓来的时候,王信突然从李亚峰身边冒了出来,皱着眉头,揉着耳朵,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小声说,“老大,天兵总共一百五十万,按他的说法,十五口可就没了!好嘛,还不够一顿饭的……”

  “王信,闭嘴!”李亚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把久违了的“王信,闭嘴”搬了出来,摇摇头,问,“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托你的福呗。”王信乐了,“老大,你身份特殊,连带着我也没人敢管,把该交代的交代完了,我溜达着就过来了……哎,老大,我说,那个头上长角的就是牛魔王?旁边那个扯着嗓子乱叫的就是你以前说的那个……那个……哦,那个老猪?嗯……老大,你知道,上次去无定乡我没来得及看清楚……”

  “没错是没错……可是,王信……”李亚峰叹着气,“你这一张嘴,罗嗦也就算了,怎么越来越缺德了?”

  “海山八妖的老三,阔口吞天……”等到连啸声的回音都没了,灵宝天尊呵呵笑了几声,向猪三发问,“你家老大无敌子可在?”

  “不对啊,老大,不是什么‘清泉君’吗?怎么又成了‘无敌子’了?无敌子……口气可真够大的。老大,你说他一口能吞多少天兵?怎么也得二十万吧?”王信一扯李亚峰,小声接了灵宝天尊的话把儿。

  “王信,你先少说几句……”李亚峰哭笑不得,王信的声音再小也瞒不过周围的人,就算灵宝天尊不理,托塔天王李靖也还有元帅的气度,七曜星君和不远处的哪吒可早就怒目而视了。

  不说李亚峰和王信,无定乡八老的大哥清泉君——无敌子早在一千多年前为了向天庭雪恨,闭关修炼,和猪三等兄弟隔绝不见,这原本就是无定乡八老心中一大恨事,听天庭的仇敌问起,猪三气得暴跳如雷,大吼一声,几乎就要冲了上来。

  “老猪,你先消消气,别乱了章法,就是真要打,也还用不着你这个城主去冲第一阵。”大力王一把拉住了猪三,悄声说了猪三一句,上前几步,又对上了灵宝天尊。

  “天尊,本王虽然懵懂,但心中却也有数,此次天庭出兵,怕不全是为二郎小圣报仇吧?”

  “大力王,你这是何意?”大力王讽刺挖苦也罢,猪三吼出阔口吞天的名号也罢,灵宝天尊一直都笑呵呵的不以为意,但这句话却让他敛了笑容,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凉彻骨。

  “也罢,如今也不是说话的时机。”大力王反倒哈哈笑了几声,转开话题,“本王与华先生都是无定乡的座上客,你天庭找上了华先生,无定乡与本王自然不能坐视……再者……天尊,妖、仙之间,积怨早深,即便将猪城主兄弟与天庭恩怨先放下不谈,天劫名下,你害我多少同道?今日你见我同道聚于一堂,又怎肯放过?这一战,本来就势不可免。”

  灵宝天尊默然良久,长叹一声,“大力王,你好害人……”

  “此话怎讲?”大力王被灵宝天尊突如其来的感慨弄得一头雾水。

  灵宝天尊双目之中射出精光,转头将场中群妖扫视一遍,缓缓说,“你早有你的阴山鬼国,为何不自去逍遥?你若不出,天下太平,纵然海山八妖作乱,以天庭之力未必不可应付,怎么用得着我也出头?你名声实在太响……你知道你这一出来,有多少早就不问世事的山精海怪也跟着起了与天争雄之心?这乱上加乱,怕是要弄到不可收拾啊……”

  灵宝天尊说得诚恳,大力王也心有所感,一声叹息,“天尊,天下之理,原就说不清楚……但事有不可不为者,莫说无敌子兄弟与本王交情莫逆,你也知道本王从不以为‘妖’而羞……乾坤朗朗,万寿无疆!本王岂能忘本?”

  “万寿无疆?好一个万寿无疆……也罢……也罢!”灵宝天尊喃喃几句,回身对李靖说,“李天王,无定乡妖首在前,你发令就是。”

  李靖的脸色早就阴沉到了极点。

  “大力王,本帅给你三日思量,若你执迷不悟,三日后,战场之上本帅再与你一决!”

  李靖冷然发话,在一片愕然中狠狠哼了一声,转身就走,重重抛下两个字:“回营!”

  “老大?这就完了?怎么不打?噢……”王信说到一半,一缩头,心里也明白了。

  至少今天是真打不起来了。

  灵宝天尊和大力王这一番对话,几乎完全撇开了李靖,虽然灵宝天尊的身份摆在那里,可天庭名正言顺的元帅却是托塔天王李靖,即便灵宝天尊不算“喧宾”,却也已经夺了“主”。更何况灵宝天尊和大力王话里话外,都把天庭的一百五十万天兵整个儿视若无物,三军士气自然大减。

  李靖好歹是个能征惯战的元帅,就算心里再怎么有气,可也不会在这个当口儿自暴其短,眼睁睁把自己的部下送入猪三的大口。

  “嗯,嗯,有三天的缓冲,差不多也能重整大军了……嘿,不愧是托塔天王,肚子里还真能装,居然这就回营了?气成这个样子最后还能冲牛魔王撂下一句‘给你三日思量’,也不算太跌份儿,到底是元帅……了不起……”

  王信一边走一边琢磨,突然重重打了自己脑袋一下,“咳,我都能想明白的道理,他一个神仙还能不明白?脑子还是转得太慢……”

  没注意王信的自言自语,李亚峰暗地里也在嘀咕,“这就拖了三天……见鬼,灵宝天尊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笑里藏刀刀里藏笑,一不留神还带点儿郁闷,弄得我都糊涂了……”

  “帝君哪里糊涂了?”灵宝天尊忽地凑上来问。

  “啊?”李亚峰吓了一跳,顺口就说,“你糊涂了……”

  “嗯?”

  “哦,我是说……”李亚峰这才明白过来,抬头看看李靖直接气冲冲地回了中军大帐,却没有再升帐议事的意思,便转了方向,朝自己的监军大帐走着,说,“是天尊把我弄糊涂了。天尊,牛魔王……那什么,我是说大力王,大力王真让天尊心有所感?是不是说他比……比海山八妖还要厉害得多?”

  “单以道行而论,那倒也未必见得。”灵宝天尊愣了一下,说,“帝君也早就知道了吧?虽说海山八妖隐居一千七百年,或许已经功参造化,但海山八妖不是浑沌,个人之力,终究有限……而且,海山八妖之中,老大无敌子闭关不出,老二泛天君又居然早就被人给杀了,就连狮龙子也不在无定乡中,这三人实在是海山八妖的头脑与耳目,少了他们,如今的海山八妖已不足为患。”

  “……说的是。”李亚峰也懒得去问灵宝天尊是怎么知道的了,有关无定乡的虚实,李亚峰从来也没有对天庭提过,但他知道天庭自然有天庭的办法——田鹤是刚摸上天,可无定乡中怕是早就有了天庭的细作了。

  “但大力王与海山八妖不同,”灵宝天尊接着说,“大力王有阴山鬼国一国之力,交游更遍及天下,甚至还牵着西方佛国,他一旦有所动作……虽说西方不会因大力王如何而与天庭交恶,但天庭却也不得不卖个面子出来……我乍听到大力王就在无定乡的消息时,也是忧心不已。自然,这倒是更易于‘拖延’了,未必不是好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眼见到了自己的监军大帐,李亚峰开始嚷嚷,“天尊,你不用再送我了。”

  “送你?”灵宝天尊摇头苦笑着,“帝君,天庭此次出兵实是非同小可,个中牵扯,帝君也非不知。这个……我还想与帝君好好商议一番……”

  “算了吧。”李亚峰翻了翻白眼,“我说,天尊,咱们还是各干各的。再者,也不方便。”

  “不方便自然是不方便,帝君的大帐里不是还藏着个人?”灵宝天尊有些恼火,“帝君的交游倒能赶上半个大力王了。”

  “少来这套!”王信从一边急了,赶上几步,指着灵宝天尊的鼻子就想开骂,“你……”

  “王信,算了。”李亚峰笑笑,冲灵宝天尊一拱手,“天尊所为的大概是今日华文昌并未露面吧?”

  “那又如何?”

  “不如何。”李亚峰直接顶了回去,“天尊,依我说,只要华文昌不出现,你就用不着出头。其实,他不出来反倒是好事。明明是说好了拖延的,哪儿用得着你这么着急?”

  话一说完,李亚峰转身,头也不回,直接进了监军大帐。王信愣了一下,跟着走了,留下了一个瞠目结舌的天尊。

  但灵宝天尊也没有法子。李亚峰身上有五根天刑金针,还掌握着驱山铎,实在是没法得罪;而且,李亚峰原本就是当惯了“老大”的人,这些日子以来更一直周旋于天尊、玉帝、菩萨之间,不卑不亢,应对裕如,早养成了悄然傲世的风骨,这一发起火来,让灵宝天尊也有点儿犯懵。

  “李大哥!”李亚峰刚进帐,田鹤就迎了上来,“前方战局如何?”

  “没事儿,开战又拖了三天。”李亚峰回答一句,坐下来,立刻皱起了眉头。

  “老大,你是怎么了?怎么跟灵宝天尊顶上牛了?这可真不像你的作风。老大……”王信刚进帐就大呼小叫起来。

  “没什么。”李亚峰叹口气,“灵宝天尊这家伙笑面虎一个,弄得我有点儿心烦。嗯……可能还有点儿同情李靖。”

  “同情李靖?”田鹤转了转眼珠,“李大哥要是帮着李靖灭了华文昌,那也是一大快事!”

  “嗯?”李亚峰让田鹤说得差点儿没糊涂,又冲王信翻起了白眼。

  “老大,嘿嘿……是这么回事。”王信转过身去,冲李亚峰飞快地传音解释,“我给田鹤说的是……咳,我把华佗门的老底儿给揭了,华文昌他不是自称华佗门的护法吗?我就说他其实是天庭派到无定乡的卧底,天庭是要借着这次机会灭绝天下的妖精。你说过无定乡的老大死了一个鹰二,我把这笔账也载到华文昌头上了,这叫顺水推舟外加借刀杀人……哦,对了,我当然就把老大你说成是义薄云天了,说你虽然是文昌帝君的转世,但大义灭亲,而且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铁了心的当妖精……”

  李亚峰脸色变了几变,张口结舌,好半天才吐出一句,“好,好……这个……田鹤,让我再好好想想……”

  “李大哥可要深思熟虑啊,华文昌那厮奸诈无比,他让了帅印给大力王,把整个无定乡都骗信了!不过,李大哥本领大,智谋高,竟然连天庭也能骗过,天庭素来狡猾,李大哥却更胜了天庭一筹啊!依小弟看,能和华文昌一斗的,非李大哥莫属!”田鹤拍着大腿说,“大哥早就说过,李大哥才是做大事的人!如今看来,果然!小弟说句不该说的,咱们无定乡的兴亡可就着落在李大哥身上了!”

  “你这话我怎么听怎么像是在骂我……”李亚峰心里嘀咕着,你说华文昌奸诈,华文昌就是我,就算你不知道吧,可你又说只有我才能跟华文昌斗心眼儿,不还是绕着圈儿的说我不是好人?

  “田鹤,客气话就别说了,我有件事你能不能帮忙?”李亚峰又沉思了一会儿,终于开口。

  “李大哥尽管吩咐,上刀山,下油锅,小弟拼了命也要把李大哥的事给办好了!”

  “其实用不着这么费劲。”李亚峰忍住了不去看田鹤眼中仰慕的神色,慢慢说,“我想让你偷偷去趟南海……”

  ◎◎◎

  “老大,你到底还是惦记着姜冉啊。前几天我还奇怪着,以为出事出的你给忘了呢。”目送着田鹤走远,王信挤眉弄眼地说。

  “你少说几句好不好?我心烦。”

  李亚峰的确心烦。

  被天庭和无定乡之间的大战困住了,姜冉和王怜怜的具体消息却几乎丝毫也得不到。想当初观音走的时候似乎胸有成竹,恐怕去说服姜冉的几率至少大于八成,再想想姜冉的性格,她被说服的几率……肯定比百分之百还要大着那么一点儿。虽然新拜的那个师父拍着胸脯说没事儿,但灵宝天尊传话说去无定乡偷东西的人已经定下,那真要是姜冉,真要是有事儿了可就晚了三秋。

  在李亚峰的心里,就算是不出什么事情,一旦是姜冉去了无定乡,那就等于出事儿了。

  而且,即便是王怜怜,从根儿上李亚峰也不想让她也扯进现在的事局当中——李亚峰能有这种想法或许要归功于天庭:天庭先把活生生的一百五十万天兵当成弃子的做法惹火了他。

  归根结底,对于“道义”和“责任”,李亚峰还是比较重视的,甚至越来越重视了——直到最近,李亚峰才开始注意到自己和这几个字眼儿真是缘分不浅。

  “王信……”

  “什么?”王信刚才被李亚峰冷淡的态度弄得有些不高兴。

  “对不住……”李亚峰的眼神里怀着歉意。

  “怎么了啊?没事儿!”王信是直肠子,反倒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我光为自己的事儿犯愁,有点儿忘了你这头。这么长时间都在外面,你也想回去了吧?要不,你先回家去看看?”

  说着说着,李亚峰也发觉自己真的想家了,语气落寞下来。

  “老大,看你说的。”王信低着头,“反正有你师父弄出来的替身,不会有问题的。再说,现在咱们这边才是正事儿,要是浑沌真出来了……咳,谁知道会怎么样?”

  王信对浑沌这个一直没有露过面的“大敌”并没有太多的反感,刚顺口说了一句,看李亚峰脸色不怎么好看,又赶紧把话头岔开了问,“哦,还有,老大,你就冲田鹤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漏’,他就真信了?这就颠颠儿地往南海跑,我本来觉得他还不至于那么傻啊?”

  李亚峰笑了,“有了你那些解释,田鹤不信才怪。他这样的要是认了死理儿,‘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泄漏的危险’之类的话最管用了。再说他在这儿帮不上什么忙,可要是让他回无定乡,没准儿还添乱。所以,他去南海附近守株待兔是最合适的,就是万一碰上了观音,佛家讲究的是普渡众生,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嗯,要是真有危险,我也就不让他去了。咱们毕竟和天庭、和华文昌都不一样是不是?”

  “是啊,这样最好了。灵宝天尊那里已经知道了田鹤的事儿,那田鹤再呆在这儿就有点儿不对头了。正好赶上你和灵宝天尊瞪了眼,这种小事儿他恐怕也会睁一眼闭一眼放过去……”王信自言自语几句,忽然想了起来,精神一振,“老大,你是说我跟田鹤编的那一套完全没问题?”

  “问题是没有,可你用的那一堆成语……”李亚峰苦笑着,“王信,让我说你什么好?”

  “咳,只要大方向没错,那别的都无所谓!”王信大大咧咧地说着,又提醒起了李亚峰,“老大,可我这么一编……”

  “是啊,这也是我把田鹤打发走的理由之一,他要是在这儿呆的时间长了,总能发觉问题。”李亚峰点点头,“不过,王信,你说的那些,可未必就是编的……”

  “嗯?没错儿啊?我就是胡编的啊?”

  “你提醒了我一件大事!”李亚峰的语气十分肯定,“你给田鹤说的恐怕是歪打正着!那个鹰二……应该就是让华文昌给杀了!还记着五叔说过的话没有?华文昌的诛仙剑上镶着的,就是鹰二的眼珠!而且……鹰二之死,显然和天庭没什么关系啊……”

  “还真是没错!”王信也明白了过来,“谁说不是!杀一个鹰二,再杀一个二郎神,两边儿嫁祸,无定乡和天庭这就非打不可了!好嘛,胡说也能说对?我真是个天才!嗯?不对?等等……”

  王信的脸一下子白了,结结巴巴地问,“老……老大,要……要真是这么着,那……那马五叔他……”

  “五叔是什么人?无定乡智谋第一!”李亚峰叹着气,“鹰二这个‘二叔’咱们都没见过,没事儿也就想不起来,可五叔和他是结拜兄弟啊,还能想不到?恐怕在秦王地宫里五叔心里就有数了……后来知道了华文昌和我就是一个人,五叔没直接宰了我,那就算是我的运气……靠,真让人后怕……”

  “老大你先别摸脖子,你说,那马五叔到底是去哪儿了?”在神农谷马五传给王信不少本领,王信对“马五叔”可是亲近得很。

  “不知道……”李亚峰摇摇头,“咱俩来天庭来得太急,好多事儿都没考虑周全。你看,我在华佗门的师父华八和老祖宗李淳风肯定是留在神农谷了,李斯缀着被赶走了的真武大帝也应该不假,毕竟李斯和化身北斗的赵高之间有太多的恩怨纠葛……可其他人呢?咳,就别说那个真武大帝去哪儿了咱们根本不晓得吧,五叔他是要本事有本事,要点子有点子,最要命的,他以前横行天下,心高气傲是一定的了,知道了我和华文昌的事儿那还能继续在神农谷呆着?就算他不能回无定乡,以他的阅历,天下又有什么地方去不了?算了,咱们还是先别担心了……”

  “为什么?”

  “套句话,五叔和华文昌之间是仇深似海,早晚会杀出来。我只盼着他老人家到时候别连我也一块儿宰了……不过五叔他也有心,真相还没有大白之前……嗯……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五叔是不会出来搅局的,也就用不着担心了。”

  “好吧,你是老大,我听你的。可还有老四呢?田鹤又说他没在无定乡,他能去哪儿啊?”王信又问。

  “我怎么知道?”李亚峰无可奈何地说,“按说老四最不应该出事儿,他本事虽然不大,人可机灵,而且又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人物,谁会和他过不去?田鹤要是能把南海那边的事情办好,接下来就让他联络三山十八友去找老四好了。别胡思乱想了,咱们该操心的其实是现在天庭和无定乡的战局……”

  “没什么好操心的。出发点可能不一样,但灵宝天尊是在拖,李靖也在拖,无定乡又太被动了,恐怕也只能配合着天庭往下拖。至于咱们俩,肯定是不帮天庭的了,而无定乡那头,也帮不上,还不是非坐着看不可?”王信的思路越来越是敏捷,这几句话说的一针见血。

  “我看未必。”李亚峰也已经习惯了王信的变化,认真地和王信交换起想法来,“今天见了大力王,让我觉得也许无定乡的实力不一定就比天庭差了。你没听大力王说的?朗朗乾坤,万寿无疆啊!”

  “这句话怎么了?我听着糊涂。”王信纳闷。

  “天庭是另有所图,可妖精却万众一心,唯一的变数,恐怕就是华文昌了……”李亚峰自顾自地说了一句,这才向王信解释,“恐怕大力王这个万寿无疆,寿是野兽的‘兽’,疆是缰绳的‘缰’!”

  “万兽无缰!”王信一惊。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