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无定乡的细作?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无定乡的细作?

作者:gongheh

天色暗下来了,但狂风之中满天的电光雷火却毫无顾忌地把天地间映得通明一片,头顶铺匀了无边无际的阴云,越来越浓的紫雾把整个无定乡从半空中兜住了,翻滚着,几千里,像是险恶的海面上的波涛。

  在紫雾的上面,无定乡隐藏在一团黑气中,被无数闪电和霹雷同时击中。

  天兵,到了。

  “王信,这几天我一直在想……”•

  “什么?”

  李亚峰和王信站在监军大帐之外,仔细打量着把无定乡围•得水泄不通的天庭大军,雷声渐渐小了。

  “如果是你领兵……你怎么个打法?”

  “嗯……”王信皱起了眉头。

  “按说天庭是稳能赢的。虽然不知道牛魔王——靠,牛魔王都出来了。”李亚峰摇了摇头,住口不说了。

  “老大,真是牛魔王又怎么样?没什么好莫名其妙的。”

  王信一乐,把话接了过去,“照我看,别的不说,天尊随侍该比一般的妖精厉害多了吧?就算那一百五十万天兵都是废物,现在他们可是把无定乡围了一个严严实实,当成路障总没什么问题。那让天尊随侍冲进无定乡大开杀戒不就得了?牛魔王,哦,再加上马叔叔那几个兄弟,嗯……或者还有几个别的老大?如果他们出手的话,天庭也随时补充上大将接过来就是了。这么一弄,无定乡不彻底完蛋才怪。说实话,妖精们逃都没处逃去……不过不是说要拖延时间来着?那就不好说了,谁知道那个灵宝天尊憋着什么坏点子?我总觉得他有点儿不地道。”

  “没这么简单的。再者,无定乡又不是咱们的对头,你幸灾乐祸什么?真把自己当成天庭的人了?”李亚峰好笑起来。

  “老大,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咳,怎么说都行,现在这事儿弄得我也不知道咱们到底算是哪一头的了。”李亚峰摸摸鼻子,接着说,“不过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坐山观虎斗该是最好的选择,何况你和我的本事还都有限得很。”

  “说的是啊。老大,别看你读的书比我多多了,可就这会儿这阵势,还不是一样白搭?好家伙,都说‘人一上万,无边无岸’,这可是一百五十多万!就这么看着都眼晕,那要真打起来了……哎,对了,你刚不是说这一百五十万都是送死的料吗?又是怎么算的?”

  王信四处打量着,不失时机地给李亚峰拆台。

  “你声音小点儿好不好?”李亚峰让王信给气乐了,“亏了我还是个什么监军,把人都撵开了,要不然咱们刚才说的话让别人听见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可不对。”王信不以为然,“老大,摆明了说,天庭是拿你没辙,咱们干什么还在其次,至少说几句话还应该无所谓,再说,就算你连亲兵都撵走了,可咱们身边就没人监视了?我可记着天庭里好像有什么顺风耳和千里眼来着,你尽管放心,绝少不了你的份儿。”

  “总要给天庭留点儿面子,别忘了咱们可还在他们的地头儿上。”李亚峰苦笑。

  “倒也是。”王信点点头说,“现在天庭咱们还惹不起……可话说回来,华文昌他就惹得起了?我不信。”

  “难说……”李亚峰苦笑了几声,“王信,你看现在这局势,可不是华文昌对上天庭,而是整个无定乡啊。听灵宝天尊的意思,还不止是以前的无定乡,包括牛魔王在内,天下妖精都聚到这里来了。先不说华文昌曾经和天庭对峙过五百年,单就这份儿本事,我就自愧不如。”

  “不过……从之前华文昌上天庭找我说话,我就有点儿明白,现在再看是恐怕是不错了,华文昌打的算盘和我居然有些不谋而合的意思。靠,姓华的那个家伙还真是我自己没错。”

  “那是什么意思?”王信有点儿糊涂。

  “把事情搞大。遮着盖着不是办法,把所有的事情都捅出来了,自然就水到渠成。”

  “王信你看” 李亚峰沉思了一会儿,接着低声说,“我是上天庭从元始天尊那里把七巧板对了个差不多,结果……不知道现在这样子算不算个结果,反正天庭是出了大军,而且多少也算是照着我的意见要拖延上一阵子时间了;至于华文昌,虽然他知道的未必比我更多,可他干得的确比我强了点儿……”

  “天庭出师有名,那是要为二郎神报仇讨伐华文昌的,顺便才是对无定乡下手——说到底,无定乡之所以建立不还是天庭的那个‘地官大帝’清虚搞的鬼?天庭是要在无定乡把妖精们聚起来‘便于管理’的,从来也没打算过真打无定乡。可现在华文昌把天下妖精都拉上了,把局势搞成了神仙和妖精的大决战,自己却还有空儿到天庭找我,分明就是隐在了无定乡的背后,差一点儿就能够置身局外看这场戏了,咳,再说一遍也是一样,他这份本事我是自愧不如。”

  对华文昌了解越多,李亚峰就越来越能看到自己和华文昌之间的差距,但出于“华文昌就是我自己”这种下意识的念头,他也在不经意间夸大了自己对华文昌的评价。其实,眼前无定乡的这个情势与其说是华文昌搞出来的,倒不如说是广发“英雄贴”的贤王王琦声和把大力牛魔王请到无定乡的矮胖老人二人之间的联手。

  只是这一点既出乎华文昌的预料,也是李亚峰确实无法预测得到的。

  “事情搞到现在这个地步,别说天庭和无定乡,我看,幕后那个浑沌恐怕也不能坐视不管了……和浑沌有关的人物目前咱们就知道一个北斗,她这么长时间没露面,没准儿就是让浑沌给找了去也说不定。没错儿,事情搞得越大,就越能把所有的人都逼到前台来……等都摆到桌面上,剩下的也就只是收场了……”

  李亚峰叹了口气,继续给王信解释着,虽说是解释,语气中却也没少了推测的意思,倒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没这么容易吧?”王信低头琢磨了一会儿,反问,“老大,先不说现在这个局势到底怎么样,能宰了浑沌的天刑金针,和那什么盘古开天斧等于是你和华文昌一人各拿着一半——还都是零件,要是浑沌真出来了,不还是全都白给?”

  “我是说水到渠成,可没说是哪家的‘渠’。你怎么知道不是浑沌那家的?”李亚峰笑了笑,“一个弄不好,我和华文昌干下的这些事情就都成了给浑沌预备好的了。”

  “老大,你说的还真轻巧……”王信倒吸了一口凉气,“按说不管是天庭还是无定乡,咳,就是把咱们和华文昌都算上,最后要对付的还不都是浑沌?明明都知道了……好好好,就算华文昌现在还不知道,无定乡里那些妖精也都还糊涂着,可总犯不上先这么打一架……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话就连我都门儿清,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

  “问题在于这一架要是不打的话,浑沌他恐怕就不会出来!”李亚峰把目光放远,仿佛要看透被黑雾笼在中间的无定乡,语气斩钉截铁。

  “几千年了,这一环扣一环的,我看咱们现在跟就喜欢暗中捣鬼的天庭也差不多了……一口一个浑沌,谁知道浑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是元始天尊也没准儿没说实话,要是浑沌想为人民大众谋福利呢?那咱们可就算是在逆历史潮流而动了……”

  王信小声嘟囔着,颇有些不服,忽然又像是发现了什么,轻轻一拉李亚峰的袖子,“老大,那个人好像有点儿不对……”

  “嗯?”李亚峰顺着王信的目光看去,在离自己的监军大帐不远的地方,是有个天兵鬼鬼祟祟的,不住地朝自己这个方向偷眼瞟来,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从服饰上李亚峰能看得出,那是天庭派给自己这个“监军”的亲兵当中的一个,其他的早被自己赶到八丈远了,只有这个却还迟迟疑疑地不肯走,像是竖着耳朵在听自己和王信的谈话。

  “就是偷听也没有这么偷听的啊……喂,我说你……”李亚峰笑骂一句,刚想把那名“亲兵”叫到跟前,忽然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李……李大哥,是小弟,小弟田鹤。”

  田鹤?

  李亚峰愣了一下,随即想起田鹤是“老四”王宇的死党“三山十八友”当中的一个。自己在无定乡初遇华文昌吃瘪和王宇一起逃开的时候,三山十八友便留在无定乡打探消息,之后又为自己去找寻从五百年后回来的钱强和俞思思。要是从王宇那头算的话,三山十八友倒真正算是自己的班底,就是对自己的称呼也都早就从听着别扭的“华先生”、“李先生”换成了现在的“李大哥”。

  而这个田鹤,也正是三山十八友中唯一一个一直留在无定乡的。

  西安秦王地宫事毕,变成曹暮在雷州充数的王宇和王信一起回了神农谷,之后,王宇在自己还昏迷着的时候就又马不停蹄地从神农谷回了无定乡,说是要去联络三山十八友,当时事态还不像现在这样明朗,王宇对自己上天庭的事情应该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后来的事态发展越来越快,自己就没顾得上去找王宇说明,更不要说三山十八友和什么田鹤了。

  那田鹤是怎么跑到天庭的大军中来了?他来干什么?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几个问号霎时在李亚峰脑中一闪。

  “李大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田鹤的传音中的惊疑之意比李亚峰心中的似乎更浓了几分。

  “过一会儿你找个机会到我帐中再细说。”李亚峰自从真气恢复之后,首先用得娴熟了的就是“传音入密”的把戏,这会儿倒真派上用场了,给田鹤传音之后,一甩袖子,就和王信回了监军大帐。

  没过多久,随着一声“禀告帝君”,化身天兵的田鹤进了营帐。

  “田鹤,你怎么会在这里?”李亚峰满头的问号。

  “李大哥,这……这可是小弟想要问李大哥的……李大哥怎么跑到天庭的大军当中来了?还成了什么帝君?”田鹤的表情也颇为精彩。

  “老大,这么说话方便吗?”王信提醒。

  “咳,不管了!反正我和无定乡的关系该有数的心里都有数……放心,在我这一亩三分地还没人能把我的人怎么样!”李亚峰把身子一转,挡住嘴唇的微动,前半句传音给了王信,只把最后那句说出声来让田鹤听见。

  “李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三山十八友当中,田鹤算是机灵的,只是发问,并没有回答李亚峰。

  “这个……一言难尽。老四……咳,你家大哥不是回无定乡找你去了?你没从他那里听说?”李亚峰叹口气,他倒不是不想说,而是一时之间根本无从说起,只好再用一个问号挡了回去。

  “大哥回无定乡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没见着?”田鹤愣了。

  “老四没回无定乡?”李亚峰也吓了一跳,“那他去哪儿了?王信?”

  “老大,你别问我,老四走之前说了他要直奔无定乡的,至于怎么没回去那我哪儿知道啊……”王信也糊涂起来。

  “等等,等等,从头说起。”李亚峰皱着眉头,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口向田鹤发问,“田鹤,你是什么时候混到天兵中来的?”

  “李大哥……这、也是一言难尽啊,全都乱了……”见李亚峰还是把自己的大哥王宇一口一个“老四”的叫着,田鹤的心里多少有了底,哭丧着脸开始解释。

  原来,自从王琦声召集天下妖精共同聚义之后,分散在世界各地寻找钱强一行的三山十八友中人都纷纷回了无定乡——即便不说贤王王琦声毕竟还是三山十八友的“大哥”王宇的父亲,一份妖精对天庭的同仇敌忾之心也是无法消解的。

  尽管出于种种原因,三山十八友对华文昌并没有什么好感,也颇有几个还隐伏在暗处,但三山十八友中还是有十三人被派到了华文昌的“诛仙大阵”之中,终日演练阵法,不得脱身;之后大力王来为无定乡助拳,诛仙大阵全面换防,无定乡中几乎乱作一团,这十三人便更加难有作为了。就是其余几个,在这种情势下除了勉强潜伏并伺机收集情报之外,更多的心思甚至也是用在了怎么才能力抗外侮上去。

  事实上,三山十八友虽然道行不低,个个也都有些绝活儿,合起来更是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但一没有了领头统率的王宇,这些人各自为政起来,便跟一盘散沙没什么太大区别了。

  至于一直都在无定乡打探消息的田鹤,倒是三山十八友中和王宇联系最多的一个,王宇也曾按照李亚峰的嘱咐,给了田鹤不少好处,尤其是王家《化经》上的本事再配合上几粒华佗门的丹药,更让田鹤很有了些在如今英豪云集的无定乡还能暗中安身立命的本钱,为此,田鹤对李亚峰倒是十分的感激。

  只是这份感激一时之间也派不上多大的用场。

  田鹤知道李亚峰最关心的应该是华文昌的动向,可就是在无定乡将与天庭对战的消息传开之前,田鹤对华文昌的监视也无法进行得多么彻底——连华文昌曾几次离开无定乡田鹤都没能很快察觉——不过,或许应该说没有被华文昌发觉就已经是田鹤的成功了。

  但等到天庭大军逼近无定乡,田鹤开始越来越是坐立不安,为华文昌、甚至是无定乡尽力是一回事,与天下妖精共抗天庭却又是另一回事,毕竟不管怎么说,田鹤也还是个妖精。

  于是,田鹤终于凭着自己还不算太成熟的王家《化经》上的本事,悄悄潜入了天庭的大军之中。田鹤的原意是打探消息回报大力王的,却十分意外地巧遇了李亚峰。

  不过,撇开田鹤心中的这份惊疑不谈,他对无定乡和天庭之间的这场战争并没抱太大的希望。

  “就是这样了……李大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其实……还没开打呢,咱们无定乡就已经输了一阵……”田鹤垂头丧气地说。

  “怎么说?”李亚峰有几分诧异。

  “李大哥,你是知道的,咱们无定乡是什么地方?要是没有信香,任意出入是肯定不用提,就是地方在哪儿也甭想知道,说的是啊,‘无定’乡嘛……可天庭这一上来就找准了地方,把天罗地网都布下了,如今无定乡等于是被锁死,动也动不了……还有,小弟查过,无定乡中的几处暗道边上也都被堵严实了,唯一有一处似乎是没被发现,但那一处却也是天兵布防最弱的地方……小弟虽说没读过什么兵书战册,可虚者实之的道理也是明白的,天庭这肯定是在哪儿埋伏下了,就等着一网打尽……小弟实在不明白,天庭碌碌无为,怎么就能摸清了无定乡的虚实?”田鹤低下了头。

  李亚峰和王信对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天庭把事情办的这么漂亮的原因说穿了不值一个虱子——当年和无定乡八老一同建立无定乡的华三正是天庭的人:地官大帝,清虚。

  别说几条暗道了,就是无定乡里有多少块石头,天庭要是不清楚才真成了怪事!

  “田鹤,这个……你……尽管放心,天庭想要对付无定乡也没有这么容易……”李亚峰嘴上安慰着田鹤,暗地里却一个劲儿地叫苦。

  没见到无定乡的妖精也就罢了,一旦见到了,李亚峰才发觉自己的立场实在是尴尬。

  不用说,妖精们都知道华文昌是自己的对头,但就算抛开自己现在的这个“监军”身份不管,和华文昌作对也已经就成了和无定乡作对——华文昌既然跟天下妖精一块儿同仇敌忾着,那他和自己的那点儿“私人恩怨”就肯定会被妖精们自动忽略。

  甚至自己都没法儿解释。

  怎么说?说华文昌跟自己原来是一个人?就是在天庭,知道这件事的人也有限得很,倒是“帝君”的头衔已经被叫开了。

  换句话说,自己和天底下的妖精们已经成了死敌。

  就算自己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而且华文昌也发了善心不跳出来给自己添乱——从华文昌一出来就自称是“华佗门护法之人”的做派上看,这个希望真是渺茫得紧——也要妖精们都肯相信才成。

  李亚峰知道,如果不是种种证据都确凿无疑,恐怕自己就是第一个不肯相信的。

  李亚峰忍不住叹气了:事情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按照自己一开始写好的剧本在上演,可自己这个演员却还没有找准位置和感觉……

  但田鹤却没这么想。

  通过王宇,李亚峰和三山十八友之间的关系还算是牢固,但正当着这个地点和时机,田鹤要不是实在沮丧,也不会对天庭的“帝君”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田鹤正在心里埋怨自己的莽撞,却听到了李亚峰说天庭想胜无定乡也不容易,不由得又惊又喜。

  “李大哥,你是说……你到天庭当这个劳什子‘帝君’其实是为了给咱们无定乡当细作?里应外合?”田鹤把两只大拇指都伸了出来,眼中几乎闪起了仰慕的小星星,“我就说,别看李大哥和那个姓华的有梁子,可大敌当前,李大哥重的绝对是大义!李大哥可是跟咱三山十八友的大哥结拜的!那还能有错?以德报怨,李大哥是真汉子!李大哥这份气度小弟是服了!”

  “啊……这个……”

  “啊,那什么……田鹤,你算是说对了,老大他一向都是义薄云天,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虽说李亚峰的脸皮一向够厚,听了田鹤这几句话也不由得脸上发红,吭吭哧哧地说不出什么,反倒是王信,憋着笑给李亚峰解围。

  “有王哥这话,那小弟还敢不放心?”田鹤大喜,连声应承着——这倒怪不得田鹤粗心,虽然和王信不怎么熟,但王信莽莽撞撞的性子田鹤之前可就已经见过了——从古至今,老实人一旦骗起人来,没有一个不上当的。

  “李大哥,您吩咐吧,就冲着李大哥这份高义,小弟这条烂命就算卖给李大哥了!”田鹤一脸的慷慨激昂。

  李亚峰毫无办法,苦笑着点头,心说,你这就卖了?卖的贵贱咱先不提,你可是连买主都找错了……再说你怎么就知道我非买不可?我要是不买呢?

  不过,李亚峰倒是没太多功夫为天底下的“强买强卖”感慨更多,就在田鹤恨不得斩下根手指来表明心迹的当口,帐外传来了隆隆的战鼓声,按着节拍,三点一顿。

  “是李天王点将升帐!”李亚峰一惊,随即如释重负,赶紧说,“田鹤,你虽然有本领,但一身妖气终究还是遮不住的,要是碰上了得的天将识破了,到时麻烦,你先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再从长计议。”

  田鹤还没应声,李亚峰转身冲王信发话,“王信,你也留在这儿,把事情好好地给田鹤说说。”

  有意无意之间,李亚峰把“好好地”三个字说得重了些,话音刚落,便头也不回地出了监军大帐。

  ◎◎◎

  中军大帐。

  “李天王,我久不履凡尘,更不惯征战,呵呵,你只管把我当成你帐下的将官就是。”灵宝天尊坐在帅案左侧,微笑着说。

  托塔天王李靖忙从帅案后站起,向灵宝天尊告了罪,这才算是升帐。

  大帐之中,众天将已经到齐,分列两边,苍髯飘洒的李靖端坐帅案,一双卧蚕眉微微皱起,不怒自威。

  “已到了无定乡……”李靖沉吟了一会儿,问,“无定乡中群妖可有动静?”

  一边有探子回报,“无定乡以阵法封锁本地,并无动静。”

  “如此……”李靖说了两个字,又继续沉吟了下去。

  “父帅,”李靖只是不声不响,把帐下的哪吒弄得恼了,三步走了出来,大声说,“父帅,无定乡弹丸之地,父帅何苦如此慎重?孩儿请一支帅令,也不必大军尽出,只孩儿本部先锋五千,便把无定乡踏平了回来!”

  “无知小儿,还不给本帅退下!”李靖怒喝。

  “父帅……”

  “退下!”

  看李靖疾言厉色,哪吒不敢再说什么,退到一边,但脸上还是一副不服气的神色。

  “众将官,此次征讨无定乡,务必慎之又慎……”李靖和哪吒之间原本有些芥蒂,但自从他得了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之后,父子早已和好,看哪吒依旧不服,这就想要解释。

  “元帅,天兵一发,那合当是讯如雷电,势如破竹,更不要说此次出征声势之大前所未有了,但元帅却如此慎重,岂不冷了众将好战之心?”

  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闻仲先一步出列插话,他是天庭的老将,姜桂之性,老而弥辣,看李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有气,忍不住为哪吒抱起了不平。

  “老将军有所不知……”对待闻仲李靖就不敢像对哪吒那么凶了,苦笑了几声说,“老将军可还记得一千七百年前真武大帝下界降妖的故事?”

  “一千七百年前……”闻仲一惊,“元帅说的可是在十万大山剿灭海山八妖之事?”

  “不错。”李靖颔首,“闻天尊,除去阴山鬼国的大力王不算,如今盘踞无定乡的便是那海山八妖。”

  “什么?”闻仲有些不敢相信,“李天王……哦,元帅,不是说真武大帝早将海山八妖诛灭了吗?怎么……”

  “当日之事,清虚大帝是亲历,还是由清虚大帝解说如何?”李靖把皮球踢给了坐在右首的地官大帝清虚。

  “这……”清虚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讪讪开口,“元帅,一千七百年前的旧事何必今日重提?”

  “大帝不可如此说,无定乡中若只是一个大力王也就罢了,看在佛老面上,彼此之间还好说话……可海山八妖妖法高强,恶名昭著,绝非寻常妖孽可比,还请大帝讲明为是。”闻仲认真起来了。

  一提到“海山八妖”,帐中众将不由得议论纷纷,有些小将不知道海山八妖的名头,便向旁人打听,而老将们的脸色早都变了。

  听着大帐里“嗡嗡”之声不绝,清虚瞥了李靖一眼,心里颇不是滋味。

  李靖面色洋洋不变,暗地里却冷哼一声,心说:活该!

  在天庭中,李靖是第一名能征惯战的元帅,诛妖斩魔从来不甘人后,但一向少受重用,不怎么得意。说起来,纵然是无定乡八老“海山八妖”也不能让李靖含糊几分,可这一次天庭征讨无定乡迷雾重重,玉帝分明有事隐瞒,一边派出重兵,一边又再三叮嘱要尽力拖延战局,令李靖十分不满。

  更使李靖生气的是,随军的战将中有几个根本就不该来!

  天官紫微大帝、地官清虚大帝、水官洞阴大帝,这三官大帝隶属三清天,虽然不至于“无上”,差不多也是“至高”了,哪儿是出来打仗的人?更不要说灵宝天尊根本就是三清之一,玉帝是想都不要想了,就是元始天尊,真逢事也要加上一个“请”字才能使唤得动。

  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监军,说是“文昌帝君”,可看架子比灵宝天尊更大,升帐都是来得最晚的。

  李靖当元帅的年头也有不少,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升帐以后两边还稳稳当当端端正正地坐着五位“大仙”!

  说白了,自己这个元帅不就是个摆设?真要是到了时候,不管是三官大帝还是灵宝天尊,甚至那个文昌帝君也一样,随便抖抖袖子就能请出一份玉帝的密旨来——那还是给自己留了面子呢!

  不过李靖绝不糊涂,回想出征前玉帝语焉不详的叮嘱,他心里明白:要是天庭真的非要动用这种阵容才能出兵,那事局也就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地步。

  虽然自知不可能把隐秘的全貌都逼出来,但李靖不介意做一个“将在外有命不受”的元帅。再说,自己的肩膀上还扛着诸天天将和一百五十万天兵的性命!

  ——就是死,也总要死个明白吧?

  李靖的气愤中简直透出了些悲壮的意味。

  “……李天王说的不错,一千七百年前,真武大帝率百万天兵与海山八妖在十万大山中的一战,其实并没有分出胜负……这才有了今日之无定乡。”

  思量了半天,地官大帝清虚终于开口了。

  “当时真武大帝已重创了海山八妖,排行第七的相思子也被废了肉身,照说真武大帝可操胜券,只是……只是……”

  清虚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只是海山八妖情急拼命,狮龙子更作出了与真武大帝玉石俱焚的架势……真武大帝统领北方七宿,他若丧于战场,天之四极便如同塌了一方……这个……我正好在凡间云游,此事不能不管,便出了手。”

  “大帝既然当日出手,海山八妖为何还能至今一直逍遥法外?”闻仲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这个……闻天尊……”清虚的脸上见了汗,三官大帝历来居于三清天,平日里高高在上,极少过问天庭之事,人情世故其实并不怎么通达,再加上闻仲问得紧,不禁张口结舌起来。

  “提起当年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一点儿。”

  李亚峰身份特殊,老实不客气地在中军大帐中占了个位子,就坐在帅案左边灵宝天尊的下首,一开始看着满帐的天将盔明甲亮,多少还有点儿含糊,可听来听去都是拿着陈芝麻烂谷子做文章,心里就一个“烦”字,忍不住开口了。

  “帝君请讲。”不用李靖,闻仲就把话直接递了过去——虽说只是传言,可帐中天将也都知道这个文昌帝君神神秘秘的,说不得,肚子里恐怕是有不少真东西。

  “讲?没什么好讲的吧?”李亚峰轻轻微笑着,心说,要是真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那还不吓死一批?我这儿别的没有,天庭狗屁倒灶的丑事儿可是一堆一堆的……

  “帝君帐中来的好客人。”就在李亚峰把微笑变成冷笑逼视着清虚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灵宝天尊的声音。

  “这个……”李亚峰眉头一皱,脸上笑容不变,对闻仲说,“其实现在说穿了也没有什么,无非就是一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戏码而已。”

  “帝君……”

  李亚峰冷冷地传音回了灵宝天尊一句,“天尊,我这算是客气了,我原来想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的。对了,再说一句,我讨厌威胁。”

  “文昌帝君说的是,我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虽然听不到李亚峰和灵宝天尊之间传音的具体内容,清虚却也知道不好,又赶紧把话头截了回来。

  “我心想天下妖孽之多,实是诛不胜诛,当年便截住真武大帝,佯装救下了海山八妖。”清虚故意叹了口气,“我本意是……本意是……这个……让海山八妖隐居无定乡,再以海山八妖的名号聚集天下妖孽于一处,这一能令凡间少些灾祸,二来……更易于监视,若妖孽有所动向,也好未雨绸缪。只是未曾想到,事隔千载,无定乡反成了天庭的心腹大患。”

  “是啊是啊,清虚大帝属于好心办坏事,现在他也认错了,大家将就着就算了吧。”李亚峰一脸坏笑,嘴上叫着“就算了吧”,其实却是在煽风点火。

  “海山八妖,再加上一个大力王……此次无定乡之役,怕真是要多费些功夫了……”闻仲既然出了头,也没想再打退堂鼓,只是对李亚峰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视而不见,也慎重起来。

  “父帅,闻天尊,海山八妖纵然凶恶,又能奈百万天兵何?”哪吒看看李亚峰,再看看清虚,心中多少也察觉了些不对,只是嘴上不肯认,又嚷嚷起来,“就算还有个大力王,说到底那也不过是个牛精……”

  李亚峰在一边看着哪吒,粉雕玉琢般的一员小将,即便不提从哪吒闹海的神话里带来的好感,就这份扮相和死不认错的个性也让他禁不住打心眼儿里喜欢出来,暗地里一个劲儿地叫好,心说,“对了,对了,这样就对了,再添上一句‘这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就更像唱戏了。”

  李亚峰心里想着,哪吒也在接着说,“……这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噗!”李亚峰乐了。

  “你笑什么?”李亚峰一乐,满帐天兵都愣了,哪吒更是有气,劈头就问。

  “啊……这个……没什么,啊?没什么……哦,对了。”李亚峰把话题转开了,“我看大家都注意着大力王和……和‘海山八妖’,忍不住想提醒一下……”

  “帝君有话请讲。”从一开始,李靖就没忘了要自己对李亚峰这个监军多加注意。

  “我是说,这一次咱们本来不是为了给二郎神报仇来着?”李亚峰连一句“二郎小圣”都懒得叫,顺口就说了下去,“也就是要对付华文昌是吧?虽然无定乡为华文昌出头,现在也成了天庭讨伐妖精的局面,但一开始这个主旨也不能忘了不是?”

  “帝君说的有理。”李靖的目光扫过帐中,还没忘了狠狠瞪上哪吒一眼,这才继续说,“关于这个华文昌,本帅听到不少传闻,似乎与帝君有关……”

  “没错。我虽然不知道什么传闻,可大概也能想得到,应该差不多没错。”李亚峰倒是痛快,一口承认了,若有所思地看看灵宝天尊,说,“天底下本来就没什么秘密,华文昌和我其实是一个人,要不然……这个监军我也当不上。”

  “不过你们别想歪了,现在我也拿华文昌没辙。”李亚峰赶紧补充几句,“你们该能看出来,我是没多大本事,不过,华文昌可不一样。”

  “帝君自有神通,也不必过谦。”李靖压住心中的惊讶,追问,“不过,那华文昌是如何不一样?”

  “我亲眼看见华文昌杀了二郎神……嗯……这么说吧,华文昌到底有什么本事我看不出来,可他手上那口剑的确挺厉害,据说是一剑破万法,不管是谁,见血就形神俱灭,既然二郎神都白给了,我觉得还是先给大家提个醒儿的好。”

  李亚峰清楚,该说的说这些也就够了,搅局也用不着搅得太过,否则效果倒会适得其反。

  “帝君为何说破这些?”李亚峰刚一闭嘴,灵宝天尊的传音就到了。

  “合着你们几个‘天尊’是什么都没往外说?是真打算让一百五十万天兵天将送死去?”李亚峰传音回去,态度可不怎么好,“拖延时间是没错,但这也太过分了吧?算了吧,你们能用你们的办法,那我也能用我的办法。”

  “再说了,”李亚峰想了想,又传音说,“我就喜欢给你们添乱。”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