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会华文昌 (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会华文昌 (下)

作者:gongheh

 “大小萝卜头,办完事情了?”华文昌刚悄悄离开南天门不远,就听见矮胖老人在自己身边哈哈一笑。

  “原来是前辈,多谢前辈为我引开了天庭的那些闲人。”华文昌肃容施礼。

  “老夫真是不明白,你弄那么多名堂出来做什么?”矮胖老人挠挠头,很是有些不解。

  “前辈,这里说话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茫茫云海,就你和老夫两个。”

  “那我想问问前辈,曹暮那里……”

  “唉呀!”矮胖老人挠头的手重重拍了自己脑门一下,“老夫把他给忘了!”

  “前辈!”

  “不用着急,不用着急……那小家伙身上带着不少好东西,饿不死他。再说老夫也把修练法门给他留下了,天外天他又闯不出去,没事儿正好练功。”

  华文昌听矮胖老人不负责任地说着,不由得苦笑起来,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所托非人了。

  “咳,你放心,曹暮这小家伙和你不一样,灵得很!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这个大小萝卜头还没回答老夫的问题。”矮胖老人顺手拉了一块云彩,坐了下来,又指了指华文昌,“来,给老夫说说,你走这一趟,无非就是让李亚峰更坚了杀你之心,你这是何苦?”

  “好像李亚峰拜了前辈为师?”华文昌也在空中坐下,和矮胖老人面对面,只是说出来的话却答非所问,“那我倒放心些了,有前辈的指点,想必他用起功来进步也会快些。”

  “大小萝卜头,你……”

  “前辈不要生气,”华文昌无奈地笑了笑,“前辈能不能唤个称呼?叫我‘华文昌’就是。”

  “别跟老夫来这一套!”矮胖老人气鼓鼓的,“你几次三番,坑得老夫好苦!可到头来还让老夫给你帮忙,总该说说这里面的道理吧。老夫可不欠你的了!”

  “前辈,李亚峰现在本领低微,而幕后之人却太难对付,纵然我不能让李亚峰听我的,我总可以激一激他,若是后日我功亏一篑了,也好留下个后继之人不是?”

  华文昌说了实话。

  “你倒真费了苦心……可你一口一个‘幕后之人’,你倒是知道幕后之人是谁?你不肯听老夫对你说,李亚峰也不会告诉你,如今可就你一个被蒙在鼓里!多活了五百年,反倒越来越没心眼儿了!”听华文昌说得明白,矮胖老人哼了一声,明着是骂,暗地里却隐含着劝告的意思。

  “前辈这是怎么说?前辈即便是说,恐怕也不会都说破,与其如此,还不如让我自己去摸索,也免得欠下前辈太多的人情。”华文昌微笑起来。

  “你欠老夫的还少了?”矮胖老人几乎暴跳如雷,“从你追杀北斗,到逼着老夫去教曹暮,再到现在……靠!你小时候怎么这么笨?连天庭肯定在暗中监视都不知道,还敢大模大样地和你说什么做不做卧底?”

  显然矮胖老人也让李亚峰给传染了口头语,但同时他也把“李亚峰”做下的事情一股脑儿地算到了华文昌的头上,让华文昌的微笑一下子变成了苦笑。

  “不过前辈也找回来不少吧?之前的就不说了,在秦王地宫,前辈就拿走了逆天邪功的抄本,要不是前辈,驱山铎现在也应该在我的手里……对了,那个大力牛魔王到无定乡恐怕也是前辈送的口信吧?”

  “彼此彼此。老夫也不能把所有的天鹅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矮胖老人没了脾气,翻了翻眼皮说,“另外你小子也太嚣张了一点,你有多大的本事?敢视天下妖精如无物?老夫随便搬出来一个,这不马上就让你小子傻眼了?”

  “那李白呢?也是前辈?”

  “李白和李亚峰投缘,用不着老夫出头。他在凡间拎着剑找你找得眼睛通红,要不是王琦声召告天下妖精时说了你在无定乡,说不准他还在凡间找你呢……”

  说着,矮胖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冲华文昌一翻怪眼,“老夫可把话说在头里,李白和他的太白剑派进了神农谷,你可别再去找他的麻烦。天下妖精修成不易,你不能草菅人命。”

  “前辈这是说笑话了,我怎么敢?无定乡的诛仙大阵不也是我布下的吗?”

  “老夫是先告诉你,对了,就是神仙,也不能乱杀!”

  “前辈管得也太宽了些吧?”华文昌双眉一挑。

  “自然有你的对手,只不过目下还没站到前台来罢了。”矮胖老人意味深长地说,“到时,怕是连老夫也要和你一战了……”

  华文昌知道矮胖老人说的不是假话,但也早就打定了主意不去刨根问底,听了也只是笑笑,没有再说别的。

  华文昌其实很清楚事局已经在自己并不了解的方向越来越明朗起来,但从秦王地宫的混沌法阵中运转逆天邪功时的遭遇自己也已悟出了点儿什么,就是为了预防万一最差的情况出现,自己才会出了无定乡来找李亚峰,甚至还冒险上了天庭。

  毕竟在现在的无定乡中自己并不是太重要,如何安排群妖的事情就让大力王和猪三去忙活吧。

  至于与矮胖老人的相遇,这是在自己意料之外的,可这却让自己的天庭之行变得更加安全了,虽然矮胖老人和自己各有各的算盘,但彼此都知道对方并不好惹,轻易也不会再动起手来,甚至,在某些共同利益的驱使之下,还会有一定范围内的合作。

  至少这一次就让华文昌觉得很满意。

  “哦,还有,”矮胖老人问,“李亚峰不提姜冉和王怜怜也就罢了,现在他也不想让她们牵扯进来,可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

  “前辈,有些事情前辈没有必要去管。”华文昌一愣,随即语气中就带出了冰茬。

  “老夫只是顺口问一下罢了,老夫又能管得了什么?”矮胖老人暗笑,看华文昌的这个反应,观音想要让姜冉或者是王怜怜深入无定乡盗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阴阳二针的计划十成中倒有九成行得通了。

  华文昌确实很头疼。

  在李亚峰身边暗中监视的六丁六甲被矮胖老人引开了,可刚才自己暗上天庭却并不轻松,不光到处戒备森严,更瞟见了整装待发的一百五十万天兵,一百五十万,这个数字绝不是闹着玩的,再加上各路天将,无定乡能否抵挡得了实在是在两可之间。诛仙大阵固然能力抗强敌,但万一出了什么纰漏,最好的结果就是玉石俱焚。到头来,没准儿会闹成杂兵死光,大将互殴的局面;而天庭如果用兵得当的话,混战一起,无定乡群妖就会立刻连十分之一都剩不下。

  面对这样的局面,姜冉也好,王怜怜也好,都不该被牵涉进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只是华文昌又很不放心让姜冉和王怜怜就这样留在南海。

  说实话,华文昌对观音很是信不过——万一真要弄得姜冉跟了李亚峰,那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了?

  另外,在秦王地宫之中,自己可是完全做出了一副不把王怜怜放在心上的样子,可五百年夫妻的情谊还有天庭中王怜怜自尽时的眼神,又怎么能让自己把她完全放下?

  ——如果华文昌能找到一个妥善的地方安置姜冉和王怜怜的话,也许华文昌一早就打上南海了。

  暗自思索了一会,华文昌摇摇头把自己现在还无法做主的事情抛开,正色向矮胖老人发问。

  “前辈可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

  “还要帮你?不干,不干。”矮胖老人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

  “前辈还是先听听我要前辈帮什么忙如何?”华文昌心里明白,只要自己提出的事情能勾起矮胖老人的好奇心,那矮胖老人说不定就帮了。

  “你先说说。”矮胖老人毕竟还是改不了自己的性情,

  “我想再进一次心魔界。”华文昌微笑着,“当然不是现在,天庭明日就要出兵,无定乡中暂时还少不得我。但无定乡中狂妄之辈不少,一开始必定大败,之后诛仙大阵的威力便得突出。以诛仙大阵为倚仗,无定乡中又有大力王和李亚峰那几个浑浑噩噩的叔叔阿姨什么的,僵持之局必至,我也就能得闲了,到时我想请前辈再为我打开一次心魔界。”

  “人说未料胜先料败,你小子倒把整个战局看得清楚。”矮胖老人点点头,“可你到心魔界去干什么?再说,你不是已经斩了自己的心魔?”

  “我是以为自己已经斩了心魔,上次被前辈封入心魔界中三年,我所得的确不少。”华文昌笑了笑,“但心魔界中却还有个让我很感兴趣的人物,我原本不想理会的,可现在想想却有必要了。所以,我想再探心魔界,只是苦无门路,这才请前辈帮忙。”

  华文昌在话中多加了一个“以为”,他原本的确以为自己已经斩却了心魔,所以他才毫无愧疚地连杀周谨、鹰二,但最近再想起来,华文昌发现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来,他想要再探心魔界,这也是原因之一。

  此外,更重要的是,华文昌想找出一个可以克制观音的办法,他并不想对观音不利,但总要观音不坏自己的事,毕竟姜冉和王怜怜现在还都在南海。

  “什么必要?”矮胖老人心中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

  “前辈也不必绕圈子了,前辈和我都清楚心魔界中的那个人物是谁,我只是想找到他,问清楚些事情,如果可能……”华文昌不往下说了。

  “老夫隐约知道如来是在心魔界,只是老夫却从未在其中见过他。”矮胖老人说破了,“就是你再去了,只要他不找你,你怕是却也找不到他。何况所谓心魔界乃是心魔聚集之地,天下万事万物俱有心魔,只是自己不知,可你却斩了自己的心魔,又怎么还能去得了?”

  “前辈应该有办法的。”华文昌笃定泰山。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矮胖老人沉吟着,“反正那也是之后的事情,现在可以不管。天庭与无定乡之战中你要是能少杀几个人,到时候老夫自然会去找你。如何?”

  “如此,多谢了。前辈,就此别过。”华文昌长身站起,向矮胖老人施了一礼,身子急退,还未礼毕,已经不见了踪影。

  “好个大小萝卜头,走得倒快!”矮胖老人笑了一声,身子一纵,朝着南海的方向飞去。

  ◎◎◎

  “禀告帝君,先锋七曜星官已率兵二十万至群妖巢穴之前,布下八十一架天罗地网。”一名天兵进帐,有条不紊地禀告。

  “下去吧。”李亚峰稳稳坐在“监军大帐”之中,挥挥手。

  “是。”天兵退下。

  “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不知道你们已经到了的不是聋子就是瞎子。”王信坐在旁边抱怨起来,“老大,是不是天庭发兵都这副德行?闪电挂上帘子就看不见了,可雷打起来没完,耳朵都快震聋了。”

  “我怎么知道?”李亚峰也皱着眉头。

  “还有那什么八十一架天罗地网!又是什么东西啊!”隆隆的雷声又响了起来,王信扯着嗓子大喊着,李亚峰才听得见。

  “不知道!早知道我就先到军队里去看看了!”李亚峰玩心忽起,也大声叫了起来。

  “老大!你……”王信刚又喊出一个字,忽然间雷声戛然而止,王信倒让自己的大叫吓着了,一个愣神。

  “你想问什么?”李亚峰好笑地开口问。

  “我是想问……我是想问什么来着?”王信有点儿糊涂。

  “不过天庭恐怕真是想要打持久战了,”李亚峰自言自语着,“连帐篷都带出来了,我记着电视里播《西游记》的时候,天庭攻打花果山就没带帐篷。”

  “老大……你说的那个东西不沾边……”王信好玄没趴下。

  “帝君在否?”刚来了情绪的李亚峰还没反驳王信,忽然大帐的帘子又被掀起,乐呵呵的灵宝天尊走了进来。

  “天尊怎么来了?快请坐。”李亚峰不敢怠慢,赶紧站起来招呼。

  “不必多礼,我是来问问帝君对攻打无定乡一战有何良策。”灵宝天尊一落座就说出了来意。

  “良策?天尊既然都胸有成竹了,就不用问我了吧?再说,我就是个来看热闹的,出不了什么主意。”

  李亚峰连语气都懒得改,心说,你们不是早定好了?怎么这个时候还假惺惺地来问我?打雷打得就够烦人的了,好在这帐篷底下有云彩推着走,还能休息,可你又来打什么岔?

  “就是啊,我们老大也很忙,还得抽空练那什么天刑金针呢。”王信也有点儿烦。

  灵宝天尊根本不生气,还是笑呵呵的,却对着王信发了话,“王信你不必着急,我知你与帝君义结金兰,但‘管家’二字只是权宜,不必放在心上。此事天庭上下皆知,否则哪里有监军在战阵之上还带着个管家的道理?”

  王信一下子就让灵宝天尊几句话说得没了脾气。

  “天尊到底有什么事儿?”李亚峰看王信吃瘪,生气了。

  “无他,无他。”灵宝天尊笑道,“我接到观音菩萨口讯,正好过来告知帝君。”

  “观音的口讯?”李亚峰蹦了起来——从观音那里来的只能是一种消息,那就是谁去无定乡偷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

  “菩萨说偷入无定乡的人选已经定下,只是还需几日才能动身,教我们见机行事,拖延时日就是。攻打无定乡却不必太过着心急。”

  “是谁去无定乡?”李亚峰想知道的是这个。

  “菩萨倒没有说。不过无论此人是姜是王,想来定能建功。”灵宝天尊摇了摇头说。

  “你……”李亚峰被“无论此人是姜是王”给噎住了。

  “帝君只管放心就是,此次天庭出兵,势在必得,那华文昌本领再大,怕也……”说了一半,灵宝天尊突然又改了口,“只是也不可轻敌,无定乡中早就放出了消息,天下群妖望风来投,此时已聚集过万,阴山鬼国更出兵来援,我虽势大,也未必能势如破竹。不过,这倒正中下怀就是了。”

  “阴山鬼国?”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李亚峰纳闷起来。

  “还记得帝君初次听到‘斗战胜佛’的称号时颇有些惊讶,想是帝君之前就知道孙大圣吧?”灵宝天尊一笑,“那这阴山鬼国的大力王,帝君也肯定知道的。”

  “大力王?”从斗战胜佛联想开去,李亚峰似乎有点儿明白。

  “这阴山鬼国的大力王,又称‘大力牛魔王’,与西方颇有些渊源,论起来还是斗战胜佛的结义兄长……只是他素来平日里不问世事,却不知此次是如何得了消息,竟然亲来增援,倒让我也吃了一惊。”

  灵宝天尊缓缓道来,李亚峰和王信大眼瞪小眼。

  “大力王有勇有谋,是天下第一等杰出的人物,有他坐镇无定乡,群妖必定齐心;再加上华文昌和几个上古就已成精的老妖,无定乡怕是并不易打。天兵虽有一百五十万之众,与这些人相比,实在还是有些单薄。”

  灵宝天尊虽然说的话像是忧心忡忡,但脸上笑容却丝毫未减,显得有点儿诡异。

  “就算一百五十万天兵都是乌合之众又怎么样?”李亚峰好半天才从“大力牛魔王”那儿把注意力又转回来,开口说,“天尊不是还带了两万随侍?要是我没记错,秦始皇嬴政的术士大军天下无敌,不也让天尊随侍给轻轻松松就杀干净了?天尊随侍才是天庭真正的精锐吧?”

  “帝君说得不错。”灵宝天尊点头,“我的上清天中有天尊随侍三十万,这便是天庭精锐中的的精锐。只是精锐不可轻出,否则一旦落败,天庭可就再无克敌之术了啊。”

  “三……三十万?”李亚峰和王信都惊呆了。

  据李斯说,两千年前三清箭射祖龙,剿灭秦朝术士的时候大约有一万天尊随侍出手,现在攻打无定乡派出了两万,这么算下来,天庭按理最多也就有个四五万这样的精兵……哪知道灵宝天尊开口就说了三十万!

  “帝君不必惊讶,天尊随侍是天庭最后的精锐,这个数字并不算多。”灵宝天尊微笑,“天庭以天为庭,自然要有些家底。”

  “不过……”灵宝天尊话锋一转,“此次讨伐无定乡,名为讨伐,实为……这个……拖延,天尊随侍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既然有三官大帝协同托塔李天王共同统帅,想来一百五十万天兵也可支持些时日,帝君不可不知。”

  “我想我明白了。”李亚峰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

  灵宝天尊又是一笑,起身告辞,出了监军大帐。

  “王信,走,咱们出去看看。”等灵宝天尊走远,李亚峰站起来,一拉王信,也走了出来。

  这时除去已经到了无定乡外的二十万先锋,其余一百三十万天兵还在缓缓推进,无定乡却已经远远看得到了。

  “好家伙!”出了监军大帐,王信先倒吸了一口凉气。

  远看无定乡,上有黄风滚滚,中间还夹杂着一道道电闪,伴着震耳的雷鸣,下面紫雾腾腾,像是一口大锅,把无定乡自下而上装在里面,这黄风和紫雾大约就是所谓的“天罗地网”了。

  无定乡方圆总有几千里,被黄风和紫雾夹在中间,却模模糊糊地像是翻滚着一团黑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黄风、紫雾、黑气之外,二十万天兵已经从正东摆开了阵势,远看旌旗飞彩,戈戟生辉,隔着极远也能分辨出层层滚滚的盔明甲亮。

  再回头看看四周,监军大帐随着云头缓缓向前,周围的天兵更是密密麻麻,遮天蔽日,一眼望不到边,一个个天兵虎背熊腰,壮健之极,顾盼之间更是威势十足,队中大大小小的军帐也有数百,和天兵一起前行,错落有致,丝毫不显纷乱。

  李亚峰和王信可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一时之间都有些傻眼。

  过了一会儿,李亚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悄悄在王信的耳边说,“看见没有,这么强的阵容,可听刚才灵宝天尊的意思,都是去无定乡送死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