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力牛魔王 (上)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力牛魔王 (上)

作者:gongheh

“我无定乡有事,竟然惊动了大力王,实在是让俺老猪心里不安啊!”猪三大笑着迎了上去,狐六、花七、猴八,还有几百早已收编成队的妖精都跟在后面,在随缘城外列队相迎。

  “有故人送信,说是天庭竟敢打出了‘诛伐天下妖孽’的大旗,如今天下聚义,本王岂能不来?”大力王头上戴了水磨银亮的熟铁盔,身上穿着锦绣黄金甲,腰间还束着一条攒丝三股狮蛮带,一身戎装,也是哈哈大笑。

  只是大力王和猪三等人不同,虽然也变化了人形,但却长得十分凶恶,两条红眉毛又浓又粗,一对铜铃大眼,血盆大口,头顶还顶着直挺挺光耀耀的两只铁角,说出话来声音沙哑,却别有一番豪气。

  如果王琦声在旁边的话,一定会对大力王话中的“故人”大感兴趣,但遗憾的是大力王来得突然,华文昌和王琦声却为了另一件事情不得不暂时离开了无定乡,而一向粗中有细的猪三显然并没有想起来即便是在喜悦中也不要忘了再“细”一下。

  “都是自家人,也没有废话好说,猪城主,听说无定乡排演什么诛仙大阵,你这里尽是术法高强的,怕不服管,本王带来了十万兵士让你差遣。”大力王快人快语,大笑着狠狠一搂猪三的肩膀,“这次倒要叨扰你猪城主了。”

  “哈哈,大力王仗义相助,俺老猪就不多说别的了,反而见外,先到俺老猪那里痛饮几杯如何?”

  猪三喜形于色,大力王这可算是雪中送炭了。

  ◎◎◎

  原来自从王琦声把天庭即将进犯无定乡的消息透了出去,天下妖精无不义愤填膺,望风来投,无定乡仅在两日之内,就多了一万多名生力军。

  至于无定乡之内的,不要说如意尊者和百禽仙子欣然入盟,就是已经离开无定乡的天衣居士也转了回来。

  诛仙大阵的阵胆是早就够了,华文昌甚至还更换了几个人,现在别说八个阵胆,就是十八个,也一样能挑得出来。

  但这些人除了王琦声的部下之外,更多的是隐身在现实社会或是深山大泽中的妖精,尽管华文昌打着“华佗门”的旗号,还有猪三等人的威名压着,却也都不怎么服管。尤其是在分配到诛仙大阵当中去之后,各人只是推动阵法,本身的本领大大受了限制,几次演练下来,众人虽然对诛仙大阵的威力相当服气,可总有不少觉得杀起来太不痛快——这还算是不错的,有些妖精甚至天天诈唬着不等天庭来犯,就直接杀上凌霄宝殿,完全没把天庭放在眼里。也不用太长时间,连无定乡里原本老成的一些妖精也都蠢蠢欲动起来,诛仙大阵反倒快要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这也不能怪群妖,妖精本来就都百无禁忌,老老实实地排练实在是大违他们的本性。

  这么一来,别说猪三等人,就是曾经当过“逆天君”的华文昌也没统领过这么多妖精,一时不由得都是一筹莫展。

  当年华文昌称“逆天君”的时候,已经是无定乡群妖经过了一次凝翠崖的惨败,都对天庭的实力有了些了解,就算有轻敌的心,也没有轻敌的胆子;而且华文昌的权威也是慢慢建立起来的,从王信、南宫飞燕到那时还没死的鹰二、猪三和无定乡中每一个妖精,都对他心服,完全不能跟现在乱成一锅粥的样子相比。

  更何况,当年凝翠崖一战之时,除了无定乡援救出了一个大头之外,其余各地的妖精大多数是分头赶来,又被曹暮用计各个击破,根本就没汇成一股实力就差不多死了个精光,最后败回无定乡的时候加起来也就剩下了一千左右,和眼下的情形又不能相提并论。

  更让华文昌心烦的是——这些妖精大多数是冲着所谓的“天庭要诛伐天下妖孽”而来的,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更不知道是好心还是歹意,“是华文昌杀了二郎神才导致天庭出兵”这一条,居然被所有人淡化了,反倒是“杀上凌霄宝殿为妖精争光出气”的口号越叫越响。

  而且,随着妖精越聚越多,华文昌的身份反倒愈加尴尬起来——华佗门的名气越大,就有越多的妖精知道:华文昌这个“护法之人”可不是什么妖精!

  何况天下哪里会有没听过“华佗门”名号的妖精?

  虽然一时还没有对华文昌在无定乡的领导地位提出不满的,但华文昌无力地发现:自己在无定乡里开始像个客人了——当然,到目前为止,还算是个友好而且有用的客人。

  不过也就是这样了。除非华文昌能厚着脸皮声称自己原本是个妖精。

  ——那也要有人相信才行。

  这个结果甚至逼得王琦声也不得不私下里向华文昌解释:他一开始也没想到他的部下会叫这么多妖精过来,可就是不知怎么的一传十十传百的,好像天下的妖精都在无定乡聚齐了。

  但华文昌听了这个解释之后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至于信还是不信就没人知道了。反正自从那以后,为了表明心迹,王琦声就再也没离开过华文昌的左右。

  而对于华文昌来说,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是因为一个令他极为意外的人物——李白。

  李白是在清晨回到无定乡的,当时华文昌正和十几个人在思恩堂连夜议事。这些人当中除了猪三几个之外,还有重新选出的诛仙大阵的阵胆和在群妖当中由于声威——也不一定是王琦声那样的“贤”名了,总之只要拳头够大够硬就好,这倒是符合妖精的逻辑,而且现在又正是在群妖同仇敌忾的时候,绝对没有掺假——卓著而被推举出来的实力派人物。

  李白凭着一口长剑,直闯思恩堂!

  连一句话都没容华文昌说出来,李白就差点儿把长剑插进了华文昌的咽喉。

  华文昌几乎是稀里糊涂地就和李白打了起来。天可怜见,尽管华文昌也对李白崇敬得很,也根本不想打这一场毫无来由的烂架,可周围却没有一个上来拉架的。

  就是有,也被想看看“华佗门两千年以来的护法之人究竟有多厉害”的新来的那几个给急急忙忙地劝住了。

  华文昌不是不想再次立威,但他好歹也是曾经在现实社会领袖文坛的人物,眼睁睁看着一个活生生的李白在自己跟前,华文昌实在是下不去这个手;更何况,李白和倒霉的黑光上人不同,从“无定乡的太白居”到“无定乡的太白剑派”,这可都是响当当的,可不是一个说杀就能杀的人物。

  更何况李白的一口长剑是出了名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华文昌不用逆天邪功,杀起来还真有些费劲。

  虽然仗着诛仙剑的锋利,华文昌从一开始就占着上风,但李白打了一阵子居然直接弃剑,用空手对上了诛仙剑,反倒让华文昌束手束脚——诛仙剑见血就死人,从种种角度,华文昌都舍不得让“诗仙”就此形神俱灭完蛋大吉。

  也就是为了这个,接下来的事情让华文昌几乎气得吐血。

  在百般避让不开之后,李白的胳膊终于碰上了诛仙剑,可居然发出了金石相击的声音,还直冒火花!

  华文昌这才想起来,李白的原身是石头。

  ——要是华文昌知道李白“青莲剑法”的要诀就是“以我为剑,刚不可摧,柔不能克”的“让一块石头变得更硬”的东西,怕是这一口血就真吐出来了。

  不过诛仙剑到底还是比石头更胜一筹,如果不是李白的青莲剑法真有些门道,那也早就被削五英金母如削豆腐的诛仙剑当成了豆腐。

  于是,李白走了。走得极为潇洒。

  按理说唐朝的侠客就应该“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李白和华文昌拆了将近千招,早就对得起李亚峰在刚入无定乡时太白居里的那一场交往了。

  等华文昌回过神来想要去追的时候,周围的人却都凑了上来夸奖华文昌的宝剑,拌住了华文昌的脚步,而李白也趁机把他在无定乡的整个“太白剑派”都迁走了。

  这件事情的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在后来无定乡的妖精们眼中,华文昌虽然医术绝不作第二人想,可他的真实本领却不过是靠了一口锋利无比的宝剑。

  这样一个人当当后勤也就是了——就算是懂些阴阳八卦五行阵法,那也最多就是个参谋的料。

  怎么能做得了天下妖精的主帅?

  更别说他还不是妖精。

  更别说他和咱们妖精之间好像还有什么矛盾——李白可是出名的妖精不是?

  华佗门的威名虽然响,可所谓的“华佗门护法之人”的头衔却又突然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华文昌几乎是欲哭无泪,万般无奈之下,他追出了无定乡,一来想要追回李白和太白剑派,二来也要趁机在群妖还没来得及架空自己的时候吹吹风,好好考虑一下对策。

  ——现在天下妖精齐聚无定乡,华文昌自知绝不可放过这个机会。

  而王琦声,也跟着华文昌一起出了无定乡。

  要是晚上半小时,华文昌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走了的。

  华文昌怎么会料到,自己前脚刚走,大力王就来了无定乡?居然还带兵十万。

  至于把这些完全看在眼里的猪三,对于大力王的到来则的确是满心欢喜,报以了十二万分的热情。

  毕竟,尽管有自家兄弟马五传来的讯息,彷佛全身都是秘密的华文昌在猪三——同时也是在狐六、花七、猴八这几个冠着“无定乡八老”的头衔的人物眼中看来也并不是那么值得信任。

  ◎◎◎

  “老猪,不是我挑理,无定乡这么大的事儿你也该派个人去知会我一声,怎么让我听见了风声这才巴巴地赶过来?难道你还怕我抢了你的无定乡不成?”

  大力王带来的鬼兵虽然多,却都是正经的军队,令行禁止,又有南宫晓艺、南宫飞燕母女招呼,并没有费多大的工夫就都安排到了乾稷山中,而大力王本人却老实不客气地到了猪三府,在客厅里刚一坐定,洗尘宴席还没来得及摆上,就开口质问起猪三来。

  “哈哈,牛兄这是说笑话了,无定乡是天下朋友的,可不是俺老猪兄弟们的。牛兄为一国之君,又怎么会希罕无定乡这弹丸之地?俺老猪是不想扰了牛兄在阴山的清净。再说,天庭再蛮横能蛮横过了俺们兄弟?”猪三大笑。

  大力王这一来可算是让猪三放心了。

  大力王原本也是个妖精,不仅法力高强功参造化,更难得的是和西方极乐世界颇有些渊源,居然以此在阴山背后自立一国,称作“阴山鬼国”,国中之人不生不死却不仙不佛,更不入轮回,自成一统。

  同时,又因为大力王的威望极高,很有些妖精投奔了去,虽然大多道行不是太高,但毕竟还有一国之力,比起无定乡来,实力却是雄厚得多了,

  只是大力王的阴山鬼国虽然不受天地管辖,大力王本人却也不好事,只是当自己的太平国王,对外几乎从不牵扯。所以尽管在大力王和无定乡八老曾经有过交情,无定乡八老也从来没有麻烦过大力王——本来嘛,就算不管无定乡八老个个心高气傲,世上他们办不了的事情也几乎找不出来,反过来要真是无定乡八老办不了的事情,再加上一个大力王也未必能成。

  但这一次却又不一样了。不说大力王本身的道行和那十万鬼兵,大力王统领一国的本领却是无定乡中最缺的。

  猪三甚至这就想请大力王做无定乡的主帅了。

  “牛兄此来也是为了天庭?”狐六笑吟吟地发问。

  “妹子可是越发的漂亮了。”大力王喝了一口茶,“说是为了天庭却也不假,只是还有别的。”

  “别的?”狐六奇怪了。

  “咳,是这么回事。”大力王放下茶杯说,“妹子,我也听说了天庭要讨伐无定乡的事,原本是不想来的——倒不是我不念交情,刚才老猪不也说了?天庭再厉害,只要那三个老不死的天尊不出头,咱们兄弟就比他们还横!那三个老不死的成天念着‘无为’‘无为’的,轻易不会出来。我又懒惯了,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可后来就不对了,有个……啊,有个朋友传言,说是这一次天庭想把我那个老兄弟搬出来,我一听可就坐不住了,这不就来了嘛。”

  “什么?”客厅里就只有猪三、狐六、花七和猴八四人陪客,大力王这句话一说,四个人齐声叫了出来。

  “我那个老兄弟的脾气大家也都知道,我原本也不担心,可毕竟是一千多年没见了,仔细想想,这里头说不定还有什么事。”大力王垂下眼皮,闷闷地说,“我越想越是不对,琢磨着要是我来了,老兄弟他或许也就有了托词。至不济……我去找他,我就不信他还能再打我一回?”

  “多谢牛兄。”大力王这几句话说出来,猪三、狐六、花七、猴八一起离座,站起来齐齐向大力王施了一礼。

  “咳,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谢不谢的?”大力王看似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可扶在茶几上的另一只手的手指却不由自主地颤了几下,显然心里也并不轻松。

  “牛兄这份情谊,俺老猪替大哥谢了。这个……牛兄,他……他真的会来无定乡?”猪三几人回了坐位,互相对视的目光之中还掩饰不了惊异,倒是猪三又谢了一遍,问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难说……”大力王似乎有些落寞,“我这个老兄弟的心思是谁也弄不明白……”

  “原来无定乡中来了贵客,还请猪城主为华某引见。”随着话音,华文昌从客厅外走了进来,身后是儒装的王琦声。

  “华先生。”猪三站起来,神色有些不太好看。这不光是为了大力王带来的消息,还因为现在是在后花园中的小客厅里,摆明了是在会私客,而平时议事又都在思恩堂,华文昌来的实在是太唐突了。

  华文昌也不想这样。但他去追李白,结果追了几千里,却眼睁睁看着李白断后,整个太白剑派都进了神农谷,他和矮胖老人以及李亚峰、马五等人的关系实在微妙,神农谷是绝不打算进的,只好打道回了无定乡。

  华文昌刚回到无定乡就发觉不对,现在无定乡每时每刻都在添妖精这是一点不假,可也没有添的像现在这么离谱的——可自己离开这才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

  华文昌赶紧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什么“阴山鬼国”的“大力王”带了十万鬼兵来为无定乡助阵。大力王是谁华文昌不知道,但“十万鬼兵”也太吓人了,华文昌也顾不了别的,只好直接来找小客厅找人了——一路上华文昌心里颇不是滋味:这个什么大力王一来,连回答自己问话的小妖精对自己的敬意似乎都又少了几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