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偷东西最拿手的是斗战胜佛(上)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偷东西最拿手的是斗战胜佛(上)

作者:gongheh

三十六天第一高位:玉清天。

  玉清天又称玉清境,是元始天尊的居所。

  玉清境有碧霞城,城中有紫云阁。

  玉清境是三十六天中景致最美的一天,虽然朱栏玉户画栋雕梁并不多见,但是处青松带雨,翠竹留云,又有鸟啼丹树,鹤饮石泉,紫云阁边更是红霓紫雾缭绕,终年不散,可以说是意境冲淡高远,不沾一分俗气。

  但现在紫云阁里除了三清、玉帝和观音之外,却还有个自称是“俗人”的人。

  “天尊,说白了吧,我就一俗人。”李亚峰露出了懒洋洋的“招牌笑容”,“天庭管不到我,我也不想被管,可那个华文昌早晚要折腾得大家全都完蛋,我又不想完蛋,所以我就来了。”

  “你这话说得有趣。那华文昌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你且说说看。”元始天尊微笑,他在玉清境中见惯了众仙必恭必敬的参拜,李亚峰的不羁让他觉得新鲜,倒不认为李亚峰对他太过失礼了。

  “老大,你悠着点儿。”王信在旁边悄悄一扯李亚峰的袖口。

  王信也恶补过一阵子神话谱系,别的不知道,元始天尊是“天界之祖”倒是清楚,虽然神话中语焉不详,但都提到了是元始天尊度化了包括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在内的差不多所有“上品天仙”,面对这样一个人物,就是王信,,心里也有点儿忐忑。

  “刚才天尊说了,我是紫云阁中的第一个客人,可要不是华文昌,我也到不了紫云阁。天尊,就凭着这个,华文昌的本事也已经不小了吧?”

  李亚峰到底是没再胡说八道,元始天尊的姿态像是行云流水,自然之极,一举一动都浑然天成,不露丝毫破绽,李亚峰毕竟是个有眼力的,和元始天尊几句应对下来,也发觉自己就算尽可以不羁,却也不好放肆。

  “答的好,那华文昌和你同为一体,你也不简单。”元始天尊微微颔首,心里对李亚峰又多了几分喜爱。

  “好说,好说。”李亚峰拱拱手,从面前的长案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元始天尊拿出来待客的仙茶只在玉清境才有,连凝翠崖也不出产,李亚峰虽然不至于像王信一样是便宜就占起来没完,但对这仙茶,还是抱着不喝白不喝的态度的。

  “道兄,就不要在这里打机锋了,要是谈禅,道兄改日到西天去找佛老谈个痛快就是,目下还是说正事吧。”灵宝天尊把话接了过来,提到“西天佛老”的同时还有意无意地瞟了观音一眼。

  观音心中就是一动。

  灵宝天尊身材微胖,平时总是挂着乐呵呵一张笑脸,倒和西方的弥勒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虽然贵为三清之一,号“上清高圣太上玉晨元皇大道君”,平时却最是平易近人,整日悠游于三十六天,交游广阔,只是灵宝天尊的居所上清境却也最是神秘,从未有人去过。

  观音在神农谷中听李斯讲述秦始皇最终被三清射杀,同时还有万余天尊随侍扑灭秦军三千术士之后就曾经想到过,大约这所谓的“天尊随侍”就是出自灵宝天尊的上清境了。而灵宝天尊刚才那一瞥,在笑容背后恐怕还隐藏了些别的什么……

  难道灵宝天尊已经知道如来佛祖下落不明的事情?

  已经事隔三千多年,别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是真有那么一堵墙,也早就风化倾颓了吧?

  观音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

  “正事自然是要说的。”元始天尊轻轻抚着右手的混元珠,对李亚峰发问,“你上得玉清境来,总不会只是为了称赞华文昌吧?”

  “我可没打算夸他。”李亚峰嘀咕了一句,倒是很爽快地说,“天尊,天庭要对无定乡用兵,讨伐华文昌,不知道是否想过后果?”

  “你若不来,天庭便不会出兵。”元始天尊答非所问,但弦外之音却是大家都明白的:只要有了和华文昌同为一体的李亚峰,出兵就可以必胜。

  “我明白我明白。”李亚峰举起双手,“真要是打不过华文昌,抽冷子把我一宰,华文昌也完蛋大吉,没了华文昌的无定乡就不足为惧了,是这个意思吧?”

  “杨戬也算是我的门人,总不能白白死在华文昌手上。”元始天尊顿了顿,“更何况还有驱山铎……”

  “靠!我说你们可真不是东西!这不整个儿一谋财害命嘛!”王信急了,也不管说话的是元始天尊,一拍桌子这就要开骂。

  “小朋友少安毋躁。”元始天尊微笑着说,“文昌帝君为天庭臣子,为天庭捐躯也是应当的……只是这已经行不通了。”

  “怎么行不通了?”李亚峰也微笑起来。

  “你是李亚峰,不是文昌帝君。华文昌是华文昌,也不是你。”元始天尊轻叹一声,“天心难测啊。”

  “天心难测?这话居然是从元始天尊的嘴里说出来的,真有点儿不可思议。”李亚峰又嘟囔一句,接着说,“有关杀了我以后华文昌会不会死这个问题比较微妙,菩萨也说未来已经没有了,而华文昌又入了魔道……嗯,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打算让自己死——就真是重如泰山也不行。再说现在就是华文昌真的死了,问题也不一定就会解决。这你也已经知道了?”

  “不错。时至今日终于有人把儵、忽二帝和浑沌相争之事搬了出来,那天庭需要对付的也就不仅仅是一个华文昌了……”元始天尊捏紧了混元珠,神情却没有变化,只是缓缓地说,“浑沌也快要出世了吧?”

  “真不愧是元始天尊,聪明!”李亚峰打了个响指。

  灵宝天尊、太上老君和玉帝的脸色却顿时变了。

  “道兄这是怎么说?”灵宝天尊急问。

  “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元始天尊终于也苦笑起来,“李亚峰身上有五根天刑金针啊!”

  “天刑金针?”灵宝天尊倒吸了一口凉气,回头仔细打量李亚峰,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连一直保持着的笑容都消失不见了。

  “驱山铎出世认李亚峰为主,盘古开天斧怕是也快该重见天日了,再加上失传了的天刑金针也已再现……征兆如此明显……咳,这也怪不得你,就是我在没有亲眼见到李亚峰之前,也绝不敢相信。”元始天尊的微笑苦涩无比。

  “原来你真的都知道了?那我还说什么?”李亚峰有点儿扫兴。

  “老大,我还不知道。”王信举手。

  “盘古开天斧你总知道吧?”李亚峰解释起来,“除了盘古开天斧能对付浑沌之外,天刑金针也能。传说中儵、忽二帝为浑沌开通七窍时用的就是七根天刑金针——见鬼,这东西书上就从来没提过……嗯……换句话说,我身体里扎着天刑金针,我也就成了对付浑沌的秘密武器——书上说的倒霉了人喝凉水都会塞牙就是这个意思。”

  李亚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老大,我还是不明白。”王信把手又举高了一点儿,“怎么一会儿七根一会儿五根的?”

  “华文昌一开始是把七根天刑金针都扎我身上了,可在秦王地宫里又好像被我弄丢了两根。”李亚峰挠挠头,“我师父说李斯当时还亲眼看见其中一根从我身上跑出来……咳,据说是因为我用天刑金针化了什么五只天鬼,天鬼又各占五行,所以在我身体里留着的就是那占了五行的五根天刑金针。既然从盘古开天斧到天刑金针都出来了,那浑沌也就差不多该出来了——据说这是注定了的,靠!王信,你知道,我讨厌‘注定’这个词儿。”

  “天刑金针早已失传,那华文昌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但他却又不知天刑金针的用处,把它钉在了你的身上,真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冥冥中我最倒霉才是真的……那天一定是十三号而且星期五,哦,这句话你可以不理解。”发着牢骚的李亚峰接了元始天尊的话把儿。

  “天尊,那为今之际……”没理李亚峰,玉帝早就汗如雨下了。

  “只有一战。”元始天尊的回答简洁明快。

  “我同意。”李亚峰的笑容很灿烂,“可是该怎么打?浑沌在哪儿呢?”

  “李亚峰,”元始天尊的目光彷佛洞悉一切,“我会把传自儵、忽二帝的天刑金针的施用之法告知于你。如此,有关逆天邪功的事情,你是否可以说了?”

  “我承认我是来谈判的,而且是最有诚意的那种,可你能不能不要每一次都把该我说的话抢在前头说出来?这样我会很没有成就感……”

  李亚峰非常不满。

  “两千年前我就已知道逆天邪功是浑沌所创,”元始天尊似乎没把李亚峰的牢骚听在耳朵里,反而说了下去,“所以才会约齐三清一起出手了结了嬴政,否则天下早已大乱。不过当时并没有浑沌现身的迹象,说出来徒乱人意,我所不取。只是事隔两千年,祸乱的根源一直未除,华文昌其人更不在我算中,以至于有了今日的局面……不过,这也到了应该结束的时候了。”

  “可没那么容易。”李亚峰自从和元始天尊见面以来一直落在下风,在宝光殿的威风全都不见了,弄得心里很不舒服,于是抓住了元始天尊的语病就不放了。

  “我本无为啊……”元始天尊叹息。

  “无为不如有为,至少我要自救,虽然不容易。”元始天尊的叹息让李亚峰也叹息了起来,不过他只叹了半声就打住了,“其实分析一下的话,和浑沌斗绝不明智,驱山铎是在我手里,可泰山无字碑在华文昌手里,他也不傻,就算不知道那有什么用处也不会扔了它,也就是说,盘古开天斧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到的。再说天刑金针吧,华文昌手上也有两根,那可是占了阴阳二气的两根,按理说总该比我身上扎着的那些值钱吧?”

  “不过应该还有机会。”李亚峰几乎是在自言自语,“照我师父的说法,浑沌一时还出不来……”

  “这是为何?”玉帝的气度明显比三清差了些。

  “嗯……这和逆天邪功有关。”李亚峰没有再卖关子,“其实当年儵、忽二帝和浑沌一战之后,浑沌虽然元气大损,但应该是没有死。他躲起来了——或者是受创太重不得不躲起来,反正具体怎么回事也没人知道。”

  “一切都是从逆天邪功推测出来的。”李亚峰继续解释,“逆天邪功前两层功法谁都能学会,但后面几层却越来越难,几乎没人能练成。其实就算我不说,天尊你恐怕也推断出来了,如果有一个人把七层逆天邪功都练成的话那个人就会成为新的浑沌,你说的‘浑沌就快出世’是指的这个意思,你把华文昌当成新的浑沌了——你别说不是,我刚才说到浑沌没有死的时候你脸色变了。要是我没猜错……你的推断也是从我在宝光殿提到华文昌已经把逆天邪功练到第六层这一句话里得出来的,要不然你才懒得见我。”

  “可实际上并不是,至少并不完全是。”总算占了一回上风,李亚峰得意地一笑,接着说,“浑沌并没有死,因为他留下的逆天邪功中有破绽!”

  “破绽?”元始天尊讶然出声。李亚峰所说的,元始天尊的确没有想到。

  “你吃亏吃在并没有参透逆天邪功。”李亚峰笑笑,“其实,浑沌刻在凝翠崖上的逆天邪功中从第三层开始就留下了破绽,不管是谁练到了第三层、或者第三层以上,都会让浑沌有所知觉——儵、忽二帝掌管时间,但显然他们的这个本事并没有流传下来,唯一的解释是那被浑沌给学会了!而逆天邪功中最厉害的一条就是从第三层开始可以逐渐掌控时间了!”

  李亚峰语出惊人,紫云阁内的众人都呆住了。

  “我就不解释逆天邪功每一层的用处了,反正华文昌也练错了。”很是满意自己营造出来的效果,李亚峰又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在那个所谓的五百年后,华文昌根本就没能真正练成逆天邪功的第四层,否则也用不着现在咱们再费心机,华文昌早就已经赢了,哪儿会傻乎乎地又跑到现在来,他往后跳个三天不就结了?”

  “凝翠崖上刻着的逆天邪功从第三层到第五层,破绽越来越大,练成的人也会一次次不自觉地把自己的练功进度通知浑沌,让浑沌做好出山的准备。直到那个人——也就是华文昌——练成第六层,第六层的逆天邪功会打开华文昌和浑沌之间的通道,会让浑沌借华文昌的躯壳重现人世!”

  “所以我说我是最倒霉的。”除了连连苦笑之外李亚峰似乎没别的办法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在秦王地宫,华文昌又有突破,他已经把逆天邪功练到第六层了……”

  “你是说……浑沌已经占了华文昌的躯壳?”观音小心翼翼地发问,她在秦王地宫亲眼目睹了华文昌发威时的景象,至今记忆犹新。

  “当然还没有。”李亚峰舒了一口气,“我不是说了?华文昌不傻,他一定也已经发觉了逆天邪功中的蹊跷,轻易不会再用了。而且他也只是刚刚练成第六层的本事,总不至于运用娴熟,这里面还有转机——最大的一个转机就是:虽然被封在泰山无字碑中的盘古开天斧大概不管用,可从我身上跑出去的那两根天刑金针应该就在华文昌的手上!这总该能对浑沌多少有些克制的作用吧?”

  “好了,我说完了。”李亚峰又开始发牢骚,“费了半天劲儿才从师父嘴里掏出来的东西被我一气儿卖了个精光,天尊,值回票价了吧?”

  “你说的倒真轻巧。”元始天尊擦擦头上的冷汗,要是能知道这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吝惜那“半天劲儿”的。

  “我的打算很简单,”李亚峰沉吟了一会儿,终于摊牌了,“天庭不是要去打无定乡吗?好啊,我支持。但天庭必须出尽全力。而且……”

  “而且什么?”玉帝脸色有些作难,知道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攻打无定乡可就不像一开始想的那么容易了。

  “无定乡可以打,但不是去打妖精——说实在的,别说妖精真没碍着你们什么事儿,就是无定乡里我那几个莫名其妙的‘叔叔’也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李亚峰开始提条件了。

  “应该打的那个人是华文昌,其实也就是浑沌。”李亚峰说的不怎么清楚,“华文昌就是不用逆天邪功,本事也应该不小吧?天庭里能拿下他的恐怕没有几个,要是把他逼急了,他多用上几次逆天邪功,把浑沌给弄出来,大家闹个一拍两散,也就不好办了。”

  “你的意思是?”元始天尊皱了皱眉头。

  “天庭可以和无定乡对峙,但不要打得太凶,然后找机会从华文昌身上把泰山无字碑和那两根天刑金针偷出来,这就有了对付浑沌的东西。”李亚峰侃侃而谈,“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好办了,是你们几个天尊出手也好,还是什么别人出手也好,把华文昌逼到绝路上,逼他用逆天邪功把浑沌弄出来,然后再拿天刑金针或者是盘古开天斧宰了浑沌——皆大欢喜,大团圆的结局。”

  “老大,你不是说真的吧?”李亚峰讲完,众人面面相觑,还是王信第一个叫了出来,“从华文昌身上偷东西?谁去啊?”

  “那我就管不着了。”李亚峰拍拍手,伸了个懒腰,“反正我不去。”

  “菩萨,你与华文昌有过交往,依你看来,劝华文昌交出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的把握有多大?”元始天尊愣了半晌,向观音发问——显然没把李亚峰的提议当回事儿。

  “天尊这是说笑了。”观音摇摇头,“天尊,贫僧曾听华文昌说过这么一句话,‘爱恨情愁欲,任我一手翻’,他已经入了魔道,一心想要重改历史,别的一概不管。他虽然对幕后的浑沌不会有好感,但就是把这些事情都告知于他,结果也只能是他把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藏得更严,还会想方设法把驱山铎和剩下的五根天刑金针弄到他自己的手上……”

  “是这样……”元始天尊陷入了沉思。

  “天尊,可否让贫僧说上几句?”观音又沉吟了一会儿说。

  “菩萨客气了,请讲。”

  “依贫僧看来,李亚峰的打算倒颇有些道理。”观音第一句就让众人都吃了一惊,连李亚峰也没料到最初的支持会来自观音。

  “李亚峰年纪虽小,但也可说是智谋过人了,此次上得玉清天紫云阁便是一个明证,再说他又深知华文昌的秉性,必定是深思熟虑之后才提出此议,天尊不可不查。”观音竟然捧起李亚峰来了,“贫僧之前曾力劝天庭不要对无定乡动兵,这一来是为了贫僧不想多造杀孽,二来,华文昌其人有逆天邪功作为倚仗,又心狠手辣,而无定乡群妖中又不乏法力精强之辈,即便动兵,胜负之数也难说得很。于是贫僧便想要在这纷乱的情势当中找出一个平衡来。”

  “听了天尊之言贫僧才知道自己错了,纵然短暂的平衡可求,祸根不除,天下也不过是苟安一时,两千年前有乌龙嬴政,如今有华文昌,再过两千年又不知有谁了,此其一;其二,浑沌若然出世,天下必万劫不复,莫说人间,天庭与西方也不能幸免,是以浑沌不能不除;其三,华文昌虽然难缠,但他却不会轻易动用逆天邪功,实力大减……现下知己知彼,虽然不能说胜券在握,却也正是时机。”

  “……至于偷取泰山无字碑与天刑金针一事,听来似乎异想天开,但正是为此,华文昌也必不设防,行来却未必太难。或者……也可以说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尽管是李亚峰说破了太多的隐秘,但在三位天尊和玉帝眼中,观音的分量还是比李亚峰要重得多了,观音一气说完这些,自元始天尊以下,众人都不由得暗中点头。

  但与此同时,李亚峰也反应过来了。

  观音为什么会这么说?

  谁去偷东西最合适?

  在观音眼里,怕是已经有人选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没有别人,现在正好在南海的姜冉和王怜怜!甚至,姜冉是第一人选!

  师父,你也不能这么害我吧?李亚峰在心里哀叫起来——刚才这个偷东西的主意是矮胖老人在神农谷上空向李亚峰解释逆天邪功的功用的时候提出来的,李亚峰也觉得可行,却没有料到这个主意到头来居然打到姜冉头上去了。

  还没等李亚峰反口,玉帝倒是眼前一亮,想起一个人来,对观音说,“菩萨,若是依菩萨的计议……那朕倒要向菩萨借一个人了。”

  “借一个人?”观音不解。

  “说是借太不妥当……”玉帝的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讪讪地说,“只是菩萨与他向来交厚,若是菩萨出面去请,别说是偷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就是无定乡的群妖怕也轻易不敢造次。”

  “陛下说的莫非是……”

  “正是……正是斗战胜佛。”玉帝这句话说出来,连太上老君的脸都有些泛红。

  李亚峰和王信的表情更精彩,两个人一起转头对视,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神中射出的何止是惊讶!

  斗战胜佛——齐天大圣——美猴王——孙悟空?

  “就是那个猴子偷东西最拿手……”请出了元始天尊以后,太上老君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可听到了“斗战胜佛”四个字之后,还是红着脸嘟囔了一句。

  “老大……”

  “闭嘴,王信,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靠,真有齐天大圣?”李亚峰无力地呻吟了一声,他可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真碰上孙悟空——一般也不会有人能想得到。

  接下来的事情李亚峰几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已经被“斗战胜佛”这个名字彻底弄迷糊了。只是听任观音把从华文昌身上盗取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的差事揽了下来,而天庭也将在三日之内兵发无定乡——除了早就定下的百万天兵、三官大帝、托塔天王李靖、五星七曜星君、四灵二十八宿、六十甲子神、并雷部五元帅、五岳四渎、普天星相……之外,还有灵宝天尊也将带随侍两万亲临战阵。

  好在元始天尊并不糊涂,再三叮嘱了灵宝天尊,虽然出兵,却也仅仅是震慑,不要真的强攻无定乡,更不要直接和华文昌对阵,只管拖延时间,等观音派人盗走了华文昌的泰山无字碑和天刑金针之后再定行止,总算是没白费了李亚峰对无定乡的一片苦心。

  可李亚峰也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要随军而行的条件,更没来得及阻止观音包揽了偷东西的差事——李亚峰闹不明白到底是谁去偷。

  最后,李亚峰直着眼睛接下了元始天尊从怀中珍而重之地掏出来的天刑金针的使用诀要,和王信跟着观音出了紫云阁,下了玉清天——两个人走路都顺腿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