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下)

作者:gongheh

“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再加上我这个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的神色也凝重起来,“我们三个就是三清,平日居于三十三天之上的三清天……我们三人是秉承一气化生,这‘一气’就是来自于儵、忽二帝。所以我们也多少有些关于当初因果的记忆……只是我们是生于那一战之后,记忆也就大大模糊了,最多只知道个大概。而玉帝又是我们三清的化身——所谓先虚无而后妙有,先无为而后有为……咳,这你该是知道的。这么算下来,玉帝自然也是儵、忽二帝的传人。”

  “原来书上写的那些东西果然真的都是骗人的……”李亚峰愣了一下,脑子里闪电般地把自己看过的有关三清和玉帝的记载过了一遍,发觉都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还不如太上老君几句话说的清楚,脸色不由得变得十分古怪。

  但最是惊讶的却是观音。

  观音从未想到天庭中竟然也藏着这样一个故事,自己虽然是西方极乐世界的菩萨,但却常在天庭走动,和太上老君也算得上方外至交,可他对自己竟然连一点儿口风都没露过!

  或者,也正是因为天庭把这个秘密藏得太严实,这才让天庭成了固步自封的代名词,不光是西方极乐世界,就连下界的妖精也颇有些不把天庭放在眼里的吧。观音想。

  与此同时,观音还觉得有些欣慰:这虽然不能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算得上“大船破了三千钉”了,天庭毕竟是天庭,到底还是有些东西的——这是玉帝和太上老君说出来的,但开天辟地时留下的隐秘岂是寻常?那没说出来的是什么?

  观音可以肯定一点,不管是好是坏,玉帝没说的那部分一定更加惊人,就是自己,不也没把如来失踪的消息讲出来吗?更不要说那个和自己切身相关的秘密了……

  一想到这些观音就开始头疼,她不知道自己今后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至今还在现实社会中的钱强和俞思思,又该如何对他们去解释“未来已经没有了”……

  不过,火烧眉毛,且顾眼下,观音偷眼看见李亚峰若有所思的神情,接着再一次提高了对李亚峰的评价:这个李亚峰一定会让玉帝把剩下没说的那部分东西至少再倒出一大半来吧?甚至……不止是玉帝,玉清境的元始天尊也会因为李亚峰而坐不安稳?

  事实上,就只是玉帝刚才说的这些隐秘,也足够构成李亚峰不到西方作金身罗汉而先来天庭的理由了。而这,显然是李亚峰之前就已经料到了的,反倒是自己这个菩萨后知后觉。

  但观音从那个曾经存在过的五百年直到现在,一系列的变局差不多都亲身参与其中,自然比玉帝和太上老君知道的事情多了很多,再联想玉帝和太上老君刚说出的这些,观音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要命的事实:

  ——三清和玉帝都算是儵、忽二帝的传人,那比儵、忽二帝更加了得的中央天帝浑沌怕是也留下了传人吧?

  那会是谁?

  华文昌?

  不,不可能。华文昌虽然有逆天邪功作为倚仗,但他知道的事情显然没有这么多……等等,逆天邪功?

  逆天邪功!

  “菩萨,你总算想到了。”李亚峰在观音脱口惊呼出声之前用话堵住了观音的嘴。

  “菩萨,你……你想到了什么?”玉帝原本对观音力劝天庭不要讨伐无定乡是有些不满的,但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了,看观音似乎想通了什么,赶紧急切地询问。

  “贫僧……”

  “菩萨,这个没什么好保密的,最差的情况,用不了多久,这没准儿就连……嗯……就连……我是说,没准儿就天下皆知了呢。”李亚峰满不在乎地呷了一口茶,“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秘密,区别只在于是谁最早把它说出来罢了。哈哈,那还是我说吧。”

  “之前这只是个猜想,但现在,我倒是能肯定了。玉帝,老君,当年儵、忽二帝留下了三清作为传人,可浑沌也留下了逆天邪功!”

  “果然……”玉帝和太上老君对视一眼,两个人在了然的同时露出了骇然之色。

  “还有些也是你们不知道的……为了逆天邪功之事,两千年前你们令乌龙嬴政转世为人,掌控天下,但因为种种机缘凑巧,天庭卜师李斯鼓动嬴政造反,半路上又杀出一个赵高来,最后尽管连三清天尊都不得不出手,却终于还是功亏一篑。”李亚峰的脸上现出几分遗憾的神色,“当时恐怕还没有人练成逆天邪功,你们该能办成的,可惜……”

  “更可惜的是,赵高其人虽然和创下逆天邪功的中央天帝浑沌有所联系,但你们却没能发觉——当然这不能全怪你们,赵高一心报仇,丧心病狂,居然在嬴政的身上下了同心缚的咒法,有人——也就是我的第二个师父在救助嬴政时剥离了赵高身上的同心缚,为此,赵高大损的不仅仅是功力,还有一部分有关逆天邪功和浑沌的记忆!再说,赵高的心机极深,想要瞒住你们应该也不是太难……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两千年前,就是赵高把驱山铎封进了秦王地宫!”

  李亚峰几句话把两千年前的旧事讲了个清楚明白,可听在玉帝和太上老君耳中却有如雷鸣——按说凭二人的道行,就是真在耳朵里打上几天几夜的雷也绝不会在乎,但李亚峰说出的这些事实桩桩件件都实在是要命,二人的脸色忽青忽白,变得精彩至极。

  “还有,最可笑的是……”李亚峰不知道是在冷笑还是在苦笑,“乌龙作乱事了,你们痛定思痛,创下华佗门,假意打起了‘逆天’大旗,想暗中用苦肉计……可你们却不能控制华佗门的门人,出了一个华四还不接受教训,终于弄了一个华文昌出来!天可怜见,华文昌已经把逆天邪功练到第六层了!”

  “什么?”玉帝和太上老君同时惊呼出声,观音的脸色也在刹那间变得煞白。

  “玉帝,天庭太自大了,自大到了连思考都迟钝的地步。”李亚峰现在是真的在苦笑了,“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你们是真没有想到浑沌、逆天邪功和华文昌这三者之间连着一条暗线?还是不愿去正视这个事实?你们错了,该来的,终究要来……”

  “你先稍停,陛下,事关重大,我要到玉清境上清境请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两位道兄一同前来议事。”太上老君坐不住了,站起来打个稽首,也不等别人说话,身子一闪已经出了宝光殿。

  “老君!”玉帝想要拦阻,却没能来得及,也站了起来,对李亚峰有些无奈地强笑,“老君许是忘了,元始天尊到了太乙救苦天尊处论道,目下不在玉清境。而且……既然华文昌其人牵扯到了儵、忽二帝和浑沌,宝光殿也不是议事之所,还请几位宽坐,等元始天尊到了再定行止……”

  “啊,菩萨,还有一事。”玉帝对观音说,“如今看来,正如菩萨所说,讨伐无定乡一事还要从长计议,不过……若是华文昌真与当初三帝之争有关,天庭出兵也是必然,还请菩萨告知西天佛老到时不吝相助。”

  玉帝说完,也转身离开了,宝光殿中只剩了李亚峰、王信和观音三人。

  “哎,玉帝,你怎么走啊?老大,玉帝怎么也走了?你可是还没说什么呢。”王信像是一直在听故事,显然能听到玉皇大帝讲故事的机会并不太多,让王信听上瘾了。

  “还真没想到,这个玉皇大帝也不是省油的灯……”李亚峰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喃喃地说。

  “玉帝是诸天之帝、仙真之王,即便事出突然,也自有他的风度。”观音颔首,只是神色中颇有些不太自然——就算不管刚才听玉帝和太上老君说出的隐秘带给她的震惊,玉帝临走时留下的一句话也让观音不很自在。

  “嗯……老大,是不是该这么看?”王信努力动着脑子,“我刚才可是认真听了,那个什么儵、忽二帝和浑沌的事儿该是天庭压箱子底儿的秘密,可你不知道从哪儿……噢,对了,肯定是从你刚拜的那个师父那儿听说了一点儿,就拿出来吓人,玉帝看你已经知道了,也就很爽快地都跟你说了,恐怕说的这些里还有你也不知道的。人家给你来个以诚相见,你也就不好瞒着人家什么了。太上老君可能是真去找人了,但玉帝这一走是给你……咳,不对,是给咱们一个商量的时间。对不对?”

  “罗嗦了半天,给你六十分,刚及格。”李亚峰一乐,“王信,你聪明了啊?不过你说的不是全部。玉帝和三清手上的秘密还没完全倒出来,而且那一部分秘密我必须得知道,这个先不说,他们也得评估一下咱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不是?你没听玉帝后来根本就没提驱山铎的事儿?真正的摊牌还在后头呢,咱们现在才刚有个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不过,在他们看来,这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合着费了这么半天唾沫才是打了个前站?老大,要是二哥在这儿还好说,我怀疑你脑子是不是能转得过来,反正我是快转不过来了。”

  “转不过来也要转,生死攸关啊……只要错上一步,就会满盘皆输……”李亚峰轻叹。

  “李亚峰,贫僧看你的意思……是真要和天庭同盟?”观音皱着眉头询问。

  “菩萨,没有别的办法。不光要和天庭同盟,我还想拉上西方佛国。”李亚峰很正经地点点头,“玉帝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刚才他不是也说了?”

  观音沉默。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原本维持平衡的想法是彻底不可行了,但想到华文昌已经入魔,观音发现李亚峰的做法似乎是唯一可选的道路……

  “好了好了,现在还不是担心的时候。”李亚峰笑笑,“出去走走吧,菩萨,你没发觉?就是为了咱们说的事情太机密,连添茶的人都没了。”

  ◎◎◎

  天庭中,李亚峰和玉帝兜着圈子互斗心机,终于就要到了坦诚相见共结同盟的时候,观音也开始意识到要重新调整自己的想法,虽然缓慢,但事态也有了一个可喜的进展——至少对于李亚峰来说是这样的。

  不过,完全没有人想到,无定乡、甚至是现实社会,就在短短的几天之中变得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汤,冒烟、喷水,顶开锅盖,却没有一个人来关上炉子。

  事态彻底失控了。

  “龙海!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国安局局长穆齐狠狠一拳打在办公桌上,他的两条眉毛已经竖了快一夜了。

  “解释……这个解释……”龙海苦着脸,无话可说。

  “龙海,把你那一脸苦相给我收起来!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后果?”穆齐强忍怒气,质问龙海。

  “局长,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穆齐的火气又冲了上来。

  “局长,这可不能怪我啊!我不是不查,是根本查不出来……”龙海刚叫了一声屈,声音又变小了。

  “查不出来?”穆齐急了,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一把揪住了龙海的领子,“好,十五个大活人丢了你查不出来我先不管……我……我没法不管!你知不知道那十五个人里至少有六个是国宝级的科技人才?就是剩下的九个也都在军事基地里担任要职!你知不知道!”

  “好,好,好,先把他们放下不说。”穆齐冲着龙海的耳朵大吼,“你告诉我那三颗核弹头跑到哪里去了!”

  穆齐没法不着急,事实上,着急的也远不止穆齐一个。

  失踪事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三个军事基地内同时发生的,失踪的共计十五人再加上三颗核弹,这十五人中有两个是直接参与最高军事机密的工程师,四个参与了轨道动能武器的核心研制,其余九个要么是基地内的高级技工,要么是军方的大小头头——少了这十五个人,中国的国防科技技术怕是最少要倒退五年。

  更别提还有三颗核弹。

  只要它们爆炸的地方对了头,今后就再也用不着千辛万苦才请到中医研究院的“小祖师”李亚峰给人治病了。

  于是又是一场大搜查。

  这一次搜查行动的范围和力度都是空前的,但一开始就没有人抱着希望——明摆着,失踪事件本身就不是人力可为的。

  但又不能不查。

  原来穆齐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到了国安局专门负责解决神秘事件的的龙组上,但龙组出动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回来,而组长龙天,在西安地震之后根本就没再出现过——算起来,龙天大概是失踪人员里的第一号。

  于是,因为王信无心的一颗“天香补丹”长了点儿能耐的龙海就倒了霉,只好眼睁睁地承受穆齐的狂风骤雨。

  类似的事件不仅发生在中国,比龙海还要倒霉的特工也还大有人在。

  美国、俄罗斯……其他几个超级大国的运气都不怎么好,除了人才失踪之外,也或多或少地不见了重要的军事物资,最惨的连弹药库都被搬空了几座。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很快,更多的失踪事件被发现了——尤其是在中国,有近一万人突然像是被蒸发了,消失在空气中。

  这些人有穷,有富,有的是老师,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商人,有的是农民,有的是政府官员,有的是工厂的工人……

  这些人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职业和身份,甚至案发时身在世界各地,但发觉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并没有花多长的时间:

  他们不仅大多是单身,而且大多没有走得很近的朋友,还有不少行踪一向有些诡秘(有一点儿像早就不见了的雷州外国语学校的语文老师南宫飞燕)……而且,他们几乎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失踪的,前后不超过七十二小时。

  尽管在一个城市之内也许只发生了三五宗失踪案,但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是如此就让人害怕了……

  中国政府一方面下令彻查,一方面暗中进入了紧急军事戒备状态,而这本来就是瞒不住的——更不要说出事的绝不仅仅是中国了。

  虽然发生的事情绝不能抬到桌面上摊开来——事实上也没人能说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只能在暗中进行,但几天之内,国际社会还是变得风声鹤唳,金融领域更是剧烈震荡……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各国的社会舆论并没有如火如荼的宣传战,因为所有人都在问同样的问题:“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人并不害怕发生了什么,怕的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人并不害怕发生了什么,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

  这两句话成了动荡的国际局势的最佳注脚。在面对未知的同时,世界各国都召回了休假中的军事人员——这一次不仅仅是中国和丢失了武器的超级大国了——并密切注视着其他国家的举动。这种注视召来了更多的恐慌,于是军事戒备变得更加森严……

  一切进入了循环。

  谁也不知道这种循环会不会在某个深夜或是晴朗的午后升级成战争,越来越多的猜测和荒诞不经的谣言充斥了各种街头小报——人心惶惶。

  同一时间,无定乡中的妖精数目猛增了将近十倍,并且还在继续增长之中。

  山雨未来,风已满楼。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