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上)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上)

作者:gongheh

李亚峰见过玉帝,见过道德天尊。”

  还是天庭的宝光殿,但人却换了,时间也不对。李亚峰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曾经”发生在华文昌身上的惨剧绝不会同样发生在自己身上,面对玉帝和道德天尊——太上老君——他只是抱拳一礼,声音中也透着无比的自信。

  李亚峰清楚地知道,只要自己手中还掌握着驱山铎和逆天邪功的秘密,自己就有这个资格。

  但观音却叹了一口气:现在这个李亚峰的姿态气度,怕是和华文昌的“当年”相差仿佛。

  这不仅让观音深深担忧,更让观音奇怪——再怎么说李亚峰也不过是十七岁的一个少年,怎么居然就与遭遇无数坎坷的华文昌能相提并论了呢?

  看着李亚峰目中的光芒,观音忽然觉得李亚峰似乎与华文昌同样难缠,而这,绝不单是为了李亚峰又拜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矮胖老人为师的缘故。

  这么看来,天庭虽然或许只是因为驱山铎的缘故才只由玉帝和太上老君出面到了宝光殿中,但反而正是机缘——不管这机缘究竟是天庭还是李亚峰的,有些话倒是好说了。观音庆幸。

  “不必多礼,文昌帝君深明大义,回归天庭,朕心甚慰,坐下说话便是。”玉帝一捻胡须,微笑发话,“来人,看茶。”

  一边早有仙童上茶,又端来交梨火枣之类的仙果,虽然李亚峰听着玉帝开口就说什么自己“深明大义”,一把邪火就冲上了脑门,但既然来了,就有的是时间和玉帝磨牙,也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王信有样学样,也不说话,坐下来就开始冲仙果使劲——跟着李亚峰这么久,又几次出入神农谷,王信早变得识货了,现成的便宜那是一定要占的。观音也趁机和玉帝、太上老君寒暄几句,落座入席。

  “想必帝君也已听太白长庚星说了,下界有华文昌纠集无定乡群妖作乱,更在秦王地宫之中杀死灌口二郎小圣,天庭正要出兵讨伐之。”

  落座已毕,玉帝直奔正题,“朕听菩萨之言,那个叫什么‘华文昌’的,这个……和帝君之间渊源极深,如此,朕想让帝君随军出征,这一来嘛,华文昌投鼠忌器,天庭大军可不费吹灰之力平定无定乡,二来……帝君毕竟是身涉嫌疑,也可以趁此机会向天庭群仙表明心迹。不知帝君意下如何?啊,还有,听说帝君在秦王地宫之中得了驱山铎?此物不祥,还要帝君把它交了出来。”

  玉帝顾忌着驱山铎,这几句话说的已经算是客气了,可李亚峰就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一边品茶,一边打量宝光殿,把目光定在画栋雕梁上,看得出了神。

  “帝君?帝君?”玉帝叫了好几声,李亚峰就是不理,观音心里虽然有事,但早就知道这一次天庭之行只能是李亚峰自己做主,也在一边看起了好戏,嘴角边甚至露出了几分笑意。

  “李亚峰!”这么一来,玉帝的面子可就挂不住了,“朕在对你说话!”

  “啊?你是和我说话吗?”李亚峰这才大梦初醒似的,把手中的茶杯放下了,“什么事儿?噢,对了,太白金星没说?我没喝那杯加了料的‘气死孟婆汤’——咳,你蒙谁也蒙不了华佗门掌门的鼻子啊,所以,我可不是什么文昌帝君,我就是李亚峰。”

  王信大笑,连观音也抿起了嘴。

  玉帝这才明白,想找太白长庚星,却发现他根本就没在宝光殿里,大概是因为差使办砸了,正在殿外一边叹气一边探着头偷听呢——对于太白长庚星好事的脾气,玉帝也是清楚的。

  “太白长庚星何在?”

  “陛下不必叫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太上老君接口,顺势摆摆手,把身后的龙天打发了出去拦住太白长庚星,宝光殿中随侍的仙童、仙女也都退下了。

  宝光殿中只剩了玉帝、太上老君、观音、李亚峰和王信五个人,殿角的铜鹤中燃着檀香,烟雾缥缈。

  “陛下,文昌帝君既然未明前因,也怪不得他,不过……他像是成竹在胸,不如先听听他的说辞?”

  太上老君把怀里抱着的拂尘一摆,面上挂起的却似乎是冷笑。

  好个道德天尊!看上去不过是个干瘦的小老头儿,倒是真有两把刷子!李亚峰不由得暗骂了一声,太上老君摆出的这副阵势可让自己没法子再“演”下去了。

  “玉帝,只要是出事,总有个原因。但二郎神杨戬之死可不是原因,到底什么是……你知道,我也知道。不过,你知道的没有我知道的多,所以我才会到天庭来。”

  “李亚峰,你想说什么?”玉帝的脸色变了几变,却沉静下来了。

  “我没想说什么。我能说什么呢?”李亚峰哈哈笑了几声,“要不是华文昌,我就是来了天庭也是找你算帐,说真的,咱们之间真的没什么好说。玉帝,你搞出来的这个‘华佗门’,可是让我没法跟你说话了。”

  玉帝的脸色愈见阴沉。

  “华佗门是个混帐门派,可我偏偏是这个混帐门派的掌门——话先说在头里,我和我师父不一样,华佗我是不认的,好在你没把他叫来,就是叫来了也没用。”

  李亚峰飞快地说了下去,“其实你我都得感谢华文昌,不是华文昌,我会更倒霉,虽说现在我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总比像他一样倒霉加三级强多了;而且,不是华文昌,至少我今天是不会来天庭的,可就算我会因此再倒霉一点儿,这对天庭却没什么坏处。不过我必须得说一句:你弄了个华佗门出来的主意,实在是太差了!”

  “好啦,绕口令说完了,那就说正事儿吧。”李亚峰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扶在长案上,身子向前一探,眼睛望定了玉帝,语速放慢了,“我知道你是‘昊天金阙至尊玉皇大帝陛下’,我想问你,你和儵、忽二帝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亚峰问得轻描淡写,但玉帝和太上老君却在李亚峰话音刚落的同时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玉帝和太上老君面前的长案被二人撞翻了,茶水、仙果翻了一地,刚才还齐整的宝光殿顿时一片狼藉。

  “你……你……”太上老君刚才的轻蔑笑容没了踪影,指着李亚峰,手指哆嗦着,“你”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再看玉帝,也是面色青白,心中的震惊不言而喻。

  “不至于吧?”王信也给吓了一跳,但他是让玉帝和太上老君给吓的。

  王信抬起头来困惑地对李亚峰问,“老大,你说的是那个……那个什么东西?怎么把玉皇大帝给吓成这样?”

  观音脸上也浮现了疑问的神色,对于李亚峰提到的“儵、忽二帝”,她似乎是听说过,又似乎没听说过,心中只是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却想不起来那到底是什么。

  “王信,看来咱们得给玉皇大帝一点儿时间。”李亚峰有意把“玉皇大帝”四个字说得重了几分,向王信解释起来。

  “王信,你看书还是少了点儿,嗯……不过就是读过了《庄子》,也不会有人把寓言当真吧?再说那寓言写的应该也不能算对……”李亚峰喃喃自语。

  “《庄子》?”王信不明白。

  “原来我也不信。”李亚峰笑笑,“《庄子》中有个小故事是这么说的,‘南海之帝为儵,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

  “不要说了!”玉帝总算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厉声喝止。

  “为什么不说?”李亚峰长笑一声,“玉帝,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冤家可就要上门了!”

  “我的……冤家……”玉帝连“朕”字都忘了用,额头上渗出汗来。

  “难道不是冤家吗?”李亚峰几乎是用了咄咄逼人的语调,“玉帝,你是儵、忽二帝的传人吧?那华文昌就是你的冤家债主!你连躲都不躲,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去?果然是做惯了皇帝,好大的威风煞气!”

  随着李亚峰的语调,玉帝身子一软,塌坐在地。

  “老大,你好厉害啊……”王信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看李亚峰几句话就把堂堂的玉皇大帝给说得像是三魂里没了六魄,脱口赞了出来。

  “厉害什么啊……你以为我就不怕?”李亚峰苦笑。他虽然一直端坐不动,一副不怕天塌地陷的神气,但就在说这几句话的工夫,李亚峰自己的心中也是忐忑极了,尽管他早就打算这一次把事情都摆到桌面上来,可这其中的分量还是太大了些。

  “陛下不必惊慌。细想来,他只是在危言耸听罢了。”太上老君虽然也让李亚峰弄了个措手不及,但他倒比玉帝镇定得多,先是施法把宝光殿中整理一下,又扶着玉帝坐下,强自冷笑着对李亚峰说,“菩萨曾有言在先,那华文昌和你同为一体,最多不过多了五百年的道行……换言之,你也罢,那华文昌也罢,前身都是天庭的文昌帝君,又能有多大的能为?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几句传言,居然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我可没说我有多大的本事,我说的是不是传言,老君该比我清楚。”李亚峰正色道,“现在混乱的局势恐怕真的要上溯到鸿蒙之初的三位天帝之争,这才是我不得不到天庭来的真正原因。”

  “李亚峰,到底是怎么回事?”观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李亚峰提到的《庄子》是道家的经典,观音毫无涉猎,对于“儵、忽二帝”的说法虽然心中隐约有个印象,却始终想不出来。

  “菩萨,这个还是让玉帝来说吧。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只是猜想。”李亚峰对观音倒还算是恭敬。

  “菩萨……这其中……咳!真是不知从何说起……”玉帝抓起桌上的茶杯,大口喝了几口,这才算是稳定了心神。

  只是除了玉帝之外,宝光殿中的几个人都看得清楚:玉帝抓起的那个茶杯刚才也被打翻了,里面根本连一滴水也没有……

  是什么把堂堂一个“昊天金阙至尊玉皇大帝”弄得如此狼狈?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鸿蒙之初,盘古于浑沌之中开辟天地,其后一万八千年,盘古死,化身为四极五岳、江河地理……这些不提也罢。只是……在盘古死后,还有三位天帝主宰世间……”玉帝的语声有些艰涩。

  “这三位天帝分别是南方天帝:儵;北方天帝:忽;和中央天帝:浑沌。儵、忽二帝如其名,掌管倏忽来去的时间,又各自对应阴阳二气;而中央天帝浑沌……也与其名相同,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天地间残留的浑沌所化……”

  “《三五历记》上说,盘古开天之后,轻清之气上升为天,重浊之气之气下沉为地,大概就是讲的这个吧,可惜说的不全。”李亚峰忍不住挖苦起来,“在书上都把浑沌本身的存在给抹杀了,你们倒还真是想得周到!”

  “你想差了,天庭对凡间干涉不多,还是在菩萨把逆天邪功一事报上天庭之后,天庭才……连《庄子•应帝王》中的故事也……”太上老君还是有些不信李亚峰,忍不住插口辩解了几句,但发觉越描越黑,冷哼一声,住了嘴。

  玉帝接着说了下去,“浑沌为中央天帝,实际上却是世间万物的主宰,儵、忽二帝的权柄加起来也比不上他,说起来倒算是他的下属……不过,浑沌虽然名为天帝,却没有七窍,有智无识,一心想的只是让天地回复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的样子……换言之,他名为浑沌,也脱胎于浑沌,更要世间再重回浑沌!”

  “儵、忽二帝对应阴阳二气,蕴育生灵,化身亿万,当然不能让浑沌如此胡作非为,所以他们假托为浑沌凿开七窍……”

  “说白了还不是暗下杀手?”李亚峰冷笑,“玉帝,你们这鬼鬼祟祟偷鸡摸狗的把戏倒真是有传承的啊。”

  “你个无知小儿懂得什么?”太上老君气急,“要是儵、忽二帝不将浑沌致于死地,那早就没了现在这个世界,你自己也不知道会在哪里!”

  “话这么说是不错,可我只是就事论事。”李亚峰反唇相讥,“要是浑沌让世间重回了浑沌,那儵、忽二帝不也一样完蛋大吉?这还不是自救?不过……自救也没什么错就是了。”

  说到最后,李亚峰发觉自己也实在是蛮不讲理了些。

  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对天庭没什么好感的缘故吧,不管是为了什么,说到底天庭还是对自己的生活强加干涉,只是为了这个就让自己不爽,更别提就算今天到了天庭,一开始玉帝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了。

  反正自己是来摊牌的,在口头上讨点儿便宜也没什么错处吧?

  李亚峰这样安慰着自己。

  “玉帝,我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哦,我知道你心里也有疑问,可你说的这些事情却是最重要的关键,还请你继续讲下去。”

  李亚峰把态度又端正了一下,做出了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这倒不是装的了,这些事情就是矮胖老人也并没有说得清楚。

  毕竟,开天辟地那时候的事情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也好。”在听李亚峰搬出了儵、忽二帝的名头之后,玉帝忽然变得出奇地好说话了。

  “儵、忽二帝为浑沌凿开七窍是为了致浑沌于死地,这一点浑沌或许也是清楚的……不过,当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再也没人能知道,最终儵、忽二帝和浑沌之间应该是有一场大战,但结局如何却不得而知…………”玉帝虽然继续说了下去,但语气变得迟疑起来。

  “不得而知?”李亚峰差点儿骂了出来。玉帝费这么大劲最后就说出来个这个?

  “说是不得而知恐怕也不确切……”玉帝皱起了眉头,极为苦恼地边思索边说,“浑沌和儵、忽二帝应该是同归于尽了,因为那以后再也没人知道三位天帝的消息,只是据说浑沌之强绝非儵、忽二帝联手可比,这场大战就算儵、忽二帝和浑沌同归于尽,怕是也用了些不光明的手段……”

  “和……浑沌打架,不管用什么手段,输了也是虽败犹荣,更别说还能同归于尽了。不易,不易。”李亚峰难得地没有嘲讽,反倒为看上去有些灰心的玉帝开脱起来。

  玉帝一下子变得坦白,这倒让李亚峰对他起了好感,不过在主宰世间万物的中央天帝“浑沌”头上该加上个什么形容词却使李亚峰大伤脑筋,最后索性一点儿修饰也没有加。

  只是,尽管有了好感,李亚峰还是要刨根问底的。

  “玉帝,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猜你是儵、忽二帝的传人,你也并不否认,可儵、忽二帝如果是和浑沌同归于尽了……他们又怎么收你当了传人?”

  “真是把全部的家底儿都抖出来了……”太上老君把话接了过去,“你该知道一气化三清吧?”

  “你是说……”李亚峰心中一动。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