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他把未来弄丢了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王信的天雷掌

作者:gongheh

寒竹林中。

  喀喇一响,又一棵巨竹断了。

  “靠!王信!有完没完?你玩真的啊!”李亚峰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顺脚踢飞一边刚刚倒下的竹子,眼里几乎在往外冒火。

  ——这一次,李亚峰又是被王信一个耳光煽倒在地,左腮已经肿得老高了。

  王信不言不语,双掌一错,左掌在前,右掌在后,揉身再上,还是在往李亚峰的脸蛋上招呼。

  “靠!我……”李亚峰来不及再骂,一俯身,让过王信的来势,也不还手,转了几个圈子,单掌向前一吐,一团青气涌了出来。

  青气一落地,立刻化作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厉啸声中卷起地上一片风沙,势如疯虎般直冲王信。

  这一招是昨夜刚和王信开打的时候李亚峰无意中用出来的,但李亚峰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御鬼的本事。他心思灵敏,已经想到这八成是李斯和自己新拜的那个师父从秦王地宫就开始提到的什么被自己“化了”的“天鬼”,但李亚峰怕无法指挥从自己身体里跑出来的这个东西,又听说这东西厉害得紧,伤了王信倒是不怕,反正自己有药,可万一要真把王信给弄个形神俱灭就惨了,所以就没敢再用。

  ——第一次用出来这一招的时候,李亚峰自己也吓了一跳,“天鬼”刚一出来体内的真气就散了,果然“天鬼”什么还都没干就一下子没了踪迹。

  但现在李亚峰被王信的耳光打急了,于是再一次用了出来。

  “应该不会有事吧?”李亚峰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忐忑,睁大了眼睛注意着。

  “等的就是这个!”天鬼往王信身上猛扑而去,王信非但不怕,反而一声暴喝,踏子午马,再转灯笼步,平平击出一掌。

  这一掌竟然有风雷之威!

  在王信出掌的同时,闷然一声巨响,雷光夹着霹雳横空出世!

  天鬼的面目狰狞可怖,但呼尖锐刺耳的啸声却刹那间被王信掌中夹着的闷响盖了下去,张牙舞爪向前猛冲的势头也全扑在了霹雷上。

  又是一声巨响,青光一涨即消,天鬼倒翻了一溜跟头,居然被王信挡了回来!李亚峰胸口一甜,险些吐血。

  再看王信,脚下丝毫不动,单掌平伸,还保持着出掌时的姿态,在飞滚的尘土中一派堂堂威风,不可一世。

  “靠……”李亚峰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信是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的?

  李亚峰知道,王信醉心武学,是个现实社会中难得一见的“武痴”,华佗门中“山”字部藏书洞里的武学典籍王信几乎翻遍了;再加上王信是自己的兄弟,华佗门的便宜当然是占了个十足,一身内力天下只怕无人及得。

  至于招式上……自己这一阵子和王信会少离多,实在是无从揣摩,但看前些日子王信为了练武连在雷州省中医鬼叫都不在乎,怕是肯定长进不小。

  所以即便是自己莫名其妙地回复了功力,在不用法宝——可怜自己的法宝在无定乡时几乎都扔给华文昌了,现在实在是没剩下多少——的前提下,光是动武,至少在招式上自己绝赢不了王信。刚才这也被证明了:王信几乎是想打自己耳光就打自己耳光,自己怎么也躲不开。

  可内力和真气是两回事啊!

  他这一掌里怎么冒出天雷来了?天雷轰天鬼,怕还是自己吃亏比较大。

  怪不得刚才观音菩萨从旁边看了半天,到头来一言不发就走了呢!

  好你个王信!

  “王信,再来!”李亚峰发了狠,深吸一口气,调匀气息,就要再次运功。

  不是“化了”五只天鬼吗?现在才出来一只,都叫出来看你还对付得了!

  “老大……不来了……”

  “嗯?”要不是李亚峰的耳朵够灵,王信这句话他真还听不见。

  “老大……给我点儿药吃……动不了了……”王信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嘴角微微抽动着,像是在笑。

  “你?”李亚峰走上几步,轻轻一拍王信的肩膀,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

  “靠!你搞什么搞!你以为你现在这副样子很帅吗?”李亚峰大骂起来。

  ——王信全身的肌肉似乎已经全被刚才天雷爆发的强大威力揉碎了,连内脏也都被震裂,要不是有以前华佗门的灵药打的底子,现在王信的骨头恐怕都应该从头碎到脚。

  “老大……你能不能快点儿?我现在好像……好像状态很不妙……”

  “闭嘴!”

  虽然气儿不打一处来,李亚峰还是赶紧把王信放平了,从兜里掏出药丸喂到王信嘴里,又点起了生肌的萘芜香。

  “老大……”一会儿功夫,王信的状态回复了七七八八,一挺身蹦了起来,就要说话。

  “你给我闭嘴!”李亚峰气得不轻,“你给我说说,你刚才那一招是怎么回事儿?”

  “刚才那一招……”王信一吐舌头,“那是武当派的天雷掌。怎么样老大?够厉害吧?”

  “武当……”李亚峰差点儿气乐了,“听你那意思武当山上的老道一动手就打雷?”

  “那是他们武功不行……”王信挠挠头,似乎也发觉有些不对,“要不就是他们内力不够?”

  “你……”李亚峰没脾气了,“这个什么‘天雷掌’是你从哪儿学来的?”

  “我不是以前跟你说过?”王信有些委屈,“我追着那个龙海打架,还让他搞点儿国安局特工小组训练用的武功秘笈什么的……”

  “龙海?哦,那个龙海。”李亚峰有点儿明白了,不由得又骂了一声,“靠,天庭这帮人真是什么都算到了!”

  龙海没什么本事,但龙天可是和龙海在一起,据说龙天的真实身份又是天庭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的看炉童子徐甲,这么一算,王信从龙海手上拿到的这个什么“天雷掌”的所谓“秘笈”,十成是龙天借龙海之手给的王信。

  王信这个傻小子,向来对修道不感兴趣,看来是把“仙府秘笈”当成武功去练了——居然还练出名堂来了!

  是不是这就算“由武入道”了?

  观音提到过,那个五百年后的王信由武入道,实力强横,大概就是从现在开始的吧?

  天庭连王信都“培养”了,那就是说他们早就把自己“回归仙班”的事情列入了章程?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也是民间传说里天庭一贯的做法。

  可自己还不想买天庭的帐呢!

  但现在这个情势,难道真的要听观音的安排?按理说这是最好的退路了。

  可是……现在天早就亮了,天庭的人怕是也已经到了神农谷了吧?

  李亚峰心里琢磨着事情,王信的一张嘴巴却闲不住。

  “老大,我说……”

  “什么?”李亚峰一惊。

  “我说,”王信嬉皮笑脸地开口,“老大,现在是不是痛快多了?”

  “什么痛快多了?”

  李亚峰话音刚落就发觉了,从秦王地宫到了神农谷,自己一醒就听人说这说那,偏偏还都是要命的“大事”,一会儿就被吓一跳;这些人又都一个个的逼着自己做什么决断,弄得自己不胜其烦。可刚才和王信打了一架,一肚子的郁闷都飞上了天,居然就神清气爽了!

  “怎么?没感觉啊?”王信的肩膀往下一塌,嘟囔起来,“我就知道我笨不是?这可是我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了……唉……要是二哥在就好了……”

  “你笨?你一点儿也不笨!”李亚峰猛醒过来,心里感动,一揽王信的肩膀,和王信一起坐到地下,望着王信的眼睛,“兄弟,谢了。”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王信转过头,揉揉眼,“别扭……”

  “王信,你也都听说了吧?”李亚峰脸上一红,岔开了话题。

  “嗯……也没全听说……”王信皱紧了眉头,“我来神农谷的时候你正昏迷不醒,可我没出什么毛病啊,我问他们怎么回事,先是马叔叔给我说了些,然后你师父,哦,就是华八师父,他又给我说了些,还有你祖宗也给我说了些……”

  “你祖宗!靠,怎么说话呢?”李亚峰生气了。

  “没错儿啊,你祖宗。老大,那可不是我祖宗。”王信有些迷惑,“李淳风不就是你祖宗吗?”

  “呃……咳!”李亚峰还是头一回让王信给堵得没了话说。

  “反正我听了不少,按理说是该明白的,”王信苦恼地摇摇头,“可是我还是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后来我也烦了,琢磨着等你醒了再问你,就拉着马叔叔去打架了,这几天我还跟他学了不少东西呢。”

  “你学的已经不少了……”李亚峰叹气。

  “老大,虽然我没全听明白,可听着好像是说那个在无定乡让我骂得狗血淋头的家伙就是你自己?还是从五百年以后回来的?是不是真的?”王信转转眼珠,问。

  “……算是吧。”李亚峰点点头。

  “还有,天庭和观音菩萨都想要你这个人是不是?”

  “……算是吧。”

  “还有,你又拜了个师父,还从那个什么‘秦王地宫’里把驱山铎给拿出来了是不是?”

  “……算是吧。”

  “还有……”

  “你先等等。”李亚峰苦笑着打断了王信,“你知道这些,那就算明白了。对了,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

  “靠,你答的这叫一个干脆。”李亚峰笑着打了王信一拳。

  “当然不知道。”王信又回了李亚峰一拳,“我要是知道怎么办那我就是老大了。”

  “嗯……对不起。”李亚峰心里歉疚,“把你给卷进这么麻烦的事儿里来……我……”

  “老大,你说什么屁话?”王信翻着眼皮不依了,“要不是你,我的日子过的可没这么精彩,没准儿现在还在学校里忙着天天应付考试呢。你看,一开始是认识狐狸精,后来就跟着你出名了,再后来一下子就见了那么多妖精,还跟妖精打架……”

  “等会儿,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妖精打架?”

  “……”

  “嗯……反正……就算我不跟定你,现在也没别的选择不是吗?”王信沉默了一会儿,傻乎乎地一笑,“再说我也不吃亏,这几天连观音菩萨都见了,要是平常,这谁能见得着?”

  “王信,你……”

  “老大,我叫你老大可不是从今天开始叫的……”王信正经起来,“虽然你老是叫我‘闭嘴’,有时候也不把我当回事儿……可是……哦,上次在无定乡你从我这儿听说二哥失踪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你是真的急了。我知道,换了是我出事儿,你肯定也一样。我是叫你一声‘老大’,可你也当得起这个老大。《大唐双龙传》里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一世人,两兄弟’,你,二哥,再加上我,我们可是三兄弟。这个,咱们三个人里,恐怕还是我心里最清楚。”

  “王信……”

  “老大,别说这个了,弄得我也怪不好意思的。”王信又是一笑,“现在这些事儿弄得我反正是糊涂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你糊涂?我何尝不糊涂……嗯……其实我应该是不糊涂的……”李亚峰把头转开,想了想,问,“王信,你说我是不是个好人?”

  “老大,你是真糊涂了?莫名其妙的怎么问开这个了?”

  “你说就是。”

  “我好像以前早就说过……”王信拼命挠着头,说,“要是正经一点儿说的话,在雷州的时候你给那么多人治病,‘好人’这个词儿对你该算是板上钉钉了吧?可这也不对……”

  “怎么不对?”李亚峰似乎想通了什么,饶有兴致地问。

  “你给人看病一开始可是为了姜冉啊,后来顶多算是你看不下去了,那么多病人都来雷州,其实你也就是于心不忍,接下来的事情就都是逼出来的了……”王信振振有词。

  “那就是说我不是好人了,可我算不算个坏人呢?”

  “好像也不算……就是给人治病这一件事,你就是不管也不能算坏,可你还是管了啊……老大,你这是在胡乱问了,天底下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也没什么正义邪恶,这可是你一向的论调。”

  “嗯,不错。”李亚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哈哈大笑,“那还是让我做我自己吧!”

  “老大……”王信有点儿心虚,“你……我知道,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可你这么笑的时候,心里肯定没想好事儿……”

  “去你的!”李亚峰笑骂一声,“王信,走,咱们到外面去见见天庭的人。”

  “好咧!”王信也跳了起来,无论怎么样,自己的“老大”现在已经不那么颓唐了。

  “哦,对了,王信……”

  往寒竹林外走着,李亚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王信无比认真地说,“你记着,不管以后出现什么情况,你都绝对不能再打我的耳光!靠,都肿了……”

  “真武,久违了啊。”马五冷冷地说。

  “狮龙子,某原本还以为你活得也还不错,怎么连自己的膀子也混丢了?”真武大帝的眉毛又开始有竖起来的意思了。

  “好说好说,狮龙子这一条右臂就是为你留着的,怎么你不过来取呢?”马五长笑。

  太白长庚星在神农谷中等了很久,可除了观音之外,他只等出来一个马五——正像太白长庚星担心的那样,马五刚一出来,同行的真武大帝就和他对上眼了,而马五,也像是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

  “师相,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我怎么说也算是客,可别真个伤了和气……”

  你们两个可不要把一千七百年前的旧帐在这个时候翻出来啊——太白长庚星心里叫着苦,可连圆场还没打完马五就冷笑了起来。

  “客?客大欺店啊!只要不临阵脱逃,真武大帝、荡魔天尊、混元教主,随便拿出来一个名头只怕也够了!”

  “狮龙子!某真的怕了你不成?今日某就要让你知道一千七百年前到底是谁胜了!”真武大帝吼了一声,似乎就想出手。

  “师相难道连贫僧的面子也不给了?”观音看真武大帝一上来就要发威,心中有气,脸上立时就挂了一层严霜。

  “菩萨……非是某不通人情,可菩萨素来有伏魔神通,今日却为何与邪魔外道为伍了?”真武大帝黑着脸,丝毫不买观音的账,反倒出口讥讽起来。

  “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马五又是一阵冷笑。

  “师相,你这是为何?你这是为何啊?菩萨莫要见怪,菩萨莫要见怪。师相他心痛二郎小圣杨戬亡故,实在是失态了,菩萨千万莫要见怪……”

  几句话下来,太白长庚星的脸真成了“太白”,差点儿就要上去抱住真武大帝,免得真武大帝真的出手。

  “马先生还请看在贫僧的面子上,少说几句如何?”观音真的动了气,向前走了几步,挡住马五,开口质问真武大帝,“师相今日到神农谷就是来打架的吗?”

  “某……”

  李亚峰和王信走出寒竹林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剑拔弩张的局面。

  “五叔,这是怎么了?”李亚峰紧赶几步,走到了马五旁边,伸手一指真武大帝,“五叔,这小子就是五叔以前说过的那个胆小鬼真武?”

  “我的……”旁边太白长庚星这会儿脸更白了,眼前这个少年分明就是转世的文昌帝君,但听他这副腔调,一开口能把人呛一溜跟头,这是根本就没把天庭当回事儿!

  要是只有自己在场,有话倒还好说,可现在偏又有个性子最烈的真武大帝,这个场算是没法圆了。

  “好一个与邪魔外道沆瀣一气的文昌帝君!好啊!”真武大帝怒极反笑,回头对太白长庚星发问,“老星,这就是你要招回仙班的文昌帝君?天庭真是无人了!”

  “师相莫恼,师相莫恼……”

  太白长庚星满心委屈,心说,来路上你不是跟老汉说你和文昌帝君“素有交情”吗?怎么这会儿倒问起老汉来了?

  不过总不能真的这么反问回去,太白长庚星支吾了半天,这才想起了说辞,“师相莫非忘了?文昌帝君转世为人,前因已昧,所以认不得师相,”

  说着,太白长庚星把手一翻,手上多了一个托盘,盘中放着一个白玉酒壶,一盏白玉酒杯,向李亚峰施了一礼,“帝君转生凡间,往事都已忘却,如今玉帝赐下御酒,还请帝君饮了,也好早日回归仙班,玉帝另有差遣。”

  话虽然这么说,但太白长庚星从南天门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文昌帝君回天庭!

  否则,天庭自玉帝以下,群仙再无顾忌,和无定乡的这场仗就非打不可了。

  太白长庚星对逆天邪功和驱山铎并不知情,但他心存仁慈,不想起刀兵令生灵涂炭。

  至于文昌帝君回归天班的事情,等无定乡的事由过了,再缓缓图之也不算晚。

  所以,太白长庚星手虽然往前递着,却故意装着打起了哆嗦,存心想拼着担了这层干系也要在交接的时候把这一壶“御酒”给“失手”打翻。

  ——正好观音菩萨也在场,玉帝纵然震怒责罚,也不好太过。

  太白长庚星虽然是一片好心,却没料到李亚峰把身子往前一纵,直接就伸手拿起了酒壶!太白长庚星的手倒是也歪了,可掉在地上的却只是一个托盘和一盏酒杯。

  “御酒?什么玩意儿?”李亚峰看了太白长庚星一眼,随手捧起酒壶,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嗯?不对?”李亚峰眉头一皱,忽然大笑起来,“什么御酒不御酒的?这不就是我们华佗门的‘气死孟婆汤’嘛!就算多加了几味料,东西可还是那东西,一点儿没错!”

  太白长庚星这回是彻底傻眼了。

  “都叫你‘老星’,你又自称‘老汉’,那你就是太白金星李长庚?”李亚峰蹲下身子,把酒壶端端正正放在地上,又站起来拍了拍愣在一边的太白长庚星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你是个老好人,我不想为难你,请你告上玉帝,就说我……嗯……就说文昌帝君有俗事未了,还不能返回天庭。多谢了。”

  “李亚峰,你……这就是说,你愿入我佛门,证金身罗汉果了?”观音又惊又喜,脱口而出。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李亚峰一转身,给了观音一个大大的白眼,“一个让我作神仙,一个让我当罗汉,怎么就没人听听我的意思?我就当我自己还不成?”

  这下子,观音也愣了。

  “再说了,我本来就是我自己,谁想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不是什么都不当就活不下去了……”

  李亚峰不由得嘟囔起来。

  “好!果然是老夫的徒弟!哈哈,徒弟,你不必担心,从今日起,老夫传你逆天邪功!”一声长笑,矮胖老人拉着华八和李斯从空中落了下来。

  “说实在的,就是你这个师父的徒弟,我也没多大兴趣,拜师都这么久了,连你到底是谁我都还不知道呢……”

  只是这会儿再没人搭理李亚峰的唠叨了,矮胖老人语惊四座,众人的目光都聚到了他的身上。

  “都看着老夫干什么?”矮胖老人甩甩袖子,大声笑起来,“逆天邪功这东西不只是华文昌一个人会!老夫才是真正的行家!”

  “你又是何方妖孽?”首先反应过来的是真武大帝,他素来高傲,性如烈火,疾“妖”如仇,又对“逆天邪功”毫无概念,打眼看了看突然蹦出来的矮胖老人,认不出来历,先就给他安了一顶“妖孽”的帽子。

  “妖孽?哈哈。”矮胖老人不理真武大帝,回头冲李亚峰一笑,“徒弟,你说老夫把这个什么真武给宰了如何?”

  “老友……”李亚峰一愣的功夫,一旁的李斯先叹起气来,“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了……”

  “笑话!”矮胖老人的脸色立刻变了,哼了一声,“既然已经乱到老夫头上来了,那老夫还有什么顾忌?”

  “前辈!”刚被矮胖老人要传李亚峰逆天邪功的话震惊的观音也回过神来,急切地开口询问,“难道前辈早已修成了逆天邪功?”

  观音可没有忘记:在如来佛祖失踪前留下的佛旨中曾提到要奉修成七层逆天邪功之人为西方佛祖,好统领雷音。在观音心中,为了防止天下大乱而维持平衡和找到继任的西天佛祖这两件事情要说哪一个更重要些,只怕还是后者——至少前者现在观音看来希望是太缥缈了。

  虽然矮胖老人来历不明,未必就在“诸天神佛”之中,但现在除了那个根本无法考虑的已经入魔的华文昌,矮胖老人可是第一个坦承练成了逆天邪功的。

  观音早知道矮胖老人与逆天邪功怕是有些干系,可她却怎么也没料到,矮胖老人居然直接说什么“老夫才是真正的行家”!

  只是矮胖老人刚想要回答,从一开始就在添乱的真武大帝却终于忍不住了。

  “诛妖!”伴着吼声,真武大帝手一抖,平空抄出一杆银枪,身随枪走,枪风凌厉,直取的竟然是李亚峰的咽喉!

  真武大帝一上来就对马五、李亚峰都看不顺眼,他出手倒也早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只是谁也没想到,首当其冲的却不是刚刚视真武大帝如无物的矮胖老人。

  而天上地下原来也无人知道,真武大帝用的兵刃竟然是杆银枪!

  真武大帝经历百战,诛妖无数,即便是亲临战阵之上也极少真个用出兵刃,即便是用了,他腰间的一口宝剑就已足够。只是真武大帝名非幸致,却也不是鲁莽之辈,矮胖老人突如其来,口出狂言,莫测高深,又有狮龙子虎视在侧,而观音只怕也不会袖手,所以他一上来就弃法宝不用,直接亮出银枪,用上了本身真力。

  真武大帝本身已经是个身长过丈的大汉,这杆银枪更长一丈六尺余,比他的身子还要高出一半,枪势一出,其刚烈威猛,仿佛天地都为之变色!

  而真武大帝又是太阴化生,水位之精,银枪甫出便带起了漫天巨浪,其势滔滔,一起向李亚峰卷去!

  这实在是势在必得的一击!

  “什么玩意儿?偷袭老夫的徒弟?”矮胖老人怪叫一声,一步斜插到了李亚峰面前,直接面对了真武大帝的威势,毫不在意地把长袖在面前一挥,突然间狂风骤起,巨浪倒卷,竟带着真武大帝和他的那杆银枪一起倒退出了三丈之外!

  “天庭是越来越下作了啊!”马五愣了一愣,哈哈大笑。

  真武大帝被狂风倒卷而出,又惊又怒,站定了身形之后将银枪一举,漫天巨浪消于无形,这就要再次冲出。

  “真武,别再丢人现眼了,我闲着也是闲着,还是咱们两个来算算一千七百年前的旧帐吧。”

  没等真武大帝再度出手,马五踱了出来,手中已经拿出了狻猊角,一指点寒竹林,飞身而走。

  “你……休走!”真武大帝见事已败露,无法再对李亚峰下手,只得怒喝一声,随在马五身后,追进了寒竹林。

  李亚峰在一边看着,从一开始就没为自己担心,只是大摇其头,“这几天寒竹林算是倒了霉了……”

  “寒竹原本就是天下毒物的克星,这一片寒竹林数千年来又受寒潭中壬癸水精滋养,每一杆早都成了世间至宝,可这几日……唉……”华八深有同感,心疼得皱起了眉头。

  先是马五和王信在寒竹林里练武,接着王信又和李亚峰打了一架,寒竹林三停中已被折断一停,现在马五和真武大帝要是再这么打起来,只看真武大帝的那杆丈六银枪,剩下的寒竹林也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顾不上发牢骚的华八和李亚峰师徒二人,观音见捣乱的真武大帝已经离开,赶紧又追问起矮胖老人来,“前辈,敢问前辈是否已经将七层逆天邪功都练成了?”

  “练成了?说什么笑话!”矮胖老人怪笑一声,“逆天邪功这东西害人害己,要是练成了那还得了?”

  “那前辈刚才不是说……”

  “师父,”观音的话没说完,李亚峰不干了,“那师父你是要教我害人害己的东西了?‘害人’也就算了,还‘害己’?”

  不得不说,李亚峰在和王信打过一架之后,对自己的人生道路显然已经有了某种明确的态度。只是,这在某种意义上,几乎让他接近了那个来自五百年后的华文昌。

  “咳,”矮胖老人有些尴尬,“这个……徒弟,逆天邪功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有老夫指导,却也能另辟蹊径,至于那个华文昌……他是一开始就练错了!”

  “练错了?”观音、李亚峰、华八、李淳风再加上李斯,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彼此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神色顿时都变得无比的奇怪。

  ——华文昌上溯五百年历史,意图扭转乾坤,将整个时空弄得乱七八糟,连曾经存在的未来都已经下落不明了。这凭的可全是逆天邪功——还仅仅是逆天邪功第四层的本领。

  矮胖老人居然说华文昌把逆天邪功给练错了?

  “当然错了。”矮胖老人满意地看着众人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逆天邪功有多么厉害老夫是最清楚的,要不是华文昌把好好的功夫练错了,那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办成他想要做的事情?”

  “当然,也多亏他练错了,要不然,你们现在还能没事儿人似的站在这里?”矮胖老人像是意犹未尽,又补充了一句,反倒把自己撇开了。

  “前辈……”观音有些艰涩地开口,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从华文昌返回现代开始就接二连三地接受打击——准确一点儿说,这或许从她在五千年前第一次发现凝翠崖上刻着的逆天邪功的时候就开始了——但却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让自己震惊到了心惊胆战的地步。

  “好了好了。”矮胖老人笑了笑,“菩萨,你也不用多问,该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逆天邪功的事情,我得先跟我徒弟说个清楚才行。”

  “师父,我可真有点儿晕了,我原来还以为我已经明白了的……您老人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亚峰咽了口唾沫,大着胆子发问,他在心里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神佛都想了一个遍,可死活想不出矮胖老人究竟该是个什么来历。

  “贤侄,李斯倒是可以告诉你答案。”李斯这会儿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神色,似乎已经想通矮胖老人话中的意思,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给矮胖老人拆台了。

  “你给老夫少说几句!”矮胖老人瞪了李斯一眼,把目光投向不断地发出巨响的寒竹林,“李斯,狮龙子不是号称什么‘无定乡智谋第一’吗?怎么也像个斗鸡似的?”

  “老友,你忘了,马五兄的原身可是狻猊。”李斯也知趣地岔开了话题,“狻猊在百兽之中性子最烈,马五兄虽心思机敏也不能免俗。更何况……”

  李斯苦笑几声,“马五兄原本纵横天下,从没遇过什么对手,现下突然冒出个华文昌,让他处处落在下风,他心中怕是不太舒服。再说真武和马五兄之间显然曾有恩怨未了,马五兄在无可奈何之际,也只好打架泄愤了。倒是真武的态度……颇值得玩味……”

  “嗯。老夫知道你的意思。”

  很难得的,矮胖老人点了点头,对李斯的意见表示了赞同。

  马五随着矮胖老人、李斯和李亚峰离开秦王地宫,来到神农谷,倒也平安无事,只是他越来越是对目前的状况感到棘手。对于逼自己斩断了一条膀子的华文昌,马五很罕见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大敌。马五很想不顾一切地与华文昌大战一场,在秦王地宫中,马五并没有用出全力,但他同样也看到了华文昌施展逆天邪功时的模样。

  但事情并不能向马五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这一点,在马五知道了华文昌的来历之后,他不得不承认。

  如果换了猪三、花七,甚至是无定乡八老中除开马五的任何一个,恐怕都不会有这种顾忌。

  作妖精,求的不就是一个随心所欲,毫无顾忌?

  但马五毕竟是马五。

  在太白长庚星急急对观音说出天庭已经点天兵百万准备讨伐无定乡的同时,一直隐身在侧的马五更是做了一件大违本心的事情——他向无定乡中发出了讯息:一是报信,另一个就是说明自己有“要事”不能赶回无定乡,要兄弟们配合华文昌,准备迎敌。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天兵势大,无定乡中现在又没有人能出谋划策——即便是有“贤王”王琦声和其他几位多智之人,也没有威望统筹全局,马五不得不在自己不能赶回无定乡的情况之下,把无定乡托付给华文昌了。

  马五甚至能够想到,华文昌一定是在自己的讯息传回之后才会又一次从无定乡现身。很简单:换了自己是华文昌,自己也一定会这么做的,而且天庭即将出兵的事情,华文昌也肯定一早就算准了。

  只要看华文昌杀二郎神时杀的那么痛快不带一点儿犹豫,事情就已经很明显了。

  正是因为明知道这一切却不得不去做,马五才感到无比的气闷——要是马五料不到这些,说不定还会好过一点。

  矮胖老人虽然嘻笑怒骂,但神农谷中这几个人所做的桩桩件件却都收在他的眼底,李斯这几句话不用明说,他自然也就明白了。

  但矮胖老人只注意到了李斯话中有关马五的部分,反倒忘了真武大帝这一头,更没有看见李斯眼中隐约闪过了一丝凶光。

  ……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