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乱世无谋 情天有变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乱世无谋 情天有变

作者:gongheh

“五叔!”李亚峰眼尖,立刻认出掉下来的那个是马五,也来不及细想马五为什么会从上面掉下来,飞身上前接住了,顺势跳出了地穴――李亚峰一刻也不想在里面多待了。

  “靠……”李亚峰伸长了舌头半天没能收回去:他刚一出来就让眼前的奇景给惊呆了,那座五英金母的小山在不远处斜斜的歪在一边,显然是被马五硬翻起来给扔了出去,不仅压塌了秦王地宫的整个宫门,顺道还毁了一大段宫墙,宫门――或者说原先是宫门的那个地方――一片狼藉。

  听说过排山倒海和亲眼见到排山倒海是两回事,别人不知道,让小山给压在底下的李亚峰却清清楚楚,这座小山虽说不大,可五英金母的分量又岂是一般的山石能比的?这座小山只怕是连神仙也搬不起来――不对,好像这就是为了困住神仙用的吧?那个老鬼不是说什么“困杀仙凡”吗?

  可马五竟然就这么把它给翻了?

  “五……”李亚峰压下心头的惊讶回头想要冲马五开口,但连一声“五叔”都没叫全脑子里又是“嗡”的一声,马五的样子实在是太凄惨了一点儿。

  一出地穴,马五就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可他脸色白得吓人,鲜血随着不住的喘息从嘴角流出,把三捋长髯上沾满了血污,头上的儒巾也歪了,长袍也撕了,身子更不自觉的抽搐着,还少了一条膀子,即便“鬼心狻猊”的身份没有揭破,只怕无定乡中也不会有人相信堂堂的马五会让人逼到这个地步。

  “贤侄……五叔惭愧,对……对不住你……”马五惨笑出声,一口气没缓上来,“哇”地又吐了一大口血,身子晃了两晃,瘫倒在地。与华文昌的一战中道行大损,之后又强行抬起了一座五英金母铸成的小山,马五这就快油尽灯枯了。

  “五叔!五叔!五叔!靠!”李亚峰吓着了,连叫几声,马五不答,已经晕了过去,李亚峰急得骂了一声,忙不迭把随身灵药拿出来喂到马五嘴里。

  “五叔,你好些了?”华佗门的灵药立杆见影,马五悠悠醒转的时候正好听到李亚峰急切的喊声。

  “贤侄。我没事了。”

  “是华文昌那厮下的毒手?”李亚峰恨恨地说,“要不是五鬼把百芝丹都给吞了,我这就能让五叔道行尽复,可现在……小侄实在是……”

  “贤侄不必着急……”马五站起来,苦笑一声,“鬼心狻猊纵横天下,一生自负,今天居然阴沟翻船,栽在一口剑上,也算是报应。”

  “一口剑?华文昌的诛仙剑?”李亚峰摇摇头,不再追问,“五叔,你的胳膊?咳,五叔,你赶紧打坐聚气,小侄用茶芜香无中生有……”

  “不必了。”没等李亚峰说完,马五神色一冷,“贤侄,那华文昌要了你五叔一条膀子,来而无往非礼也,五叔就用他的膀子再给接回来就是,等你五叔把华文昌的膀子拿来,再借重贤侄的回春妙手也还不迟。”

  “五叔!”李亚峰顿时喜上眉梢,马五的语气虽然平淡,但与华文昌对立的决心却表露无疑了,华文昌出现在无定乡之后李亚峰可以说是备受冷遇,一路倒霉到家,马五这会儿的表态实在让李亚峰有了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贤侄先别高兴,华文昌实实不可小窥,你五叔我此次也吃了大亏,一条膀子和几百年道行也就罢了,只怕连无定乡也回不得了……嗯,这个以后再说……若是马五没看错的话,这一位该是李斯李丞相?马五见礼迟了,丞相莫怪。”

  马五话说到一半换了对象,冲一直在旁边含笑看着的李斯一拱手。

  “岂敢岂敢,老夫李斯,丞相这个虚名还是免了吧。久仰狮龙子大名,今日得见,幸何如之。”李斯一欠身,回了一礼。

  “五叔,这个老鬼真是李斯?他怎么叫你狮龙子?”马五已经基本没事儿,李亚峰心中似乎也多了个依靠,虽然还是惦记着马五刚才话里透出的顾虑,但总算是恢复正常了。

  “哈哈,我这个贤侄心直口快,还请李兄莫怪。如今狮龙子已成了断臂的马五,李兄也不必如此客气。”马五一笑,转身对李亚峰说,“眼前这位正是秦相李斯,贤侄不要失了礼数,至于狮龙子,那是你五叔入无定乡前的名号,早已不用了。”

  “哦。”李亚峰答应着,心里却有些嘀咕。

  不是鬼心狻猊吗?怎么又成狮龙子了?鬼心狻猊狮龙子?说起来倒是挺顺……不过他这个“五叔”这会儿倒是真有个五叔的样子了,在无定乡的时候他可没真把我给当成晚辈……还有这个李斯,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咳,他真是李斯?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呵呵,老夫倒是羡慕狮……呵呵,马五兄有这么一个贤侄,贤侄是性情中人,老夫喜爱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见怪呢。”

  李亚峰对李斯这个故弄玄虚的老鬼没什么好感,但李斯却不然,他被困了两千年才又遇到李亚峰这个“翻天一星”,早就下定了决心要跟在李亚峰身边见证历史了,连个弯都没拐,直接也认下了李亚峰这个“贤侄”。

  “不过马五兄怕是有所为而来吧?老夫还在纳闷,秦王地宫两千年来从无外人能入,今日却如此热闹,不说马五兄与贤侄,那华文昌又是何方神圣?”

  “听李兄话中的意思,李兄似乎一直在地宫之中?”马五神色洋洋不变,开口笑问,“那华文昌又岂能躲过李兄法眼?李兄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在马五兄面前,老夫可不敢相欺,老夫的确远远见了华文昌,可马五兄与华文昌冲突甫起,贤侄处就有了变故,老夫匆匆赶过来,却没料到华文昌竟能与马五兄打个旗鼓相当。”

  “李兄何必替马五遮羞?”马五哈哈大笑,双目斗然精光暴射,“马五九死一生让人打得奄奄一息趴在地上起不来又何止这一次了?难道还在乎这一点儿面子吗?”

  “呵呵,鬼心狻猊狮龙子的狂态重现人间,若是两千年前,李斯只怕要为天下苍生揪心不已。只是今日却又不同,马五兄,咱们都老了……”李斯长叹。

  “老?”马五刚要讥笑李斯几句,却见李斯一脸正经,不禁默然,心中跟着李斯长叹了一声。

  自从隐居无定乡之后,马五和他的兄弟韬光养晦,却从来也没有忘了要对天庭复仇,说“老”,马五首先是不承认的,只是他也知道包括他在内的众家兄弟似乎都对某些事物莫名地厌倦起来,否则无定乡中也不会有什么“贤王恶黑”了。前些日子李亚峰进无定乡,紧接着华文昌也来了,鹰二却又死在了凡间,事态忽而明朗忽而迷离,马五处事不得不小心谨慎。可被李斯这么一提,马五突然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老了,当年自己虽说也是个狡计百出的人物,可依旧是豪气干云,行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瞻前顾后过;就是刚才,自己已经认定要对付华文昌,却下意识地想了许多,连是否回无定乡都踌躇起来,而这竟然不是为了自己已经定下了什么计策。

  “难道真的是老了?连胆子也变小了?”马五心头突然掠过这么一个念头。

  “前辈这话错了。”李亚峰见马五不答话,插嘴反驳,“别说我五叔不老,就算是真的老了,这般豪气又有几个年青的能及得上?前辈自家感慨,可不要扯上别人。”

  “贤侄!”马五一惊。

  “五叔。”李亚峰不让马五说话,又接了下去,“五叔说的是,我这个做小辈的是有点儿不象话,放着眼前名满天下的秦相李斯,都认出一次来了竟然心里还犯嘀咕,装着翻白眼不认识,岂不是有眼不识泰山?只是做长辈的却也该知道给小辈一个榜样,老是感慨伤怀可怎么叫小辈知道什么叫义薄云天?”

  “好,好,好。”李斯微笑,“马五兄,听到没有?老夫可是久久没有听到过如此豪气的言语了。”

  “李兄就不要再品评我家贤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了,马五腹中有个苦思不解之谜,不知可否请李兄为我开解一番?”

  马五把话题叉开了,但望向李亚峰的目光中除了欣赏之外又多了几分温情。

  “马五兄客气了,有话请讲。”

  “李兄既然知道马五当年的匪号,那我家二哥……”

  “不错。”李斯坦承其事,“当年泛天君是与老夫结下了一段缘分,只是老夫与泛天君心中各有所忌,彼此都没有揭破。”

  “如此说来……”马五有些激动了,马五和李斯不算初遇,但两千年前却没有料到李斯有这么深的海底,从刚才的应对中,马五隐隐发觉,也许李斯能将自己心里闹不清楚的线头给一一理顺。

  “不过……马五兄,陈年旧事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年老夫与泛天君各自立场不同,见到的事情也就不同,更何况那之于老夫来说又何尝不是个迷啊……”

  “李兄既然是当事者,自然比马五知道得要多,我家二哥也已经过世,当今知晓旧事的只怕也只剩了李兄一人了,还望李兄有以教我。”

  “呵呵,马五兄,似乎就是这几句话激得那华文昌与马五兄动手吧?”李斯微微一笑,“老夫如今只是个孤魂野鬼,自然不会顾忌什么,马五兄若想知道,那老夫就将所知尽数告知就是了,只怕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让马五兄满意呢。”

  “多谢李兄。”马五一躬到地。

  ◎◎◎

  “当年之事错综复杂,一直牵扯到了今日……”李斯、马五、李亚峰三人席地而坐,李斯也不多卖关子,从天庭派乌龙转世开始讲起,一直说到了鹰二之死,只是隐瞒了“翻天一星”。李斯虽然早早被封入秦王地宫,没有事事亲历,但他凭着卜筮得出的结论,竟将事情一点点都串了起来。

  说完,李斯长叹一声,“当年泛天君,哦,鹰二兄不知从什么地方听了风声,在老夫处潜身二十余年,他那一双天鹰神目无所不窥,应该差不多把所有的事情都收在了眼中,比老夫所知只怕更为详细。两千年前,鹰二兄也曾来地宫找过老夫一次,当时似乎有话要说,却让赵高那厮得知……后来鹰二兄与赵高在地宫中大战一场便即离开,却是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出。从那以后,地宫的禁制更加严密,不要说外人进不来了,老夫在这地宫中也要处处小心,至于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夫实是一无所知……不过,马五兄刚才提到天庭以百万天兵追杀无定乡八老,只怕最终还是天庭得了利,而赵高与天庭似敌似友,他死在乱军之中的说法怕也不能尽信。至于之后华佗门出世和无定乡的建立……那也无非是在这往事中一个无人料得到的插曲罢了。”

  听李斯说到这里,饶是马五经多见广,也不由得心动神摇,至于李亚峰,更是整个人都痴了。

  秦始皇是天庭派在凡间的代表,统一六国以后居然还扯起了反旗与天庭作对,这是什么样的秘密?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乱世?李斯说的简单,可又包含了多少烈烈扬扬的生命意志?天大的权术,地大的阴谋,混乱的无序之中隐藏着一双妄图操纵一切的巨手,而在历史的暗角里又有多少悲怆与壮丽悄无声息地灰飞烟灭?震慑、崇拜、窥测、兴奋、瘫软、迷顿、暴躁、混沌、暧昧、肮脏、紧张、尴尬、凶险、黯淡、紊乱、荒唐……无数的情感无数的才华无数的惨痛与恐怖无数的宏图远谋与巧合在一个短命王朝上空飘忽不定地徘徊……

  这竟是一桩从两千年前持续到今还没有结束迹象的,将人、神、妖,三界俱都牵涉其中的无头公案!

  李亚峰忽然发现,自己以前写的那些所谓的“大历史散文”其实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家家酒。

  “多谢李兄了。”良久,马五长出一口气,决心已经下定,“马五心中的这个谜团今日多亏了李兄指点,虽说不是完全水落石出了,至少也明白了一半,我家二哥……咳,只能说死得不冤!这个秘密,原不是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两千年了,让马五和众家兄弟也把这条命卖出去吧!”

  “明白了一半?”李斯苦笑,“马五兄,只怕是远没有一半吧?老夫思忖,若是老夫认了卜筮第二,天上地下无人敢认第一,可到现在却还是无法洞彻将来的变化,就连赵高的下落也是一团迷雾,说句不中听的话,时至今日,泛天君之死不过是个序幕,今后五百年间,天上人间只怕再无安宁。”

  “这是李兄卜出的?”

  “若是老夫卜算得出,那就是升平盛世……天下事,又岂是我这一个小小的卜师能算得了的?连天庭也在天下啊……马五兄,你那无定乡又何尝不是?”李斯喃喃地说。

  马五默然。

  “前辈,五叔,”李亚峰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震惊当中回复过来,这时他已经诚心诚意地称李斯为“前辈”了,“这些往事固然惊心动魄,但暂且放下它,小侄不明白,为什么前辈方才不让小侄去找那华文昌,华文昌又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些事情与他又有什么关联?”

  “贤侄,”马五正色说,“华文昌要拿的东西已经拿到,他现下在不在地宫之中也很难说,即便他在,你经脉被他封了,只怕不是他的对手……五叔以前对不住你,可就算再加上你五叔这一把老骨头,他那口诛仙剑一剑破万法,这胜负之数……贤侄,你也知道。”

  “那咱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华文昌猖狂?五叔,你还说连无定乡你暂时也不打算回去了,小侄不信以五叔和众位叔姨的本事还对付不了华文昌一个?”

  “总要找到对付华文昌那口诛仙剑的办法,之后再找他算帐也不迟。华文昌已经放下话来,五叔我这要是回了无定乡,他就敢仗剑翻脸。五叔我与华文昌斗了这一场虽说吃亏不小,可华文昌也未必占了多大的便宜,不过,五叔和华文昌是都没出全力啊,这要是再加上你那几个叔叔,这一战虽说胜算也是有的,但势必要惊动天庭,到时华文昌可以一走了之,但事情如何收场?”

  “可……”李亚峰想了半天,支支吾吾开了口,“五叔……姜……姜冉,就是和小侄一起进地宫的那个女孩,她还下落不明……”

  到现在,马五也没有告诉李亚峰姜冉就在华文昌手上,否则,李亚峰根本不会听他这一套了。

  “华文昌总要离开地宫的,五叔我看他心中似乎有什么顾忌,不会真个赶尽杀绝,否则恐怕你当日也出不了无定乡不是?”马五脸上微微一红,“到时再找不迟。即便姜冉真的落在华文昌手上,以他的本领,也不会对一个小女孩如何。贤侄放心。”

  “放心?我怎么放心!”李亚峰炸了,“我同学周谨就是让华文昌奸杀的!”

  突然想到这个,李亚峰从骨髓里冒出一股寒意,顿时什么都忘了,转身就走。

  “贤侄!”马五一把拉住了李亚峰。

  “贤侄休急。”李斯也不紧不慢地说,“贤侄尽管放心,不会出事。”

  “不会出事?出了事儿就完了!就是听你说的,让我什么都忘了!你什么时候说不行啊!咳呀!五叔,你松手啊!”李亚峰用力一挣,却没能挣开马五的手,回身大喊着,因为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身子甚至打起了哆嗦。

  “贤侄稍安毋躁。”马五不松手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李斯有话说,“两千年前,老夫穷毕生心计,也算是随机应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结果却弄巧成拙,归根到底,是因为一个人物的出现,使得整个事局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管你这一套!”李亚峰有点儿急了。

  “不用说,那个人就是赵高。”李斯一笑,不管李亚峰,自顾自地说,“但时至今日,这样的人物却成了三个。一个依然是赵高,他下落不明,老夫算不出,另一个就是华文昌了,老夫远远看了他几眼,看不透他。不过老夫可以担保,那华文昌绝不会加害贤侄的心上人就是。”

  “你……前辈凭什么这么肯定?”人都爱听自己愿意听到的事情,李亚峰也不例外。

  “这个……”李斯和马五对望一眼,彼此都有些尴尬,马五不用说,李斯也暗中见过了华文昌对姜冉的态度,只是这不能对李亚峰说,至少不能对现在的李亚峰说。

  “贤侄难道不想知道第三个人是谁?”李斯把话题转开了,“这第三个人就是贤侄啊。”

  “我?”李亚峰略略安定了些,听见李斯说到自己,倒是有些纳闷了。

  “正是。”李亚峰已经忘了自己“化了”五鬼的事,可李斯却记得清楚,事实上,这究竟意味了什么,也只有李斯一个人知道。

  “我又怎么了?前辈,五叔,小侄实在是担心得紧,如果前辈和五叔不去,那也别拦着小侄好不好?五叔,你不是说华文昌那厮有所顾忌吗?小侄只是去找姜冉,不会和华文昌有什么冲突!”说到最后,李亚峰几乎要吼出来了。

  马五心中自有一本帐,不管李亚峰说什么,只是不松手。

  “贤侄不必担心。”李斯的笑容有些神秘,“贤侄难道以为地宫之中现下只有你、我、你五叔、华文昌和姜冉这五个人吗?错了,至少还有三个!”

  ◎◎◎

  华文昌已经肯定,秦王地宫绝对与自己的八字犯冲。

  和马五打了一场,虽然自己没真的打算非要马五的命不可,但也没想到马五会把自己逼得差点儿走投无路。马五临走留下的那一朵紫花根本就不是紫焰邪雷,刚落到姜冉身上就“啪”的一声炸开了,什么事儿都没有,反倒是自己那一声惊叫把姜冉给叫醒了,而自己情急之下流出的泪水也让姜冉看了个正着。这么一来,面对姜冉自己就颇有了点儿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意思,离开甬道以后,尴尬的空气就似乎一直凝固在姜冉和自己中间了。

  为此,华文昌几乎要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一上来就对马五痛下杀手了。

  更加要命的是,石室中的逆天邪功抄本居然不翼而飞,到头来还是没有落在自己的手里。

  马五一直在和自己打架,没可能钻什么空子,换句话说,秦王地宫之中还有别的人在!

  但那会是谁呢?地宫外的那个龙天就算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道行不被自己察觉,天庭的人现在又应该被“小刘”缠着,这两方面的人都不可能来,李亚峰又在和自己派去的五鬼斗智斗勇,更加没有工夫,可排除了这些人选之后,华文昌突然发现,似乎谁都有可能。

  不过,既然可以肯定有不知名的高手在暗中窥测,华文昌的行事也立刻迅速起来,他要抢先一步拿到秦王地宫中的第二个秘密,而这个秘密正是连神秘的小刘都大为忌惮的。华文昌心里已经多少有了数,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秘密的关键应该在龙天让李亚峰去取的驱山铎上。

  可事到临头,偏偏又出了毛病。

  “是……你?”华文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错,正是贫僧。”管思音面沉似水。

  “菩萨……你……你……”华文昌实在闹不明白眼前这个穿着一身深蓝西装活象个白领丽人的美女到底是哪一个观音菩萨,是跟自己一样从五百年后回来的?还是现在应该在南海等着将来研究时间机器的?这是个问题。

  如果是后者,那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更别说这身莫名其妙的打扮了;如果是前者,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怎么会趁着自己用秦王私印解开地宫最后一道门户的时候一掌把自己送进这个铁笼子里?

  最奇怪的是,观音手里怎么还牵着王怜怜?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另外还有这机关,秦王地宫中的机关设计明显出自两个不同人物的手笔,其中一种不用说是针对凡人的,另一种却连神仙也要挠头,但后者华文昌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一路走过来了,何况是前者?

  望着四周和头顶粗如儿臂的铁栅栏,华文昌狠狠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自己太过小心,在机关发动的时候先把姜冉推了出去,观音也不会有机会抽冷子给自己来上一掌,可这并不代表这个破烂玩意儿就能困住自己了,即便在铁栅栏上加了什么见鬼的佛法加持也是一样。

  “菩萨这是何意?莫非忘了故人之情了?”华文昌把心中的疑问抛开,在笼子里踱了几步,轻笑着开口问。

  “华文昌,你究竟做了些什么?难道你忘了你在南海是怎么跟我说的?”管思音的语气很严峻,但她却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

  “啊,原来菩萨也回来了。”华文昌点点头,“我都说什么了?我只不过是说要补救一下自己的遗憾,我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啊。”

  “华文昌,你不觉得你早就很过分了吗?”管思音现在完全不像一个菩萨,倒是摆出了一副“时空捕手”的姿态,眼神冷得像冰,“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忍?这是从何说起?”华文昌失笑。

  “华文昌,你杀了周谨、鹰二于大局无损,我可以装作看不见,你用七针封脉的手法对付李亚峰我姑且算你是为了将来打算,可无定乡厉兵秣马是怎么回事?无名老人雾锁天庭又是怎么回事?你究竟要做什么?你来秦王地宫又是为了什么?你要知道,驱山铎绝不能出世!”

  “菩萨,”华文昌的微笑很灿烂,“原来佛家的慈悲都是假的?周谨、鹰二的命不是命吗?怎么这都不要紧,我一对付天庭你就急了?哈哈,不过,比起天庭来,我现在更关心的反倒是驱山铎了,一件小小的法宝居然能让你这么失态?有趣,有趣。”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管思音脸色郑重,“华文昌,你作小恶,我可以等因果报应,可你要天下大乱,我必须未雨绸缪。地宫中的驱山铎事关重大,我不能让你取走。”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华文昌拍手大笑,“讲得好啊菩萨。”

  话说到这儿,华文昌单手一翻,一片金黄色的光芒透过栅栏,罩住了王怜怜的头。

  “你……”管思音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身边的王怜怜让光芒一罩,紧紧绞在一起的双眉舒展开了,神情也变得痴痴呆呆。

  “菩萨,我只是暂时封了她的六识,就像你对姜冉做的一样,没什么要紧。你也不用这么惊讶吧?”华文昌摇着头,轻轻笑着。

  “华文昌,你……你见过如来佛祖了?”管思音惊疑不定,失声问了出来,华文昌刚才这一出手居然是正宗的佛法!

  “如来佛祖?这我倒是没见着。”华文昌声色不动,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似的平平淡淡地说,“菩萨,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回来以后,曾经让你口中的‘无名老人’,咳,就是那个矮胖子,他把我给困在什么‘心魔界’里了,还在那儿娶了个老婆。”

  “你……”管思音一手扶着姜冉,一手扶着王怜怜,眼中疑惑的神色越来越浓。

  “菩萨,这个就先不要说了吧?”华文昌的语气一冷,“我先有件事情要请问菩萨,王怜怜为什么到了这里?”

  “华文昌,你不觉得王怜怜太过可怜了一点儿吗?”管思音神色有些黯然,“她对你痴心一片,到头来却为你而死。可如今你回来了,历史也会改变,至少我见到了姜冉和李亚峰已经渐入佳境……”

  “你想要怎么样?”华文昌的脸色彻底变了,管思音的话像把锋利的刀子插入了他的软肋。

  “我有个想法,”管思音目光中透出了歉疚之色,“五百年前……或许这么说有些不妥,但你的确与王怜怜做了五百年的夫妻,我想与王怜怜结拜为姐妹,然后为你和她做媒,再请遍诸天神佛……”

  “够了!”华文昌大吼一声,“观音,你到底想要华某如何?”

  “请听我解释!”管思音把“南海普陀落伽山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菩萨”应有的矜持全都抛到了脑后,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姑娘似的急切辩解起来。

  “我可以用整个西方极乐世界的面子来求天庭与无定乡尽弃前嫌!我可以将南海普陀落伽山让给你和王怜怜逍遥隐居!只要你乐意,我甚至可以按佛旨使天下奉你为佛祖领袖西方!”

  “我知道你的条件是什么。”华文昌的身子几乎颤抖起来了,一字一句地说,“你要让我放弃姜冉!你要让我放弃报仇!你要让我放弃我现在正在做的一切!”

  管思音默然。

  “告诉我,为什么?”半晌,华文昌冷冷地问。

  “因为……”管思音只说出了两个字就无力地垂下了头,有些事情,管思音是无法告诉华文昌的,她不能预知后果会有多么可怕。

  “你是知道我为什么回来的,你让我去找如来,你有求于我,你既然也回来了就应该帮我,可为什么现在你的态度全都变了?我知道你不可能已经找到了如来,可你现在依然来找我了,你是为了天庭吗?未必吧?唯一的解释就是——”华文昌把声音拉长了,“驱山铎!”

  “不会错的。”像是突然想通了,华文昌飞快地说着,“秦王地宫中藏着逆天邪功的抄本,但驱山铎却比逆天邪功藏得还要隐秘,甚至没有这块秦王私印机关连开也开不了,地宫中的机关更是厉害到了神仙都对付不了的地步!换言之,驱山铎就是解开一切谜题的钥匙!要是我猜对了的话……你那见鬼的佛旨上是不是提过决不能让驱山铎出世?你以前之所以不反对我回来,怕也是你没有想到我会知道秦王地宫中的驱山铎吧?”

  “还有,地宫只有在李亚峰和姜冉两人聚齐的情况下才能打开,那李亚峰和姜冉应该是个关键,我只是第三人!所以,你守在这里,一是为了把王怜怜推给我,还要等李亚峰来了再把姜冉推给他!这样才能保住驱山铎不被取走是不是?”

  华文昌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得出一个与实际情况几乎无限趋近的结论的同时,他已经把李亚峰和他自己完全当成两个人了。

  “你说对了,也说错了。”管思音保持着沉默,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观音,告诉我,驱山铎究竟是什么?它……”华文昌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失声喊了出来,“泰山无字碑!嬴政!天庭!华佗门!难道驱山铎它真能……”

  “不要再说了!”管思音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煞白,她发现,华文昌已经悟出了一个最为关键的地方。

  华文昌的脸色也变了。

  管思音和华文昌对视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菩萨……”再次开口时,华文昌的声音变得有些干涩,对管思音也再一次改变了称呼,“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怕过逆天邪功的创始者,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和他斗一斗……”

  管思音不说话。

  “当然,我也不想过早的面对他……”华文昌的头上见了汗,他对逆天邪功了解得最多,那个一直隐身在幕后的人物的份量他清楚得很。

  “找到如来佛祖固然重要,但这不意味着要让天下大乱。”管思音终于说话了。

  “找到如来难道不会把‘他’惹出来吗?”华文昌沉静了一会儿,语气变得轻松起来了,“菩萨,你该知道李亚峰的一个毛病,不是事到临头,他绝不会去担心的。你别忘了,我也是李亚峰啊。”

  “还有,菩萨,你怎么会以为我会拿爱情来做交易呢?”华文昌有些玩世不恭地笑了,“其实王怜怜一开始就是个多余的人,我心中爱的,始终只有一个姜冉。五百年来从未变过。”

  “菩萨,你不用反驳我,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华文昌接着说了下去,“我必须承认,我和现在的那个李亚峰去抢姜冉或许是天下最大的一个笑话,但我绝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身边没有我自己,这就是我的选择。”

  “你……”管思音彻底呆住了。她发现现在的华文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她所不熟悉的人,既不是曾与她在紫竹林对弈的文昌帝君,也不是现在的李亚峰,甚至也不是未来的那个。

  “原来是真的……”管思音突然觉得自己的叹息都变得那么的无力了。

  “菩萨,你普渡众生,不会明白凡人的感情,而我却恰恰是个凡人,很普通的凡人。”华文昌没能听见管思音在心中的叹息,自己反倒也叹了一声。

  “菩萨,我用了五百年的时间去思念,天庭之会却又成了永别……我不指望你能了解我的心情,可你也不要横加拦阻了……”

  “……好吧。可驱山铎……我希望你别再插手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拿到它,这是个保证。”

  “这个嘛……”华文昌背着手走了两步,“我还是先告诉你如来的下落好了。”

  “佛祖在哪里?”面对华文昌的狡黠,管思音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力不从心。

  “我刚才不是说了?我被困在了心魔界里,不过那一次我的运气还不算坏得到家,”华文昌笑笑,“在我走火入魔之前,有个家伙传音教了我逆天邪功的导气之法,我顺便还学会了一点儿六字真言,现在想想,没准儿那家伙就是你那失了踪的如来佛祖也说不定。噢,对了,你不用问我后来怎么样了,我斩了自己的心魔,心魔界是再也去不成了,要是如来佛祖真的在心魔界的话,菩萨请恕华文昌爱莫能助。”

  “心魔界?”管思音没有在意华文昌话中明显幸灾乐祸的成分,低头思索起来。

  对于“心魔”观音并不陌生,当年如来佛祖在菩提树下入定证无上大觉,魔王波旬曾派三名魔女阻挠,三名魔女一为特利悉那,即爱欲,一为罗蒂,即乐欲、一为罗伽,即贪欲,是为心魔,又称天魔女;自此以后,学佛之人欲证金身,少不了要与这三名天魔女周旋。但“心魔界”这个说法,观音却是第一次听到,不由得有些困惑。

  “哦,菩萨,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华文昌哈哈笑着一拍脑袋,“还是回到刚才的话题上来吧,菩萨,牟尼是佛之大智,释迦是佛之大悲,有大智故不往生死,有大悲故不往涅盘,这种境界,我不瞒你,我华文昌是做不来的。”

  “所以呢,菩萨,把你那套‘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的东西收起来吧。驱山铎我还是想要!”

  华文昌侃侃而谈,“记得我初入华佗门的时候,我师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天道自会,而我以情理之;天道自运,而我以智干之’,菩萨,你还是让我把这个留下好了。”

  说着,华文昌神色一敛,紧跟着朗声长笑,“一切世间法,无非求心安;爱恨情愁欲,任我一手翻!”

  “你……你……”面对着似乎已经完全改变了的华文昌,管思音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身子摇摇欲坠,内心深处隐隐感到她最害怕的事情好像已经发生……

  “心魔并没有被你斩灭……”管思音无力地说,但也许是因为她震惊太过,这句话还没有出口就又咽了回去,代之而起的却是一声怒喝。

  “逆贼!狂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