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隐情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隐情

作者:gongheh

 “亚峰,来,坐。”姜冉离开后不久,李亚峰来到了雷州外国语学校的校长室里,王云校长让李亚峰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李亚峰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一言不发地坐下了,对王校长为什么突然让班主任蒋人杰把自己叫来毫不关心。

  “亚峰啊,这些天的学校生活还能适应吧?”王云的开场白让人无法相信她就是那个训起人来一点儿面子都不留的铁腕校长——不能怪王校长,如何对待李亚峰这个“特殊人物”就连中央都感到棘手。

  “亚……亚峰?怎么了?”王云发觉李亚峰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奇怪。

  李亚峰还是不说话。

  “那……亚峰,有什么事……”王云想起来在窗前刚刚看到姜冉一脸严肃地走出了体育器材室,多少明白了什么,把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给改了,“那个……亚峰,抽支烟吗?”

  “哦,好。”李亚峰接过从班主任蒋干手里递过来的香烟,狠狠嘬了一口,忽然发觉不对,一下子呛住了,剧烈地咳嗽起来。

  “王校长……我……”

  “亚峰,你是个很特殊的学生。”王云笑了,“特殊的学生自然要特殊对待,以后如果你要抽烟的话,校长室的门永远为你敞开着。”

  “不过在别的地方就算了啊,咱们学校可是连老师都不能在校内吸烟。”蒋人杰笑着插话,“王校长,也给我一颗吧,你那可是好烟……”

  这是怎么了?校长给我敬烟?李亚峰的脑子本来就糊涂着,这下子更是如坠五里雾中了。王校长的可是严厉是出了名的,不管自己是什么人,按理说绝不会让自己的办学理念妥协,可现在这是?

  “亚峰,你回学校上课以后我还没有好好跟你谈过,你很忙,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在忙些什么,但可以肯定你比我这个校长还要忙得多,所忙的事情也重要的多。”

  开场白说过了,王云开始步入正题,“亚峰,你本来没有必要再回到咱们学校来的,但你还是回来了。这让我,还有学校的老师、同学们都很高兴,学校也会给你在各方面都开绿灯。不过,你既然回到学校,那你就还是咱们学校的学生。你说对不对?”

  “这……当然。”李亚峰头皮有点儿发麻。虽然李亚峰早已今非昔比,但王云的积威犹重,更何况在李亚峰心里还是蛮尊重校长王云和班主任蒋人杰的。

  “所以,学校配合你,希望在某些方面你也要配合学校。”王云有点儿激动了,“我说过很多次,办学就要把学校办成耶鲁、剑桥那样的名校,从这种学校走出来的学生是那样的令人羡慕。学生的品德、性格、气质、学识、能力是那么出众,那么优秀……”

  没错,自从雷州外国语学校的毕业生创下高考百分之百升学率,拿下雷州文科的高考状元以后,这句话几乎成了王云的口头禅——但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来,只能让李亚峰的糊涂步入一个新的境界。

  “王校长,您想说什么?”

  “亚峰啊,是这样。”蒋人杰接过话去,“你获奖了。”

  说着,蒋人杰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来,打开了给李亚峰看,“西安交大和日本住友商社联合举办的全国中学生日语作文竞赛,你得了一等奖第一名,奖金一千元,五一到西安去领奖,为期五天。”

  “是的。”王云有些急切地说,“亚峰,你是咱们学校的骄傲,也正是我所说的那种优秀的学生。希望你能够代表学校去领奖,把咱们学校的风采展现给……”

  “去!去!我当然去!”李亚峰一跃而起。

  刚听到“西安”两个字李亚峰就想起来了,今年一月寒假之前曾经有过这么一次为日语作文竞赛写稿的事情,为了能保证自己和姜冉一起获奖到西安去旅游,当时自己还让曹暮特意跑了一趟西安,处理掉学校里其他人的稿子。自己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突然又冒出来这么一个好机会!虽然姜冉已经判了自己斩立决,但有了这个机会,没准儿就成了死缓,留出上诉翻案的时间来了!

  有了这五天,我就可以告诉姜冉,我不是妖精!对,我不是妖精!李亚峰在心里呐喊起来。

  “去?亚峰你真的答应了?”王云和蒋人杰面面相觑——原本谁也没以为连国宴都是家常便饭了的李亚峰会这么痛快就答应。

  ◎◎◎

  “我都做了些什么?我竟然拒绝了李亚峰!”

  在空无一人的广袤草原上,姜冉呆住了,任凭微风抚过她的裙角。

  “我也很吃惊。”华文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姜冉的身后绕了出来,望着天边的云彩慢慢地说,“五百年前的我怎么会没出息到这个地步?居然刚受了点儿小挫折就冲你表白了……想当年……”

  “华文昌!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姜冉真的气急了。

  在梦中和这个来自五百年后的“李亚峰”——华文昌相见已经很多次了,姜冉也充分相信了他的本领,有关华文昌能通过控制梦境来影响做梦人的现实生活,姜冉并不怀疑。

  “冤枉。我可真的没有对你做过什么。我不是说过?我不会让梦境和现实发生任何的交集。”华文昌轻笑着摇摇头,“不过,你对我太过排斥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你是什么意思?”姜冉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骨节都有些发白了。

  “很简单,不过这也是我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华文昌叹了口气,“本来,我,哦,也就是李亚峰对你表白是在始皇陵遇险的时候,当时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才什么都没有隐瞒。而当时你也自然而然地相信了有关妖怪和天庭的事情,毕竟你身临其境,对了,顺便可以告诉你的是,你很痛快地接受了我的感情,因为你也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在梦中你通过我已经知道了太多,并且对我没有丝毫的好感,虽然我没有让梦境去影响现实,但你在潜意识里还是想要忘掉你在梦中已经知道的一切,所以,才会对李亚峰对你和盘托出的那些真话难以接受。”

  “换句话说……咳,还真够麻烦的。”华文昌的语气中夹杂了几分调侃,“你讨厌我华文昌,于是也就在潜意识里讨厌了李亚峰,别忘了,我们可是同一个人。”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姜冉本能地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匆匆转开了话题。

  “我究竟要做什么?嗯,这是个好问题。”华文昌手一摆,一张豪华双人沙发突兀地出现在草原上。

  “坐下来说如何?”华文昌优雅地坐下,用手拍拍身旁的位子。

  “见你的大头鬼!”姜冉恨恨地骂了一声,直接坐在了草原上——梦中,姜冉似乎忘记了要保持现实社会中自己落落大方的那幅样子。

  华文昌邪邪地笑了。

  “历史虽然改变了,但我可没有搅乱你的生活,梦与现实是不同的啊。我说过,在梦中我是个爱你的人,最多有点儿自私,自私得只说真话,我并不在乎你是不是会在梦中同样爱上我。至于在现实社会,我还没有和你相遇呢,更不会做什么了,我只不过是和五百年前的自己发生了一点儿小冲突。”

  “对了,当我们在始皇陵第一次邂逅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你刚刚拒绝了李亚峰,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

  华文昌依旧微笑着,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做梦!”姜冉这句话刚出口就发现有点儿不妥,自己现在正在梦中呢。

  “就算我拒绝了李亚峰我也不会爱上你,梦里不会,梦外更不会!天底下那么多人,我为什么非要在你和李亚峰之间选?更别说你们居然还是同一个人了。”姜冉的语气很坚决,“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不要和你们扯在一起。本来我还有点儿犹豫,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算是明白了。”

  “冉,”华文昌的声音柔和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什么?至少有一点是因为你很理性,即便是在生气的时候也一样。呵呵,就像现在这样。”

  “不过……”华文昌拖长了音调,眼睛也眯了起来,“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个普通人吗?”

  “我……”姜冉的底气不足了。

  “无定乡中发生的事情是瞒不过天庭的,他们现在已经注意到我了——虽然我的身份他们绝没有可能搞清楚,但对‘逆天邪功’创始者的防范却导致他们必须要有所行动了。就算他们不敢对我贸然出手试探,但李亚峰这个肩负着内应角色的人物他们可不会放弃。因为我的出现,历史真的多少改变了些呢。等不到李亚峰和阎王拜把子了,龙天的师父就是天庭的代言人之一,他们已经开始和李亚峰接触了,而你成仙的日子也该近了。”

  “我就要成仙了?”或许是因为在他身上能看到李亚峰的影子,对华文昌这个看透了未来的人物的做法虽然反感但却无论如何说不上非常讨厌,尽管不能完全听明白华文昌话中所说的是什么事情,但讲到了自己,姜冉还是忍不住有点儿好奇。

  “是啊,好像下个星期西王母就会来找你了吧?嗯,没错,应该是下周三的事儿。”华文昌竟然对天庭的动向了如指掌,“这个婆娘除了搬弄是非之外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可毕竟也是女仙之首,你现在还是个凡人,斗心眼儿是绝对斗不过她的,更何况她不仅开出的条件优厚,而且好歹也算是‘正道’上的人物,以你的性格……你拒绝不了她。”

  “那我宁愿爱上李亚峰也绝不会对你动心!你和李亚峰现在根本就是两个人了!”姜冉大喊起来。

  “也许你说的不错。”华文昌身子一震,眼光变得有些迷离,“五百年前的这个我真的变了不少,五百年后的我变化更大……不对,只怕天庭也会再变,西王母……成仙……条件……李亚峰……不成!”

  “冉!我不会让西王母得逞的!现实社会中你一定会爱上我!”随着近乎狰狞的话音,华文昌的身形突然消失了。

  梦,醒了。

  深夜。姜冉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身冷汗。

  ◎◎◎

  “老五,你真的要去?”无定乡猪三府邸的石室中,猪三一把揪住了马五的袖子。

  “三哥,我不能不去。”马五正色道,“二哥死得不明不白,虽据华先生说是天庭发现了二哥的踪迹痛下杀手,他到晚了一步……但其中恐怕另有蹊跷。”

  “五哥,你这是怎么说?难道事到如今你还是信不过华先生?”猴八有些不满地问。

  “老八,我当然信得过华先生,只不过……”马五一捋胡须,忧心忡忡地说,“只不过有些事情怕是华先生也不知道啊。”

  “五哥,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花七冷笑一声,“天庭若要对咱们无定乡动刀兵,不过就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诛仙大阵现下正在紧要关头,少了你这个阵胆那还怎么演练?又有什么事情是华先生也不知道的?你莫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弄出大事来。”

  “咳,七妹,你这是为何?”马五哭笑不得,“你五哥我什么时候误过事?我是真的心有所虑……”

  “那你就说个清楚再走也不晚。”自从李亚峰被华文昌废了道法逐出无定乡之后,花七的心情一直不好,说话也越来越冲了。

  “是啊老五,你这么一走,等华先生出关以后要我怎么交待?诛仙大阵少你不得啊。”猪三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这……好吧,我就……咳,你们想想,二哥在的时候除了大哥之外就属我跟他走的最近,我一直觉得,说到底,二哥一定有大事在瞒着咱们,别忘了,二哥和大哥长谈了一夜以后就离开了无定乡,而之后马上大哥就决定闭关了啊。”

  “五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合着你是想说大哥、二哥都不是好人?”花七柳眉倒竖,语气却变得平稳了,已经是要翻脸的前兆。

  “哎呀七妹,我的好七妹,你就不能让五哥我把话说完了?”马五连连摇手,“三哥、七妹、老八,你们还记得吧?二哥曾经化作猎鹰在李斯身边呆了二十年,李斯死后也没有马上跟咱们兄弟见面,而是直等到了秦亡以后。在二哥回来之后不久,天庭就突然来人宣咱们成仙觐见玉帝那厮,紧接着就是百万天兵追杀……”

  “老五,你到底想说什么?”猪三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再看花七和猴八,也发觉了马五话里有话,脸色都有些变了。

  “我原先也只是以为天庭容不下咱们兄弟,前些天对贤侄也是这么说的,可如今再想想,其中只怕还有什么更了不得的大事,只怕就和李斯、秦始皇有关。咱们兄弟俱都是过命的交情,二哥还有什么话能不对咱们说清楚了?二哥之所以不说,恐怕就是因为个中隐情太过重大,倒不是说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泄漏的危险,而是……谁知道了就定有杀身之危!大家都还记得吧?当年天庭来人也好,追杀也好,都似是对二哥特别注意……若这是真的,两千年前咱们可是打了一场糊涂仗,如今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五哥,你说了这么多,听上去倒也有理,可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说二哥的不是?还有,快两千年了,五哥你怎么从来没提过?还是突然想通了?”猴八翻着怪眼有些不服地问。

  “我不是说二哥的不是。”马五叹了口气,“若是我想的不错,二哥之所以不提是怕害了咱们兄弟,跟大哥说了也是防着日后有变,大哥毕竟是咱们兄弟中最厉害的一个……”

  “老五说的不错,二哥绝不会想要害了咱们。现下看看,二哥也的确是咱们兄弟中过世最早,竟然落得个形神俱灭,只留下了两只眼珠……”猪三的话沉痛之极。

  “至于我怎么一直不说……”马五接过话头,“老八,原本我只是心有所疑,想找大哥求证,大哥又闭关了,众位兄弟又多意志消沉,我也有些灰心。直到这次华先生入无定乡……”

  “五哥,这事儿跟华文昌有什么关系?”花七心头激动,连“华先生”都不叫一声了。

  “华先生逐走贤侄说是为了让贤侄在红尘中多加历练再来接掌华佗门门户,这似非虚言,华先生是华佗门的护法之人只怕也是真的,但华先生所谋者绝不仅此而已……若是华先生不将贤侄逐走,那华先生怎么以诛仙剑夺赛珍大会的魁首?而华先生夺冠之后要的那件宝贝却是名不见经传的‘秦王私印’!这应该不仅仅是个巧合吧?也就是为了这个,我才算是想明白了,也就是为了这个,我必须要到始皇陵去走一遭!”

  被马五话中之意震惊了的猪三、花七和猴八好久没有说出话来。

  “当然,华先生对无定乡只有好意,否则也不会把诛仙大阵的诀窍告诉咱们,有了这个阵法,就算是天庭对无定乡开战,无定乡自保首先不成问题。”马五解释起来,“但华先生应该也对二哥心中之秘有所了解,并在为此做些什么。这几日我仔细看过,华先生闭关乃是元神出游这是咱们都知道的,但华先生身上却少了一样东西——乾坤袋!里面怕是装着那颗秦王私印吧……”

  “老五,别的不用说了,一切小心。快去快回。”

  “是,三哥。”

  ◎◎◎

  孤峰,绝壁。四下云雾缭绕,极目望远,除了无边无际的云海,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仿佛天地之间便只有这一座山峰。不过,与这里的氛围极不和谐的是……峰顶赫然矗立着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

  被矮胖老人带到这座孤峰顶上已经四十多天了,曹暮很早就学会了放弃逃走的念头。事实上……他在这里住的蛮舒服。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踢开了,矮胖老人双手各托着一个大大的托盘闯了进来。

  “给你!”矮胖老人气哼哼地把托盘往桌上一扔,“小祖宗,你想好没有?”

  “嗯……先别急,我看看……”曹暮把手中的书本一合,端详起矮胖老人拿来的东西,“北京六必居的酱菜,武汉老通城豆皮,济南糖醋黄河鲤鱼,兰州的高三烤肉,贵州亦次斋马肉米粉,重庆的山城小汤圆……呵呵,先生,你还真有一手,居然都弄全了。”

  “以后你休想再从老夫嘴里知道李亚峰的任何消息!”矮胖老人恨恨地说——自从曹暮听说了李亚峰在无定乡宰了李太白一顿的事情以后,对自己的膳食标准一下子就提高了。

  “先生,你何苦这么着急呢?”曹暮夹了一筷子酱菜,含含糊糊地说,“我忽然发现一直在这里住下去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想都别想!”矮胖老人大叫起来,“这才几天!你就逼着老夫盖了房子,妈的!茅屋你不愿住,老夫给你起了一座阿旁宫你都能挑出毛病来!说要上网消遣,让老夫把光缆从天外天接到了下界!现在又变着法儿的要尝尝天下名菜!老夫上辈子欠你的不成?你要是在这儿住一辈子,老夫这就先抹了脖子!”

  “先生这是何苦呢?”曹暮一边继续对桌上的名菜发起进攻,一边不紧不慢地说,“师父要挑资质高的徒弟才肯传授功夫,可当徒弟的也总要看看师父到底有多大本事以后才肯拜师不是?”

  “放屁!王八蛋才肯收你这个小畜生做徒弟!”矮胖老人一蹦三尺高,指着曹暮的鼻子大骂起来,“老夫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东西?居然想当老夫的徒弟?做你的春秋大梦!”

  曹暮依旧慢悠悠地吃着菜,好笑地问,“天天进行这种没营养的对话你不烦吗?既然你不想收我这个徒弟,干嘛不放我走?”

  “这……”矮胖老人有些气沮,“反正你小子老老实实地学老夫的本事就是了,问那么多干什么?告诉你,老夫的本事你只要学会一半……不,只要学会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你就可以把你的那个什么老大打得满地乱爬……”

  “不。”曹暮干干脆脆地回答。

  “你……你要是再不学,老夫引天雷劈了你!”

  “你凶什么凶?你要是能宰了我的话早在我让你盖阿旁宫的时候你就宰了。”曹暮拍拍肚子,“嗯,吃饱了。哦,对了,晚上的菜简单一点儿就好,不要搞得这么油腻。让我吃得心情好了,没准儿就真的学你点儿功夫也说不定。”

  “小辈!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夫……”

  “你要怎么样?”

  “……老夫……老夫……”

  “就是嘛,你又没别的办法,只有等着我心情转好是不是?哎,你说,当初老大他让他师父给抓走的时候待遇是不是也跟我差不多?嗯……看来让人硬逼着拜师该是天下最有前途的职业了……哦,给我牙签。”

  “你!”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