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正文 第一百章 学,不是这个样子上的

正文 第一百章 学,不是这个样子上的

作者:gongheh

“我要回学校。”

  李亚峰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岳凌军和穆齐的下巴掉到了地上。

  “当然,该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的,不会让你们为难。”看着等了整整一夜才能坐下来跟自己谈话的省长和国安局局长,李亚峰也有一丝歉疚,所以马上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祖师爷,这……这……”岳凌军艰难地开了口,可除了一个“这”字之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了。

  岳凌军可以接受一个被自己称为“祖师爷”的李亚峰,但一省之长要尊称一个高中生就实在有点儿别扭。更何况事情发展到现在,李亚峰早就成了全中国的中医界的领袖,大事有一堆等着他要处理……怎么?“祖师爷”突然要再去上中学了?这不是笑话嘛!

  “我本来就在上学,给人治病也不过是放寒假这几天的事,现在学校开学了,药方什么的我也都开出来了,好像差不多也没什么病非要我出手才能治了不是吗?那我不回学校上课去干什么?再说,还有两年就要高考了,我如果不好好努力的话怎么考大学?”李亚峰振振有词。

  “考大学?祖……祖师爷,您还在乎这个?”虽然对称呼一个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小上不少的少年为“祖师爷”有点儿张不开口,但穆齐的思路很直接。

  “祖师爷,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别说您就是真去考大学现在也绝对能考上,只要您说话,全国哪所大学不是任由您挑?还有啊,您干嘛要上大学?您要是真到中医学院去上课,哪个教授不是您的后辈?谁敢给您上课?就说张笑天张老神仙吧……十年前首都中医学院想让他担任名誉院长,结果别说请成请不成了,连面儿都没能见上,可他也是您的晚辈不是?凭您这本事该干的事儿多着呢,哪儿还有工夫上大学啊?更别说是高中了不是?对了,那个‘天香补丹’……”

  穆齐还惦记着用“天香补丹”打造一支特种部队出来呢,有了龙海的例子,这几天他光琢磨这个了。

  “谁说我要上中医学院了?”李亚峰差点儿没气死,“天底下大学多了去了,我干嘛非上中医学院?嗯?天香补丹?什么天香补丹?”

  “老大……是这么回事儿,我和二哥去……去办事儿的时候让什么‘龙组’给缠上了,后来二哥失踪,我急着找人,打伤了他们的组长,一来二去的,我就给他吃了粒……”王信不好意思地插口,他也让李亚峰说的“回学校上课”给吓了一跳,一直没说话。

  “那都不是重点。”李亚峰一摆手,“我说的是我回学校上课怎么了?你们反对?”

  “当然不反对。”王信说,“老大,可是咱们还有那么多事儿……咳,反正我是跟着你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不就完了?”李亚峰语气里透着无比的轻松。

  “祖师爷……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岳凌军长叹着说,“祖师爷,您想,您干了这么大的事儿出来,总要把事情做完啊!不错,您是把药方都开出来了,可……我问过张笑天和孙思了他们,您是只给了药方,照方抓药倒是没什么问题,但这药理药性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可是弄不明白……他们也都说了,遇上您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从今往后他们可就跟着您当学徒了,哪怕是您不收也得赖上您不走。这也就算了,您的本领可绝对不是就开这几付方子啊!国家现在正打算花巨资给您专门盖一所研究院,您可以在那儿继续研究您的医术,同时也可以把您的本领传授给合适的人,就算您不打算收徒那也没关系……冷总理,啊,不,国务院的意思是,尽量满足您的一切要求,让您的本领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这往小里说是关系着咱们国家的国计民生,往大里说……您自己不是也说过?一个全人类‘有史以来最健康的时代’就要从您开始了吗?您怎么现在又打退堂鼓了啊?”

  岳凌军一边劝着李亚峰,脸上冷汗涔涔而下——李亚峰要是这会儿撂了挑子,刚因为李亚峰大乱了的天下非得再大乱一次不可,这回可就不是往令人满意的方向去乱了,至少不是朝着那个能令自己满意的方向。

  “老岳,你着什么急啊?”王信前几天让岳凌军和穆齐整的不轻,现在开始幸灾乐祸了,“老大不是说了?该办的事儿他还会去办的……至于那个什么研究院就免了吧,没用!老大的本事足够大了,他用不着再研究了!对了,老穆,你不是想要天香补丹吗?你以为那是零食啊?大街上就有卖的?随便给人吃着玩?做梦去吧!你也不想想……”

  “闭嘴,王信。”李亚峰没好气地打断了王信的话,微微一笑,说,“老岳,我也就这么叫你们了,你们也别冲我喊什么‘祖师爷’,叫我‘小李’?嗯……要是你们觉着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叫我‘李先生’吧,毕竟咱们之间也没什么辈分关系。”

  “哦,对了,王信说得对啊,研究院什么的实在没有必要……”李亚峰接着说,“老岳,老穆,你们比我年长,经历的事情也多,在你们这个位置上知道的事儿呢,也就更多了吧?那你们就不要装糊涂了,哈,你们现在简直是在装孙子了,至于吗?你们应该明白,凡事按我说的去做其实是个最好的选择,你要是真把我弄到什么研究院里去,嘿嘿,用不了多久,非出事儿不可。是不是?”

  岳凌军和穆齐对望一眼,不说话了。

  “的确,我的本事不止于此,可是……哈哈,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呢,就想当个普通人,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把事情搞得这么大,现在走到这一步……顶多算是巧合,这个,我以前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过了啊。还有,老岳,‘华佗门’这三个字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第一次八成是在省中医听说的,可第二次恐怕就不是了是不是?老穆,你刚才说什么‘天香补丹’,可你是国安局局长啊,恐怕你手底下的人里头,也有几个没吃天香补丹就有几把刷子的吧?你干什么非要从我这儿较劲呢?”

  岳凌军、穆齐还有王信,只顾了对李亚峰的话吃惊了,并没有注意到,李亚峰在说出“我就想当个普通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凶光——如果说李亚峰一开始真的是这么想的话,在经历了无定乡之变以后,他的想法肯定已经变了。

  李亚峰失踪,岳凌军马上向中央求援,他原本并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但当他把在雷州的老中医们嘴里套出的“李亚峰是华佗门传人”的消息也上报中央之后,没过几个小时,他便得到了全权,可以调动有可能找到李亚峰的地区的当地驻军。这让岳凌军在得意之余不得不深思起老中医们语焉不详的“华佗门”这三个字的分量了。

  比起岳凌军来,国安局局长穆齐知道得可能更多一点儿,在国安局内,除了精英“龙组”之外,还有一个名为“天组”的小队,这个小队人数极少,也不受穆齐的直接管辖,只有在出现某些似乎是“非人”所为的事件的时候,天组才会出动。虽然这个小队每次都会给穆齐一个冠冕堂皇的报告,但穆齐从来没有相信过,他知道,这些报告只是对外的一个交待而已,而对内的,他还没有能看的权限,军事级别不够。

  穆齐经常自嘲地想,对于天组,他这个国安局局长只不过是起个通风报信的作用,但自己至少能知道这个小组的存在,已经算是了不起了。这次李亚峰失踪事件发生之后,穆齐本想像以前一样把消息转给天组,但他却惊讶地发现,天组的所有人员也都不见了,玩起了“集体人间蒸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穆齐认定,李亚峰绝不是普通人物,他比自己,也比差不多所有人的想象的更加“有背景”。

  “得了,那就这么着吧。”李亚峰满意地总结,“我还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你们不必插手,你们需要我做的事情呢,我也尽量去做好,这总可以了吧?至少在给人看病这方面……我既然已经做了,那也不会推诿,每个月我总会来省中医几次的……”

  ◎◎◎

  天已经大亮了,可是,在李亚峰点头决定“配合”一下国家之后,“大亮”的绝不仅仅是天空。

  马上,李亚峰就成了全世界最风光的人物,当然,这也让不怎么喜欢热闹的李亚峰郁闷的很。

  国家领导接见什么的自然不用说了,要不是为了保密,李亚峰恨不得使出他刚刚试验成功还未成熟的“千分之一秒真气运行法”来施展分身术,好用来对付没完没了的各国的“中医考察团”,还有那些开不完的高层会议。

  另外,在得到了李亚峰的首肯之后,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雷州市省中医的地盘扩大了五倍,并挂起了“李亚峰中医医院”的大牌子,扩建还没最后完成,预约床位已经排到了两年以后。尽管李亚峰和老中医们一再表示需要住院治疗的疾病几乎已经没有了,但还是挡不住执意要把“李亚峰中医医院”当成疗养保健中心的世界各地的富豪们,仿佛只要沾上“李亚峰”这三个字就能多活一百年。迫于无奈,一所真正的疗养保健中心在雷州郊区破土动工,或许是因为依旧冠着李亚峰的名字,奠基当天预约的人数就突破了五百万。

  与此同时,“李亚峰中医医院”的分院也在世界各地纷纷开始兴建,国家新成立的“中医发展部”在出台了一系列有关限制中医药出口的政策之余耍了个心眼儿,规定凡冠以“李亚峰”三个字的中医医院必须由中国的施工队建筑,于是连中国小镇上的包工头儿都带着从来没盖过三层以上建筑的民工们到处出国玩儿了,民工这个以前说起来似乎不怎么体面的职业居然也成了热门。

  李亚峰的姑姑平生从未学过医药,但她的脑筋却实在灵活,她开了一家“李亚峰的姑姑的药店”,短短半个月时间,这家甚至连营业执照都没来得及办的“李姑药店”的分号就一路绿灯地从雷州开到了拉斯维加斯……

  听说了这件事的李亚峰啼笑皆非,一时兴起把自己的名字注册了商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群就淹没了他,莫名其妙地签了几个名,银行户头上就多了连他从来没见过的位数的存款,而几家冠着他名字的跨国公司突然就已经红红火火地开起来了……

  经常还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形:在一个窄窄的小胡同口,一位,或者几位神情慈和的老大妈坐在马扎上絮絮叨叨地说,“亚峰这孩子啊,从小就听话,他还给我捶过背呢……”而对面必恭必敬地听着的,不是老大妈的晚辈,是美国《时代》周刊的王牌记者……

  ……

  和这些小事相比,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词汇:“中医药大国”开始在种种正式非正式的场合被频繁使用,而这个词汇所用来形容的中国,轰轰烈烈、甚至是有点儿迫不及待急功近利地崛起了。

  这一切几乎可以用荒诞来描述的现实如果说在李亚峰失踪的那几天还有些不那么“理直气壮”的话,现在却变成了理所当然,底气十足。

  在外国人惊呼着“一个人改变了中医,中医改变了中国,中国改变了世界”的时候,中国显示出了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国的气度,中国人很快就习惯了这种“万邦来朝”的荣耀——毕竟这对于中国来说,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中医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改变了——可是,李亚峰呢?

  ◎◎◎

  4月16日。

  “下一个问题,鲁迅在《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中所想要表达的是怎样一种感情?他要忘却什么?又想要纪念什么?”

  刘蕊铃顿了顿,无奈地看了在教室一角埋头大睡的李亚峰一眼,“孙逍,你来回答。”

  ……

  李亚峰真的回到了学校。

  和李亚峰的预料不同,冷总理并没有像岳凌军和穆齐那样要求他去做什么,而是积极甚至是热心地询问了他的需要,李亚峰当然马上提出了回雷州外国语学校继续上学的事情,冷总理显然有些意外和为难,但还是当场就拍了板。

  感激之余,李亚峰对冷总理的态度着实有些不放心:这个老人有着一双睿智的眼睛,似乎把自己看得很透,而一直在他身后站着的两个冷傲的年轻人面上神光湛然,有出尘之感,分明也是修道之人——李亚峰的眼光已经被锻炼得差不多了,虽然还不能像无定乡八老那样一眼就看出深浅,但对方到底是不是同道中人却能分辨的出来,尤其是在对方并没有刻意掩饰的时候。

  李亚峰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他也不想再把自己牵扯进另一个自己绝不熟悉的圈子。李亚峰有意无意地点明自己是华佗门的掌门,在众人动容之前拒绝了冷总理邀请他去见几个“朋友”的“好意”——作为交换,李亚峰也打消了明天就回学校的念头,“积极配合”了国家政策。除此之外,李亚峰不仅承诺每月都会抽出一两天时间到雷州省中医——哦,现在已经是“李亚峰中医医院”了——坐诊,还献出了一大堆秘方,其中甚至夹杂了几个专为修道人预备的方子。

  时间不长,当李亚峰第二次见到冷总理的时候,冷总理显然是得到了什么人的首肯,为难之色一扫而光,并已经按照李亚峰的意思布置了下去,确保了李亚峰不会在上学期间受到来自包括记者在内的各界的骚扰,即便是真有那个必要,也答应事先一定会打好招呼。这让李亚峰十分满意。

  尽管如此,当李亚峰再次回到学校,也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

  显然是冷总理或者是其他什么人事先已经做了不少工作,重回学校的李亚峰并没有受到什么太特殊的对待,至少对于校方而言是这样的。

  自铁腕校长王云以下,所有的老师对李亚峰采取的态度依然像几个月前一样,完全不管,唯一的区别只怕是将“放任自流”这四个字的精义发挥到了极至,连李亚峰有意的逃学都没人过问了。老师们上课的时候也不再叫李亚峰起来回答什么问题,李亚峰几乎被当成了一尊佛像,给供起来了。

  按理说同学之间倒是没有太多的顾忌,但李亚峰一直以来在学校里都保持低调,尽管前些日子为了整整好色势利的化学老师杜海峰大出了一次风头,可推心置腹的同学、朋友却并不多,有限的像曹暮、王信几个也早就身在局中,而李亚峰只要打起精神又算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因此,久违了的学校生活并没有让他感到太多的困惑。

  当然,变化不是完全没有,只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得到,另外,就算是发现了,也没有人太当成一回事——毕竟“小祖师”李亚峰的身份已经公开,某些变化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只是……对于李亚峰本身来说,他返回学校的目的绝不是仅仅为了他所说的“就想当个普通人”那么简单。

  下课了。

  “老大,醒醒,下课了。”王信皱着眉头拍着李亚峰的肩膀。

  “嗯?下课了?啊——好困,下课就下了呗,你叫我干什么?”

  睡眼惺忪的李亚峰打了个呵欠,抬头四下看看,又想埋头大睡——从无定乡回来之后没花多长时间,李亚峰就发现了七针封脉的后遗症:真气被封,什么通慧功也完全失效,他每天都需要睡觉了。而且以一股几乎像是要把他十几年亏欠的部分一下子全都补回来的势头,一天要是不睡上十二三个小时,就会无精打采,浑身不得劲,已经快要忘了睡觉是个什么滋味的李亚峰对此真有些啼笑皆非。

  “老大……”王信对李亚峰的贪睡也是无计可施,摇头苦笑了几声,又推推李亚峰,“老大,老四……不是,二哥回来了。”

  “嗯?他回来了?”李亚峰马上就不困了,一跃而起,“人呢?”

  “在老地方等着。”

  “咳,那还等什么?走啊!”

  “哈,正好!下节课是小杜的化学,本来我也没打算上!老大,我说小杜也真够恶心的了,你看他现在这副嘴脸,就差没跪下冲你喊‘亲爹’了,拍马拍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一绝……”

  “闭嘴,王信,你管小杜怎么样?你还真把自己当学生了?”李亚峰不耐烦地打断了王信的话,没好气儿地说,“老……曹这一回来,咱们就该办正事儿了!”

  “老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王信有些委屈,“这么多天了,你是什么也不告诉我,那还不让我以为你真要改邪归正了?再说了,上学有什么不好……”

  “行了行了,今天把该说的全都告诉你不就完了?走!”

  丝毫不在乎周围同学的目光,两个人旁若无人似的边说边离开教室,往操场的体育器材室走去。

  “什么东西!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李亚峰和王信前脚刚出教室,孙逍就小声骂了一句。

  以前孙逍就看着李亚峰不顺眼,现在李亚峰突然间成了什么“小祖师”,这也罢了,反正见不着面,可李亚峰突然又回到学校,成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孙逍心里别提多腻味了。

  “我说孙逍,你敢骂我师父?靠,活得不耐烦啦?”张甜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甜从发现李亚峰会“飞”的时候就硬认下了李亚峰这个“师父”,虽然李亚峰没当真,对张甜也总是含含糊糊的,但随着李亚峰展露头角,张甜越发以“李亚峰的徒弟”自居了。

  “是啊是啊,孙逍,你这是怎么说话啊?人家可是什么‘小祖师’呢,了不起呢!听说IMB公司为了买‘李亚峰’这个商标就花了五十个亿,那可是美元哦!人家多了不起啊,医术天下第一,什么病都能治,嘿嘿,就是治不了自己同学的病……我说张甜,我可不是骂你那个什么师父啊,你有气冲着孙逍发,不关我什么事儿。”

  插口说怪话的是崔小哲,他一直暗恋周谨,但周谨心里只有一个曹暮,根本不把崔小哲放在眼里,崔小哲自知比不上曹暮,也从来不说什么,甚至平时还反过来想要撮合周谨和曹暮,算是个君子。但周谨出了事,一直在“李亚峰中医医院”住院,而平时的交谈中,回到学校的曹暮居然对此表现出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让崔小哲气恼得很,所以,在班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因为嫉妒或是什么别的原因讨厌李亚峰的人里,崔小哲也算是一号。

  “崔小哲!你……”

  张甜刚想说什么,被孙逍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张甜,你一口一个‘师父’的,可人家认你这个徒弟吗?你看,他们这不是有事儿吗?怎么也不叫你这个‘徒弟’一声?你这不是上赶着自讨没趣?你呀,跟咱们一样,就是个俗人!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你……你胡说!”张甜让孙逍说中了心事,鼻子一酸,差点儿掉出泪来,“我这就找我师父去!”

  说着,张甜头也不回,跑出了教室。

  孙逍和崔小哲对望一下,孙逍得意地笑了起来,但崔小哲却有些不齿孙逍的为人似的,厌恶地转过了头。

  “崔小哲,你来……”班长陈丹冲孙逍招招手。

  “班长……我知道,你是不让我说李亚峰他们几个的坏话……校领导也在班里说过好几次了,咳,就算是不提这个,蒋老师不是也在班里说过?什么李亚峰他们是国宝什么的,要给他们一个好的环境……我知道,我就是不看别的也不能不给蒋干面子……可……班长,我也不瞒着你,你明明知道……咳,周谨她都成植物人了,李亚峰他本事不是大吗?怎么连自己同学都不知道救救?我就是生气……”

  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崔小哲小声地冲陈丹辩解着。

  “崔小哲……谁都知道你对周谨是怎么回事儿,按说我也不该说你什么,我就怕你在李亚峰面前也提起来这个……”

  “班长,为什么不能说?我这是没找到机会,我正想跟李亚峰当面好好问个清楚呢!”

  “嗯……其实我不该告诉你……”陈丹犹豫了一下,说,“周谨的事儿,确实不能怪李亚峰不给治……我听说,周谨其实是出了车祸,当场……”

  “当场怎么了?”听到有关周谨的消息,一下子急了。

  “说是……”陈丹看看周围,又把声音压低了一点儿,“说是周谨其实当场就已经断气了……是曹暮路过,带周谨回了医院,然后李亚峰用了什么了不得的秘方才把周谨给救活……”

  “什么?”崔小哲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起死回生你懂不懂?是货真价实的起死回生!”陈丹的声音更低了,“现在周谨是植物人的状态不假,可要是没有李亚峰,周谨早就完了……你怎么能怪他不救自己的同学呢?我听说为了救周谨,李亚峰自己都差点儿搭上一条命呢!”

  “这……是不是真的啊?这么玄?”崔小哲有点儿糊涂,“班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这是从新调来的龙老师那儿听说的,这你总该信了吧?”陈丹又添上一句,“李亚峰的本事太大了,所以他的麻烦也就更多,咱们都是他的同学,就算帮不上什么忙,可也总不能扯人家后腿吧?”

  “……天!班长……起死回生啊!”崔小哲脑子开始发晕。

  走廊的一角,从孙逍一开始骂李亚峰的时候就走出教室的王怜怜望着窃窃私语的陈丹和崔小哲,若有所思。

  上课铃响了。

  王怜怜一惊,没有进教室,反而下了教学楼,朝操场的方向跑去。

  在雷州外国语学校的教师办公楼的顶层,校长室里,铁腕校长王云望着窗外,往体育器材室去的人已经超过十个了。

  王云苦笑着喃喃自语,“学,不是这个样子上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