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九十章逐出门户

第九十章逐出门户

作者:gongheh

和猪三等人一样,李亚峰对华文昌的话并没有什么怀疑,这倒不是因为华文昌的话合情合理,毫无破绽,只不过是因为李亚峰入华佗门总共也不过才一年多一点儿的时间,虽然他对师父华八还算是敬爱有加,但在他心里并没有把什么“华佗门”和“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看得很重,甚至还当成了负担,对突然冒出来一个“祖师爷的师父”根本就不在意,压根儿也没想到会有人冒充。

事实上,华佗门威名赫赫,珊瑚集中群妖也都不敢想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李亚峰在乎的是这个华文昌到底想要干什么,自己怎么样才能对付。

华文昌对这一点倒是清楚得很,他并没有留给李亚峰太多的时间去想对策。

“华九,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华文昌比李亚峰多了五百年的阅历,又几次遭逢大变,早已经磨练出来了,一句话就把李亚峰的思路给搅浑了。

——华文昌知道,自己的毛病之一就是脑子里在想事情的时候往往容易走神。

“做错了什么?没有……吧?”李亚峰傻乎乎地上了钩,他本来该咬定华文昌根本不是华佗门中人的,可这么一答,无疑是承认了华文昌的地位——要再想改口就难了。

“真的没有?难道还要让我提醒你吗?”华文昌的语气严厉起来了。

“这……”李亚峰陷入了一个思维的怪圈——华佗门的门规就是随心所欲想干啥干啥,那怎么会有做错事情的情况存在?他这是在问什么呢?什么事情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这个前提之下会是错事儿呢?

李亚峰脑子一转,光琢磨这个无解的问题去了,嘴上说话不免含糊支吾起来,可这看在珊瑚集群妖的眼中却是另外一回事:九先生是做贼心虚了!

连猪三等人都不由得在暗中叹了一口气——原来真的是贤侄理亏啊,怪不得他从一开始就急着要对华文昌动手呢,合着是明知不敌也要杀人灭口……

只有华文昌知道,李亚峰的这一脸看上去是做了亏心事的表情其实不过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现。

华文昌的心情复杂极了。

华文昌无法为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而感到高兴,他恨不得冲上去重重地打李亚峰几个耳光——你小子怎么就这么笨呢?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顺着他走?

可华文昌明白得很,打李亚峰耳光其实就是打自己的耳光,李亚峰是笨蛋的话,自己脸上也没什么光彩——陷入怪圈的不光是李亚峰,华文昌也一样。

尽管心情复杂,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的,华文昌上前几步,又逼问起来。

“你真的不知道?”

“我……”李亚峰彻底糊涂了。

“好吧,我问你,你入本门之时,你师父给你说过什么?”

“说……说过什么?”

李亚峰实在不是华文昌的对手,几句逼问下来,李亚峰把自己在无定乡中刚开始闪光的那一点儿才智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不能怪他,面对一个对自己的事情知根知底,连性格脾气甚至是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和习惯都一清二楚的对手,天下能不犯糊涂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

华文昌索性装腔作势到底了,他背起双手,在空中悠悠踱了几步,突然回头,说,“你还记得你的五年大劫吗?”

“五年大劫?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李亚峰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刚离开神农谷的时候,李亚峰对华八所说的“五年大劫”是挺在意的,但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他早把摸不着看不见的“五年大劫”给丢到了脑后,这会儿听华文昌突然提起来,倒是心里一寒。

“既然你还记得,那你又为什么不遵师训,学艺不成就用卑鄙手段陷害了你师父,擅自离开神农谷?”华文昌的脸沉下来了。

“那……”

没等李亚峰往下说,华文昌又开腔了。

“不仅如此,为了要你躲避大劫,华八千叮万嘱要你在四年之内绝不要动用本门医术,可你离谷不到三月,就把师训置于脑后,是也不是?”

“这……”

“你不听师训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要接近一个美貌女子,是不是?”

“……靠!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老子乐意!”一听华文昌提到了姜冉,李亚峰恼羞成怒了,张口就骂了出来。

李亚峰这一骂出口,珊瑚集中群妖的脸色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群妖听得清楚,“五年大劫”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华八对华九爱护有加这是错不了的了,可尽管如此,这个所谓的九先生居然“不遵师训,学艺不成就擅自下山”,甚至还用了“卑鄙手段”“陷害”了自己的师父!而且这都是为了一个“美貌女子”!这可怎么得了!这是见色忘义欺师灭祖啊!

天可怜见,李亚峰的“欺师灭祖”只不过是配了一副泻药。至于“见色忘义”,那更扯不上边儿了。

李亚峰要是不骂那一句,群妖可能还半信半疑,但李亚峰开口一骂就等于不打自招了,虽然群妖大都不知道“靠”是什么意思,可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后面还跟了一句“老子乐意”呢!这可是对着门户中的祖师爷的师父!

“尽管如此,华八还是对你无比爱护,在门户生变之际把掌门之位传了给你,可是你明知华八有性命之危,却毫不关心,反倒仗着师门传下来的医术,在凡间大出风头,追逐名利。这我也没冤枉你吧?这些日子以来,你可曾想过你师父?”

虽然被李亚峰骂了一句,但华文昌毫不动气,只不过在问话之中咄咄进逼。

“师父他……”华文昌这句话一问,李亚峰也想起了自己的师父华八,他对华八的关心倒是不假,张口就要问,却发现周围群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屑之极,甚至大声喝骂,不由得愣住了。

天下或许没有比妖精更加尊师重道的了,妖精修真本就不易,大都是机缘巧合之下秉承天地灵气成精,之后练气的法子就五花八门了,甚至多有因为不得法而走火入魔的。要能摊上一个好师父,那简直就是前生修来的好运,省了天大的麻烦也少了无数的危机,黑光上人的上百部属之所以对黑光上人死心塌地的原因也是黑光上人在功法道术上毫不藏私,对谁都倾囊相授。

可华文昌几句问话下来,群妖都知道了李亚峰是个见色忘义欺师灭祖的家伙,只知道仗着师门的本领胡作非为,对做下这许多错事都既往不咎反而以门户相传的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师父的死活毫不关心。这么说来,他是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虽然不假,但却是个天字第一号的混帐!

珊瑚集中群妖这会儿已经把李亚峰刚才的“英雄气概”全都忘了,要不是“华佗门的护法之人”就在场中,恐怕就有不少人不顾华佗门的赫赫威名直接上来教训李亚峰了。

猪三兄弟几个也面面相觑,心里开始嘀咕起来:难道这个“贤侄”这些天来的谦卑有礼和诚心正意都是在演戏骗人?自己兄弟全上当了?

“你……你胡说八道!你才是丧心病狂的畜生!你奸杀我同学周谨!你……”李亚峰现在明白过来了,华文昌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中了他设下的圈套,不由得破口大骂,话中也开始辩解并反击起来。

已经晚了。在群妖眼中,李亚峰现在的行为才是嫁祸于人,而且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更说明了他是色厉内荏。

“奸杀?笑话!你知道周谨是什么人吗?”华文昌的目的已经达成大半,也不着急了,半开玩笑半是正经地说,“华八选错了人,不管是资质还是心性智谋,曹暮都比你强得太多……”

这句话只有华文昌一个人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华文昌牢牢记着曹暮临死之时的话,他要和曹暮好好斗一场。为此,华文昌当着曹暮的面奸杀暗恋曹暮的周谨,要曹暮恨自己入骨,并给曹暮安排了遇合,让他能学成和自己相当的本领。

但李亚峰会错了意——对付我还不够,华文昌还要对曹暮下手!

“华文昌你听着,你要是敢对我兄弟不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忽然之间,李亚峰的语气平静下来了,毫无惧色地望着华文昌,一字一顿。

这时,李亚峰灵台一片清明,心里一下子就清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华文昌是处心积虑要对付自己,现在的情况已经无可挽回,除了动手之外,多说无益。

李亚峰知道自己绝不是华文昌的对手,华文昌虽然没有明着给自己定下什么罪名,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很明白——自己八成要挂。

不过李亚峰并不怕,李亚峰甚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一股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和华文昌拼个同归于尽。李亚峰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自己完蛋的时候把华文昌也拖下水,不能让他再对自己的兄弟下手。

“华文昌,你动手吧。”

李亚峰惨然一笑,心头掠过曹暮和王信的影子,突然胡思乱想起来:“要是曹和王信也在的话,兄弟三个一起上,绝对能把这个华文昌给干掉!啊,不,幸好他们不在这儿,华文昌太厉害了,我可是他们的‘老大’,怎么能让兄弟冒险?算了,拼了!一命换一命!……”

突然间,李亚峰又想起了姜冉,苦笑着嘟囔了一句,“早知道来无定乡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该冲你表白来着……”

华文昌望着李亚峰毫无犹疑的身影,不知怎么的,心里也高兴了起来,“就是!这才对嘛!这才是我嘛!”

但华文昌同时又发现,尽管李亚峰照着自己的希望变得有担当起来了,但这却给自己添了麻烦,本来华文昌早已想通了这一点,可事到临头,华文昌不禁还是啼笑皆非。

“华文昌,在动手之前,告诉我,为什么?”李亚峰再次把头抬起来,直视华文昌。

华文昌微微一笑,“我并不想……”

“华兄,可否听老夫一言?”

华文昌还没把话说完,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冠道人,插口冲华文昌说话。

华文昌一惊,回头一看,是腾蛟真人。

“华兄,华兄门户中事,老夫本不该多口,但老夫与华九相处几日,得益良多,却是不得不多这个事了。”腾蛟真人一脸正色地说,“华九慷慨正直,对与贵门有隙的老夫都能以德报怨施以援手,正是少年英雄。而华兄所提之事太过匪夷所思,华九虽不辩解,但其中却似有隐情,依老夫之见,华兄可否先将清理门户之事稍稍后拖几日,至少也将证据摆在众人面前之后再办理如何?”

华文昌既不想也不能杀了李亚峰,那等于是自杀,但他摆出的架势却十足是一副“清理门户”的架势,无怪腾蛟真人会误会了。不过,华文昌也早料到了会有人出来阻止。

“这位朋友说得不错,这是在下门户中的私事。”华文昌含笑回答。

腾蛟真人脸上一红,华文昌用自己的话回敬,摆明了不给面子,如果还要插手的话,未免太不识趣了。

但腾蛟真人经多见广,隐隐觉出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华九这些日子以来给自己疗治烟瘴金蚕蛊的蛊毒,又用灵药帮着自己回复道行,明明是个坦坦荡荡的君子,在猪三府上劝阻自己自杀之时说的那一席话更是毫不作伪的英雄本色,虽然也称得上颇有心机,但却绝对是用在了正途。这么一个人物怎么让华文昌几句话一说就成了见色忘义欺师灭祖了呢?

“华兄,恕老夫说句不该说的话,贵门誉满天下,又与无定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贵门中事,其实也就是天下修真之事。华九在凡间为人如何老夫与无定乡中众位朋友虽不深知,但这几日华九在无定乡之中的所为却是人人看在眼里,赛珍大会上更是令整个无定乡俱都心服,若说华九当真是十恶不赦之徒,非但老夫心中存疑,无定乡中只怕也无人敢信。华兄虽是华佗门的护法之人,但行事未免鲁莽些了……”

腾蛟真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珊瑚集中的群妖也都若有所悟,刚才在华文昌的逼问之下李亚峰虽然显得窘态百出,为此群妖心中不屑,纷纷大声责骂,但这毕竟是乍听之下的义愤,没人往深里去想,腾蛟真人的话在情在理,群妖中心思细密的也开始觉得事有蹊跷了。

李亚峰在一边听了,心里感动无比。他一上来就中了华文昌的圈套,事情实在已经到了让他百口莫辩的地步,他自知无论是道法本领还是计策智谋都远不是华文昌的对手,一时之间满腔冤气,心也灰了,要不是华文昌突然提到了兄弟曹暮,李亚峰没准儿就真的束手待毙也说不定;尽管后来也打算要放手和华文昌一搏,但对无定乡中群妖却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可就在这个时候腾蛟真人出来为自己讲话,李亚峰的眼角顿时湿润起来。

华文昌也有些意外,没想到李亚峰竟然在几天之内就让腾蛟真人对他心服,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出头替李亚峰说项。不过华文昌和无定乡中群妖相处了五百年,该知道的事情全都门儿清,怎么应对腾蛟真人也很明白。

“应兄,在下原不知应兄在此,若是知道的话,在下定当早日前来拜访,想来也轮不到华九为应兄……不过,在下毕竟是华佗门护法之人,门户中事倒也不敢不弄个清楚,想来不至于冤枉好人。”

华文昌的这句话在别人听来或许莫名其妙,但听在腾蛟真人耳朵里可就不同了。

腾蛟真人脸色连变数变,一颗心险些从口中跳了出来,心里只是在问,“华文昌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真身的?难道他真有鬼神莫测之机,天下之事无所不知?”

腾蛟真人当年被许旌阳剑断双翼,又受困于烟瘴金蚕蛊毒,跟头跌得太惨,所以他改换名姓,唯恐被人认出真身惹人耻笑,连和他双修的佘太君都不知道他的本来面目,也就是几天前在治愈蛊毒之后在酒席上让猪三猜了出来,但也没有说破,可华文昌是凭了什么知道的?居然直接称呼自己“应兄”?

腾蛟真人这一惊非同小可,犹疑之下,华文昌又说了下去。

“应兄,本门一向以医传世,也没有什么太过严苛的戒条,华九虽然不肖,但在下也并不打算害他性命,只是这华佗门门户执掌之位……”

华文昌微微一顿,接着说,“只是这华佗门门户执掌之位,华九是坐不得了,本门之中,也容不下一个欺师灭祖之人!”

到现在,终于从华文昌口中说出了“欺师灭祖”四个字,话中之意更是明白:李亚峰被逐出华佗门的门户。

华文昌又向四方一揖,朗声说,“众位朋友俱都是见证,今日华某召告天下,华九——李亚峰无德无能,华某行门户护法之职,将其逐出门户!”

这几句话说得响亮之极,珊瑚集中群妖听得清清楚楚,大家还都是第一次知道“九先生”、“华九”的本名是“李亚峰”,这些人都是认老理儿的,不禁都叹息起来:被逐出门户这几个字说来轻巧,但实际上不啻是宣判了“九先生”的死刑,门户中的祖师连他在门户中的名号都给废了,直接叫开了他的本名,这就是不认他了!天下的修真之士,不管是妖精还是凡人,受了这种奇耻大辱,就是自杀以谢门户的传艺之恩也不能洗清自己的一身罪孽。但事已至此,群妖也都想不出除了自杀之外,“李亚峰”还能有什么别的出路。

但李亚峰自己却不这么想,他脑子里根本就没这个概念。

事实上,一来李亚峰根本就没把华佗门当回事儿,二来他是个二十一世纪的高中生,虽然也算是认老理儿的,但什么“逐出门户”之类的东西他才不在乎。说白了,所谓的“逐出门户”在他心里的意思顶多也就是让学校给开除了而已,大不了再找一家别的学校就是了,就是全雷州全中国的学校都开除了他,难道就不能请家庭教师了?

“靠!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你费这么大劲就是要开除老子啊?早说啊!老子早就不想干了!”李亚峰毫不在乎地嚷嚷了起来。

李亚峰这几句话当真是语惊四座,骇人听闻。群妖基本上都是古代就在无定乡中清修,很少有人对外界的社会变革感兴趣,一个个全是老脑筋,耳中听见李亚峰不把自己所属的门户当回事儿,胆子大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差不多所有人都呆了。

李亚峰对外界的反应并不关心,低着头脑子转得飞快,只是在想办法,他心里知道,华文昌处心积虑地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绝不会只是为了把自己逐出华佗门这么简单,但这会儿他也想开了: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不是华文昌的对手,那就只有见招拆招,胡搅一气了。虽然周谨的魂魄是一定要抢回来的,可现在绝对不是时候,只有照着王琦声刚才的话,找机会溜出无定乡,赶紧和曹暮、王信会师商量对策才行。

想到这里,李亚峰心里一动,又把目光投向了南宫飞燕。刚才南宫飞燕和华文昌一起出场,在自己受到华文昌诬陷的时候也没站出来说话,李亚峰已经明白,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自己无法再从南宫飞燕那里得到帮助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南宫飞燕也在向场中看着,她好歹是在雷州外国语学校当语文老师的,对李亚峰这么答复并不意外,但她也知道华文昌的打算,满是歉疚的目光和李亚峰在空中一交,便把头转向了一边。

“哈哈,原来姐还是有良心的,只不过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了!她觉得抱歉,但又不出来替我说话……那就是说老子就算是活罪难免,但死不了!”南宫飞燕的态度给了李亚峰信心,他反而不怕了。

——事实上,从李亚峰被华八连哄带骗地拐进华佗门之后,他经历的都是一般人十辈子也碰不上一件的奇事,早就养成了见怪不怪和“除死无大事”的想法。

华文昌对李亚峰的反应早在意料之中,心里也在暗笑,不过,他要的就是李亚峰这种态度。

“李亚峰,你既然对脱离本门毫不在乎,那倒也正好,等我在你身上追回本门道法之后,你便与我华佗门再无干系,你再要做什么也不是我这个华佗门的护法之人所能管得了的了。”

说着,华文昌手一晃,拿出了一把金光闪烁的细针,冲李亚峰一招手,说,“来,让我封住你的经脉。”

“不来。”

李亚峰的飞行速度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快过,话音刚落身子已经在四周的群妖外面了。一边逃李亚峰还一边嘀咕,“追回道法?别逗了!开什么美国玩笑?老子练到现在这个地步容易嘛!还说封就让你给封了?我说你怎么要把我逐出门户呢,合着在这儿等着我呢!老子不干!”

——虽然对华佗门没什么眷恋,但李亚峰对自己现在这一身本领还是很珍惜的。

“你知道你走不了的。”华文昌如影随形,也没见他如何飞身做势,突然间就拦在了李亚峰的身前,要不是李亚峰及时刹车,直接就会撞到华文昌身上。

如果换了别人,华文昌可能还有有心情戏耍他一下,但华文昌面对的是五百年前的自己,实在提不起兴趣来,手一伸,抓住了李亚峰的袖子,抬手就要下针。

“靠!老子压根儿就没想走!你着家伙吧!”

李亚峰身子一沉,向下疾落,把半截袖子留在了华文昌手里,与此同时,刚才被华文昌甩到地上的越王八剑中剩下的七口流星般飞起,越过李亚峰的身子,直刺华文昌要害。

华文昌看看手里的半截衣袖,苦笑一声,金针入怀,反手运起诛仙剑,东拨西挡,用剑身的平面把七剑的攻势给化解了——本来华文昌只要用剑锋去架的话,这七口宝剑也会像真刚剑一样完蛋大吉,但华文昌在拿出诛仙剑的时候顺便确认了一下,放在他腰间乾坤袋里的真刚剑也变成了两半,华文昌可不想在毁了李亚峰的兵刃的同时把自己的宝贝也给废了。

李亚峰知道剑阵对华文昌没什么作用,所以只是在七口宝剑上运上真气,只求挡华文昌一下,趁着华文昌招架的时候,李亚峰一回身,狠狠叹了一口气,“靠!赔本就赔本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