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第八十七章枭雄的末路是另一个英雄的诞生

第八十七章枭雄的末路是另一个英雄的诞生

作者:gongheh

“你……你……你……”

刚才还在发狠的黑光上人一见猴八手上的紫色珠子,立时惊得呆住了,霎时间面如死灰,口中只在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紫焰邪雷阴毒过甚,本不足取,我练它也只是为了对付你刚才说的神仙,从来没打算用在咱们妖怪自己人的头上,看样子今天是要破例了?”猴八这几句话说得倒是比较正经,可马上就又嬉皮笑脸起来,“黑光,你不是好人,我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咱俩亲近亲近?哦,对了,忘了说,紫焰邪雷逢九则入的确不错,我这个小乖乖比你那个好像多用了九万生魂,嘿嘿,你可要小心一点儿了。”

猴八还没把话说完,黑光上人就已经心丧若死。紫焰邪雷是他为独霸无定乡而留在最后的杀手锏,当年开始祭炼的时候足足苦思了三年才下定了决心,不说收集生魂的辛苦,祭炼之时更是惊险万状,几次差点儿被生魂反噬万劫不复,受紫焰邪雷的阴气影响甚至性格也有了变化。为此黑光上人有时着实后悔,只觉自己下的苦功颇为无谓。但自己毕竟练成了,而且是在悟出紫焰邪雷逢九则入的规律之后下狠心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生魂祭炼,威力比传言中的紫焰邪雷大了十倍还不止,自觉独步天下,心底也自安慰,只等时机成熟,靠紫焰邪雷之助应该不难收服无定乡。

可如今却看见自己为了夺天妒丹第一次在人前外露的紫焰邪雷在猴八面前不值一晒,他手中同是紫焰邪雷,但与自己的相比居然已经凝练成形,威力自是不用说了——原来自己辛苦半生却不过是井底之蛙,刹那间数百年来的辛劳一起涌上黑光上人的心头,不由得百感交集,心灰意懒。

“八……八叔,还是让小侄来吧。”李亚峰让猴八所说的什么“多用了九万生魂”给吓着了,他多少也学了些道术,就在华佗门的医书之中也曾提到所谓的“生魂”就是刚死之人的魂魄,“九万生魂”?李亚峰不会愚蠢地认为猴八会等在战场或是医院里收集这种东西——那他是从哪儿弄来的?李亚峰不敢深想下去了。

“啊,贤侄说的也是,你八叔我总不能抢了贤侄的功劳。嘿嘿,贤侄尽管宽心,黑光这厮要是不用他那什么紫焰邪雷倒也罢了,他要是真傻到敢用那玩意儿出手的话……海纳百川,都得跑到你八叔手里这个小乖乖身上,到时候再反噬回去,黑光这厮的乐子就大了……”猴八点点头,后退几步,却把自己手中的紫焰邪雷又往上升高了几分,一双怪眼冷冷地瞪住了黑光上人。

猴八不经意间的几句话让刚才还不敢多想的李亚峰陷入了深思:原来猴八能轻而易举地收服黑光上人的紫焰邪雷?那刚才黑光上人用紫焰邪雷杀人的时候猴八为什么不管?

李亚峰摇摇头,心中恍然大悟。

从这些天和猪三等人的接触中李亚峰已经隐隐约约想到了,但现在他才算是真正明白。

猪三等人对无定乡中群妖的性命安危根本不放在心上,他们真正在乎的是和自己亲近的人,所以猴八才会对黑光上人刚才的滥杀无动于衷,花七冲到紫焰邪雷之中也是只救出了一个海青,并不肯为别人多费一分力气。

这或许是因为猪三等人的实力太过强大——就是黑光上人这种能举手间杀死几千妖精的人物他们都能完全不在乎——从而导致他们对身外的事物漠不关心。可这样说来,无定乡中的乱子再大实际上对他们来说都是无关痛痒的,到现在为止他们没有把无定乡中的妖精全都杀光的理由可能只在于——麻烦!

原来这些人平时说的那些话的确全都是真的!

李亚峰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个结论,但他不得不承认,当自己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还是吃惊不已。

同时联想一下花七平日里动不动就冷冷地说要杀光什么,再想想猴八嘴里的“九万生魂”,李亚峰一方面为自己现在已经被猪三等人所接受了而感到一万分的庆幸,另一方面也冒出了当初天庭趁火打劫诛杀他们并非要斩草除根似乎也情有可原的念头。

这是个危险的念头。

——那我这个华佗门的“逆天”又是怎么回事?我还能理直气壮吗?

李亚峰头一次为“率性而为”这四个字背后所代表的涵义感到困惑了——他甚至忘了自己面前还有一个黑光上人。事实上,就是李亚峰还记得他也未必会再有什么行动:李亚峰除了不由自主地对做出傻事的黑光上人有几分怜悯之外,对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也感到了一丝可笑。

迷惘,有时会令人大彻大悟立地成佛,但无疑不是现在——这甚至让李亚峰陷入了险境。

猴八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黑光上人被猴八手上用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生魂炼制而成的紫焰邪雷弄得心灰意冷,但很奇怪的,黑光上人的手下却没有丧失斗志,一个个叫着“大哥”,要代黑光上人出战,都说着要拼死杀出一条血路保着黑光上人逃出无定乡再作计议。

不得不说,黑光上人毕竟是个枭雄。他首先喝住了部属的妄动,惨然一笑,冲李亚峰开了口。

“华九,老子输光了家底。不过,老子输得不冤!算错了无定乡八老的本事也就罢了,连你一个小小娃儿都有跟老子叫板的胆儿,智勇双全啊……”

黑光上人长叹一声,“老子认了!华九,你且接下老子这最后一击,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话音未落,黑光上人身形展动,并没有用紫焰邪雷,而是拿一把金背砍山刀狠狠地冲李亚峰劈了过去——力劈华山!

可以想见,如果李亚峰清醒着,没有去思考“关于正义”这个永恒的谜题,博览群书并且让无数人不得不去“博览”他所写的书同时还要对他充满仰慕之情的李亚峰或许可以招架得住这一刀,就算招架不了至不济也能躲过去,甚至还能为黑光上人这一刀中的所包含的感情写出一篇极为出色的散文来。

黑光上人这一刀中没有任何花巧,也没有掺杂丝毫的道法,只是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一记“力劈华山”,这一招李亚峰在小时候刚开始学武的时候就会了。黑光上人也很明白,只要李亚峰随便用点儿什么法术就能把自己的刀挑飞,他只是盼着李亚峰能像自己看重他一样看重自己,直接架住也就算了。

这一刀中充满了黑光上人的悲怒沮丧无可奈何的心情,尽管妖精们的寿命都很长,差不多所有人都精通武学,但还是都让黑光上人这一刀给镇住了。一时间,珊瑚集中鸦雀无声,只能听到烈烈的刀锋破空的声音。

群妖——甚至包括了知道大势已去的黑光上人的部属在内——也许都在期待着李亚峰能漂亮地接下这一击,就算在接下这一击之后顺手削下黑光上人的脑袋也无所谓,至少,这会让黑光上人有个适合他身份的下场。

黑光上人的确是一方之雄——在黑光上人劈出这简朴的一刀之后已经没有人会有反对意见了,就连猪三等人也在点头赞许。

可李亚峰还迷糊着,看见刀锋临头了,他只是顺口嘟囔了一句,“原来武侠小说里说的也都不假,反面人物果然都不用剑……”

谁也没有想到李亚峰的反应会是这样的,猪三、马五、花七、猴八、南宫晓艺、佘太君、腾蛟真人、玉鼎、玉磬……都呆住了。

黑光上人更是糊涂,眼看着自己的刀口要把“华九”劈成很均匀的两半,可他却不闪不避,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他要重演当年华五和铁背苍狼精的追杀闹剧?不能吧?

黑光上人虽然不解,但刀锋并没有丝毫的犹豫,李亚峰似乎已经必死无疑了——就算李亚峰已经练成元神,事后也能凭着乾坤袋中的灵药复活,可赛珍大会真的就这样收场吗?那才真成了一个笑话。

◎◎◎在珊瑚集的上空极高处,有两个人把赛珍大会上发生的一切都收在了眼底。其中一个也为场中李亚峰的反应呆住了,另一个却自始至终保持着清醒和理智。

“不对了……全都不对了……”这个人一直在重复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现在就出手吗?”在黑光上人的刀锋已经劈到李亚峰头顶的时候,这个人低低地问了自己一声,似乎想要有所动作。

就在此时,场中突生奇变!

黑光上人的刀锋劈了下来,但并没有劈到李亚峰的头上,他劈空了。

黑光上人的身子顺着刀势在空中滴溜溜打了几十个转儿,斜斜地向地面坠去,而他的下半身却在这之前就掉到了地上,激起一片灰尘。

——黑光上人在刀锋触及李亚峰之前就被人腰斩了!

在黑光上人原在的地方现出了一个峨冠博带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的身形,他手中拿着一把非刀非剑的奇形兵刃,长出一口气,擦去额上的冷汗,冲李亚峰深施一礼,“王琦声见过九先生。”

王琦声从一开始就在,只不过用他最拿手的本事隐去了身形,暗中保护着李亚峰,始终没有离开李亚峰身边半步;事实上,力劝李亚峰在赛珍大会上要有所表现最终入主无定乡的王琦声也许比猪三等人更加在乎李亚峰这个人所代表的意义。

而李亚峰在因天妒丹所起的一系列混乱中的表现完全出乎王崎声的预料——李亚峰做得实在是太出色了!王琦声为自己的眼光十分骄傲,同时,他对保护李亚峰的工作也更加上心了。

李亚峰还没有精通《化经》上所载的道法,并不知道自己的身边一直跟着个人;就像他曾经瞒过猪三等人一样,王琦声也瞒过了珊瑚集中所有的妖精。

王琦声在无定乡中以“王家家主”、“贤王”而著称,更在暗中主持着报复当年讥笑自己的散仙们并且在现代社会建立妖精帝国的大计,看似应该也是个霸主型的人物;但王琦声自己最清楚,更适合自己的位子是一个冷血的谋士,甚至是个精明的管家,绝不会是“第一把手”,他给自己找到的“第一把手”是李亚峰。所以,在赛珍大会之中,王琦声尽量让自己保持超然的地位旁观一切,冷静地判断分析——这让他在包括猪三等人都傻眼的情况之下救了李亚峰一命。

可是,很显然的,李亚峰并不领他的情。

黑光上人被腰斩,王琦声向自己行礼,突如其来的事变让李亚峰清醒了过来,他根本没有理王琦声,甚至还带着鄙夷的目光望了他一眼,接着回身几个起落就将黑光上人分成两半的尸身捧到了自己的手中。

“华九,算你了得,你竟然还埋下了这么一着伏兵!”黑光上人肉身已死,但元神未灭,在一片黑雾之中探出头来,冲李亚峰嚷道。不过显然王琦声的一击让他的元神也削弱不少,话虽狠,却有气无力。

黑光上人突然被王琦声腰斩,这个结果太出人意料了,顿时围在周边的群妖中就是一阵骚动,但大都没有更多的反应,毕竟傻瓜也知道,只要元神尚在,虽说道行定会大减,再找个合适的肉身就算再难也并非无望,更何况黑光上人已经注定了必死的命运,无须惊慌什么;猪三等人也没有动作,只是作壁上观。

但黑光上人的部属就不同了,这一百来人直接炸了锅,气势汹汹地朝王琦声就扑了过来,眼看就是一场混战。而且,不言自明,混战的结果必定是黑光上人的元神加上他的部属统统形神俱灭——在黑光上人部属们的脸上也都有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住手!”黑光上人大喝一声,虽然声音更加微弱了些,但大家都听得清楚,黑光上人的部属们也都停了下来,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大哥!绝不能就这么算了!王琦声这个直娘贼暗算大哥,兄弟们拼着都死在这里也要把他给做了!”

黑光上人部署中跳出一个大汉,眼中噙着泪,声音都有些呜咽。

“大哥!让兄弟们动手吧!”

“大哥!下令吧!”

“大哥!兄弟们要为你报仇!”

“大哥!俺这条命是你给的,今天再还给你也值了!您就下令吧!”

黑光上人的部属中纷纷了响起同样的声音,众人望向王琦声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怨毒。就连在外围的群妖中也有了叫好的——王琦声偷袭的这一手实在是太不高明了。

“大家不要叫了,听老子说话!”黑光上人叹息一声,冲王琦声开了口,“琦声,你我在无定乡并称贤王恶黑,说实话,老子一直不服气和你并列,可今日一看,老子实在是不如你……”

王琦声脸上毫无表情,转身飞至李亚峰的身后站定,竟然一言不发,对黑光上人的哀叹毫不理睬。

王琦声这无疑是表明了把李亚峰认作主君的态度,群妖中又是一阵骚动:谁会想到华佗门掌门入无定乡不足半月,在做下众多惊人之举之余竟然还收服了王家家主贤王王琦声?

“琦声……”黑光上人的元神微微颤抖起来,“你比我聪明……祝贺你,你终于找到了你一直在找的……”

到现在为止,黑光上人是第一次在话中没有自称“老子”,群妖中细心的注意到了,心中都涌上了对末路枭雄的慨叹哀怜之情。

“唉……”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珊瑚集中的叹息声此起彼伏,连成了一片。

在群妖的目光为黑光上人的元神和王琦声所吸引的时候,李亚峰并没有闲着,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李亚峰先是在空中将黑光上人分为两截的肉身对到了一起,又拿出两粒药丸,一粒塞到了黑光上人的嘴里,另一粒直接放入了黑光上人肉身断开的地方,手一晃,一团火光之中,一柱青烟袅袅升起。

“华九?你要做什么?”黑光上人的元神首先注意到了李亚峰的动作,刚问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元神不由自主的重又回到了肉身之中,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口中一片清香,一道津液似乎有灵性似的,直接穿过了喉咙。紧接着,黑光上人就觉得浑身精气充沛,不禁仰天长啸,啸声直上青天,久久不息,再低头一看,原本分成两截的身子已经连在了一起,一丝儿伤痕也没有留下。

大惊之下黑光上人下意识地让真气流转全身,顿时又惊又喜。

原来刚才被王琦声一击腰斩之时黑光上人自知无救,真气早泄,王琦声所用的兵刃又有些邪门,竟趁机吸收了自己不少道行,以至于自己被兵解化为元神之后只能勉强具形,别说再找个肉身,时间一长必定会被罡风吹散。只不过黑光上人只以为必无幸理,也没怎么在意。可这会儿不同了,不仅肉身丝毫无损,与元神完全契合,连受损的道行也比自己一开始时增长了不少。

“上人。”李亚峰这时也不再“黑光”“黑光”地叫了,更把刻薄的话都收了起来,深深向黑光上人施礼,无比诚恳地说,“上人,上人能令部属归心,甚至抛却生死,足见上人待友有情有义……说句让上人见笑的话,小可就是能交上一个这样的朋友,真是死也甘心了。是以小可对上人着实佩服得紧,擅自出手治愈上人之伤,还望上人莫怪。”

没等黑光上人对答,李亚峰又接着说,“上人行事或有不当,但事已已矣,更何况华九初入无定乡,不敢对无定乡中事多加置喙,还要请猪三叔处置为是。只是小可愿奉劝上人一句,四海之内皆兄弟,无定乡中人更都是同道,若是上人能将对待自己朋友的胸怀再放宽些,想来应该也无今日之惨事了。不过无论如何,小可还是愿交上人这个朋友,等赛珍大会和猪三叔那里事了,小可愿将天妒丹用法对上人和盘托出,不知上人以为如何?”

李亚峰这一手耍得漂亮之极!

李亚峰隐隐然已经成了无定乡的领袖,猪三等人自不必说了,连王琦声也站在他的一边,无定乡中纵然再有人存有二心也绝对不是对手,是以李亚峰这会儿说出来的话只怕比圣旨还要管用,可他竟然还礼下黑光上人!这首先就让群妖吃惊不已,自然,多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想法的黑光上人的部属听“九先生”这么捧黑光上人和自己一伙,更加是感激得五体投地了。

这还不算,李亚峰居然要在猪三处置完黑光上人之后把天妒丹的用法讲给他听!李亚峰的潜台词中当然是有不管怎么处置黑光上人都不会要了他的命的意思,可已经没人理会这个了——李亚峰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说要给黑光上人天妒丹!

且不说珊瑚集里惊叹、佩服、艳羡……种种声音,黑光上人的脸色在刹那间就连变了三次,等确定了李亚峰没有在开玩笑的时候,黑光上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九先生,我平生从未服人,如今也不说什么服了你九先生的话了。可到了这个地步我要是还有脸要九先生的天妒丹,那我羞也羞死了!罢了!九先生,我黑光欠你一个人情外加一条命,九先生什么时候要用的话,黑光双手奉上!”

说着,黑光上人把腰斩之后都还紧紧握在手中的装有“天妒丹”的瓷瓶往李亚峰手里一塞,哈哈大笑。

“他奶奶的!不要这东西了!见鬼!老子心里反倒舒坦了!”

说完,黑光上人转身走到猪三跟前把头一低,“猪三,九先生让老子听你处置,你就吩咐下来吧!”

猪三先是一惊,接着也哈哈笑了起来,拍拍黑光上人的肩膀,飞身到了李亚峰旁边,大声说,“无定乡的兄弟们,黑光这小子该打!他毁了咱赛珍大会的会场!至于那些死在紫焰邪雷底下的,差不多也都是利欲熏心的东西,死了就死了吧!省得给咱无定乡丢人!知古斋的那些掌柜的虽说冤枉,有俺贤侄在这儿,老猪也会在黑光这小子的那什么破紫焰邪雷里头抠出他们的元神来救活,大伙儿就别操心了!”

“是了!”群妖轰然作答,不仅珊瑚集,震得整个乾稷山都为之一颤!

马五也出来了,倒是没嚷,可说的话却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本届赛珍大会连出奇事,我们兄弟几个商量了一下,到如今也不必再开下去了吧?我家贤侄在凡间还有事情要办,早早结束也是好的。只不过……咱们无定乡第一奇珍是不是就该定下来了?要是大伙儿没有异议的话……问石子老弟,你出来说几句?”

“哎!来了!”问石子拖着一条刚才摔到白珊瑚上受了点儿轻伤的腿跑了出来,眼见现下无定乡中俱都心齐,他也不害怕了,乐呵呵地冲四周来了个罗圈儿揖,又给李亚峰见了礼,小声说了一句,“九先生,我腿上有点儿伤,等一会儿还想请九先生看看。谢了您哪!”

李亚峰含笑点头,问石子又是一礼,接着抬头放开嗓门叫了出来。

“众位,配方我就不念了啊……本届赛珍大会无定乡第一奇珍之号,为华佗门掌门华九九先生的天妒丹所得!”

◎◎◎“不对吧?无定乡的赛珍大会不是至少要开七天的吗?这才第一天,怎么第一奇珍的位子就定下来了?问石子,你先等等,看看我这口宝剑和那什么狗屁十全大死丹比起来哪个更像样些好不好?要不然,无定乡的赛珍大会可就要笑掉天下英雄的大牙了!”

一个绝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压过了群妖的欢呼声。

从珊瑚集的高空,两个身影缓缓落了下来,左边的一个大家都认识:无定乡八老之中狐六的结拜姐妹南宫晓艺的女儿南宫飞燕;而右边的那个,黑衣白眉,看不出年纪,只是……他的相貌和李亚峰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华文昌,终于在无定乡露面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