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第八十六章紫焰邪雷

第八十六章紫焰邪雷

作者:gongheh

 

黑光上人逞威,一出手就让几千妖精尸骨无存,连珊瑚集中的白珊瑚都给毁了,这本身并没有让一开始就留在地面上没有出手的妖精们吃惊——这些人自度差不多也不是办不到类似的事情。

但众人的脸色还是一下子都变得十分难看,原因在于黑光上人出手之时所用的招数实在是太过狠毒了:紫光到处几乎不留一点儿痕迹,这到底是什么法宝?

——当然,群妖中也有知道黑光上人所发出的紫光底细的,不过,这些人差不多都连招呼都没打就纷纷贴边儿溜了,留下来的大都是为了面子在硬撑,心里也早打好了见势不妙就师法第三十六计的主意。

这会儿,珊瑚集中虽然还有一万来人,但其中一半在空中不敢乱动,在地面上的又差不多刹那之间就不见了一大半,没有人出声说话,一下子就显得冷清了起来。

“七妹,你怎么回来了?”猪三皱着眉回头问。

“黑光这厮怎么会这一招?吓了小妹一跳!当时没能拦住黑光,那小妹自然要回来。这东西太难缠了,既然有人能毫不费劲就收了它,小妹为什么要下这个苦力?再说了,有咱们几个看着,还怕黑光这厮真把天妒丹给吞了不成?”

花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猪三等人身边,黑光上人发出的紫光虽然霸道却似乎没能让她受一点儿伤,还顺手把在白珊瑚上的海青给拎了回来,但她显然是心情不好,板着一张脸,语气中带出来的寒意几乎能把人给冻死。

“这……要是老夫没有看错的话,黑光他用的可应该是紫焰邪雷啊!这……众位不妨从长计议……”

“刀夫人,我大哥说得是啊,紫焰邪雷这玩意儿太过歹毒,太过歹毒!”

玉鼎和玉磬两兄弟倒是很够意思,虽然也知道紫焰邪雷的厉害,但并没有溜走,不过,两个人的脸色凝重之极,连花七话中说的有人能毫不费劲对付紫焰邪雷都没有听到,只是劝大家先退走。

“猪城主,没想到黑光这厮练成了紫焰邪雷,以猪城主兄弟之能自然不难对付,可事出突然,倒不如就先依了玉鼎兄弟……”佘太君带着她的灵蛇八卫也凑了过来,望着空中狂笑的黑光上人说——话中虽然捧了猪三等人一把,但也是对紫焰邪雷忌惮得很。

“佘妹,毋须多言。黑光这点气候不足为惧,只要猴兄一人出手就足够了。”腾蛟真人踱着方步跟在佘太君后面边走边说,他得李亚峰之助去了烟瘴金蚕蛊的蛊毒,已经完全站在了猪三等人一边,虽然道行还未完全恢复,但眼光却是一等一的,黑光上人的紫焰邪雷究竟有了几分火候他心里清楚得很,撇了一直一言未发的猴八脸上的紫气一眼之后心里就更加了然了。

“大家都是长者,再说,这到底是因小侄的天妒丹所起,还是让小侄先出面为好,若是小侄不成,再请众位出手不迟。”

李亚峰突然插话,让大家都吃了一惊,刚想劝阻拦住,但李亚峰在开口的时候已经飞身而起,朝着黑光上人的方向飞了过去。而且说到底李亚峰也算是一门之长,既然他开口了,猪三等也不好阻拦,只得都随着李亚峰向空中飞去。留在地面上的黑光上人的部署差不多有个一百来人,见势也都朝黑光上人身后而去。

黑光上人出手到现在并没有多长时间,李亚峰在一边看着,刚开始的确吓了一跳,但他是在场众人中唯一一个知道黑光上人出手抢夺的那个所谓的“天妒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一想自黑光上人以下这帮妖精为了抢吃毒药大打出手,李亚峰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再听花七说了大家伙儿能在黑光上人吞下天妒丹之前阻止住他,李亚峰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那样的话就是肯定没什么危险了?那不如先让我试试?反正这几天也学了不少东西。

——也许李亚峰是沾了什么也不知道的光,对所谓的“紫焰邪雷”并不怎么害怕,但他这一番动作在珊瑚集中那些见识广博的妖精们的眼里就不一样了,试想堂堂华佗门掌门怎么能不知道紫焰邪雷的厉害?他这是绝对的艺高人胆大啊!

李亚峰没想更多,他只是在心里纳闷:“奇怪?书上都说第一次看见别人杀人或者是自己杀人的滋味都好不了,老子怎么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完全不在乎?是不是前几天在雷州给人看病看多了,见惯了快死的人的样子就连死人也无所谓了?要不然就是因为老子连死人都能救活?”——这想法倒也八九不离十。

黑光上人看见李亚峰朝自己飞了过来,止住笑声,大喝,“华九!天妒丹是老子抢了!你想怎么样?”

李亚峰飞到和黑光上人齐高,仔细打量了一下。可能是修炼到一定程度以后妖精都能遂心改变自己的形貌,黑光上人长得也颇为不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一双浓眉,两只大眼炯炯有神,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李亚峰暗中叹了一口气,心说,“看你这样子应该也不笨,可怎么就是不开窍呢?你要抢这玩意儿总是为了要吃吧?抢到手了还不赶紧吞下去?就算不马上吞下去的话至少也该赶紧溜走啊?怎么光知道乐呢?难道真跟小说里写的一样,凡是反面人物不管长得怎么样都是白痴?而且……他这不是在说废话嘛!都弄成这个样子了,就真是弱智也知道是你抢了……”

毕竟李亚峰经验太缺,他并不知道他能想到的黑光上人也早就都想到了。只是天妒丹的配方实在太惊人,黑光上人虽然一千一万个想立刻就吞了它,但谁知道吃了以后会不会需要当场运功化开药力?没准儿还要闭关上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奏效……另外,黑光上人也并非不想赶紧离开,只是李亚峰虽然没有注意,可黑光上人却是明白得很,刚才花七在紫焰邪雷的范围之内里同样出入自如,居然还有余力救走海青,这就有些不妙;更何况地上猪三等人的目光紧紧锁住了自己,只要自己一动,立刻就会露出破绽,到时候就是一个只能挨打无法还手的局面。黑光上人只好诈作得意,摆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再伺机而动。反正要抢的天妒丹已经得手,这可是华佗门的镇门之宝,猪三等人投鼠忌器,没准儿就会给自己留出机会逃走。

李亚峰无从得知黑光上人的想法,可他是唯一一个知道黑光上人不惜下毒手得罪整个无定乡抢走的“十全大死丹”的药效是连大罗金仙吃了也会被“补死”的,所以李亚峰心中只顾了叹息,没有答话,望向黑光上人的目光更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李亚峰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可让李亚峰这么盯着的黑光上人却受不了了,差点儿没给气死。

“华九!你究竟想要作什么!”

李亚峰还是没有反应,不过他的眼神不仅是像在看白痴了,甚至又多了几分怜悯和同情。

“老子把话说在头里,你要是客客气气的让老子离开,那天妒丹老子只要一粒,剩下的以后自然会给你送回来,可你要是非动手不可的话,老子就把你华佗门的镇门之宝给毁了!咱们一拍两散!”

黑光上人让李亚峰的目光给弄得莫名其妙,不知对方深浅的情况下自己心里就有点儿慌了,话中带出了色厉内荏的意思。

猪三等人就在李亚峰的背后,虽然看不到李亚峰的表情,却把黑光上人的反应都收在眼底,不由得微笑起来。同时,马五第一个伸出了大拇指,众人也纷纷点头,都在心里称赞李亚峰果然不愧是一门之长,仅仅凭着“逼视”的目光就能让道行极高的黑光上人失了方寸。

黑光上人的“镇门之宝”四个字一出口,李亚峰再也忍不住了,“噗”地笑了出来,不过,他倒是也没忘了说话,只是说的有些刻薄。

“我说,那个什么什么黑光?还上人?你要上谁啊?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儿抢天妒丹?我问你,我华佗门的药是随便就能吃的吗?”

李亚峰是带着笑说的话,可他说完之后,不光是黑光上人一愣,整个珊瑚集中所有人都愣了——是啊,华佗门的药是随便吃着玩的吗?华佗门医术天下无双不假,可正是因为这个,华佗门的灵药的用法根本就没人能知道!就算是抢到手了,不会用不是白搭?更何况现在说的是“华佗门第一奇药”,“华佗门的镇门之宝”天妒丹!就是用法上有个几十道工序也是应该。

“众位朋友!”黑光上人一傻眼李亚峰就神气了,冲着珊瑚集里的所有人高声说,“众位朋友盛情小可心领了,但众位朋友不必出手,且让黑光上人把天妒丹吃了就是。”

李亚峰的话虽然是冲着珊瑚集中群妖所说,但实际上却只是说给黑光上人一个人听的,而且,让李亚峰这么一挤兑,黑光上人要是不吃天妒丹的话反倒不行了。

事实上,大家心里也都清楚,除了这会儿在李亚峰身后的猪三一伙人之外,珊瑚集中其余的虽然还有个一万多,但还在浮在空中上下为难的就占了一大半,这些人都是想趁火打劫抢走天妒丹的,剩下留在地面上的那些故作清高的人物虽然刚才都自矜身份没有动手,但说不得,这些人里只要有了更适当的机会就想把天妒丹据为己有的至少也有八成。可李亚峰把话这么一说,却把所有人都当成了他的朋友,让黑光上人一伙彻底孤立了。

这时珊瑚集中群妖也都醒悟了过来,反正天妒丹这东西自己是绝对捞不上的,就算是到了手只要没有“华九”的指点也不知道怎么个用法,而且猪三等人明明看见了黑光上人所用的招数如此毒辣却还能不当回事儿,这更说明了他们的实力一定比黑光上人强横,再加上他们背后还有威名赫赫的华佗门呢?既然如此,何不顺杆儿就爬?跟华佗门扯上关系又不是坏事,求还求不来呢!

不知道是谁首先喊了一声:“听凭九先生吩咐!”顿时,珊瑚集中群妖都纷纷嚷嚷起了类似的话,在空中的那些妖精也都顺势落地,只是仰头看着黑光上人怎么处理眼前的局面,大有“只要九先生吩咐下来,看咱们一拥而上撕碎了你老小子”的意思。即便还有个别打着别的算盘的,在这个大环境之下除了拥护李亚峰之外也作不出什么别的来了。

猪三等人在李亚峰背后更是连连点头,心里对李亚峰越来越是佩服:仅仅凭一句话就化解了众人左右为难的局势,更让众人都站到了一起,这临机应变收买人心的本领可绝对不是一般有勇无谋的匹夫能做得到的——天知道,李亚峰只不过是得意之余顺口一说罢了。

黑光上人这会儿虽然对珊瑚集中群妖的态度并不怎么在乎,但李亚峰的话却让他有了悔意:是不是真的太过鲁莽了?黑光上人在这样问自己。

但黑光上人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枭雄人物,眼前虽然骑虎难下,却也还没到一筹莫展的地步。

“华九,听你话里的意思……这瓶子里装着的不是你华佗门的镇门之宝?”黑光上人眉毛一挑,问了出来。

黑光上人把话题这么一转,不仅用不着当场硬吃天妒丹,反而将了李亚峰一军:李亚峰如果说不是的话,首先李亚峰就骗了整个无定乡,肯定人心尽失;如果李亚峰说是,那么自己所处的局势就没有改变,完全可以凭着毁了华佗门的镇门之宝为借口让他们不敢对自己如何,只要能脱身,不愁日后找不到天妒丹的应用之法。

“天妒丹虽是本门第一奇药,但不是什么镇门之宝。若说本门有什么镇门之宝的话,那就是对朋友的信义!小可入无定乡是为交友而来,所以才用本门第一奇药参加赛珍大会,这就是小可对无定乡中众朋友的一片诚意!不料这却让众多朋友丧在你的手上,小可追悔无极!若是适才众朋友的元神尚在,小可纵然用尽本门灵药也要让他们重生!休说这些,黑光,你不是要抢天妒丹吗?你且先把它吃了,然后再与小可一战!小可要让你知道,我华佗门逆天而行靠的不是什么灵丹妙药,靠的是一腔赤忱、天下朋友,还有这掌中三尺青锋!”

说着,李亚峰手一摆,越王八剑中的掩日剑便擎在了手上,狠狠瞪住了黑光上人。

李亚峰的一番话说的是义正词严,不仅把黑光上人驳得无话可说,珊瑚集中群妖更是纷纷拍手大赞,还有细心的听李亚峰话中提到了只要元神尚在他就能把刚才丧在紫光之下的几千人全都救活,一个个都从心底里往外惊叹出来。更有几个自思能与紫焰邪雷一抗的人物也被李亚峰的话说得热血往上直涌,飞身到了李亚峰旁边开口,“不用污了九先生双手,黑光这厮作恶多端,让俺替九先生结果了他!”

有了领头的,群妖不管道行高低,都纷纷飞身而起,一个个都叫着类似的话,把黑光上人一伙百来人围在了中间,看样子只要李亚峰一开口,一拥而上,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这些人给淹死。

殊不知李亚峰这些大义凛然的话也是被情势给逼出来的,在事先和猪三等人定下的计划中只提到了让李亚峰拿出一件宝物来在赛珍大会中夺得“无定乡第一奇珍”的称号,再摆出一副与无定乡八老同进退的姿态来就是了;虽然也都说了要李亚峰在适当时机立威,并把华佗门的宗旨是“逆天”透露出来,但多数的事情是由猪三他们去做的——别的不说,李亚峰在赛珍大会结束之后还得立刻回去,“凡间”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

可李亚峰的天妒丹勾得黑光上人当场动手,这首先就在意料之外了,李亚峰本身又让王琦声的请他做无定乡之主的那一番话弄得心烦意乱,虽然说不上已经有了这个念头,但他下意识里也打算要凭自己的力量在赛珍大会上作出些事情;再加上话赶话的情势大变,现下势成骑虎的不仅是黑光上人,李亚峰也算是一号。

“华九!事已至此,老子也不用听你讲那些大道理。老子要了你的天妒丹,你若是识相,就把天妒丹的施用之法讲出来,老子留下一粒自用,剩下的还你,你也就用不着再趟这滩混水。之后猪三要是嫌老子坏了无定乡的规矩,那只管下手就是,老子绝不皱眉头!要给朋友报仇的也冲着老子来就是!可华九你要是不识相,老子自认对你不知深浅,不愿跟你打;不过……要是你宰不了老子,让老子拍屁股走人了,那只怕你在外面的家人朋友就得受池鱼之殃!哈哈,就算你宰了老子,老子在无定乡外的兄弟也不会不管!话说在头里,老子不是怕了你,是这会儿不愿再添上一个强敌,否则,老子还真不信你能在老子的紫焰邪雷底下全身而退!”

黑光上人让李亚峰的说辞一顶,思来想去也真没了办法,又不愿把已经到手了的天妒丹给还回去束手就擒,万般无奈之下说的这番话没有掺假。但这无疑是说黑光上人有信心和猪三兄弟外加无定乡群妖一斗,就是加上现在在黑光上人身后的一百来人,这也是个一百对一万的局面,可是说是狂妄到了极点。

但与之相对,刚才还群情激愤的无定乡群妖这会儿却没了声息,围在空中的人群甚至潮水般向后疾退了好远,满场都是“咝咝”的倒抽冷气的声音。

紫焰邪雷!果然是紫焰邪雷!

刚才群妖虽然在黑光上人的紫焰邪雷之下死了不少,但除了道行高阅历广的还真没有人想到黑光上人用的那片紫光原来就是紫焰邪雷,原因在于紫焰邪雷虽然是天下闻名的歹毒招数,但它的练法残忍之外着实太过艰难。

相传紫焰邪雷须用九百九十九名生于七月十五日的十五岁处女的生魂作引,然后再配以绝毒之物祭炼方得成功,不过紫焰邪雷的练法有干天和,所练之人即便隐藏再深往往也会遭天谴,就算躲过了天谴,炼制之时也是危难重重,一不留神就会被生魂反噬,落得个凄惨下场;只是一旦练成之后不仅大小如意收发由心,而且善破各类法宝,紫焰邪雷到处,纵然是道行再高也只能撑得一时,道行低的直接就会化为飞灰,元神更会被吸入紫焰邪雷之中再加其威势,是天下第一等的邪毒招数。

妖精中见识再少的也听说过紫焰邪雷的凶名,可李亚峰却莫名其妙,见黑光上人这么一说之后大家都往后退,不由得困惑地眨了眨眼,挠挠头——这是怎么了?

李亚峰光顾了琢磨紫焰邪雷是什么东西,没有答话,但黑光上人的面子上就下不来了,只得故作镇定地狞笑一声,掀开了底牌。

“华九,你不要以为紫焰邪雷奈何不了你,你可知道,紫焰邪雷逢九则入,越来越是凝练,老子的紫焰邪雷是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人的生魂所练,就是神仙见了也得退避三舍,这会儿再加上几千元神为助,威力更盛!你一个小小娃儿可不要不晓得厉害枉自丢了性命!你医术再高,到了紫焰邪雷里面难道还能再跳出来把自己救活吗?”

“啊!想起来了!”李亚峰根本没听黑光上人在说什么,脑中闪过前几天在猪三府上石室中马五曾经说过猴八在练的东西就是什么紫焰邪雷,很自然地回头向身后的猴八望去。

猴八从刚才黑光上人用了紫焰邪雷以后就没说话,这会儿看见李亚峰的目光向自己望来,猴嘴咧开一乐,背在身后的右手探了出来,向上一翻,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紫色珠子托在了他的手掌中间,向前走了几步,和李亚峰并列,怪眼圆睁,冲黑光上人哈哈一笑,开口问,“黑光,你说紫焰邪雷怎么着?”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