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第八十五章贤王恶黑——恶黑

第八十五章贤王恶黑——恶黑

作者:gongheh

 

问石子绝对不傻,他接过李亚峰硬塞给他的那张纸片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东西是个烫手的山芋,李亚峰就算有本事年纪也太小,恐怕是不晓得其中的利害,八成这个什么“华佗门第一奇药”的药方公布不了,所以他连打开都没敢打开。

但问石子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虽然表面上不得不作出一副无私的样子——要是真的看了等一会儿又不公布的话,谁知道事后猪三这几个心狠手辣的会不会把自己灭口——暗中还是用天眼透视了一下纸片上所写的内容。

凭良心说,问石子此举无非是为了好奇,并没有打偷偷记下药方日后依样画葫芦自己也炼制一份的主意,但问石子不看还倒罢了,这一看才看了不到三行就给吓晕过去了。

问石子一倒,珊瑚集中群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登时大哗,纷纷往李亚峰所在的位置涌来。

马五最是机警,问石子晕倒之时手上的瓷瓶和药方还没落地就上前一步一把抢了过来,一个转身到了李亚峰的背后,护住了李亚峰;猪三、花七、猴八、南宫晓艺也不含糊,几个人看似漫不经心地走了几步,刹那间就在四个方向上站定了位置,将李亚峰和马五守在了中间。

“他奶奶的!都没见过宝贝吗?这副德行!都跑过来干什么啊!怎么?想当着俺老猪的面儿抢劫?赛珍大会还开不开了?我看你们谁敢再乱!”猪三一声长笑,声遏九霄。

“三哥,看你说的,乱就乱呗,你老兄弟可不在乎!”猴八接口。

“八哥!我看你才是唯恐天下不乱!真要在无定乡开杀戒?别忘了规矩!”南宫晓艺打断了猴八的挑衅。

“南宫妹子说得是啊,无定乡里不准私斗杀生的规矩是咱们自己定下来的,不能破,不过……要是真的非破不可的话,为了不传出去让人笑话咱们,那就不能留下活口你说是不是?”花七脸上带着笑,可说出来的话最是吓人。

“乖乖,七姐,那会很累的啊……”猴八哭丧着一张脸抱怨。

这几人旁若无人地交谈着,摆明了没把珊瑚集中的两万妖精放在眼里,话说了还没到一半就有几个心存不轨或是不忿的想要挖苦他们几句,可虽然没见猪三几个人运功做势,人群中的嘈杂却完全被压了下去,整个珊瑚集中除了猪三等的对话之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冲到猪三等身边的也都被他们的气势所压,不管后面怎么样,死活不敢靠近猪三等身边一尺以内。当下也有不少老成的自度想要压下几万凡人的骚乱也许不难,可换了几万修行有成的人物却实实不能,不由得都心中骇然:“猪城主兄弟平日里并不如何显山露水,原来是深藏不露,本领竟然高明至斯!”

李亚峰被猪三等人护在中间,听着他们的交谈心里大叫不妙,“不是本来约好了的嘛!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给自己挣面子!可……可怎么搞出这么一出来?别再闹了!这几位可不是在说着玩,他们真有这个本事!你个老不死的问石子,你干嘛这个时候给晕了?谁暗算你了?不能啊?”

“哎哟!”在混乱之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原本没人注意的,马五却一下子飞身跳了出来,扶起了出声的人——被几个人踩在脚下的问石子。

“我说老财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晕了?哈哈,还真没看出来,你人缘不错啊!你这一晕,差不多整个无定乡的人都想给你报仇。不过你老人家既然没什么事儿,能不能给你的朋友们打个招呼?”

珊瑚集中群妖往前冲的唯一借口就是在李亚峰刚说完“不碍的”的同时问石子就倒了,“八成”是华佗门掌门听了猪三等人的阻止不说出药方,并打算灭问石子的口,几个心怀叵测的领头人鼓动他们的手下往前一冲,剩下的大部分顺着这个势头想要趁乱把“华佗门第一奇药”给抢到手,说穿了大家伙儿都是头脑一热,而且根本就没人在乎问石子的死活。可他们太过着急,冲在前面的把问石子给踩醒了。

群妖中本来就有相当一部分站在猪三等一边,这会儿也明白了过来;猪三等又显示了自己的实力,压服了众人;最重要也是最不重要的:问石子根本没事儿。这么一来,也没人再叫了,大家伙儿都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问石子。

问石子这会儿倒是完全清醒了过来,他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鞋印,更没有检查自己身上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势如疯虎一般仰天大叫起来,声嘶力竭。

“无定乡第一奇珍!无定乡第一奇珍!天妒丹是无定乡第一奇珍啊!”

问石子这么一叫把大家都叫蒙了——这是怎么了?问石子疯了?

马五微微一笑,“问石子,你也别乱叫,按照赛珍大会的惯例,无定乡第一奇珍要到大会结束才能选定,就算我家贤侄的天妒丹有入选无定乡第一奇珍的资格,就算你能肯定没有别人的宝物能比得过它,你也总要给大家一个理由才行不是?给,拿去!”

说着,马五一扬手,把装着天妒丹的瓷瓶和写着药方的那张纸片扔给了问石子。

“老五!你干什么!药方怎么能说出来!”猪三第一个不干了,冲马五一瞪眼。

“三哥,你放心,没事儿。问石子啊,你这就念念吧。哦,对了,你该回哪儿去就回哪儿去,到上面去念,让大家伙儿都听清楚,看看我贤侄的天妒丹有没有资格得无定乡第一奇珍的桂冠。”

“遵命。”问石子深深地望了李亚峰一眼,长躬到地。虽然听上去是在答应马五的吩咐,但都看得出来,真正让问石子心服口服的是华佗门第九代掌门和他的天妒丹。

问石子又冲李亚峰一礼,腾身而起上了珊瑚集的最高一层,清清嗓子,郑重其事地开始说话。珊瑚集中群妖也没有再闹的了,每个人都竖起耳朵,只等问石子一说就都记在心里,然后……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还管他什么赛珍大会不赛珍大会的,赶紧到外面去找药材,好好地把这“华佗门第一奇药”外加“无定乡第一奇珍”配出来再说。

“虽与惯例不符,但凭我问石子千年以来评遍天下奇珍异宝的眼光,本届赛珍大会无定乡第一奇珍的称号非华佗门第九代掌门九先生的天妒丹莫属!”

问石子的语气有些颤抖,他想得非常明白,不要说这一届赛珍大会,就是把千年以来赛珍大会上出现过的宝物都加到一块儿也绝对比不上自己现在高高举在手里的天妒丹。

“蒙九先生厚意,也为了给众位一个交待,现将天妒丹药方公布!”

问石子又清清嗓子,将手里举着的瓷瓶放在面前仲裁贵宾席的长案上,打开写着药方的纸片,就要开口念,此时,珊瑚集中静寂一片。

“天妒丹妙用无穷,夺天地造化,为天所妒,故名天妒,实为华佗门第一奇药。此丹共由百味药材精炼而成……第一味:万年雪参三株;第二味:柤稼柩树实一颗;第三味:瞻波异果二枚;第四味:七股仙人绦草去根四棵;第五味:七重叶九瓣那提槿花花瓣十八片;第六味:煎碱卤水不浮三千年生石莲七朵;第七味:轻骨游龙粟一升八合;第八味:环宝种凤脑桃芝五枝;第九味……”

问石子刚把第一味药给念出来,珊瑚集中群妖的心就都凉了。

——啥?万年雪参?还得三株?开什么玩笑!

再往下听几味,就连无定乡中道行最高的几个也彻底蔫儿了,都知道了:就是杀了头也凑不齐这些药材,根本不用一百味,天底下能找全前五味药的人只怕除了华佗门中人之外还都没生出来。

“好家伙,这哪儿是药啊,这是要命啊!嘿……什么叫‘七重叶九瓣那提槿花’?老夫活了两千年了,听都没听说过……”玉鼎拍拍自己光秃秃的脑门,倒吸一口凉气,首先放弃往下听,嘟囔了起来,“我说问石子晕了呢,这个药方能把胆儿小的给吓死!”

“咳,你说这药方是不是真的?我听着都头晕。”

“难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据说那什么柤稼柩树实只要看见就能活上一万五千岁,在这儿可就是一味药啊!也太玄了吧?”

“是啊是啊,你听,念到第三十六味了,诃黎勒一两八钱,这到哪儿去找啊?”

“嘿,老兄,你还真是博学,啥叫诃黎勒?”

“我跟你说……当年高仙芝出兵大食,在乱军中得到了诃黎勒,这种东西啊……”

“这不是在拿咱们寻开心吧?这些东西就算是真有也不能让一个人给凑齐了啊?”

“算了吧,要说老弟你就是年轻,你是不知道华佗门的厉害!人家可是华佗门的一门之长!这种事儿能开玩笑?”

“我年轻?那九先生怎么算?你看看九先生才多大?”

“你怎么就是不开窍呢?你跟人家九先生能比?你说九先生道行深浅你能看出来吗?你呀,差老鼻子了!”

“没错没错,天底下要是能有谁把这些东西凑齐的话,还就得属人家华佗门!人家就是干这个的!再说了,刚才九先生不是也说了?倾华佗门全力才炼制出来三粒!这可是华佗门的镇门之宝啊!”

“我说,这天妒丹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琢磨着,这要是把它给吃了……至少也得混个金刚不坏吧?”

“小子!你眼界还真低啊,华佗门严训不能外传天妒丹的功用,越是没人知道的东西就越了不得!金刚不坏跟这天妒丹一比算个屁!”

“让我想想啊……天地同寿、寰宇无敌……这应该是最起码的了吧?”

“……”

珊瑚集中群妖纷纷议论起来,根本没人再往下听问石子念药方——反正也凑不齐——无定乡中群妖像现在这么齐心的时候还真的不怎么多见。

不知不觉间,群妖的目光都定在了问石子面前长案上放着的瓷瓶上。只是想想刚才猪三等人露的那一手,再一想“华佗门”的厉害,倒也没人敢真个动手去抢——人家华佗门掌门既然敢把它拿出来就有不怕被人抢走的本事,备不住人家早就吃过了天妒丹谁也不怕了呢!就是嘛!一定是的!这种宝贝只要在自己手里那还有不赶紧吃了的道理?

“老五!你刚才趁乱是看了药方吧?我说你脸色有点儿不对,当时就让问石子公布药方呢!”猪三看看珊瑚集中众人议论的样子,哈哈大笑,一揽李亚峰的肩膀,说“成!贤侄,除了你华佗门的人之外天底下要是还能有人凑齐了这个方子上的药材,俺老猪情愿自己把脑袋砍下来双手捧着送给他!”

李亚峰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用“十全大死丹”参加赛珍大会,虽然自己手上灵药多得用不完,但差不多的东西都有用处,唯独这当年图好玩练出来的毒药是绝对用不上的,而且只要把药方往外一抛,肯定能得到最好的效果——都知道华佗门医术天下第一,这回也让你们看看华佗门的药是不是名不虚传!

结果,李亚峰的天妒丹所引起的反响之大又一次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甚至比他在现代社会中无病不治的影响还要大得多——在无定乡之外只不过是得了绝症的人用得着李亚峰罢了,可是在无定乡里……百病不侵的妖精们望向装着天妒丹的瓷瓶的目光里甚至都冒着狂热的火焰。

◎◎◎黑光上人的行事一向是当机立断的,而且,他的运气也一向很好,在他认为应当决断并作出决断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令他非常满意的结果。

同样的,黑光上人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笨蛋,他的决断往往都是在深思熟虑之后作出的,这并不与“当机立断”相矛盾,他只不过总是在权衡利弊认为应当行动的时候立即行动罢了,黑光上人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当机立断”,事实上,他的想法也是正确的。

霸占无定乡这一块洞天福地的念头在黑光上人第一次踏入无定乡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黑光上人虽然并不掩饰自己的这个念头,但他也知道无定乡八老的力量非同小可,只有在自己拥有能够与之抗衡的实力之后才可以把这个念头付诸实施。所以,黑光上人一直在积蓄实力,并且不顾手下一而再再而三地请战而执意要再继续“隐忍”下去。

包括猪三等人在内很多人都认为他不值一提,但试想一个人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野心的同时还都轻视甚至忽视他,这个人的本领其实就已经很了得了。

黑光上人很能忍,这是一个枭雄的必要条件。

猪三等人找来华佗门的传人的事情并没有让黑光上人放在心上,黑光上人比几乎所有人看得都更加清楚:不管所谓的“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看上去多么有本事,但他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他会有很多无法弥补的弱点,如果真的要和他对敌的话,这会成为他的致命伤。

比起李亚峰来,黑光上人更在意的是刚才猪三等人所显露的实力完全超过了他的预计,他在心里已经下了要把真正执行他霸占无定乡的计划再推迟三百年的决定。

然而,天妒丹让黑光上人犹豫了——这在黑光上人的生涯里并不多。

黑光上人丝毫没有怀疑天妒丹的真假。“华九”是华佗门的掌门,在这种场合他不会拿出莫名其妙的假药来应付,这毕竟关系着天下第一奇门华佗门的声誉;而且,很容易就可以想到,华九年纪不大,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年轻人嘛,有点儿什么好东西总喜欢拿出来炫耀一下,天妒丹肯定就是了;最重要的,华佗门有严训,不得将天妒丹的药效外泄,这看似是华九故意卖的关子,但实际上应该就是实话,否则的话,他一定会都说出来的——这天妒丹的药效没人能猜得出来,可从配方上看实在是非同小可,岂不是最好的值得炫耀的东西?

面对天妒丹的诱惑,黑光上人同时想到的是对这个华九的本领应该重新估计:如果华九曾经服用过天妒丹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不会是华九的对手,但换个角度想想,假如自己也服用了天妒丹,那么……

黑光上人的面颊上浮现了微笑。

华九还是个小孩子,若是他人生经验再丰富一点儿——只要一点儿就够了——他也绝对不会第二次把天妒丹在人前拿出来了;同时可以想象,赛珍大会虽然才刚刚开始,但有了天妒丹的出现,已经作成了大会的最高潮,后面也不会有什么好戏看了,很可能很快就会结束,一旦赛珍大会结束,猪三这帮老怪物马上就会让华九把天妒丹收好,看样子事先他们也不知道天妒丹的存在,没准儿还会拉下脸面求华九把天妒丹让给他们。

不管究竟会怎么样,天妒丹像现在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机会是不会再有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想到这儿,黑光上人长袖一摆,作了几个手势,接着一顿足,身化一道黑光,朝问石子就冲了过去。

对天妒丹起意的当然并不是只有黑光上人一个,但真的敢付诸行动的就少了,就算是打定了主意要抢的也没有谁敢像黑光上人现在这样当众明抢,可珊瑚集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问石子身前长案的瓷瓶上,黑光上人这一动,众人先是一惊,接着,打着坏主意的就都动了,一边往上飞一边还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儿出手,心思灵敏的也明白了过来——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黑光上人在动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会出现这种情况,狞笑一声,手一扬,斗大的一团紫光风驰电掣般向上疾飞而去。

问石子本来在台上继续往下念着药方——不管有没有人听,总得念完了它——刚念到第六十六味药就看见珊瑚集中大乱,一团紫光朝自己扑了过来,问石子心知是有人想动手抢天妒丹,但他更知道猪三等人的厉害,只要自己护住天妒丹一刹那的功夫就够了,所以尽管吃惊,却并不着急,反手拿起瓷瓶,就地一滚,心念动处,一片晶莹青光笼罩了全身——这是问石子的护身之宝:烟岚法镜。在法镜的宝光所护之下,就是被三味真火烧炼,也能保住七日平安;如果在以往的赛珍大会上拿出来的话,说不得也是稳能拿到“无定乡第一奇珍”的位子。

黑光上人和问石子用上了法宝,同时飞身起来的群妖也都不含糊,纷纷祭起自己压箱底儿的宝贝去拦截黑光上人射出的那团紫光。一时之间,珊瑚集上漫天都是飞剑、金轮、灵符、晶牌、宝幢、云幡,还有无以名状的种种异宝,光焰万丈,芒雨横飞,金霞异彩,杂沓生灭,千变万化,耀眼生缬。

问石子在烟岚法镜的青光之中看得明白,心里一个劲儿地乱叫,“乖乖!这才算是赛珍大会嘛!这么多年了,就没人把正儿八经的宝贝拿出来!你看看,好家伙,这些东西,随便拿出来一样都不得了!”

李亚峰在底下也看傻了眼,他可没怎么仔细琢磨这种状况都是自己那三粒“十全大死丹”惹出来的祸,只是在想本以为自己手里的宝贝就够多的了,可这会儿空中往少里说也有上千件闪着各色光芒的东西乱飞,不由得气馁地低下了头。

“哈哈,贤侄只管放心,往上冲的除了一个黑光上人之外都是利欲熏心的小卒,真正有本领的人物是不会用硬抢的手段的,这不,你看,他们都没动地方。黑光上人那边七妹也跟上去了,有她在,出不了事儿。”猪三不知道李亚峰的心事,拍着李亚峰的肩膀说。

李亚峰苦笑一声,摇摇头,定睛往场中看去。果然,还有数百人留在原地没动,大都气定神闲地抬头往空中看着,不少人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容,似乎是对众人的行为不屑得很。

“奇怪了……”马五插口说,“别人也就罢了,可黑光的部属怎么也都没出手?”

“这……”

“还用说?黑光那小子指不定用什么阴招呢。是不是啊?九先生?呵呵,九先生为人爽快,老夫兄弟两个都佩服得紧,有没有用得着老夫兄弟的地方?只管吩咐。”刚才冲李亚峰发问的玉鼎玉磬兄弟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二位好。多谢二位盛情,花姨已经跟上去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二位且作壁上观就是。”李亚峰的笑容依旧有些发苦,心中也明白了猪三所说的是实话,“看样子真有本事的是不屑用硬抢的手段的,这会儿不是来跟我套近乎了?可这个局面到底该怎么收拾才好啊?上帝保佑,我那亲爱的花姨千万别大开杀戒……”

就在几个人议论场上形势的时候,突然间紫光暴涨。原来黑光上人发出的那团斗大的紫色光焰一飞到问石子的身边就炸裂开了,但炸裂的情形有些奇怪,问石子周围丝毫未受波及,反倒以他为中心,紫光滚滚飞舞如潮,在风雷交错声中向四方弥漫。拦截紫光的法宝没有一个是后发先至的,这会儿又陆续被紫光吞没,纷纷尽失光芒。单说各色的飞剑,好一点儿的变成凡铁向下坠去,差一点儿的在紫光之中竟化作了飞灰;法宝尚且如此,赶在前面不及后退直接冲入紫光的妖精们就更惨了,大多连叫都没叫出一声来就在紫光中失去了踪影。

问石子在烟岚法镜的青光所护之中把这一切都收在眼中,直吓得心胆俱裂,一个劲儿地念佛,一边祈祷着烟岚法镜能挡住黑光上人,一边在心里埋怨猪三等人为什么还不出手。

黑光上人在紫光中穿行如意,这会儿已经到了问石子的身边,手上紫光一闪,直接把手伸进了烟岚法镜所发出的青光之中,只听一声响亮,青光全消,放在问石子怀中数百年来未曾动过地方的烟岚法镜登时就碎了;黑光上人冷笑一声,一把抢过了问石子手中握得紧紧的瓷瓶——问石子根本没敢反抗,蜷缩着身子抖成了一团。

黑光上人得手之后,漫天紫光转瞬间重新聚在一起,飞回了黑光上人的袖筒,原本向上直冲得晚了一点儿的群妖劫后余生,面面相觑,不敢再动了,再看耸立在珊瑚集正中的白珊瑚,紫光一散之后,上半截和原本坐在上面几层的赛珍大会的“评委”们也都踪迹全无,只有一个倒霉到家的问石子打着哆嗦往下掉——他真的吓着了,连自己是妖精也会飞都忘了。

随着问石子被剩下的半截白珊瑚的枝桠绊着一层层向下掉时发出的“哎哟”声,黑光上人手握瓷瓶站在空中,一身宽大的道袍随风飞扬,得意地哈哈大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