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第八十四章赛珍大会

第八十四章赛珍大会

作者:gongheh

3月16日晨。无定乡。乾稷山。珊瑚集。赛珍大会会场。

◎◎◎

无定乡的赛珍大会每百年一次,最早始于千年以前,开始时不过是几个虚荣心作怪的妖精们搞出来的把戏,但很快就越来越正规起来,不仅有了一批所谓的“评委”,还订出了相当多的规章制度——比如凡是得到“无定乡十珍”的称号的宝物的主人可以在参赛的各种宝物之间任择一件据为己有,又或者“无定乡第一奇珍”的主人的选择范围甚至包括“无定乡十珍”在内等等。

事实上,现在的赛珍大会的会场珊瑚集就是六百年前猪三从佘太君的手上赢回来的。

当年佘太君在南海海底找到一株可以称得上是罕世奇珍的的白珊瑚,高有百丈,广径五里,枝桠纵横千马,而且通体晶莹剔透,毫无瑕疵。佘太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从海底捞上来运回无定乡,打算在赛珍大会上出出风头,但身为城主的猪三看不惯佘太君张狂的样子,以一卷镶宝压龙轴《兰亭集序》珍本夺了个第一,指名要了佘太君的珊瑚,并把珊瑚立在乾稷山的一角,从此便作了赛珍大会的会场。

珊瑚集——也就是白珊瑚——的最高处是评委贵宾席,也就是赛珍大会的最高评委:毕生以搜罗点评天下珍奇为己任的知古斋主问石子和用一双“天鹰神目”遍览九天黄泉世间百态的鹰二两个人的席位,此外在七天的会期当中,陆续还会有“无定乡十珍”与“无定乡第一奇珍”的主人作为贵宾坐到上面去。

珊瑚集的最顶层下面五层的枝桠上是知古斋的大小掌柜和朝奉,还有在无定乡中以“知宝识宝”而闻名的十几位老夫子的位置,当然,少不了上下奔忙的伙计们。参加赛珍大会的珍宝会都先送到这里,被“评委”们认为有入选“无定乡十珍”的资格的宝物将被一层层向上递,直到送到最顶层。在这之间落选了的宝物会根据其珍稀程度打上一个比较客观的分数,分别放到珊瑚集的不同高度的枝桠上去,这时宝物的主人便可以重新拿回宝物,并得到在珊瑚集上下游赏的权利,同时还能够彼此之间谈谈条件并交换宝物——只是一旦登记在案在赛珍大会结束之前就不能够把宝物偷偷收回就是了:因为毕竟不知道“无定乡十珍”以及“无定乡第一奇珍”的主人们究竟想要谁的东西。

由于只有参加了赛珍大会的人才会有在珊瑚集各层乱转的权利,所以差不多无定乡中的所有妖精都至少会找上一件“宝物”参赛,即便不想得到什么“无定乡十珍”之类的殊荣,但也很少会有甘愿错过这个增长见识同时还能够与他人交换用金子无法买得到的宝物的机会的人。

只是,妖精们的虚荣心虽然并不比“凡人”的弱,但真正压箱底儿的东西还是很少会有人在赛珍大会上拿出来的,是以在赛珍大会上,“珍宝”远远多过“法宝”,所谓的“古董”更是占了绝大多数,甚至还有些人拿出来的“宝物”虽然或许在现实社会中能够惊世骇俗,但在无定乡中却只能让人啼笑皆非,纯粹是为了应景儿逗乐——比如“用千年狼精尾巴上掉下来的毛做的狼毫笔一支”等等,据说曾经有人还把“华清池中杨贵妃用过的洗脚水两瓶”当成宝物参赛过……

至少可以看得出,妖精就是妖精,活的岁数都不怎么短——而且他们中间不乏“老不正经”的人物。

此外,近几百年来无定乡中暗潮涌动,各方势力逐渐壁垒分明起来,赛珍大会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几方人马明争暗斗展示实力的场所,这样一来,自然也少不了真正的宝物出现,甚至有些知名的宝物在赛珍大会之前就有人盯上了——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李亚峰的“越王八剑”和百禽仙子自己织就,能顶住越王八剑一击的“百禽羽霞帔”就是这次赛珍大会中的热门,虽然李亚峰没打算用越王八剑参赛,是先还是有不少人放出风来表示愿意付出极高的代价来交换。

不过,尽管不论从李亚峰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的身份来说还是从他这些日子以来在无定乡的表现来说他都是群妖议论的焦点,但他本人这几天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赛珍大会上。

李亚峰忙于分析眼前的形势和将要遇到的种种问题,同时,一直失踪的南宫飞燕更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甚至打消了在无定乡到处游览一番的念头,如果不是不管从哪方面说赛珍大会他都必须参加,李亚峰也许早就离开无定乡了——他并没有忘记,赛珍大会开幕的第一天其实正是他和曹暮以及王信约好在雷州外国语学校体育器材室碰头的日子。

虽然李亚峰已经开始试着接受现在的生活并积极面对它——当然李亚峰自己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但这并不影响他为此苦恼,也许是出于下意识的逃避,赛珍大会前几天,李亚峰一直留在迷花谷修练他从猪三等人手中拿到的各种秘笈。不得不说,在华佗门的灵药相助之下,他的进步是极为明显的,尤其是在王琦声的那本说穿了就是七十二变大法外加偷听偷窥小窍门的《化经》上,李亚峰已经完全入门了——这也许与李亚峰的性格有关:他总是喜欢掩饰自己的本来面目,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迷花谷旁的恨情崖是李亚峰呆的最久的地方,他修练就在这里,虽然小小年纪的他对崖壁上的“恨”“情”两个大字所代表的含义几乎还一无所知,但他直觉上认为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所以他经常在修练之余飞上飞下打量这两个字,想要参悟出些什么来。

这一切都被暗中隐身在恨情崖边的华文昌看在眼里,华文昌一方面对现在的李亚峰从本领还是性格上都与记忆中当年的自己颇有了些差距而吃惊不已,另一方面对自己打算要做的事情更加确信了。

可以相信,在赛珍大会上,会有不少事情发生的……

◎◎◎

快要到正午了,问石子一个人高高在上坐在珊瑚集的最顶端向下望着,人山人海。无定乡中的妖精们在今天几乎都聚集到这里来了,其中不乏平日里难得露面的一些极有名头的人物:身披玄色大氅的王家家主王琦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佘太君和她的灵蛇八卫,满脸带笑的如意尊者,秃顶长眉的玉鼎玉磬兄弟……就连终年一脸冷傲的腾蛟真人,历来目无余子的黑光上人也挤在在人群之中等着自己与会的宝物的品定结果。

在往年的赛珍大会上,问石子总是会为这些人都在自己脚下而感到无比的优越,难道不是吗?不管这些人道行多高,本领多大,都不能破坏赛珍大会的规矩,而自己,正是决定这些人到头来能否登上自己现在所在的最顶层的权威——问石子甚至不止一次在想,如果自己的身边没有鹰二的话该有多好,那样的话,自己在赛珍大会期间就是无定乡中独一无二的最高权力掌握者了。

可现在的问石子完全没有了这种感觉。他一直在心里祈祷,满心希望着鹰二赶紧从凡间赶回来和他一起坐到这个位置上。前几天在猪三府上知道了他们的真正身份之后,问石子一直在狠狠地骂自己……

“这不是开玩笑吗!我竟然跟鬼心狻猊耍小聪明?跟峨嵋大圣打嘴仗?还骗过刀老四……呃,不对,那是嗜血狂刀啊!嗜血狂刀刀口上的冤魂往少里说也有……我……我竟然骗过他的宝贝?天……我还要不要活了……”

问石子得道也有千年以上了,他对宝物的狂热让他知道了不少鲜为人知的秘辛,这意味着他比别人更加明白在猪三这伙人的隐藏身份之下所代表的分量。一边回想着传说中的种种一边擦着头上几天来一直不争气地冒个不停的冷汗,问石子如坐针毡。

“来了!”就在问石子第一千次下定决心今后一定要必恭必敬地对待“猪城主”和他的兄弟们的时候,人群中骚动起来,几万双眼睛盯向了珊瑚集的入口,几个人逐渐走近了。

领头的一个身材魁梧,衣襟敞开露出满是黑毛的胸膛,哈哈大笑着和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着话;年轻人走在他的旁边,轻袍缓带,面如冠玉;两人后面是一个长髯儒生,一位中年美妇和一个道装丽人,还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小老头,互相之间也谈笑风生的样子;最后还跟着一个青年人,手里捧着一个不大的包裹。

这几个正是随缘城城主猪三,马五,花七,猴八,南宫晓艺,以及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华九——李亚峰,捧着包袱的青年人是猪三的徒弟海青。

问石子用尽目力瞅了半天也没看见自己在赛珍大会上的老搭档鹰二的踪影,心里一凉——虽然按说鹰二的真实身份也是恶名在外,但他好歹和自己在赛珍大会上共事了很长时间,彼此互相佩服,还容易相处一些——在知道了这些人的真面目之后,问石子最怕的就是自己一句话说不好就莫名其妙地丢了脑袋,要知道,这些人当年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不管有没有理由,一挥手就是血流成河,天下也没人能治得了——退一万步,就算有人能治得住他们,问石子也不认为有这个本事的会是自己。

“唉呀,猪城主,马五爷,花……花……这个……刀夫人,猴八爷,九先生,海青海少爷,您几位来了?”

问石子一点儿也没敢怠慢,没等珊瑚集中众人给猪三一行人自动让路,从白珊瑚的顶端飞身而下,陪着笑打躬招呼起来。

“嘿……你个老滑头,怎么搞的?以前咱们兄弟来的时候你可是从那上边稳如泰山的啊,怎么这会儿转性了?啊?哦,还有,我什么时候成了‘猴八爷’了?”猴八跳出来一把揪住问石子的脖领笑骂起来。

“看您老说的……”问石子脸都白了,汕讪地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老八,别胡闹了!”马五嘴上喝止着猴八,可脸上却挂着微笑,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盯着问石子的眼睛不放,看得问石子心里发毛。

“五哥,你怎么也有闲心开起这种玩笑来了?这还不把人家给吓着了?哦,对了,海青,你还不快把东西送到上面去?”南宫晓艺向问石子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但话中并没有替他解围的意思。

“问石子,俺老猪可不是要坏赛珍大会的规矩啊,俺们兄弟的东西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结果没出来以前俺们也不会跑到上面去……不过俺贤侄这是第一次参加赛珍大会,冲着他的身份和他这次带来的宝贝,你就破个例,你先亲自看看成不成?也让俺贤侄早早到上面去歇着怎么样?啊,还有啊,二哥他可能是在外边有事儿,看样子赶不回来了,那这次赛珍大会可就是你全权作主了啊,你可得好好地评定才是啊……”

猪三漫不经心地冲问石子说着,同样没有让猴八松开问石子,只是拿出了一个小瓶慢慢晃着。

“猪城主,这还用得着您老人家吩咐?九先生的宝贝准没说的!您可是太高抬我了,看不看的有什么要紧?也就是走个过场,要不?您老几位先到上边歇着?”问石子强打着笑脸回答,猴八听了点点头,笑咪咪的松了手。

这几句对答无定乡中群妖都听得清清楚楚,问石子唯唯喏喏的态度固然可疑,猪三等人的作风也与往常的低调完全不符,众人不禁纷纷议论起来——结论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一切都是猪三身边那个“华佗门第九代掌门”的本领所导致的。消息灵通的还知道问石子自从在猪三府上见过了“华九”之后就一直闭门谢客,分明是在害怕什么……难道说,这个看上去只不过是个少年的华佗门掌门的实力真的强横到了连见多识广的问石子都敬服的地步?

“你们想说什么你们随便,我可是还不想死呢……再说,我现在能站在这儿就不错了,要是你们知道了这些人原来都是干什么的,嘿嘿,不逃跑的大概只有当场吓死的……”问石子根本没有理会群妖的议论,打着哆嗦双手把猪三手上的小瓶接了过来。

“这是……”

问石子接过小瓶,细看了一下,有些困惑地抬起了头,小瓶应该是天宝年间定窑的泪釉盘口瓶,虽然在凡间应该是传世的名品,但在无定乡中却实在算不上什么。定窑虽始于唐,可是盛于北宋,唐末的定窑瓷器只是少见,品质上绝不如同时代的邢窑的作品,更何况这个小瓶用的是定窑中并不多的“正烧”,工艺上又差了一点。要是拿它参加无定乡的赛珍大会……只怕还不如杨贵妃的洗脚水。

自然华佗门的出手绝不会这么小气,真正参赛的宝物应该是瓶中装着的东西,想想华九的身份,里面九成九装的是什么灵药。问石子对药品也颇有研究,更加对华佗门的灵药好奇得很,可瓶口上却又贴着封条,问石子自问还没有胆量在猪三等人的逼视之下去揭开它细看,而且,要命的是这会儿整个珊瑚集中众人的目光都在往自己身上聚集,问石子虽然巴不得赶紧宣布这个小瓶里的东西就是“无定乡第一奇珍”,好摆脱猪三这伙凶神恶煞的纠缠,但就算自己不要面子了周围的这些目光总得打发,只得问了出来。

“小可有幸来到无定乡,更机缘凑巧赶上了百年一度的赛珍大会,说不得也要为师门和几位叔叔挣点儿光采,这个小瓶之中装的是我华佗门的第一奇药:天妒丹。”李亚峰心里暗暗好笑,嘴上却说得一本正经,“天妒丹选材不易,倾本门全力也不过总共炼制出三粒而已,全在这个小瓶中装着,但为防灵气外泄,还请问石子先生休要打开为好。”

天妒丹?华佗门第一奇药?倾华佗门全力也只能炼出来三粒?

问石子给猪三见礼的时候“九先生”三个字大伙儿都听见了,华佗门传人重入无定乡的事情虽然也都听说了,可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眼看这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华佗门第九代掌门”分明年纪不大,就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练也不过十几年的道行,尽管问石子恭敬的程度简直过了分,但无定乡群妖中不乏心思灵敏的,私下里也有猜测问石子是让猪三给收买了这会儿出来做戏给人看好压服无定乡的人在,就在问石子和猪三等人寒喧的时候,珊瑚集中群妖议论纷纷,四面八方都是人声。

可李亚峰这几句话一说出来,所有的情势都变了。

“华佗门第一奇药”这七个字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越传越快,刹那之间,整个珊瑚集中鸦雀无声,两万多双眼睛紧紧盯在了问石子手里拿的那个瓷瓶上。

“我的亲娘耶!”问石子忘了自己根本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妖精,在心里狠狠地喊了一声并不存在的亲娘,就觉得手里这个小小的瓷瓶好像一座大山那么沉,好玄没当场趴下,脸上的汗珠唰唰地往下直淌,想要说话可舌头不听使唤只知道往上牙下牙中间跑,咬出血来了愣是不觉得疼。

“这一位想来就是华佗门第九代掌门九先生吧?有礼了。贵门之能天下皆知,老夫也是从心眼儿里往外佩服,可是……敢问九先生,这……这天妒丹究竟有何效用?居然能冠以华佗门第一奇药的称号?”问石子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可有人还算是保持了清醒,高声问了出来。

“贤侄,问话的是玉鼎,玉鼎玉磬两兄弟在无定乡中算是闲散之人,虽然道行不低,但两个人都没什么野心,对谁都是君子之交,不属任何势力。没想到贤侄这天妒丹能让他们兄弟主动露头……不过这也好,玉鼎问的也是大家伙儿都想知道的。贤侄,你对你这几个叔叔都卖关子,这会儿也该说了吧?”

马五传音告诉了李亚峰问话人的身份,最后一句却是大声说出来的,无定乡中群妖听了不禁又都是一惊。

“玉鼎……先生,”李亚峰本以为用“玉鼎”做名号的人应该是个道士,下意识就想称呼对方“真人”,可仔细一看,玉鼎是个衣着光鲜的小老头,根本不是道士,暗骂了一句,改口称呼了“先生”。

“小可正是华九,忝居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这天妒丹嘛……非是小可执意不说,实在是师门曾有严训,天妒丹集天下灵药之大成,能夺天地造化,绝非是一般的疗伤治病起死回生的药物可比,是以除非本门中人遭逢大难之时不能用之,还望玉鼎先生海涵。五叔,你也就别怪小侄了。”

除了最后一句“遭逢大难”什么的之外,李亚峰倒是没信口开河,天妒丹——十全大死丹的确是让他挨了师父华八的一顿“严训”,的确是“集天下灵药之大成”——一百种灵药就让他这么给糟蹋了;而且也确实“能夺天地造化”——连大罗金仙吃了也必死无疑;当然,也“绝非是一般的疗伤治病起死回生的药物可比”——整个儿就是毒药。

可这一番话听在别人耳里意思就变了——尤其是最后一句。

——合着这天妒丹是华佗门压箱底儿的宝贝!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九先生,哪怕只凭着九先生华佗门掌门的身份,随便拿出点儿什么东西来说是要咱们无定乡赛珍大会的‘第一奇珍’的位子都容易得很,刚才九先生也说了,连起死回生的灵丹都是‘一般药物’啊!可要是老头子我有了九先生嘴里的‘一般药物’,别说把它拿出来参加赛珍大会了,恐怕就得严严实实地贴身藏着,就连我大哥我都不一定告诉他!九先生啊,您怎么把贵门的第一灵药就这么给拿出来了?说是九先生艺高人胆大不怕宝物露白,可您这又卖关子不说它是用来干什么的,这不是让咱们大伙儿都心里痒痒嘛!您好歹也说说是不是啊?您说了要给贵门增光,那也顺便给咱无定乡这赛珍大会添点儿光采好不好啊?”

玉鼎的兄弟玉磬尖着嗓子乱喊,珊瑚集中群妖也都纷纷点头称是。

李亚峰向前迈了一步,笑了。

“一千六百年前,本门三师祖得八老之助创立无定乡,为的就是给天下修道之士找一个安居的乐土,本门中人虽有段时日未曾来此,但小可也算的上是无定乡的半个主人,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先生此语就显得见外了。小可诚心与大家伙儿结交,如果在赛珍大会上不把本门最贵重的宝物拿出来那不是自打耳光吗?虽然本门曾有严训,但一来小可现今是本门掌门,二来本门也没有禁止将本门的药方外泄。是以小可虽然不能将天妒丹的功效说破,但天妒丹的配方却不在此列。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大伙儿满意呢?”

说着,李亚峰从怀里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折了两折的纸片,交到还在看着手里的瓷瓶发抖的问石子手里,朗声说,“还请问石子先生将药方念出来,在场尽多有识之士,知道了药方也不难明白天妒丹的功效。”

“贤侄不可!”猪三,马五,花七,猴八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猪三等人在这之前和李亚峰早已商议好了,虽然现下局势还不算明朗,但无定乡近期即将生变是一定的,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趁着赛珍大会压服无定乡的各路人马是势在必行。在众人和王琦声碰头以后,大家一致认为不妨在赛珍大会上先把华佗门重入无定乡的消息放出去,这样一来表明了建立自己的势力霸占无定乡的黑光上人姑且不论,暗中有此心的妖精应该也会收敛不少。为此,在赛珍大会上立威,显示华佗门的实力是绝对必要的。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夺过来“无定乡第一奇珍”的桂冠,所以猪三等人才会一反常态强硬对待问石子。另外,大家也都问过李亚峰要用什么宝物参赛,李亚峰事先虽然没有说破,但大家也都知道,真正救命的灵药从来都不会在赛珍大会上出现,只要李亚峰随便拿出点儿华佗门的灵药来就应该绝对没有问题,用不着太过担心。

可是,猪三等人谁也没有想到李亚峰会拿出什么“华佗门第一奇药”来还不肯说出药的功效,这也罢了,就像玉磬所说,凭着“华佗门”这三个字在,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但李亚峰要公布药方就是另一回事了——傻瓜也知道这药方的珍贵之处,这种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跟人说呢?而且还是跟差不多两万妖精一块儿说出来!

所以,尽管猪三等人都知道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一样无法收回,还是喊了出来。

“几位叔叔放心,不碍的。”李亚峰不是不知道猪三等人的想法,可是跟他嘴上说的一样,真的“不碍的”——李亚峰在肚子里快要笑翻了天了,不说十全大死丹需要用的药品除开华佗门之外绝对不会有人能凑齐,就算他凑齐了又怎么样?顶多也就是配出一副毒药来——要毒死人哪儿用得着这么麻烦?

就在猪三等人不知如何是好李亚峰话音刚落的时候,问石子“扑通”一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口吐白沫,人事不醒。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