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七十八章 钱强被凉水塞住了牙

第七十八章 钱强被凉水塞住了牙

作者:gongheh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好招惹的,困兽就是其中之一。

狗急能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如果是更大些,更凶狠些、更狡猾些的动物,比如狼、比如狐狸、比如老虎……它们陷入绝境之后的反扑,就是最好的猎手也会感到头疼。

当然,必须承认,如果是有“万物之灵”之称的“人”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就更加难以预料。因为,人可以比狼更加残忍,比狐狸更加狡诈,比老虎更加凶猛。

钱强,来自二十五世纪的时空管理局,2515年全球十大黄金单身汉之首,除了是天生的机械奇才之外更是搏击高手,深通武学,性格虽然多少有些玩世不恭任性胡闹,但为人深沉有智,遇事机警,年纪轻轻便成为全世界仅有十五人的“时空捕手”之一,几年下来,他经手的案子全部完美解决,是时空管理局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人送绰号:“亚洲苍雷”。

似乎任谁都不敢随便去招惹钱强,时空管理局局长杨睿有言为证:“钱强认真起来的话,他的破坏力绝对超过一个武装师团。”

可以肯定,如果是这样一个人被逼急了的话,他的反扑之力不仅仅是一般的“困兽”无法比拟的,只怕全世界也不会有几个人能制得住他。

这是在了解钱强的人之间公认的说法,就连钱强自己一向也是这么认为的。

凡事都有例外。

至少在无定乡里,似乎没什么人把钱强的本事放在心上――即便是一个已经快要被逼急了的钱强。

“小姑娘,如果你再不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可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钱强微笑着,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得柔和。

钱强知道,吓人的手段有很多种,并不是摆出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去逼问就一定能令人吐实,在相当多的时候,越是温文尔雅反而越是让人感到恐惧。

微笑中带着一股不怀好意的邪气,眼神中透出一丝冷峻无比的寒光,轻轻皱起的双眉更是显示了不容反抗的王者之风,甚至连垂在身侧的一双拳头也暗暗攥紧了似乎随时都能打出去――钱强对自己现在的扮相非常满意,认定眼前这个穿得稀奇古怪的小姑娘一定会被自己吓住,乖乖地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虽然一个送饭的小姑娘未必知道什么,但总聊胜于无。

没有回音。

小姑娘把手里的托盘往桌上一放,转身就走。

“这么着急干什么?我还在问你话呢。”

钱强没有气馁,这个小姑娘明显已经被自己吓住了――这不,她连话也不敢说就想逃跑了嘛!

一个箭步,钱强就拦在了小姑娘的身前,又摆出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小姑娘,这里是什么地……”

钱强的话还没说完,小姑娘就已经绕开了他的身子,继续往门外走,对钱强毫不理睬。

“喂!你听见我说话没有!”

钱强急了,这个小姑娘是被困这十几个小时以来见的第一个人,自己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没理由把她放走。钱强也顾不得再装什么温文尔雅的煞神,一瞪眼,伸手就往小姑娘的手腕上抓,想要拉她回来。

小姑娘似乎是被钱强突如其来的行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手腕一沉,躲开钱强的“魔爪”,接着回身,一抬手,“啪!”给了钱强一个极为响亮的耳光。

“你!啊……原来你也是个练家子,这就好办了,我钱强从来不和不会武功的人动手……”

钱强心知自己平时反应极快,现在又处处提防着,就算突然从旁边冲出个人来偷袭自己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可眼前这个小姑娘出手自己竟然躲不开,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个小姑娘也学过武术,而且还是个高手!

钱强不是那种学武成痴见到高手就想比划几招的人――他爱好广泛,平时有很多事作――但他发觉这个小姑娘是个“武林高手”时,心头的兴奋比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来得更快,因为自己现在应该是被一个不知名的组织给囚禁了,而一个有一身武功的人在这个组织中的地位一定不会太低,只要制住了她,肯定能逼出不少有用的东西。

想到这儿,钱强嘴上说着场面话,摆出了要大打一场的架势――他太自信了,根本没想到自己有可能会输。

公平地说,钱强的自信是有理由有根据的,遗憾的是,他所在的地方太特别了些。

――小姑娘大概是让钱强给弄得不耐烦了,没等他把话说完,袖子一甩,又是一个耳光打在了钱强的脸上,但这个耳光却不像刚才那么客气了。

钱强只觉得眼前一花,鼻孔里两股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舌头也被自己狠狠咬了一口,身子不由自主地打着转倒退几步,腿一软,一下子坐在了地下。

“不可能!”被打懵了的钱强满脑子里全是这三个字,这个小姑娘看上去也不过就十八九岁,怎么能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真没用!”小姑娘走到门边,回头看了一眼沉浸在震惊中的钱强,眉毛一挑,下巴轻轻一扬,留下三个字,把门带上,走了。

“我……我没用?”钱强连鼻血都忘了擦,就这样坐在地上傻乎乎地问自己。

“我,钱强!亚洲苍雷!我没用?”

显然,如果这真的是事实的话,钱强宁可现在就一头撞死。

“好像是真的。”钱强苦笑一声,慢慢爬了起来。跟丢了目标人物李亚峰不说,连和自己一起执行任务的俞思思都保护不了,被困了十几个小时还完全搞不清状况,现在居然沦落到连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过的地步了,自己好像还真的没什么用。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钱强看着刚才小姑娘放在桌上的托盘,又一次苦笑起来,“看样子,就算是对没用的俘虏,这儿的待遇也还算是不错。”

托盘里是几碟精美的小菜和两个馒头。

钱强是被佘太君给抓回来的。

李亚峰来到无定乡之后,在随缘城外上演了一出装醉激走李太白的好戏,紧随李亚峰一起进了无定乡的钱强和俞思思在高空只把这出戏看到一半就出了事情。

自从进了无定乡,钱强和留守大本营的管思音断了联络,无法收到来自DNA调查窃听装置的信号,钱强一方面让俞思思继续观察李亚峰的动向,一方面自己开始努力修起了并没有一点儿故障的机器。

当钱强埋头苦干了一会儿找不出仪器的毛病困惑地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乘坐的中型飞行器的窗外,一万三千米的高空,悬浮着一个中年丽人,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飞行器和里面坐着的自己,而俞思思根本没提醒自己逃跑,却不知死活地想要打开舷窗跟中年丽人打招呼――很显然,那个小妮子打算问问人家是怎么飞起来的。

接下来,中年丽人――也就是佘太君,为了要去找腾蛟真人商量如何对待新来无定乡的华佗门传人,来不及多去思考怎么发落这两个“借助奇怪的东西偷入无定乡的凡人”。本来无定乡独立于天地之外,里面住着的又都是妖精,不可能有凡夫俗子闯得进来的,就算是有,也应该抓住了送到城主猪三那里,但那时候佘太君和猪三还心有芥蒂,管不了那许多,更何况钱强和俞思思乘坐的中型飞行器也令佘太君很感兴趣。于是佘太君就借俞思思打开舷窗的功夫,迷昏了两个人,拎着飞行器回了自己家――锦文宫。

佘太君也想到了自己抓住的这两个凡人应该是跟着李亚峰进的无定乡,也认为这两个凡人应该有什么来历,但腾蛟真人急着去给华佗门传人一个好看,没时间多问,只得吩咐手下把两人分别囚禁,但要好吃好喝伺候,等自己从猪三那里回来以后再作打算――说是囚禁,锦文宫中也没有什么地牢之类的关人的地方,只不过是随便找了间屋子而已,反正这两个都是凡人,用点儿法术封住门窗,也不怕他们跑得出去。

这些事情钱强是全不知道的,他只知道在看见俞思思打开舷窗的同时,自己眼前一黑就晕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人了,身处的屋子的门窗明明是虚掩着的,但却怎么也打不开出不去,也没有什么人来管自己。郁闷了大约十几个小时之后想办法大呼小叫了几声就有人来送饭,本想制住来人问问话,结果自以为十拿九稳的主意却换了两个耳光和一声“真没用”。

钱强胸中一阵冤气上涌,仰天长啸。

――这时,随缘城城主猪三的府第之中,腾蛟真人与佘太君已经和李亚峰、猪三一伙握手言和,酒酣耳热处李亚峰听佘太君提起了凡人偷入无定乡的事情,也表示了极大的兴趣,约好了明天找个时间到佘太君的锦文宫去看个究竟。

※※※

夜深了。筵席已散。

“靠!简直是胡说八道!根本不可能嘛!”李亚峰独处屋中翻着从李白那里骗来的《青莲剑谱》,看到荒唐的地方,忍不住出声骂了起来。

在筵席上腾蛟真人和佘太君明着暗着表示了绝不再存想要独霸无定乡的念头――本来佘太君就从没想过,而腾蛟真人也不过是把自己对华佗门的记恨转到了由华三挑头建起来的无定乡上,如今大家都化敌为友了,自然也就没了这种想法――腾蛟真人感激李亚峰为自己解毒的恩情,甚至把话挑明,凡是有人想在无定乡作乱的,他第一个不答应。在过去,腾蛟真人的这句话也许没什么分量,但李亚峰肯定地说只要花上一点儿时间,他就能让腾蛟真人的道行功力尽复旧观,这样一来,等于平白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强助。另外,就连百禽仙子也说他喜欢现在的无定乡,不想有什么改变――无定乡第一美女的号召力也是绝对不能小看的。

在席上宾主尽欢,但腾蛟真人等几个客人也知道李亚峰这次到无定乡来说不得也有自己要办的事情,虽然只要李亚峰开口自己绝没有不应之理,不过毕竟人家和南宫飞燕有一层“义姐弟”的关系,自己却是初次见面,交浅不好言深,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就纷纷告辞,只是都和李亚峰订下了再见的约会,准备到时候再问不迟。

外人都走了,只剩下了猪三、马五、花七、猴八、南宫晓艺和南宫飞燕,本来李亚峰也该把来意说清楚了,但李亚峰却突然又打了退堂鼓,把自己想要打听的事情放在一边,反倒积极地为平息无定乡的暗潮出谋划策起来。

李亚峰虽然并不把自己这个“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的身份放在心上,但他自己却是个极要面子的人物,眼看大家把自己捧得高高的,怎么也拉不下脸来问这问那――天底下哪儿有徒弟找不着师父这一说?更别提掌门人除了自己师父之外连一个门户中人都没见过这回事了。至于想要学点儿别的道法本事,李亚峰更开不了这个口。

当然,猪三一伙年老成精,对李亚峰的心事都心知肚明,虽然不好说破,反正李亚峰在无定乡还要呆上一段日子,大不了以后再说,倒是也不着急,反而细细地给李亚峰讲起了现下无定乡的局势。

原来有独霸无定乡这个想法的妖精并不算多,有些更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成不了什么气候,本来腾蛟真人如果得佘太君之助,倒也能在无定乡掀起一个小浪,但如今已经都成了旧事。算来算去只不过有两个人有些不好对付。

“贤王恶黑”――黑光尊者和王家家主王崎声。

黑光尊者的道行极高,身份成迷,似乎和猪三几个是同时代的人物,手底下也颇有几个得力的爪牙。倒不是猪三几个宰不了他,令人担心的是,黑光尊者生性嗜杀,在千年前就颇有恶名,更纠集了一伙很没有人缘的穷凶极恶之徒,势力不小,如果两帮人物打起来的话,虽然猪三一伙稳赢无疑,但一场杀劫必不可免,劫后的无定乡会是个什么样子就很难说了。

王家的家主王崎声更是只不好下手的刺猬。

王崎声不是什么凶恶的人物,甚至还有“贤王”的名声,但他却是个名副其实的野心家――他打算以无定乡为据点,霸占整个人间,说白了就是征服世界建立妖精帝国。这种听起来近似天方夜谭的事情他居然真的在做,还取得了不少人的支持。毕竟无定乡中的群妖与世隔绝太久,难免有些雄心万丈的人生了出来;更重要的,妖精在世间差不多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名声,王崎声的这个想法也算是为不少人出气。

当然,如果真的要做起来的话,不说妖精能不能抵挡现代化武器的攻击,就是凡间隐世的道法高手也会出来阻止。可怕的是,这些事情王崎声同样想得很清楚,他是无定乡中唯一一个关心现代社会和科技发展的妖精,手下更有些人在凡间“取经”,专门学习武器制作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几个混到了世界各国的军事基地里去。

所幸王崎声的计划不过刚刚开始不久,他面前最大的障碍就是他必须先把无定乡给占了――无定乡这个地方退可守,凡人根本进不来,是最好的军事基地;进可攻,乡名无定,要从无定乡出兵搞偷袭,绝对让人防不胜防――而无定乡中还有猪三等对他的想法嗤之以鼻的高人在。

和王崎声的野心相比,他行事比较低调,没有万全的把握不会轻动,这也是他的可怕之处。他的计划虽然早已成形,但无定乡中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如果猪三一伙对王崎声下手的话,首先就要面临不少人的声讨。

听到这里李亚峰除了吃惊之外更想知道既然这个什么王崎声的计划是秘密的为什么猪三一伙却能知道,马五讳莫如深的笑容给了他答案――在王家,肯定有自己人在做内应。

对于黑光尊者,只要华佗门传人出面吓吓他,从实力上压服,也许就能解决问题,但对于王崎声却不这样简单,不说别人,就连李亚峰自己也不认为一个敢计划着征服全世界的大人物会让自己一吓就给吓死。不过不管王崎声再厉害,他的本事也不会大到连猪三一伙都对付不了的地步,在实力上王崎声既然还不如猪三一伙,他的性子又确保他不会在近期发动,那再有华佗门加入无定乡的话,想来王崎声要动手八成至少又要拖上一两千年也说不定,李亚峰想通了这一点,也就不再倒吸凉气了。

但李亚峰到猪三给自己预备好的房间里打坐了一个时辰,练了一会儿通慧功,又重新想起这些事情来的时候,依然觉得无比的郁闷。

不能怪他,本来到无定乡是解决问题来的,如今反倒添了新的麻烦。

李亚峰开始越来越对自己并不怎么样的功底没有信心了。

“唉……这还是我知道的那个世界吗?我能活上几千几万岁就够让人不敢相信的了,居然现在还跑到妖精窝里来为人类会不会被妖精统治而担心?”

叹了一口气,李亚峰决心多学点儿本领,拿出了《青莲剑谱》,但细看了一会儿,又骂上了。

“弟弟,怎么了?骂什么呢?”

就在李亚峰满怀幽愤的时候,南宫飞燕推门进来了。

“姐,你来了。”李亚峰站了起来――李亚峰还是很尊重自己这个干姐姐的,进了无定乡之后,李亚峰就更尊重她了。自己会被别人的媚术给迷住,那南宫飞燕以前想要迷住自己的话也一定很容易,但她却从来没那么做过,顶多也就是稍微挑逗自己一下,从各个方面来说,南宫飞燕都算是一个称职的好姐姐,又经过了随缘城外她为表明心迹情愿自杀的那一幕,李亚峰真的对南宫飞燕亲近不少。

“怎么样?这个院子你还满意吧?本来姐打算先回来一趟自己给你好好收拾一下的,可实在是没有时间,弟弟可别怪我。”南宫飞燕语笑盈盈。

“啊,都挺好的。姐,你就不用再费心了。”

华佗门传人要来无定乡,猪三自然是准备了最好的地方。

这是个很清净的小院,庭院深深,陈设典雅。石板小径上的苔痕也好,青石板道两边修长的翠竹也好,在满眼飞檐绘彩,栋梁雕花的府第中更显得含蓄而有诗意。

高而窄的单扉后,修竹的一边是几簇菊畦;沿着背墙开了一条两米来长的横沟,里面植了一蓬长长的芦苇,和画着远山白云的天青色背墙连成一片,波光荡漾,仿佛无穷无际。

青石板道弯弯曲曲地通向李亚峰所在的小屋,屋中的物件不多,一张床,一张朱漆书桌,桌旁一张椅子,一个古色古香的书架,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但李亚峰是个识货的,自然知道,如果把屋子里的这些东西拿到外面的世界,没有一样不会引起轰动的。不说书架上放着的那些善本古书,书桌上那几件看似不起眼但实际上都有来历说法的端砚和碧玉玩物,单是墙上挂着的那面铜镜就颇有些不凡之处:镜面青莹净亮,背有盘龙,铜镜长宽各九寸,暗扣九州分野,八成就是唐天宝年间的扬州真龙水心镜,传说中这可是能呼风唤雨的东西。李亚峰宝物见得多了,虽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对猪三等几个“叔叔阿姨”的关爱之心还是很有数的。

“弟弟,你刚才在骂什么?”南宫飞燕还在追问。

“也不是骂什么……”李亚峰挠挠头说,“我正看着那本《青莲剑谱》呢……”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概也算是个问题吧。”李亚峰苦笑一声,“这本剑谱说得真是头头是道……姐,你来看,这开头就说什么‘世人所谓无剑无我为剑道至高境界,大谬也。剑者,虽为王道之兵,其实不过一凶器耳,唯能杀者圣。是以当以我为剑,刚不可摧,柔不能克……’咳,反正前面这一堆废话说得让我心痒难熬,可再往后看就出毛病了……”

“什么毛病?”南宫飞燕似乎是知道毛病所在,抿着嘴笑问。

“我忘了你那个李伯伯的原形是块石头!”李亚峰白了南宫飞燕一眼,说,“这后面讲的全是练气的法门,还根本不管什么脉络穴道……说明白了,这就是怎么让一块石头变得更硬的办法!我倒是想练,可我又不是石头!”

“哈!”南宫飞燕“扑哧”一声就乐了,“弟弟,姐知道你想多学点儿东西,可你刚才怎么不说呢?猪伯伯他们可都有好几手看家的本事,只要你开口,肯定会教给你的。”

“我……”李亚峰没词儿了。

“哼,死要面子!”南宫飞燕对李亚峰的心事倒是清楚得很,“弟弟,你自己也知道啊,那个什么华文昌不知来头――啊,我问过了,猪伯伯他们都不知道――看样子本事也比你大,你要是不下点儿功夫,别说给你同学和我的姐妹好子报仇了,没准儿连自己也得赔进去!”

“这么着吧,”南宫飞燕不等李亚峰不服气地反驳,飞快地说,“过几天我领你去迷花谷找刀伯伯,他老人家可是厉害着呢,你找他请教请教吧――别在乎太多,你们华佗门看病才是天下第一,你干嘛这么计较别的东西啊?”

“得,话全让你给说完了……”李亚峰无奈地叹了口气,“随便你怎么安排吧,明天我要到佘太君的锦文宫去看看,后天还要去百禽仙子的什么极乐宫……我说,你们无定乡一共就两个什么‘宫’,怎么今天全都凑到一块儿来了?对了,到时候你也陪着我去好不好?咳,你就答应了得了。”

“当然了,姐这次回来可全是为了给弟弟当导游不是?你……”

“姐,”李亚峰看南宫飞燕又要开始说胡话,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头,“姐,我今天可是累死了,出了那么多事……我得好好想想,还要练会儿坐功,你先回去吧,天亮了我去找你好不好?”

“哈哈,弟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倒学乖了。”南宫飞燕一笑,“那我就先回去了,等着你来找我啊,我住的地方你刚才也去看过了,要是没什么事儿,随时来啊。”

“姐……你还是省省吧……”

※※※

南宫飞燕回到自己的房间,想想李亚峰刚才的窘态,不由得轻轻笑出了声,过了一会儿,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唉……谁!”

南宫飞燕突然发现,房间里似乎有个人在和自己同时叹气,吓了一跳。

“是我……”南宫飞燕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你?你是……”南宫飞燕回头一望,眼前的人似乎很熟悉,却又怎么也认不出来。

“……姐,是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