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七十六章 腾蛟真人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第七十六章 腾蛟真人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作者:gongheh

许旌阳,晋洪州即今江西南昌人士,原名许逊,字敬之,世称许真君,因西晋武帝太康年间曾任旌阳县县令,又称许旌阳。

相传许旌阳刚成年就拜大洞君吴猛为师,学习道法,后来因为朝廷昏暗,弃官东归,从此隐居修道。晋“八王之乱”时,他为求清净,云游到江南,做出了不少斩妖除魔救民生于水火的大事,其中辽江斩蛟、高淳载柏等等都在当地传为佳话,甚至还有不少祠堂道观供奉他,连北宋的王安石都曾写过《重修许旌阳祠记》,宋徽宗更是封他为“神功妙济真君”,并改观为宫,自宋徽宗政和二年、即公元1112年始,供奉许旌阳的道观通称为“万寿宫”。

依然还是相传,在许旌阳一百三十六岁的时候,他带着家里四十二口人,连同家禽家畜,包括他住的房子也不放过,一同上天,也就是所谓的“拔宅飞升”,据说在南昌至今还留有他升天的遗迹。

但事实究竟如何呢?

李亚峰定下心,把自己听师父华八所说的掌故都讲了出来。

许旌阳投入华佗门是在他修习道术有成之后的事,也算是因缘凑巧了。

许旌阳悟道极早,更深通剑术,道法颇精。他云游时在苗疆诛灭了烟瘴金蚕蛊,之后受伤不轻,原本打算赶紧回乡,但路经江南时正好碰上了辽江前所未有的水患,方圆千里竟全变了泽国。许旌阳本待不管,却又于心不忍,犹豫间多停了几步,很意外地发现水患的原因是一条道行很深的带翼蛟龙。

照道理来说,蛟龙一旦成精能够幻化人形了,接下来就会为了成为真正的神龙而潜心修炼才对,这种在它小时候才会去做的翻江闹水的小把戏是再也不屑为之的,许旌阳心中纳闷,当场便责问他为何要荼毒生灵。但没料到那条蛟龙对着名叫许逊的许真君出言不逊,两个人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大打出手了。

翻翻滚滚斗了三日三夜,许旌阳固然是身上有伤,那条蛟龙却也是一副心有余力不足的样子,两个人居然打成了平手。但二人斗法波及范围太广,水患自然就变本加厉,许旌阳迫于无奈,只得把在苗疆用的那把沾了烟瘴金蚕蛊毒血的宝剑拿了出来。毒剑一出,形势立刻大改,蛟龙知道厉害,除了躲避之外别无他法,可越是躲避破绽也就越多,终于被许旌阳一剑斩断双翼,连脸上也被划了一道,蛟龙自知不敌,只得远远遁走。

许旌阳勉力赶走蛟龙,自己身上的伤势也更加沉重起来,连道成之后便一直赖以护身的罡气都散了。而且许旌阳并不知道,已经被他诛灭的烟瘴金蚕蛊狡诈之极,在临死之前还将它吞下去的同类吐了一只出来,就躲在了许旌阳的袖口,等待时机报复,许旌阳的护身罡气若是不散,烟瘴金蚕蛊也奈何不了他,但罡气一散,立时就是一口。

这一口咬得许旌阳是百哀齐至。

烟瘴金蚕蛊还剩下一只,假以时日不难再成气候,许旌阳顶多算是把世间杀劫来临的日子拖后了几天,这还是他拿自己一条命换回来的――被烟瘴金蚕蛊咬到身上,就是全盛时的许旌阳也一样会完蛋大吉,更何况现下他累都快要累死了的状态,挨不上一个时辰是必死无疑。

但天无绝人之路,就在真气尽失掉到辽江里还没等毒发就快被淹得没气儿了的时候,许旌阳遇上了救命的菩萨――刚刚从神农谷悟道出关为觅传人云游天下的华佗。

华佗救下了许旌阳,花了七天时间金针过穴,再喂了许旌阳一肚子的解毒灵丹,硬是把蛊中之王的毒给解了,许旌阳毒愈伤好,感怀救命之恩,拜华佗为师。

华佗当时悟道不久,对道法还是了解不多,许旌阳称华佗为师,却也教了华佗不少道家法门,后来更收了华三为徒,以传华佗门道统。

说起来,许旌阳这个“华二”,实际上至少算是华佗门的半个开山祖师。

※       ※       ※

听李亚峰讲完这段故事,无定乡中已是华灯初上。

李亚峰讲得口干舌燥,顺手掏出个朱果塞到嘴里,原本以为大家会再让自己吓一跳,也好趁机再炫耀一把华佗门的灵药,休息一会儿,还有后半场更精彩的大戏要唱。但猪三、马五、花七、猴八、甚至连南宫晓艺娘儿俩、百禽仙子再加上那个不知来历的“阿宇”在内,大家都沉默不语。

“这是怎么回事儿?就算朱果吸引不了你们的注意力,总得有个人说话评论一番吧?”李亚峰心中纳闷,琢磨了半天不得要领。

李亚峰还是真不知道他讲的这个故事究竟牵扯了多少东西。

首先是许旌阳这个人果然是华二的事情让猪三等几个元老心中犯了嘀咕。

在李亚峰的话中,许旌阳拔宅飞升的传说只不过是个笑话,但他忘了在传说里还有许旌阳在天庭为官这一说,虽然这究竟是真是假没人知道,猪三一伙对天庭可是深恶痛绝的,如今闻听“二先生”与天庭可能沾边儿,心里自然不舒服――不能怪李亚峰没想到这一点,到现在李亚峰还不知道天庭这个东西到底有还是没有,他来无定乡的目的之一就是想问清楚华佗门所谓的“逆天”是怎么一回事。

另外,腾蛟真人在晋代就已经是一个道行高深的妖精这件事更让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腾蛟真人在无定乡摆明了跟猪三一伙作对的姿态,却没人知道原因,现在李亚峰说明白了:腾蛟真人和华佗门有仇啊,那他自然不会看管华佗门的现任掌门叫“贤侄”的人顺眼了。与其说腾蛟真人是想要把无定乡怎么样,倒不如说是他想要华佗门的好看。可无论如何,腾蛟真人在晋代时道行就高到了能跟把“烟瘴金蚕蛊”诛灭的许旌阳打成平手,现在却沦落到要靠佘太君捡来的天狐媚功的空子才敢出手伤人的地步,实在是有些凄惨,猪三等也不由得起了兔死狐悲之感。

从腾蛟真人如今不怎么高明的道行开始,大家都想到了“烟瘴金蚕蛊”。

刀四原本和烟瘴金蚕蛊算是一类,由此猪三一伙对烟瘴金蚕蛊的毒性也大致能做个推断,猪三等人自问要是自己让烟瘴金蚕蛊给伤了的话,恐怕不找“华三哥”帮忙的话也得翘了辫子,可腾蛟真人愣是活下来了,还一活就是几千年!虽然看样子他的道行不高的原因恐怕就在于当初被许旌阳斩的那一剑,但大家对腾蛟真人的本领――至少是他应该有,或者是曾经有过的本领――就有些莫测高深了。随之想开来的话,刚才腾蛟真人随口就叫出了狐六的真身,那……他当初必定是个大人物!可猪三一伙怎么想也想不出当年和自己一个时代的妖精中有谁是条带翼蛟龙,不禁更是不安起来――倒不是害怕,天下还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兄弟害怕的东西,只是想起平时自己都不拿腾蛟真人当回事儿来,心中有愧。

马五首先发了话,是他把手插到腾蛟真人肚子里去了,这会儿多少有些不自在。

“腾蛟……真……真人,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着,马五走上几步,把腾蛟真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腾蛟真人要向华佗门的掌门寻仇那是理所当然的,虽然现下华佗门掌门冲自己喊一声“五叔”,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让腾蛟真人把他给怎么样了,但腾蛟真人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以他的过去的本领,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一场必输的仗――别的不说,就冲他明知不可而为之的这股劲儿,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再对他加以折辱。

马五想得很清楚。

李亚峰把朱果三口两口吞到肚子里,想了想,也走到了腾蛟真人的身边,挠挠头,像是想冲腾蛟真人说话的样子,却又忍住了,叹了口气,转身冲大家说,“这个……咳,不说出来我心里实在不痛快!其实,腾蛟真人与敝门之间的恩怨并不止于此……虽然作弟子的不该妄言议论师长的过错……但二师祖当年确是年轻气盛,行事鲁莽……敝门实是大大地对不住腾蛟真人……”

李亚峰这句话又让厅中众人如坠雾里了。

这是怎么说的?

且不说腾蛟真人到底是什么个人物,当年他在辽江中兴风作浪,为害人间总是不错的,许旌阳――华二不顾自己身上有伤,为民除害,险些搭上了自己的性命,道理上站得稳稳当当,怎么能扯得上华佗门对不住腾蛟真人呢?

猪三等几个无定乡的元老对人命什么的根本不怎么在乎,倒退上三五千年,要说“为民除害”的话,恐怕先要把他们兄弟给“除”了;但即便抛开这一层,腾蛟真人和许旌阳二人斗法,结果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互相憎恨也没什么不对的,又哪里有谁对不起谁这一说?

李亚峰又叹了一声,将当年许旌阳辽江斩蛟背后的故事讲了出来。

“二师祖毒愈之后,回想当日自己与那条带翼蛟龙斗法的细节,有几个疑问涌上心头,百思不得其解。那条蛟龙的道法极高,几乎接近了神龙的境地,为什么却会去翻江闹水为害人间?二人在斗法之时,那条蛟龙有好几次摆出了要用出厉害招数的架势,其中甚至包括了道家的无上心法:玄天清灵宝大法……只要他用出来,也等不到二师祖拿出毒剑,胜负就应该定了,但他却似乎力不从心,用不出来。二师祖固然身上有伤,那条蛟龙却也像是刚经过一场恶斗,毫无余力一般。这一点在蛟龙受伤遁走之时,二师祖更加确信无疑了,因为那条蛟龙用的法术竟是连二师祖自己当时都不会的‘大衍天遁’……于是,二师祖为求知真相,更是为了求一个心安,又到辽江走了一趟。”

李亚峰话说到这里,众人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听得更加用心了,而腾蛟真人的目光中也有了一丝疑惑――许旌阳重回辽江的事情,腾蛟真人也不知道。

“二师祖重到辽江一看,便发现自己鲁莽出手,犯下了大错。”李亚峰的语气中有了些尴尬,“当时水患已消,辽江中竟浮起了另一条恶蛟的尸体,从伤痕上看,应该是和二师祖斗法的那条蛟龙所为……”

“二师祖当下心中便已了然,辽江水患想来定非与自己斗法的那条蛟龙搞出来的,甚至他才是真正的平定水患之人。自己迫于义愤出手,实际上却是误伤了好人。”

“但二师祖想来想去还是不明白,被杀的恶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怎么会掀起如此之大的水患?更不要说能让与自己斗法的那条蛟龙大伤元气了……这个疑问在二师祖下到辽江江底再做探查之后就有了答案。”

“原来南海地震,阴错阳差竟把辽江暗通南海的海眼震翻,南海的海水从辽江倒灌出来,当日辽江的水患,其实源于南海。至于那条为恶的蛟龙,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

“等等……贤侄……你是说……”马五一脸震惊,全然没了“军师”的风度,抓住李亚峰的肩膀,急声催问,“贤侄,你的意思是……腾蛟他不但宰了那条趁机兴风作浪的恶蛟,同时还把倒转的海眼重又倒了回去?甚至……他在这之后还与……与二先生斗法三日三夜?”

李亚峰默然点头。

再看周围众人,每个人脸上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道法修炼是没有止境的,但人力毕竟有时而穷,就是妖精也不例外。虽然仗着一口真气,排山倒海也不是不可能,但那只是一时之力――说白了,一个猛劲儿。即便如此,那也足够惊世骇俗了,别人不说,就是半路出家道行却高的吓人的李亚峰至今还远远做不到――要是他有这个本事,只怕也不会在什么“越王八剑图”这种“取巧”的阵图之学上下功夫了――在整个妖精界,道行高到能硬生生搬起一座山冲人砸过去的人物屈指可数。

可腾蛟真人居然能倒转海眼?那是什么能耐!

就算腾蛟真人的原身是蛟龙,蛟龙得水,自有他独到的神通,但倒转海眼名副其实是个“力气活儿”,求的不仅是个猛劲儿,更要有澎湃不绝的深厚真气为后盾才行……没有通天的本领,这种事情别说去做,一般的妖精就连想是也不敢多想。

可腾蛟真人居然就做到了!

猪三看着腾蛟真人因为软肋有伤而佝偻起来的瘦高身躯,还有他脸上那道伤疤,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忍不住走到腾蛟真人面前深深施了一礼。

“腾蛟,俺老猪以前看不起你,常说你就是个吃软饭的,靠着佘太君才敢狐假虎威……是俺老猪的不是。给你赔礼了。”

――猪三是个坦坦荡荡的汉子,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但他这一礼却难为了腾蛟真人。腾蛟真人要是欣然受礼自是不合适,一来猪三是自己的对头,就在刚才自己还伤在了马五的手上;二来猪三虽然是在道歉,他无心间说出来的话却难听得到了家。但要是不受这一礼,不仅抹杀了猪三的诚意,更显得自己心胸不够开阔。

就在腾蛟真人为难的时候,猪三却自顾自把话说了下去。

“腾蛟,你和华佗门之间的恩怨本来俺老猪不该说什么,可华三哥对俺们弟兄有恩,俺不能装聋作哑;现下华佗门的掌门又管俺叫一声‘三叔’,俺也不能不为他出头。刚才俺贤侄的本事你也看见了,要是在两千年前,你没准儿能跟他斗个旗鼓相当,可是如今你受烟瘴金蚕蛊之害,道行大减……”

猪三顿了顿,没把话说得太明白,支吾了几声,又说,“腾蛟,说实话除了自家人之外,别人是死是活俺老猪是不怎么在乎的,当年二先生跟你到底是谁理屈俺老猪也管不了那么多,可俺这个贤侄好像有点儿死心眼儿,他能不在乎自己还有他师门的面子把当年的故事说破,已经很难得了,你要是个明白人,到此为止如何?”

猪三的确是把李亚峰当成了自己人才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说到斗法,左右胜负的除了双方的道行高低,先天真气的含量多少之外,在实力相差不是太远的前提下,各种法宝和经验就显得重要起来,显然李亚峰不缺宝贝,但实战经验却是少得可怜。刚才李亚峰和百禽仙子斗法的时候,虽然占尽上风,也能看出来他确是颇有心机,但结果还是在最后让百禽仙子来了个金蝉脱壳,甚至李亚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只顾了为自己“杀人”而心神不守了。如果百禽仙子真是刺客,趁那个时候出手,要李亚峰的命如同探囊取物。从这一点上看,李亚峰和腾蛟真人开打的话,别看腾蛟真人身上带伤,鹿死谁手还难说得很。

而且,李亚峰既然把门户中不怎么光彩的旧事当着所有人的面都说了出来,肯定是心中对腾蛟真人有些内疚,如果腾蛟真人在这个当口儿提出来要报仇的话,李亚峰很可能就心甘情愿地引颈受戮了――至少猪三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猪三先把话说在了前头,言外之意无非是让腾蛟真人借坡下驴,对千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就不要再多作追究了――你老小子要是敢咬着不放,俺老猪可不管你有理没理,决不会袖手旁观!

腾蛟真人很明白猪三话里的意思,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       ※       ※

李亚峰说出了当年自己和许旌阳的那场争斗的真相,腾蛟真人心中多少也有点儿感激,但这点儿感激和自己这近一千八百年来受的苦楚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当年令海眼倒转的那场地震是其实是腾蛟真人在南海修炼玄功有成无意间搞出来的,腾蛟真人杀恶蛟、重又翻转海眼也不过是为自己整理残局,同时也是为了试试自己的道行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但在事情基本上做完的时候腾蛟真人遇上了许旌阳,许旌阳的责问让他心中有愧,恼羞成怒间两个人才斗了起来。

――一件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如果不让所有的当事人都说破的话,往往不可能得出真正的答案。至少在这件事上,许旌阳和腾蛟真人到底是谁理亏,的确难说得很。

但当时许旌阳和腾蛟真人斗法两败俱伤之后,两个人的境遇却天差地别了。

许旌阳碰上了华佗,算是因祸得福,而腾蛟真人却一路倒霉到底。

腾蛟真人当年的确是个人物,在倒转海眼之后还能有余力跟许旌阳斗法三日便是个明证,烟瘴金蚕蛊毒绝天下也没能要了腾蛟真人的老命。但腾蛟真人双翼被斩,遁走之后又为了逼出毒血,命是保住了,道行却折损极深,原本通天的本领只剩下了不到半成,眼睁睁看着自己过去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如今却打死也做不出,腾蛟真人心里这份凄凉就不用提了。

另外,腾蛟真人没许旌阳那么好命碰上能治百病解奇毒的华佗,烟瘴金蚕蛊的毒血也不是那么好对付,腾蛟真人逼得出来却逼不干净,不仅背上和脸上的伤疤去不了,每逢月圆,毒性都会再次发作,虽不至于要命,却也是如同万蛊啮心,饶腾蛟真人曾有无边法力也一样疼得满地乱滚涕泪交流。

为此腾蛟真人跑遍天下求药医治,也曾问过自己的几个道友,但谁也帮不了他,腾蛟真人更不愿以自己这副倒霉德性多见旧友丢人,一横心,不顾死活,自己一个人到处去找许旌阳报仇。跑了两三百年,终于没有找着,每月一次的蛊毒发作更是让他生不如死,腾蛟真人已是到了万念俱灰的地步。

后来在华三和八位元老建成无定乡,腾蛟真人也就打定了前去隐居的主意,听说华佗门的医术高明,也想去找华三看看,死马权当活马,说不定真能治好。但腾蛟真人一见华三就认出了华三身上的佩剑就是当年许旌阳给自己脸上作记号的那一口,又见华三显过几次本领,分明是师承许旌阳,这差点儿没把腾蛟真人给气死。后来华佗门在妖精界威名一日盛过一日,腾蛟真人心中就愈发地恨起来,终于把整个华佗门都看作了自己的眼中钉,无定乡是华三建的,腾蛟真人也就变着法儿地想毁了它。

※       ※       ※

“多谢三叔关心。”就在猪三把话说完,腾蛟真人脸上阴晴不定的时候,一直在讲故事的李亚峰终于有了反应。

但李亚峰说的话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甚至李亚峰自己也是一样。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