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七十四章 越王八剑图之必杀技

第七十四章 越王八剑图之必杀技

作者:gongheh

有人出声指点,被困死阵中的蒙面人下意识地随声而动,她也不管那个声音说的到底是对是还是错了――反正已经是个必死的局面,就算是指点的人说得不对,顶多也就是从腰斩改到分尸,结果再差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分别。

但偏偏就碰上了。

蒙面人转归妹、趋小过、走中孚、过震位,居然轻轻巧巧地从阵中脱身了――八口宝剑都击了一个空,只听震得人耳鸣目眩、魄悸魂惊的一声异响过后,越王八剑击在一处又反弹开来,齐齐插到了地上。这八口宝剑也果然不愧神兵之名,在厅中大理石的地板上都直没到底,不见剑锋,只留下八个剑柄露在外面微微颤动。

让通晓奇门之学的蒙面人自陷死地,让见多识广的无定乡众位元老欢喜赞叹的“越王八剑图”竟然就这样被人给破了。

而且破得极为彻底,居然是死中得活,在生门转为死门的刹那间破阵而出,连主持阵法的李亚峰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睁睁任宝剑互击,无法收手。

蒙面人从鬼门关上绕了一圈儿又回来了,骤然间眼前一亮,已经站在了厅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更出乎厅中观战众人的意料,都不由得“噫”了一声,愣住了。

不过,与此同时,一直盘膝而坐的李亚峰左手在地上一按,身子如电闪飚驰般飞射,右手中又是一口宝剑,向蒙面人急冲过去。

――越王八剑图就这样被破虽然同样把李亚峰吓了一跳,但正如马五和猪三的议论,越王八剑图被破时的对策就在这个阵法创出来的同时李亚峰就已经想好了,这一剑就连一起创下阵法的曹暮也不知道。

蒙面人这样突破生死关固然不在李亚峰的预料之中,不过……无论是阵法怎样被破,李亚峰的这一剑在越王八剑图阵成的同时就蓄势待发,这一剑之威,正是遇佛杀佛逢祖灭祖,无人可当其锋。

蒙面人还没反应过来,李亚峰手中的剑锋已经到了她的咽喉,蒙面人连一声“呀”都没来得及叫出,身子急急向后一仰――或许本来是想用“铁板桥”躲开的,但李亚峰来势实在太快,容不得蒙面人在乎自己的面子。“扑通”一声蒙面人就摔到了地上,虽然咽喉要害是躲过去了,但蒙面的黑巾却被剑锋挑开,下颌上也多了一条血痕。因为剑势过猛,李亚峰自己也摔倒在一边。

“你以为这样就逃过去了吗?去死!”李亚峰杀得忘了形,身子虽然还伏在地上,却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就在这一刻,李亚峰已经不再是一个十七岁的小男孩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想到了杀人!

蒙面人的遮面黑巾被挑开,李亚峰和厅中众人都看到了她的容貌,李亚峰就在蒙面人的身边,看得尤其清楚,当时脑子里就“嗡”地一声,“去死”两个字虽然已经出了口,但心一下子就乱了。

“贤侄,莫要动手!”

“贤侄!不要!”

“不要!是自己人!”

“住手!是百禽仙子!”

……

厅中众人都惊呼出声――马五事先已经看出了蒙面人的身份,花七也知道了,猪三、猴八、南宫晓艺……在看到蒙面人容貌的同时也都认了出来,大家齐声急喊,要不是李亚峰的身份特殊,很可能在他动手之前就已经被人给拦住了。

――这些喊声出口的时候已经晚了,李亚峰脑中虽乱,但却还是用出了最后的一招。

“越王八剑图最后一击!八剑夺魄!”

随着李亚峰的一声大吼,插在厅中地板上的越王八剑倏地连同剑柄一齐没入地板之下,却在蒙面人跌倒的地方同时破土而出,八口宝剑端端正正都刺在了蒙面人的后心!

越王八剑齐出,勾魂夺魄!

阵法虽破,剑锋犹存!

这才是越王八剑图的最后一个变化!

这才是李亚峰留到最后的杀手锏!

随着一声惨叫,蒙面人的身子被八口宝剑刺得向上高高飞了起来,刹时,五色光华在空中一闪,更添了数十道雷火犹如龙蛇乱舞,一声响亮过后,光华不见,雷火全消,似乎蒙面人的身子已经连同她的一身黑衣都在越王八剑的剑光之中香消玉殒,只剩了无数羽毛在空中飘飘洒洒,一片片轻轻落到地上。

“死了……”李亚峰看着半空中纷纷扬扬的七彩羽毛,嘴里喃喃地说。

第一次杀人,李亚峰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像是傻了一样,连从地上站起来都忘了,只是一动不动。

猪三、马五、花七、猴八、南宫晓艺这五个人都离了原位跑到了大厅中间,看样子似乎都是想阻止李亚峰下杀手的,但都晚了一步……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五个人的脸上都没有悲戚之色,花七和南宫晓艺神色古怪,猪三、马五和猴八三个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都微笑起来;五个人都望着大厅的一角,沉默不语。

“弟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知道惜香怜玉了?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啊?”杀人之后心神不属的李亚峰的耳边突然响起了南宫飞燕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南宫飞燕突然从厅后绕了出来,微笑着向李亚峰说,语气中虽然有点儿责怪的意思,但丝毫听不出对李亚峰错手杀人的埋怨,倒更像是调侃。

“姐……我……”李亚峰出手之后也听到了众人阻止自己的声音,不过的确是为时已晚,无法收手了,李亚峰自己也知道似乎是杀错了人,自责无比;同时,初次杀人之后的心情更是让李亚峰觉得惶恐无助,好容易又见到了在无定乡中最熟的南宫飞燕,自己的干姐姐,想要说些什么为自己辩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来,姐姐给你引见一下,这是阿宇,姐的好朋友。”南宫飞燕对李亚峰杀了人没什么更多的反应,反倒把李亚峰从地上拉了起来,向李亚峰介绍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见过九先生,九先生果是名不虚传!好快的剑法!好生了得的剑阵!小可怎么也没想到,在阵破之后,九先生竟还留着两道杀手……啊,刚才小可忘形之举,还请九先生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小可这厢向九先生赔罪了。”

南宫飞燕身边的年轻人微笑着向李亚峰施礼,话中对李亚峰的身手推崇无比,但同时也承认了刚才指点蒙面人脱困的人就是自己。

李亚峰心中依旧对自己刚才“误杀”了蒙面人十分内疚,更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一时不想说话,只是回了一礼,还是沉默着,但也站直了身子,抬头端详起这个说话清朗得好听之极的年轻人来了。

“真是一对璧人!”李亚峰一抬头,虽然自己心里还是不舒服,但也不禁暗赞起来。

南宫飞燕已经把刚入无定乡时的衣服换成了一身行动方便的粉红色劲装,所有的饰物也都摘了,一头黑发如瀑般直垂下来,虽然依旧眼角带媚,但却丰神英爽,尤其是在这身打扮之下,两道斜飞入鬓的柳眉更为南宫飞燕平添了几分英气。

而南宫飞燕身边的年轻人更是玉树临风,气度轩昂,俊朗不凡。高挑的身量与一身天青色的儒装相配得恰到好处,白面无须,两道像被墨染般的剑眉之下眼睛明亮得如同寒星,敏锐而深沉。

“兄台太客气了。”李亚峰心里莫名地对这个叫“阿宇”的年轻人生了好感,尽管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张口说话了。

“这个……贤侄,让俺老猪再给你引见一个人,这可是咱无定形的绝顶人物!”猪三见南宫飞燕向李亚峰介绍“阿宇”,不知怎么皱了皱眉头,急忙打岔。

“是。三叔。”李亚峰向南宫飞燕和阿宇点点头,走到了猪三的身边,心里却在纳闷――自己明明刚杀了个人,还杀错了,怎么没人说什么呢?还有,现在腾蛟真人还趴在地下,场面亟待收拾,怎么又有时间给自己介绍什么“绝顶人物”了?

“这个……贤侄,你……你……这个嘛……”李亚峰走到了猪三身边,却不见猪三要给自己引见的人物,更是奇怪了,而猪三也似乎有些尴尬,说话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

就在李亚峰云里雾里不知所以的时候,只听嗤拉一声,挂在大厅一角的窗帘被人给撕了下来。

“你……活见鬼了!”李亚峰这一惊是非同小可。

“怎么说话哪!我才见鬼了呢!见了你这个大头色鬼!还不赔人家衣服来!”

没好气地回了李亚峰一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死在”李亚峰的越王八剑图下的蒙面人。

这会儿蒙面人已经不蒙面了,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但似乎是刚才在李亚峰的剑阵之下衣服被毁,只好把一幅窗帘撕下来应急裹住身子,不过……没有裹严实,半截香肩露了出来,肌肤光滑粉嫩,欺霜赛雪。李亚峰虽然没事儿的时候也偷看点儿黄书什么的,但这种场面见得却实在是太少,不知不觉间竟盯住不放了。

“你……”女郎又羞又气,脸色忽青忽白,看上去似乎就想给李亚峰一个耳光让他好好清醒清醒,但又住了手,向猪三的方向走了几步,就在这几步中,白雾忽起,裹在她身上的窗帘也变成了一身鹅黄衫子。

“猪城主,小女子这趟来可真是冒昧之极了。听说猪城主这里有客,原本是想开猪城主一个玩笑,逗大家一乐,却没料到会……真是小女子的罪过了。”

女郎身上的衣服一换,语气竟也变了,刚才说话还像个小姑娘,说好听的是天真无邪,换个说法就是刁蛮任性,可这会儿的谈吐却温文尔雅,像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

“嘿……你变得还真快……”李亚峰暗暗嘀咕了一句,心里却为自己老大不值――李亚峰不傻,已经想明白了:刚才的越王八剑图虽然走到了最后一步,但还是没能把这个神秘女郎怎么样,顶多也就是把她的那身衣服给弄烂了而已。

“靠!老子那可是越王八剑!宝剑耶!上了谱的神兵利器耶!就是防弹衣也是一扎就烂好不好?她穿的那是什么东西?”

李亚峰心里一阵发凉:自己出尽八宝,结果却只是让猪三、马五、猴八这几个眼尖的老不修过了一把瘾――“难怪他们刚才微笑来着!”

李亚峰虽然暗地里抱怨,但这会儿也不得不上前冲女郎施礼赔罪了,“小可冒失无状,还请姑娘海涵。”

“九先生太客气了,本是小女子的不是,怎么能怪到九先生的头上呢?”女郎向李亚峰福了一福,微微一笑――的确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举止自然大方,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哈哈,贤侄,让俺老猪给你说,这位是咱们无定乡第一美女,极乐宫宫主,百禽仙子!”猪三哈哈大笑中的介绍让本来就莫名其妙的李亚峰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啥?无定乡第一美女?极乐宫?宫主?百禽?还仙子?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刚才李亚峰用剑挑开女郎遮面黑巾的时候已经瞟了一眼女郎的容貌,当时发觉是个美女,然后生怕自己心软,就没敢再多看;女郎裹着窗帘的时候更是只注意她露在外面的肩膀了,没仔细端详女郎她的外貌――李亚峰真的是怕了,无定乡里的人物,只要是女的,都长得一个赛一个的漂亮,这还不说,动不动就来点儿媚术啥的,李亚峰知道自己受不了这个,潜意识里也让自己不用心去打量,但一听猪三说这个什么“百禽仙子”是无定乡第一美女,李亚峰有些好奇,不由得又朝女郎多看了几眼。

――果然!

进了无定乡之后见的都是美女,又让美女用媚术给整治了两次,李亚峰心中暗自开始在提防着,也自以为已经对美女免疫了,但这一细看却发现,这个叫“百禽仙子”的女郎确是自己见过的美女之中的极品!

瞬间,李亚峰脑子里全是形容词……

“这个什么百禽仙子!鼻似琼瑶,耳如缀玉,齿若编贝,唇似涂珠……好嘛,眼似星初转,眉如月欲消啊!什么词儿来着?啊,对了,她这个容貌,她这个仪态……丽弱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不多说了,就是四个字:秀逸脱俗!”

无意识中,李亚峰在心里飞快地把百禽仙子和自己见过的美女们作了个比较:和自己的干姐姐南宫飞燕相比,南宫飞燕太媚,失之庄重;和总是给自己坏事的王怜怜相比,王怜怜不过还是个小女孩,又青又涩;和刚才跳霓裳羽衣舞的“灵蛇八卫”相比,那八个虽然都不丑,但毫无特点,再说身份也只不过都是丫鬟,自然就少了几分气质;和干姐姐她妈――南宫晓艺相比,南宫晓艺漂亮是比南宫飞燕漂亮,可怎么说也是个中年妇女了不是?到最后,李亚峰万般无奈地承认,就是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姜冉,相貌上也是不如眼前这个“无定乡第一美女”。

“正是不打不相识,仙子游戏人间,却让小可出丑了。小可唐突佳人,自当罚酒三杯。”李亚峰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哈哈一笑,再次向百禽仙子赔礼,态度不卑不亢,让旁边看着的众人都为之心折。

“百禽仙子可是无定乡第一美女啊,他居然能心神不动!就算刚才他下杀手的时候没看清楚吧,这会儿总看了个仔细了啊!说话还这么慢条斯理?换了别人一准儿都语无伦次了成不成啊?咳,怪不得连‘天狐媚功’都奈何不了他!这小子,一个铁打的金刚!”

――周围的侍从们都看在眼里,暗暗地都为李亚峰竖起了大拇指,就是猪三几个无定乡的元老也对李亚峰的定力又多佩服了几分,本来南宫晓艺心里对李亚峰到底有没有被霓裳羽衣舞给迷住了还有点儿疑问,这会儿她的疑问也冰消雪化了。

说到李亚峰,他虽然打心眼儿里赞成了这个什么百禽仙子不光是“无定乡第一美女”,同时也恐怕是“天下第一美女”,但让李亚峰自己都觉得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对这个大美女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

正如猪三所说,百禽仙子是无定乡中的“绝顶人物”。她不仅相貌绝美,一身艺业也是深不可测;这还不算,她向来行踪不定,虽然自称“极乐宫主”,但却从没人知道她的“极乐宫”究竟座落何方,芳踪偶现时也没有什么人在旁伺候。不过,极乐宫的存在却没有人怀疑过――百禽仙子在无定乡定居已有四百多年,刚开始时也有些狂蜂浪蝶去招惹过她,结果都碰了钉子,连事后被人问起是如何吃的亏时也都只是摇头不答――她的道行再高,身后如果没有一个较为庞大的势力保护她的话,怎么可能做得到?更何况身份成迷的神秘美女总会给人以很大的想像空间,这一点就算是无定乡里的妖精们也不例外,他们甚至是乐于见到这样一个让人不知深浅的百禽仙子。

当然,无定乡中自有道行高深本领通天的人物,他们若是认了真,百禽仙子的秘密也不会一直无人知晓,但百禽仙子为人乖巧,对谁都是一团和气,从不自己惹是生非,与猪三一伙的关系也相当不错,在无定乡里更是颇有人缘,这样一来,就算是想要在无定乡造反的人物也轻易不愿去探她的海底:一个弄不好就让原本可以保持中立的群妖都跟自己作对了,这种傻事没人去做。

李亚峰初来乍到,当然什么都不了解,南宫飞燕虽然给他提过最好不要见百禽仙子的面,但当时南宫飞燕想的是怕李亚峰又对百禽仙子来个一见钟情,事情不好收拾,自己也明知百禽仙子是无定乡中的重要人物,华佗门传人进了无定乡自然不怎么可能和她连面都不见,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更不要说李亚峰当时根本就没听进去。

不过南宫飞燕的担心成了多余,李亚峰对百禽仙子全然没有非分之想。

这是托了百禽仙子和李亚峰见面的时机实在是不怎么好的福。

百禽仙子先是黑衣蒙面跟李亚峰狠狠打了一架,临了又来了个巧借法宝诈死脱身,虽说结果是没有误杀好人,但苦心琢磨出来的杀手锏失灵让李亚峰心里全是沮丧,没功夫去想更多;同时李亚峰又被媚术吓怕了,几乎得了看见美女心里就别扭的怪病――这种心理上的毛病只怕连医术超凡入圣的华佗门都没得药医――而且,百禽仙子实在是太美――美得让李亚峰根本就没敢多想。在这方面,李亚峰的全副心思还都在那个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对她表白的姜冉身上呢。

@@@

“九先生的这三杯酒自然是一定要罚的,不过现在似乎却不是时候……”百禽仙子浅浅一笑,那双明亮的眸子在李亚峰身上打了一个转,虽是在提醒众人,但说话的对象却是李亚峰。

百禽仙子见惯了别人对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李亚峰却态度自然,得体大方,这让本就有心和华佗门传人好好结交一番的百禽仙子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尽管他刚才冲着自己下手那么狠,但当时自己又是黑衣又是蒙面的,整个儿一刺客的打扮,也怪不得他不是?再说自己本来就是打算试一试这个“华佗门掌门”的手段来着,这个结果虽然有点儿尴尬,但百禽仙子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这个“华九”不是草包。

不过腾蛟真人还趴在地下,佘太君的脖子上也还架着花七的一口宝剑,实在不是说话聊天的气氛。

“这……”李亚峰一是根本不懂百禽仙子心里的想法,怎么也不明白刚才还像个刁蛮的小姑娘似的百禽仙子为什么换了身衣服以后给人的感觉就全都变了,二是事态的发展远远超乎了自己的想像,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但李亚峰自从认出了腾蛟真人的来历之后,脑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现下场中虽然有些混乱,微一沉吟间便有了办法。

“仙子,适才小可出手不知轻重,想来是把仙子护身的法宝给毁了?”李亚峰对能跟自己的越王八剑硬对上一下子的法宝好奇得要死,抢在猪三说话之前先问了出来――至于腾蛟真人那头的处理……反正也要在和百禽仙子的对话中过度过去,倒不如先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再说。

“九先生不必放在心上,不过是小女子闲来无事自己织的一件衣服罢了……”百禽仙子似乎没有把衣服被毁的事情放在心上,语气也很平淡。

――这会儿李亚峰的越王八剑大家已经都认出来了,知道百禽仙子说得虽然轻巧,但有了一件能与神兵利器相抗的法宝实际上等于多了一条命,可如今却为了一个玩笑就毁了,不禁都叹息起来。

“多谢仙子不加追究,日后小可定有一份心意……”

李亚峰的话还没说完,大家的叹息就从遗憾变成了艳羡――李亚峰的医术如何虽然还说不太清楚,但他刚才的什么“越王八剑图”却是出手不凡,那华佗门本行的医术就不用说了,肯定高明得离谱,他又是华佗门的掌门,这句话分明就是说以后要是百禽仙子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整个华佗门都会不遗余力,这是个代表门户的承诺啊!一件法宝再怎么了得,能比整个华佗门都厉害吗?

――实际上,李亚峰根本没想这么多,也就是随口一说,好往下接话而已。

“……只是……”李亚峰接着说,“刚才在八剑图之外,小可还伤了仙子一剑,这里是治伤两瓶丹药,一瓶外敷,一瓶内服,还请仙子笑纳。”

说着,李亚峰小心翼翼地从刚要回来不久的乾坤袋中拿出了两个小瓶,作势要交给百禽仙子。

“咦?”猪三好容易找到了插话的机会,半开玩笑地问,“贤侄,不过是擦破点儿皮,你怎么如临大敌似的?什么大不了的伤啊,居然还要用两瓶药去治?哈哈,是受伤的人不一样啊还是你们华佗门又研究出什么‘一见倾心丹’来了?”

“这……”李亚峰要的就是别人这一问,支吾着说,“三叔……小侄……咳!”

猪三不过是想逗逗李亚峰才这么说,却没料到李亚峰的反应不对头,本来是稍微有点儿奇怪,现在倒是真不明白了,眉头皱起,仔细听李亚峰往下解释,旁边的众人也都是一样,心里十分纳闷。

“这瓶外敷的‘冷石丹’除了能让伤口立时愈合之外还颇有些养颜的功效,仙子花容月貌,若是留下一点儿伤疤的话,小可岂不万死莫赎?”

李亚峰开始睁着眼说瞎话了,百禽仙子下颌上的那个小口子这会儿别说流血了,伤口也早就没了影――毕竟是修炼有成的妖精,哪能连这点儿小伤都处理不了?

“这瓶内服的……”李亚峰又犹豫了一下,仿佛一横心似的,说,“不敢相瞒三叔和仙子,越王八剑虽未淬毒,但适才我用的另一口剑上却有些古怪,这瓶内服的丹药是解毒之用。”

李亚峰这句话石破天惊,不说猪三几个吓了一跳,百禽仙子心里发怵,还在一边趴着的腾蛟真人眼中的怨毒更是又重了几分,似要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紧了李亚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