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七十章 酒过三巡

第七十章 酒过三巡

作者:gongheh

“来,大家尝尝小可的手艺,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李亚峰哈哈一笑,又夹起一筷吃了起来。

“贤侄。”狐狸精南宫晓艺从一开始就是笑模样,但现在的笑容也有了几分勉强,“贤侄的手艺自是精妙,别的不说,单是这香味儿就足以令人忘忧了……不过……贤侄可不可以说说这菜里都放了些什么?”

厅中众人纷纷点头。

“啊?”李亚峰肚子里暗笑,却装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冲南宫晓艺说,“南宫阿姨,你不知道吗?不会吧?你刚才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嘛!”

“不对不对!南宫妹子什么也没说啊!贤侄,你就别卖关子了,还不赶紧告诉你八叔?这……我倒是吃了,可还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可有点儿不大对头?”

南宫晓艺还没答话,猴八先嚷嚷了起来,他根本没客气,也没怎么多想,吃菜的速度只比李亚峰慢了一步。不过,他虽然觉得菜的味道不错,但还是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

“这道菜其实也没有什么,味道也还一般,只不过在这香味儿上小可倒确是下了几分工夫……大家也都知道,弊门以医立门户,于这药膳一道自是有些心得,不过小可时常有个念头……所谓药膳无非是以药物入菜,收祛病养生之效,这用药嘛,自有高下之分巧拙之辨,弊门精研医理,又广搜天下灵药,也有几道不外传的药膳单方,但说到底,这菜不是菜了,反倒成了药,这又怎么能显出弊门在用药上的超然脱俗哪?是以,小可自己琢磨了几道小菜,虽然也都是以药物入菜,但却只在色香味上求胜,只是要一个佳肴美食,也不管什么祛病养生,不让人吃坏肚子也就是了。哈哈,可说是药膳中的邪道吧。”

李亚峰总算是开始讲解了,不过说了半天全是废话,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这个……九先生真是别出心裁,另翻机杼。只是不知道这两道菜中是用的什么材料?”佘太君愣了半天,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别的词儿夸奖李亚峰这个糟蹋东西的天才来了,虽然听李亚峰话里的意思,他做的这两道菜里应该没什么花样——他的心态不过是个有点儿什么好东西就想显摆一下的小孩儿——但还是问清楚得好。

“啊,刚才南宫阿姨也说这香味儿令人忘忧,却是说了个正着。”李亚峰一指长案上自己刚动过筷的炒菜说,“这道菜的名字就叫做‘忘忧醉’,这绿的是萱草,红的是醉草。”

“萱草和醉草?”马五吃了一惊,“贤侄,嵇康《养生论》云,‘萱草忘忧’,这倒也罢了,可是这醉草……若是我记得不错,《尸子》上说过,醉草生于昆仑之墟东侧的卤水岛……这……食其一实,醉卧三百岁啊!”

“什么!”猴八听了马五的话,一下子蹦得半天高,“五哥,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刚才可是专拣红的吃的,你这意思……这就要我睡上三百年?”

——马五不说话了。厅中众人都把同情的眼光投向了猴八。

“八叔休急。”李亚峰看看哭丧着脸的猴八,笑着说,“萱草的香味儿着实太淡,小侄试过多种药材,只有醉草能烘托得出,不过为了一道菜就醉卧三百年却是不值,好在天下能解酒的东西不少,在这道菜中小侄还放了一种别的药材,用来中和醉草,八叔只管放心吃就是。”

“啊,是这样啊。贤侄,你倒是早说啊。”猴八吁了一口气,在盘子里找了找,夹起一块像是鸡蛋的东西,冲李亚峰问,“贤侄,你说的解酒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儿吧?是什么啊?也说出来让你八叔长长见识?”

“这……”李亚峰的脸涨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心里为难之极——他做这道“忘忧醉”只是为了用香味儿吓人一跳,可没想到有人会刨根问底,尤其是没想到事有凑巧,问话的人居然是猴八。

——靠!不是都说猴儿最灵吗?怎么我就碰上这么一个冒冒失失的猴子啊!李亚峰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贤侄?你倒是说啊!……哎,我说你们几个笑什么?”猴八还没死心,追着李亚峰往下问,却发现花七和南宫晓艺还有马五、问石子都看着自己,止不住乐,不由得纳闷起来。

“八弟……”花七笑得花枝乱颤,费了好大劲儿才说出话来,“你……你就别问了,贤侄不说……那是给你留了面子……”

“啊?”猴八更糊涂了。

南宫晓艺轻轻拍拍胸,止住笑,冲猴八正色说,“八哥,小妹现在才真正知道,贤侄用药的本事果然是出神入化。你筷子上夹的那东西的确是解酒的,只不过比较少见……要是贤侄不提‘解酒’这两个字,小妹还真认不出来……《酉阳杂俎》上说,它味甘性冷,能轻身消酒,确是良药……不过,你知不知道这药叫什么名字?”

“叫什么名字?”

“八哥,这味药的名字叫做‘侯骚’。”南宫晓艺再也憋不住了,往面前的长案上一扑,大笑起来。

“啥?猴儿骚?”猴八一急,脱口又重复了一遍,刚明白过来不对,把嘴一捂,尴尬地向周围看去——除了哭笑不得的李亚峰之外,所有人都乐了,就连一直阴沉着脸的腾蛟真人也露出了笑容。

“哈哈!”猪三笑得捂着肚子直叫,“老八,平时数你最机灵,今天……今天你可算是机灵到头了!”

“这个……”李亚峰不知道说什么好,红着脸冲猴八说,“八叔,小侄可不是有心的……再说,这个……这个‘侯骚’的‘侯’,可不是八叔那个‘猴’……咳,这个……这……这让小侄怎么说呢……”

“侯骚?猴儿骚?”猴八又自言自语了两遍,想要板起脸来生气,没成功,自己倒乐了,“他妈的天底下还有这种东西?贤侄,告诉你八叔,这名字是谁给取的?”

“……”

◎◎◎

自从佘太君、问石子和腾蛟真人进了思恩堂,厅中的气氛就有些紧张,但无巧无不巧,李亚峰的一道“忘忧醉”却正好缓和了空气,两方面虽然还各自心怀提防,不过席上却是变得有说有笑,像个筵席了。

当然,在多少明白李亚峰只是出自爱玩之心做了这两道菜之后,大家也放开了胆子,对李亚峰的手艺赞不绝口起来——只是没有人再问李亚峰第二道菜到底是用什么原料做的了:出了一个“猴骚”就够了,谁知道这第二道菜里会不会蹦出种名字叫做“狐臭”的药材来?这倒是弄得李亚峰觉得自己比较失败。

但是,来找事儿的就是来找事儿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腾蛟真人把话转到了正题上。

“九先生,贵门中人千年来从未踏进无定乡一步,九先生现今又是一门执掌,却是为了什么一反常态,来到无定乡的呢?”

腾蛟真人虽然嘴上称呼李亚峰为“九先生”,但谁都听得出来,他的语调中全无尊重的意思,甚至也不是对华佗门中人重又踏入无定乡而感到惊讶,而是充满了想要打架的火药味儿。

“真人此话差矣。弊门中人自三祖师以下虽都未曾踏入无定乡,但与无定乡却从未断过联络……只是弊门中人大多生性疏懒,虽然知道无定乡乃是世外桃源,但人却实在太多,不愿来凑这个热闹而已。加之无定乡中自有八老坐镇,也不会出什么事情,这才懒得到无定乡来。”

李亚峰话说得明白,又捧了猪三等几个无定乡元老一把,话锋一转,说到了自己身上,不过却是胡说八道了。

“至于小可……适才也说过了,小可接掌门户不久,总想多聆听一下前辈们的教益,又生性好动,这就来了无定乡。哈哈,话这么说不错,不过,说白了,小可来无定乡,其志在于打秋风。小可认南宫飞燕为义姐,称呼几位元老为叔姨,说不得总能捞点儿好处不是?”

“原来如此。”腾蛟真人明知道李亚峰是在说笑话,却认真地点了点头,紧逼不放,“九先生可知道?我与猪城主和几位元老虽然井河不犯,但彼此却也平辈相称,那照九先生的说法,九先生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叔叔’呢?”

李亚峰还没答话,猪三大嘴一咧,指着腾蛟真人就骂上了,“好你一条孽龙!你敢跟俺贤侄这么说话!啊?你和俺老猪平辈相称?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小子果然是来找事儿的啊!看俺老猪怎么收拾你!”

“三叔,来者是客,要是真人在你的府第出点儿什么事情,传出去你可就没法做人了不是?”李亚峰非但没生气,反倒笑了,一把按住身边的猪三,损了腾蛟真人一句,又说,“真人,江湖无辈,各交各的。小可和几位叔叔阿姨是一家人,当然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至于小可和真人之间……”

李亚峰顿了顿,说,“小可和真人现下是初次会面,彼此之间既无私交,也无师门渊源,真人自己想想,以小可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的身份,要是真喊真人一声‘叔叔’,真人自问受得起吗?”

“你个小辈……”腾蛟真人气得浑身乱颤,冲李亚峰就要开骂,可李亚峰一看腾蛟真人的反应,心中暗暗点头,“没错了,二师祖笔记中提到的就是他了。”

“真人!”李亚峰心里点头,嘴上可没松口,接着冷冷地说,“别说小可的身份放在那里,就是小可不靠师门撑腰,算是一个闲人,那也没有称呼刚见面的老道为长辈的道理!小可平生服的不过是比小可更有本领的人物,真人……说句不好听的,你还排不上!”

“说得好!”猪三和猴八对李亚峰的态度不约而同地抚掌大赞,而李亚峰本人也因为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胸中痛快无比;不过……腾蛟真人的脸色可就不大好看了。

腾蛟真人长吸了几口气,平定了一下心神,但脸上那道长长疤痕的颜色却变得越来越深,竟有些接近紫红了,与他刚冷静下来的阴沉脸色相对照着,极是怕人。

“猪老三、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变的!”让人奇怪的是,腾蛟真人说话的对象竟不是惹恼了他的李亚峰,反倒冲着猪三去了,“就算老子现在是打不过你们,不过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老子与华佗门之间的恩怨,你们不要插手!”

“小辈!你给我听好了!”腾蛟真人这才冲李亚峰发了话,“我不管你是什么华佗门掌门还是什么东西,把你……”

“腾哥!”腾蛟真人还没把话说完,他身边的佘太君就阻住了他再往下说的势头,拉着腾蛟真人坐了下来,冲厅中横眉怒目的几个无定乡元老歉然一笑,说,“我家哥哥有点儿失态了,我代他在这儿给大家赔个不是。”

说着,佘太君冲厅中诸人欠身福了一福,腾蛟真人冷哼了一声,却也不再说话了。

“还是佘太君知道进退,大家有话好说不是?莫要伤了和气。”南宫晓艺舒了一口气,又忙着打起了圆场。

“不过……”佘太君对南宫晓艺微微笑了笑,看看厅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有所缓和,轻启樱唇,说,“这有酒无歌不成席嘛,我倒是带了我的几个丫鬟来,让她们过来跳支舞,就当是我再向大家赔罪如何?要不然……就请九先生下场演点儿什么?谁让九先生刚才那么凶来着?”

“算了,献丑不如藏拙。”李亚峰冲佘太君一拱手,算是谢过,可心里却老大不乐意。“得,全完,本来想来个前倨后恭,不管怎么说先收服了腾蛟真人,都让你给搅了……就这样你还想让老子出场?出场干什么啊?还是你自己练吧!……哎?不是吧?刚才南宫他妈可是说这个佘太君的媚术怎么来着?这……跳舞?别又是什么媚术表演……老子现在最怕这个!妈的,早知道就配上两副清心寡欲的丹药带在身上了,这不是明摆着要让老子出丑嘛!”

李亚峰心里想着,不敢大意,暗自运起真气,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身子如同渊停岳峙,稳稳地坐了个端端正正,直到自己觉得一股正气从胸中呼之欲出,也不怕什么媚术邪法了,这才抬起头来,往厅中看去。

李亚峰一句“献丑不如藏拙”说出口,等于是默允了佘太君让她的丫鬟来献舞,猪三几个也不好说再什么,打着哈哈让海青把跟着佘太君一起来了,却被领到偏厅去的“丫鬟”叫到正厅中来。

没过多时,佘太君的丫鬟们进到厅中,刚好赶上李亚峰抬头,看了个正着。

李亚峰当时头就是一晕。

——不对头!这一个个真的都是妖精?怎么一个比一个漂亮?天!要是当了妖精就能变得这么漂亮的话,我看全世界的女人里面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心甘情愿不投人胎!

一共有八个人,看上去都在青春妙龄,虽说的确一个个都漂亮极了,但出乎李亚峰的预料,八个丫鬟只见清纯可爱,根本不像是用什么媚术的妖精。其中七个按照彩虹的七色,各自穿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的长裙;只有最前面的一个裙色如虹,身披丝帔,佩着黄金装嵌璎珞,秀发梳成双鬟,头上还装饰着金嵌的珠花,应该是佘太君口中舞蹈的主角,当然,她的相貌也的确是八个人中最美的一个,说是什么“丫鬟”,倒真委屈了她。

厅中众人除了李亚峰之外都是见过世面的——其实这么说李亚峰也有些冤枉,李亚峰和他的同龄人甚至是和相当一部分成年人相比起来都还算是经过些风浪,但谁让厅中都是些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呢——倒也都没有怎么吃惊,这原也在佘太君的意料之中,她微微一笑,介绍起来。

“这是我的几个贴身丫鬟,跟在我身边久了,也有人送了她们个‘灵蛇八卫’的称呼,只不过是贻笑大方罢了。”

佘太君说着话,轻轻拍了一下手,八个丫鬟就在厅中分散站开了,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各式乐器,做好了准备,只有最前面那个“不著人家俗衣服”的空着手,站在大厅中央,含羞带怯地低下了头。

佘太君继续介绍着,“她们八个都随我姓,拿罄的叫红儿,吹笙的叫阿桔,吹箫的叫青儿,弹筝的叫小翠,吹笛子的叫兰兰,弹箜篌的叫若紫,弹琵琶的叫小菊,中间那个是她们当中最年长的,叫媚柔。”

——靠!这老妖婆故意耍我!李亚峰差点儿没气死。除了中间叫什么“媚柔”的那个之外,剩下的七个人别说名字取得乱七八糟,衣服的颜色和名字更是闹了个满拧,穿红的叫“小翠”,穿绿的成了“若紫”穿黄的却叫什么“兰兰”……李亚峰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全搞糊涂了。

佘太君继续说着,“我这八个丫鬟粗手笨脚的,一支曲子学了十年才算是多少有了个模样,要不然我还真不敢拿出来献丑呢。正好今日在座的都是方家,也请品评一下,看看她们这支‘霓裳羽衣舞’有了几分火候……”

“霓裳羽衣舞!”李亚峰一惊,心说,“难道老子想错了?不是混合着媚术的艳舞?‘千歌万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霓裳羽衣舞可是唐代有名的清雅‘法曲’!甚至有传说说它是唐玄宗从月宫偷记回来的仙乐!盛唐之后,霓裳羽衣舞失传,还是南唐后主李煜偶然间得到了它的残谱,和昭惠周娥皇还有乐师曹生按谱寻声,补缀成曲才流传到今天……这个什么佘太君既然敢把它拿出来的话,不用说,肯定是当年的原曲了,这可得好好看看!……咳,也别说什么原曲不原曲的了,就算不是原曲的老子也没看过……”

李亚峰胡思乱想着,就听得罄箫筝笛齐奏,他平生从未见过,也从未想到自己会有机会见过——说到底,李亚峰对舞蹈什么的也不怎么感兴趣,对这个霓裳羽衣舞的了解全在白居易写的那几首诗上——的“霓裳羽衣舞”已经开始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