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六十八章 猴子发威 野马擒龙

第六十八章 猴子发威 野马擒龙

作者:gongheh

 

李亚峰猜得没错,当年华三和无定乡的八位元老的确有过约定。

据说,当年无定乡的八位元老在结为兄弟之后,曾一起遇到过一次危难,是华三在千钧一发八个人都要完蛋的时候及时出现舍身相救,然后又“折节下交”,想要和八个人也结拜成兄弟。不过,以清泉君余曼为首的八个人感念华三的救命之恩,却非要自居为奴。华三自然不干,争执的结果,八个人都称华三为“三哥”,同时也约定对华佗门今后的传人都平辈相称,统统认做兄长。

当然,要是论起年纪来,这八位本来就不知道比当时的华三大了多少,更不要说和当时连生还都没有生出来的华四、华五、华六……他们相比了,不过,就是为了华三舍命相救的恩情,本来甘愿为奴的八个人还算是占了便宜。虽然这样一来辈分就乱了,但当时的华三本就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更何况华三自己的祖师爷华佗也曾经和救过华佗一命的李家订过类似的约定,华三这么做也不算是离经叛道——其实就算是离经叛道也无所谓,反正华佗门本来就对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什么的非常感冒。

虽然在华三的帮助之下,八个人有惊无险地躲过了那场危难,但经过那一次危机之后,八个人也有些心灰意冷的意思,于是华三又想了个办法,让八个人隐去真名,再隐居起来——这个隐居的地方就是如今的无定乡了。至于无定乡的开发和以后的各种纠葛,那都是后来才发生的事情。

就在华三不告而别之后,为了纪念华三对八人的种种恩情,留在无定乡的八个人在随缘城里的城主府第里还特意建了一座“思恩堂”。

同时,也是因为这八位元老和华佗门有这么深的渊源,所以尽管无定乡在最近这几百年里暗潮涌动风雨欲来,八位元老和华佗门的传人也有过接触,但他们却都没有对华佗门提出过援手的要求——本来华三这个“三哥”就是怕了这些麻烦才躲出无定乡的,哪能再把麻烦往“四哥”“五哥”……他们身上推呢。

不过,不管八位元老是怎么想的,南宫晓艺对这些都并不在乎,她虽然是狐六的干妹妹,和清泉君余曼以下的八个人也都兄妹相称,但她心里最看重的还是无定乡的安宁,这一次南宫飞燕认了华佗门的传人当义弟还把他给带了回来,南宫晓艺心里实在是高兴极了。

◎◎◎

筵席开始之后,虽然猪三、马五、花七、猴八四个人对自己当年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难都语焉不详,但李亚峰就从他们的话中理出这些头绪来倒也没花太长时间。而李亚峰一开始就自居晚辈,这更是让马五、花七和猴八觉得有了面子——毕竟不管怎么说,李亚峰才十七岁,让自己叫他一声“九哥”虽然不是不可以,但的确是怪怪的。

至于城主猪三,他虽然也觉得这似乎有些违背当年和“华三哥”的约定,但李亚峰和南宫飞燕早就认了姐弟也是不争的事实,更何况他正像李亚峰所想的一样,最在乎的东西之一就是自己的辈分,本应兄长相称的李亚峰却自认是他的“贤侄”,他偷着乐还来不及呢——席中猪三对李亚峰的态度越来越热乎就是最好的证据了。李亚峰甚至开始在心里暗暗认为,猪三这条大汉其实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死心眼儿,因为在该装糊涂的时候,他好像比谁都糊涂。

◎◎◎

“贤侄,俺老猪不知道小燕子这丫头都给你说什么了,可是你用不着在乎。你既然来了咱无定乡,那就该吃的吃,该玩的玩,别的什么都不用管!你……你叫俺一声‘三叔’,那你三叔还能让你吃亏?来,先陪三叔干了这一杯!”

猪三喝得满头大汗,干脆彻底把衣襟给敞开了,看样子要不是座中还有女眷,恐怕早就光了膀子,一口一个“贤侄”地叫着李亚峰,笑得合不拢嘴。

“三叔这是怎么说的,有事弟子服其劳,我是三叔的晚辈不是?有什么事儿三叔你只管吩咐下来。你侄儿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可也是从华佗门里出来的,这除了治病救人,下毒也是一把好手!再说,华佗门里面儿别的东西没有,要宝贝那是多了去了……三叔,你只管吩咐就是了,小侄是义不容辞。”

席上气氛热烈,话赶话的,李亚峰也有点儿兴奋过头儿,一开始的防备之心早就丢到了一边儿,把大话就说出去了。

“贤侄,正像三哥说的,无定乡的事儿贤侄真的不必太过在意。”猴八把手里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搁,一边挥手让身后的侍从添酒,一边尖着嗓子叫了起来。

“不就是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孽畜想要造反嘛,咱们兄弟几个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想当年咱们兄弟们横行天下的时候,那几个孽畜还都吃奶呢!也用不着几位哥哥动手,等我把酒喝足,这就出去全都打杀了!”

“……”李亚峰一愣,不知道该把这话怎么往下接了,要是说猴八讲得好,没准儿他真就出去杀人了,那自己刚才说的那些甘愿出力的话不就成了废话?再说了,就他?他打得过人家吗?这都上千年了,到现在这几个人不还是在等华佗门的传人来解围?可要是说他说的不好……看猴八这没喝三口酒就醉醺醺的架势,没准儿他就冲自己翻脸了。只好随着气氛哈哈大笑,心里却在嘀咕,“都说猴儿爱喝酒,真是不假,看这个猴儿几杯酒下肚,真还就把自己当成齐天大圣了……”

“怎么?贤侄?你不信?”猴八看李亚峰只是笑不说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伸手把刚添满的酒杯半举着,嚷嚷起来,“贤侄,看样子你是不知道,这可不是我吹牛,也就是和华三哥他约好,把以前的名姓全都不要了,要不然……嘿嘿,贤侄,你去打听打听,也别说几位哥哥,就是我‘峨嵋一圣,玲珑七海’的名头,那也不是吓人的!嘿……”

“老八!”听猴八把当年的外号叫了出来,马五脸色刹那间就变了,一拍桌子,斥责起猴八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当年的事儿还不够丢人的吗?”

“五哥……”猴八一吐舌头,好像知道自己错了,一低头,讪讪地坐了下去,只不过嘴里还在小声嘟囔,“在座的又没有外人……说说怕什么……”

听见马五骂上了猴八,李亚峰心里一动,有些清醒了,暗自琢磨,“峨嵋一圣,玲珑七海?那是什么东西?前半截还好说,可后半截太吓人了吧?口气这么大!不过……没听说过啊?咳,我没听说过那太正常了,我又不是妖精……可听这只猴儿说的话,看样子其实他们八个都挺厉害?这是……”

“让贤侄见笑了。”马五看李亚峰好像出了神,知道他是在想猴八的话,微微一笑,冲李亚峰解释了起来,“贤侄有所不知,你的这八位叔叔倒也还都有些来历,要不然也不能和你华佗门相交。不过……我们和华三哥自从隐居无定乡之后,真名和过去的绰号全都不再用了,有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是?啊?哈哈。无定乡现下确是有几个不吃敬酒的东西,但也不过是疥癣之患,不足为惧,若是他们真的不知好歹硬要做出点儿什么事儿来的话,那我们自然也不会客气。”

“那是当然了,几位叔叔的本领小侄可是信得过的。”李亚峰脑子转得飞快,嘴上答着马五,心里却已经把松下来的那根弦又崩得紧紧的了——倒不是怕这些人会对自己怎么样,可听他们说话,似乎他们不是属于“惹不起”的那一类,而是“根本惹不得”!所谓的“有些来历”,八成儿就是他们曾经“恶名满天下”!

好在他们和我是一伙的……李亚峰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庆幸,可突然却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浑身如坠冰窖,从骨髓里往外冒开了凉气。

——三流武侠小说里不是有那么一类常有的情节来着?有那么几个厉害得不得了的邪道高手因为恶名太著,引出来什么隐名的正道宗师把他们给治住,然后正道宗师出于怜才之意,不杀他们,反倒把他们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让他们立下从此不履人世或是不杀生或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誓言……这八个妖精不会也是这种东西吧?那把他们封住的正道宗师就是三师祖华三?不会吧?要是在小说里的话,他们可是早晚要出来……而且那些破了誓言出来的邪道高手找当初封住自己的正道宗师的弟子报仇的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虽然小说里总是说他们到头来百分之百会输得很惨,可自己现在眼前这些人要是冲着自己来的话……

李亚峰差点儿没哭出来——他可以肯定,如果自己想到的事情是真的,只要自己和这八个人动手,输得很惨的人百分之一万会和小说中完全相反——根本用不着八个,来上一个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不过……等等……

李亚峰暗自摸了摸口袋,乱跳的心总算定了一点儿——好在自己和曹暮、王信一块儿研究的那几招杀手锏必杀技需要用的法宝自己还带在身上,万一有什么不对,就凭“八剑图”也能捞回本儿来吧?

李亚峰胡思乱想着,但马五的话说出来之后南宫晓艺却有不同的意见,本来她就主张让华佗门中人来收拾无定乡的局面,驳起马五来竟有些滔滔不绝了。

“五哥,话不是这么样说的。没错儿,就凭现在那几个孽畜的本事是不能把无定乡怎么样,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你想想,这么多年,他们为什么没有动手?除了华佗门的名头震着,恐怕人家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你们八兄弟的底细……就算是你们不说,小妹觉得,猜也能猜个差不多,别忘了,当年小妹也是猜出来的……要真是那样他们还敢出头的话,足以证明他们也不会是太省油的灯!另外,在无定乡中若论道行法力或许确是几位兄长和姐姐们居首,但无定乡也是个卧虎藏龙之地,焉知就没有能者隐藏其中?他们到时是敌是友可是不好分辨……还有,纵然兄长和姐姐们本领了得,但无定乡可经不住你们斗法折腾……真要打起来……别人我不知道,我当年可是见过五哥你的本事,要是你真动起手来,那可不是山崩地裂几回就能止得住的,那无定乡还要不要了?”

“南宫妹子说得对。”马五赞同地点点头,“南宫妹子,你自然晓得的,就是因为这个,我们兄弟也一直没有真个动手……所以贤侄的这个身份还是很有用处的,只要贤侄在赛珍大会上一亮相,也不用我们兄弟动手,有谁敢不服华佗门?”

“不错,正该借贤侄华佗门传人的身份压服那群孽畜。”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花七也颔首称是,同时也转头向李亚峰说,“贤侄,原本就是把无定乡中人都杀个干净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过当年花姨和你几个叔叔杀戮过重,如今也都倦了,倒要让你辛苦一下,不知贤侄意下如何?”

李亚峰好玄没让这几个妖精随口交谈的话给吓着。

“不是山崩地裂几回就能止得住的”——那还能怎么样?这意思,排山倒海都是小菜一碟?

“就是把无定乡中人都杀个干净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我的花姨,无定乡里可是有两万多妖精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杀了?那还不算大事?你的原形是牡丹花?就冲你这话,我看你简直象原子弹成精!

——***这些人当年都干过些什么?

“还请花姨放心,刚才小侄也说了,几位长辈但有所命,小侄无不遵从。”李亚峰心里发着虚,嘴上却答应得极为痛快——李亚峰想得明白,反正我来都来了,哪能说不答应?不答应的话你们翻脸了怎么办?再说,我还有事儿求你们呢。

“哈哈,其实贤侄也不必太过在意。”马五微笑着说,“贤侄无需做什么,要是真打架,我们几个老不修也不能让贤侄动手不是?这不,正巧再过十天就是无定乡百年一度的赛珍大会,贤侄不妨在会上露个面,把身份亮开,再当众叫三哥一声‘三叔’。我看,这么一来,也就没人敢再动什么歪心思了。”

“五哥,你和二哥是咱们的智囊,如今二哥不在,那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这个主意也的确是不错,不过,贤侄要是在赛珍大会上露面的话,总要有点儿什么宝贝拿出来才行啊。”猴八把话接了过去。

“那是自然。”马五似乎早就想好了,笑着说,“上一次赛珍大会上三哥是魁首,这一次贤侄出场一定也要拿个第一才行。嗯……二哥那里不用说了,还要给问石子打个招呼……至于宝物嘛,我这里还有当年张僧繇在金陵安乐寺画的那四条白龙,怎么样?这东西拿出去夺个魁首应该不难吧?”

“什么!”马五话还没说完,花七就不顾自己端庄的形象,失声叫了出来,“五哥,你说的是真的?”

“这还有假?”马五怡然自得地捋着胡子说,“七妹,我知道你最好丹青,当年听说张僧繇画得还算是不错,就出去找了他一趟,逼着他给白龙点睛。那小子果然有点儿本事,点睛之后那龙竟然活了,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它们给治住,重又收到画卷之中,又把那两条还没点睛的也给偷了回来。呵呵,本来是打算等你寿辰的时候送给你的,不过现在给了贤侄,你也没什么话说吧……”

马五说着说着住了嘴,因为花七根本就没听,只是喃喃自语,“顾陆已往,犹为冠冕,盛称后叶,独有僧繇……但一支青笔,怎能夺造化之功?金陵安乐寺张僧繇画龙点睛,我只以为是虚传,没想到竟是真的……画龙点睛……雷电破壁……”

李亚峰也让马五的话吓了一跳,他倒不是对古画丹青很感兴趣的那种人,但听见传说中的“画龙点睛”居然真有其事,尤其是马五说他把破壁升空的两条白龙都给制住了又重新收回画里,脑子里更是一阵发蒙——他不就是匹马嘛!可哪国的马能没事儿随便抓几条龙给别人祝寿玩儿啊!

花七傻了,李亚峰愣住了,马五左右看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呆在了当场。

“哈哈,我说老五,小七儿就是喜欢什么书呀画的,你有什么好画还敢自己说出来让她知道?你要给贤侄见面礼也不是这么个给法吧?”

猪三哈哈笑着大声说,“老五,你根本不用担心,贤侄手里有的是宝贝!咱们无定乡这点儿地方还能有比贤侄更富的?不说别的了,就是前两天俺徒弟小青从贤侄那儿偷来的那个乾坤袋里,不知道藏着多少好东西你连见都没见过!”

说着,猪三一招手,把李亚峰领到思恩堂来以后就一直侍立在猪三身后的海青赶紧跑到后堂捧出一件东西来,正是李亚峰失落的乾坤袋。

猪三把乾坤袋交还给李亚峰,眨眨眼,说,“贤侄,俺这个小徒弟为了赛珍大会到处去偷东西,居然把你的乾坤袋也给偷来了,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一片孝心呢还是因为灵物认主他打不开袋子,结果就交到了俺的手上。这东西当年俺老猪在三哥那儿看见过,知道这宝贝是你们华佗门的,狠狠打了这个不识尊长的家伙一顿,宝贝可是好好地给你保存着,里面的东西也一样儿没动,现在完璧归赵。不过,俺老猪虽然没打开看过,可这里面的药香实在是非比寻常啊。你看看你花姨那个样子,现在你五叔手里的那什么古画恐怕是没法子给你了,照俺老猪的意思,你就从你这个乾坤袋里随便拿点儿什么出来,说不准这回赛珍大会的魁首也就定了!啊,你看好不好啊?你放心,你这几个叔叔阿姨的也不能让你白忙活,该给的见面礼还是非给不可的……哈哈,不过你那个马五叔恐怕就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喽!”

——临了,猪三还没忘了再损马五一句。

“这个……小侄这个袋子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海青兄的打算是白挨了,呵呵。不过小侄是华佗门出身,说不得要随身带上几味药,说起来倒是有些还算是少见,若是叔叔中意,其实只管拿去也无妨。”李亚峰恢复了平静,赶紧从猪三手上把乾坤袋接了过来,嘴上说得倒是大方之极。

“哈哈,贤侄,你也休要自谦,华佗门的药物这天下有哪个不想要?只不过是没有这个本事罢了,就连俺老猪和你这几个叔叔阿姨,说是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可恐怕也会动心的啊。”猪三自斟自饮了一杯,笑着说,“不过既然贤侄认了我们几个做长辈,那我们可就不能开这个口喽。倒是该反过来给你东西才是。”

“所以啊,贤侄,你不如趁没人的时候偷偷给我,这就无所谓了。”猴八一乐,说了这么一句,整个席上的人全都乐了。

“好你个老八,我还想等散了席再找贤侄单独说呢,你倒好,直接在席上就说出来了,你这张猴儿脸还要不要了?啊?”马五一口酒呛了出来,笑骂猴八。

李亚峰也笑了,这才算是真正把心放到肚子里——就看这几个妖精“叔叔”妖精“阿姨”对自己的态度,完全是一家人的感觉,没必要担心什么,自己刚才的想法似乎是太过杞人忧天了。反过来,既然是一家人了,那他们还不是越厉害越好?自己难道还怕自己的帮手本事太大不成?

——不过,恐怕连李亚峰自己也没意识到,自从他进了思恩堂,他在城主猪三和他的这几个兄弟面前,自己并没有权威可言才是他不能安心的最大原因;而刚才猪三、马五、猴八的话却突出了他的优势——自己手里有他们想要的药物——这才是他在潜意识中能够放下心来的真正理由。

当然,李亚峰也不会想到,这些让他能够安心的话其实是这些比他年长了不知道多少,“狡猾”了不知道多少的老妖精们出于对他的爱护之心——或者说是为了让不知所以的李亚峰在潜意识中能够真正接受他们——而故意说出来的。姜,总是老的辣。

“三叔,从刚才起,大家都在说什么‘赛珍大会’,这到底是什么啊?我没听飞燕姐讲过。啊,当然,既然几位长辈都吩咐下来了,小侄说不得总要尽力巴结的,从这个‘赛珍’的名目上来看,似乎是类似什么珍宝大会的东西……小侄身上倒的确是有不少宝贝,就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合用,等一会儿还要让几位长辈费心看一下才是。”

“呵呵,倒是你五叔我糊涂,总该早给贤侄讲个清楚,不过也没有什么太多可说的东西,这赛珍大会其实是……”

马五一笑,正要给李亚峰解释,忽然从门口进来一个年轻人,样子年纪都和猪三的徒弟海青相仿,但脸色却很是不好,几乎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没有管堂内的情形,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开口就冲猪三喊开了“师父”。

“师父!佘太君和腾蛟真人,还有知古斋主问石子求见!”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