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六十六章 梦回唐朝?

第六十六章 梦回唐朝?

作者:gongheh

尽管事先南宫飞燕早就给李亚峰说过无定乡随缘城的事情,刚才又重新补充了一些,但李亚峰进城以后还是让自己看到的一切给吓了一跳。

“姐……”

经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虽然不能说李亚峰和南宫飞燕之间的感情又增进不少,但两个人却的确走得更近了。李亚峰也已经把刚才自己说的气话抛到了九霄云外,对南宫飞燕的称呼还是没有变——不管南宫飞燕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当着自己的面为道歉差点儿自杀,这份情意李亚峰还是很感激的。

“什么事啊,弟弟?”

“……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呢?”

李亚峰两只眼睛开始不够用了。

本来在李亚峰的心里是把无定乡当成了一个类似动物园的地方,随缘城里面妖精多一些,那也顶多是个动物多一些的野生动物园吧——这么说原也不错,无定乡中虽然什么妖精都有,但还是各种动物成精的占了绝大多数,就连那八位长老也是一样,除了一个什么“清泉君余曼”和“刀四”从名字上听不出是什么妖精之外,其他的不是野猪就是猴子,还不都是动物?

就算不是动物园,妖精可是要清修的对吧?清修清修,一旦占了一个“清”字,那也就应该跟那些什么荒郊野店、山寺古洞分不开了,可光是城墙就一眼望不到边儿——真不知道盖这么大一座城池是为了干什么的?

——李亚峰没有想到随缘城里的样子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这不完全成了“梦回唐朝”了吗?李亚峰对那首著名的摇滚可是情有独钟。

——随缘城里完全是一副古代太平盛世歌舞升平的模样:纵横的街道两边房屋鳞次栉比,有茶坊、酒楼、还有似乎是经营布匹、香料、古董等等东西的各类商店,甚至还有高高悬起一个“当”字的当铺和挂着“铁口直断”招牌的相馆!通衢大道上车马行人南来北往,一个个衣冠济楚,也都是古装打扮,还有些人三五成群,旁若无人地高声谈笑着……不远处还能看见一条横贯城中的大河,河上停着几只装饰精美的画舫,上面隐隐有丝竹和谈笑的声音传来,还有一座用巨木虚架而成的无柱拱桥,连接起两岸的街市。

随着南宫飞燕的脚步,李亚峰一边往前走一边困惑地四处望着——自己这是到了哪儿了?

南宫飞燕看着李亚峰惊呆了的表情,抿着嘴笑了,开始解说起来。

“弟弟,你别忘了,随缘城可是座经营了一千多年的老城了,又不像凡间那样凡是古城就一定受过战乱之苦,形胜繁华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你刚才在城外不是还夸它是什么‘满天下帝王都会之所’吗?不管这词儿是你从哪儿抄来应景儿的,姐可告诉你,跟随缘城比起来,什么过去的长安啦、临安啦那些古都可是差远了……今天你刚来,城主猪伯伯他们还等着你呢,等过几天,姐姐好好陪着你逛逛……这儿可是有不少在外边你绝对见不着的东西呢!”

“啊?啊,是啊……”李亚峰心不在焉地答应着,两眼只顾着欣赏周围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看到过的场面,南宫飞燕到底说的是什么完全没往心里去。

“弟弟,我光说了我会带个客人回来,信上没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当然猪伯伯他们是知道你是华佗门的现任掌门啦,这主要是怕我的信让人给偷看了……你记着,随缘城里也住着几个对头呢。尤其要小心的是腾蛟真人、黑光尊者还有王家的家主王琦声,他们都是想霸占无定乡的人物,而且都道行高深……啊,对了,还有离恨宫的宫主佘太君你也要注意防备,她虽然可能对霸占无定乡不怎么感兴趣,但她的媚术非常了得,手底下还有不少女弟子也很厉害,有不少人明知道是要害自己可还是心甘情愿地上当……随缘城里的那些……那些秦楼楚馆有一半以上都是离恨宫开的,尤其是佘太君和腾蛟真人又是双修的搭档,和猪伯伯又一向不和……啊,再有就是百禽仙子了……她虽然无害,不过,你只要能不见她就千万不要见……”

南宫飞燕嘴上喋喋不休地说着,但李亚峰是左耳进右耳出,一句也没记住——也不能怪他,从神农谷出来以后李亚峰虽然对美景免疫了,但现在他眼前的这些景致却是另一路,既不是“人间仙境”式的,更跟他平时所在的现实社会脱节,整个儿像是穿越时空回到古代了。

“啊,还有一件事!金子!”南宫飞燕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失声叫了起来。

“姐?你说什么?”李亚峰总算是从迷惑和懵懂中回过神来了——也没准儿是他对“金子”两个字过敏的原因。

“我是说,刚才你在太白居点菜,虽说到后来李伯伯直接走了,没要你的钱,可你本来是不是打算用点石成金的办法付帐来着?”南宫飞燕捂着嘴,止不住乐。

“是啊?怎么了?”李亚峰奇怪了。

“弟弟,我知道你手里最不缺的就是你们华佗门的灵药,在外边有些是用不着的,不过,那些东西在无定乡可是真正的宝贝,所以你是个大富翁来的,姐姐也就忘了提醒你。”南宫飞燕笑着说。

“提醒什么?”

“点石成金的法术在无定乡可是连小孩都会……在这儿你要是用点石成金的金子付帐,我怕你会被人给打出来呢。”

“啊?”李亚峰傻了,急忙追问,“姐,可是你说的,在无定乡的一般等价物是黄金!怎么这会儿又改口了?”

“姐没骗你啊。”南宫飞燕有些狡猾一笑,“可是你该知道吧?不管你道行多深,点石成金点出来的金子过了三千年还会变回原样。在外面是无所谓啊,可在无定乡里,活个三五千年也不算什么希奇,所以,金子必须用货真价实的才行,当然啦,你要是用点出来的金子付帐的话,马上就会被看穿……不过这也没什么,最多把你给当成骗子,绑了交到猪伯伯那儿去,猪伯伯也认识你,他会替你付帐的。”

“姐……麻子不叫麻子——你这不是坑人嘛!”李亚峰急了——自己原本还指望着在无定乡弄点儿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去给姜冉炫耀一下的,可是真金让他到哪儿去找啊。

“弟弟,你别急。姐不是说了?你兜里那些药就是钱吗?在无定乡这可比金子值钱多了。我记着你不是说过你有什么……百芝丹啦,三时丹啦,有情散啦……咳,别的不说,就是你刚才给我的那粒药丸,你只要舍得给人,别说是金子了,恐怕差不多的宝贝都能换到手。哎,对了,你不是说你也不想当什么城主,最多站出来说句话吗?你不如在无定乡开个药铺怎么样?这样的话,用不了一天,整个无定乡的金子就能让你全给赚走你信不信?”

“……开药铺?你算了吧。”李亚峰苦笑了一声,“姐,你还嫌我事儿不够多是不是?得,我手里有什么药你也差不多都知道,我直接把药卖给你好不好?你给我金子,也不用多,你看着给就成。”

“真的?”南宫飞燕把身子凑近李亚峰,吐气如兰,媚笑着说,“那我可多谢弟弟了。”

“别!你离我远点儿!”李亚峰头一晕,又想起刚才看见南宫飞燕给自己敷药的那一幕来了,正色说,“姐,我可是先说明白了。我这次来无定乡是有正事儿的。一个是要把我的乾坤袋要回来,一个是要打听一下我师父的下落还有那个叫华文昌的人的底细,再就是能学点儿东西就学点儿东西……没心情跟你胡闹。你刚才说了想借我华佗门传人这个身份用用,我也尽量配合,就看你那个猪伯伯怎么说了,毕竟我有求于人不是?不过……要是我做不到,那你也别怪我。尤其是!你别想什么歪点子!”

——自从李亚峰无意间瞟见那香艳的一幕以后,他对自己的定力开始没有信心了。

“弟弟……”南宫飞燕眨了眨眼,有些委屈地说,“弟弟,姐是想帮你来着……别的不说了吧,姐也不是故意要你难堪……可姐是狐狸呀!又是真心喜欢你,就算称不上是爱情吧,你叫我一声‘姐’,那姐当着你的面真情流露一下总没什么错儿吧?还有啊,你要想多学本事的话,双修真的是个好办法;尤其是在无定乡,会媚术的人多了,姐也是为你好,你过了姐这一关,破了童身,最差你定力也会大长,以后就不那么容易上别人的当了……”

“姐,你还是算了吧。”李亚峰差点儿没气歪鼻子,“我不是跟你说明白了吗?我还小——其实这倒也没什么,可我心里有爱人了好不好?我总不能对不住人家是不是?”

“可人家姜冉对你还不是若即若离的?干嘛你就那么痴?你甚至到现在还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耶!而且,你是修道的人,双修也是正途不是?”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再这么说我跟你急!”

李亚峰有些恼羞成怒了。和姜冉已经算是比较熟了,好几次想要说破自己对她的心情,但总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李亚峰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这么害羞的人——不过也看是对谁,当着曹暮、王信和南宫飞燕这些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的面,李亚峰可是什么话都敢说的。

“行啦行啦。知道你是个情种了成了吧?”南宫飞燕轻轻一叹,难得的冲李亚峰发了一句牢骚,抬起手来往前一指,说,“弟弟,你看,到了。前面就是猪伯伯家。”

◎◎◎

李亚峰只顾着脸红脖子粗地和南宫飞燕争辩,倒是忘了注意身边的事物,被南宫飞燕一提醒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穿过了喧闹繁华的街市,四周变得安静多了。

李亚峰抬头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宅子,不由得脱口赞了一声好。

那是在青石铺成的小巷尽处的一座大宅,但粉墙遮不住楼阁纡连画栋雕梁,也遮不住远处亭亭如盖的高槐和一丛丛翠绿的修竹,说是宅子,倒更像是一座极大的庄园。

两个人还没到门口,宅子里已经有人迎了出来。这人穿着青衫,年纪不大,眼中极为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干练的人才,他走上前来冲李亚峰一躬身,说,“您就是九先生吧?家师和几位师叔已经恭候多时了。”

李亚峰还没反应过来还礼,年轻人又冲南宫飞燕一笑,说,“燕妹,这次你能把九先生请回来可是为咱们无定乡立了一大功,几位师叔都对你赞不绝口呢。”

“这位兄台怎么称呼?”李亚峰急忙问了一声。

“咳,他呀,”南宫飞燕抢着说,“他是大眼儿贼,猪伯伯的徒弟,从来不干好事儿,你不是丢了乾坤袋吗?八成就是让他给偷了!”

“弟子名叫海青,九先生的宝物确是弟子不告而取,当时弟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九先生,实在该打。家师已经狠狠骂过了弟子,等九先生见过家师,弟子自当跪领九先生责罚。”年轻人被南宫飞燕这么一说,脸色有些发窘,赶紧冲李亚峰又抱拳一礼,倒是坦然承认了。

“这……”李亚峰没有想到还没有进门乾坤袋的事情就有了着落,愣了一下,抱拳还礼说,“不知者不罪,再说也是我不小心,怎么能怪海兄呢。啊,我和南宫是姐弟相称,海兄可不要自称弟子,再说,要是从师门算起辈分来,海兄的师父和我家三祖师是兄弟,我喊一声海兄还是大大占了便宜不是?”

“……九先生……九先生真是会开玩笑……”海青神色立刻变得惶恐起来,“弟子……弟子何德何能,怎么能当得起九先生如此抬爱……要是让家师知道了,说不得又要打断弟子两条腿了……”

李亚峰被海青的反应吓了一跳,回头困惑地看着南宫飞燕,眼神仿佛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咳,你呀,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了不起!”南宫飞燕看看惶恐的海青,又看看一头雾水的李亚峰,噗哧一声乐了出来。

“我说大眼儿贼,你也别这么拘束,没听说吗,这个九先生可是我的干弟弟,你要是他的弟子,那还不得叫我一声师伯了?”南宫飞燕笑着说,“还有啊,弟弟,你不知道,这天底下可没人敢跟你们华佗门的人从辈分上较真儿,你也不想想,无定乡的八位长老最小的也三千多岁了,要是按年纪算的话,就是三先生也得喊他们一声‘老爷爷’是不是?可八位长老不还是都喊三先生‘三哥’?”

“那……”李亚峰还是没明白过来。

“你也别想那么多了,这么说吧,能者为师,没人敢冲华佗门的传人充大辈儿,要是从三先生那儿开始算辈分的话,你这个华佗门第九代门户执掌的辈分那可低得没边儿了,不过那也得有人敢叫才行啊?我一开始不是也叫你九先生吗?你要是不认我这个干姐姐,八位长老也得叫你九先生呢!嘿嘿,没准儿为了亲热喊你‘九哥’也说不定……其实,吃亏的是你,现在你总不好意思称呼我母亲‘妹子’吧?”

“这是怎么说的?”李亚峰一头雾水,心里暗想,“就算是江湖大乱辈儿也不能这么搞吧?等等,照南宫的说法来看,好像华佗门的人就是无定乡的救星似的……这么说来也不能算错……咳,管他呢!我只管作自己想作的不就完了?这可是华佗门的门规。”

打定了主意,李亚峰也是一笑,冲海青说,“得,这辈分乱就乱吧,我还是从我这个干姐姐这儿开始算,你既然喊她‘燕妹’,那我叫你一声‘海兄’也不是叫不得,就这么着了。”

“那……弟子……啊,这个……那还是等九先生见过家师以后再说吧。九先生请。”海青瞪了南宫飞燕一眼,把话题岔开,急急忙忙带路进了宅子。

“亏了你没当真,你还是叫我九先生吧。老子在外边的时候都喊老子祖师爷,要是到了这儿一下子到处喊别人祖师爷那可受不了……”

李亚峰心里嘀咕着,和南宫飞燕一起跟在海青后面也进了宅子。

海青一边引路一边说,“九先生请随我来,家师和几位师叔都在思恩堂恭候九先生。……啊,不知道燕妹有没有给九先生讲过,这里原来是随缘城城主的府第,但近六百年来几位长老都不肯出任城主,家师迫于无奈,只好独任艰巨,如今几乎已经算是家师的私宅了,不过马师叔和侯师叔也是住在这里的,这里的布置也多半是出自马师伯之手。”

李亚峰算是博览群书了,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随着海青往宅中走,只见到处陈设华美,极尽巧思,又不由得赞叹起来,“好一座庄园!海兄,单看这宅中的布置,就已经知道主人胸中自有丘壑。”

“九先生夸奖了。”

“弟弟,你这话我可是爱听,你不知道吧?我马伯伯可是文武全才呢!”

三个人边走边说,穿过一进庭院,绕过一条花径,只听见水声渐喧,再走几步,是个花园,一片银瀑从花园东首的假山上直泻下来,注入一座池塘,池塘中不计其数的红荷盛开着,池前不远处有一座华堂,额上写着“思恩堂”三个字。

“就是这里吗?”李亚峰刚问出口,就听见一个粗豪的声音哈哈笑着说,“佳客远来,佳客远来,哈哈,可把俺老猪等惨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