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六十四章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第六十四章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作者:gongheh

 

第三夜。

这一次,早早来到梦中的草原上的人是姜冉。

四周无人。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人呢?”姜冉无聊地踢着小石子,纳闷地说。

“他是说了今天来的呀?他说他能控制我的梦,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和前两天一样,也就是说,这还是他变出来的才对啊?可是他的人跑到哪儿去了?喂!华文昌!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就在这儿!”

姜冉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我在这儿。”姜冉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喂!你吓我一跳!装鬼啊?”姜冉急忙回头,华文昌正在自己的背后,依旧是一身黑衣。

“我吓着你了?不会吧?我只不过是在你背后打声招呼而已。”华文昌似乎已经想通了什么,语气也轻松得很。

“哈,看你这样子是打算从实招来了?”姜冉高兴地问。

“你的愿望就是对我的命令。我的公主。”华文昌的语气十分严肃,但眼神中却露出笑意。

“少来了,别这么肉麻好不好?你以为你是谁啊?”姜冉不以为然地说,“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说什么呢?”

“当然是我应该知道的一切。你肯定有不少事情是应该给我说的吧?”

“好吧。”华文昌点点头,“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等等。”姜冉急急打断了华文昌的话头,“你说过你可以控制梦境中的一切?”

“是的。”

“那你还是换个环境再讲你的故事吧。我真不明白,你不是自称大恶人、大坏蛋吗?怎么会弄出这种不符合你的气氛的地方来?还有,看你穿的这一身,简直像个乌鸦!你的审美观也太差了吧?”姜冉笑着奚落华文昌——不知为什么,姜冉对这个自己只见过三面的“陌生人”感到越来越亲近了。

华文昌的神色有些尴尬,但还是开口解释说,“我原本以为你喜欢这样的环境……其实……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那还有你的衣服呢?”

“这……”华文昌皱着眉头说,“本来我是喜欢穿一身白的……可是我杀人太多,为了不让血迹那么显眼,我就改穿了一身黑,后来也就习惯了……”

“喂!你还真是吓死人不偿命啊!”姜冉没想到自己一句无心的问话竟然得到了一个这样的回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有些恼怒地回敬华文昌说。

“哈哈。”华文昌哈哈一笑,随手打了个响指。

◎◎◎

“喂!姓华的,你这也太过分了吧!”姜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随着华文昌的一声响指,周围的环境全变了。

原先清澈的晴空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夜色像阴霾一般迫近起来,仿佛黑暗随着夜气同时从各方面升起,甚至从高处流下来,一片阴郁的沉默。

姜冉惊慌地四处望着,但深沉的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辨认不出,只听见凄厉的风声像个梦游者般的在四处飘荡。虽然没有大滴大滴的雨点儿落下来,但却偶尔有电光闪过,照见的也只是狂乱地摆动在大风中的枯树和高高在上的悬崖,还有一条汹涌的大河在脚下单调的呻吟的作响,感觉中脚下的草原似乎变成了嶙峋的山石,在自己身边站着的华文昌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个孤单无助的自己。

“你说氛围?我认为这样的气氛也许适合我,同样也适合我接下来要讲的故事。”华文昌的声音又一次从姜冉的背后响起,但这一回姜冉没有像见鬼一样跳起来,反倒一回身,扑到了华文昌的怀里。

“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在凄厉的狂风声中,华文昌哈哈大笑,姜冉抬头看着他,正巧,又一道电光闪过,照在华文昌的脸上,他的笑容扭曲着,像恶鬼一样可怖。

“你……你没事吧?”姜冉却镇静下来了,担心地看着华文昌,不知怎么,竟从心底同情起他——“这么凄凉的笑声……他……他一定背负着什么让人心碎的过去吧?”姜冉在心里想着,把周围的一切反抛到了脑后。

“我没事。”华文昌像是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收敛笑声,招招手,风声立刻住了,一钩弯月升起来,照亮了四周。

华文昌揽着姜冉的身子,轻轻一跃,从半山的山岩上跳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坐到了对面笔直的悬崖中间一棵斜斜生出的枯树树枝上。

“吓着你了?”华文昌松开揽住姜冉的手臂,望着天空中的弯月,长叹了一声。

“我……我还好啦。不过……下次你要再发疯的时候最好事先打个招呼。”姜冉的脸色还没有恢复,但莫名中总是相信华文昌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两只手也不再紧紧抓住华文昌的衣襟,甚至连身边的树枝也没有在意,打量了一下周围,满意地说,“就是,这种有些苍凉的美感才适合你这身黑衣服……”

姜冉的话说出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华文昌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边,正背对着自己站在不远处另一棵枯树的树梢上,一身白衣胜雪,在月光下显得无比凄凉。

没有发觉姜冉的窘态,华文昌有些沉重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有些老套的故事……在很久以前,有个男孩爱上了一个女孩……”

“那个男孩肯定就是你了。”姜冉心里明白,但没有出声,静静地听着——姜冉知道,有些时候,一个沉默的倾听者会比一个多嘴的询问者得到更多的信息,而且,会得到更多的信赖。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华文昌也在心里对自己说,“她一直都是那么聪明,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一个不多嘴的女人比堆满整座仓库的黄金更为可贵……哈,我在想什么呢!”

良久,华文昌开始继续说了起来。

“那个男孩很优秀,大概可以这么说吧——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出了名,而且,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

“男孩很爱女孩,也许……女孩也知道自己是男孩的心上人,也许,女孩也爱上了那个男孩……但是,男孩的胆子太小了,他虽然处处都表现出了对女孩的爱意,但却迟迟没有表白,女孩也就一直保持了沉默,大概她是在等待吧——我宁可这样去想……”华文昌接着说了下去,并没有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用了“我”字。

“这个故事真的很老套。”姜冉一笑,暗暗地想。

“我说过,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华文昌背着身子,却好像听到了姜冉在心里说的话,也是一笑,“就像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样,男孩有一个好朋友——就叫他阿林吧,阿林也爱上了那个女孩,同时,那个女孩的好朋友:小怜,却爱上了那个男孩。”

“这并不是一个四角恋爱的故事……”华文昌轻轻一叹,说,“但如果在一开始阿林和小怜能够说清楚的话,后来,事情也许不会发展到那么糟的地步……阿林是一个对友情非常忠实的人,他把自己对女孩的爱意一直隐瞒得很深,甚至还被男孩逼着出了不少帮着男孩去追求女孩的主意……”

“但是……因为一个莫明其妙的误会,男孩和女孩之间发生了分歧……本来,这个误会很容易搞清楚的,但男孩却想要用一种很花时间的方式去证明自己的一颗心。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场战争爆发,男孩和女孩分开了……最好笑的是,男孩和女孩分别属于两个敌对的阵营,男孩失去了对女孩表白的机会……而且,随着战争的进行,两个阵营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我刚才说过了,那个男孩很优秀……所以,他很快就成为了他所在的那个阵营的主帅,完全没有办法去找那个女孩了——除非他把所有的仇恨都忘却,但那是不可能的,在这场战争中,男孩失去了自己的恩师、弟子,朋友还有兄弟……”

“战争持续了很长时间……是的,时间太长了……男孩甚至以为,在这么长的时间中,连自己对女孩曾经的爱意都已经被冲淡了,都已经变成仇恨了……所以,也许是为了忘却,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男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总之……他娶了另一个女孩做妻子,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个女孩的好朋友:小怜。”

“后来呢?”在华文昌的沉默中,姜冉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后来?”华文昌惨笑一声,“后来的事情荒唐极了。两个敌对的阵营居然提出了和谈的主意——当然,双方都各怀鬼胎。男孩想要趁着和谈把对方阵营的大将一网打尽,而女孩所在的那个阵营也想俘虏男孩,让他去对付另一伙一直没有出场躲在暗中的势力。这样的和谈注定是要失败的,但谁都没有想到,失败会那么凄惨。”

“你要问是怎样失败的吗?”华文昌转过身来,望着姜冉,轻轻地说,“阴谋诡计堂而皇之地进行着……让和谈变成了杀戮。阿林死了,男孩所在的那个阵营中的大将要么被杀,要么就是敌方的卧底……其实,这些事情对于男孩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是,那个女孩也死了……死在男孩的妻子:小怜的手上——当然,原因大约是嫉妒吧?因为那个男孩始终没有忘记女孩,甚至连男孩自己都不知道,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在他心里爱的还是一开始的那个女孩——直到女孩死在他的怀里,对他说,她也一直没有忘记那个男孩……”

“故事并没有这样结束,是吗?”姜冉把发问的时机把握得很好,华文昌从沉默中惊醒了。

“是的,故事并没有结束……甚至,这才是一个开始……”华文昌喃喃地说,“你相信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人逆行时间回到过去,而那个男孩就有这种本领……他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战争还没有开始的过去……”

“……回到了过去?”姜冉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故事会有这样的转折,但在心里隐隐觉得似乎有些不对了。

“他说的这个故事应该是曾经发生过的吧?这和我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才对,可是,我问他的问题……难道他是在用这个故事来回答我的问题?难道……”姜冉的心开始乱了。

“是的,男孩回到了过去。”不知为什么,华文昌的语气有些烦躁起来,“但这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不是吗?回到过去的男孩应该去做什么呢?他是应该阻止战争的发生从而让过去的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终成眷属?还是应该把过去的那个自己抛在脑后,自己去追求那个女孩?他是应该去帮助过去的自己还是应该从头开始?谁能告诉我答案?谁能告诉我答案!”

◎◎◎

沉默。

还是沉默。

风又吹起来了。

◎◎◎

“你……你就是那个男孩?”姜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但她的努力并没有成功——心思原本就灵巧的姜冉已经隐约猜到了自己所有问题的答案。

“……”

“那个女孩……你说的那个女孩是谁?”姜冉的语气变得急切起来了。

“我没有打算瞒着你……”华文昌长叹了一声,还是说了出来。

“就像你猜的一样……姜冉,你就是那个女孩……而我……我曾经用过一个名字……叫做李亚峰。”

沉默中只有风声在响。

“给我一支烟。”姜冉的声音发颤,微蹙的眉头间隐约有细小的汗珠渗了出来。

华文昌依旧沉默着,一反手,一盒女式“摩尔”香烟出现在手上,向前迈了一步,身子浮在空中,把烟递给了姜冉。姜冉没有惊讶,只是接过香烟,轻轻抽出一支,放在唇间,华文昌一伸手,打火机点着,姜冉微微一探身子,香烟燃起。

深青色的天幕下美人如玉,春葱般的食中二指夹着同样修长的浅褐色烟卷,袅袅的白烟向上升起,断崖,枯树,残月,画面美得有些凄凉。

“你的话我不敢相信。”姜冉深深吸了一口烟又吐出,像是生怕打破现下的气氛,声音很低,但在清澈的夜色中却显得无比清晰。

“但我找不到不相信的理由。”姜冉接着说了下去,“你没有必要骗我对吗?而且,我一直知道,李亚峰有很多事情没有对我说出来……不过,我没有想到,也许是因为时间可以改变人吧,你……你坦率得让我吃惊。”

“也许……”华文昌的声音同样低沉,“我变了很多。至少,我现在可以对你说出我的心情……我……”

“不要说!”姜冉几乎喊了出来,“你这样做并不公平!”

“公平?对现在的那个李亚峰而言吗?”华文昌笑了,笑容阴沉中邪气毕露,“如果不是因为杀了他的话也许我也会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现在恐怕早就是个死人了。”

“你杀过多少人?”姜冉没有被华文昌的话吓倒,反而镇静地问了出来。

“多少?”华文昌没有犹豫,很痛快地回答,“直接死在我手上的大概有二十万吧,至于间接的……恐怕至少超过百万。”

“这么多?”姜冉真的惊讶了,“李亚峰,你说的战争到底是什么?是谁和谁之间的战争?”

“别叫我这个名字!我已经不是李亚峰了!”华文昌有些暴躁地嚷着,随即也回答了姜冉的问题,“那是一场妖精和神仙之间的战争,与现实社会无关。”

“妖精和神仙?”姜冉喃喃地重复着华文昌的话,眼神中浮现出更多的不解。

“很难相信吧?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妖精和神仙的时候也非常惊讶,但那时候我已经是他们中的一员了。你也一样。”

“我也一样?”

“是的。其实,再过不久你就会被西王母度化成仙。”

“西王母?我会成仙?”姜冉又一次震惊了,但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在我面前就站着一个穿越了时空的人,还有近百万人死在他的手上,如果这都是真的,那我大概不会再因为别的什么事情而感到惊讶了对吗?”

华文昌一怔,笑了。

“不过……”姜冉轻轻地说,“你认为我会……我会爱上一个杀人如麻的……的魔头吗?”

“魔头?真难为你能想出这个词儿来。”华文昌哈哈大笑。

“姜冉,我该说我是了解你的。”华文昌止住笑声,慢慢地说,“你会不会爱上我我并不知道,但是,你不会因为你所爱的人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而不去爱他。……的确,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在将来,你都站在似乎是所谓‘正义’的一方,可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不是吗?‘正义’这个字眼儿其实并不存在,甚至……如果你有机会耍弄一下‘正义’的话,你也会很乐于去做的不是吗?”

“现在是在梦里,我似乎没有必要隐瞒自己……也许……你说的不错。”姜冉微笑着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爱上你。”

“是的,我还没有自我陶醉到那个地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你始终在一个人的心里……”

“那是多长时间?”

“五百年。”

“五百年?真的很长。”姜冉自言自语着,忽然抬头,俏皮地一笑,“那就是说,你现在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怪不得你的长相我都认不出来了!”

“姜冉……”华文昌无可奈何地叹气,“对于一个可以和天地同寿,甚至还能够在时空中穿梭的人来说,五百年的时间和一弹指相差并没有多少,还不够让他变得衰老……当然,我承认,这五百年对我来说,也许真的很长。”

“好吧。算你说的对,可那又能代表什么呢?”姜冉的神色变得郑重了,“你必须承认,其实你已经有了结论,而且,你的选择并不公平——不管是对于谁来说都一样。”

“姜冉,你能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公平的吗?”华文昌冷笑着反问姜冉,“事实上,也许我必须这样选择,因为……我的出现已经改变了历史。”

“你改变了历史?”

“是的。尽管这并不是我的本意……现在的这个李亚峰比我所知道的那个自己更加深沉有智,即便我现在就退出历史舞台,历史也不会重演。而且……很讽刺的是,我事实上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到属于我的那个未来了,在历史长河中,我似乎只能逆流而上,无法顺流而下……也许我能够会找到未来的办法,因为毕竟有人做到过……但……我相信,现在的我已经被历史抛弃,成为了一个时光中的孤儿。”

“……我不懂你的意思,也不想明白。”姜冉秀眉微蹙,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出现得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本来……就连现在的那个李亚峰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对待,突然又加上一个你,比李亚峰还要难缠……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你们想的那些事情……也许……我这么说不对,可是……我该怎么说?你们两个都太强了……尤其是你,简直有些霸道。你只知道把你所想的说给我听,可我呢?你们知不知道我的心事?我在想什么?我想要做什么……”

“姜冉……”华文昌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如果我只是要你爱我,那很简单,我可以在梦境中改变一切,再让梦境变成现实。但我不会那样去做,因为我的处境不同,是我在爱你。其实……我也许可以给你你所能要求的一切,哪怕你想要做个女王,我也能够为你建立一个王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梦境中见你,并且对你毫不隐瞒,大概,只是因为我太过忠实于自己了吧,我甚至发现,我太过自私了,自私到连你对我的爱都不去珍惜。我清楚地知道,穿越了时空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我变了,变得残忍好杀,变得无情无义。或许,只有在你的面前,我才能找到过去的那个自己吧。但这在现实中同样没有任何意义。你的梦境只会存在于梦境之中,当你醒来的时候,一切又都会恢复正常……当然,我早晚会在现实中和你相见的,虽然历史已经改变了,但关于你的那一段……相信我,我会试着让你在现实中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姜冉不解地抬头问。

“说得简单些吧。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答案。”华文昌完全想通了,很快地说,“在你的梦中,我是一个爱你的人——你不要抱怨这对现在的那个李亚峰不公平,我不会让你的梦境和现实有丝毫的交集,这是因为我的自私。但在现实中,我依然会在一个适当的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我的涵养还没有好到可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怀里婉转承欢却还会默默祝福的程度,更何况,原本应该属于你的那段未来太残酷了不是吗?”

“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姜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厉声说,“但是我听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爱的并不是我,你爱的是你自己!”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绝对不会爱上我?不管是在梦境里还是现实中都一样?”华文昌狂笑着说,“你自己难道不明白吗?梦境中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爱我,而在现实中……你难道忘了?我了解将要发生的一切!和我相比,李亚峰绝没有胜算!至于别人……我会让他死得很惨——不管是谁!”

“你……”姜冉脸色惨白,想要反驳,却又无力地垂下了头。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忙,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我不会来找你了。不过我们不会分别太久的,我们会在始皇陵再见——当然,那是在现实世界,我想,到时候你一定会很高兴见到我的。”

随着华文昌的这一句话,周围的环境再次改变了,姜冉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草原上,华文昌也已经失去了踪影,四周很静。

◎◎◎

“为什么,不该是这样的,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是这样的,为什么……”

姜冉喃喃地低下了头,只听瑟的一下极轻极轻的声响,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在地下的草叶上,颤了一颤,滚落到泥土中,消失不见。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