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六十三章 在我的梦中你是一个伤心的人

第六十三章 在我的梦中你是一个伤心的人

作者:gongheh

第一夜。

“我……这是在哪儿?”姜冉睁开眼睛,忽地发觉就在面前很近的地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正深深地望着自己,眼神真挚火热,充满爱意,但在这些的背后又仿佛隐藏着无尽的失意与悲伤。

姜冉动了动身子,有些困惑地发觉自己正半躺着偎在一个一身黑衣的陌生男子怀中,男子年纪似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在他深邃的眼神的上面,却有一双白得如霜似雪的眉毛,似乎在诉说着他经历过的坎坷和伤心往事。

姜冉转头看看四周,天地间仿佛只有自己和陌生男子两个人,四下里静悄悄的,一望无际的绿草如茵,间中夹杂着无数自己认识或是不认识的小花,都在欢快地盛开;清朗的天空之下,花草上似乎被蒙着一层金色的尘埃,微风吹过拂在脸上,带来青草、鲜花、还有泥土和阳光的味道……

“好困……”姜冉轻轻呢喃一句,调整一下姿势,把头伏在陌生男子的怀中,又沉沉睡去了。

姜冉的这个反应着实让陌生男子惊讶了——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困惑,微微张口想要说什么,不知为什么却又住了嘴,只是抬手轻轻抚弄着姜冉的发丝,眼中的爱怜之意愈发浓了。

良久,姜冉似乎睡足了,坐正了身子,抬起头,轻轻打个呵欠,张开了眼睛。

“咦?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姜冉诧异的语气中并没有不安,似乎更多的倒是好奇。

“你……知道我是谁?”陌生男子的语气里反倒透出几分心虚来了。

“奇怪了,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

姜冉没好气地白了陌生男子一眼,站了起来,开始仔细欣赏起周围的景色来。

“这个……”姜冉的镇静让陌生男子几乎无言,站起来紧走几步来到姜冉的身边,开口询问。

“姜冉,你……你难道不奇怪吗?”

“奇怪什么?”姜冉依旧十分镇定,回头一笑说,“我是不是应该奇怪为什么我会醒在你的怀里?还是应该奇怪这是什么地方?又或者……我是应该奇怪我为什么到了这里?还是该奇怪你到底是谁?”

陌生男子怔了一怔,坦然地笑了,“似乎这都是你应该感到奇怪的吧?”

“你说的也对。”姜冉也乐了,“好吧,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一点儿也不惊讶。”

“因为你是在你的梦里。”没等姜冉把话说下去,陌生男子先开了口。

“唉,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姜冉叹了口气,打量了陌生男子几眼,说,“作为一个在梦里才会出现的白马王子,你……好吧,你长得倒还不是太差,勉强算你及格了。呃……除了你那一双白眉毛。”

“勉强及格?”陌生男子眯起眼睛,有些好笑地问,“那么,我这个勉强及格的白马王子是不是可以问一下我的公主,你为什么知道现在是在梦中?又为什么对我的出现毫不惊讶呢?”

“原来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个弱智吗?”姜冉微笑着反问陌生男子,“请你用大脑思考好吗?我有没有可能在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怀里醒过来?没有。啊,没错,本小姐算是见过不少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一觉醒来自己的房间变成草原,身边还有一个长得不算是太难看的家伙用那——种眼神盯着我……这种离谱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可能性为零。那这不是做梦是什么?知道了是做梦,那么你的身份也就差不多可以推测出来了——你应该是我胡思乱想里的王子——不过,也许你现在还是在青蛙的状态,因为你似乎比我的理想中差远了。”

“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聪明还是迟钝……”陌生男子嘴里开始嘀咕,“好容易把逆天邪功练到第五层,算是可以控制人的梦境了……可好歹这也是隔了五百年的相见不是?你连一点儿成就感都不给我……”

“你说什么?”姜冉没有听清。

“啊,没什么。”陌生男子笑笑说,“好吧,就算你猜对了吧……虽然你的推理五百年来都没有什么进步……啊,现在就是在五百年前……那我也不该怪你是不是?”

“五百年前?什么意思?不对啊?你是我在自己的梦里出现的人物,为什么你说话我反倒听不懂了?”

陌生男子又笑了,“姜冉,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好吗?我并不是你自己在梦里空想出来的人物,我叫华文昌……当然,我们现在的确是在你的梦中,我似乎也可以算是你的白马王子……我可不可以不这样称呼自己?这实在是有点儿别扭……不过,至少这些你并没有猜错。”

“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姜冉并不在乎华文昌说了些什么——她对自己现在身在梦里这一点倒是毫不怀疑的——既然是在梦里那我管他说什么!

“姜冉,你现在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呢。”

“是吗?那我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一座冷傲的冰山?还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学生会主席?你不是说现在是在梦中吗?我为什么还要像平时一样呢?再说了,你不是我的白马王子吗?难道我在你面前还不能放开一些?”

“这……好吧。既然我是你的白马王子……这个……说实话,我真的不怎么欣赏这个称呼。不过,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可以亲近你一下呢?”

华文昌笑着摇摇头,站到了姜冉的对面,双手抚住姜冉的肩膀,深情地望向姜冉。

姜冉被华文昌火热的目光逼视着,无力地叹了口气,把头仰起,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华文昌的亲吻。

就在华文昌快要吻到姜冉嘴唇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姜冉似乎是认命般地呢喃的声音。

“完了完了,李亚峰你这个浑小子,居然害得我作起春梦来了……”

…………

◎◎◎

第二夜。

“喂!怎么还是你?”就在昨天梦中的那片草原上,姜冉冲似乎已经等在这里很久的华文昌打着招呼。

“姜冉你好。还是我。”华文昌依旧是一身黑衣,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你害得我差点儿连心都跳出来,结果却什么也没做,突然就不见了……”

“怎么?你还希望我真的对你做什么吗?”华文昌有些讶异。

“你去死!”姜冉笑骂了陌生男子一句,“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你昨天突然消失了?这会儿又是怎么冒出来的?就算我现在是在做梦……可为什么还是你?为什么我会记得昨天的梦?这……什么时候连做梦都可以像连续剧那样一直接起来了?”

“姜冉,和昨天不一样,你今天似乎有很多问题呢?”华文昌笑了。

“我……我只是有些奇怪,不过,就算你不打算解释也没什么。反正这是做梦,梦里面有什么奇怪的事情都算是正常的对吧?”姜冉虽然心里纳闷,但依旧没把自己的梦境当回事。

“你在征求我的意见?你不是说我不打算解释也没什么吗?”

“去!告诉你,要是你不听本小姐的话,那下次我做梦就不见你了!”姜冉并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处境,说话时完全一副“你是本小姐做梦做出来的,那你就该听本小姐吩咐”的语气。

“这个……姜冉,我可不可以提醒你一下,我的出现与否,好像不是由你说了算……”华文昌啼笑皆非,开始对姜冉解释起来。

“姜冉,我再说一次,现在你和我的确是在你的梦境里,但是这个梦并不是由你来控制的,相反,你要梦见什么,你在梦里会做什么,这些事情都由我来决定……真的。我在好几个人身上都试验过了。”

“你……你说什么胡话?”姜冉皱起眉头,看着华文昌,纳闷地问,“你是要告诉我……你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我梦到的人物?可你又说你现在是在我的梦里啊?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控制人的梦境?你还在别人身上试验过?喂……你开什么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华文昌的脸色变得严肃了,“姜冉,你的解释很正确。我的确是一个可以控制别人梦境的人……我有过很多外号……除了华文昌这个名字之外,你还可以叫我‘噩梦杀手’——我承认,我给自己取的这个外号比你嘴里的‘白马王子’还俗,我实在不会给人取外号……但至少它所描述的事实倒是真的——为了试验,我已经在梦里杀了不少人了。”

“你……在梦里杀人?”姜冉刚开始还有些不屑一顾,“别吹牛了,杀人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就凭你?……你……为什么要杀人?”

华文昌的神情一直没变,姜冉看着他的目光,不知怎么的,从心里相信了他的话,问话的声音有点儿发颤了。

“为什么?”华文昌拍着额头想了想,回答说,“刚开始第一个是为了试验一下我在梦里杀掉的人在现实中会不会死,后来知道他真的死了,居然还是毫无证据的无疾而终……这就比较令人兴奋了是不是?接下来就是为了试验我控制别人梦境的能力到底有多大,可以做到什么……人总是好奇的对吧?结果,我发现我在别人的梦里似乎是无所不能的……不仅仅能改变梦中的时间、场景等等物理环境——在梦里还说什么物理环境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啊,对了,我甚至可以控制梦里人物的心理,改变他的性格……当然,这些东西在现实中也是会反应出来的。唯一的遗憾是我不能同时控制两个以上的人的梦境……啊,似乎偏离话题了?杀人的原因……那当然是为了守秘,我只好把我的试验品都处理掉……这个解释你是不是可以满意呢?”

“你……”

姜冉的脸色有些发白。

这个自称叫“华文昌”的人在说这些话时轻描淡写行若无事,说起自己杀人就好像在闲话家常,但他语气中的肯定却又不容置疑;这些话乍听起来似乎无稽,姜冉却不得不相信他的话都是真的;尤其是他的眼神……

姜冉从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眼神可以是这样:慵懒中透出超然物外的姿态,同时却又让人感到他蛮横到了肆无忌惮,不羁得几乎有些邪气和放荡了。

姜冉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眼神。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人绝不是自己可以想象得出来的——他是个独立于自己梦境的真实存在!而且,就像他说的一样,自己的梦境就在他的手中,不管他想要对自己做什么都一定可以做到……甚至,就像他所说的,这不仅仅限于梦中,所有发生的一切,只要他希望,在现实中也可以反应得出。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在我的梦里出现?我是不是你的又一个试验品?”姜冉的态度还算是镇定,但心跳的速度却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

“不。不是的。”似乎看穿了姜冉的想法,华文昌笑着解释说,“我不会改变你的任何想法,也不会左右你在现实生活中的任何选择……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虽然我已经可以做得到。”

“那你要干什么?”姜冉大着胆子继续往下问。

“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也许,我只是想来见见你,在这里没有人来打扰不是吗?”

华文昌的语气中有几分调笑,但姜冉却注意到华文昌刚才还冰冷的眼神在望向自己的时候突然间变得充满了深情,似乎就像自己昨天见到的他的眼神一样,还隐藏着无尽的悲伤与苍凉。

“不管怎么样,他不会害我的。”姜冉暗想。

这个结论来的毫无道理,但姜冉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结论确信不疑,同时,自己对这个应该是曾经杀过不少人的“华文昌”并不感到恐惧,反而有些同情,甚至还有些连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感情在内。

“可是……我似乎并不认识你……”姜冉看着华文昌,忽然觉得自己这样说好像有些失礼,好像有些对不起华文昌望向自己的眼神,又急忙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们现在已经认识了不是吗?”

“……”

华文昌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那么,我是谁呢?”

“你……你是一个伤心的人。”姜冉脱口而出。

“我是一个伤心的人?”华文昌愣了,慢慢重复了姜冉的话。

“啊,不……我的意思是……你的眼神好像很伤心……呀,不是……”

姜冉有些狼狈地解释着,但话已经说出口,姜冉也不知道到底该怎样解释才能说清了——更何况,这会儿在姜冉的心里已经完全不把华文昌当成是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了,她甚至把华文昌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也许这只是为了他的眼神吧,他似乎真的很孤独,很忧伤……”姜冉在心里对自己说。

“你说的对,我是一个伤心的人。”

华文昌又重复了一遍姜冉的话,蹲下身子,用手轻轻抠着脚下一朵浅黄色雏菊的花茎,抬起头望着蓝天里飘过的白云,陷入到往事中去了……

——死了。所有的朋友和兄弟,我的恩师、弟子,还有铭心刻骨的爱人。他们全都死了。

——为了什么,我回到了过去?是想挽回?还是想重新开始?

——过去的一切是那么熟悉,但为什么这些过去都不属于我自己?我几乎要痛恨现在的那个“我”了。

——在我追杀北斗的时候,他来阻止了我,但又是一次阴差阳错,我在他困住我的心魔界得到异人的帮助,不仅突破了困境,还练成了逆天邪功的第五层。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吗?我斩了自己的心魔,可代价却是使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嗜血的魔头了……

——我不后悔。如果这能让我更有力量的话。

——泰山无字碑的秘密还要到始皇陵去解开,我还需要帮助,甚至……我还需要继续等下去……我厌倦了等待。我曾经等过五百年,结果只是等来了心碎。为了这个恼人的消息,我杀了鹰二。

——哈哈,对我来说,杀人真的不算什么了。不说我曾经杀了那么多神仙、那么多天兵天将。我甚至连自己过去的同学都能心平气和地先奸后杀……只是为了让曹能够和我认认真真地对抗一场。那杀个鹰二也是无所谓的不是吗?我不能明白我自己。我做的这些事情是为了达成曹的愿望呢?还是因为我真的已经成为了一个喜欢见到血迹、喜欢杀戮的人?

——我知道,我早已没有了去爱姜冉的资格。可是为什么?我还是不能满足于远远地守护,却又来到她的梦境中呢?

——她说,我是一个伤心的人……

“你……你怎么了?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的。是不是我的话让你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我……我很抱歉。”

姜冉的声音惊醒了沉思的华文昌,他回头看看,姜冉的神情真的有些不安。

“你说什么呢,哪儿有的事儿!”华文昌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恶狠狠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杀过多少人?我作恶多端,是个大恶人。我这种人只会让别人伤心,自己痛快!”

“是吗?”姜冉嫣然一笑,“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吓得发抖?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以前见过我吗?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说你能控制别人的梦境,那你又是为什么到我的梦中来的呢?”

“姜冉……我以前不知道,你胆子原来这么大。”华文昌喃喃地说。

“那你是认识我了?”姜冉想了想,又摇摇头,“不对,我真的没见过你。你……你似乎有一点儿像我的一个朋友,可他没有你这种气势。你们不是一个人……虽说他也算是挺有本事的,但还不至于像你这样拿人命不当回事。对了,你不是说你杀人吗?我的那个朋友可是专门救人的。”

“你的那个朋友是李亚峰对吗?你很喜欢他?”华文昌有些尴尬地问。

华文昌开始对自己吃醋了。

“咦?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不过……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李亚峰……喂!你怎么能直接问人家这么隐私的问题!你到底是谁啊?”

“我?我不是说过了?我是个大恶人,你可以叫我华文昌。”华文昌说得飞快,像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跳。

“华文昌?好吧。我把这个名字记住了。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那些问题。”姜冉念了一遍“华文昌”这个名字,固执地追问起来。

“姜冉,好奇心害死猫。”华文昌终于开始适应梦中的姜冉了——他没有想到,姜冉也会有像王怜怜那样喜欢刨根问底的习惯。

“可我不是猫,我讨厌猫。”

“……”

“喂,你这算什么?没经过我的允许就闯到我的梦里来,说话还留半截。你要是想杀我也就算了,可是你并没有这个意思啊?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找我的?你是认识我的对不对?”姜冉逼视着华文昌,连珠炮似的发问,

“……明天。明天我会告诉你的……我要先去想想……那……再见了。”华文昌有些狼狈地把话说完,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明天?明天你还会来吗?喂,你要是不来说明白那可不成!听见了吗?华文昌!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姜冉愣了一会儿,冲着无人的草原大喊起来。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