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六十一章 太白居的太白

第六十一章 太白居的太白

作者:gongheh

“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第一个给酒楼起名字叫‘太白居’的是个天才,第二个就是蠢才……可要是诗仙李白开的酒楼叫‘太白居’,那……那该怎么说?”

“我说我看着那个酒招儿别扭呢,别的地方都是‘太白遗风’,他非弄个太白‘之’风,合着他家老大就是李白?”

“李白是妖精?李白是妖精?李白是妖精?李白是妖……”

李亚峰两眼发直,目光呆滞,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呆若木鸡,嘴里不住地念叨着连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的句子——显然,从南宫飞燕那里听到的这个事实对李亚峰来说刺激似乎是稍微大了一点儿。

“弟弟,你能不能安静一下?”

南宫飞燕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已经快要过去一个小时,李亚峰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虽然他刚才点的干果鲜果咸酸蜜饯味道还都不错,但面对着一个突然间变得傻乎乎的李亚峰,南宫飞燕实在是没有胃口吃东西。

◎◎◎

“太白居”酒楼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儒装老者已经回来了,正悬停在空中与一位中年美妇交谈着。

“佘妹,这次还多亏你帮忙,没说的,老哥哥欠你一个人情!”

中年美妇轻笑了一声,樱唇微张,说道,“李哥,你把我硬拉到松江去捞鱼,就是为了底下那个傻小子?”

儒装老者拍拍脑袋,有些纳闷地自言自语起来,“怪了,刚才那小子可不是这副模样……他可是差点儿把我给气死来着……”

“哦?”中年美妇有些惊讶,“就算他不知道你就是这太白居的主人,可刚来无定乡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毫无顾忌,这小子倒是有点儿胆子……咦?李哥,你看这小子是什么来路?怎么和南宫家的在一块儿居然还能是只‘童子鸡’?”

“得了吧,佘妹,人家和你不是一路。虽说我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什么变的,不过……你没看见?既然是小燕子把他给领来的,那……我估摸着,等从我这儿出去,他们就直奔随缘城去找猪老三了。怎么?你还想打他的主意?”

“就算他是猪老三的人又怎么样?我和猪老三也算不上是什么仇敌对头不是?再说,就他现在这副德行,我还真懒得成全他!”中年美妇有些羞恼地说。

“佘妹,这话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下去了,你可别后悔。”

“后悔?笑话!李哥,你以为我也跟你似的没事儿可干了?这眼瞅着赛珍大会就要开始了,我可是忙着呢!要不是你的拜托,换了别人谁还能在这个时候拉我出来?可是你说的,你欠我一个人情,那你打算怎么还啊?要不……”

“别!我说佘妹,你老哥哥我就是自个儿这副老骨头还值点儿钱,可你总不至于真想把我的原身给摆到赛珍大会的台上去吧?这万一要是输了,那你让我怎么办?别的事情都好商量,唯独这个,你还是给我留点儿面子成不成?得,就这样,老哥哥去玩了。谢了!回见!”

儒装老者像是知道中年美妇要给自己说什么,赶紧自个儿先说了一通,也没等中年美妇答话,一拱手,身子一转,就从空中落到了地上,往酒楼的厨房走去,连头也没回。

中年美妇见儒装老者溜了,倒也并不怎么气恼,轻叹了一声,转身就要飞走,忽地却又停住不动了,抬头向高空端详起来,自言自语道,“咦?那是什么东西?”

——“太白居”酒楼上空一万三千米的高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钱强和认为事情变得越来越好玩起来的俞思思正在中型飞行器里大眼瞪小眼——自从刚才莫名其妙地进了这个似乎是叫做“无定乡”的地方以后,两个人和留守大本营的管思音的联络就完全中断了。

◎◎◎

“姐,你……你确定这家‘太白居’的老板就是李白?”李亚峰开始清醒过来了,但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个实在是让自己无法相信的消息。

“弟弟,你自己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南宫飞燕嫣然一笑。

“你……你说的那个李白,是不是那个李白?”

“弟弟,我问你,天下有几个李白?”

“一个!只有一个!”李亚峰对李白的尊崇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不就得了。哎,我说弟弟,你叫的菜怎么还不上来呢?”南宫飞燕拈起一颗樱桃放进嘴里,漫不经心地问。

“姐!你还有心吃这些东西!我问你,李白……李白他老人家是……是无定乡的……的前辈?”

“哈,弟弟,你可是真偏心啊!”南宫飞燕把嘴一嘟,不乐意了,“弟弟,你冲我都一口一个‘妖精’地喊着,怎么冲我老师就改口叫‘前辈’了?”

“哎呀,姐!你倒是说啊!”

“说什么?”

“这……当然是说……”

就在这时,“店小二”把菜给端上来了。

“客官,菜来喽!”

“店小二”一边把菜往桌上摆,一边报着菜名,“客官,让您久等了。这是您点的清炖蟹粉狮子头、姜醋金银蹄子、王太守八宝豆腐和地三鲜,还有两道小菜,酱炒三果和牛首豆腐干,另外,小店还奉送腐千丝一盘,算是小的为刚才不懂规矩给您赔礼了。至于您要的鲈鱼莼菜汤也马上就得。您还有点儿什么吩咐?”

“你……”李亚峰一把拉住“店小二”,问了起来,“小二,我问你,你们这家酒楼的老板以前是不是有个名字叫李白?”

“是啊。”“店小二”一愣,倒是很爽快地就承认了,还跟着反问了一句,“客官,您认得我家主人?”

“这个……”

李亚峰语塞,说认识,自己还真不认识,可要是说不认识,自己心里又不得劲——不管怎么说,自己可是从小就背李白的诗,到现在最欣赏最佩服的还是李白不是?

“咳,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我就是这么一问。啊,对了,小二,上酒!”

“弟弟,我可是记着你不能喝酒来着,你不是沾酒就醉吗?”南宫飞燕有些奇怪地问。

“姐,我是不能喝酒,可那得看是在什么地方,也得看是和什么人不是?”李亚峰兴奋地说,“在诗仙他老人家开的酒楼上要是我都不喝的话,那我还能在什么地方喝?要是在这儿我不醉上一场,那还能对得起我自个儿吗?姐,你说是不是?”

“得得得,弟弟,你想喝就喝吧,别找这些理由出来成不成?”不知为什么,南宫飞燕似乎有些意兴萧索,“弟弟,你喝酒要分跟谁是不是?上次在我家里,我请你喝你怎么死活不喝?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你刚才还问我是跟谁在一边儿的,那我现在倒要问问你了,你是跟我近呀还是跟李伯伯近?”

“姐,看你说的。那天你要不是真想吃了我,我哪儿能不喝呢?”李亚峰冲南宫飞燕一笑,一把抢过“店小二”刚送上来的酒壶酒杯,给自己斟满,一扬脖,一饮而尽。

“姐,你知不知道,我刚学会御风术的那天我去哪儿了?我跟你说,我去采石江了。你可别说你不知道我去那儿干什么了好不好?我……我去给李白他老人家上坟去了!”

“弟弟,你这才喝了一杯,怎么就说开胡话了?”

“谁……谁说胡话了?”李亚峰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又是一口就喝干了,接着往下说,

“姐,你还别说我是什么阿疯啊,作家啊,我从采石江李白墓那儿回来,差点儿就什么东西都写不出来了。你猜为什么?我亲眼看见了那首打油诗!是怎么说的来着?啊,对了,‘采石江边一抔土,李白诗名耀千古。来的去的写两行,鲁班门前卖大斧’。哈哈,你说,跟他老人家比起来,我……我算是什么东西?呀,不对!打嘴!我是什么东西,怎么能跟他老人家比呢!”

“弟弟,我知道你钦佩李伯伯,可真没想到,你平时心高气傲的,可要是真服一个人能服到这个程度。那好,看你高兴,我也陪你一块儿喝上几杯。”

说着,南宫飞燕伸出纤纤玉手,给李亚峰倒满一杯,也给自己满上,一端酒杯,冲李亚峰说,“弟弟,冲着你对李伯伯这份痴劲儿,姐姐代李伯伯敬你一杯。干!”

南宫飞燕一仰头,把杯中酒干了,轻轻咳了一声,玉颊上立时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这……这是十八年陈的女儿红?小二!”

“飞燕姐。”一直在一边伺候着的“店小二”一躬身,答腔问,“飞燕姐,什么事儿?”

“小二!我问你,谁让你上这么烈的酒了?你刚才不是听我弟弟说了吗,他根本不能喝酒!你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南宫飞燕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胸襟,杏眼圆睁,急声催问。

“这……这……”

“店小二”含糊了几声,像是为自己辩解似的委委屈屈地说,“飞燕姐,刚才他不是说他佩服我家主人吗?我……我想着那还不得上我家主人喜欢喝的酒不是?这才……”

“你……你分明就是在胡闹!……要是我弟弟有个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南宫飞燕真的急了。

“姐!你……你跟一个下人这是较的什么劲啊?我……我知道,我头回儿来无定乡,他……他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可就冲着李白他老人家的面子,这酒……虽说劲儿大了点儿,我喝着还舒心呢!”倒是李亚峰及时说话,解了“店小二”的围。

“弟弟,你没事儿吧?”南宫飞燕见李亚峰发了话,放开“店小二”,狠狠瞪了他一眼,赶紧关心起李亚峰来。

“没事儿,没事儿,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我今天得好好醉一场才……才行!这可是在李白他……他老人家的酒楼上,我心里高兴!姐,我给你说,自打我认识你到现在,就……就属这一回,我最……最感激你了。嘿嘿,你可别生气啊。”

“好啊,你也会拿你姐我开玩笑了!成,你不是想醉吗?看我怎么灌你!来,再干一杯!”

李亚峰和南宫飞燕有说有笑地喝了起来,两个人每一句话都离不开李白,李亚峰更是如数家珍般的把李白的诗一首接一首地背了起来,而“店小二”在旁边看着听着,脸上神情虽然不变,但眼中却有了藏不住的得意。

“弟弟,你……你也喝了不少了。要不,咱别喝了,要喝的话,我领你到李伯伯家里去喝,你看怎么样?你不是服李伯伯吗?那你还不赶紧去拜见他老人家?再不然……咱们找个地方先歇下来?离天亮还有些时候,让姐姐好好给你讲讲李伯伯的事儿?还是……”

酒过三巡,南宫飞燕也喝得有点儿多了,玉颊生春,媚眼如丝,一双白玉般的小手紧紧抓住李亚峰的手,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姐!”李亚峰虽然也已经是满脸通红,但还没真的糊涂,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说,“姐,我……我不去见李白!”

“为什么?”南宫飞燕见李亚峰有些答非所问,倒是奇怪了。在一旁的“店小二”也不由得为李亚峰出人意料的话皱起了眉头。

“姐,我以前不……不是没想过,我要是生在唐朝,在……在那片‘有情之天下’,我会仗剑江湖,去……去找李白,不管他看不看得起我,也……也不管我能不能喝酒,我……我都一定会去找他。可、可现在……还是算了吧。”

“客官,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还没等南宫飞燕说话,“店小二”往前走了几步,扶住李亚峰的身子,开口发问。

“什么意思?”李亚峰好像真的喝醉了,指着“店小二”就问,“李白……他是什么人?啊?你知不知道?”

“这……小的还真不知道。倒是请问客官了,您老觉得我家主人是个什么人啊?”

“我……我就是跟你说了,你……你就能明白?”李亚峰说话开始不着调了。

“这……客官,看您说的,小的就算是再笨,您要是说出来了,小的还能不明白?”

“好……好吧,那我……就给你说说。我问你?李……李白他是什么人?”

“客官,不是您要告诉小的我家主人是什么人来着吗?”

“是……是吗?我说了吗?”

“……”

“弟弟,”南宫飞燕在一边发话了,声音里媚得好像能挤出水来,“你……跟小二说什么呢?来,到姐姐身边来,姐姐疼你。”

李亚峰打了个哆嗦,不理南宫飞燕,拉着“店小二”,赶紧往边上走了几步,说,“我……我跟你说,你知道我……我为什么不去见李白吗?因为……因为李白他……他没有家!在李白家里的那个李白……其实是个假的!”

“店小二”把眉头皱了起来,若有所悟,居然没再接着往下问。反倒是李亚峰跟着往下说了起来。

“我……我跟你说,天底下读李白的诗的人多了去了!研究李白的人也多了去了!可他们都是在研究他们心里的那个李白,其实……其实那都不是李白!就……就说我,我能把李白的诗……都……都背过,可有什么用呢?我懂不懂李白?我跟你说,我……我不懂!”

李亚峰说着说着,把手一招,桌上的酒壶便飞到了李亚峰的手里,李亚峰一仰头,把壶里的酒喝干了,搂着“店小二”的脖子,接着说,“可……可是我敢说!李白是天下第一的思乡……对,思乡诗人,就我……我知道的那个李白,他一辈子……有多少事情要忙着去做吗?没……没有!可是他……他就是不回家!你知道那是为什么?我……我跟你说,因为江湖就是李白的家!没错儿!”

李亚峰又冲南宫飞燕笑笑,说,“姐,其实……你真不知道,李白是个……是个流浪的人!在我心里,李白已经……已经死了!他……他不是病死的,是……是跟传说中说……说的一样,在采石江骑鲸追月死了!我……我去给他上过坟!姐,你……你说李白在无定乡?算了吧!我……我给你说,在无定乡的那个什么李白……他、他是假的!就算……李白他是个妖……妖精,他也不能……不能成了个缩头乌龟!我……我要在江湖上去找他,不、不能在无定乡……在无定乡去看一个田舍翁……不能……不能……”

话没说完,李亚峰仰天大笑了几声,“扑通”一声,躺到了酒楼的地板上,打起了呼噜。

“店小二”似乎傻了,也忘了要把客人给扶起来,站在原地呆着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南宫飞燕也伏在桌子上沉沉睡去了。

鲈鱼莼菜汤还没有做好。

◎◎◎

“太白居”酒楼的厨房。

“爷,您看,这鲈鱼莼菜汤做得了,还是爷您给送过去?您还别说,这小子真挺会吃!哎,对了,爷,您以前不是也爱喝这东西吗?您还写过两句诗来着是吧?小的还算是有点儿记性不是?什么来着?啊,对了,‘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爷,你说小的背的对还是不对?是您那《行路难》三首里头的吧……爷?您怎么不说话啊?爷?”

“店小二”已经恢复了儒装老者的样子,黑着一张脸,什么话也不说,把做着菜的那个货真价实的小二给吓着了。

“小二,走。”

良久,儒装老者才说出这三个字。

“爷?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走?往哪儿走啊?这楼上还有俩人呢!就是您不玩了,小的不还得留在这儿不是?”小二一头雾水,胡涂了。

“让你走你就给我走!你要回来,等他们走了再回来吧!这个见鬼的太白居老子是不想再呆了!”儒装老者长叹一声,一跺脚,揪着小二的脖领,飞出了太白居酒楼。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