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五十三章 小组会议

第五十三章 小组会议

第五十三章 小组会议

作者:gongheh

“哈,钱强,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转性子了?不光说起话来正儿八经,连态度也变得这么古里古怪的了?”俞思思真的被钱强的话和态度吓了一跳。

“因为……”钱强认真地说,“我的确需要你们的帮助。管姐的准确的判断力、面面俱到的分析力……俞……思思,还有你的玄学知识……我不知道我们三个人加起来的力量能不能完成这份工作,但如果只凭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不成。”

“哈,你终于承认你不行了!”俞思思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刚高兴地叫了一声,忽然看见钱强一脸严肃,不知怎么的,态度也软了下来,含含糊糊地说,“其实……你也很了不起啦……你好像什么都懂似的,这不,你连古代的机器都会用会修……还有,你那一身功夫就很厉害啊。”

“……我的功夫厉害?”钱强苦笑了一声,“还是从头说起吧。管姐,你和思思这些日子一直盯着李亚峰,有什么结论没有?”

“……结论吗?”管思音倒是很痛快地说了起来,“我不知道思思是怎么看的,但从我这一方面来看的话,在我们依然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盯紧李亚峰还是一个最为合适的决定。不过,至少到现在为止,李亚峰的举动和史书中的记载没什么太大出入,当然,亲眼见到和从史书中的了解一定是有区别的……但没有发现有时空偷渡者对李亚峰产生什么影响。”

“管姐,”钱强笑笑说,“管姐应该很清楚,现在我虽然对那个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偷渡的混蛋充满敌意,但我的最大目的是搞清楚神医李亚峰的失踪之谜……我最想知道的是李亚峰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

“哇塞,钱强,我开始佩服你了。”还没等管思音答话,俞思思抢着说,“你这个人真有性格耶!连杨局长的话都敢不听!”

“队长。”管思音加重语气说了“队长”两个字,仿佛是要提醒钱强注意身份,“队长,我认为对李亚峰的监视是建立在搜索偷渡者这个前提之下的,我们身为时空管理人员,不能做出任何可能改变历史的事情。在出发之前,杨局长也一再提醒过,要我随时注意阻止你的过火的行为……”

“……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动用包括武力在内的任何手段。对不对?”钱强把管思音的话补充完整了。

管思音郑重地点点头。

“杨睿这个老狐狸!不过……管姐,你难道对神医李亚峰真的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吗?”钱强顺口骂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一句之后笑着问管思音,“我可是越来越对他感兴趣了……这也是我现在要求你和思思帮我的原因,我发现,凭我一个人的本事,好像根本没办法把李亚峰怎么样——考虑到最坏的情况,我总不能去一直监视一个我赢不了的人吧?”

“我对李亚峰个人没什么兴趣。”管思音严肃地说,“我对任何可能把未来历史变得一塌糊涂的事情都不感兴趣。”

“思音姐,可是我很感兴趣耶。”俞思思一把搂住管思音的脖子,撒起娇来,“思音姐,求你了,咱们就多观察一下李亚峰好不好?反正……反正……”

“反正我们现在除了盯紧李亚峰之外没有任何办法找到那个偷渡的混蛋。好了。二比一,再加上我是队长,就这么定了。”钱强飞快地下了结论,接着对管思音说,“管姐,现在你可以细细说一下了,等你说完了,我也有些东西要给你们看。”

“……”管思音皱着眉头想了好久,终于做了一点儿让步,“……好吧。在找到那个偷渡者之前,我不反对继续对李亚峰的行为进行观察……毕竟……局里一直不肯批准历史考察队来这个时代,如果我们可以代替他们揭开一点儿李亚峰的神秘面纱,找到一些有用的历史资料的话,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在我们发现偷渡者的踪迹的同时,我们必须马上去办正事。队长,请你承诺。”

“……我不认为这个承诺有什么意义。”钱强几乎是咬着牙把这几个字说出来的,“管姐,你先把我们这些日子来做的事情总结一下,再说说你的观察成果,然后我再说一下我的发现,到时候你如果还坚持让我做出承诺的话,我会答应你的——用我‘亚洲苍雷’的名号起誓。”

“这……好吧。”管思音疑惑地看了钱强一眼,开始讲述。

“我们是2月1日来到这个时代的,到今天刚好一个月。前三天,我们一共在全球各地上空布置了十六个超时空侦测仪,但是,除了凭着在母机上发现的时空震荡波了解到偷渡者的确来到了这个时代之外,一无所获。然后,我们假定偷渡者的目的和神医李亚峰有关——我认为至少这个假定是正确的——很意外,DNA调查窃听装置对李亚峰不起作用……啊,对了,好像队长已经找到了原因所在并且修好了仪器,这一点先不谈。队长除了维修仪器之外,这些天一直坐镇大本营,由我和思思对李亚峰进行了监视性的保护。”

“管姐,尽快步入正题好不好?你知道,我关心的是李亚峰。”钱强有些急躁地催促管思音。

“好的。”管思音继续往下说着,“和史书上的记载相同,2月7日,神医李亚峰开始在雷州市省中医医院正式行医。由于以院长孙思了和著名中医张笑天等为首的百余名老中医都误认为李亚峰是返老还童的‘祖师爷’,所以,李亚峰得以避开新闻界的滋扰顺利行医,并且以自己出神入化的医术马上就赢得了所有人的信心和爱戴。”

“思音姐,让我接着说好不好?”俞思思打断了管思音的话头,抢着说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个时代的记者那么笨,足足花了两天时间才调查出来这个‘祖师爷’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学生,不过,用李亚峰自己的话说,他从来没否认过自己才十七岁,只不过因为太忙了,一直都没说。这个消息一得到确认,省中医里的那一百多老中医足足有一半以上当场晕倒耶!能亲眼看见史书上说的‘名医仰天事件’,本大小姐真是有福了……”

管思音笑着看了说了没几句就沉浸在莫名其妙的幸福感当中忘了继续往下说的俞思思一眼,接着说,“不过,不管李亚峰的年龄到底多大,他的‘祖师爷’这个身份还是确立了下来,毕竟……真才实学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另外,好像也不全是为这个,那些老中医嘴上都挂着‘华佗门’这三个字,但又都语焉不详,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没能打听出来。不过,我认为,这个‘华佗门’和李亚峰的神秘出现神秘失踪可能有很大的联系。”

“华佗门?管姐,你看的书多一些,史书上是怎么说的?”钱强急急问道。

“史书上……包括野史在内,对这个所谓的华佗门都没什么记载,不过……倒是有不少书上提到过神医李亚峰是上古时候的名医华佗的直系传人。”管思音解释起来。

“华佗?嘿,有一个神医李亚峰就够让人折腾的了,这会儿又蹦出个华佗来……管姐,还是说你的。”钱强嘟囔一句,又开始催促管思音往下说。

“再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跟史书上记载的一样,神医李亚峰大概每二十分钟看一个病人,以把脉、问诊、开药方为主,不眠不休,每天只打坐两个小时,在一个月之内开出了几千个药方,并且在开方子的同时给轮班陪同的各位名医讲解药性等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药方里都没有什么太珍稀的药材,连很贵的都没有,显然史书上关于李亚峰为了让新中医能够真正面向大众而特意对药方加以斟酌的记载也是正确的,他甚至叮嘱过千万不要有趁机哄抬药价的事情出现。当然,因为全中国的老中医都以李亚峰马首是瞻,这些事情也都做到了。在这一个月当中,中药的价格没有什么明显上涨,这几乎不合常理。”

管思音一笑,接着说,“唯一得了便宜的人是一个叫钱十千的老中医,他在见到李亚峰的当天就让他的儿子跑到雷州来卖熬药的砂锅,还把雷州附近几个市的砂锅都买断了,结结实实地挣了一大笔,啊,现在还继续挣着呢。”

“嘿,管姐,你就不能注意点儿别的有用的东西?”钱强又开始发牢骚。

“有用的东西吗?”管思音想了想说,“刚才已经说了啊,大家都在猜测神医李亚峰的手里到底还攥着多少秘方,他只不过用普通的药材就能把那么多不治之症给治好,要是他用点儿名贵药材,开上几张滋补养生的方子,甚至是开上几张延年益寿的方子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

“你是说……”钱强若有所悟。

“队长,李亚峰的确是个人物。”管思音接着说,“他不光不开这样的方子,消息传开以后,有不少大人物想聘请他专门儿给自己当保健医生,邀请信来了不少,真人也来了不少,可李亚峰却拒绝了包括省长在内的任何邀请,连面也不见。”

“就是就是!”发了一会儿呆的俞思思也回过味儿来了,“不光李亚峰气粗,就是李亚峰身边儿那两个也有点儿意思,一个曹暮,平时不哼不哈,说句话就在点子上;一个王信,看着莽莽撞撞的,有时候还真满是那么回事儿。你看,就说病人分类这事儿吧,那么多老中医一块儿把那些病人分了几十类,听着就让人头晕,可曹暮王信两个人一合计,立马儿就有了!”

“思思,还是让管姐把话说完,好吗?”钱强对曹暮和王信没什么兴趣,为了不让俞思思打岔,钱强很难得的把自己对俞思思说话的语气尽力放得柔和起来。这倒是见了效,俞思思不再多说,双手托腮,皱起眉头,似乎在琢磨什么心事。

“队长,我要说的已经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李亚峰医术的高明了,所有人都认为李亚峰可以治好任何不治之症,事实上,李亚峰也没有辜负这种信任,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完全超乎人的想象,这与史书的记载依然完全吻合。”

管思音顿了顿,接着说,“当然,就李亚峰这个人物来说,确实是有几个问题值得我们注意。首先,我们还是不知道李亚峰的这一身本领到底是怎么来的,这几天,我调查了可以找得到的有关李亚峰的全部资料,从医院的出生证明到他在学校里的操行评语,还有李亚峰全家的各项资料……这些东西在二十五世纪几乎都佚失了,应该说是很宝贵的历史资料。但是,这些资料只能说明李亚峰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与这个时代的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这与他现在的表现相比也好,与史书中所记载的相比也好,都不合常理。”

“……常理吗?”钱强不知道在想什么,嘴里喃喃自语。

“还有,我刚才也提到了,”管思音往下分析着,“李亚峰拒绝了所有的邀请,但是,我不认为那些发出的邀请的人物会很高兴地接受这种回复,此外,还有些别的人物也盯上了李亚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医,就从我和思思到现在为止的调查看来,已经至少有八伙人准备绑架李亚峰……目的大多数是想夺取秘方之类的。但李亚峰一直泡在省中医行医,他们还没有下手的机会,很遗憾,关于这些事情,史书上几乎没有记载——队长,你知道,在两个世纪前的那场战争中,太多的史料都佚失了——当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势力和我们要找的那个偷渡者有关,所以,我的意见是保持监视的态势,不对此插手……除非……除非李亚峰真的有了生命危险。”

“思音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俞思思像是刚回过神来,托着腮向管思音发问。

“思思,你看,神医李亚峰对历史发展进程是有巨大作用的,所以,我们不能让历史改变。这是我们所有行动的大前提。”管思音看钱强正在出神,也就不再往下说,给俞思思不厌其烦地解释起来。

“但是,历史的发展变化是很微妙的。杰•刘的‘时空蝴蝶效应’你应该听过吧?我们无法知道那个偷渡者和我们这个三人小组来到这个时代会不会使历史产生变化,也许本来在历史上没有人想要绑架李亚峰,或者说就算有绑架也不会成功或者是对李亚峰造成什么危害,但是因为这个时代里多了那个偷渡者和我们这三个人,历史也许就变了。所以,我们要做的是让历史的发展尽量和史书上的记载一致,在小的细节上有一点儿出入是没有办法的,但大致上不能有偏差。史书上记载着李亚峰从十七岁开始行医,治好无数不治之症,又在二十岁那一年留下上千张秘方之后突然失踪。我们在追捕偷渡者的同时,要时刻注意历史发展的方向,至少关于李亚峰,我们不能让他出什么问题才行,这可是咱们出发前杨局长一再嘱咐的啊。怎么,你忘了?”

“那个死胖子说了那么多话,我哪儿记得住啊……”俞思思不满地噘起了小嘴。

“没关系。”钱强突然开了口,“李亚峰那里绝对不会出事,我可以保证。”

“队长?”

“管姐,你刚才说的我都明白了,下面让我来说吧。”钱强笑笑说,“这些日子你们两个都在外面忙,我自己在这儿也没闲着。不过因为一直没有结论,我也没有跟你们说。啊,本来即便是有了结论我也没打算说,我觉得你们俩一个是多事的管家婆,一个是靠关系来旅游的千金大小姐,都是累赘,想自己一个人完成这次的任务……”

“钱强!你真是……”俞思思气得小脸儿通红,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抬手就打。

“行了行了,我的千金大小姐,我不是认错儿了嘛,你就别计较了。”钱强一把俞思思打向自己的小拳头抓住,话虽然是讨饶的话,可语气里全是满不在乎,“可是我越来越发现这次的活儿我一个人干不了,李亚峰把我都快给弄疯了。可是我钱强还没办砸过一次活儿呢,这一次也不能例外不是?所以我想了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咱们三个人齐心合力。不过我把话说在头里,就算是这样,成功的可能性也渺茫得紧,没准儿咱们不光办不成,还得把命全都留在这儿。管姐,思思,我可不是开玩笑。这样吧,接下来我把我这里的资料说清楚以后,你们做个决定,要是想跟着我往下干的话那没说的,可要是你们想打退堂鼓,我也可以理解。不过,不管成不成,我总是要把事情做完的。好不好?”

“队长,不管任务怎么困难,历史绝不能变。我会尽全力配合你。”管思音没有正面回答钱强的问题,但语气里充满了坚决。

“好,虽然以前没在一起共过事,管姐的大名我也是久仰了的,管姐的承诺,我信得过。”钱强一改懒洋洋的口气,冲管思音郑重地点了点头,眉毛一挑,又冲俞思思望了过去。

“思思,因为越多的人回到过去的话对历史的影响也就越大,别说我钱强一向是独往独来的,所有的时空捕手都是一样。就算是这次行动和什么神医李亚峰有关,事关重大,我又是个不怎么听话的主儿,非要管姐来管着我,可中玄院为什么一定要派人一起来呢?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问题吧?你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我和管姐都不知道的事儿啊?别看你平时装得像个千金小姐,可能跟着管姐这样的时空捕手在外边跑上将近一个月回来还有力气冲我发火,我看你也不怎么简单吧?你是不是也说说?中玄院到底想干什么?”

“钱强!你……你……”俞思思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万般无奈地说,“好啦,队长!我说明白还不成?你……你先把我的手给放开。”

“呀,真是对不住!我给忘了。”钱强笑着松开自己一直抓着俞思思拳头的左手,凑到鼻子跟前闻了一下,“好香。”

“钱强!你别得了便宜卖乖!什么亚洲苍雷啊,刚才还一脸苦相外加一脸正气的,刚想夸你几句你就这样儿,整个儿一流氓!”俞思思气呼呼地骂着钱强,只是不知怎么的,声音越说越小,到了最后一句几乎细不可闻。

“喂,我说,别装了好不好?你还真把你自个儿当成靠关系混进来旅游的千金小姐啦?说说吧。”钱强几乎是在调笑俞思思了。

“说!说什么说!”俞思思白了钱强一眼,一把抱住身边的管思音,半是撒娇半是讨饶地说,“思音姐,钱强他欺负我,你也不管管他?”

“思思,你可别抱错人,别看管姐她看上去是和和气气的大美人一个,在我们时空捕手的圈子里,她的外号可是‘女罗刹’!你得罪了我我顶多打你几下,可你要是得罪了她的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钱强抱着胳膊冲俞思思一乐。

“女罗刹!”俞思思浑身一哆嗦,像是触电一样从管思音身边跳开了,战战兢兢地问,“思音姐,你……你就是那个……”

“没错儿。”钱强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俞思思说,“管姐就是全世界十五个时空捕手中唯一的一位女性捕手,外号女罗刹。啊,在我们这些人里边,虽然我杀人最多,可那是因为我好管闲事,可我不是见人就杀,要是那些偷渡者有个能让我接受的理由的话,我甚至会放手不管。可管姐不一样,她办事不多,但手底下没留过一个活口。你别以为她是嫉恶如仇啊,她是抓住了人以后懒得往回带……”

“哇——”俞思思往地下一坐,大声哭叫了起来,“爷爷骗人!他们比我厉害多了!他们都杀过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