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第五十二章 钱强的苦恼

第五十二章 钱强的苦恼

作者:gongheh

……

秩序的存在是因为将被破坏,而规律,将是混乱的时空中最可笑的字眼儿。

深夜难眠梦回处我常常扪心自问,我是否真的打开了地狱的大门?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这不过是我的自我陶醉而已。

时空管理局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机构,被称作“捕手”的时空管理员们对偷渡者的大肆杀戮乍看来让世界变得正常有序,但这也许无非是在无数“或然的未来”当中能够被我们接受的一个,在我们弄明白时间的结构之前,所有的变故都早已发生过了。

古人曾经说过,巴西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能引发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飓风,我无法知道,一只留在远古时代的泥泞中的鞋印,会使今天的哪个人的性格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唯一知道的事情是:未来,已经被改变了。

——摘自时间机器发明人杰•刘晚年回忆录《未来的故事》扉页

◎◎◎

“我究竟在想什么呢?”浮在空中的华文昌轻轻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自嘲地笑笑,“就像观世音说的一样,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悔药吃。虽然那些事情现在还没发生,但对我来说,却已经是过去的回忆了……的确,我是回来了,那就去做些本来我想要做的事情,这一次,我毫无顾忌!”

说到后来,华文昌的脸色又变得狰狞起来,四周的云气也仿佛有所感应,开始不安地躁动。华文昌察觉到了,忙收敛气息,又在空中沉思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起来。

“不过……虽说我已经知道了些东西,但比起要做的事情来,我知道得还太少,北斗这条线又暂时断了……对了,心魔界里的那个家伙说什么来着?泰山无字碑,西安始皇陵……好吧,故地重游也许是个不错的决定。可能的话,再找上几个帮手……”

随着话音,华文昌的身形突然隐没在空中,失去了踪影。

◎◎◎

“钱强,你今天这又是发什么疯啊?我和思音姐都忙着呢,干嘛非要把我们都叫回去?什么?哈,开会?你还真以为你……”

“知道了,队长,我和思思这就回去。”

正是黄昏,夕阳的光辉恋恋不舍地洒在小城雷州的每一个它还能照耀到的角落。

在市中心一所写字楼六层的房间里,一个年轻人正透过玻璃窗出神地望着夕阳。

年轻人很瘦,脸上颇有些风霜之色,显出一副与年龄决不相称的成熟与睿智。不知为什么,他的眉头紧锁,仿佛有些怎么也想不通的难题在困扰着他。

年轻人的名字叫钱强,是来自二十五世纪的时空管理员。确切一点儿说,在时空管理员应尽的巡视时空并逮捕偷渡者的职责之外,他还是一个优秀的“时空捕手”。

钱强来到这个虽然并不属于他,但现在对他来说却已经并不是十分陌生的时代已经二十八天了。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片迷雾,令他越是思索,就越是陷入百思不得其解的泥潭。

2516年7月8日,百无聊赖的钱强和另外两名时空管理员一起发现中国南海上空出现了原因不明的时空震荡,经仪器分析,应该是源自时空偷渡者。但当他兴冲冲赶去的时候,却只来得及呆呆地望着一个没有借助任何机器力量就能在时空隧道中畅游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中——如果钱强不是全球时空管理局中为数不多的“时空捕手”中最优秀的一个,如果钱强不是经历了过多的匪夷所思的事件,只怕他也会和另两名时空管理员一样,在发呆之后就是发疯,即便是被治愈了,也会因为留下了无法承受任何强烈精神刺激的后遗症而不得不辞去时空管理员的工作。

人的眼睛可能出错,但三台时间机器的记录都说明了钱强的眼力依然是时空管理局中最好的一个。在被局长杨睿逼着做了两遍精神检查之后,钱强提出了单身前往二十一世纪初期——至少在机器的记录中,那个神秘身影的去向是指向那里的——追杀时空偷渡者的申请。

但是,无论是对于全球时空管理局,还是对于钱强这个被称作“亚洲苍雷”的时空捕手来说,事情都不像往常那样简单。

一切都是因为二十一世纪初期这个时代过于敏感了。

在这个时代中,一代神医李亚峰的突然出现和突然失踪都是悬而未解的历史谜团。至今为止,任何有关李亚峰这个人物的考察都被严厉禁止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由李亚峰开创的“新中医时代”的历史潮流出了哪怕是半点差池,不要说人类的平均寿命很可能就会由现在的二百一十三岁倒退回五百年前的不足八十岁,更会有数不清的不治之症重新成为人类的梦魇。

根据“时空的或然率”来计算,李亚峰的出现就像是一只苍蝇——这种据说是曾经非常惹人生厌的小飞虫在二十五世纪早已成为全世界只有不到一百只的珍稀生物了——去叮一只无缝的蛋一样纯属偶然,如果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调查活动使得这个偶然发生了什么改变的话,虽然历史一定会原谅这个错误,但已经习惯了对古人的短命发出感叹的现代人却一定不会原谅的。

但是,这又不能不管。

谁知道那个神秘的偷渡的家伙会搅出点儿什么事儿来?万一——其实这个词也是多余的,在那个时代,除了揭开神医李亚峰的神秘面纱这件事还会吸引时空偷渡者的目光之外,那就只剩下拯救臭名昭著的中国足球还值得一干了,很难想象有哪个不要命的球迷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么一件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傻事儿——如果他真的像上一拨去给希特勒提供反物质武器的那帮怀古的狂人一样想改变历史的话,那可是非阻止不可的。

所以,钱强的申请虽然马上就被时空管理局批准了,但附加条件是一定要带上一个能够把钱强这匹时不常会为了自己的好奇心而脱缰的野马看管起来的人物——如果不是为了要把对历史的影响最大限度减小的话,全球时空管理局局长杨睿甚至想硬安上一个集团军去看着钱强这个从不安分的小子——在百般斟酌之后,这个人选落在了时空管理局亚洲分部南海区主任管思音的头上,她是以思维缜密和冷静沉着而著称的,再加上这次时空震荡就发生在管思音的辖区,钱强也无话可说。

但节外总是会生枝,从来不过问时空管理局的事情的中国玄学院又硬要派个人去参加这次追杀行动,理由居然只是院长的一句:“她一定会帮上忙”。

不过,不管钱强怎么抗议,建立在兴盛的新中医学的基础上的中国玄学院的压力不是时空管理局承受得起的。于是,俞思思,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姑娘就成了三人小组里的最后一个成员。

令钱强庆幸的是,虽然俞思思的大小姐脾气很令人吃不消,但她倒也的确帮了不少忙。至少,在钱强发现李亚峰似乎真的懂得不少鬼画符的玩意儿以后,同样对鬼画符有所研究的俞思思在钱强心里也变得越来越重要起来了。

事实上,在钱强的想法中,追杀时空偷渡者这件事儿并不怎么要紧,同样的事情钱强不知道干过多少了。虽然时空管理局对外宣称的是所有妄图改变历史的时空偷渡者都在他们出发之前就都被逮捕了,但每年总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会成功回到过去——然后在他们真的做出什么事情之前死在追杀过来的时空捕手的手里,这里面倒几乎有一半是钱强的功劳。

虽说这一次的偷渡者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自己乘坐的时间机器给隐形了——钱强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他甚至为自己在当时没有想到这一点并因此能够追杀到二十一世纪初期来而庆幸不已——但追杀这种事情对于钱强来说并不难,至少钱强曾经是这样认为的。

钱强的最大目的是就近观察一下历史上最神秘的人物之一:神医李亚峰这个小子,如果能顺便揭开他的失踪之谜就更好了。

然而,当三人小组来到二十一世纪初期的时候,钱强才发现,事情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顺利进行下去。——他妈的每一步都出了毛病!

首先,那个莫名其妙的时空偷渡者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尽管所有的数据都证明他已经来到了这个时代,但无论钱强怎样搜索都找不到他的人影。虽然在钱强的打算中,就算是找到了他也要先放一放,等自己把李亚峰观察够了再说,但自己总要找得到他才行。

照说不管是谁穿越了时间,都会在自己身上留下些可供仪器追踪的东西。超时代侦测仪可以追踪偷渡者带到古代来的现代的各种小玩意儿——哪怕是一针一线。像现在这样全无线索本身就不可能,除非偷渡者是穿着五百年前的衣服或者是光着身子来到的这个时代才可以解释。

再说,就算偷渡者满足了这个条件,他乘坐的时间机器可是绝对逃不脱仪器的侦测的,找不到任何线索的钱强几乎要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是真的没有借助时间机器自个儿穿越时空了。

可是,就算真的是这样,因为时空偷渡者并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那么,在他有任何行动的时候都会产生些微小的时空震荡波,可这在示波仪上依然没有丝毫显示。也就是说,那个偷渡者虽然已经到了这个时代,但从他抵达的那一刻起,他就一动也没有动过——难道说他一来就死了?他费这么大劲穿越时间来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个死的地方?二十五世纪的福利也没差到这个地步吧?钱强可是不止一次骂娘了。

接下来就是关于那个莫名其妙的李亚峰了。把DNA调查窃听装置安在李亚峰身上倒是很容易就办到了,本来嘛,李亚峰到处抛头露面,好找得很,俞思思抢着和他握了一次手就搞定了。

可是,在二十五世纪万试万灵的东西到了五百年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要出毛病,原先DNA调查窃听装置不光能把被调查人的所有言行都记录下来并且传输到接收器里去,还可以把被调查人的资料——反正那些东西都记录在DNA里了——传回来加以分析,可装置明明安在李亚峰身上,却就是有干扰信号,弄得什么也听不清看不见,更不要说DNA情报了,居然全是乱码。连着在李亚峰身上安了三次,结果都一样。

这除了让钱强叹息李亚峰这个人物实在是缺乏警觉性之外,只有埋头去修机器——机器一直都是好的,但钱强的脑子却快要郁闷得出毛病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DNA调查窃听装置虽然在李亚峰身上不管用,但在李亚峰周围的几个人身上却还是有用的。曹暮、王信、姜冉这三个人经常出现在李亚峰的身边,通过安在他们身上的几台装置,倒是可以完全把握李亚峰的言行。不过,显然钱强认为这是不够的,他把管思音和俞思思都打发了出去,让她们盯紧李亚峰,嘴上说着这是为了万一偷渡者突然出现时好加以防备,但最大的目的还是想找出李亚峰到底有什么地方和一般人不一样来。当然,尽管钱强不太清楚管思音的想法,至少好奇心同样强烈的俞思思是非常乐意完成这样的任务的。

倒也不是钱强不想亲自去观察李亚峰,他之所以一直把自己关在这间租来的写字间里的原因在于:钱强对自己的机械技术充满信心。他认定,自己可以把安在李亚峰身上的那台DNA调查窃听装置的接收器修好,至不济也可以找出为什么来自李亚峰那里的信号会受到干扰的原因。还有就是,钱强认为那个不知所踪的时空偷渡者早晚一定会现出原形,送到自己的门上来,在那之前,自己还是守着仪器比较好——再说,钱强虽然习惯了独往独来,但他也逐渐发现了使唤人的好处,谁让自己是管思音和俞思思的队长呢。

随着钱强在努力冲仪器使劲和守株待兔的同时,钱强也开始对李亚峰分析起来,但他马上就发现这种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举动太过无谋了,这无疑使自己的苦恼达到了颠峰:有关李亚峰的一切好像都远远超过了自己的理解和分析能力——而那本来是钱强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之一。

在钱强忙了将近一个月之后,他终于想到办法把安在李亚峰身上的DNA调查窃听装置的接收器调整好了,他急匆匆地对传来的各种信息分析起来。结果,正像钱强预料中的一样,自己又一次被李亚峰给吓了一跳。

显然,钱强这一次的震惊过了火,从不认输的他甚至向还在外面观察李亚峰的管思音和俞思思求援了。

“我搞不懂……”钱强紧锁着眉头向窗外的夕阳叹息,“我真的搞不懂……我是不是在看到那个见鬼的偷渡的家伙的时候就已经疯了?是的,我宁肯相信自己是疯了……”

房间正中,写字台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着,机壳背后有几根线拉得很长,接在墙角放着的一堆古怪的仪器上,写字台前摆着张长长的沙发,上面扔着个大街上到处都有得买的小闹钟,除了秒针的“嘀哒”声之外,房间里静得出奇。

钱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

突然,房间里安静的气氛被打破了。

“咣”的一声,门被踹开,一个长发披肩的秀气女孩——二十五世纪中国玄学院的高材生俞思思——气呼呼地冲到年轻人面前,指着年轻人的鼻子叫了起来。

“钱强!你到底想干什么?一会儿一个主意!我和思音姐正忙着正事儿呢,你一句话就把我们都叫回来!叫你声队长你还真摆起架子来了?告诉你,本大小姐不吃这一套!你……”

俞思思一边冲钱强嚷着,一边指手画脚地加强语气,但配合着一张涨得通红的娃娃脸,只让人觉得俏皮可爱,全然没有一点儿威势。

从房间门口又走进一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女性,反手把房门带上,笑着说,“钱强,你也不能怪思思生气,今天,那个梁启金终于去找李亚峰治病了,思思正看得高兴呢,就让你给叫回来了。”

“管姐。”钱强不理俞思思,冲管思音打了一声招呼,“我知道。”

说着,钱强走到房间正中摆着的写字台上的电脑跟前,随手按了几下键盘,音箱里就传出了李亚峰的声音。

“……梁医师,你这个定点儿放屁的毛病说难治也不难治……我这儿有个偏方,保你药到病除。你听好了,地龙一百零八条,吞服。啊,对了,一定要活的。”

“……什么?你不知道地龙是什么?不会吧?你可是鼎鼎有名的脑科权威啊,就算你不懂中医吧,可怎么连这点儿常识都不知道呢?地龙就是蚯蚓!这回明白了吧?啊,你知道,我很忙,还有那么多病人等着我去看呢,那就先这样?啊?唉呀,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呢?地龙又不难找,就算药店里没有活的,你自己去挖不就得了?”

“……咳,老张、老钱,你们也别不管我说什么都往本子上记啊,这种病一般人也不会得……啊,我可不是说这病是我让他得的啊,你们也知道,我可不是记仇的人,再说,梁医师也没得罪我什么是不是?嘿,你们乐什么?……”

“咦,钱强,你把接收器修好了?”俞思思的注意力马上就被转移开了,用惊异的目光打量了钱强一眼,趴在写字台上兴致勃勃地拨弄起笔记本电脑来,嘴里还在问,“钱强,你为嘛用开这种东西了?”

“一个合格的时空管理员必须学会利用身边的一切。”钱强开始试着让自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用手指指写字台上的电脑,又指指俞思思,接着说,“包括这种古老的资讯处理器……和像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千金大小姐。”

“钱强!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看我……”

“思思!钱强是在故意逗你生气,你可别上当。”管思音像是从钱强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忙打起了圆场。

“哼!那本小姐就偏不生气!气死他!”俞思思拉着管思音,双双坐到写字台对面的沙发上,把手一抱,头一转,故意不看钱强。

“还是说正事吧。”钱强走到写字台后,也坐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我现在必须承认,这份工作绝对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承担得下来的,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