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五十一章 光阴(十)

第五十一章 光阴(十)

作者:gongheh

“北斗没有死?”观音不解。

李亚峰说了下去,“菩萨,你救我到南海,看样子整个西方极乐世界和天庭也应该闹翻了,不过,我劝你还是多想想的好。不是连如来佛祖都失踪了吗?依我看,应该是暗中有人把西方极乐世界、天庭,再加上无定乡都摆了一道……而北斗,就是牵动整个阴谋的一个线头。”

“究竟是怎么回事?”观音蹙起眉头,望着李亚峰。

“我是在曹临死时的暗示里想到的。的确,议和的时候我一开始是打算在天庭大闹一场。”李亚峰解释说,“但如果王信不死,在我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文昌帝君转世的时候,议和、或者说天庭的招安未必就不能成功。事后想一想,王信的动手是有些冲动了,但北斗在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动手杀死王信的必要,因为王信根本不提防她,她想要制住王信是很容易的事,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呢?天庭中人可能不了解,但北斗在无定乡生活了五百年,她很清楚,只要王信一死,以我为首的无定乡和天庭之间的仇恨就再也解不开了。”

“仅仅凭这一点?没准儿是你多想了呢?”听李亚峰讲的正经,龙女从观音身后探出头来反问。

“当然不仅仅是这一点。还有,北斗死得太容易了。她是天庭重臣,又在无定乡卧底六百年没有人察觉,不要说以前南宫视她如姐妹,王信甚至还娶了她。”

李亚峰顿了顿,接着说,“一个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死得这么容易?曹的天狼钉丝毫奈何不了玉帝的金身,当然,北斗不可能象玉帝那样了得,但一个长年在敌方卧底的奸细居然对自己的背后毫不注意,这本身就有问题。”

“有理。”观音赞同说,“我和北斗有几面之缘,总觉得她深沉有智,并不简单,说来若是曹暮用尽心机才杀了她也就罢了,但她死得如此轻巧,确是有些让我意外。”

“只要一个地方有了破绽,那么再仔细想想,剩下的破绽就好找得多了。”李亚峰恨恨地说,“表面看来,天庭在五百年前想要操纵我假装‘逆天’,但天庭既然早早渡姜冉成仙,那就是说天庭早就打算把计划告诉我了。可我偏偏在姜冉成仙的同时在始皇陵中找到了逆天邪功的全部功法口诀,又知道了天庭一直在耍我,下定决心要和天庭作对到底。事情巧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让人觉得这好像是有人在幕后安排出来的。还有,当我心里有些犹豫,想要好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再糊里糊涂搞下去的时候,偏偏神农谷丹成,天雷乱轰,我师父和四师祖也死了,让我完全没了退路,只能和天庭作对到底……时间上也太过巧合了。”

“北斗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每次都是王信催着我早下决心……虽说那时候王信和北斗走得还不是太近,但在王信要娶北斗的时候私下里给我说过,北斗决断力强,很多时候他的想法都是受北斗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启发而来的,要我好好重用北斗。当时我还笑他向着自己老婆,可现在想想,北斗明明是天庭重臣,怎么会想要我和天庭作对?这其中还是有鬼。”

李亚峰一口气说完,下了结论,“总之,北斗这个人绝对不简单,至少,她不应该是天庭的人。”

“……这就奇了,北斗如果不是天庭的人,那……”观音喃喃自语,突然失声叫了出来,“逆天邪功!”

“不错。”李亚峰说,“如果把创逆天邪功的人看作一股势力的话,那么,如来佛祖的失踪,无定乡和天庭的征战,再加上我刚才说的那些疑点……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明,也许就是这股势力在暗中操控了天庭、无定乡、我、甚至连西方极乐世界的行动也包括在内。而北斗,就是这股势力中的一员!”

“什么!”龙女从观音身后跳了出来,大喊起来,“照你的说法,连佛旨都是假的?你练会的逆天邪功也是那股势力让你练会的?”

一瞬间,李亚峰和观音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两个人对视片刻,沉重地点了点头。

◎◎◎

“不过,逆天邪功说是邪功,但其中倒也看不出什么邪气。”良久,仿佛是在寻找李亚峰话中的破绽,观音说道。

“什么意思?”

“按照我的参悟,逆天邪功应该是和两样东西息息相关的。一是一个‘情’字,二是时间。”观音说起来,“虽然我练不成,但我看得出,这套功法是从情入手,在悲喜、生死之间才能了悟。你之所以能够练成第三层和第四层,也就是因为这些。由来的正统功法都是讲求静心灭情的,这个‘邪’字可能便是由此而来吧。至于‘逆天’两个字……”

“口诀中有‘逆天改命’的说法,大概就是指这套功法能够操控时间了。”李亚峰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第三层功法练成之后,我可以让时间暂停,在停顿的时间之内随心所欲,但我想范围还是有限制的,我一直被困在无定乡,不知道到底范围有多大,但我刚才试着察看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真气走向,似乎觉得范围的限制已经没有了。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练成了第四层的缘故吧。”

“也不尽然。”观音正色道,“我虽然没能练成逆天邪功,但照我看来,第四层功法如果练成的话,并不仅仅是能够暂停时间那样简单,应该还可以……”

“应该还可以怎么样?”李亚峰急急追问。

“应该还可以……”观音说话的速度很慢,但没有丝毫的疑虑,“应该还可以逆行时间才对。”

观音不顾李亚峰一脸的震惊,继续说着,“本来逆行时间没什么稀奇,但不借助外力的时间旅行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逆天邪功的神奇之处应该就在与此。只是以我的悟力,也只能按照口诀揣度到第四层而已,第五层之上就只有猜想了……莫非练到了第五层就可以到达未来?不,这说不通……那……”

李亚峰打断了观音的话头,问,“你说什么?逆行时间?”

观音从沉思中惊醒,答道,“是啊。逆行时间。”

李亚峰不可置信地说,“怎么可能?你为我通经活脉,我已经想起了我还是文昌帝君的时候的本领,可说到逆行时间的功法……我脑中全无记忆。听你的语气,逆行时间还不算什么,这……”

观音微微一笑,说道,“你被困在无定乡五百年,当然不知。”

“我不知道什么?”李亚峰心里一动,“你是说……”

“凡间科技日新月异,时间机器在近两百年前已经有了。”突然间观音改了语气,一本正经地说起来,“2358年6月,第一台时间机器由美籍华人杰•刘研制成功,同年7月,世界上第一次载人时光旅行试验成功,同时辨明时光旅行中对历史的改变可以影响现代社会的发展进程,于是,时光旅行立刻被全面禁止。”

李亚峰一时不能适应,张大了嘴听观音继续说着。

“然而,时光旅行的诱惑是巨大的,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野心家、探险家、甚至包括一些好奇心强的普通人纷纷以身试法,暗中尝试时光旅行,并试图改变历史,这曾一度令整个世界陷入混乱之中。直到三十年后的2388年,全球时空管理局建立,并以强大的科技、军事力量对时空偷渡者进行了全面彻底的镇压之后,世界秩序才恢复正常。直到今天,时空管理局在全球各地设立分部,对时空进行全面监控,只有在联合国以及时空管理局总部的联合许可之下,才允许极少一部分人进行时光旅行,而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历史学家,通过时光旅行对历史进行考察罢了。但审查之严也令人望而却步,近五十年来,只有两组考察队通过了审查。曾经有人说,比起通过联合国和时空管理局的审查来,还不如自己造一台时间机器来的容易。但是,在时空管理局的严密监控之下,所有的时空偷渡者都湮没在时间长河中了,不要说到达他们想要去的目的地,往往就在他们发动机器的同时,时空管理员的子弹已经贯穿了他们的心脏。”

观音说完,冲李亚峰微微一笑,似乎在问,“怎么样?明白了吗?”

李亚峰张口结舌。

观音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自古都说神仙也要凡人做,可近千年来,成仙成佛的人是少之又少,反倒是神仙中做凡人的多了起来,比起天上枯燥乏味的神仙生活,凡间种种是多姿多彩得多了。就是贫僧,如今也在凡间有另一个身份。说起凡间之事,自然比你了解得更多。”

李亚峰如梦初醒,不由得哈哈大笑,“菩萨,这五百年我一直在与天庭征战,倒是几乎忘了我原来也是个‘现代人’,啊,要是这么说起来的话,对于现在的世界,我应该也是个‘古人’了吧。你这一说,可把我吓了一跳。哈哈,时间机器,这真不像是从观音菩萨口中说出来的东西。”

龙女不服气地反驳,“我家菩萨可不光是说说,菩萨在凡间……”

观音轻咳一声,阻住龙女的多嘴,自己开口说道,“天庭、大雷音寺、还有无定乡都在与地球有异的另一个空间,是以凡间至今还不了解,但凡间科技发展速度极快,想来神佛妖仙与凡人彼此了解共居的日子也不远了。”

观音顿了顿,望望李亚峰,继续说,“尤其是五百年前‘神医李亚峰’治遍天下绝症又突然失踪之后,从中医学发展起来的中国玄学日渐兴盛,虽然未在天庭注名,但以学者身份修成半仙之体的凡人也颇有几个……”

“唉。”观音轻轻一叹,说道,“其实,神仙与凡人之间的区别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实在是越来越小了,有多少神仙也做不到的事情凡人却轻轻易易就做到了,神仙?也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怎样都好。”李亚峰毫不在乎地摇摇头,“菩萨,说真心话,什么神仙、凡人,我是不在乎的。我现在只想做我自己该去做的事情。菩萨,请借我一间静室,我要闭关,好好琢磨一下逆天邪功的第四层,看看我究竟能做到些什么。”

观音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惊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亚峰笑了,“菩萨,你不是告诉我逆天邪功的第四层能逆行时间吗?”

“难道……你真的要去改变历史?”

“不知道。但如果让五百年前的李亚峰不用大脑地任性下去,结果就会像现在的我这样,除了自己之外,什么也没有了。”李亚峰笑笑,接着说,“其实我还是一开始那个我,对什么天庭、神仙都不感兴趣。但至少现在我知道了很多我一开始就该知道的事情,也有了补救的能力……”

“你要去代替五百年前的那个李亚峰重来一次?”观音颤声说,“不可能的,历史会影响未来,如果你杀了过去的那个李亚峰的话,未来的你也就不存在了!”

“菩萨,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不知怎地,李亚峰的笑容中竟有几分邪气,“李亚峰这个人最讨厌别人操控他的生活,我为什么还要去打扰过去的自己?虽说不太可能,但如果我真的能回到过去的话,我会尽量不和过去的李亚峰产生交集的。只不过……我也许可以把自己的遗憾补回来……让它们不再发生。”

“你到底想做什么?”在观音的追问之后,龙女也跳出来问道,“逆天邪功不也是别人让你练成的吗?你用它能做到什么?结果不还是被别人操纵吗?”

“是吗?”李亚峰长笑一声,“所以我才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至少……我要一个能够让自己满意的结果。这一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李亚峰望向观音,说道,“菩萨,你只能让我放手去做,我想,要找到失踪的如来佛祖,也只能靠我的逆天邪功吧?虽然我不一定认真去找,但如果能让如来佛祖成为我的伙伴,我要做的事情应该更容易成功不是吗?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好吗?包括那什么时空管理局的事情在内。”

观音望着李亚峰,良久良久,终于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唯今之计,也只有全靠你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