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四十章 各自的心情——成名之前

第四十章 各自的心情——成名之前

作者:gongheh

 

姜冉日记2月4日星期日晴

今天是令人兴奋和困惑的一天。我只能这么说。

读阿疯的书感觉总是很好,洋洋洒洒,包罗万象,文字优美,妙语连珠;读阿疯的书,我似乎可以读到一个真实的阿疯,他离我很近很近,仿佛就在我的身边,我知道,那是因为阿疯在我的心里。可是,当我真的知道阿疯是谁的时候,我似乎没有办法把阿疯和李家叔叔的形象重叠在一起,这是为什么?

我因为知道了阿疯的真面目而兴奋,但接下来的却是困惑……

李亚峰一家好神秘,我似乎和他们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可我又清楚地知道,我的世界,大概要和他们的世界重叠在一起了。或者说,已经在一起了?

李爷爷是爷爷的战友,外号李大刀,爷爷总是把他挂在嘴上……啊,也许现在不了,爷爷现在总是当着我的面把李亚峰夸得像是一朵花……不不不,先不写李亚峰,等会儿再说。李爷爷武功高强,一口大刀使得出神入化,在战场上杀了无数的日本鬼子,还救过爷爷的命……天!这简直像是小说里的故事,却真的曾经发生过。我几乎不敢相信,是的,有谁会相信从小爷爷就讲给自己的故事居然是真的呢?可是,比起李家叔叔和李亚峰来,这些故事却又不算什么了……

李家叔叔是阿疯!虽然这是我自己猜到的,可一个活生生的名人,一个我崇拜的作家就在自己的身边……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形容。

李家叔叔肯定也是“武林高手”吧?一定是的,今天在大佛头碰到的那群小流氓根本就不是李亚峰的对手,李亚峰在一分钟之内就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了——他居然还能边打边耍帅!李亚峰的本事应该就是李家叔叔教的吧?这么说来,李家叔叔真是文武全才了。

如果说李家爷爷和李家叔叔就很了不起了——他们真的是很了不起的——那么,李亚峰就更让人吃惊了。爷爷的病是李亚峰治好的,虽然李亚峰说爷爷得的不是脑瘤,可现在看来,我宁可相信爷爷是得了脑瘤……因为,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李亚峰就更不得了了。他不光有一身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武术本领,不光会治病,居然还懂奇门八卦什么的……那应该是“法术”之类的东西吧?爸爸和妈妈都是老党员了,他们从来不信这些东西,我以前也不信,可……我现在真的有点儿信了。李亚峰到底会多少东西啊?

今天,在大佛头,桃花居然都开了,虽然李亚峰嘴上说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我敢担保,这里面少不了他在捣鬼!哪儿就这么巧,约我到大佛头去玩,大佛头的桃花就全开了?要知道,这才二月初嘛!就是温室效应再厉害,这也太过分了吧?可这要真是李亚峰干的,我不明白今后我到底该相信什么了……科学?什么叫科学啊?难道说我在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都是假的?难道我该去学跳大神了?天!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些天,整个雷州都在议论一个把那么多绝症都治好的神医,他提供给省中医的一个药方居然让全国的名医都来雷州了!这本来就够匪夷所思了,可是……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个所谓的“神医”,居然比我还小半年!居然是我认识的人!居然……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喜欢我?

我一定不会猜错的,连没人找得出的神秘作家阿疯的真实身份我都猜得出来,连整个雷州……也许现在是整个中国都在议论纷纷的神秘神医的真面目我都知道了,我不会猜错的。一定。

小怜收到过很多情书,虽然她没有男朋友,但总是拿给我炫耀。可我却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封,连男孩子们看我的眼神里都从来没有过那种意思,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太“冷”太“傲”了。但我从李亚峰的眼神里清楚得看到,他的眼神……天!我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肯定不会当成一回事,反正,我从心里看不起他们,也许这么说不太好,可这是真的。

但李亚峰……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他太不真实了,我完全不懂他在做什么。他都会做些什么?他说了很多,我相信他说的关于他的事,但那真的是全部吗?我没有这个自信。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

他让我的心好乱……

不写了。去抽支烟。

◎◎◎

王怜怜日记

2月6日星期二晚上阴

这两天早就想写日记,可一直不知道写什么。不过,我终于知道阿疯是谁了!

阿疯就是李亚峰的爸爸李云天!

昨天,和冉姐一起到李亚峰家里去,我见到了李叔叔,我问了好多好多关于阿疯的问题,李叔叔谈笑风生,说得头头是道,不少以前的疑惑现在都清楚了。

可是,为什么我反倒这么空虚?

为什么一切都跟我想的不一样?

李叔叔……阿疯……李亚峰……

也许……

也许,阿疯不是李叔叔。在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李叔叔虽然总是能立刻就说出来,但我在李叔叔眼里能看见一瞬间的犹豫,对了,还有一点儿笑意,如果真的是阿疯,他怎么会这么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而且,不管我问的问题多么可笑,他只要一看李亚峰就马上变得一本正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总之,事情越来越奇怪了。我总觉得李叔叔不是阿疯,对,李叔叔不是阿疯,绝对不是的。不说别的,李叔叔和我心里想的那个阿疯不一样。

这不是理由,可是……对我来说,这个理由也许就足够了。

我突然觉得我很傻。我是不是真的成了《倚天屠龙记》里的那个殷离?走遍天下去找“狠心短命的小鬼”张无忌?不过,在那本书里,也只有殷离这个人物才真正讨我喜欢。不是吗?咳,我到底在想什么?阿疯不是阿疯?我开始不懂自己了。

也许……我对阿疯的兴趣渐渐的转移到李亚峰身上了?

在李亚峰家里看到的那副挂在客厅里的对联:“有笔有书有肝胆,亦狂亦侠亦温文”,写得真是好极了。我本来以为那是李叔叔写给自己的,啊,应该说是阿疯写给自己的,在我心里,阿疯一直就是那样一个形象嘛!

可是……那是李亚峰写的,是李亚峰写给李叔叔的四十岁生日的礼物……这个李亚峰,到底有多少本事?看样子,我不懂的也许不是我自己,而是李亚峰吧?关于他,我知道的越多,我就越不明白。我这是怎么了?

李亚峰喜欢冉姐,真的很奇怪呢。冉姐的确漂亮,但……冉姐不总是给男生一种不可接近的感觉吗?为什么偏偏李亚峰就不怕呢?

现在想想,冉姐也很奇怪,她可是从来没答应过哪个男生的约会的,可为什么没有拒绝李亚峰呢?冉姐说她想问李亚峰很多事情,可是,在大佛头,从头到尾都是我在问,冉姐只是静静地听着,这和冉姐的个性不符。没有人知道的,冉姐其实也不全是好孩子,她的反叛心理甚至比我还强呢,只不过,冉姐把自己隐藏得很好就是了。可是,在李亚峰面前,我似乎可以看见那个真实的冉姐……唉。

奇怪?和我又没什么关系,我这是叹的什么气?

李亚峰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去把这些秘密都找出来。啊,我都在想什么呢!为什么整个脑子里全是李亚峰了?而且,我为什么心情这么不好?就像窗外的天气。

明天,学校开始放假,李亚峰也要去省中医给人治病了。我想,我可以在电视里看见他吧?这样也好,我就不用去找他了。这几天,我老是让自己的目光跟着他转,李亚峰的目光又一直跟着冉姐转。转来转去,我都头晕了。

算了,我想得太多了。去睡。

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

◎◎◎

李亚峰日记

2月6日星期二天气:阴雨

明天,老子要开始正式给人治病了!哈哈。

心情他妈的好极了!

本来我早就不记日记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老爸会再发回疯把我的日记拿出去骗钱?不过,这几天心情太好了,还是忍不住要写点儿什么。

写什么呢?

第一,姜冉。

这大概是这几天最让我高兴的事儿吧?没错儿。姜冉看我的眼神开始不对了!哈哈!她甚至开始躲着我了!老妈说,这说明她开始喜欢我了!据说老爸当年就是在类似的情况下对老妈展开了全方位进攻,结果没费多大劲儿就彻底拿下!嘿嘿,老妈也真帮忙,居然拜托姜冉给我送饭!说什么家里人都忙,又不放心让我吃医院的伙食……再加上姜伯伯和老爷子怂恿,姜冉居然就答应了!哈哈,“世交”这两个字儿还真管用!不过,这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我不在乎!管他什么我对老爷子有救命之恩啦,又是什么两家家长都乐见其成啦,只要我能接近姜冉,什么都好说!老妈也真能胡编,什么工作忙啊?全是瞎扯。学校放假,老爸这个不负责任的人民教师、冒牌的历史学家又要出去考察,连火车票都买好了。说什么怕我一开始给人治病就有人上门托关系,出去躲躲,其实,还不是想出去玩?还有老妈也是,现在差不多全雷州的病人都跑到省中医去了,她这个妇幼保健医院住院部的护士成天闲着没事儿干,还说什么想调换工作,到省中医去帮我!真是的,老妈也不想想,在省中医大伙儿恐怕都得管我叫“祖师爷”吧?她要是去了,那算怎么一回事儿?难道要大伙儿都叫她“祖师爷他妈”?这不是骂人嘛!

不过,真的,对姜冉知道得越多,我就觉得自己越离不开她。这是不是好现象?在大佛头,姜冉居然当着我的面儿抽烟,这可是把我吓了一大跳!谁能想得到呢?雷州外国语学校,在全国以校风正派、学风严谨而著称的雷州外国语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校花姜冉,居然会抽烟!烟龄竟然长达两年!不过,正像那个老是坏事儿的王怜怜说的,“这代表冉姐没拿你当外人!”哈,美得我不行。再说了,这反而更让我高兴。姜冉修长的食中二指中间夹上一根同样修长的“摩尔”女式香烟,轻轻一吸一吐之间,那叫一个优雅!那简直就是一道风景!这回我又有事儿干了,我得想办法用神农谷的灵药做点儿好烟给她。哈哈。

曹说过什么来着?说什么我爱上姜冉就是黑帮大佬爱上女警察局长?开什么玩笑!他哪儿知道,姜冉可不是什么女警察局长,没准儿还是打入警察内部的一颗钉子呢!

我是不是也该学学抽烟了?

啊,好像该写“第二”了?管他的,就这么写吧。

姜冉那儿还要再想办法,最大的难题是我现在还没法子对她全说实话。可是,就算我想说,又能说什么呢?说我给人治病是去逆天?不不不,逆天这档子事儿老子现在已经完全不管了,本来嘛,关我什么事儿!该干嘛干嘛,该玩嘛玩嘛,这不就完了?不过,要找机会给姜冉说说我都会什么东西才行,用御风术带着她到外地去玩才好,雷州这个小地方真的没什么好玩的。想想看,要是能和姜冉双双泛舟西湖,又或者是一块儿去看大漠戈壁的风光,再不然就同去黄山遨游云海?哈,我真是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抱着姜冉用御风术的话,什么云海看不了,为嘛非去黄山不可?是不是?

姜冉说她最想去的是西安始皇陵,这倒是个好主意。对了,那个什么日语作文比赛不是在西安颁奖吗?这就好办了。老子日语这么强,获奖是没问题的,姜冉也不是白当了学生会主席不是?她也肯定能获奖!就算一时没法子给姜冉说清楚我的本事,到时候也一定能一起去的。不过……这事儿不能让别人搀和。对,找曹去,让他晚上跑趟西安,把学校里其他人参赛的作文都给处理掉!这就万无一失了。

还有什么事儿可以写一写吗?啊,对了,王怜怜,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搞的,从大佛头回来以后,不知道她是看我不顺眼还是怎么的?这几天老是盯着我像是要找我的碴儿,老子还没怪她去搅局呢!不过,明天开始,学校正式放寒假了,老子也要正儿八经地去扮演“祖师爷”了,这回总算是摆脱她了吧?

还有就是阿疯的事儿了。老爸演的还行,没露什么破绽,一句句台词背的也算不错。咳,老是觉得自个儿的本事大了,就不把别人当回事儿了,这可不是好现象。老爸不也是练过通慧功的?过目不忘是没得说的,其实还是连夜把老子心里有关阿疯的一切写清楚的我最费劲。唉。

好了,不多写什么了。明天要去省中医,还不知道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呢。咳,管这些干什么?没用处的,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比起这个来,老子还是更期待姜冉送饭的事儿。

期待着明天。呵呵。

◎◎◎

“二哥,明天真的咱们俩也要去省中医?老大是没办法,我可不想出名,这让我怎么给家里交待啊?就说我突然成了名医了?”在曹暮家里,王信一脸的不情愿。

“去啊,要不然怎么办?这几天老大光顾着和姜冉眉来眼去了,什么正事儿也不干,叫上咱俩,不也是为的到时候万一有什么事儿的话好有个照应?”曹暮倒是满有精神的,分析也还算冷静。

“可是……”王信犹犹豫豫地说,“咱们俩都不会治病啊?”

“不会治病怎么了?还不能装着会治?不离开老大身边不就完了?咱们好歹也是华佗门的使者,门中有事,总不能什么也不管吧?再说了,老大要真是招摇撞骗也就好了,他可是真会治病!”

“二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王信糊涂了,问曹暮,“怎么?你是说老大真会治病反而不好?”

“你让我怎么说你?你就是不知道用大脑思考。”曹暮摆出一副郑重的样子说,“你想想,既然老大真会治病,那病人怎么办?病人可是分三六九等的。有的是没钱治病的,有的是财大气粗的……”

“二哥,你这就不对了。老大说了,他给人治病,一分钱也不要。当然啦,老大不是什么好人,他的意思是他决不当医生……可是……这不就没关系了?管病人有没有钱干什么?”

“你……”曹暮叹了口气,“你就不想想,要是突然来个人说要请老大到外地去给哪个卧床不起的大富翁,再不然就是什么贪官污吏的亲人治病,老大会怎么办?”

“医者父母心呗,治病还分人吗?”

“天!王信,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我说的是要是有人让老大出诊,就凭老大那份懒劲儿,他去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最讨厌的就是仗势欺人的那种东西,这一回又有正当理由:省中医里那么多病人不能扔下不管嘛!”

“啊,我明白了。二哥,你的意思是咱们俩其实是去当打手?把那些无理取闹的人给轰走?”王信恍然大悟,往地毯上一躺,哀叫起来,“我的命苦啊……”

“去你的吧,这才是你最愿意干的!”曹暮笑着骂了王信一句,“不过……也许用不着,老大可是整个中医界的祖师爷,那些名医也不能让人欺负到老大头上去不是?咱们去也就是以防万一,要是谁真把老大给惹火了,那他可就算是倒了大霉了。咱们去给老大把这些人处理了,也算是做好事儿行善积德了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想想那个梁启金,我现在还同情他呢。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想出来的那个办法。”王信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谁说不是呢?”曹暮也乐了,“老大是一直拿他没治,气得不轻,这才配了那副药。好家伙,‘屁贯山河丸’,每天正点报时,梁启金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哈哈哈哈……”两个人笑翻在地上。

天,快亮了。

上一页 下一页